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九尾狐想到可以吃到由靈果孕育的小孩子就覺得美味無比,看著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只不過我當時被喜悅沖昏了頭腦,完全沒有注意到。

等九尾狐走後,我欣喜的跑進院子里,看哪一個東西都喜歡的不行。

我清點了一下,九尾狐是個很有條理的妖獸,院子里光無根果樹就有7顆,金色的果樹一顆,紫色的2顆,紅色的3顆,青色的1顆,還有其他幾顆不知名的果樹,我嘗了一口,都是靈果,味道比無根果還要好,還有各種靈草靈藥,甚至還有幾株西紅柿,捲心菜什麼的,卻和我們平常看見的不同,這些都是被靈氣孕育的靈菜。

我心情激動了一天,晚上,因為不知道九尾狐的飯量如何,就摘了5個金色果子,5個紅色無根果,3個紫色的和1個青色無根果給他吃。

九尾狐天黑后才回來,將兩條魚扔在地上,邁著腿高貴的走了。

我看了看遠處那個更大的木屋,將魚放進院子里的小池塘里。

躺在床上,腦子總算是歇下來,我開始思考。 第473章田園生活

小鍾他們也不知道出去了沒有,這個時候,我應該出不去了,按照之前姜昀的說法,想出去,除非再等60年,既來之則安之,我也放棄了出去的想法。

何況商璟煜生死不明,我肚子里又有了他的孩子,外面危機四伏,待在這個島上雖然是被動的,但是我總有機會可以遇到商璟煜,不僅如此,還有我的孩子能熬到平安降生。

至於九尾狐的目的,目前看來就是要找個人伺候他,之所以選中我可能是覺得我太弱了,不會對他構成威脅。

如今,我只能加快修鍊,爭取在孩子出生的時候能夠逃出去。

想通之後,我就躺在床上睡著了,第二天,天不亮就起床,自己先吃了兩個金色的無根果當早餐,然後才給九尾狐送了些。

送去的時候,九尾狐已經起來了,他伸展了下自己的九條尾巴,然後冷漠的看著我。

我一怔,難道我做錯什麼了?還是送來的食物不夠吃。

果然,九尾狐看了一眼那些果子。

「是我哪裡做的不夠好嗎?」

「我讓你來是給我摘果子的?」 好孕來襲,天降無敵寶寶 九尾狐丟下一句話,就出去了。

我站在原地愣了半晌,才領會了傲嬌九尾狐話里的意思。

他的意思是,對每天吃果子這種單一的食物已經很膩了,與其每天吃果子,要我有什麼?他自己就能摘了。

我縮了縮脖子,這個狐狸真是傲嬌,說話就不能說清楚點嗎?

我回到自己的木屋,思考中午怎麼處理那兩條魚,要是直接端上去,估計九尾狐的耐心就沒了。

可是他這裡沒有廚房,沒有鍋碗瓢盆啊。

我忽然想起我乾坤袋裡有啊,當初為了討好重凌,我買了全套的鍋碗瓢盆調料什麼的,米本來有一些,不過之前餓了就吃掉了。

我去池塘撈了魚,以前不怎麼會做飯,但是和重凌在一起那一年,我研究了很多做菜的方法,如今我做的菜連重凌那種資深吃貨都挑不出毛病,對付一隻妖獸應該沒問題了。

我熟練的殺魚,將魚處理好,兩條魚,一條紅燒,一條燉了湯。

我注意到,這個島上的魚都是有靈氣的,或者說,昨天靈氣只是一點點,而今天靈氣就更多了。

難道是這個地方靈氣充裕?我越想越有可能。

難怪九尾狐會把這一帶圈起來,這麼好的地方,別說修鍊了,就是睡一覺,修為都能大漲了。

等中午我把魚端到傲嬌的狐狸面前時,狐狸總算是滿意了一點。

我站在一邊,其實我很好奇,狐狸要怎麼吃?是像野獸一樣一口吞掉嗎?

九尾狐很快洞察了我的意圖,他抬了抬眼皮,冷漠的說了句:「滾出去!「

我只好出來。

我出來后,九尾狐身形一變,瞬間變成了一個氣質冷艷俊美無雙的男人,他拿起筷子一點點吃起了魚。

我出來后,就回木屋自己吃,兩條魚都給了九尾狐,我只能湊合的喝些湯,又吃了幾個果子,感覺還是欠缺點什麼,果然光吃菜沒有飯不行,胃裡總是空空的。

我在乾坤袋裡翻了翻,總算在一個塑料袋裡找到了幾顆大米,一把小米,還有一些熬粥用的豆子,雖然只是幾顆。

我眼睛一亮,這塊園子這麼牛,肯定能種出來,到時候我就可以吃米飯了。

下午,我就在園子里找了一塊空地,將那些種子小心的種在了地里,又去池塘挑了水,澆完之後,我坐在無根果樹下,吃果子。

不吃白不吃。

木屋裡,九尾狐修長小身影立在窗戶邊,眯著眼睛看著我。

晚飯,我從地里摘了些不知名的蔬菜,炒了個菜端給了九尾狐,進去后我發現他居然不在屋子裡,不過中午的魚都吃完了,旁邊擺放著一雙不知道用什麼動物骨頭做成的筷子。

我疑惑的看了看,心裡卻在想,他的爪子是怎麼抓到筷子的?

出於好奇,我偷偷進了裡屋,屋子裡很乾凈,還有一張床,和我那個豬窩一樣的稻草床不一樣,人家這個鋪了厚厚的稻草,上面還有一整張老虎皮墊著,看起來就舒服的不行,靠窗的地方還有一個椅子和一張樹墩做的桌子,上面有一個木頭做的盤子,盤子里還有吃剩的兩顆果子,散發著暴殄天物的光澤。

窗戶邊還有一給花瓶,花瓶里擦著一隻早就枯萎掉的花…

我一怔。

這是妖獸嗎?生活的也太…

我沒敢多待,趕緊退了出來。

第二天,我把自己的屋子徹底的1收拾了一遍,將廚房搬到了靠近池塘的地方,在園子邊發現了一種長的很好看的花,往我屋裡擺了一束,又給九尾狐送了一束。

九尾狐好幾天沒有露面,飯菜倒是都吃了,每天傍晚,門口還會多出一些死了的野雞兔子什麼的。

我才知道,原來這個林子里這麼多好東西。

整日給九尾狐做飯,種菜整理園子,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過了一個月,這天,我剛去打理了菜園子,就聽到一陣悉悉率率的響聲。

我去看時,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看什麼?」突然的聲音嚇了我一跳。

「沒…沒什麼!」我看著九尾狐那張毛茸茸的臉就緊張。

九尾狐回了房間。

我把雞湯給他端過去。

剛出來,就聽見屋子裡有什麼打碎的聲音。

我跑進去就看見,一個男人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我一愣。

九尾狐?他會變身?

可是他這是怎麼了?

我一眼看到了旁邊的雞湯,雞湯已經被打翻了,挨到雞湯的地方,木頭都變成了黑色。

雞湯有毒!

我愣在原地一動不動,雞湯怎麼可能有毒,做飯的時候我嘗過好幾遍,不可能有毒的,可是看九尾狐這個樣子,確實是中毒了。

我猶豫了,要不要救他,如果不救他,我就自由了,憑藉現在的修為,我出去后也不可能輕易的死了。

只是…

我看著都上爬著的九尾狐,又看看那碗雞湯,正糾結之際,外面傳來一陣悉悉率率的聲音,緊接著房門被一股大力推開。

我急忙躲在一邊。

就看見一個綠色的東西遊了進來… 第474章魔尊大人

沒錯,就是遊了進來。

等看清楚后我才知道那是什麼了,驚的我倒抽了一口冷氣。

是條綠色的大蛇,和之前看守無根果樹的大蛇長的一樣,只不過這條蛇體型更加巨大,光是頭就有一個碾子那麼大,兩隻眼睛是金色的,散發著幽冷怨毒的光。

「九尾狐,你殺了我兒子,今天我就要將你扒皮抽筋!」大蛇吐出一口黑氣,我趕緊捂住了鼻子,那大蛇在屋裡尚且這麼大,屋外的部分就更大了。

我肯定打不過,不如乘現在逃跑好了。

想好之後,就偷偷的離開了木屋,從遠處看,那大蛇的身軀幾步比木屋都要大了,又渾身帶毒,看來這次九尾狐凶多吉少。

我剛走到圍欄邊,就看見外面圍了好多條小蛇,那蛇都有毒,我從小就怕這些東西,如今看到這麼多小的也讓我頭皮發麻,渾身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

我咽了咽口水,實在沒有勇氣走出去就在我猶豫的時候,那邊九尾狐的屋子忽然發出一聲巨大的聲響,我回頭看去,只見九尾狐威風凜凜的跳了出來,哪裡有半分中毒樣子,但是綠皮老蛇就不一樣了,他劇烈的掙扎著,似乎很難受,龐大的身軀壓壞了不少的東西就連一棵紅色無根果樹都被他壓斷了。

我定睛細看,才發現綠皮老蛇身上有一張網,那網是白色的,細如銀絲,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

老蛇因為那張網收緊,發出痛苦的吼叫,可是網卻越收越緊,。

「九尾妖狐,你放了我,我把內丹給你!」老蛇求饒,蒼老的聲音因為害怕越發難聽。

「你不配跟我談條件!」九尾狐冰冷的聲音傳來。

老蛇眼底閃過一抹陰狠,就在它準備自爆和九尾狐同歸於盡的時候,像刀一樣的網絲瞬間加快收緊,將老蛇切成了無數的碎片,老蛇死了,化為一顆紫色的散發著光芒的丹藥,九尾狐將丹藥收了起來,而隨著老蛇的死外面的小蛇全部都退了。

我邁出的一隻腳收了回來,回頭對上九尾狐深沉的目光。

他發現我了。

我長舒了口氣,跳過圍欄就跑,只是剛出圍欄就撞上一個毛茸茸的東西,我看見九尾狐站在我對面,目光幽冷兇狠的看著我。

「主…主人!」我乾笑了一聲。

九尾狐抬起鋒利的爪子,我嚇的抱住了肚子:「對不起,我錯了!」

半晌沒有動靜,等我回過神來,發現九尾狐已經不見了。

我只好又回到園子。

「把這裡收拾乾淨!」九尾狐說完就邁著高貴的步子優雅的走了。

我長長的舒了口氣,風一吹才發現後背被冷汗浸濕了,看著九尾狐的屋子心情複雜。

這隻狐狸簡直太聰明了,他最開始殺了綠皮蛇的時候就應該猜到那條老蛇會回來報仇。

這一個月他不動聲色,還把那顆紅色的無根果樹移植過來,就是為了引老蛇出動。

果然,老蛇中計了,九尾狐發現它下毒,假裝中毒,將老蛇引入他的陷阱中,一舉殲滅,斬草除根,永遠免除了後顧之憂。

世子又在作死 又聰明又果斷又狠毒。

重生嫡妃:農女有點田 我眯了眯眼睛,看來我得重新計劃下了。

於此同時,森林深處,原來蝴蝶夫人的寨子里。

姜昀坐在上首吃東西,底下一眾鬼怪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來。

姜昀吃過東西覺得無聊,便走到了一間空當的屋子,他眯著眼睛看著渾身是血的蝴蝶夫人,問:「血屍的滋味不好受吧?沒有新鮮的人皮這傷口可是很痛的!」

蝴蝶夫人抬起眼皮,看到姜昀,眼中儘是驚恐。

「魔尊大人,我錯了,你饒了我吧!」

姜昀或者說重凌搖搖頭:「這可不行,你不告訴我當年的真相想我可沒有辦法饒恕你!」

「大人,我已經說過了,是花無月愛上了冥天戰神,是她給你下毒,害你輸給了冥天戰神,被戰神關了起來,而不久后,她就和戰神雙宿雙棲了!」蝴蝶夫人虛弱的說。

重凌眯了眯眼睛:「你看我像是傻瓜嗎?」

蝴蝶夫人一怔。

「我說的都是實話!」

重凌冷笑:「無月是什麼人我很清楚,冥天戰神雖然討厭,但是不會做你說的那種事,你最好說實話,否則我可沒耐心了!」

說完他揮了揮手,有幾隻鬼,將一個大浴桶搬了進來。

「剛剛打來的海水,鹹鹹的,腌你最合適不過了!」重凌笑著說,只不過笑容很淺,不達眼底。

蝴蝶夫嚇得話都說不錯,她是血屍,渾身無皮,如果沾了海水,一動會被活活的疼死…

「我…我說!」蝴蝶夫人軟了下來。

「是我!」蝴蝶夫人開口。

「我當年是花無月身邊的侍女,可是花無月卻那我當親妹妹看待,她什麼不瞞著我。

開始我也很滿足的,我覺得我挺幸運遇到了花無月,可是後來一切都變了!」

蝴蝶夫人抬頭看著姜昀,或者說重凌,眼底滿是痴戀。

「魔尊大人出現了,第一眼我就愛上了你,大人就像黑夜中月亮,那麼明亮耀眼,可是大人你的眼底從來都沒有我,只有花無月,你還和她訂了親,我還求過花無月,希望她能在成親后讓我可以服侍您,哪怕只做個侍妾也可以,可是她不同意,而且還狠狠的訓斥了我,讓我清醒一點。

我怎麼清醒,她什麼都有了,美貌,地位,還有魔尊大人的愛,而我只是這麼一個小小的要求都得不到滿足!我只是想陪在大人身邊侍奉…」

蝴蝶夫人有些歇斯底里。

「既然她不幫我,我就自己爭取好了。」

「我知道冥天戰神喜歡她,於是我悄悄的傳一些東西給戰神,沒想到他真的信了,我還告訴戰神,大人您對花無月不好,花無月想離開你。

可是冥天戰神是個死腦子,他即使愛戀花無月,可他還是沒有動手,他是個懦夫。

既然他不動手,我就只能幫他了!」

蝴蝶夫人說到這,眼底滿是痴戀和懊悔。

「我沒想到那杯毒酒會陰差陽錯的到了大人那裡,更沒想到就是這杯毒酒讓大人能在大戰中輸給了戰神。」

蝴蝶夫人哭的悲切。

「您被關起來后,花無月想了很多辦法都沒有成功,後來…」

蝴蝶沒繼續說下去,而是看著重凌笑了起來。

「知道本來該被天雷劈死的重凌大人為什麼能保住一命嗎?」蝴蝶夫人抬頭看著重凌問。

姜昀臉色都沒變一下。

「為什麼?」

「大人,你能不能親我一下!」蝴蝶夫人乞求的看著重凌。

重凌冷漠的看著她。 沉默了許久,蝴蝶夫人忽然笑了:「大人,你還真是痴情啊!」

「說!」重凌的耐心一點點耗盡。

「好,我全告訴你看,花無月為了救你,獻身於冥天戰神了!」

蝴蝶夫人忽然哈哈大笑起來:「想不到吧,她不是高高在上冰清玉潔的花神么?她不是你重凌心底的白蓮花嗎,很可惜她跟了冥天戰神,為了留你一條命,重凌大人,高高在上的魔尊,你的命是你的女人現身換來的!」

「轟!」

蝴蝶夫人的聲音戛然而止。

「把那個人帶出來!」重凌已經什麼都不想聽,他只想知道當年的真相。

兩隻鬼將一個人抬了進去,重凌看著那人眼睛微微的眯起。

「你真是命大啊!」重凌走到商璟煜身邊,看著他。

可是商璟煜一動不動。

重凌微微眯眼,仔細一看就覺得不太對勁,他將手放在商璟煜的額頭,那個商璟煜的原型便現了出來,是一截木頭做的傀儡。

重臨站起來,露出一個冰冷至極的笑容。

冥天戰神,果然是你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