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中年男子臉上笑得跟綻放的菊花一般。

「大叔,別喝酒啊,妹妹給你摘了葡萄!來,張嘴!」

說著,另外一個身著暴露的美女便是將剝好皮的葡萄送到了中年男子的口中。

「好!好!」

中年男子十分的享受。

「大叔,聽說你會算命啊,要不給我看看唄。」一個美女湊近了問道。

「好說好說!不過嘛……」

中年男子看了看美女,臉上露出了猥瑣的笑容道。

「人家懂的啦,一定好好伺候您!」

美女嗔怪了一句,調笑道。

「哈哈!那哥哥我就給你看看!」

說著中年男子便是身手握住了美女的纖纖玉手,手指不斷地在美女的手背上遊走,趁機揩油,看了片刻后,中年男子笑道:「不錯,最近應該有財運!」

「真的嗎?」那名美女激動地問道。

「當然,我是誰!」中年男子自傲地說道。

「對!大叔,你超級厲害的!愛死你了!」

說完,那美女便是激動地用紅唇印在了中年男子的臉上,中年男子十分的享受。

就在這個時候,包廂的門被打開,從外面闖進來了十幾個身著黑色西裝的人,當看到中年男子后,頓時吼道:「果然,你這個神棍在這裡!給我打!」

「嘿嘿!酒喝過,水果吃過,美女調戲過,老道士我走了!」

話音落下,剛剛還被美女環繞的中年男子便是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消失在了包廂之中。

「老道我說過,多行不義必自斃,作惡多端,必遭天譴,還想我幫你化解,做夢吧!哈哈哈!」

空間之中迴繞地老道士的聲音,但是此時他的人已經消失不見。

「混蛋!」

幾人大怒,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楚研的臉上也有一瞬間的驚慌,我心底狠狠一沉,看來楚研,也不像是表面上看起來這麼冷靜,也就是說,楚珂今天晚上的情形,是真的不太好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耳邊突然就響起一道嘶吼聲,就像是第一次聽到的那樣,像是人吼,又像是虎嘯一般,唯一不同的是,這次的聲音比以往哪一次聲音都要大上不少,彷彿就連屋子都在顫抖,我被震的耳朵嗡嗡響,更是渾身一震,猛地擡起腦袋,緊張的看着樓上。

楚研的臉色也是刷的一白,眸子裏是掩飾不住的慌張,她的身體還在微微的顫抖,那樣子,像是恐懼到了極點。

可想而知,楚珂現在到底面臨着一個怎麼危險的處境。

我強壓住不停亂跳的心臟,用力要緊牙根,才讓自己慌亂的心情漸漸平復下來,我不能慌,我要去救楚珂,他如果真的變成怪物……我真的不敢想。

“讓我上去!”我憤怒的盯着楚研,怒吼道。

時間過的很快,秒針噠噠噠跳動的聲音不斷的響起,就像是堅硬的石頭一樣,一下又一下的砸在我的心臟上,讓我疼的喘不過氣來。

而樓上,楚珂痛苦的吼了一聲以後,就再也沒有動靜了,我心急如焚,真恨不得現在就衝到他的而面前。

楚研的臉,就像是刷了一層白粉似的,滿臉驚懼,六神無主的看着我。

“我的血或許能救他!”我急的朝着楚研尖叫。

她狠狠的閉了閉雙眼,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半晌後才緩緩的張開雙眼,微微側開了身子,低頭看着我說,“你上去吧。”

我定定的看了楚研一眼,就急忙跑上二樓,走到楚珂的房門前,卻發現楚珂的房門從裏面反鎖住了,我用力拉了半天都沒有拉開,急的渾身冒汗,現在已經過去好幾分鐘了,除了第一道吼聲以外,裏面一直就沒有傳出來動靜,也不知道楚珂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而此時,楚研也已經上了樓,看着我面前鎖的死的門道,“他早就知道你會硬闖,所以把門鎖死了。”

我轉過腦袋看着她,崩潰的道,“有什麼辦法能把門打開!”楚珂不喜歡有人動他的東西,儘管我吃那個曾經跟他在樓上住了這麼長時間,也一直都不知道他臥室的鑰匙到底放在了哪裏!

見楚研搖了搖腦袋,我急的眼圈都紅了,轉過身子拼命的拍門,“楚珂,你現在怎麼樣了?讓我進去看看你!”

我用了吃奶的勁兒,拍的門砰砰作響,但是鎖在裏面的楚珂還是沒有動靜,裏面靜悄悄的,就好像是沒有人了一般!我心裏火燒火燎的,不停的大叫,叫的嗓子都啞了,就在我以爲楚珂不會迴應我的時候,裏面才傳來楚珂有些低啞的聲音,“下去。”他的聲音壓的低低的,像是在極力剋制着什麼一樣。

我聽了他的話,心臟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用力撞擊了一下,眼淚蹭的一下子就冒了出來,哽咽道,“楚珂,你讓我進去看看你。”

楚珂頓了頓,才道,“楚研,我今天說過的話,你都忘了嗎?”

總裁你惡魔 楚研眼圈也紅了,顫聲道,“哥,我擔心你……”

我知道,楚珂是嫌楚研讓我上來了,他囑咐楚研的話,是讓她在樓下攔着我,不讓我上樓。

楚珂突然悶哼一聲,過了好半晌,才壓着嗓子道,“你們都下去。”

我心裏難過的要死,我可以清晰的感覺到,楚珂現在正努力壓抑着什麼,他不想被我們聽見,不想讓我們看出來他的脆弱,所以正在努力的壓抑着,除了十二點的時候,他控制不住的發出那道聲音……

“楚珂,你讓我進去!” Hold住愛,毒舌律師的腹黑妻 我聲音顫抖的厲害,幾乎聽不出來本來的聲調。

緊接着,裏面突然傳來咣噹的一聲,就一點動靜都沒有了,我心臟突的一下,更加用力的拍打着門,而屋裏,卻靜的可怕,就好像是沒有活人了一般……

我的手都開始顫抖,不敢細想裏面的楚珂到底發生了什麼!

楚珂一向都十分的謹慎,家裏的每個門都是防盜門,憑我一個人壓根就沒辦法弄開,而且,依照現在楚珂的狀況,叫別人來只會打草驚蛇,對楚珂來說十分的不利!萬一裏面的他妖化了,可能就會被人當成怪物了!

倏地,我轉過腦袋,緊緊的盯着楚研,她是鬼魂,就連上次都是直接穿過們進了我的房間,那是不是說,她現在也能進去?

楚研像是想到了我心裏在想什麼,低下腦袋說,“我哥在屋子裏面設了結界,我也進不去。”

我垂下腦袋,失魂落魄的後退兩步,心裏就像是一團亂麻一樣,我用力敲打着自己的腦袋,眼前的楚研突然就擡起腦袋,看着我道,“我想起來了,有備用鑰匙!”

我心裏一喜,“在哪裏?”

“你等我一下。”楚研只扔下這麼一句話,就立馬消失了,速度快的不得了,都沒有給我但應的時間。

我站在楚珂臥室的門口,緊緊的盯着門,秒針噠噠噠的聲音還在不停地響起,我用力的攥緊拳頭,只覺得每一秒鐘,都像是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我們在外面說的話,楚珂是可以聽得到的,剛剛我跟楚研說話的時候,楚珂並沒有出生阻止,這種情況下,就只有兩個可能,一是楚珂聽見了,想阻止卻有心無力,這種可能不是沒了力氣,就是沒辦法說話了。

而另一個可能,就是楚珂沒有聽見!想到這個可能,我心裏就是一突,繼而是抑制不住的心慌,沒有聽見的話,楚珂或許是已經暈了過去,也或許是……遭遇不測了!

我眼眶一酸,使勁捏緊拳頭,就將這個念頭掃出腦海中,絕對不可能,連鄭恆都說過,楚珂有好幾條命呢,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就沒命了!?

就在這個時候,楚研突然就回來了,手裏拿着一串鑰匙,滿臉焦急的道,“這就是我哥房裏的鑰匙!”

我彷彿有了主心骨一般,連忙衝到楚研的面前,將她手裏的鑰匙搶了過來,然後衝到門邊,因爲心裏驚懼慌張,我的手抖的十分離開,插了好幾次都沒有對準鑰匙孔,過了好幾秒,才把門打開,我早已經滿頭大汗。

打開了門,就朝着楚珂的方向衝了過去,楚珂正躺在角落裏面,他緊緊的閉着雙眼,臉色煞白煞白的,臉上,手上,還有脖子上,露出奇怪的紋路,額頭上更是有一個隱隱約約的“王”字,看起來觸目驚心。

楚研緊張的站在外面,門雖然開了,但是屋子裏面的結界還在,她並不能進來。“快看看我哥怎麼樣了!”伴隨着楚研的尖叫聲,我已經衝到了楚珂的身邊。

他一動都不動,就像是我之前猜想的那樣,他肯定是沒有聽見楚研的話,所以纔沒有出聲阻止,很有可能,是在裏面突然傳來重物落地聲音的時候,楚珂就已經摔倒沒了知覺。

我雙手劇烈的顫抖了起來,有那麼一瞬間,我竟然沒有勇氣碰觸楚珂,生怕是我之前設想的,最差的一種可能……

楚研着急的站在門外,看着我遲疑的動作,更加憤怒的吼道,“冉茴,你快看看我哥!”

我深呼了一口氣,用力咬緊牙根,伸出不停顫抖者的手,剛觸碰到楚珂的臉,渾身就是一個激靈,心臟也是驀地一顫,楚珂的身體涼的就像是一塊冰一樣,雖然知道他的身體也很涼,但是明顯是帶着生氣的,但是現在,楚珂身上的冷,就像是個……死人一樣!

我腦袋嗡的一聲扎賚,如墜冰窖,幾乎是沒有猶豫的,將手放在了楚珂的鼻翼旁邊,沒有呼吸,真的沒有呼吸了!

我驟然瞪大雙眼,跌坐在地上,心裏猶如驚濤駭浪一般,怔怔的盯着躺在地上毫無生氣的楚珂,心裏像是有千百根在扎一樣,窒息的要發瘋!

雖然已經設想過好幾種結果,但是唯一不敢去相信的,就是這一種,哪怕是楚珂真的妖化了,變成怪物,那起碼也還活着,也比現在這種情況好啊!

楚珂一直都是強大的,我從來就沒有想過,他會像是現在這樣,脆弱的躺在地上,沒有了呼吸。

我發瘋一樣抱住楚珂的身體,崩潰的大哭出聲,“楚珂,你跟我說句話,跟我說句話啊!”楚珂的身體像是一塊冰,我抱着他渾身都泛着涼意,自己的身體也都僵硬了,但是我顧不上,我什麼都顧不上了!

只覺得眼前的一切就好像是做夢一樣,強大如楚珂,怎麼會死呢?!

門外的楚研裏面也變了,發狂一般的嘶吼一聲,然後就想要往裏面衝,但是楚珂這次設的結界比上一次要厲害的多,楚研被彈出去好多次,身體虛弱的厲害,但仍舊像是瘋了一樣往結界上撞。

我的手一直摸着楚珂的臉,手的表面已經結了一層細密的冰碴,心裏突然就產生一個想法,讓我像是已經死了的心臟重新活了過來,楚珂沒有心臟都能活,是不是沒有呼吸,也死不了!? 青龍集團的地下賭場里,秦穆然看著周圍,心裡沒有一絲的觸動。

「然哥,接下來怎麼辦?」

韋武問道。

「摧毀消防系統,把這裡的現金都拿走,然後一把火燒了吧!」

秦穆然想了想說道。

「好!」

韋武點了點頭,拿起籌碼手腕一震,籌碼便是飛射了出去,擊中天花板上的消防系統,然後便是來到兌換錢的錢莊,簡單粗暴地破開了大門,然後便是走了進去。

搜颳了一頓后,便是發現現金才幾百萬,不過這些也夠了,有總比沒有好,這些錢足夠他們去大保健一次了。

韋武和白羽兩人一人兩大蛇皮袋子,走到了門口,秦穆然點燃了打火機,然後一拋,打火機的火焰落在了賭桌上面,頓時便是瀰漫起了滔天的火焰。

「走吧!」

「嗯!」

背對著漫天的火焰,秦穆然和韋武還有白羽向著門外走了過去。

萬古丹帝 兩場大火蔓延開來,前後加起來都不超過一個小時,青龍集團在附近的兩大重要產業便是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此時,青龍集團的總部,聞生的辦公室里,聞生坐在辦公桌前,手上拿著剛剛打好的電話,臉色陰沉的可怕。

「嘭!」

聞生憤怒地將面前的酒杯摔在了地上,一手胡亂地糊了過去,桌面上所以的東西都凌亂地掉落在了地上。

「混蛋!廢物!廢物!」

醫女小當家 聞生整個人都有些失控,臉色因為生氣氣的通紅,同時他似乎覺得還有些不解恨,一腳猛地踹了出去,直接便是將身前的辦公桌給踹飛了!

「聞先生!」

聽到了辦公室里的動靜,聞生的手下頓時便是沖了進來,當看到聞生的樣子,他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沒事!」

經過這一頓發泄后,聞生心中的怒火似乎都沒有了,臉色逐漸恢復了正常,但是看他的眼神,便是可以看到裡面蘊藏的怒火!

「聞先生,發生什麼事了?」

一群雇傭兵之中唯一的女性走了過來,她名夜魅,有些擔心地問道。

「就在剛剛,我們的兩個場子被人給掃了!」聞生冷冷的說道,臉色陰沉的可怕。

「兩個場子被掃了,誰敢得罪我們!」

夜魅有些不理解地問道。

「天狼門,劉嘯!」

聞生想到這裡,就是恨得牙牙咬,原本他還想著過段時間再解決劉嘯,但是怎麼都沒有想到,劉嘯會有這麼大的膽子主動出擊,突襲了他的兩個場子!

「不會吧?劉嘯這個老狐狸,不是一直都很怕死嗎?怎麼會主動惹我們嗎?他這麼做不是求死嗎?」夜魅有些不解地問道。

「不會錯,有人看見劉嘯帶人去端的場子!可是若只是肯樂迪就算了,偏偏我們最賺錢的地下賭場也被端了!劉嘯,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聞生恨得一拳猛地打向了牆壁。

「地下賭場?馮布不是在那裡嗎?」

「馮布已經死了!」

「什麼!狐狸做的?」夜魅聽到馮布已經死了,有些意外,畢竟馮布可是貨真價實的一流高手啊,就算是在他們傭兵團里,身手也排在前面。

「不是!狐狸在保護劉嘯!」

聞生搖了搖頭,否定地說道。

「難道天狼門還有其他的高手!不對啊,若是有其他的高手我們不可能一點消息都沒有!」

夜魅瞬間又否定了想法道。

「我也不太清楚,可能這件事還有其他勢力的影子,他們想要渾水摸魚分一杯羹。夜魅,現在你去打電話給吳九,讓他約劉嘯出來!」

聞生看著夜魅,眼中閃過一抹狠厲地說道。

「吳九?現在約劉嘯,他會出來嗎?」夜魅不解地問道。

「別人約劉嘯,這個老狐狸,或許不敢出來,但是吳九不一樣,自從劉嘯出道便是跟著吳九的,吳九約他出來,他一定會出來!」

聞生十分肯定地說道。

「是!」

既然聞生髮了話,夜魅也不敢多問,點了點頭后,便是退了出去,打電話聯繫吳九了。

……秦穆然等人離開了賭場,便是重新回到了酒樓,而劉嘯等人也早已在酒樓等待。

當看到秦穆然三人進來之後,劉嘯連忙站起來問道:「然哥,你們沒事吧?」

「你看我們像有事的樣子嗎?」秦穆然笑了笑,這一笑,無疑代表著勝利。

「你們那邊怎麼樣了?」秦穆然問道。

「肯樂迪被我們打了個猝不及防,一把火,直接讓他涼涼!爽!」

戀戀風塵:冷麪總裁不可以 一想到剛剛發生的事情,劉嘯便是感覺還活在夢裡一般,整個人有些亢奮地說道。

「巧了,我們也是一把火燒了他的地下賭場!」韋武說道。

「什麼?你燒了?那可是青龍集團重要的產業之一啊!」

劉嘯知道秦穆然去地下賭場,但是沒有想到秦穆然做的更加的狠,直接燒了,那可是地下黃金啊!

雖然說現在是青龍集團的,但是劉嘯想著如果龍鱗能夠接手的話,那就是源源不斷地資金了,畢竟地下賭場的盈利,劉嘯多多少少還是知道點的。

「嘯哥,你心疼了啊?一個地下賭場而已,我們龍鱗不在乎,以後,我們有自己的產業,資金將會更加的源源不斷!」

秦穆然看出了劉嘯的心思,安慰地說道。

「好的吧!」

可即便如此,劉嘯一想到那麼大的賭場,心還是有點肉疼的。

「諸位兄弟,這第一仗我們打的相當的漂亮,我想,現在青龍集團已經知道是我們乾的了,接下來,我們就要做好迎接青龍集團的準備,現在我們不是一個人戰鬥,我們龍鱗將會更加的強大,大家,有沒有信心端了青龍集團,取而代之!」

秦穆然看向了四周圍問道。

經過剛剛的一仗,所有的人都還處在激動之中,從來沒有打過如此碾壓的勝仗,關鍵還是和青龍集團這樣的老牌勢力打鬥獲勝,一時間,意氣奮發,異口同聲道:「有!」

「好!我相信大家有,最近,大家消停一段時間,如今這種情況,哪怕是聞生也不敢輕舉妄動,警方也會介入調查,所以我不希望我們有什麼損失,知道嗎?」

秦穆然提醒了一句道。

「知道,一切聽然哥的!」

「好!時間不早了,兄弟們辛苦了,一會兒吃完飯,大家早點回去!」

秦穆然說完,酒樓早就準備好的夜宵便是送了上來,所有人都繼續亢奮了起來,這一次的勝利,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太刻骨銘心了! 我很快就讓自己冷靜下來,楚珂現在的情形,我能商量的,也就只有楚珂的唯一的親人——楚研了。楚珂不算是什麼好人,而且樹敵不少,如果被他們知道這個事情,後果肯定不堪設想,就像是鄭恆……我也是不敢告訴的。

而且,瞭解楚珂身體狀況的,現在恐怕就只有我和楚研了,鞏辰或許也是不知道的,所以這件事兒,對他也要保密。

門外面的楚研受傷很嚴重,我心裏突然就有些不忍,說到底,楚研也是爲了楚珂,她現在的心情,想必跟我是一樣的。

眼瞅着楚研還要硬闖,我連忙出聲阻止,“你別急,我把他帶出去。”

楚研聽了我的話以後,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有點不相信我,猶豫了片刻,還是點了點腦袋,停在了距離門口不到一米遠的地方。

我吃力的站起來,身體都已經凍的僵硬了,看着楚珂的臉,我心裏就是一陣發澀,明明下午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現在就變成這個樣子了,楚珂,你這個騙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