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之後我們離開這裏,離開時,張詩白擋住了我的去路:";陳浩,我會讓你不得好死的。";

我瞥了他一眼:";你不過是個白癡,不配做我的對手。";說完看向張家利,";怎麼樣?今天這出表演可還如得了你的法眼?";

張家利甩了甩袖子哼了聲:";莫以爲我們張家就只有這些手段,別忘了你爺爺是什麼下場,也別忘了你們奉川陳家是怎麼變成巴蜀陳家的。";

我牙齒緊咬,冷聲說:";不管是誰,加諸在我爺爺身上的羞辱,我會十倍百倍討要回來。";

張家利稍微呆滯了一會兒,帶着張詩白離開。

今天大獲全勝,出去之後馬文生一個勁兒地點頭:";陳浩,我越來越看不透你了,或許就算沒有那人給你撐腰,你也不是張家的人能招惹的。";

今天這招魂之術都是陳文的功勞,我不過是拿了他的成果而已,被馬文生這麼誇,有些不好意思。

馬蘇蘇也上前說:";你很厲害。";

趙小鈺則纏上我,一個勁兒問我是怎麼辦到的。

其實我也不知道是怎麼辦到的,無法回答她。

剛出法院,兜里老人機響了起來,接通後卻是張嘯天的聲音:";陳浩,今晚荷葉酒吧,不見不散。";

";你誰?";我故意問了句。

張嘯天回答:";張家張嘯天。";

說完掛掉電話,我們回了屋,陳文不在屋子裏。

回屋洗掉一身晦氣,趙小鈺找到我問:";今晚還去荷葉酒吧嗎?";

";去,當然去。";我說。

以前我太被動了,他們出什麼招,我接什麼招。今後是應該要主動一些了,這個世界上只有zìjǐ纔是真正對zìjǐ好的。

收拾了一陣,趙小鈺轉身走近她房間給我找來了一套西裝:";這是我給你買的,試試合不合身。";

我還沒穿過西裝呢,穿上之後問趙小鈺:";怎麼樣?";

";一般帥而已,不過還不錯,你現在氣質比你剛從農村出來哪會兒好多了,更適合穿這種衣服。";她說。

我笑了笑沒回話。

依然是晚上十一點多鐘,我帶上了張嫣和胖小子居住的扳指,穿上西裝,由趙小鈺開車將我送到了荷葉酒吧。丸島肝。

去時荷葉酒吧門口站了六個黑衣大漢,我讓趙小鈺在外面等我,她依了我。

我進去時,這六個大漢對我微微鞠躬。

這是玩兒什麼?鴻門宴?

進去時候,裏面顧客很多,不過音樂聲卻不大,張嘯天正坐在一邊喝酒,我走過去問:";怎麼?張少有興趣找我喝酒?";

";忘掉我打斷李小寶雙腿的事情,這間酒吧的百分之四十的經營權交給你。";張嘯天直接道出了目的。

我有些不解,張家的財大勢大,就算我告上去,他也應該不會遭殃,何必這樣?

不過我一窮小子,突然獲得酒吧百分之四十的經營權,我有些懵了,是真懵了。過慣了窮日子,對這突然到來的幸福灌醉了。

不過轉念一想,我要經營權做什麼?如果沒了命,再多錢也沒用。

而且,張嘯天這麼在意我會繼續抓住這個把柄不放,他肯定有所忌憚,就坐下端起面前高腳酒杯晃了晃:";張家還會怕我抓住這麼一點把柄?";

張嘯天並沒有隱瞞我,直說:";這個時代的特性是人吃人,沒有任何人可以信任。我追求完美,不容許我的路上有半點瑕疵,若是有朝一日張家想要把我當成棄子,你不覺得你掌控的這個把柄,對我有很大的妨礙?";

這倒確實如此,不過張家爲什麼把他當成棄子?他可是張家就目前來看,最優秀的人。

永福門 張嘯天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麼,說道:";樹高於林,風必摧之。你爺爺不就是因爲太過優秀,而且留下了一點把柄,所以才被陳家以這把柄名正言順當成棄子的嗎?";

話雖然如此,但他這也太謹慎了。

不過也正是因爲謹慎,今天在法庭之上,李小寶沒能指出他來,倒是有些hǎochù。

我想了想,回答說:";這間酒吧的全部掌控權,再加上另外一間酒吧。";

我說完,張嘯天手一捏,高腳酒杯斷成兩截,他嘴角抽搐了一下,面色很難看。

張嘯天沉默良久,我死死盯着他,心想剛纔是不是太獅子大開口了,萬一他不同意,我豈不是連這百分之四十都沒了?

不過我小看了張嘯天容忍瑕疵的能力,他思索良久後微微笑道:";我張嘯天一生從沒有敗過,這次卻連續在你手裏敗了三回。不過能笑到最後的纔是勝利者,張家??陳家,都會是我的,這兩間酒吧還不至於讓我牽腸掛肚。";

我不理會這個瘋子,起身說:";酒吧轉讓材料合同準備好,交到趙家別墅就行。";

出門時,張嘯天提醒:";明日子時,第二場比試。";

我揮了揮手錶示知道,春風得意出了酒吧,進趙小鈺車後返回了趙家別墅。

回屋之後,趙小鈺接到一個電話,講了幾句之後她跟我說:";明天陳紅軍就要出庭審判了,我們去看看嗎?";

我恩了聲,他的事情充滿了蹊蹺,我對他性格不太瞭解,並不能判定是不是真的是他殺的人。

畢竟是張家zìjǐ家的人,除了我們這一方人,其他人似乎沒有出手的動機。

夜裏,陳文教了我幾個發咒,給我介紹了一下陰陽術的來龍去脈。

在他的口裏,趕屍??咒蠱??降頭??養鬼都是陰陽術範疇之中的,而且都是邪惡之道,囑咐我學會之後,如果沒有緊急qíngkuàng,不能輕易施展。

次日一早,我們乘坐趙小鈺的車到了法院,陳文這次也換了身常人衣服跟隨我們一同前去,說是要見見我那個堂兄。

張家父子自然要出席,張嘯天倒很意外的沒有出現。

出去張家父子,張家還有不少人在場,一個年逾八十的唐裝老人引起了我的注意,趙小鈺跟我說:";那是張嘯天的爺爺,張洪濤的哥哥,叫張洪波,是現在張家的家主,在奉川很出名。";

我多打量他幾眼,我們在他背後,他似乎gǎnshòu到了我的目光,回頭看了一眼。

不怒自威。

這是我第一個想到的詞,張洪波只看了我幾眼,然後就轉過了頭。 「張任願降!」見了這般情景,張任只能拱手臣服,經過這一驚一乍,全身的酒勁全無,目下完全清醒。

「哈哈哈哈,好,來人快快鬆綁!」袁尚當然滿心歡喜,雖然張任未必比得過趙雲,但也是一員虎將,更為重要的是他在西川的影響力可不一般。

劉備此時的心裡在滴血,沒想到這次又被袁尚玩弄了,而孟達和法正心中依然憤慨不已,可惜袁尚心裡清楚,這兩人本來是想依附劉備,他們怎麼想不用顧忌,藉此可以打擊劉備集團的凝聚能力,進而全面掌控西川。

被鬆了五花大綁之後的張任一身輕鬆,於是聳了聳肩膀,跪在袁尚面前。

「末將張任願效大馬之勞!」

「張將軍快快請起,來,隨我去縣堂綬印!」袁尚急忙將他拉起,抓著對方的手,兩人齊肩向外走去。

縣衙大堂之內站滿人丁,大家表情嚴肅,文武各佔兩邊,唯有張任,龐統站在袁尚身後。

「讓他們進來吧!」他朝下面招招手,史阿向外面走去,很快便帶來兩男一女。

「在下李嚴叩見盟主!」其中一個年紀稍長,看上去挺精幹,聽到他報名之後,這才對得上號。

「原來是李嚴將軍,聽說你是自動交出兵符,看來早有投降我軍之意!」

「盟主,我可為其擔保,李將軍確實早有棄暗投明之意,只是這次偷開城門,我沒向他打招呼而已,是怕事情泄露!」劉闡急忙從旁邊走出來替李嚴辯解。

其實他對李嚴也是防了一手,要不然也不會瞞著他偷偷打開城門,幸好李嚴早有預料,並沒有和張飛真正動手,他便率部交了兵器投降。

「好,又多了一位戰將,真是可喜可賀!」袁尚心中大喜,原本看著自己麾下寥寥無幾的幾員大將干著急,現在一下子多了三位,更加不懼怕劉備背後使陰招了,趙雲、黃忠、魏延、張任、嚴顏、李嚴個個都不簡單,就算關羽張飛再厲害,也無法與他們抗衡。

劉備此時額頭冒汗,眼睜睜的看著對方收掉西川諸將,再加上二公子劉闡站在他那邊,形勢對自己越來越不利。

「這兩位是?」看著另外兩個完全陌生的臉孔,袁尚止住笑容,那女人二十來歲,面容姣好,肌膚白嫩細膩,柳眉桃唇,卻也算稀罕尤物。

「盟主,讓我來給你介紹一下!」剛剛退開的李嚴又重新回到自己位置上,此時的他像現場主持人,要做開場白一般。

「左邊這位乃西川大將龐義之女龐娟!」

「至於右邊這位嗎,乃龐義副將李恢!」李嚴用不屑地目光看著這兩人,像是非常瞧不起他們。

劉闡也是這般看著自己的嫂嫂,聽說了他和李恢的事後,不禁為大哥的這頂綠帽子心裡發笑。

龐娟撐目看了看袁尚,果然有龍虎之像,心中暗存敬佩,這般年紀便做到盟主之位,真是不簡單。

而且在這麼短的時間攻破山水險惡的西川兵臨城下真是不可思議。

「哦!」袁尚點點頭,他絲毫沒有感覺到李嚴話中有話,目光竟然被龐娟吸引過去了,這個人在三國美女之中很有特色,倒不像是古代人,有現代女人的氣質。

「還不快快拜見盟主!」旁邊的劉闡厲聲喝道。

「拜不拜盟主,還用你說?」李恢站直身喊道,他對李嚴不存在任何好感,要是身後有軍馬,非得報囚禁之仇不可。

「大膽,敢在盟主面前撒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劉闡說著上前抬起腳跟便往對方身上踢去。

只可惜他的腳運行太慢,被史阿一踢擋住,感覺疼痛不已,差點沒叫出聲來,他揮手要去打,突然意識到對方的身份,瞬間停下來,只能乖乖退回去。

「二公子不用急嘛,我又沒說非讓他們拜呀!」袁尚吃吃笑起來,這劉闡還蠻有意思的,他是在用心為自己服務。

於是站起身走下台來,圍著兩人轉了一圈,看著李恢濃眉大眼,都不像是個小人,這一男一女靠的很近,做著互相保護的姿勢,顯然關係不一般的。

「閣下便是李恢?」袁尚明知故問,他想讓對方自己確認。

「正是!」李恢只是略略點點頭,並不太給袁尚面子。

「既是龐義將軍的副將,現在我軍已經攻下綿竹城,你準備作何打算?」袁尚微微笑著,現在局面擺在眼前,看他們如何選擇。

其實李恢心裡早有打算,他也曾這般勸過龐義,不過現在做出這般神態,主要還是在想看看袁尚對待他的態度。

「龐將軍擁兵近十萬,駐守葭萌關,我想問盟主,你將如何打算?」 冷情總裁的玩寵 李恢並沒在意袁尚的問話,而是昂起臉來進行反問。

袁尚沒有意識到這點,差點被對方打了個措手不及,還好他反應快速,腦子急轉彎。

「我自然不會和龐將軍去硬碰硬,等我拿下城都,便給張魯去封信,約他會獵巴西,你覺得會如何?」

聽他這麼一說,李恢的整張臉瞬間暗下來,他低下腦袋開始進入沉思,成都被占沒了補給,還要連接西川的仇敵張魯前後夾擊,這確實是個大難題。

「這個嘛,未可知也!」最後無可奈何答道。「呵呵!」袁尚冷峻一笑。

「敢問盟主,若是我父親願意投誠朝廷,您該如何對待他呢?」兩人正交談間,冷不防身旁龐娟柳眉一縱,朝袁尚問道。

袁尚轉過臉來,認真的看著眼前這個女人,對方目光堅定,像是能代替她的父親作主一般。

「凡是投降朝廷的人,天子都會對其功勞有所獎賞,這點你不用過多擔心,再說我袁家和龐家並不太大瓜葛,只要你父親忠心助我替朝廷討賊,我定然不會虧待了他!」

「袁盟主都是大人有大量,即如此,便放我等回去,必然勸我家父親投奔於你如何?」龐娟露出笑意,眼前這位青年公子看上去不像是蠻橫之人,見左右文武都是人才,連他們都願意跟隨此人,那還有什麼好說的。

聽她這麼說,袁尚有些動心,對方可是擁兵十萬統領一方的大將,若有龐義的歸降,別說成都,就是漢中日後取之也如探囊取物般輕鬆。

「主公…」劉闡在一邊干著急,像是要說些什麼,卻一時想不起來,他可是身為西川二公子的身份,這一倒戈袁尚白白得了五萬精兵,還不知足,想吞併龐義,那傢伙可不是好惹的,若是其中有詐,這好不容易抱得的大腿也要隨之垮台了。

「你若是不相信我,可派一將軍隨我同往,讓他寸步不離,一但變故,可立斬我頭!」龐娟見劉闡從中作梗,心裡一激動,竟然上前扯住袁尚衣袖,差點沒給對方跪下。

見對方有這麼大的決心,這件事又非同小可,眼下捉住這兩人並沒有什麼大益處,若是龐義知道消息,架起渡河橋,殺過來討個說法,反而容易壞事,不如放他們回去,說不定還真能提到點作用。

袁尚想到這裡,回頭望了望撫須不言的龐統,想必對方也在思考。

「史阿,讓他們走吧,龐將軍降不降是一回事,我不能無緣無故捉了他的女兒和副將,這是不道德的!」袁盟主微微閉目,說實在的,他不是捨不得放走兩個人質,其中一個還是劉循的老婆,他是有點捨不得這麼有個性的妹子,哪怕多看幾眼也好。

「多謝盟主!」李恢和龐娟心中大喜,異口同聲拱手謝道。

「盟主,你,真是仁德啊!」李闡想要阻止,但又礙於袁尚的威儀,只能把話咽在肚子里。

「放心吧,二公子,此番你獻出城池,攻不可沒,等攻下成都,我便上書天子,封你為候,世襲榮華福貴!」見二人離去,袁尚轉過身來摸了摸劉闡的後背,對方縮著腦袋,像只白茸茸的羔羊般聽話。

四萬多人整合五萬西川精兵不是件容易的事,但還好趙雲在江州做過試驗,又將帶川兵的經驗傳授給馬雲鷺,同時大膽起用張任和李嚴、嚴顏帶兵,張任與趙雲同為先鋒官,全軍飽食休整數日之後,便列成陣勢,向成都進發。

卻說沿路郡縣紛紛潰退,大部分聽說荊州軍殺至,全都倒戈投降,至使袁尚名聲越來越大,等他們駐軍成都城下時,部隊接近十二萬之多,有百姓推車運糧隨行。

前方戰服由北門急馳入成都城,駐守兵營的劉循聽完發抖,他萬萬不會想到,李嚴竟然不戰而降,就連派過去督軍的大都督張任也跟著反了,而這成都四門的守將,大部分都是張任的舊部,他們若見是張任提兵前來叩門,那還得了。

「來人,將這些人統統捉起來,前線全面替換武將,讓參軍校尉上樓督戰,退後者死!」劉循在帳內狂喊,嚇得一旁的張肅和黃權急忙將他按住,鄭度恨不得拿塊粗布堵住對方的嘴巴。

「主公,切不可如此,現在大軍壓城,正是需要他們的時候,你這樣做,只能加速軍心的瓦解,只怕人沒捉到,他們都紛紛逃出城去,說不好,說不好…」

「說不好怎樣,難道他們還想將我綁了做為獻禮送給那袁尚!」劉循聽到這種聲音大怒,掙脫左右二人,一巴掌揮打在鄭度臉上,響亮之聲過後,鄭度朝前一撲,小口鮮血噴涌而出,急忙用手背去擦,一愣一愣的什麼話都說不出。

劉循向來對他尊敬有加,今天竟然發那麼大的火,還出手打人,這是他怎麼都想不到的事。

「鄭公,主公正在氣頭上,要不你先回去休息片刻,我們來勸!」還是黃權醒世,見這麼尷尬呆著也不是個事,於是將鄭度推到一邊好生安慰。

鄭度又能怎麼樣,現在張任也反了,那可是他最好的朋友,就沖這點上,人家給個大嘴巴子也算不上稀奇的,說不好還能冶他個通敵之罪。

看來還是走為上策,這裡是呆不下去了。

「你們兩個,速派人去盯著吳懿等將,若誰有異心不好好守城,可立斬之!」劉循心裡急,城中不過五萬餘守軍,還有大部分是張任部下,現在城外如風捲殘雲,十幾萬精銳,若是龐義再來個臨陣倒戈,那就正沒戲了。

「是,主公!」黃權和張肅早就嚇破了膽,正愁沒機會離開,見主子吩咐,於是跨步而走,各自找尋自己的退路去了。

城中早有士兵將消息傳給街上百姓,大家都不敢出門,紛紛閉戶栓門,以防敵軍攻進城來燒殺劫掠,話說這成都城從建築以來,還真未發生過什麼大戰,難道說這次躲不過此劫?

街上沒了客人,酒樓飯館也便沒了生意,平日生意興隆忙得不可開交的御膳樓清閑不少,最後一桌客人離席的時候,還只是黃錯,卻聽見城外熱鬧非凡,有鼓號爭鳴之爭,到處都在傳言要打仗了。

「夫君,你這是幹啥?」老闆娘見呂老闆全身穿著發黃的甲胄,手執長槍牽馬從馬廄出來,一臉疑惑地問道。

「好久沒有聽到戰鼓喧鬧了,我全身都來了精神,現在正是用我們的時候,我有一種預感,女兒就在城外不遠,反正店裡也沒啥生意,要不我們出去迎接她!」呂老闆此時已經不再是個只圖錢財的商人,而是昔日戚名天下的呂布呂奉先。

旁邊站著的貂蟬撲哧一笑,都快成老頭的人,還以為是自己最光輝的時候,自從被郭嘉整得不成人形大病一場之後,幸得華神醫相救,這才撿回一條性命,不僅相貌才了許多,全身武功幾乎被廢,光現在這樣子,能扛得動槍就不錯了,還打什麼仗。

「你去了也幫不上忙,還不如老實呆在家裡,別去給他們添亂就行!」望著昔日的英雄變成一介凡人,貂蟬感觸良深,不過這樣也好,能夠相依相伴平平安安的生活,掙點小錢,發點小財,何樂而不為呢,非要再入江湖打打殺殺,哪裡好。

這世間,他們夫妻什麼沒見識過,現在想透了,看開了,活著就應該活出一副好樣子來,不要糊糊塗塗被人利用,名聲和權力對生命來說毫無價值,只是那些利欲熏心之人的玩物罷了。 g`ccccc拿到這張卡,買了個手機安裝上,看着手機裏不斷收到的代文文的短信笑了笑。返回趙家別墅盯着手機看了起來。

不過短信內容卻讓我感覺很奇怪。

全都是代文文發過來的,張嘯天一直沒有回覆代文文,短短一個小時,代文文就發了二十條短信。

內容幾乎都是:你不理我了嗎?我做錯什麼了嗎?別不理我好嗎?這裏好黑。我好怕,求求你了,你跟我說話好不好。

我看了會兒,馬上打電話問張笑笑:";你是不是把我問電話號碼的事情告sù給你哥了?";

張笑笑有些猶豫:";對不起,我哥問了我。";

";沒關係。";我說了句,掛掉了電話。

如果知dào我已經把他的卡複製了的話,他應該就會將代文文放qì了,也就是說。代文文現在成了一顆棄子。

我嘆了口氣,花這麼大工夫辦了監聽卡,沒想到不起作用。不過也算值得了,至少讓張嘯天放qì了代文文這條線。

代文文還在不斷髮短信:你跟我說說話好嗎?我真的好怕。

我沒回復。將手機揣進了兜裏,在牀上躺了會兒,張笑笑突然打通了我的電話:";陳浩,你快去救救馬蘇蘇他們,我剛纔聽包振華說,我哥可能把馬蘇蘇他們帶走了。";

我馬上驚住,之後撥通馬家的電話,但是卻是無人接聽的狀態,心說已經出事兒了。

又重新撥通張笑笑的電話:";張嘯天他們可能去了哪兒?";

說話的不是張笑笑接聽的,而是一個男人的聲音:";奉川縣東邊有一個亂葬崗,他們去了那裏。";

說話的人是包振華,我有些不相信他:";你爲什麼要告sù我這些?";

包振華一笑:";因爲一個人。";

包振華說完掛掉了電話,因爲這次可能有危險,就沒有帶趙小鈺一起,孤身往奉川東邊的亂葬崗趕去。

複製張嘯天的那張卡還在不斷收到代文文的信息,我拿出來,將手機關成了靜音,火速趕往亂葬崗。

快要到達的時候,給陳文發了一條短信。

www★ttκǎ n★℃O

到了亂葬崗,在身上貼了一張符,用來隱去身上的氣息,我到的時候亂葬崗根本還沒有人,不過聽見腳步聲,我馬上就躲在了一座墓碑的後面。

緊接着就看見張嘯天和另外一個身穿道袍的人從亂葬崗邊上走了過來。

那個身穿道袍的人就是索孝明,當初打敗過我爺爺的人。

兩個人到了這裏之後,張嘯天問:";馬文生能力不低,這地方能行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