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也許他的武功沒有西門吹雪高明,他的性格也沒有花滿樓那樣完美,但他五湖四海都有朋友。因爲很少有人能不被他的笑容所感染,也很少有人能不欽服他灑脫的性子。

陸小鳳此刻正悠閒地飲着小酒,他的身邊還有一個用油紙包起來的香噴噴的烤雞,他打算等會兒再享用。

然而下一瞬間,他忽然感覺到了樹林間發出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再然後,就是一股寒烈懾人的劍意在林間無聲蔓延,森然的殺氣蘊於其中,像是即將噴薄而出的萬道岩漿。

——這樣強大的殺氣……會是誰?

陸小鳳還是繼續保持着喝酒的動作,一雙靈動的眼睛已經朝殺氣最濃的地方看去。

窸窸窣窣的聲音又響起來了,像是在人心裏滑下一道道刻痕似的。陸小鳳微微蹙眉,覺得聲音發源地和殺氣發源地隔得很遠。看來,散發殺氣的弄出聲響的並不是同一個人。

陸小鳳凝神以待,他專注地聽取四方的動靜,卻再沒有聽到那個古怪的聲響。只有那無處不在的殺意,如刀似劍似的刺入人心,一如既往的森寒冷冽。

一片枯寂的黃葉隨風而落,陸小鳳看似悠閒地望着眼前慢慢飄落的黃葉,卻在葉子落在他胸口的高度時如流星般出手,夾住那落葉。而下一瞬間,落葉已經如離弦的箭矢一般,“咻”的一聲飛向那剛纔發出聲音的樹叢間。

陸小鳳決定先逼迫一個人出來。

一陣蹌踉的腳步聲發出過後,那殺意猛然暴漲,如破冰而出的激流一樣,肆虐一切。

一道白影如飛鳥般沖天而起,清冽的龍吟聲過後,便是一道吞吐日月的劍光,以泰山之勢轟然落下,周圍的空氣都似乎在這一刻凝滯。劍芒過處,一陣淒厲的慘叫聲滑過天空,地上卻不見受劍之人。

這樣比星辰還璀璨的劍光,陸小鳳只在西門吹雪的手上看到過。由於那人低着頭,陸小鳳看不清他的面孔,但又覺得那人不像是西門吹雪,倒更像是——紫禁之巔裏的一抹孤魂。

——怎麼可能?那個人明明已經不在了。

他搖搖頭,自嘲地笑了笑,將腦子裏的胡思亂想徹底驅走。想完,他便想上前一看,看看這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好像迴應着他心中的疑惑似的,那白衣人朝着陸小鳳驀地一擡頭。

陸小鳳只覺得全身血液都在這一刻凝固了。

那人寒星般的兩點深瞳在昏暗的樹林間彷彿穿透紛繁塵世,直達人心深處。那人臉上有如冰霜般傲然冷峻的神情,淡淡地一瞥,卻像是遠古帝王俯瞰神州大地。執劍長立間,透出些仙人般曠達高遠的氣息,高貴而冷漠,令人不可逼視。

陸小鳳身體一顫,他瞳孔皺縮,靈魂深處彷彿有什麼炸裂開來,轟雷似的嗡嗡作響。

他聲音蒼茫,如夢囈般地說道:“葉……孤城。”

那個已經湮沒在風起雲涌的江湖中的名字,終於在這一刻,重見天日。

———————————————————————————————————————

李沐追殺的這個非法穿越者擁有隱形設備,能夠與周遭環境完全融爲一體。他只能靠着聽力追蹤那人的位置。在這窮山惡水間,他已經不眠不休地追了那人兩日。中間因爲那人扔出來的各種超時代武器,李沐也受了些傷。

那人在遇到陸小鳳之後躲藏起來,也許是想利用陸小鳳牽制他。但主角光環再猛也護不了他,李沐最後終於一劍飛仙了結了他。

可現在,兩天的不吃不喝再加上身上的傷,李沐的腹部已經有些隱隱作痛了。而在這時,周圍那股烤雞香味就顯得格外誘人了。

他擡眼望向陸小鳳,趁他還處於呆若木雞狀態,就一劍刺了過去。

陸小鳳猛然驚醒似的,已然動用靈犀一指,卻沒有夾住那劍。

因爲那劍鋒帶的殺意很淡,只是威懾性地停在了陸小鳳身前。

萌妻V5:總裁要抱抱! 陸小鳳這才發現李沐的面色有些不正常的泛紅,呼吸也有些粗重,那白衣上更是沾了些點點紅梅般的血。

李沐望向陸小鳳,聞着烤雞的香味,眼神忽然炙熱起來。

“陸小鳳,你……”李沐看見陸小鳳驚訝莫名的神色,心知不妙,連忙垂下劍鋒。再看向陸小鳳時,他的眼神已經恢復往日的森然幽寒。隨即,李沐聲音漠然道,“有食物嗎?” 綜影視穿越司職員奮鬥記

【還真是夠客觀的啊,你連自己都懷疑上了。】李沐苦笑。

【也沒什麼值得驚訝的啊,我一直出沒武俠分區,幫玖姐處理檔案,說我有可能泄露信息也不爲過。】錢小淮的聲音含了幾分戲謔和嘲弄。

【不過你是挺可疑的,我又有什麼值得懷疑的呢?】李沐搖了搖頭,然後輕輕扶住額頭道。

【你嘛……從第三者的角度來看,你是因爲被區長無端壓迫多年,所以懷恨在心,勾結外人給區長下絆子。】

【不錯的理由嘛,連我都要開始懷疑自己了。】李沐笑得越發歡暢,但那笑意中間卻隱隱含着不易察覺的惆悵和惘然。

【唉,說來說去,你爲什麼不學學馮蕪香、樑純和王思意他們?他們當初也是在武俠分區乾的,受不了區長的高壓政策就轉到我們魔幻分區來了。現在還混得挺好,都在假期中呢,哪像你啊?】

【你說的倒是容易,他們全都是走關係進來的,想出去也可以靠背景謀個好職位。我算什麼?】李沐苦澀入腸地一笑,捲起無限哀婉和蒼涼。【我毫無背景關係,轉區了就要從底層幹起,在武俠分區,我好歹還算是資深員工。】

【呵,不過你也別喪氣,我有種預感,你的苦日子就快要到頭了。】錢小淮笑道。

【得了吧,這種話我聽你說過不下十遍了。】話雖如此,但聽到友人的安慰,李沐的眼中的幽寒之意還是逐漸退去。

【我也仔細想過,區長不是因私忘公之人。他封閉了這個世界,總體來說也對我的任務有利。】

【哦?你說說看。】

【本來我還擔心打草驚蛇之後,穿越者會逃竄到別的世界。現在嘛,她們已經是甕中之鱉了。我也不必束手束腳的。】李沐黑眸中一絲流光閃過,隨之而來的是暴漲的殺意之焰。

———————————————————————————————————————

凌小刀端坐在一張梨花木做的椅子上,一雙琉璃美目從身前之人身上慢慢掃過。

“千面張,你的易容術還真是出神入化啊。”她望着眼前與冷血長得一般無二的男子,曼聲笑道。

千面張陰笑道:“多謝凌姑娘謬讚,小人愧不敢當。”

“你聽好了。”凌小刀的眼神陡然如刀鋒般凌厲起來,“我已經約了藍若飛在樹林間見面,你只需假扮冷血慢慢追殺她就行了。”

“慢慢?”千面張不解道。

“是啊。”凌小刀的笑容越發地詭譎陰冷,用令人發寒的聲音說道,“她不會獨自一人去赴約。你要記住,讓跟她一起的人看見扮成冷血的你在追殺她。”

“您是想殺了她,然後嫁禍給冷血?”千面張恍然大悟。

首席獨寵萌寶歸來 不。”凌小刀的眼中閃過一絲不甘,口中恨聲道,“不能殺了她,我只要你給她服下毒藥,讓她一直昏迷就夠了。”

“小人明白。”千面張的笑容有些陰測測。

凌小刀盈盈起身,眼中陰寒之色甚至比千面張更爲濃厚。她望向窗外泛着不詳的猩紅的殘月詭譎而無聲地笑了。

冷血被這麼一栽贓,無情公子恐怕還要在京城多呆上一陣時間。那我的機會就來了。

———————————————————————————————————————

這夜是燈會,神捕司裏的人大都出外賞燈。

李沐也正要出去,卻看見冷血一人在院中煢煢獨立,顯出無盡蕭索孤寂之意。

“今夜燈會,你爲何不出去和大家一起賞燈?”李沐上前一步,眼中閃過淺淺笑意,道,“身爲神捕司的一員,你應該多和大家一起相處纔對。”

冷血望了他一眼,淡淡道:“這是你的要求?”

“要求?”李沐微微蹙眉,道,“不算是要求,只是這麼做對你有好處。”

“是要求,我才答應。”冷血的聲音一如往昔般冷漠而寒冽。

“我不會勉強你,你自己隨意吧。”李沐無奈地看着這個倔強冷峻的男子,稍微讓步道,“反正大家都出去了,神捕司有人看着也好。”

李沐出去之後,又回望了冷血一眼。那道身影似乎已經完全融進夜色中,被分隔在世界之外,冷硬異常。

——這樣冷漠的性格,真不知道原劇中的他是怎麼愛上小刀的。

李沐微微一笑,便大步流星地離開了。

———————————————————————————————————————

李沐蒙着面紗在街上走動,倒也引起不少閒人的注意。不過他走着走着,想起那日逆水寒世界的燈會,又不覺心中悵然。

——不知道那傢伙怎麼樣了。

傲嬌老婆有點萌 他這樣想着,卻無意間看到了藍若飛身邊的一個跟班和藍天幫的幫衆在說話。

那個跟班的神色匆忙而不安,對幫衆將藍若飛與人約定相見的事說了出來。說完,他還不無擔心地說道:“小姐說不會超過一個時辰就會回來,可現在一個時辰就快到了。”

“你這蠢貨,小姐說不定是在偷會心上人,你在這裏瞎操什麼心。”這是幫衆的笑罵聲。

李沐心中一動,便不動神色地離開那羣人,朝藍若飛所在的樹林走去。

等他走到時,藍若飛和她的另一個跟班都已經昏迷不醒地倒在地上。

李沐探了兩人的鼻息後, 便稍稍猶豫了一下,用戴着改良版索魂戒的手指觸碰了藍若飛的身體。

戒指的寶石閃過一絲亮麗的幽光,隨即,歸爲沉寂。藍若飛身子顫了一下,卻仍是在昏迷。

見她沒有斷氣,李沐稍微舒心了點,他一直有些擔憂區長推薦的產品的功效,所幸,這次還算是靠譜。

但他剛想離去,忽然感受到樹叢中一道炙熱的視線,心神大驚,手中就是一道飛刀射了出去。

一道迅疾如閃電般的流光過後,李沐看到樹叢突然被一陣詭異的紅霧給包圍。

——靠!煙霧彈!

李沐不敢靠近,畢竟他不確定這煙霧是否有毒,只能眼睜睜着看煙霧逐漸擴散開來。不用想他都知道這回是追不到人了。

———————————————————————————————————————

第二天,藍若飛被偷襲乃至昏迷不醒的消息傳遍了京師的武林。

藍天幫堅持認爲是冷血偷襲了藍若飛,還派人來神捕司索要兇手。

“諸葛先生,你的好徒弟乾的好事!”藍天幫幫主藍破天朝諸葛正我怒吼。

“藍幫主稍安勿躁,請問你確定看到的人是冷血嗎?”諸葛正我不疾不徐地笑道,然而藍破天看來這溫和的笑容更是心生火起。

“絕對是他!”藍破天雙目圓睜道,“冷血以前就是凌落石的殺手,說不定他仍是心念舊主,假裝投靠神捕司,實際上還在爲凌落石這個敗類做事!”

諸葛正我只得露出一絲無奈的苦笑,他朝一旁靜靜思索着的無情說道:“無情,你先去把冷血叫出來吧。”

無情輕輕點頭,便朝冷血的住處去了。

李沐本在院中搗藥,看見了面色不善的無情,便出聲問了緣由。無情坦然告之,李沐則是有一股寒氣從腰間竄上,心神動盪。

——不對啊,難道那個被我飛刀擊中的人是藍天幫的幫衆?一個幫衆怎麼會有這麼強的隱匿能力?又怎麼會有煙霧彈這樣的高科技武器?

他越想越怪,渾然不知事情與他心中所想乃是千差萬別。

“仲醫師,你在想什麼?”無情蹙眉道。

“啊,沒什麼。”李沐趕緊回神。

“說起來也奇怪,藍天幫的人一定要說是冷血偷襲藍若飛的。”無情意味不明地笑了笑,道,“可我覺得,也許他們是看錯了人也說不定。”

“看錯了人?”李沐覺得無情已有所指。

“是啊,如果是和冷血長得很像的人在行兇,那他們當然以爲會是冷血了。”無情一挑劍眉,對上了李沐的一雙清瑩雙瞳,笑道,“仲醫師,在下有個冒昧的請求,你可以不答應。”

“是什麼?”一種帶着死寂的不祥感在李沐心中游走。

“我曾經說過你的眼睛和冷血的很像。”無情淺笑道,“其實我也很好奇,你的長相看起來會不會也和冷血很像?”

“你……”李沐的瞳孔驟然暴縮。

“我知道仲醫師不想讓人看到自己被火燒傷的面容。”無情低頭,聲音悵然道,“但是,爲了解除無情心中的疑惑——”

他擡起頭,一字一句道:“可以,讓我看看你的臉嗎?”

作者有話要說:上個番外的最後我要修改一下下,但索,囧還是會很囧的。 重返陸小鳳番外之天外囧仙(二)

?陸小鳳瞳光渙散,眼神迷離,機械性地向把頭向旁邊一轉,李沐便順着那方向找到了油紙包裹着的烤雞。?

見李沐徑直走去,陸小鳳終於按壓不住心中萬千波濤的洶涌澎湃,出聲問道:“葉孤城,你究竟……”?

哪知李沐竟然頭也不回地向陸小鳳撒去一陣白粉。突遭襲擊,陸小鳳猝不及防,一雙眼睛滿是不可置信地睜得老大,終是無力地倒在地上。?

李沐淡淡地瞥了一眼陸小鳳,又收回目光轉而去完成充電大業。他剛纔灑出的白粉名叫夢幻迷粉,是穿越司的中級產品。陸小鳳醒來之後,只會當自己做了一個荒誕離奇的怪夢。就算他心中有疑惑,也不會對李沐產生多大影響。因爲葉孤城死而復生這種事情實在太過聳人聽聞。沒有十足的證據,陸小鳳不敢到處說什麼。?

因爲這些穿越者屬於走私違禁品型罪犯,身上總會帶有些超時代的東西。雖然增加了追捕難度,但也方便了穿越司根據違禁品發出的電磁信號進行追蹤。所以,消滅完烤雞後,他打算接着追殺下一個非法穿越者,便匆匆離開了樹林。?

———————————————————————————————————————?

陸小鳳從混沌中悠悠醒轉,睜開眼時,身邊早已沒了那道白影。他悠閒地伸了個懶腰,回想起剛纔的“夢境”,嘴角不由得蔓上了一絲自嘲的苦笑。?

——真是古怪,我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睡着的,還居然夢到了葉孤城。說出去真是要叫人笑掉大牙。?

陸小鳳搖搖頭,準備細細享用必仙局出產的烤雞,卻在看到那油紙裏四散的雞骨頭時凝住了嘴上的悠然淺笑。?

我剛纔,有吃過烤雞嗎??

———————————————————————————————————————?

李沐又腳不停步地趕了一夜的路,終於到了一個集市,便隨便找了家客棧主住下。爲了不惹人注意,他還特意收斂身上的劍意。?

在房間裏歇下時,他叫小二搬來了浴桶。浸潤在溫暖的水中,四肢百骸都流出舒暢的氣息,李沐露出了與殼子氣質極其不相符的懶散表情,幾乎想發出一陣舒服的呻吟聲。?

【李沐,我有事找你。】耳邊傳來了玖姐毫無情緒起伏的呼叫聲,差點嚇了李沐一跳。?

最虐的宮廷復仇愛情:冷月如霜 【有什麼事非得在這時候找我?】在泡澡中被攪擾的李沐在心中無奈道。?

【你頂着葉孤城的殼子,無非是想利用他超強的武力吧?既然是這樣,那你還會特意去維護葉孤城的冰山形象嗎?】楊玖的問題令李沐有些沒頭沒腦。但他出於對前輩的尊敬,還是略微思索一下後,認真道【凡事都要順勢而爲。我來此不過是追殺走私犯,沒必要也不應該繼續表現成冰山。葉孤城雖然在世人眼中已是死人,但仍舊逃不出謀逆欽犯這個罪名。要是讓別人覺得葉孤城還在世,我的麻煩只會越來越多。】?

【你考慮的很現實,也符合任務的要求。只是,我前些天接到一個委託。要完成這個委託的話,我需要你的幫忙。】楊玖的聲音依舊清冷而寒冽,但卻隱隱含着不詳的氣息。?

【是什麼?】?

【說到委託,我要先和你說明一點。葉孤城的殼子上被我安裝了全景監視器。】?

【……什麼!?那我剛纔脫衣服你也看到了?玖姐……你究竟想幹什麼?這是打算日夜監視我嗎?】李沐驚駭異常,心中波瀾漸起。?

【我沒有看到剛纔的東西。還有,如果我打算監視你就不會告訴你了。】楊玖淡漠道,【事實上,有人想知道如果重生的葉孤城再回到陸小鳳世界會是什麼樣的情景。所以,我會用監視器把你身邊發生的事情全都錄下來,然後剪輯成一個視頻文件交給她。?

【誰這麼無聊啊!?想看這個不是可以去看《重生之我是葉孤城》這種同人文嗎!?玖姐你這是自作主張,我可不會配合。】李沐聽不懂最後一句話蘊含的深意,但也看出這不是什麼容易的差事。?

【我不會讓你白做的。委託完成後的酬金有六位數,我會給你三成。】楊玖清冽無塵的聲音在這時候忽然變得充滿誘惑力。?

【我真的很累了,假期生活沒過多久就做這做那的,身心俱疲啊……】李沐在心中有氣無力地說道。?

【三成五。】?

【哎,稍微有點恢復元氣了,但還是有些累啊。】李沐的聲音還是有些疲軟。?

【四成。】?

【我還是覺得先去過假期比較好,這件事可以以後再說嘛。】?

【一口價四成五。】?

【說吧,玖姐你要我幹什麼?】李沐立刻精神抖擻,雙眼放光地問道。?

【其實也很簡單,只要你在追殺走私犯的過程中維持好葉孤城的冰山形象,也不要特意躲避以前的老熟人就行了。】?

【……我應該不用昭告全天下人葉孤城又回來了吧?】?

【這麼做你就是找死了。】楊玖漠然道。?

【那你能不能給我個具體目標?“不要特意躲避老熟人”這句話爲什麼聽起來這麼模糊呢?】?

【順其自然就行了,不過,你不必承認自己是葉孤城。還有就是,委託人希望你能把鬍子剃掉。】?

【好吧,那我邊追殺邊完成委託吧。】?

楊玖聽完後便切斷了聯絡,只是那嘴角上掛起的一抹詭譎叢生的陰笑始終揮之不去。忽然,旁邊的電話鈴響起,她輕輕接起,面容頓時嚴肅起來。?

“事情已經辦妥一半了。”楊玖肅然道,“放心,我雖然沒有直接跟他說想要西花葉或者陸葉BL視頻,但也已經提出足夠多的要求了。李沐這傢伙腦袋不開竅,但完成任務的能力很高。?

電話那頭不知又傳出了什麼信息,楊玖嚴峻的面孔上逐漸顯現出幾絲狂熱的神色。?

“很快我就會成爲武俠分區的區長,到時候這個區就是國際腐盟的了。”她往日裏淡漠如冰的聲音也帶着幾絲炙熱的氣息,“我會爭取培養有潛力的女孩,淨化她們的思想,壯大革命的隊伍,早日推翻舊世界的統治。請仙俠分區的同志也共同加油。”?

———————————————————————————————————————?

李沐百無聊賴地躺在軟牀上,幾乎不想起來。?

他本不想扮演禁慾系男人,但又抵擋不住玖姐糖衣炮彈的攻勢,只能自己吞下苦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