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也許是因爲我第一次來這裏,好多東西都還沒見過,就感覺特別的好玩和好看。

看到一樣東西就想要,但是仔細想想,自己來這裏是爲了找東西的,而不是來買東西的。

逛着逛着,忽然看到了一個攤位上,竟然有一個荷魯斯之眼的模型。

我立馬上期把這個模型拿在了手中,然後問老闆這個多少錢,老闆跟我說了一個價錢,數字我是聽懂了,可是這貨幣的單位,我卻沒聽明白。

烏姆在另一個攤位上看着,我喊了她一聲,想要她給我做下翻譯。

等烏姆過來之後,我才知道,原來這個荷魯斯之眼的模型只要10埃鎊,10埃鎊也就相當於人民幣8元,不是很貴,掏出錢就打算給他,卻發現我口袋裏裝的全部都是人民幣。

在這裏,人民幣相當於廢紙,烏姆好心幫我付了錢,我連忙說了一聲謝謝。

買了這個模型之後,也沒逛多久,烏姆說時間差不多了,可以回去了。

我們手牽手準備回去了,還沒走出幾步呢,口袋中剛買的荷魯斯之眼竟然被人給偷走了!

小偷從我的身邊一閃而過,我警惕性地摸了下自己的口袋,才發現荷魯斯之眼沒了。

“抓小偷!”我大聲喊道,並且跟着那個小偷快速跑了起來,雖然這只是一個模型,但是我也不想弄丟! 從小偷的背影看上去,他應該是個小孩,他跑起來的速度很快,但是我長跑冠軍的名號也不是浪得虛名的,緊隨其後,一直跟着。

小偷跑了一段路之後就朝後面看了下。發現我還追着他,就繼續跑着。

又過了一會,小偷看上去快要跑不動的樣子了,我又加快了速度,都快要追上他了。

跨大了腳步,三步並作兩步,一下就抓住了這個小偷的衣領,然後死死地拽着他的領子,另一隻手抓着他的一直肩膀,一下就把他給撂倒按在了地上。

“放開我,放開!”奇怪的是,這個小孩說的竟然是中國話,我驚訝地朝這個小孩的臉看去。膚色是有點黑,但是他的黑和埃及人的黑還是有點不一樣的,是黃種人在太陽曬多的情況下才變得這麼黑的。

雖然他的嘴巴里一直喊着讓我放開他,但我還是沒有按照他說的去做。

還帶上雙腳壓住了他的身體,爲的就是不讓他逃掉。

“把荷魯斯之眼還給我!”我伸出手就問小孩要荷魯斯之眼,在他聽到我跟他要荷魯斯之眼後,趕緊就把手放到了自己的衣服裏面。死都不肯拿出來。

他不給我,我就自己拿!把手伸向他的衣服,然後開始在他的口袋裏搗鼓了。

摸了一圈,沒有,乍一看。原來是被他給摸出了口袋,伸手就要去奪回來,沒想到這個小孩這麼頑皮,意識到我要去拿了之後,隨手就把荷魯斯之眼的模型給朝遠處扔去。醉心章&節小.說就在嘿~煙~格

我看到荷魯斯之眼被拋得遠遠的,心中也是一驚,趕緊鬆開了這個小孩,然後朝遠處跑去,等我跑到之後,才發現這根本就不是荷魯斯之眼的模型。

再看向那個小孩的時候,他早就跑得沒了蹤影。

我用力地在地上踩了一腳,竟然上了一個小孩的當,也怪自己太心急了,竟然在沒有看清楚的情況下就鬆開小孩,跑來撿這個假東西。

最後還是按原路返回。烏姆依然在原地等着我,看到我回來了,她趕緊就上前來了,抓着我的手臂問我怎麼樣,東西追回來沒有。

我沮喪地搖了搖頭,烏姆安慰我說大不了再買一個就好了,反正也不是很貴,她不知道的是,當時攤位上只有那一個,沒有第二個了。

我說還是先回去吧,現在走回去的話,也差不多就到晚上了,一個人在他鄉,最好不要在夜裏活動,萬一遇上個什麼事,都沒人會知道出事了。所以我還是趕緊早早地回去了,回到賓館比較安全,而且還有神祕人影總會出現,也不知道這個人影是誰,他想要幹什麼。

一路急匆匆地趕到了賓館,烏姆說想進我的房間看下,我也不是很在意,很快就答應了。

我帶着烏姆進了我在賓館住的房間,一進去,烏姆就十分好奇我房間裏貼的那些黃符都是幹什麼的。

我差點忘記自己在房間裏貼了那麼多黃符的事情了,看到烏姆好奇地想要伸手去碰,趕緊上去阻止。

“誒!烏姆,別動,那些都是神符,只要有它們在,什麼妖魔鬼怪都進步了這個房間。”我誇大其詞地和烏姆說道,她竟然也信了我說的,一臉吃驚的樣子,還說這麼好的東西,能不能也給她幾張。

我也想給,可是霍逸軒給我準備的黃符很少,我怕後面還會派上用場,也就不打算給烏姆了。

只好以沒有了的藉口跟烏姆說了一聲抱歉,不能給她。

烏姆也沒介意什麼,說這麼厲害的東西,少也是正常的,要是我不介意的話,就讓她在牆上撕下一張拿回去留作紀念也好。

我想着既然烏姆這麼想要,拿下一張也沒什麼關係,於是就答應了下來。

烏姆現在就站在窗口邊上,她伸手就往窗口上一撕,上面的一張黃符就被她給撕了下來。

烏姆的手中拿着黃符,心中別提有多開心了。

“小叨,謝謝你,送給我這麼珍貴的禮物,我一定會好好收藏的!”烏姆的臉上露出了甜美的微笑,說得我都感覺不好意思了。

拿了黃符沒多久之後,烏姆就說時間不早了,她要趕緊回家了。

我也沒有留烏姆,因爲我這裏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招待她的,還是讓她回去吃晚飯的比較好。

等烏姆走後,我就自己隨便吃了點東西解決了。

很快就到了晚上八點,我跟往常一樣進了浴室去洗澡。

溫水從頭往下衝了上來,四周特別安靜,只有水嘩啦啦地拍打在地上的聲音。

啪地一下!是窗戶玻璃碎了的聲音,我趕緊圍上了浴巾,連拖鞋都沒穿就跑了出去。

等我來到浴室外面之後,就看到我房間唯一一扇窗的玻璃,碎了。

然後沒多久,門外就有人在敲門,我走到了門口,用貓眼看向了門外,並且問是誰來了,外面的人是個男的,穿着一身服務員的衣服,頭低着,根本就看不到他的臉。

“服務員,聽到有玻璃碎的聲音,於是就過來看看。”我想了一下,最後還是開門了。

服務員進來的時候,手上還拿着打掃的工具。

看到滿地的玻璃碎渣後,他走到了窗戶邊上,就開始不緊不慢地掃地了。

掃完之後,他就出去了,走之前還跟我說,這窗戶,今晚怕是不能修好了,等會他去儲藏室拿個紙板來幫我擋下風,到了明天白天的時候再過來修。

我聽了之後就說好,他離開沒多久,就帶着紙板又來了,這次他幫我把漏風的洞給堵上了,做完這些他立馬就走了,也沒多呆一會。

在關上門之後,我就又進了浴室,繼續洗澡。

一切都洗漱完畢後,鑽進被窩就睡覺了。

可是心中卻有一種不安,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就是感覺空蕩蕩的,好像忘記了什麼事情。

睜着眼睛想了很久,也沒想到是什麼事情,最後還是閉上眼睛開始睡覺了。

很快我就進入了睡眠狀態,而在這睡眠狀態的時候,我卻聽見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我偉大的王妃啊!你終於來到埃及了,請用你身上的梳子在你的頭上梳三下,然後你就可以看見我了。”這個聲音,我好像在哪裏聽到過,而她說的梳子,難道是那把嗎?

在賭場門前說話很奇怪的那個老奶奶,她好像給了我一把梳子,當時我收下後,把它放進行李箱了。

可是現在梳子應該不在我的身邊纔對。

我想了一下,然後想要跟那個聲音說這件事,而她卻在我之前又跟我說,梳子現在就在我的衣服兜裏,我下意識地去摸了摸,果然在我的衣服兜裏。

我把梳子給拿了出來,按照她所說的,在我的頭上,梳了三下。

三下之後,我的面前果然出現了一個老嫗,而這個老嫗正是當時的老奶奶。

她怎麼會這個時候出現?

我一臉震驚地看着她,而她的眼眶中全部都是淚水,說是終於等到我了。

“你,是誰?”

“偉大的王妃啊,我就是荷魯斯之眼!”

她說什麼?她就是荷魯斯之眼?我找了那麼久的荷魯斯之眼竟然就是她,那她爲什麼不早點出現,而是在我找了兩天之後才告訴我。

我問出了心中所想,老嫗才慢慢跟我說,她只是荷魯斯之眼裏的靈魂,而軀殼教室我白天買的那個模型,只要找到了那個模型,然後再把她的靈魂注入模型當中,那麼荷魯斯之眼就會完全甦醒。

我現在算是明白了,她爲什麼會出現得那麼晚,就算她很早就出現了,在我還沒找到荷魯斯之眼的模型之前,也是沒有什麼用的,還是她想的周到。

不過模型已經被我給弄丟了,現在也不能把她的靈魂注入模型了。

我開始埋怨自己,爲什麼當時不仔細一點,要是沒弄丟荷魯斯之眼的模型,那麼我現在幾乎就已經得到了荷魯斯之眼了。

在我和老嫗談話期間,窗外忽然進來了什麼東西,一下子就奪走了我手中的梳子,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卻已經來不及了,那東西迅速離開了我的房間。

我的雙眼還緊閉着,想要醒來,可是眼睛卻睜不開。

後來我就直接睡了過去,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發現那玻璃碎掉的窗戶上,原本還是用紙板擋着的,可是現在,那紙板已經掉落到了地上,而且順着窗戶一直到我的牀邊,都有一排小腳印,看上去好像是一隻貓的。

難道昨晚夢見的那一切,都是真的?到了後來就直接闖進一隻貓,直接把我手中的梳子給叼走了。

這貓是屬於誰的呢,還有奪走荷魯斯之眼模型的和奪走我的梳子的,是同一個人嗎?

我不經就陷入了沉思,怎麼想都想不到這事會是誰幹的。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門外傳來了敲門聲,我快速穿好衣服就跑去門外開門,烏姆站在門外問我今天怎麼這麼晚還沒起牀。

其實我也不知道現在幾點了,拿起桌上的手機看了一眼,原來已經是中午十一點了,這一覺睡得可真長。

烏姆看到地上亂髒髒的一片,還有窗戶上有一個洞,吃驚地問我昨晚是遭賊了嗎?

我笑着跟她解釋說不知道是哪家調皮的小孩玩扔石子,就把窗戶的玻璃給打碎了,結果半夜進來一隻貓,在我這裏來了個一夜遊。

等我說完,烏姆也沒什麼反應,就拉着我,叫我趕緊出門。

我用奇怪的眼神開始打量烏姆,她有點不對勁。 我一下就拉住了烏姆,她轉頭詫異地看着我。

“你昨晚沒睡好?”我看到烏姆的眼睛都浮腫了一大圈,雖然她的皮膚很黑,幾乎看不出什麼黑眼圈,但是眼皮浮腫的話,還是能看見的。

聽完說完。烏姆就笑了,感覺像是鬆了一口氣,“哦!你說這個啊,我昨晚回去和家裏人吵了一架,然後就成這個樣子了,嘿嘿,讓你笑話了。”烏姆順手還指了指自己的眼皮。

按照烏姆的意思,那就是她昨晚回家之後和家裏人吵了一架,然後她就哭了一個晚上,才導致今天的眼睛會是這個樣子,可是她是因爲什麼而和家裏吵架的呢?

這是我第一次那麼八卦,因爲我總覺得烏姆的眼皮浮腫沒有那麼簡單,於是就繼續問下去。打算一定要問清楚。

在我問過之後,烏姆卻開始支支吾吾不肯說了。

她越是不肯說,我就越是好奇,到底是因爲什麼事而和家裏吵架的呢。

“烏姆,到底是因爲什麼?”我的視線一直在烏姆的身上,從未離開過,我一定要知道她昨晚到底是因爲什麼而和家裏吵架的。

“因爲,因爲……”烏姆因爲了好久都沒說出個所以然來,當我以爲她不會說的時候,而她終於說出了原因。

原來她和家裏人吵架是因爲昨天從我這裏拿了一張黃符。跪求百獨一下潶*眼*歌

以爲埃及和中國的信仰是不一眼的,烏姆的家人認爲她把中國治鬼的東西帶到家中。是對埃及神靈的不敬,想要讓她把黃符給丟了,可是烏姆說這只是紀念品,根本就不是用來治鬼的,但她家人偏偏不信,非要讓她扔,雙方之間鬧了很久,烏姆就一直跪在地上哭,最終還是保住了我給她的黃符。

事情一直鬧到了半夜才結束,所以今天烏姆起來之後,眼上的浮腫就一直消不下去。

我知道了原因之後,就在心中內疚了一番,原來是我誤會她了,其實在看到烏姆的一系列表現之後,我就在心中猜測。昨晚偷走我梳子的人會不會是烏姆,可是想想又不可能,她都不知道我的身上有那把梳子,最後爲了保險起見,還是懷疑了一下,可結果告訴我,是我錯了,我不該懷疑烏姆的。

事情真相大白了,我趕緊跟烏姆道歉,因爲我的黃符,而導致她和家裏人不合。

烏姆跟我說沒什麼的,這都是小事,重要的是,她最後還是留下了我給她的紀念品,也沒有枉費她和家人鬧了那麼久。

我和烏姆聊了一會之後就打算出去了,在出去之前。烏姆帶我去了賓館附近的一家小餐館吃飯。

原本我是想拒絕的,可烏姆非要拉我進去吃,她說剛纔進門的時候,看到垃圾桶裏的泡麪盒子了,說我昨晚一定是吃了泡麪,我尷尬地撓了撓頭。

並告訴烏姆,因爲吃不慣這裏的東西,我幾乎每頓都是在吃泡麪,其實沒什麼關係的。

而烏姆卻不開心了,說這泡麪根本就不是什麼營養的東西,多吃了不好,然後就跟我說這家店的面十分的好吃怎麼怎麼樣的。

我也就懷着試試的心態,點了一碗麪,然後和烏姆一直等着。

在等面的時候,我忽然看到一隻黑貓大搖大擺地從我的面前走過,然後我的視線就全部落在黑貓的身上了。

就連烏姆跟我說了什麼,我都沒聽見。

黑貓一扭一扭地走着,似乎察覺到我在看它,竟然轉過頭朝我這邊看了過來,黑貓的眼神十分的犀利,我感覺自己直接被黑貓給瞪了一眼。

我一下子就被黑貓給瞪愣住了,當我把意識拉回來的時候,黑貓早已不見了蹤影。

然後面上來了。

兩碗熱騰騰的面被端上了上來,我拿起筷子開始夾面,卻一直都沒放進自己的嘴裏。

烏姆看到了這一幕,就喊了我一聲,我一下被她給叫醒了,回過神看向了她。

烏姆問我怎麼了,爲什麼一直盯着門口發呆,我只是笑笑說想到了一件事,然後就呆住了。

說完就挑了兩下面,開始吃起來了。

面一吃到嘴巴里,就讓我感覺自己根本就不是在埃及,而是在中國。

這麪條做的味道和中國的簡直是一模一樣,吃了第一口,還想着第二口,很快這碗麪就被我給吃完了,順便還把湯給全部都喝了。

終極四少pk皇家拽公主 烏姆基本都沒怎麼吃,她一直在看着我吃,長大了嘴巴,驚訝地看着我。

我擦完就用餐巾紙擦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才發現烏姆一臉吃驚地看着我。

我趕緊握住烏姆的雙手,開始感謝她帶我來這裏。

烏姆連連說不謝,這是應該的,大家都是朋友,她也不想看到我整天都以那些泡麪爲主食。

等烏姆吃完之後,她就說今天還是帶我去逛集市,看下集市上還有沒有昨天我買過的荷魯斯之眼的模型。

在她帶我逛的時候,忽然就遇上了小偷,遇到這種事情,她烏姆心裏也覺得愧疚,決定今天帶我去好好看東西,然後挑一樣我喜歡的買了,烏姆付錢,算是爲了答謝我送她黃符。

我們一起手牽手來到了集市上,人還是和昨天一樣的多,我看着路上的行人,心中卻在奇怪,爲什麼這條街會那麼熱鬧,難道這裏的人都不上班的麼?

挑了很久,我也沒挑中什麼,烏姆就看中了一個手鐲,這是埃及特有的手鐲,手鐲上還刻有一朵睡蓮,這朵睡蓮,和我肩膀上的那朵有點相似。

“小叨,把你的手伸過來試下!”烏姆拉起我的手,然後就把手鐲戴進了我的手上。

這手鐲的大小正好合適,戴在我的手上看上去也還可以。

不過我對手鐲這種東西也不是很感興趣,於是就想着還是換個東西好了,這玩意我不想要。

烏姆見我不喜歡,就拿起我的手打算摘下來,可奇怪的是,這手鐲竟然戴在我的手上,摘不下來了!

戴進去的時候是差不多正好的,可是現在卻怎麼都拿不出來了。

摘了好久都沒摘下來,烏姆最後跟我說還是買下來好了,手鐲拿不下來,那就說明和我有緣分,這手鐲捨不得離開我的手,就一直纏着我,不讓我拿下來了。

我覺得烏姆說得也有一定的道理,然後就要了這手鐲。

戴上這手鐲之後,整個人都開始神清氣爽了,挽着烏姆的手臂一直往前走。

走着走着,我就感覺人有點困,眼睛不聽自己的話,慢慢地開始閉上了。

我一下子就暈厥了過去,完全沒有了知覺。

當我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漆黑的地方。

雙手開始胡亂的摸索,摸了一陣之後,發現這裏好像是棺材,確切地來說,應該是人形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怎麼會在人形棺裏呢!烏姆,烏姆人呢,她在哪裏。

現在感到十分的慌張,我怎麼會在這裏呢,剛纔還在和烏姆逛集市來着,轉眼就躺進了人形棺中,這變化有點快,讓我難以接受。

我用手腳拼命地推和踹,試圖想要靠自己從這個人形棺裏出去。

但所有的做法好像都沒什麼用處,無論我怎麼敲打,都是在做無用功。

棺蓋也踹不開,只能默默地躺在這人形棺裏了。

就在我以爲深陷其中,無法逃脫的時候,一雙冰冷的手摸向了我。

我一驚,手一縮,整個身體都緊繃了起來。

這是誰,想要幹什麼!?

“別怕,是我。”龍五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朵,緊繃的神經瞬間就放鬆了下來,原來是龍五,我還以爲是誰呢,嚇死寶寶了。

“你怎麼會在這裏?”距離上次見到龍五已經是好幾天前的事情了,不過他是怎麼知道我被關了。

“有些事情在這裏不方便說,時間緊迫,我還是先救你出去吧。”龍五一下就出去了,然後動手打開外面的棺蓋。

在棺蓋被解開的那一瞬間,一道亮光進來,讓我有點不太適應,趕緊用雙手遮住了眼睛,之後才慢慢睜開雙眼,看到了站在我面前的龍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