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主人,既然我們跟石總和好了,我們是不是不需要分開居住了?”慕容雪菡問道。

其實慕容雪菡是想知道秦巖什麼時候走,九窈公主、葉曉倩爲了看孩子,肯定是要留在人間的。

陪着秦巖走的肯定是她跟狐小仙了,也就他們兩個無牽無掛的,秦巖去哪裏她們能跟着去哪裏。

“昨晚石總把他跟葉天士那個道士的關係跟我說了,這個人比較陰險,最開始想把石總當槍使,好在石總及時的察覺了。”秦巖看着大家說。

“主人,你的意思是等解決了葉天士回去嗎?”慕容雪菡問道。

“我給你們一個挑戰自我的機會,凡事都有萬一的,我想會會這個道士後再做決定。”如果這個葉天士本事不大,那就不管了,他把從獨眼老頭那拿來的法器留給他們使用,他自己走了也放心。

他其實是不擔心九窈公主、葉曉倩跟孩子的,因爲他們的實力是非常強的,他只擔心花王花精跟子涵三人。

他們三人的法術實在是不咋地,他怕他們三人受到傷害。

她們是植物精,本身就很單純,不像狐小仙聰明狡猾,狐小仙的機靈是所有的人都比不上的。

“我想秦大哥一定不擔心九窈姐姐跟葉曉倩姐姐,應該是擔心我跟姐姐吧。”花精知道其他人的實力,秦巖之所以想會會這個道士,肯定是爲了他們。

“你們知道就好,以後一定要加倍的用功,爭取早點回去。”秦巖看着花王等人說道。

“我們在一起住相互有個照應,我覺得比單獨住要好,既然石總已經跟我們和好了,我們沒有必要再單獨居住了。”花王想尋求秦巖的意見,一羣人住在一起,她還是很開心的。

分開住了就一點樂趣都沒有了,主要是她們沒有事情做,沒有孩子要看,在這裏不能一直玩手機吧。

不過貌似最近一段時間看電視玩手機還是他們比較感興趣的事情。

“一起住太惹眼了,我需要給你們每人做個面具,省的你們招賊惦記。”

“秦大哥,賊難道不是偷東西的嗎?難道賊還會偷美女嗎?”子涵不解的問道。

“賊什麼都偷,不光偷東西還偷心。”秦巖邊說邊用手指指了指子涵的心臟。

子涵趕緊護住了自己的心臟,其他人看到子涵的樣子後都笑了。

子涵不好意的說:“秦大哥,你放心,我一定會帶頭好好的學習法術的,一定會爭氣的。”子涵知道他的父王肯定很想念他,他一定要儘快的把法術提上去。

“我相信你,等我回去後告訴你父王,你不用掛念着他。”秦巖怕子涵想家,畢竟他沒有出過這麼遠的遠門,遠到自己想回去都回不去。

花精說:“我跟姐姐也會努力學習的,我們還要回花草世界呢?”

花王其實有時候是想念花草世界的仙花仙草的,雖然她知道現在自己回不去,但是她相信自己一定有這個本事,一定能夠帶着妹妹一起回去。

石偉的司機在別墅外等候了很長時間,也不見石偉出來。

“老石,你怎麼還不去上班?你不是說那個李總在公司嗎?你難道不去盯着他嗎?”

“我盯着他也不會有什麼結果的,去了看到他煩心,不如好好的在家多休息一會!”石偉笑着說!

石偉老婆看了一眼石偉說:“你晚走爲什麼不提前告訴司機一聲,你這麼做是不是很明顯,你別打草驚蛇了!”

“本來都是這種狀態了,打草驚蛇就打草驚蛇吧,我還能怕他不成!”

“你是在逃避!”石偉的老婆看着石偉說道,石偉不是一個面對困難就會退縮的人!

“想在家裏清淨清淨都不行,我走了!”石偉拿起包,穿上外套直接出門了!

石偉上車後,司機問:“石總去公司嗎?”

石偉點了點頭,石偉進辦公室後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他立馬不高興的問:“誰讓你隨便進我的辦公室的?”

李總看着石偉說:“整個公司都是我的,我進來看看怎麼了。”

“你的公司?你是猴子派來搞笑的嗎?”石偉不屑的看了李總一眼說。 “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股權高你兩個百分點,公司所有的事情都要聽從我的命令,沒有我公司所有的業務都會停工。”李總得意洋洋的說道。

石偉聽了後非常的生氣,但是他知道李總肯定是故意的在氣他。

“只是暫時的,你不要得意。”石偉看着李總不甘示弱的說。

“你的祕書怎麼回事,竟然不聽我的命令。”李總生氣的問。

“我的祕書爲什麼要聽你的話呢?”石偉覺得這個李總簡直是太搞笑了。

“我是老闆,他就算是你的祕書,我的命令也該聽吧。”

石偉知道這個李總肯定不會是因爲祕書不聽話來找他的。

“他是我的祕書,不聽你的很正常,你還有什麼事情嗎?如果沒有我要辦公了。”石偉冷冷的說道。

“我要查看咱們公司進行的所有工程的合同資料。”李總知道石偉不會給他看的,但是他就想看到這些,不然誰還會在這裏尊重他呢。

自己連個祕書都調遣不動,整個公司的人都知道他是石偉的好哥們,現在背後給了石偉一刀子。

別說是祕書了,公司的保潔阿姨都在背後罵他不是東西。

“你沒這個權利,現在請你出去,你願意做什麼做什麼!”雖然李總是大股東,但是這個公司畢竟是他一手創立起來的,沒有他的命令,肯定沒人搭理他。

這一點石偉還是非常自信的,他平時對待員工也非常的夠意思,很多人都跟了他好多年了。

寵婚來襲 李總氣的不行,他狠狠的說:“老石,你不要後悔。”

石偉看着李總灰溜溜的走了,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公司的業務財務都是自己的人,李總就算是股權大也沒人聽他的。

石偉知道這個李總不會這麼放過他的,他肯定會背後給他搞小動作。

爲今之計只有查找一下這個李總的資金來源了,掐斷他的命脈。

另一方面石偉在暗自的賣自己手中的股權,抵押自己公司的業務,自己把現金套到手了,這個李總願意守着一個空殼公司就守着吧。

李總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這時恰好他找來的會計到了,他既然來了這個公司,怎麼可能不換自己的人呢。

第一步他就想把石偉公司的會計換了,這樣他就可以控制住石偉公司的命脈了。

李總直接把人領到了會計室,所有的人見他進來就跟沒有看到人一樣,該做什麼做什麼。

李總見大家都沒有看他,以爲是大家都沒有看到他呢。

李總冷哼了一聲,本意是提醒大家看他一眼,他好宣佈自己帶來的人變成財務室的經理。

沒想到他咳嗽了一聲,也沒有人搭理他,這讓他在自己的人面前很沒有面子。

“我來宣佈一下,這位姓魏,是財務部新來的經理。”李總說完這句話後所有的人終於有反應了。

財務部本來的經理吳燕看着李總冷眼說:“李總,咱們公司不缺財務經理了,李總是不是安排錯部門了。”

她最看不上李總這樣的人了,李總什麼目的,整個財務室的人都知道,他們不管李總想換掉誰,他們都不會同意的。

他們現在還是比較齊心的,他們的老闆只有一個,除了石偉,這個李總就算是股權最多,也不能全部把他們開除了。

李總被吳燕氣的要死,“吳經理你被解僱了,以後魏經理是財務部的新經理,財務部一切的事宜都要聽她的。”

此時魏經理滿臉的得意,沒想到李總說話這麼強勢。

“我被解僱只能是從石總的口中說出,李總您沒有這個權利。”說完吳燕回到了辦公室,其他的同事也都該幹什麼幹什麼,彷彿這裏沒有李總跟魏經理一樣。

李總的臉被氣的鐵青,魏經理也覺得很尷尬。

魏經理看着李總,“李總怎麼辦,他們這些人根本就不把我們放在眼裏。”

魏經理此時都看不上李總了,自己的員工居然不聽他的,這簡直是個笑話。

李總特別生氣的說:“你們對我這個態度,別以爲我治不了你們,我們走,去人事部。”直接把不聽話的全部開除,無非就是多給點補償罷了,總比他們在公司不聽他的話要好。

吳燕回到辦公室後,不知道這個李總到底在搞什麼鬼,她立馬給石偉打了電話,“石總不好了,李總想把我換了,剛纔他帶着一個女的來財務了,讓我騰位置。”

“吳經理,你繼續你的工作,不要管他跟你說什麼,我交代你的事情儘快的幫我辦了。”石偉聽了吳燕的話,雖然有些生氣,但是他對自己的員工有信心,公司是大家一起努力起來的成果,肯定不會讓李總竊取了,不聽李總的話也是必然的。

“石總,你放心一切都在順利進行中,我一定會把事情給您辦好的。”吳燕在幫石偉處理他手裏的股份,吳燕一點都不擔心石偉套現後會扔下公司。

或許這是石偉爲拯救公司做的打算而已,這個李總必須踢出局,以前裝的跟孫子似的巴結石偉,現在倒打一耙在石偉背後整小動作。

他們都不知道李總給石偉下符紙的事情,這說白了就是謀殺,只不過是沒有證據的謀殺而已。

海賊世界的火影 “李總走了嗎?其他同事怎麼樣了?”石偉很擔心李總影響到大家的情緒。

想到這裏石偉是一肚子的氣,他肯定會讓李總付出應有的代價。

“我聽見李總帶着那個女的去了人事部,不知道他想做什麼?”吳燕如實的說道。

“好了,你安心工作吧,我去人事部看看這個傢伙到底想做什麼。”石偉生氣的放下電話,走出辦公室向人事部走去。

李總帶着魏經理去了人事部,人事部的經理平時經常跟李總一起喝酒,兩人算是有一些交情的。

“李總,你怎麼來人事部了,有什麼吩咐你給我來個電話,我去你辦公室啊。”人事部的田經理笑嘻嘻的說道。

“老田,我覺得我們財務部的吳經理能力有限,擔任財務部經理有些能力不足,這是我高薪聘請的魏經理,國外學的金融留學回來的。”

李總話沒說完的時候,田總就知道了李總的目的,肯定是想安排自己的人在財務室了。 田經理有些爲難的說:“李總,您調整財務部的人,石總知道嗎?”

田經理跟李總關係固然好,但是關鍵時刻他還是有些害怕石偉的。

畢竟石偉一句話,他就能從人事經理的位置上下來。

“現在我是這個公司的老闆,我說了算,你到底聽誰的?”李總冷眼盯着田經理。

田經理被盯的滿頭大汗。

“既然李總髮話了,那麼我就先給魏經理辦理入職手續吧。”田經理知道自己沒有開除員工的權利,但是他現在既不想得罪石偉也不想得罪李總,爲今之計只有讓李總的人先入職,到底最後誰能留下,要看兩人的本事了。

李總聽了田經理的話,笑着說:“算你小子識擡舉,你放心,我不會虧待你的。”

“謝謝李總了,魏經理你的簡歷給我看一下。”田經理覺得就算是入職,也要走個正常的手續吧。

魏經理笑着從自己的包裏拿出來了一個大的檔案袋,從檔案袋內拿了一張個人簡歷遞給了田經理。

魏經理看着李總笑了。

李總衝着魏經理眨了下眼睛,兩人眼見陰謀得逞暗自裏高興了起來。

石偉到了人事部後,看到李總跟她身後的女人,不用想一定是他想安排進公司的財務經理了!

這個女的長的非常標緻,穿一身職業裝,整個人顯得特別的幹練!

但是看到了傾國傾城美貌的花王與花精後,遇到漂亮的女人總覺得她們遜色很多!

二婚總裁:強寵99日 如果是以前,李總給石偉推薦這麼精緻的女人,他肯定二話不說給安排個好的職位,但是現在李總的人就是石偉的敵人,再好看石偉也不會多想的!

“李總,你帶着美女進財務室做什麼?不是應該帶回家的嗎?是不是來錯地方了。”石偉帶着恥笑的語氣對李總說。

魏經理被石偉的話氣到了,衝着李總說:“李總,你……”還沒等她說完,李總伸手打斷了她的話。

李總當然知道她要說什麼了,他可不能讓石偉這麼笑話他,石偉拿話這麼噎他,他肯定不會讓石偉也痛快了。

“我覺得那個吳燕能力有限,這位魏經理國外留學回來的,有豐富的會計師經驗,最適合我們財務經理職務了,爲了我們公司能夠更上一層樓,那個吳燕也得換了。”李總帶魏經理來的時候已經做好了調查,吳燕雖說是很有經驗的會計師,但是她只不過是個大專學歷。

拿這個理由換掉她最合適了,然後再慢慢的換掉其他重要崗位上的人。

李總怎麼想的石偉一清二楚,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李總陰謀得逞。

“吳經理在我這裏做了很多年了,對公司的一切都非常的熟悉,李總既然介紹人來了,我也不好不給你這個面子,畢竟我們是這麼多年的哥們了,這樣吧就給她安排個實習生先學習一下,如果她能力非常的突出,咱們再做下一步安排,你覺得怎麼樣李總?”石偉這番話,直接把李總堵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畢竟是陌生人,不一定國外留學回來的就適合這份工作,如果實習期都過不了的話,有什麼資格當經理呢。

如果李總答應這位美女先實習的話,這個女的肯定會跟李總不歡而散的。

田經理拿着魏曼的簡歷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這個魏曼年紀輕輕,雖然高學歷但是工作不過才兩年的時間,李總不知道從哪裏認識的人。

李總看着石偉說:“我現在是公司的大股東,我說誰行誰就可以,難道我連安排人的權利都沒有嗎?”

石偉笑着說:“李總當然有了,但是前提是其他的股東都得同意啊,他們投錢給我目的就是賺錢,你弄不明身份的女人進公司到底什麼目的,只有你自己知道,其他的股東是不會同意的,畢竟你只比我多一點點的股份,你如果這麼想安排自己的人,你可以把其他幾位的股份全買下來,這樣你在公司就有完全的話語權了。”

“姓石的你不要囂張,你給我等着,看我怎麼收拾你,小魏我們走。”李總生氣的帶着魏曼走了。

魏曼邊走邊說:“李總,這個石偉簡直不把你放在眼裏。”

“我現在比他的股份多,他氣不過而已,我把其他的幾位股權買了,這個石偉就再也沒有資格跟我爭了。”李總眼中帶着笑意說道。

“李總,你真的還能買下其他人的股權嗎?你不是剛買了很多嗎?我很懷疑你家有印鈔機嗎?這麼任性?”魏曼此時覺得李總簡直就是個超級大富豪,說買股份就買股份,不是幾百萬幾千萬的事情,而是幾個億的錢。

雖然李總在公司裏沒人聽他的,但是他有錢呀,魏曼可不想放過這條大魚。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我一定要讓這個石偉一無所有。”說完李總回到了他的老闆椅子上,拿了根雪茄抽了起來。

魏曼此時坐在李總的桌對面,她沒想到李總竟然這麼壞,畢竟是他一直在暗自算計着石總,石總還是平時經常給他生意的哥們。

不過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魏曼就是喜歡李總這股子壞勁兒,魏曼看着李總不由自主的帶着微笑。

“怎麼用這個眼神看着我呢?”李偉笑着問魏曼,同時右手隔着桌子牽住了魏曼的左手。

石偉看了一眼田經理手裏的個人簡歷。

田經理尷尬的看着石偉說:“石總,我是沒有辦法的,李總現在也是公司的老闆,他安排人進來,我不好駁了他的面子。”

“沒關係的,你做的也對,只是這簡歷扔了吧。”石偉說完就走了。

田經理扔了不是不扔也不是,萬一李總什麼時候心血來潮,真的把其餘人的股份買了,那這個公司就是他的了。

如果李總沒有那個實力,怎麼可能成爲公司的大股東呢,但是他又怕石偉會翻身,畢竟這個公司是他一手創立起來的。

石偉翻身後肯定第一個要處理的人就是李總,他如果向着李總那邊,石偉肯定會拿他開刀的。 秦巖從冰箱內拿出了一瓶藥膏,“這是這幾天我爲你研製的,你試試看。”

秦巖從狐小仙受傷開始一直在尋找藥材,手是女人的第二張臉,他可不想狐小仙第二張臉變的難看。

狐小仙雖然對藥的效果報的希望不大,但是對秦巖的這份心特別的感動,哪怕自己的手這輩子都這麼難看了,她也開心。

因爲她知道秦巖的心裏面是有她的位置的,否則秦巖不會這麼對她。

“謝謝你了秦大哥。”狐小仙拿着秦巖給她的祛疤藥高興的說道。

“一家人這麼客氣做什麼?我現在有點事情想出去一下,一會天黑了你們在家玩吧。”秦巖對大家說道。

花精出別墅後直接打車到的咖啡廳,花精跟網友見面,在出租車上的時候還有些緊張,怕晨晨見到她不喜歡她。

晨晨在等花精的時候也是特別的緊張,她怕花精知道自己的身份後會看不起他,會認爲他騙了她。

花精快到咖啡店的時候給晨晨發了個信息,方便晨晨出來接她。

花精下出租車的時候晨晨就在門口等着,兩人見面了以後一點陌生感都沒有,就跟在網上聯繫的時候一樣。

晨晨見到花精後高興的說:“你本人比照片上好看。”

“你長得也很好看!”花精沒想到晨晨身材這麼好,又高又苗條。

花精一米七的大個比晨晨都要矮半頭,這樣的身高在人間世界是少有的。

“咱們先去咖啡廳說話吧,讓你嚐嚐我的手藝,一會我一個哥哥過來跟咱們一起吃飯,他人特別好,介紹給你認識哦。”晨晨邊走邊說。

“合適嗎?我們兩人跟一位男士?”花精帶着疑問的表情問道。

“是不是你覺得不合適? 六零嬌妻有空間 如果你不想見外人,我現在給他打電話不讓他過來了。”晨晨怕花精不開心趕緊問道。

“晨晨,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不是特別的懂規矩,不知道咱們兩人跟一位男士在一起吃飯合不合適。”

“沒什麼不合適的,他是一位很好的朋友,我只是想介紹你們認識,以後有個照應。”花精對晨晨說過自己是外來的,對保市不熟悉,所以晨晨想多介紹個朋友給她,晨晨沒有什麼目的。

晨晨雖然知道石偉喜歡美女,但是晨晨一點都沒有把花精介紹給石偉做情人這樣的念頭,她知道花精是不喜歡石偉的。

“好吧,那今天就跟你這個朋友認識一下。”

豪門蜜戰,妻限99天 晨晨給花精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晨晨說:“我親自給你煮一杯咖啡,你在這等我一會。”

花精笑着點點頭,在花精進來的時候咖啡廳內所有的人都看向了花精這裏。

大家只有一個感覺,花精簡直是太漂亮了,就連在一起的情侶男方都忍不住看向花精,搞的女孩子都帶着仇恨的眼神看着花精。

不過回過神來,細想一下關人家姑娘什麼事呢,人家生的好看那是父母給她的,怪就怪自己找的男人是外貌協會的。

如果眼裏只有她一人,怎麼可能這麼專注的看其他的女人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