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世界上最完美的生物?最強大的生物?

或許人類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吧?

但是……

像我這樣的怪物也不能成爲人類吧。

與我相比之下,這個女孩更加符合人類這個稱呼吧。

我看着她,她無法看着我。

有位哲人說過,世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生離死別;而是我明明就在你面前,你卻看不見我。

現在的我或許就是這種感覺吧。

但是我既然已經不是人類了,其實也無所謂吧。

是啊。

我根本不是人類。

根本沒有傷心難過的資格。

“喲!我來看你了。高興嗎?亦或者痛苦嗎?”

我故作輕鬆的對牀上的少女如此說。

“我最近過得相當不錯哦,簡直可以說是後宮三千也可以啊。怎麼了,有沒有吃醋呢?要是吃醋的話,就趕快起來打我啊。”

雖然早就已經知道她絕對不會醒來了,但是我還是裝模作樣。

裝模作樣,醜陋無比。佯作自己還是活人,佯裝她還是活人。

然而事實上我們都已經死了,只是肉體還在眷戀這可憎的世界。

不對,世界是美好的,只是於我並沒有任何歸屬。

“龍浩死了,之後誰來照顧你呢?我逃出來每天看你如何?不要嗎?那還真是可惜?”

我像是瘋子一樣,對着你說着機械似的話語。

求求你了,能不能不要這樣了。

“喂!”

“回答我啊!”我向女孩吼道。

“爲什麼不回答我的問題呢?”我再次大吼道,不知不覺的將分貝提到了醫院的最高標準以上。

即便你爲我帶來最惡毒的詛咒也好啊,但是能不能不要這樣啊。

這麼安靜,這麼沉默的你。

太過,太過強大了。

彷彿要將我的人生一併摧毀了一般。

整個病房留給我的只有無意義的回聲而已。

女孩甜美的聲音早已經不會在出現了。

我能聽到的唯一的聲音只有自己那令人厭惡的聲音。

那噁心的聲音只會讓我想到自己的原罪,只會讓我知道自己究竟是何人?

讓我知道自己永遠也逃不掉,永遠也逃不了,永遠我都只是一個死人。

“事到如今我究竟在幹什麼呢?”

人生閱讀器 冷酷上司別誤會 彷彿自暴自棄一般。

我呆坐在地上。

“你究竟還活着還是已經死亡,如果死了爲什麼還以這種方式停留於世,如果你還活着,你的靈魂又在什麼地方呢?是在過去還是在未來?”

是啊。

我應該不會傷心纔對吧。明明已經死了?

但是這種事情根本不可能吧。

無論怎樣將自己的一切都否認。

但是爲什麼眼淚還是不斷的流下呢?

可惡!

不要再流了。

真的不如死了!

啊啊啊啊!

好想死啊!

不過這只是謊話而已。

我根本沒有死亡的資格。

那個少年對我如是說。

無所謂啦!

不知爲何我的臉上重新恢復了那骯髒的笑容。

彷彿世間的一切全然不在乎的笑容。

但是隻是謊言而已。

說什麼已經不在乎一切。

但是事到如今自己也不過如此罷了。

當我走出醫院的時候,卻再次見到了一個女孩。

女孩雙手都拿着很大的ice-cream。

看着我就大口的將手中的冰淇淋狂吞下。由於吞吃的速度過猛讓奶油理所當然的留在了她的臉上。

然後她那張沾滿奶油的臉就那樣瞬間移到了我的眼前。

那種甜甜的香氣讓剛纔醫院中討厭的藥水味消除了不少。

但是……

果然還是太近了!

與我親近的人,都會受傷,所以,我寧可不要與任何人有所牽扯。

算我求你了,能不能不要用那樣的眼神看着我呢?

那麼純潔,那麼迷人,那麼善良……

這種東西,我根本不配擁有,但是女孩還是那麼溫柔的對我說出了,“歡迎回來!”

“下面翻到課本120頁,這道題目呢?要分兩種方法來解決,而答案呢? 緋聞前妻,老公離婚吧 又要分兩種方法來討論。”

講臺之上,某位陰陽怪氣的看似老師的傢伙在那裏講解着沒人聽得懂的題目。

這位數學老師似乎是傳說中的年級組長的樣子,帶着一副詭異的眼鏡。

不自覺的流露出兇狠的氣息。

雖然現在大多數老師身上都因爲職業原因或多或少有些兇巴巴的。

但是貌似組長更有身居上位的殺氣。

但是除了殺氣之外呢?我只是什麼都沒有感覺到。

順便說一句,這位組長老師的課程那還真是言簡意賅。纔怪!

當然,不管你們懂不懂,我反正是不懂。

畢竟我已經退學很久了。

這是一間貌似普通的高中。

既沒有多高的升學率也沒有多麼華麗的外觀。

簡單點說就是普通。

普普通通。

但是該怎麼說呢?

這裏的環境卻給我一種不詳的感覺。

或許說成是不安更加恰當也說不定。

這種氣氛究竟是什麼呢?

明明應該是自然而然的高中生活而已。

但是爲什麼我卻感到了強烈的不自然。

是錯覺吧。

畢竟我已經好久都沒有上課了。

問我爲什麼沒有上課?那是廢話。

我是一個殺人犯兼精神病人啊,怎麼可能有上課的機會。

但是我目前的身份則是傳說中的謎樣轉學生。 不過在任何故事中轉校的大多數都是傳說中的美少女。

而男主角大多數都是擔任那種吐槽的角色。

但是事實上我則是整天就知道睡瞌睡的不良學生,真是對不起人啊。

記得我剛轉來的那天,無數男同胞都做出一副失望的表情。女生當然也是相同的狀態。畢竟我又不是所謂的帥哥。

大概?

不過。

不爽!不爽!實在是不爽!

爲什麼我會突然到一家新的學校呢?

雖然也曾經想過回到學校。

不過那只是幻想而已。

一這種虛幻的方式前往一家新的學校只會讓我噁心罷了。

不過現在就算讓我真的回到原來的學校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吧。

畢竟我的世界早就已經崩壞了吧。

整個事情的原因當然是因爲那個女人。

那是在一個普普通通的一天。

不過如果是在外人看來根本就不普通吧。

鑽石暗婚之溫寵入骨 那天早上,我吃過早飯之後便普通的去散步罷了。

散步的環境當然是在那家無聊的精神病院。

高高的圍牆。

雜亂的樹木。

順便還有一些如同出現在生化戰場的怪異病人。由於過於恐怖我就懶得描述了。

這麼說也不對啦。

畢竟我也是這種生物啦。

名曰怪物的生物。

不過老實說。

這樣的環境我都已經習慣了。

有時候我甚至會友好的想他們打招呼。

雖然回答我的大多是一些電波語甚至是危險的攻擊。

但是——

不是很有趣嗎?

這實在是一個太過無聊的世界。

而我卻在無聊世界的扭曲點。

隨時會崩壞的扭曲點。

怪物這種東西有時候比正常人或許更加可愛也說不定。

畢竟我們都是被所謂的正常人變成現在這幅模樣的。

比如我們的那位院長。

雖然是被仇恨衝昏了頭腦,但是一那種方式利用病人們的肉體。

實在是讓我不敢苟同。

雖然最後還是原諒了她,但是疙瘩依然是存在的。 長城守衛軍的誕生 這也沒有辦法吧。

就在我胡思亂想順便有些想要睡覺的時候。

準確的說我大概已經在樹下睡大覺了。

總之就是這樣的時候。

那個女孩又悄悄的溜到了我的身邊。

雖然不知道她想要幹什麼,但是從那沉重的呼吸聲就可以聽出她的不自然。

雖然那個樣子很明顯就是想要來偷襲的表現。

但是呼吸聲太過沉重了,都讓我不知道從哪裏開始吐槽了。

不說我沒有睡着,就算真的睡着了也會被他的聲音給吵醒吧。

女孩的身體離我越來越近,臉蛋上那甜甜的香味像是奶糖一般。

雖然就這樣聞下去也不錯。

但是要是再讓她靠近那就不妙了。

“啾!”

我條件反射的伸出雙手狠狠的捏住了女孩的臉蛋。

“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