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也可能是四個人,當然,七個人的可能性也是很大的,一時之間,李肅和蘇芯琪二人都對這道題束手無策了,不是他們倆不聰明,而是,這道題真的需要很認真認真的去看電影,最好是昨天晚上剛看的。

但現在,在場的所有人,沒有一個是昨晚看過午夜兇鈴的,就算是看過,畢竟貞子殺人的手法也是比較的詭異,要清楚的知道到底貞子它殺了多少人,還是不容易的,甚至,還有一種情況。

就是,電影裏沒有放出來的畫面,也許某個時間,貞子它多殺了一人,電影裏沒有放出來而已,當然,只是假設,但也不排除真的有這種可能,李肅自然也是想到這一點了,所以,這次的題目。

根本無法作答,甲乙丙丁四個選項都有可能,要說的話,就甲選項可能性要小一點,應該不止殺四個人,但過了這麼久沒看午夜兇鈴了,誰知道是不是真的就只殺了四個人而已。

宮澤鈴子,她這時還是像之前一樣,保持着沉默,似乎只要是別人沒找她說話,她就不會主動找別人說話一樣,不過,在一起這麼久了,大家也都習慣了,基本上當她不存在就好了。

不過,還是要感謝她,畢竟第一題的答案,最後是她確認了一遍的,選那個白色,之前李肅和蘇芯琪二人雖然也想過,如果最後實在不行的話,就選白色好了,但是,聽到宮澤鈴子她那麼一說。

選白色的信心就更加足一點了,畢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但現在,估計問宮澤鈴子她,她也不知道這次題目的答案,想了想,李肅最後還是沒有選擇去問她了,索性自己再好好回想一下得了。

“你們覺得,選哪一個會好一點”,李肅還是像之前那樣,決定把問題拋給大家,當然,主要也是李肅他真的不敢確定到底是選哪一個,哪一個會是正確答案,要是李肅他知道,那麼他也就不會問了。

“首先,四個人應該沒有那麼少,十個人又好像太多了一點,我們可以把答案定在乙和丁這兩個選項上”,沒想到這次,竟然會是南宮梓夕她來推斷,聽上去好像還真的有那麼一回事。

難道,選項甲和丙真的可以排除掉,那麼剩下的,要麼是七個人,要麼就是全部不對,七個人,如果沒有印象很深的話,真的不確定會是六個人還是八個人,難道剛好是七個人,如果正確答案是七個人。

那麼,選項丁就等於是一個不必要的選項,但如果正確答案不是七個人,那麼選項丁倒就是正確答案了,這一點,確實是有點讓人難以選擇,“剛好是七個人嗎”,蘇芯琪在心裏想着。

“要如果是六個人或是八個人的話,那丙選項也就錯了,丁選項反而是對的”,蘇芯琪一時也感到很無奈,有時候差一個人,真的不仔細看的話,是發現不了,更何況,又是在很久之前看的午夜兇鈴了。

就算是在昨晚看的,這個時候,也不一定能夠完完全全的肯定是多少人吧,多一個少一個,現在是決定李肅等人能不能選對的情況,要是剛好七個人,那麼選乙就行了,就怕到時候,正確答案還真的是丁。

儘管南宮梓夕她已經把選項排除掉兩個了,但是,剩下的那兩個選項,衆人還是不怎麼好選,“會是丁嗎”。 “會是丁嗎”,李肅在心裏想着,但更多的是,李肅他在想,要是回答錯了,會不會死掉,這種可能,也不是說沒有,有的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裏面的龍套死得就是很冤枉,要是自己也。

如果是因爲回答一道題錯了,然後就死掉的話,那也挺冤的,一想到這裏,李肅再次向那口井看了看,井裏面會真的有貞子嗎,如果真的有,那就慘了,這時,就連李肅都開始有點害怕起來了。

他覺得,井裏面是一定有東西的,很可能就是貞子,但在沒看到貞子之前,李肅心裏面還是希望,井裏面不要有貞子纔好啊,畢竟貞子那樣貌也是不敢恭維的,先不說那死氣沉沉的眼睛,就是那身衣服。

都讓人馬上想跑,膽小一點的,估計會直接腿軟,到時候連逃跑的力氣都沒有,當然,膽大一點的,也不是說,就一定可以逃掉,如果貞子它不想放過你的話,那麼,逃也是沒有用的,就是這麼的驚悚。

李肅和蘇芯琪二人,都已經將答案鎖定在了丁上面,說不定,正確答案還真的就是丁,死的人數不是四人,不是七人,也不是十人,可能是在五人、六人和八人、九人之中,十一人應該是沒有那麼多的。

就算是十一人或者更多,那李肅等人他們也只要選丁就對了,因爲,甲、乙、丙三個選項都沒有超過十一人的,所以,這樣看來,答案還真的有可能會是丁,甲乙丙三個選項都不對。

伊之戀曇花再現 但怕的就是,剛好是七個人,那麼,乙就對了,丁則是錯的,李肅和蘇芯琪二人,他們現在怕的就是這個,萬一要是剛好七人,那就錯過了選項乙了,在做選擇題的時候,其實,也是最不公平的。

四個選項,只有一個是對的,只有一個是可以選擇的,而其他三個都是錯的,儘管某個選項看似可能性不大,可以排除掉,但剩下的選項,絕對也會有兩個到三個會像正確答案,兩個的時候倒還好。

要是當三個,或者是四個選項都像是正確答案的時候,那纔是最無語的,根本不曉得該如果去排除了,感覺這個也有可能是對的,那個也有可能是對的,怕排除掉這個了,又把正確答案早早給排除了。

到頭來,選擇的也一定不會是正確的,因爲,恰好那個正確答案,之前就已經用排除法排除掉了,那麼剩下的幾個選項,自然是沒有一個正確的,道理就是這個道理,相信李肅他們都懂。

只是,運氣這東西,還真不好說,主角也不是一定就有主角光環的,就像李肅他現在這樣,彷彿和一個龍套沒有一絲的區別,就算推理能力強一些,那也是他平時看名偵探柯南看來的。

不是這個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給他的,再說了,好像現在他的推理能力也沒多大的作用,幸虧李肅他還不知道他其實就是主角,要不然的話,估計他會想說一萬次嗎賣批,甚至更多吧。

“要不然我們就選丁好了,感覺丁的可能性最大,因爲,要是萬一貞子它殺了十幾、二十多個人呢,要麼選丁我們也是對的,你們覺得怎麼樣”,本來,蘇芯琪她還猶豫不決,不知道到底是選乙好還是選丁好。

這下聽到李肅他的分析,一時之間覺得丁選項確實是最佳的,就算到時候真的選錯了,那也只好認命了,不可能放棄一個可能性這麼大的選項不選,而去選一個可能性不大的選項,乙選項的可能性其實也不大。

只要貞子它殺的人是雙數,那麼乙選項就錯了,而甲選項和丙選項,這兩個選項的可能性就更小了,一個那麼少,一部電影貞子它不可能真的只殺了四個人吧,要是報仇的話,剛好是四個人。

但是,大家都記得,貞子它是不分好壞的,誰看了錄像帶,它就殺誰,所以,加上報仇的那四個人,數量絕對超過四人了,十人感覺真的太多了一點,八人、九人絕對就是封頂了,不可能到十人那麼多去。

所以,這樣一說,還真的有可能就是七人了,上一題,它問的是,貞子死的那天,是被幾個人害死的,正確答案是四個人,難不成,冤枉死的剛好就是三個人,那麼,加起來就是七個人。

不會真的這麼巧吧,當然,李肅他已經不打算再去想太多了,硬是錯了的話,那就算了,只能怪運氣不好,還偏偏就是七個人,要是多一個或少一個也好啊,就是六個或者八個了。

“那就選丁吧”,蘇芯琪想了想,心裏還是認爲丁是最有可能是正確答案的,其他三個,雖然看上去都像是正確答案,但其實,它們都不是,當然,這只是蘇芯琪她的猜測,具體是不是這樣。

暫時也還是不確定的,要等它宣佈正確答案的時候,才知道丁是不是真的正確,一切都要在等正確答案公佈了之後,衆人才知道,“那好吧,我們就選丁了,你們還有其他的意見嗎,如果沒有的話,那等下我就選丁了。”

李肅最後再次的向女生們問道,也是在等她們都同意,南宮梓夕倒是沒什麼意見了,她覺得丁應該就是正確答案了,蘇芯琪自然是不用說,她也覺得丁的可能性最大,尤其是在聽到李肅分析完之後。

楊雅錦她沒有意見,她認爲,李肅和蘇芯琪以及南宮梓夕三人都覺得丁會是正確答案,那麼丁應該就是了,之前的兩道題,他們倆不是都答對了嗎,這次應該也不會錯的,所以,楊雅錦她覺得正確答案也應該是丁。

宮澤鈴子,她到這個時候,都一直還沒有說過話,對於這第三題的答案,她可能心中早就有數了也說不定,她可能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又或者,她是看到李肅和蘇芯琪二人選的答案沒有錯,所以纔沒有提出其他任何的意見來。 “時間到,任務參與者請回答”,果然,每次都是在李肅等人把答案選好的時候,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就來了。

到底是巧合,還是真的沒有時間限制,時間限制這個問題只是李肅他們自己想出來的而已,還是它另有什麼目的,或許時間其實才是最重要的東西,答題反而不是,會不會有這種可能呢。

“我們選丁”,李肅把大家都選好的答案說了出去,接下來,就等待它公佈正確答案了,衆人此時的臉上,都緊張兮兮的,雖然不知道選錯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但是,大家心裏面還是很希望能夠選對。

“回答正確,接下來任務參與者蘇芯琪、南宮梓夕、楊雅錦、宮澤鈴子、李肅,五人將繼續回答怨鬼考卷第四題。”

“《怨鬼考卷》第四題:貞子將在多久之後從井裏面爬上來,甲:一分鐘之後,乙:五分鐘之後,丙:十分鐘之後,丁:二十分鐘之後,任務參與者請在半分鐘之內作出回答”,第四題果然已經開始往恐怖驚悚的方向發展了。

本應該慶祝一下這次的答案又選對了,但是,第四題留給李肅他們的時間不多,大家甚至是沒有一丁點的喜悅,彷彿就是,被那個半分鐘之內作答給嚇到了,臉上表情都不好看,這次就連宮澤鈴子她也有點着急了。

之前的三道題目,留給衆人作答的時間還是很多的,大家起碼都用了三分鐘左右,而這次,作答的時間竟然就只有半分鐘,所以,李肅此時已經在大腦中不停的想象,到底貞子它會在多久之後從井裏面爬上來。

“等下,多久之後從井裏面爬上來,難道說,貞子它馬上就要出現了,就算選丁是對的,那也只有二十分鐘,貞子它就要出現了”,終於,李肅想到了最主要的一個事情,這道題能不能回答正確倒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它已經在告訴大家,貞子很快就要從井裏面上來了,“選哪一個好,你們覺得”,南宮梓夕這時很着急的向其他人問道,聽她的語氣,好像真的很怕貞子會在一分鐘之後從井裏爬上來一樣。

當然,李肅和蘇芯琪二人也很怕,但是貞子它如果要爬上來,那也沒辦法,現在不是自己說了算,而是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它說了算,它認爲貞子會在多久之後應該出現,那麼貞子就會在多久之後出現。

相信這個應該是,之前就已經設定好的,那麼也就是說,不是說李肅等人選的哪個答案,貞子就什麼時候出來,這道題它應該也是有正確答案的,並不是李肅他們隨便選一個就是正確的。

惹上總裁:高冷嬌妻不好追 那麼,到底會是在一分鐘之後,還是五分鐘之後,或者是十分鐘和二十分鐘之後呢,李肅他們當然是想貞子在二十分鐘之後出來,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是不要出來了,一定要出來的話,那就二十分鐘吧。

“我們選丁吧,好不好”,李肅覺得,這個時候只能是選丁了,希望是二十分鐘吧,因爲,大家也都希望貞子能夠不要出來,或者是晚一點出來,“好吧,希望是丁了”,蘇芯琪表示可以選丁。

“嗯”,“嗯”,南宮梓夕和楊雅錦二人也表示可以選丁,大家都希望貞子晚一點出來,自然不可能去選擇甲、乙、丙三個選項中的其中一個,宮澤鈴子沒有出聲,但李肅決定不等她說話了。

因爲時間不多了,半分鐘就只剩下最後的十秒鐘了,九、八、七,“我們選丁”,這次還沒等那個聲音說話,李肅就對着空氣說了一句“我們選丁”,不過,李肅他相信,那個聲音它是聽得見的。

甚至就是,可能自己等人心裏面在想什麼,它也能知道吧,當然,這只是李肅他的猜測,具體能不能,還是不知道的,現在就等那個聲音再次公佈正確答案了,所有人心裏面此時都很緊張。

要是回答對了的話,那麼也就是說,貞子真的會在二十分鐘之後出來,要是回答錯了的話,那麼離貞子出來的時間就更短了,可能是十分鐘,可能是五分鐘,也有可能是一分鐘,要如果真是一分鐘的話。

那就是說,李肅他們馬上就可以看到貞子了,這次,是面對面真實的貞子,不是平時在電影裏看到的那一種了,估計會刺激很多吧,但覺得李肅他們應該都不想要這種刺激,這麼刺激的遊戲,誰想玩。

“回答正確,接下來任務參與者蘇芯琪、南宮梓夕、楊雅錦、宮澤鈴子、李肅,五人將繼續回答怨鬼考卷第五題。”

“《怨鬼考卷》第五題:貞子先出來的是它的什麼,甲:頭髮,乙:手臂,丙:腳,丁:甲乙丙都不對,任務參與者請作答,任務提示:從第五題開始,只能回答錯誤一次,如回答錯誤兩次,所有任務參與者將被直接抹殺。”

李肅知道,該來的還是會來,這就是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的尿性,它不會讓所有被選中者好過,甚至是,它會慢慢的,慢慢的將一個一個任務參與者殺掉,至於死法,可能會有很多種。

別把腹黑不當浪漫 不過,它不會讓任務參與者自己選擇哪種死法,而是,它想要任務參與者是哪種死法,那麼,那個任務參與者他就是哪種死法,這就是,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的可怕之處。

有時候,被活生生嚇死,就是一種死得比較痛苦的死法,有時候可能只是一瞬間,某個任務參與者就死了,那就是屬於那種被秒殺的任務參與者,也就是所謂的龍套。

像那種任務參與者,可能在死的時候,還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死,不過好在,沒有多少痛苦,痛苦的時間似乎沒有,但,生命卻是已經到頭了,死的畢竟是一條人命,不是什麼阿貓阿狗。

但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面,死人是最常見不過了,不可能不死一個人的,總會因爲某個因素然後就死掉了。 “你們別這樣好不好,尤其是你啦,南宮梓夕,你看看你,你是不是想哭,難道你就那麼認爲我們今天會死在這裏嗎”,李肅見幾個女生臉上表情都不怎麼好看,甚至很難看,於是,出於好心的和她們四個女生說着。

誰知,本來南宮梓夕還沒打算要哭出來,一聽到李肅說也許會死在這裏,頓時眼淚就流了下來,一張漂亮的臉蛋,這時就像是一個出水的栗子一樣,還不用去擠的,她自己就會出水。

“喂,你還真哭啊,我不過就是隨口說說,別哭了行不行,大不了我給你打一頓出出氣總行了吧”,李肅自知,如果不是自己說了那話的話,那南宮梓夕她也不至於會哭的這麼快,所以,想哄哄她,讓她別再哭了。

儘管李肅的態度已經很好了,但是南宮梓夕她還是想哭,因爲,她覺得這個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實在是太可怕了,她想離開了,當然,誰不想離開呢,李肅、蘇芯琪、楊雅錦還有宮澤鈴子,他們幾個也都想離開啊。

只是現在,不是自己等人說了算,自己等人只是任務的參與者,決定權是在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手上,它有權決定誰死誰生,但,它在這方面也是公平的,不管任務參與者是否富有,還是貧窮,它都一視同仁。

“梓夕,你先別哭了,我們一定可能想到辦法再回去的,你相信我,相信李肅他”,見李肅勸不了了,這時蘇芯琪她只好也來勸勸,希望能夠勸住南宮梓夕她不再哭了,幸好,在場的所有女生,就只有南宮梓夕她一個人哭。

要是大家都哭起來,那感到絕望的,應該第一個就是李肅他了,因爲,他是最見不了女生哭的,只要女生一哭,他馬上就會心裏難受,尤其是因爲他的原因,這個時候,哪怕就是那個女生真的做錯了什麼。

李肅都會原諒她,因爲,只要她不哭就好,一哭,李肅的心裏就難受,這種難受它不是說可以控制的,而是,好像中了什麼魔咒一樣,它自然而然的就會難受,就好像是,是那個啥去了。

經過蘇芯琪的勸道,南宮梓夕她現在終於沒哭了,看到南宮梓夕沒有再哭了,李肅一時挺感激蘇芯琪她的,“謝謝你”,李肅很有禮貌的向蘇芯琪說了一聲謝謝,“不客氣”,聽到李肅的謝謝,蘇芯琪表示自己接受了。

“接下來,我們還是趕緊想想,這道題應該選哪個”,由於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已經說明了任務參與者不能選錯兩次,不然下場就是直接死亡,南宮梓夕的哭估計和這個有很大的關係。

之前,她不僅僅沒有覺得很害怕,就是,都開始有點當這真的只是遊戲了,覺得像玩遊戲一樣,心裏面也就不會感到那麼的緊張、害怕了,結果,第五題一出,還附加了一條任務提示。

最主要的還是,那個任務提示有點嚇人,答錯兩題就得死,這些選擇題其實也沒那麼容易,之前答對四題,也只是運氣好而已,但是,運氣不可能一直這麼好的,這一點,衆人心裏面都清楚。

蘇芯琪她已經把目前最應該考慮的事情說出來了,接着大家也都紛紛開始去腦海中想象了,到底是先出來頭髮,還是手臂,或者是腳,如果這三個都不是的話,那麼會是先出來什麼。

總裁傾心愛戀之3個寶貝 丁選項的答案也有點太詭異了,不是手,不是腳,不是頭髮,那難不成還會先是屁股出來嗎,不過,這個還真的不好說,搞不好貞子它就是屁股或者背先出來,用雙手雙腳撐着井的兩邊牆壁,然後向上爬。

雖然說,這種做法可能性不大,但是,也不能排除貞子它真的就是用這種手法上來,當然,最可能的還是頭髮或是手臂先出來,那個什麼腳先出來,就不曉得貞子它是以什麼樣的姿勢出場了。

倒立嗎,兩隻手,一隻撐着一邊牆壁,然後向上爬,那這可是個體力活,估計貞子它不會那麼賣力,它不過也就是這次任務中的一隻恐怖存在而已,又不是要去參加什麼奧運會,殘奧會什麼的。

“你們覺得頭髮的可能性大不大”,想了一分鐘左右,李肅他想到可能會是頭髮先出來,因爲,在電影裏,貞子從電視機裏出來,每次都是它那黑長的頭髮先出,然後再是毫無血色的手臂。

最後纔是它那和手臂一樣毫無血色的腳,所以,李肅他認爲是頭髮先出來的可能性要最大,當然,正確答案李肅他也是不知道的,目前都只是猜測和推測,只是儘量將所選的答案向正確答案靠攏而已。

“我覺得是手臂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因爲,貞子它這是從井裏面爬上來,不是從電視機裏出來”,蘇芯琪說的這話,有點兒像是在打李肅的臉啊,頭髮先出來,確實是貞子每次從電視機裏出來的正確方式。

但現在貞子它是要從井裏面出來,那麼,自然就不能再去參考從電視機裏出來的那個方式了,這次李肅他可能是想錯了,但正確答案沒公佈之前,也不能確定李肅他說的那個先是頭髮出來就一定是不對的。

四個選項都有可能,就是最後一個選項丁都有可能,萬一貞子它真是屁股或者背先出來的話,那麼選項丁就是對的,選項甲、乙、丙就全部都是錯的,所以,蘇芯琪她認爲的手臂先出來,也只是她認爲的而已。

並不能完完全全代表那就是正確答案,所以,接下來李肅等人還是得再好好想想,目前已經出現了兩個僅供參考的答案,一個是李肅他說的先是頭髮出來,一個是蘇芯琪她說的先是手臂出來,到底他們倆誰說的纔是對的。 最重要的其實不是貞子它身上哪個部位會先出來,而是接下來貞子它馬上就要出來了,一旦貞子它真的出來了,情況就和現在是大不同了,未知,給李肅等人帶來了很大的恐懼。

衆人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而唯一能夠做的就是繼續答題,爭取每道題都答對,“你們說,鬼是不是等下真的就會出來了”,南宮梓夕害怕的臉上,彷彿就寫着:鬼啊,你可千萬不要出來啊,這十一個大字。

“梓夕,你別去想那些害怕的東西,你越是去想,心裏面就會感到越害怕,你就當這只是做了一場夢好了,等到夢醒的時候,我們也就回去了”,蘇芯琪她想得很自然,她沒有南宮梓夕那般的小女生性格。

相反,她是一個和李肅一樣冷靜、堅毅的人,幸好這次任務,李肅他遇到了蘇芯琪,要不然就是像南宮梓夕這樣的任務參與者,就能把李肅他弄暈,實乃不幸中的萬幸,幸好有蘇芯琪她在。

有蘇芯琪在,李肅便能省去很多的心思,然後好好想想到底應該選哪一個選項,看似四個選項都是對的,但其實只會有一個選項是真正正確的,那麼,李肅他要做的就是,趕緊把那個真正正確的選項給找出來。

“真的嗎,這真的只是在做夢,那我剛纔捏了自己一下,怎麼感覺很痛”,南宮梓夕不滿的對蘇芯琪說着,她的意思就是,“蘇芯琪,你是不是在騙人呢,這明明不是在做夢,而是真的,全部都是真的。”

見南宮梓夕和蘇芯琪二人估計一時也說不清楚,於是李肅他插言道:“我覺得,是腳的可能性要最小,因爲,貞子它畢竟不是來表演雜技的,沒必要去弄那麼難的姿勢上來,你們覺得是嗎。”

李肅說完之後,蘇芯琪這時也不和南宮梓夕再鬧了,而是回道:“嗯,我覺得腳先出來的可能性也是最小,那麼,腳的那個選項,基本上可以排除了”,聽到李肅和蘇芯琪都說腳的那個選項可以排除掉。

楊雅錦這時也說道:“嗯,丙那個選項,應該是可以排除掉的”,三人暫時都覺得正確答案應該不是丙,南宮梓夕和宮澤鈴子,她們二人沒有再表達其他的意見,應該也是隨着李肅和蘇芯琪他們倆的建議。

“好,那我們就先用排除法把選項丙排除掉”,看到大家都覺得選項丙最不可能是正確答案,所以,李肅一直在心裏面徹徹底底的將選項丙排除掉了,那麼接下來,還剩三個選項,到底會是哪一個。

哪一個纔是正確的,甲是頭髮先出來,乙是手臂先出來,丁是甲乙丙三個選項都不對,那麼也就是說,可能不是頭髮先出來,也可能不是手臂先出來,當然,腳先出來也是不可能的。

那麼丁選項會是正確答案嗎,如果真的不是頭髮、或者是手臂和腳先出來的話,那會是貞子它身上哪個部位先出來,姿勢要不要那麼怪異,正常一點出來不行嗎,非要弄得像是神祕人物出場一樣纔好嗎。

“其實,我覺得,丁選項也是可以排除掉的,因爲,正常一點來說,貞子它不是手臂先出來,那麼就是頭髮先從井裏面出來,無非就是這兩種可能性最大,你們覺得是不是”,李肅說完之後不忘問一下大家的意見。

“嗯,其實我覺得,丁選項,這次應該不會是正確的選項,因爲,甲選項和乙選項都像是正確答案”,難得蘇芯琪她沒有一意孤行的認爲,會先是手臂出來,頭髮先出來,那的確是貞子每次從電視機裏出來的方式。

但在這裏,也不是說,就完全沒有那種可能,說不定,也會是頭髮先出來,接着再是手臂,然後是腳,也可能腳是最後纔出來,李肅在腦海中倒是想了很多貞子到底會怎樣從井裏面出來。

但是,這一次貞子它到底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出來,誰都不敢保證,答案也都只是僅供參考而已,並不能拿去做正確答案用,因爲要是萬一錯了的話,那李肅他們之後的答題,就不能再錯一題了。

“那我們就把正確答案鎖定在甲選項和乙選項這兩個選項之中,你們看,行不行”,李肅他實在是沒有太大的把握,只能是,在選項甲和選項乙這兩個看似最像正確答案的選項中去選了。

“好”,“嗯”,“嗯”,這次,就連不怎麼愛說話的楊雅錦,她也說了一個“嗯”字,衆人現在把希望都寄託在了李肅的身上,能不能答對這道題目,就要看李肅他的了,不過好像,哪道題不是這種情況。

總之,李肅他已經習慣了,畢竟前面的四道題目都對了,那麼這次的這道題目,應該也能答對吧,李肅他只希望不要錯得這麼快就好了,誰知道後面還有多少道題目,也許還有很多呢。

不過,如果真的是還有很多的話,那恐怕李肅他們也只能是全都死翹翹了,最多隻能錯一道題,如果有一百道題那麼多的話,那錯十道題都是有可能的,但,它不會給李肅等人機會去錯十道題。

錯到第二道題,就已經全軍覆沒了,根本沒有機會再去錯剩下的八道題,當然,這只是打一個比方而已,“到底會是頭髮還是手,貞子它一定是用手和腳一起爬的,這是毫無疑問的,只是,到井口的時候。”

“它會先是手攀着井口上來嗎,還是頭先露出井面”,李肅現在考慮的就是,貞子它會不會在最後即將出井的時候先把手伸上來,然後再是頭髮,還是說,貞子它在即將出井的時候,身子還在井裏面。

但頭髮那時候就已經先出來了,這兩種可能,可能性都比較大,感覺,就算是手臂先出來,但接着馬上頭髮也會跟着出來了,反之則是,就算頭髮先出來,緊接着手臂也會馬上就出來,所以,這種情況是最不好去判斷的。 雖然是在任務世界裏,但其實天空也是和現實世界一樣的,也是藍天白雲,也有白天黑夜,現在的時間差不多是下午四點左右,一時天倒還不會黑,但總會有黑夜來臨,只是早晚的事情。

李肅、蘇芯琪、南宮梓夕、楊雅錦、宮澤鈴子,五人此時依然還在回答着《怨鬼考卷》裏的題目,“選乙,乙會是正確答案嗎”,李肅在心中一直猶豫不決,畢竟只有一次選錯的機會。

李肅他不想這麼快就用掉,剩下還有多少問題,李肅他不知道,蘇芯琪等四個女生也不知道,但李肅他知道,儘量不能選錯,所以,一定要三思再三思,乙選項是手臂,李肅他認爲應該是手臂。

至少,手臂的可能性是最大的,頭髮雖然說,可能性也很大,但李肅他覺得,手臂的可能性還是要比頭髮先出來的可能性要大一點,最終,李肅還是認爲,答案就選乙了,“我們選乙吧。”

在徹底決定好了以後,李肅向大家說道,“好,那就選乙吧”,蘇芯琪表示,這次還是一樣的聽李肅的,至於到底是不是正確的答案,那也只能是聽天由命了,如果錯了,就還有一次機會。

“我們選乙”,這次李肅他照樣還是對着天空說道,沒什麼不同的天空,但卻是另一般“風采”,“回答正確,接下來任務參與者蘇芯琪、南宮梓夕、楊雅錦、宮澤鈴子、李肅,五人將繼續回答怨鬼考卷第六題。”

“《怨鬼考卷》第六題:貞子平時穿多大的胸罩,甲:筆罩,乙:色罩,丙:迪罩,丁:一罩,任務參與者請作答,任務提示:《怨鬼考卷》一共十題,回答完全部的題目之後,所有任務參與者可以回到小房子裏。”

幸好,第五題最後還是回答正確了,那麼接下來還剩五題,“回答完全部的題目,可以回到小房子裏,那麼,意思是不是在說,小房子裏是絕對安全的呢”,李肅很仔細的想着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的每一個字。

“咦,又是這種問題,感覺好惡心”,南宮梓夕看來是不怎麼喜歡這種類型的題目啊,甚至是,有點反感,當然,估計是個女生,都會感到反感吧,幸好李肅他不是女生,所以,這道題目看樣子也得由他去思考了。

“一共只有十道題目,我們已經回答了五道題目,那麼也就是說,剩下的還有五道”,蘇芯琪想的是,越快回答完題目就越好,因爲,再過一下貞子它就要從井裏面出來了,時間是不等人的。

必須得抓緊時間了,相信蘇芯琪她也已經看出,回到小房子裏是安全的了,只要在貞子出來之前,回到小房子裏,那麼應該就不會有事了,蘇芯琪她覺得是這樣,不然的話,貞子一旦出來了。

自己等人直面貞子,絕對就是必死無疑的下場,那和回不回答完問題,又有多大關係了呢,小房子是安全,這個是絕對的,但問題就是,李肅他們不能一直待在小房子裏,一旦有其它任務發佈。

是需要李肅他們回去的,那麼他們就必須還是得出去,應該是爲了遊戲的平衡和刺激,所以才設有小房子這個存在的吧,應該就是這樣沒錯,李肅和蘇芯琪二人都已經想到這方面來了。

最主要的還是,在它發佈第六題的題目之後,又發佈了一個任務提示,不然的話,李肅和蘇芯琪他們二人也是無論如何都猜不到的,不過,由此看來,李肅倆的智慧都不低,僅僅是一個任務提示。

他們就知道,接下來需要儘快的去完成任務,和小房子是絕對安全的這兩點,“小房子應該是安全,只要我們在貞子出來之前進到小房子裏去,那我們就沒事了”,李肅覺得,還是有必要和大家說一下。

“嗯,沒錯,我剛纔也想到了這一點,小房子應該就是給我們避難用的,只是,我們不能一直待在裏面”,蘇芯琪不僅僅想到小房子裏是絕對安全的,她還想到自己等人不能一直待在裏面,要不然就萬事大吉了。

答題,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緊答案,貞子應該在十多分鐘之後就會出來了,而留給李肅他們的,還有五道題,馬虎答案也是不可以的,一旦答錯兩題,那麼就會死得更快,到時候都不用等到貞子它來動手了。

在貞子還沒出來之前,李肅等人就死了,所以,還是好好認真的答題吧,“那個,不是我好色,也不是我耍流氓,我先說好,這是問題的需要,如果接下來我有什麼問得不對的地方,請你們多多見諒。”

李肅覺得,還是有必要先和幾個女生說明一下,要是萬一接下來問的不好,問得不對,當然咯,李肅他主要還是怕南宮梓夕生氣,像蘇芯琪、楊雅錦,她們倆還是明白現在處境的,知道自己不是故意的。

但南宮梓夕她,她可不管李肅是不是故意的,總之,李肅只要敢亂問,那麼她就一定會給李肅一個白眼,然後讓李肅他自己慢慢去體會,哎,不同的女生,雖然說,都是女生,但在某些事情上面。

不同的女生,看待事情還是不同的,就比如蘇芯琪和南宮梓夕她們倆,她們倆一個很明白李肅,很懂李肅,一個則是小女孩性格,還加一點任性,哪怕就是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在無限流恐怖驚悚小說世界裏面。

她也還是一樣,最可怕的還是,她們倆的年齡,竟然還是一樣大,都是十八歲,同樣的年齡啊,卻是差別這麼大,到底是環境影響了一個人,還是性格影響了一個人,還是環境影響了性格然後變成南宮梓夕她這樣。

又或者是蘇芯琪那樣,性格能不能影響環境,也許可以,但是,超級難,基本上不可能實現的,我們每個人都只是這環境中的一個,一般來說,我們只會被環境影響,而無法去影響到環境,這正是應了勢單力薄那句話。 事情說起來,有時候也是很奇怪,李肅他只不過就是在牀上睡了一覺,然後醒來就到了這什麼無限流恐怖小說的世界裏,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根本沒有任何的徵兆,就進來了。

南宮梓夕她只不過也是到外面世界去遊歷幾年,結果,纔剛剛出來就遇到了這種事情,真的屬於很不幸的那一種了,蘇芯琪她,是正準備去調查一件事情,結果在路上就突然的被選中了。

之後到了小房子裏,不過她沒過多久就甦醒了,楊雅錦她是因爲在家裏不好玩,也感到有點鬱悶,於是走了出來,沒想到纔剛出來沒多久,就碰上被選中,運氣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

宮澤鈴子她倒是幾人中最倒黴的那一個,因爲,像李肅、蘇芯琪、南宮梓夕還有楊雅錦,他們好歹還是在自己的國家裏,被選中的,宮澤鈴子她一個外國人僅僅只是來旅遊,結果就被選中了。

還是身在他國,要不是知道說李肅他們國家的話,不然,就連交流都沒法交流了,之前的時候,李肅他們就已經發現自己的手機不在身上了,李肅他是因爲在睡覺,所以,手機自然是不能放在身上。

但蘇芯琪她,她是的的確確將手機帶在身上了,結果現在不見了,不知道去了哪裏,不曉得如果有機會回去的話,它會不會賠一個手機給蘇芯琪她,能賠當然是好事,但如果不能,那也是沒辦法了。

總不可能向它去要吧,蘇芯琪她也沒這個打算,要是能夠活着再回去,就已經心滿意足了,如果連生命都無法保證了,那麼,要手機又有什麼用,自然,不可能爲了一個手機而去煩惱了。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緊答題,因爲貞子它很快就要出來了,剩下還有五題,最主要是不能錯,所以,答題的速度也是不能求快,萬一答錯兩題,那一切就都是白搭了,李肅他不想因爲這樣死掉。

“我想問你們一下,你們覺得會是多大”,李肅心裏是這樣想的,他心想,蘇芯琪、南宮梓夕還有楊雅錦她們,她們都是女生,應該會比較瞭解一些,畢竟李肅他是男生,他對這方面還是有點不太懂。

甚至就是,根本不懂,而蘇芯琪她們,她們可是每天都要穿在身上的,那麼自然是要很懂纔對,就算不是很懂,也應該會比李肅懂得多,所以,李肅還是決定先問問她們,儘管接下來可能會遭到鄙視。

但還是不得不問,也許問她們,馬上就能知道答案了,但是,她們會回答嗎,果然,就連稍微成熟一點的蘇芯琪,這時也是顯得有點扭扭捏捏的了,她臉開始紅了,可能是因爲李肅問得太直接了。

一時有點緊張和害羞,南宮梓夕和楊雅錦她們倆,她們倆就更加不用說了,兩個人都是一副不想開口說話的表情,甚至,南宮梓夕她還有一點鄙視李肅的意思,不過,她沒有說出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們會這樣,哎,算了算了,還是不問你們了,免得你們一個個都不好意思”,李肅看到蘇芯琪、南宮梓夕、楊雅錦和宮澤鈴子她們四個女生的表情,就知道她們肯定是不會說的了。

那麼,再問又有什麼意思呢,乾脆還是不問了,自己一個人想,“這樣,你看行嗎,我給你說一下,我穿的是多大,然後你再去猜測貞子它穿的是多大,你看,這樣行不行”,就在李肅已經準備放棄的時候。

蘇芯琪她突然這樣說道,“太好了,其實是太好了”,有真人在面前作對比,那麼,自然是容易想象一點,也容易猜到貞子它到底穿多大,不過,聽到李肅他說太好了,南宮梓夕一時又鄙視了李肅一眼。

但李肅已經不放在心上了,畢竟南宮梓夕她可能是對這種話題反感,並不是對自己反感,那麼,有什麼好去生氣的,李肅他不喜歡生氣,所以,他也不會生氣,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趕緊把正確答案猜出來。

蘇芯琪她都已經答應幫忙了,應該會有個具體的答案,“我的是色,你看看,感覺貞子會是多大”,蘇芯琪已經把自己的那裏稍微明顯的給李肅看了,然後也告訴他,自己穿的是色,那麼接下來。

就看李肅他的回憶了,當然,過了這麼久,李肅他必須得好好的回憶一下,不然,還是不能準確的猜到,電影裏,貞子出現的鏡頭也不算很少了,但是,對它身體的細微播放,還是不多。

所以,李肅他根本就不好去具體的猜測,只是把蘇芯琪她和貞子作比較,但是,不管怎樣,李肅他都無法確定,“按道理說,貞子它不可能會是一,所以,丁選項應該是可以排除掉了。”

這時,李肅他還是決定用排除法來選擇正確答案,“但是,甲選項、乙選項和丙選項,我感覺都有可能,也許它的比蘇芯琪要大,也有可能比蘇芯琪她的小,主要的是,貞子它穿的衣服太大了。”

名門攻略:淑女請君入甕 “不像蘇芯琪她這樣,能夠看個具體的”,聽到李肅這麼一說,蘇芯琪她心裏是很後悔給李肅看了,沒想到李肅他說話說的這麼直白,人家好歹是個女孩子,就不能稍微的委婉一點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