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之後小優又介紹着自己,然後幫大家安排晚飯。

從小優那裏什麼瞭解到這個十六歲的女孩雖然沒有覺醒天賦,但是卻是冰雪聰明,是聖羅蘭城本地人,住在離這裏十幾分鐘的一個街道里。沈木讓小優安排個時間去這邊最大的商鋪裏採購點裝備,小優卻說道最近有一個比較大的拍賣會,裏面有沈木想要的大部分裝備,於是沈木決定暫不出任務,等這個拍賣會的到來。

琳雪也回學院了,沈木很是無聊,吃好晚飯就開始了修煉。

接連幾天,都是輪到獸潮的日子,廣柑帶隊出了護送財神團去林水城的任務,林水城還是比較遠的,一來一回需要十幾天,當然護送商隊的任務報酬和獎勵積分還是很豐富的,這種任務沒有什麼關係的傭兵團絕對是接不到的。

林水城那邊的狩獵區主要是以無盡之海爲主,三大學院之一的桐澟學院就在林水城的附近。

“滴答滴答。”

一大早,沈木從修煉中醒來,今天是小優安排參加的那個拍賣會的當日,可是天氣確實不太好,蒼南大陸的北方几乎不會下雨,聖羅蘭城就是僅次於蒼北城的北方城市,今天竟然破天荒的下起了濛濛細雨。

下樓後就見到小優和狐媚兩人忙碌的身影。“早啊。”沈木打着招呼。

“小沐早啊,”狐媚已經徹底的融入了暮雪的生活,每天的任務就是做飯。

“小沐早啊!”小優也是打招呼,“小沐你也勸勸狐媚姐吧,做飯我一個人就可以了,一個武師也幫着做飯我有點不適應呢。”

“呵呵,狐媚姐啊,你聽聽啊,”沈木也是拿狐媚沒什麼辦法,之前他也有勸過的。

“大家都在努力呢,我也只是不出任務的時候幫着分擔點呢,琳雪都能做的活我也可以的,你們這些男人一個個大大咧咧的,不做飯就不吃飯,這樣身體不好呢。”狐媚也是每次都這麼回答。

沈木笑着搖搖頭,狐媚的回答也是意料之中呢,隨後出門把今日分的牛奶和酒搬進了儲藏室後直接去了樓上叫大家吃飯了。

自從早飯有了兩個廚師後大家的生活也不那麼單調了,早飯每天都會更新,今天三明治,明天就是煎牛排,後天就是麪包配沙拉。

“叮呤叮呤,”大家正吃着早飯呢,門外有人走了進來。

“大家早啊!”一個穿着聖羅蘭學院外院校服的女孩走了進來還打了招呼。

“唰!”熊子三人紛紛起立,“琳雪團長早上好。”

“坐!”琳雪瞟了三人一眼,只說了一個字,接着就小眼神尋覓起來,直到找到沈木後,又開心的蹦跳了過去。“小木,有沒有想我啊,嘿嘿。”

沈木幾天不見琳雪也是有些想念,今早還想着琳雪差不多快回來了吧,結果真的回來了。

“琳雪,你來啦,傷勢怎麼樣了。”沈木拍拍摟着自己的了琳雪的後背說着。

“傷勢還是老樣子啊,柳茹丫頭幫我壓制了一下,我和你說,這幾天學院裏面可是超級好玩呢,你快猜猜看發生了什麼。”琳雪貌似有些興奮的說着。

“你肯定又搗亂了,而且惹出不少事,不用猜也知道我有**煩了。”沈木雖然摟着懷中軟玉,但是心中五味雜成。

“切,我纔沒搗亂呢,”琳雪嘟囔着。

沈木本想在說幾句的,但是瞬間被這個團長大人的可愛模樣給擊退了想法。哎,算了由着她吧。“琳雪,今天我們去拍賣會,一起去嗎?”

“當然去了,不然多無聊啊。”琳雪兩隻小眼睛眨巴眨的盯着沈木說道。

“咳咳,燕子姐,這就是我們團長大人?獨戰妖君的琳雪?”小優小聲的問着燕子。

“是啊。”燕子回答着,“哦對了,琳雪姐,雪影還給你,我好像駕馭得不太好呢。”

琳雪單手一招,雪影從燕子手裏飛了出去,直直地被她抓在手裏,“雪影是有器靈的,你目前的修爲還無法與之溝通,如果你沒有我傳授的功法的話你使用它就好比普通的劍了,所以沒什麼好奇怪的。”琳雪話未說完,雪影已經被她放到次元空間了。

小優不懂鬥氣,所以也沒覺得奇怪的,倒是一旁的熊子三人都是崇拜的看着琳雪。


一行人吃完飯,琳雪又外帶了兩瓶「小白牛」一起出門去了拍賣行。

“聖羅蘭城有各種拍賣會,有武者拍賣會也有普通熱拍賣會,不過你們武者佔的比例太小了,所以拍賣行一個月只有一兩次武者拍賣會,我們財神團有專門的貴賓包廂的,大家跟着我就好咯。“小優身着女僕裝在前面帶路。

琳雪喝了兩口牛奶,前者沈木走在最前面,“小木你讓她穿的女僕裝嗎?”貌似不經意的問着。

沈木小臉一下子就紅了,“纔不是呢,我回來的時候她就這麼打扮了。”

“那你總盯着人家看幹嘛?”琳雪又是假裝不經意的問着。

“我在想要買的東西,沒有盯着小優啊。”沈木無辜的說道。

“團長大人你別誤會啦,是黃老闆吩咐我的,說他的兄弟喜歡女僕讓我這麼打扮的,呵呵。”小優就走在他倆前面,幫沈木化解着尷尬。

“哦?那就是說還是因爲你喜歡女僕裝咯?”琳雪有些狡猾地笑笑,望着沈木。

沈木那個冤啊,這下跳進河裏也洗不清了,乾脆沒在回答了。琳雪見到沈木吃癟,也是笑笑,繼續喝着奶走着。

到了聖羅蘭拍賣行門口,小優出示了財神團的黑金卡後便有人過來引路,衆人被引進了一個樓上的大包廂,包廂裝修的非常豪華,還有兩個傭人在門外隨時可以使喚,酒水點心更是可以隨意點。

“離正式拍賣開始還有十五分鐘,大家耐心等一下哦,這是今天的拍賣清單,可以先看一下,給,團長大人。”小優向大家介紹着。

琳雪依舊像往常一樣對外人愛搭不理,沈木只好替他接過了清單。

“大家過來看一下,都需要什麼我們先定下來,”沈木招呼着大家去研究一下拍賣物品。“小優,上次紫卡里的錢轉過來後我們還有多少錢?”

“哦,我想想?嗯,大概還有六百多萬吧,不過你放心,黑金卡說可以無限透支的哦。”小優略作思考後答道。

“琳雪,你的積蓄要被花掉咯!”沈木看着身邊的琳雪說道。

“嗯,我也不怎麼用。沒事呢。”琳雪甜甜一笑,倒是有些好奇的往下張望着,顯然是沒來過拍賣會有些好奇。

沒多久,隨着樓下最前往舞臺處一個司儀的走出,拍賣會正式開始了。

琳雪吧沙發往前挪了挪,隔着玻璃看着下方,沈木也是第一次來,也是好奇的看着。

果然小優說的一點也沒錯,武者物品的拍賣確實人非常少,碩大的場地只是稀稀拉拉的做了不到十分之一的人。

“各位,感謝你們的光臨,這次拍賣由我來主持,我是聖羅蘭拍賣所的首席拍賣時斯旺,希望大家踊躍參與,聖羅蘭拍賣行,假一賠十,我們有專業的鑑定專家。”斯旺的司儀朝大家舉了個躬後拍賣的第一個物品以及被推出。

“本場拍賣會的第一件物品,是由著名的鍛造大師胡先生所打造的一把大刀,胡先生的品質我就不必多說了,據我們專家鑑定過後,該大刀重一百公斤,刀身長一米五有餘,單面開刃,非常鋒利,低階武師的全力一擊無法使其變形,其中摻加了一公斤左右的赤煉沙,起拍價兩萬金幣!”斯旺描述着。

“垃圾,我一根小指頭就能按斷了,”琳雪無聊的嘟囔着,沈木那個無語啊,你什麼實力啊,這武器明顯是適合高階武者的。

但是出乎大家意料的是這件低級的武器叫價的人竟然非常多,最後以三萬的價格成交了。

“大家不要驚訝哦,我們是A級傭兵團,實力自然不能和大部分人比啦,能覺醒武者天賦的人少之又少,能晉級道武師的人更是鳳毛菱角呢,所以在座各位都是站在頂尖高手之列的哦,呵呵。”小優及時的爲沈木二人做出瞭解釋,熊子幾人則是一副本來就知曉的表情。

“成交,接下來是我們的第二件拍賣品,大家請看!”臺上斯旺明顯對第一件拍品的價格還是很滿意,笑眯眯的介紹起了第二件拍品。

兩個工行作人員推上了一個櫃檯,斯旺扯開上面的紅布,介紹了起來。

“這是第二件拍品,是胡先生近期的得意之作,不同於第一件,這雙鞋子是由魔獸森林深處一種叫魅蝶的妖獸蛻繭成蝶時剩下的繭殼抽絲鍛造而成,一般幼蝶剛出世會直接吃掉繭殼,所以繭殼的稀有可想而知,而且胡先生還在鍛造過程中刻畫了靈氣陣法,每隔一天時間可以使用一次鬥氣激活鞋子的陣法,提升使用者的移動速度和跳躍能力,持續十分鐘。起拍價五萬金幣。”

“這鞋子無論是誰都很需要啊,”沈木自言自語着,顯然是想要購買了。 琳雪看出了沈木有點想買,直接說道,“效果估計不怎麼樣呢,小木你還不如買本好點的身法武技。”

“哈哈,琳雪團長說的對,我估計低階高級的身法武技也就十幾萬,比起這個可強的太多了,”熊子也是個老傭兵了,這點門道也是看得出來。

“這樣啊,如果價格差不多的話我想飛鼠可能需要,”沈木說道。

“呵呵,沐兄弟真是仗義,給飛鼠的話沒準就多一個保命技能呢。”熊子也覺得挺合適的。

場下氣氛剛開始挺熱烈的,後來價格叫道四萬以上後,出價的人就少了,沈木直接喊了個五萬,竟然被他順利的拿下了。

“魅影靴五萬還有沒有人要?三·二·一,成交!恭喜這位貴賓席的客人,稍後拍品將會給你送上來。”斯旺說着,接下來請出下一拍品,“一枚黑鷹蛋。”

連續過了好幾件拍品都沒引起沈木幾人的興趣,琳雪顯然也因爲這些低級的拍品而有些無聊以至於睡着了。

“下面有請下一個拍品,哦,這又是胡先生的傑作,”斯旺看到胡先生幾個字,高聲的喊了出來:“拍品三一件全身鎧甲,這可是非常稀有的拍品啊,周身刻有五個靈氣陣法,都是加固防禦的中階陣法。原來是有加入隕金材料啊,怪不得竟然能承受五個中階陣法的加持。”

熊子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沐兄,這件鎧甲你看。”


“你放心,”沈木只說了三個字,笑着看了看熊子,一臉寬慰的表情。

“隕金鎧,經過我們專家鑑定,可以承受低階妖將的正面全力一擊,上面的防禦陣法未被破壞前鎧甲將不會破損,陣法當然也是需要一天時間回覆靈氣的,起拍價二十萬金幣!”斯旺高聲喊出這個數字。臺下一下子鴉雀無聲。

對於普遍都是不到武師修爲的武者來說,能不能駕馭這件鎧甲都不好說,那就不存在買不買的事情了,大家都在等待着那些高階傭兵團的爭搶。

“二十一萬!”觀衆席中有人出價

“二十三萬!”又有人出價。

“二十五萬!”

價格一路攀升,竟然不到十分鐘便達到了三十五萬的高價。

“四十萬!”沈木讓小優報價。

現場沉寂了一會兒後突然有人叫價格““四十五萬!”

“哦!四十五萬!還有沒有更高的!“現場的司儀顯然非常的激動,因爲他的勞務費可是按總價來提成的。

“沐兄,這個價有點高了,雖然鎧甲比較稀有,但是也沒這麼貴的。”熊子顯然心生退意了。

“沒事,還可以再叫一下,小優五十萬!”沈木顯然也有些覺得價格差不多了。

隔壁貴賓席。

“三爺,這個價格有些高了,我們的主要目標可是最後的那件東西啊。”一個管家模樣的人在一箇中年男子耳邊低語着。

“哼,要不是爲了最後那件拍品,哎,這件放棄!”那中年男子說道。

“五十萬!還有沒有更高的價格!”斯旺顯然是想讓另一個貴賓席的客人接着報價。“五十萬一次,五十萬兩次,五十萬三次!成交!”這個價格顯然也依舊說差不多的極限了,斯旺也不失望。

“一號包廂的客人,拍品等會將會送過去,請您稍等。好了,下面有請下一件拍品!”不到兩分鐘,下一件拍品就被推了上來。

拉開紅布,“這是一件山盾,上面刻有兩個中階防禦法陣,可以抵擋中階妖將的攻擊不損壞陣法,起拍價十萬金幣。”司儀一看到是盾牌,頓時知道可能都沒人買,懷着一絲希望報了價。

現場寂靜許久以後沈木叫價十萬,果然沒有競爭對手,直接底價獲得,一旁的熊子卻是興奮壞了。“真想拿着新傢伙再回去和巖獸幹一架,哈哈。”

“熊子,你就別炫耀了,這下全副武裝都換了一套,對了,你高階武師都快三年了有突破的感覺了嗎?”胖三問着。

“說真的,上一次對抗巖獸我是有那麼點感覺了,感覺瓶頸有些鬆動了。”一談到突破,熊子都顯得有些激動。一旦達到準騎士的階段,那就是進入了一個新的層次啊,可以締結妖獸夥伴。

後面拍賣繼續進行着,沈木團隊又陸續拿到了兩柄長刀,分別是胖三和牛四的,花了六十萬金幣,沈木自己卻是什麼都沒買,並不是不想買,而是沒有靈者的東西賣啊,雖然有幾本武技和身法,但是琳雪既然答應了武師的時候會交沈木武技和身法,所以也就不想着了。

“接下來是今天最後一件拍品了,”隨着斯旺的介紹,壓軸拍品即將登場。

“這件拍品是由一個傭兵團無意中在戈壁山脈深處執行任務的時候偶然所得,”斯旺拉開紅布,桌上放着的竟然是一枚紅色的蛋。

“如大家所見,這是一枚妖獸蛋,據專家鑑定,一件證實了這首一枚火蜥蜴的蛋,非常稀有的火蜥蜴蛋,如果有準騎士能夠獲得的話結締契約後又希望可以成爲一位天空騎士哦。起拍價五十萬!”

臺下一片譁然,這種高階妖獸的蛋可是非常稀有的,叫價立刻激烈了起來。

“琳雪,火蜥蜴不是不能飛嗎?爲什麼說能成爲天空騎士?”沈木很少疑惑。

“小木你真笨,準騎士是可以和妖獸締結契約的,但不是每個準騎士都能成爲騎士的,就像我的小白,成年之後無法進化成獨角天馬,我便只能成爲武尊,而不是騎士。火蜥蜴也是一樣,這種帶有微弱龍族血脈的生物,進化後是可以成爲火龍蜥的,便是可以飛行,火龍騎士更是可以使用火龍蜴的火焰法術對戰敵人,可怕程度甚至可以越兩階挑戰敵人。”琳雪耐心的解釋着。

“騎士?難道審判會的十大騎士都是能夠越階挑戰的怪物嗎?”沈木大驚失色。

“差不多就是這樣了,不過審判會最可怕的並不是十大騎士,而是四個自由騎士,其中的兩大天空騎士十幾年前失蹤了,聽說是執行討伐妖君任務被六大妖君埋伏斬殺。現在活躍的也就是兩人了,一人常年坐鎮蒼南大陸戈壁山脈的西部,一人坐鎮東部,教皇坐鎮中部。”琳雪說着。“不過自由騎士級別的人物都是好久沒出現了,現在比較活躍的同級別的人物大概也就是兩大S級傭兵團的團長了,兩人都是武皇實力。”

沈木連連點頭,快速的消化着這些消息。暮雪傭兵團的衆人暫時並不需要這枚火蜥蛋,他也就沒做考慮了,但還是不放心又多問了一句。

“熊子,燕子,你們有考慮這枚蛋嗎?”

“我要走武尊強化自身的路線,不考慮締結妖獸了,”燕子回答的很乾脆。

“呵呵,沐兄弟,火蜥偏向進攻了,我更喜歡地龍之類的防禦性妖獸。”熊子也是坦言,其實他內心更多的則是今天一件花了不少錢在他這個新人身上了,不敢在要那枚蛋了。

意見統一,衆人也都鬆了一口氣,樓下的競拍就當看好戲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