未分類

不過事實證明,能來這裡擺攤買東西的人,大都是識貨之人。像那個攤主那樣將寶貝當垃圾的人,只是極個別的情況。

畢竟那種紙張,如果不是自己正好看到過類似的記載,李陽也不可能分辨出來。換了家族中那些老人,也很少有能能夠淘到這本書。

大家注意,現在是每章三千字,不是兩千。謝謝大家支持。 又逛了一會,找不到好東西的李陽,終於決定往回走了。街道上面,遠遠的看著李家大院,李陽心中有種厭惡的感覺。搖了搖頭,還是先回去吧,妹妹恐怕要等急了。

這個時候,迎面走來幾個公子哥打扮的人。看到李陽之後,眼睛頓時就是一亮。「哎,這不是李陽李公子嗎,怎麼穿的這麼寒酸啊。好歹也是李家家主的兒子啊。」

另外一個接著說道:「人家這不是李家的廢物嗎,哈,一個廢物。別說是一個庶出,就是家主的弟弟,恐怕早就被趕出去了吧。要不是他那個死纏爛打的母親,早就被扔到不知道那條水溝裡面,喂野狗了吧。」

一陣符合的聲音,聲音刺耳。李陽眼中閃過一道冷光,隨即暗淡下去。來人是劉家大公子劉天。劉家出名的天才,現在是引星期三級,和自己的地位可不一樣。

李陽也知道他為什麼要針對自己,他的姑姑,就是自己父親的大夫人。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自己的母親才會變成如今這種甚至不如下人的地位。

劉天是劉家下任家主的有力競爭者,而他的姑姑,正好就是站在他這一邊的。為了爭奪家族中的權利,這些人沒少針對李陽一家人。

良久之後,李陽終於將這股火氣壓了下去。「劉少爺,我現在要回去了,請讓一下。」無力和他們對抗,李陽只能將這種憤怒深埋於心底。

劉天大聲嘲笑道:「哈哈哈哈,你們聽到了沒有,他居然叫我劉少爺。真是有趣,來,我們給他讓一個地方,讓這位。嗯,李少爺過去。」

幾個人在劉天的指揮之下一字排開,將整個道路擋住,只留下一條水溝。「李陽少爺,請吧。」看著劉天戲謔的眼神,李陽心中閃過一絲憤怒。

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呈一時之快,和這個傢伙起衝突的話。被人找到借口,自己一家都要倒霉。自己倒是沒有什麼,最多被打一頓而已,但是自己的母親和妹妹。

想到她們兩個,李陽只能忍住內心的怒火,沒有任何錶示,從水溝中走了過去。身後,一陣大笑的聲音,十分的刺耳。

李陽眼中精光閃爍。「等著吧,你們這些混蛋,遲早有一天,我李陽會報復回來的。」即使沒有實力,想要報復別人,還是有很多方法的。

回到家中,李芸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哥哥,哥哥,你終於回來了。今天晚上我們吃什麼。」李芸可愛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李陽。

李陽一陣苦笑,還能吃什麼。「嗯,和今天早上一樣。你等一下,我去給母親煎藥。」說完,李陽先回到自己的房間,將弄濕的衣服換下來,然後進了廚房。

母親已經睡下。不知道為什麼,母親的病症越來越也惡化,最近一段時間,幾乎沒有清醒的時候了。雖然李陽隱隱約約感受到了什麼,但是卻不想去承認。

吃完飯,天色很快便暗淡了下來。星辰大陸的夜晚非常美麗,天空中永遠不會熄滅的繁星,將整個大陸照射的朦朦朧朧。藉助這些光芒,李陽能夠清楚的看清任何東西。

伸手入懷,一本顯得頗為古舊的書出現在了李陽的手中。在攤位上面,李陽為了防止攤主起疑心,沒有仔細的觀看,這個時候,李陽才終於有時間來看一下。

書名還是明陽訣,不過作者的名字,李陽卻沒有聽說過。不過這也不奇怪,幾乎每一本書的作者都不同,如果不是非常有名的人,李陽怎麼會知道。

根據樹上記載,這本書上面的功法,原本就是一本十分高級的功法。據記載中,曾經有憑藉次功法修鍊到成界期的高手。至於更高級的,書上面沒有記載。

這套功法針對性非常強,需要光和火兩種屬性才能修鍊。而且兩種屬性越強,就能越快的提升實力。功法的本身,倒是十分的高級。

但是功法有一個非常大的缺點,那就是需要光和火兩種屬性。一般來說,本命星都只有一種屬性,很少有兩種或兩種以上屬性的本命星。

而光屬性本來就很少,火屬性也並不多。要成為煉藥師或者煉器師,首先就要求本命星是火屬性。而兩種混合,這種本命星是非常少見的。

據李陽的了解,兩種屬性一起的本命星不是沒有,但都是十分弱小的本命星。兩種屬性都不強。擁有這種功法的家族,難怪他們會衰落。

李陽苦笑一聲。「呵呵,還真是雞肋的功法。不知道這樣的功法,能拍出什麼價格,希望不要太低了。畢竟他起碼是七星功法呢。」

功法按照等級來劃分,能夠達到的等級,就是功法的等級。記載上面有達到破界實力的高手,那功法起碼也是七星的功法。

或許還有更加高級的人物,但是書籍上沒有記載,也沒有後續修鍊方法。功法等級,也只能到此為止了。想了一會,李陽便開始研究這套功法。

雖然自己不能感受要本命星,但是卻能夠運轉一下功法,確定功法的真偽。這本書畢竟是給妹妹準備的,萬一功法是假的,對李芸就非常危險。

李陽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妹妹去冒險,所以還是讓自己這個無法提升實力的廢物來試一下好了。想到這裡,李陽便開始仔細研究功法的細節。

修鍊這種東西,無論是在什麼地方,都是十分嚴謹的。一旦出現任何一點失誤,都將導致很嚴重的後果,輕則功力全失,重則當場死亡。

不過以李陽這樣的實力,即使失敗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最多就是虛弱一段時間而已。很快,半個晚上便已經過去了,李陽也終於將功法中引星期的注意事項研究清楚。

引星期,就是吸引本命星的力量進入體內。用火的力量,和光的力量,在體內進行調和。形成一種陽火,這種陽火性質的星力,殺傷力非常強大。

據功法記載,這種火焰也是一種非常好的煉器和煉丹的火焰。家族全盛時期,憑藉這種功法,出現過很多煉丹師和煉器師,盛極一時。

可惜,這種本命星非常少見。他們家族一代代減少。即使後來專門找這樣本命星的人加入家族,也無力挽回。只能不斷的衰弱下去,最終到了賣書的地步。

李陽可不會在乎那個家族的時期,現在最重要的是,功法在自己的手中自己一定要實驗一下,這種功法到底有沒有作用。

沒有本命星,李陽乾脆省去了這一步驟,直接開始按照功法的要求,調動自己的星力,開始運轉。隨著功法的運轉,李陽漸漸失去意識,好像在無邊的星空中遨遊。

李陽沒有注意到的是,五年以來,沒有任何動靜的星力。正在不斷的融入自己的體內,這種吸收星力的表現,居然和引星期一模一樣。

周邊的星力,無論哪一顆星星的力量,李陽都是來者不拒,全部吸收。只不過,這些星力大多都被排斥了出去。只留下火屬性和光屬性的力量。

漸漸的,李陽的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幅奇異的畫面。自己彷彿呆在一個大海中,周圍無數的河流交錯馴化,銀白色的光芒不停的流動著。

「這是,這是內視。」李陽心中一陣激動,這是達到引星期才能出現的內視感覺。心情波動之下,李陽猛然退出功法,清醒了過來。

這個時候,天邊已經微微放亮。沒有什麼感覺,居然已經快要天亮了。手臂一揮,一道白色的小火苗出現在手中,不斷搖曳著。彷彿呼吸稍微大一些,就能將火苗熄滅一般。

李陽十分激動,這正是明陽訣中,達到引星期,能夠形成的陽火。自己凝練出這種火焰,是不是就意味著自己終於突破到引星期了呢。

看著滿天的繁星,李陽再次閉上眼睛,努力共同天地,尋找自己的本命星。天色漸漸放亮,李陽終於放棄了。神色十分的古怪,自己居然沒有本命星。

沒有本命星還能達到引星期,這種事情,在星辰大陸上從來沒有出現過了。即使遠古時期,那些人也是用月亮來修鍊的。月亮有一個名字,叫做太陰星,為眾星之首。

搖了搖頭,李陽對自己的情況,完全摸不著頭腦。「算了,只要能修鍊就好。」雖然沒有本命星,無法達到凝核期。但是引星期,在天藍城中也算一個不大不小的高手了。

新的一天又來了,自己還要工作。能夠繼續修鍊,李陽十分高興。只要達到引星期,即使無法繼續提升,自己也能在軍隊中得到一個比較好的位置。

經過證明,李陽已經確定這本書是真實的。現在,李陽唯一希望的就是,自己的妹妹能夠感受到火和光雙屬性的本命星。這不是奢望,血緣越近,本命星也就越相似。

如果感受不到這樣的本命星,到時候就要回家族去見那些人了。想到那些人的刻薄,李陽感到一陣頭疼。不過沒有必要,李陽這輩子都不想見到家族裡面那些人。 靜靜做完自己的事情之後,李陽再次來到了混亂的市場上面。由於自己的需要,工錢都是每天一發。最重要的是,李陽還希望能夠從這裡找到一些好東西。

事實證明,具體物品或許有不認識的。但是他們不是找人鑒定,就是直接送到了這裡的拍賣會上面。任何上了拍賣會的東西,價格都不是現在的李陽能夠承受的了的。

而功法方面的東西,這個大陸上面識貨的人非常多。即使不能準確的分辨出功法的等級,但是功法的好壞,還是能夠看出一二來的。

李陽手中的明陽訣,想來是那個攤主收購之後,並沒有仔細看吧。李陽嘆了一口氣,離開了街道市場。看來自己,終究沒有那個運氣啊。

看了看天色,時間已經不早了。李陽小心的注意一下周圍,沒有看到那幫整天找自己麻煩的公子哥之後,這才小心的走出了街道。

這種混亂的地方,那些公子哥才不會來呢。苦笑一聲。「呵呵,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膽小了。」生活所逼,讓李陽連反抗的心思都快要失去了。

走到街道旁邊,一個水果攤位的旁邊。李陽想了想,狠下心來說道:「請問,這個青果怎麼賣。」青果是一種非常甜的果子,很多小孩子都很喜歡。

店主瞥了李陽一眼,滿不在乎的說道:「青果,十個銅幣一個。」看他的樣子,也不是一個能夠買很多的人,店主懶得搭理這樣的客戶。

眼中閃過一道精光,李陽最後還是說道:「老闆,給我一個。」說著,遞給店主十個銅幣。然後精心挑選了看起來最好的一個,轉身離開。

轉身的同時,李陽清楚的聽到了店主罵罵咧咧的話。心中有些憤怒,也有些無奈。如果自己有力量,怎麼會被一個小小的店主看不起。

天色很快就黯淡下來了。李陽回到家裡,看著蹦蹦跳跳的妹妹,臉上露出欣慰是深色。摸了摸李芸的小腦袋說道:「芸兒,今天有菜吃哦。」

聽到李陽的話,李芸明顯眼睛一亮,菜這種東西,李陽平時是捨不得買的。星辰大陸,種植業並不發達,蔬菜,面前算的上是一種奢侈品。

吃完飯之後,李陽輕聲問道:「芸兒,你修鍊的進度怎麼樣了,今天晚上應該可以試著感受本命星了吧。」算了算時間,自己當初也是這個時候就可以了。

李芸點了點頭,說道:「是啊哥哥,今天就可以感受本命星了。哥哥,你說我能感受到本命星嗎。」顯然,李芸對自己能否感受到,有些沒有把握。

李陽不容置疑的說道:「肯定能,芸兒的天賦,可是遠遠超過了家族中其他人。對了,這個是獎勵給你的。」李陽拿出了自己準備好的青果。

果然,李芸就是一個小孩子,見到青果之後,高興的抱在懷裡。嬌聲說道:「謝謝哥哥,芸兒一定加油感受到本命星。」這個丫頭,都不知道青果和本命星有什麼關係。

來到母親的房間,已經瘦得彷彿一個骷髏一般的母親,吃下藥之後,再次陷入了昏迷。李陽嘆了一口氣,臉色有些無奈。

母親現在這種狀況,已經不是藥劑能夠恢復的了。如果父親肯找了一些丹藥的話,或許能夠恢復自己母親的身體,可惜……

搖了搖頭,李陽帶著李芸來到了院子中。星辰大陸的夜晚,很少有人會出來。因為夜晚是一個修鍊的時間。白天幾乎不能進行任何修鍊。

因為白天,天空中沒有星辰,只有太陽。這個時候的星力異常稀薄,而且容易吸收到太陽的力量。太陽力量極度霸道,很容易引起體內的星力暴亂。

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整個大陸都有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每個城市中,都是實行宵禁的。即使沒有經過修鍊的普通人,這個時候也不能出來。

整理出一塊乾淨的地方之後,李陽對著李芸說道:「芸兒,現在你坐到哪裡,好好感受自己的本命星。記得哥哥告訴你的話了嗎。」李陽說的是自己交給她的口訣。

李芸點了點頭。「放心吧,芸兒都急著。芸兒一定能找到屬於自己的小星星的。」看著李陽瞪她,李芸吐了吐小舌頭,趕緊坐到了大石頭上面。

閉目一會,心思單純的李芸便進入了修鍊狀態。銀白色的光芒閃爍不定,吸引著周圍的同樣的光芒。但是卻只是徘徊,無法吸收,這就是進入聚氣期巔峰的狀態。

光芒不斷的閃動,良久之後,沒有任何動靜。「難道,難道妹妹也和自己一樣嗎。」李陽快要放棄了,他很難想象,這樣的事情會給李芸帶來什麼樣的打擊。

或許李芸現在年齡小,不懂得這些事情。但是等她長大以後呢,李陽感覺自己很對不起母親。沒有按照母親的話,照顧好李芸。

就在這個時候,李芸身上的光芒彷彿受到什麼東西召喚一樣,猛然爆發出明亮的光芒。光芒一閃而逝,接著連接城一道幾乎透明的光柱。

如果不是李陽就在旁邊的話,恐怕都無法看清楚這道光芒。漸漸的,一道微笑出現在了李陽的臉上。成功了,芸兒的天賦果然不是一般人能夠相比的,真的和本命星連接上了。

李陽不知道的是,真正靠自己感受到本命星的人,其實並不多。一般想要感受到本命星,都是需要前輩幫忙,憑自己的力量,恐怕要試驗很長時間。

李陽當初感受本命星的時候,因為一些事情,李陽並不知道。也沒有前輩前來幫忙,所以他理所當然的認為,本命星都是靠自己找到的。

這種第一次就仔細連接到本命星的人,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將來的發展,遠遠不是家族中所謂的天才能夠相比的。只是現在,兩個人都還不清楚罷了。

遙遠的天空中,一個星辰微微一亮,接著,無邊的星力灌輸而下。順著李芸的聯繫通道,進入她的身體。即使在旁邊的李陽,都能感受到李芸身上力量正在快速變化著。

聚氣期,體內都是一些遊離的星力而已,並沒有自己的屬性。只有到達了引星期的時候,才能真正形成符合本命星的星力。只有這個時候,星力才能真正外放用來戰鬥。

不知道過了多久,李芸終於清醒了過來。李陽身體一顫,抖了抖身上的露水。不知不覺間,自己居然已經在這個地方守了一夜。

剛剛醒來的李芸,興奮的抱著李陽的大腿喊道:「哥哥,哥哥,我成功了,你看。」說著,李芸抬起自己的右手,精英的藍白色光芒微微閃爍。

一股冰涼的寒意讓李陽忍不住大了一個哆嗦。一陣寒氣縈繞周身,最終在李芸的手心集中。一顆明亮的冰晶顯露出來,十分耀眼迷人。

李陽欣慰的說道:「芸兒真厲害,好了,一夜沒睡了。你快回去睡一會吧,哥哥待會也要去工作了。」好不容易,李陽才將興奮中的妹妹哄會自己的房間。

轉過頭來,李陽嘆息一聲。果然,光火兩系的本命星不是那麼容易感受到的。可是沒想到的是,李芸的本命星,居然是完完全全的冰系屬性。

冰系是水系的一個變種,和火系完全對立。攻擊性更強,各方面也都不錯。唯一可惜的是,自己淘到的功法,對李芸是沒有一點用處了。

「哎,看來還是得道那個家族裡面去一次才行。」李陽心中苦笑,這次去,不知道要受到什麼樣的侮辱呢。不過,不管怎樣,自己一定要保護好妹妹不受傷害。

就在李陽決定要去的時候,李家同樣接到了一個消息。家主房間裡面,一個下人恭恭敬敬的單膝跪地。「家主,今年的選拔快要開始了,京城李家的人已經下來了。」

家主臉色一動。「是嗎,知不知道這會來的人是誰。家裡面那幾個小子準備的怎麼樣了,不要給我去丟人。」這個就是李家家主,李陽的父親。

下人連忙回答道:「啟稟家主,這次來的好像是本家家主的妹妹。具體是哪一個,我們沒有打聽到。」房間陷入了沉默中,家主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良久之後,家主揮了揮手。「你先下去吧,通知下去,現在將城市所有地方開始規劃,我們的禮物也要加大。不要給本家的人帶來任何不好的印象。」

下人領命離開,選拔活動,是李家一年一度的大事件。這個事件在李家,甚至比年終的節日,還要盛大。非常的重要。

京城李家,是迦葉王國掌權家族之一。有著無數的分支,天藍城李家就是其中之一。選拔就是為了從各個分支中,選擇出最優秀的人,到本家去接受訓練。

能夠被選入,對於自家地位的提高,以及以後很多重要利益的分配,有著重要的作用。只不過沒想到這次來的人居然有這麼大的來頭,李家家主可不敢有絲毫怠慢。 兩天之後,李陽帶著妹妹走在前往李家大院的道路上面。兩天以來,每天晚上,李陽都在教導李芸,鞏固自己的境界。

剛剛達到引星境界,和本命星之間的聯繫還不是很牢固,很容易受到外物的影響,造成連接中斷,倒退一個境界。知道今天,李芸終於完全穩固了引星期的實力。

接下來,如果使用基礎修鍊方法的話,修鍊效果將非常差。而明陽訣不適合李芸修鍊,修鍊起來的效果,可能比基礎功法的效果還要糟糕。

思考一夜之後,李陽最終還是決定將李芸帶來李家。這種事情根本就無法隱瞞住,越早得到李家的功法,就能讓李芸的前途更好。

沒過多久,李陽兩人終於來到了李家大門口。只不過,此時的李家,每口守衛著很多侍衛,道路煥然一新。李陽有些奇怪,難道真的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自從兩天以前,整個天藍城都開始了大整頓。所有的地方全部開始清理,就連自己最近一直都在逛的市場,也停止營業一段時間。

記憶中,好像每年都有類似的情況,但是絕對沒有今年這麼誇張。因為家族中某些原因,選拔的事情,根本就沒有人告訴李陽。

狠了狠心,李陽將自己的妹妹擋在身後,硬著頭皮走上前去。「你是幹什麼的,李家辦事,閑雜人等退後。」一個侍衛看到靠近的李陽,立刻擋在了他的身前。

李陽眼中閃過一絲精光,壓抑著憤怒說道:「我就是李家的人,李陽。趕快讓路,我要進去見家主。」在李家,大家都知道這個李陽公子是最沒有地位的人。

聽到李陽的名字,侍衛恍然大悟道:「原來你就是那個李陽啊。你還是快點回去吧,今天的事情,絕對不是你能參與的。」侍衛眼中閃過一絲憐憫之色。

李陽心中一動,難道自己真的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不知道。隨口問道:「請問,這到底是什麼事情,為什麼我不知道。」

侍衛看著李陽的眼神越發變得憐憫。「原來你不知道這件事情啊。我悄悄告訴你好了,這是李家在京城的本家,每年一次的選拔活動。目的是要選出最優秀的人,進入本家接受訓練。運氣好的話,甚至能夠在本家取得一定的地位。」

侍衛小心翼翼的看著周圍,也是因為可憐李陽,所以才告訴他的。而且,這種事情,在李家,幾乎沒有人不知道。即使自己說了,也沒有人知道是自己說的。

李陽眼中閃過憤怒的光芒,一瞬間,他就知道事情具體是怎麼回事了。一定又是自己那個好哥哥背後用的軌跡,那個大娘也絕對少不了。

自從自己小時候表現出無與倫比的天賦之後,他們就一直在找自己的麻煩。表面上看十分和善,但是背後裡面。下毒,耍詐,各種各樣的陰招從出不窮。

而自己天賦耗盡的時候,這些傢伙居然連掩飾的心思都沒有,直接找借口將自己一家人趕了出去。也就是從那之後,自己的母親才一天不如一天的。

想到這裡,李陽腦海中靈光一閃,或許這是一個機會。本家選拔,而自己妹妹的天賦絕對不低。如果能夠被選拔走的話,那將來的地位一定比李家絕大多數人要高得多。

既然如此,那李陽就更加不能放棄了。雖然天藍城李家是京城本家的分支,但嚴格意義上來說,就是一個下屬,一個資源儲備庫。

在本家,稍微有點權勢的人,在地位上面都遠遠超過了天藍城李家的家主。上前一步,李陽大聲喊道:「我也是李家的人,為什麼不能參加這個選拔。我這次一定要參加,讓我見家主,我一定要討個說法。」

雖然家主就是李陽的父親,但是李陽卻從來沒有將他當過是自己的父親。自己剛剛出生的時候,就從他和周圍一群人的眼中看到了冷漠,看到了狠歷。

雖然自己當初剛剛出生,但是自己的思想,可是有過二十年的記憶。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一個剛剛出生的孩子,居然能夠看懂他們的眼神。

李陽說話的聲音有些大,頓時引起了周圍所有人的注意。一群士兵看到李陽頓時一愣,接著便交頭接耳起來。大多數還不知道李家有這樣一個人呢。

一個侍衛小聲的說道:「那個人是誰啊,李家的公子我見得多了,怎麼從來沒有見過這位。而且他身上的衣服,似乎條件還比不上我們呢。」

另外一個也小聲的說道:「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這就是李家鼎鼎有名的廢物李陽,說起來,出生在這樣的家族中,也挺可憐的。連找工作,都要背著家族去找。」

現在,這個侍衛了解的情況要多一些。接著,一群侍衛圍在一起,聽這個傢伙解釋李陽的一些事情。漸漸的,眾多侍衛的眼神,變得同情了起來。

看到這裡的騷亂,家族管事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過來,接著便大聲嚷嚷道:「那邊怎麼回事,都給我回去,好好做好你們的事情。都不要命了是不是。」

聽到這話,眾多侍衛連忙散開,面無表情。彷彿剛才引發騷亂的人當中,沒有他們一樣。管事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注意到一身寒酸的李陽。

對於李陽,這個管事是非常熟悉的,他可是大夫人的人。以前很多命令,都是由這個管事直接執行的。因此即使李陽現在彷彿平民一般的樣子,管事依然能認出來。

見到李陽,管事就一臉不耐煩。「這不是李陽大公子嗎,怎麼,你也想參加這個選拔。憑你一個連本命星都感受不到的廢物,也想參加。不要搗亂了,趕快回去。」

說著,管事就開始動手趕人了。雖然只是一個管事,但也是經過一定修鍊的。實力達到引星期,修鍊了一些低級的功法,幾十年來都沒有太大的進展。

李陽眼中閃過一絲栗色,大聲說道:「我是李家公子,自然有這個資格參加。你憑什麼攔著我,就憑你一個小小的管事,還沒有這個資格。」

這話說得,讓管事十分沒有面子,不過李陽說的也確實是事實,讓人沒有一點反駁的餘地。管事的臉色一陣變化,不知道該怎麼說。

正當他準備全力驅逐李陽的時候,一亮馬車緩緩的行駛過來。遠遠地,一個衣著華麗的侍衛跑過來詢問。「這是怎麼回事,居然是三小姐到來的時候鬧出這麼大的亂子。」

聽到這話,管事臉色頓時變得諂媚了起來。本家三小姐,那可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如果一個印象不好,回去只要幾句話,就能讓天藍城李家,吃不了兜著走。

「呵呵,侍衛大人,只不過是一點小事情而已。這裡有個不相干的人要來搗亂,等會我們一定嚴加辦理。」看著管事看向自己的寒光,李陽就知道,這個辦理,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上前一步,李陽大聲說道:「我和我妹妹也是李家之人,想要參加這次的選拔。可是這個奴才居然攔著我們,不讓我們參加,這是什麼道理。」

聽到李陽的話,管事臉色大變。如果事情鬧大的話,自己這個管事還有什麼理由留在李家。剛想解釋,走近的馬車傳來一聲清脆的聲音。「侍衛,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侍衛拋下管事,來到馬車前面,恭恭敬敬的說了一些什麼。接著一陣行禮,然後從新回到了這個地方,狠狠的瞪著管事。

「小姐說了,你的事情以後在處理。既然他們是李家的人,自然有資格參與這次選拔。」侍衛知道,三小姐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以下犯上的行為。

管事臉色一陣慘白,恭敬的退下去,他知道,自己說什麼也無法挽回了。看著李陽,管事的眼中閃過一絲狠光。讓自己不好過,你也別想好過。

這道目光,李陽自然感受到了。心中默默想到,既然已經和自己為敵,那麼這個管事的命,李陽自然不會這麼容易就放過。

隨著馬車,李陽帶著李芸緩緩走近了這闊別已久的院落。雖然院落還是如此奢華,但李陽心中卻是一陣陣的厭惡。

李芸彷彿在害怕什麼似的,躲在李陽的身後。在這個大院當中,李芸受到的欺負一點都不必李陽少。如果不是李陽一直保護,李芸還不知道要出什麼事情。

剛剛走進大院,李家家主,也就是李陽在這個世界的父親便迎接了上來。「不知三小姐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啊。先請到裡面休息一下吧。」

說著,家主做出一個恭敬的要請姿勢。馬車的布簾掀開,一個清麗脫俗,帶有一絲俏皮的少女走了出來。看年齡,恐怕只有二十來歲。

本家的家主年近五十,三小姐是他最小的妹妹。可見,上一任家主能力非凡。李陽心中暗暗想著,但是不敢表現出一絲一毫。 看著跟來的李陽兄妹,家主眼睛狠狠的盯了管事一眼,似乎在責怪他讓李陽來搗亂。他倒不是針對李陽,而是李陽感受不到本命星,除了來給自己丟人,還有什麼。

家族身後,一種青年男女,看向李陽的目光充滿了嘲弄。大家都知道李陽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沒有阻止的意思,就是想要看看他出醜。

整天研究怎樣勾心鬥角的傢伙,找到一個能夠名正言順讓自己欺負的大少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再怎麼說,李陽也是家主的兒子,欺負起來非常有成就敢。

走近內屋,李陽隨著一眾所謂的兄弟姐妹跟了進去,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等待這個比他們大不了多少的本家三小姐發話。

有著遠超同齡人的記憶的李陽,在這個三小姐的眼中,看到了有趣,好玩的意思。眼睛微眯,李陽便知道她的性格應該是一個長不大的小孩子。

良久之後,少女終於聽完了家主和長老們一片恭維的話語。此時她的眼中已經滿是不耐煩。人精一般的老傢伙,恭恭敬敬的閉上嘴巴,這個少女的地位可不是他們能夠相比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