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考慮到這裏是全真的掌教馬鈺佈下的,或許還真的能做到。

不過當這把劍上的鬼力出現的時候,馬鈺的屍骨卻突然動了起來,我和他都大驚,退到了鎮魂石的邊緣。

白花花的屍骨擡起頭來轉向了我們這邊,念道:“一石定四方,四象守穹宇。邪魅無窮盡,只待有緣人。你就是那個有緣人。”

說完,仙風道骨一道人從屍骨之中出現,看其衣着打扮,正是化作屍骨的馬鈺。

“丹陽子。”我和被栓在這裏的這人同時失聲喊了出來。

馬鈺徐徐說道:“我是他留下的一道念想,無需害怕。”

說完之後沒有停歇,繼續說:“麻衣派掌教曾送我剛纔那四句話,第一句是鎮魂石,第二句是四象石像,第三句是指這衆多鬼魂,第四句……”他頓了會兒,看向我,“那位先生,你已經將鬼將吞噬,我相信你就是那個有緣人,只有你才能解決這黑牢之禍。”

先生是道士的一種稱呼,他或許把我當成道士了。

馬鈺是一個真正的得道高人,且爲國爲民,能爲蒼生獻出自己的生命,是個偉人,我不得不敬,行道禮說:“我要怎麼解決?”

馬鈺說:“你是有緣人,方法早已經在你心中,你只需要實施出來即可。”

我想了想,看向四周:“這裏面光鬼兵便有數萬,再加上其他鬼魂,少說十來萬,是殺不光,滅不絕的,想要解決,只有一個方法,那便是收服。而想要收服這些鬼魂,第一件事情,就是將這裏鬼打牆之勢去除掉。”

馬鈺聽後呵呵笑了笑:“原本我爲了防止這些鬼兵尋找到正確方向,前去破壞石像,才佈陣招來這迷霧,既然先生覺得應該去除迷霧,那由先生做法,祛除掉這迷霧。”

現在我們在這裏面走散了,完全是這鬼打牆的影響,想要找到我父親他們,也必須得除掉這些東西。

“這裏範圍太大,我實力低淺,做不到這點,還得請道長您動手。”

馬鈺搖搖頭:“石像中神靈會幫助你。”

“快去做法呀。”那被拴住的男人催促我。

我恩了聲,取出了道袍,穿戴在了身上。

馬鈺看後依舊滿臉笑意:“你的能力,不止穿戴天仙洞衣。”

我到桌案後面,這上面工具都有,只差黃表紙。

我從身上取出來,開始畫符。

“杳杳冥冥,天地昏沉。東南西北,四象神獸。聞吾關名,迅速來臨,陰司轉輪王陳浩敬上。”

唸完,將手裏畫好的符紙焚燒,隨着符紙的灰燼四處飄蕩,那四尊石像像是突然活過來了一樣,目光凌冽看着我們。

那拴着鐵鏈的男人身體猛顫抖一下:“我怎麼感覺,石像裏面有東西在看我們。”

“一直在看我們。”我回答了句。

不過,馬鈺卻盯着我說了句:“你是轉輪王?”

我說:“還沒上任。”

那男人目光呆滯盯着我:“轉輪王是閻羅王嗎?”

“是!”馬鈺綁着我回答了。

“這……”那男人好似被電擊,呆住了。

我之後緊緊閉着眸子,開始感受石像中的力量,驟然睜開眼睛,身上突然縈繞起了紫色的氣體,我並指念起了破除迷霧咒,當唸到萬劫全銷時,這黑牢之中突然颳起了巨風,將原本讓人迷失方向的那無色無味氣體全都刮散了。

我放下手,身上紫色的天罡戰氣漸漸消失了。

那男人目瞪口呆看着我:“幸好剛纔沒跟你硬來,沒想到你這麼厲害。”

我看向馬鈺,行了道禮:“現在只剩下收服他們了。”

我原以爲這事兒會由馬鈺做,但是馬鈺卻說:“我已經無法離開這裏,這事,還得託付給你了,我有一件禮物送給你,算是你幫忙解決此事的報酬,你去我道袍裏面取,那裏有一枚大印。”

我過去,取出一枚大印。

印上刻着星辰日月,還有晦澀難懂的符文。

“這是靈寶**師印,是信印,你拿着這大印,今後如果有困難,可以去全真教尋求幫助,全真教教徒見了這印,就如同見了我。”他說。

他可是掌教,也就是說,我拿着這大印,就可以擁有掌教的權力了?

我沒有矯情的拒絕,我現在不止是我一個人,我還要保護我身邊的人,保護陳文他們,這東西對我有好處。

“多謝馬道長。”

馬鈺嗯嗯點頭:“去吧,我們在這裏等你。”

他們不能離開,現在迷霧沒了,鬼打牆趨勢消失,就要完全依靠石像的力量才能攔住這些鬼魂。

我恩了聲,順着鐵索下去。最^新^章^節百渡搜—藍~色~書~吧

書中之趣,在於分享–趣讀屋 將鎮魂石上鐵鏈放下,下面立即傳來聲音:“下來了,下來了。”

下去簡單得多,當腳踩在地上,這些人皆驚。因爲見到的還是我,陳一和陳二迅速上前,帶着哭腔說道:“大人,我就知道您能下來的。”

在這裏看這黑牢依舊沒有改變,不過能感覺出來,這裏瀰漫很久的陰氣,已經散掉了,還有那些可以讓人迷失方向的氣息也全都消失了。

這裏其他的鬼魂也都詫異看着我,他們多半以爲我是下不來的,誰都不願意被別人控制,就等着我死在上面了。

不過我既然活着下來了,他們就要安心接受我的控制。

我不與他們多說廢話,直接對陳一說:“將他們分成二十隊,每隊安排一個負責人,讓他們去尋找這裏的活人,但凡找到他們。馬上把消息告訴我。”

現在主要是找到陳文他們,至於這些鬼魂,不擔心他們逃跑,逃跑直接找負責的那鬼魂就好,他們爲了自己的命,也不會讓自己隊的人逃走。

安排好了之後,這些鬼魂全都散掉了。

陳一和陳二之後對我說:“那,大人,我們也要跟着去嗎?”

我既然答應了丹陽子,要處理好這裏的事情,就要做到,說:“不用。你們給我帶路。”

之後再在這裏行走,再無走錯方向的事情發生,陳一和陳二以視線交流,而後對我說:“大人,您有沒有發現。這裏鬼打牆的形勢,已經沒了。”

“知道。”我說。

陳一左右看了眼,見周圍無人,神神祕祕對我說:“大人,沒有了鬼打牆的形勢,我們豈不是就可以找到正確的路離開了?您看,我們是不是……”

我笑了笑。回身凝視着他,陳一見我目光有些冷,馬上跪了下來:“大人,我說錯話了。”

我說:“這鬼打牆局勢是我去除掉的。”

陳一和陳二大驚:“什麼?這竟然是大人您……”說完馬上開始拍馬屁了。“大人真乃神人,千百年沒人破解的局勢,竟然被大人擡手解決了。”

我點頭恩了聲,我就是要裝,我不裝,他們怎麼尊重我?我還要怎麼控制他們?

我並不擔心他們逃走,迷霧雖然破掉了,但是四象陣和鎮魂石還在,他們想走也走不了。

就說:“時機到了,我自然會帶你們離開,至於現在,最好不要生出這樣的心。”

這兩人連連點頭:“是,是,我們再也不敢了。”

這裏行走一截,卻不見任何一個鬼魂,我有些不解,不是說這裏鬼魂衆多的嗎?

陳一和陳二也不太清楚。

不過隨後,我便想到了是怎麼回事了。

這些個鬼魂在這裏困了這麼久了,想要逃離的心肯定十分迫切,現在迷霧已經除去,也就代表他們的機會來了,自然要尋找正確的路出去。

雖然這四象陣厲害得很,但是保不定這裏面都什麼奇人高人,要是破解了四象陣成功出去的話,指不定會對外面造成什麼影響。

而有能力將這裏鬼魂號召起來的,只有實力十分強大的人才行。

我將想法跟陳一和陳二二人說了,他們說:“這個我們不大瞭解,是有很厲害的鬼魂,但是那些鬼魂都自命清高,不與我們爲武,我們都沒見過他們,但是,這裏強大的鬼魂,都會拉幫結派,要想他們徹底團結在一起,是不可能的。”

“但是有共同的目的,就不一樣了。”我擡頭向斜上方看去,“即便他們真的結合在一起了,也不會選擇在今天去衝擊四象陣,十五號月圓之夜,陣法作用最弱,他們肯定會選擇在那個時候出去,而我們,只需要等待就好了。”

剛好這時候,之前派出去的鬼魂回來了一隊,他們全都缺胳膊少腿,被傷得不輕,見了我後,跪下慘兮兮說道:“大人,大人,不好了。”

“慢慢說。”

那爲首的一個紅眼鬼滿臉殘相,說道:“我們剛纔在尋找這裏的活人,找到一個灰眼鬼,他說他見過幾個活人,我們跟着他去,但是卻被他們帶進了他們的領地,要想我們跟着他們的老大,我們不願意,就被他們打成了這樣。”

我聽着怎麼有點古惑仔的味道,不過既然選擇跟了我,我就要爲他們找回面子,說道:“在哪兒?”

這幾個鬼魂馬上帶我前去。

往前方行走了約莫半個小時,才終於到了他們口中所說別的鬼魂的領地,前面鬼氣沖天,確實是個鬼魂聚集的地方。

我們現在加上我不過十幾個人,在外面觀察了會兒,在觀察的時候,見另外一隊我們的鬼魂被帶了進去。

我樂了:“呵,你們不是唯一被騙的。”

見他們要進去,陳一大喊:“喂,你們做什麼?”

那些鬼魂將目光放在我們身上,見我後單膝跪下:“大人,我們已經打聽到了您朋友的下落,就在這裏面。”

前面是一大片空地,被樹木圍繞着。

他們以爲等待他們的是消息,殊不知是厄運。

陳一要喊話,我示意他住嘴,走了進去,說:“起來吧。”

他們這纔起來。

那個帶他們進去的鬼魂看了看我們這十幾個鬼魂,有些不屑地問:“你就是他們的首領?”

我點點頭,欲擒故衆,問道:“你有我朋友他們的消息?”

他還真的就點點頭:“跟我們進去就知道了,你身邊的這些個鬼魂,看起來都受過傷啊,怎麼回事?”

“還不是你……”有人要開口,我對他使眼色,他馬上閉嘴。

我說:“剛纔遇到了其他鬼魂,起了衝突,還麻煩你帶我們進去,我迫切想要找到我的朋友們。”

他臉色一喜:“好。”

這個鬼魂不是坑騙我身邊這些鬼魂的那個,我有些不明白,他們怎麼知道我們在找人的?這分明我是故意針對我們的人,想要將我們的人拉入他們。

這問題姑且留着,我讓他帶路。

陳一和陳二他們有些擔憂看着我,我自信滿滿。

至少在對付鬼魂這方面,我是無敵的,因爲大印的存在。

跟着這鬼魂進去,他邊走邊說:“我們首領知道你們朋友的下落,等會兒你問他就知道。”

他跟我說話態度十分不屑,再怎麼,我也是一個小首領。

進去,卻見我們的人大部分都在這裏面,見我進來,他們跪下:“大人。”

我點點頭,走了過去。

到了這空地的正中間,見一石椅,一個外面看起來大約是四十來歲的鬼魂正坐在石椅上,見我們到來,緩緩睜開眼睛,坐正看向我們,最後將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你就是他們的首領?”

這人生得高大威猛,生前是個猛人,現在成了鬼魂,也一臉張狂模樣,很不討人喜歡。

他發問過後,我問道:“不知道這位首領把我的人全都帶到這裏做什麼?即便我們是來打聽消息的,也不用這麼多人吧。”

他突然放聲狂笑了起來,站起身來:“這個地方,每天都有鬼魂在廝殺中魂飛魄散,只有找到了強大的靠山,纔能有立錐之地,我傅彪有絕對的實力擔保他們的平安,但是前提是他們加入我,我將他們喊道這裏來,自然是給他們機會,讓他們加入我。”

我笑了笑:“那你知道我朋友的下落嗎?”

“不知道,那不過是我騙你們的人進來的理由罷了,明天這裏將有美好的事情發生,勢力大的人才有機會得到成果,我看中了你的人,想拉他們入夥,你應該沒意見吧?”傅彪狂妄問道。

他說的美好的事情,肯定就是明天去衝擊四象陣的事情,四象陣很厲害,勢力越大的人自然也有機會從這裏出去,換做是我,我也會在這個時候尋找召集人,不過,他拉到了我的人,那就對不起了。

我往他的身後看了眼,見他身後的石椅上鋪着道袍,那是麻衣派的。

“你是麻衣派的?”我問。

他點了點頭:“是。”

“難怪。”我釋然了,麻衣派的相術了得,他應該是算出了我們的目的,所以才專門針對我們,將我們的人騙到這裏來,“不過你想拉我的人入夥,你還得問問他們。”

傅彪哈哈笑了聲,眼睛虎視下方,身上白色的天罡戰氣瞬間爆發了出來,不止是我的人,連他的人也驚恐不已。

“白色的天罡戰氣。”

“好厲害!”

他們的討論聲進入我的耳朵。

傅彪對這些鬼魂的反應很滿意,滿臉張狂笑意,說道:“這裏令人喪失方向感的迷霧被神人除去,這是我們的機會,我們各個首領都商量好了,明天月圓之夜,前去取封印地的古劍,到時候用鬼軍之力打開四象陣,不過出去的機會有限,勢力強大的一方纔有機會出去,所以,我將你們帶到這裏來,是要讓你們加入我的陣營,到時候我帶你們一起出去,你們可以不答應,但是那樣會死。”

這話音落下,我臨時收服的那些鬼魂面面相覷,開始悉悉索索討論了起來。

我打量着他們,還真沒自信,畢竟我是臨時收服的他們,他們現在倒戈,不意外。

不過,他們討論了一陣後,稀稀拉拉回答:“我們願意追隨陳大人。”

傅彪聽到這回答,眉頭一皺,有些不快,咬咬牙,又說道:“如果我殺了你們陳大人呢?”

傅彪這話說出去,目光開始在他們身上打量,迫人的壓力席捲了出來,每個鬼魂壓力都不笑。

他們開始議論起來,我瞬間滅掉了三個有天罡戰氣的鬼魂,從鎮魂石上安全下來,對他們的震懾比較大。

陳一和陳二更是瞭解得更多,我從封印薛家軍將領的地方活着出來,他們也知道是我驅散了迷霧。

眼見這些鬼魂有動搖之心,陳一和陳二跪下:“誓死追隨大人。”

這是帶頭作用,其他鬼魂見後,生怕慢了一拍,也都跪了下來:“誓死追隨大人。”

傅彪怒了,身上恐怖的鬼力浮現出來,距離較近的鬼魂,被這鬼力迷亂了心智,開始出現幻覺。

“你們已經失去了選擇的機會,我殺了你們陳大人之後,再就殺了你們。”

說完騰身就向我衝了過來。最^新^章^節百渡搜—…… ???吞噬了那薛家將領之後,我實力大漲,雖然不見身上天罡戰氣有變化,但是能感覺出來,這傅彪。不是我的對手。

見他過來,我伸手便掐住了他的脖子,令他動彈不得。

剛纔還在擔憂之中的鬼魂,見後頓時就驚呆了。

“他是白色天罡戰氣嗎?怎麼這麼弱?”

鬼魂依舊不會掩蓋自己的情緒,很多要說的話,都當面感嘆了。

從另外一方面說,他們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所以鬼魂大多是邪惡的,因爲他們同樣控制不住自己的貪慾。

“只是陳大人強而已。”

捏着他脖子,對他影響不大,但是周圍鬼魂的討論,讓他憤怒至極,掙開後說:“剛纔只是熱熱身而已。”

說完就並起了手指,他生前是麻衣派的,會些法術,

他是麻衣派的。相術可能厲害,但是法術,肯定不是我的對手,對其他的鬼魂有用,對我沒用,見他並指唸咒,我也並指念道:“赫赫陽陽,現我神光,風火雷霆,守護吾旁,我奉命令,立斬不詳。”

符咒符咒。自然是符籙和法咒一起用。

法咒唸完,符籙現身,這符叫做‘鎮牛鬼蛇神符’,取出來爆喝四個字:“殺、嘟、利、行。”黑しし最新章節已上傳

這是《陰符經》上記載的,演變自道教的九字真言。

唸完。符咒被推送出去,傅彪大驚:“你是鬼谷傳人?”

不過符紙突然轟然炸開,火焰瞬間就將他給點燃了,傅彪開始慘叫了起來,任憑怎麼掙扎,都滅不了這火,忙道:“我不知道你是鬼谷高人。饒命,大人饒命。”

“可惜我只知道點火的方法,並不知道滅火的方法。”我說道,我是真的不知道滅火的方法。

法術和符焚燒的是魂魄。用水是撲不滅的。

陳一此時說道:“也不看看我們家大人是什麼人,就憑你也敢和大人叫板,這黑牢的迷霧,都是我家大人破除掉的。”

“什麼?”雖然被火焚燒十分痛苦,聽到這話,傅彪還是驚呆了,“你……原來是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