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事實上,揚軍先用鉤爪進攻的方式非常大膽,因為一旦鉤爪意外掉落或是被城上夜軍擊打到城外,那影響到的將是他們自己。另外,因為雲梯的數量始終有限,這種行為並不能給夜軍造成多大傷亡,但出人意料的是效果似乎比當初阮啟靈用凶獸打頭陣的效果要好,一轉眼,城上已經有多處地方出現混亂情況。

好在那些負責指揮作戰的將軍還不至於因為現在的情況方寸大亂,在提醒下面士兵小心的同時,夜軍正式開始進行防禦。那些石塊接連被人從垛口上扔下,沒多久,城下便傳來連續不斷的慘叫聲。

一個石塊下去影響到的是整個雲梯上面的人,即便不能連同雲梯一起摧毀,原本雲梯上的大多士兵也會受到影響。

方才抵達城下后,揚國那些全身披甲的士兵因為各自身上穿著的甲衣太重,接連將部分甲衣脫掉,因為看似連接在一起的盔甲其實是可拆卸的,揚國不僅在競技方面有突出的喜好,在軍械製造方面同樣有其長處,可以說現在每個揚軍的武器裝備都比城上的夜軍要好。

當然揚軍的戰力如何不是由武器裝備決定,他們能否順利攻到城上還有待時間驗證。

去除部分甲衣后,那些士兵的身體負擔減輕,雲梯的承受能力加強,在行動敏捷的情況下,一個個士兵不斷地向上面攀爬,揚軍的登城意志非常明顯,一轉眼,那一張張雲梯上有很多人都已經爬到上面位置。

不過他們沖的越快,上面的石塊落得越急。當一個個石塊不斷從他們上方砸下來后,雲梯上的士兵七零八落,正在下面等著的士兵也跟著遭殃,最終他們的士氣因此受到很大影響。

儘管有許多軍官不斷地在下面催促,面對上面掉落的石塊,許多士兵還是無比害怕。在城上夜軍用守城物品不斷壓制下,一轉眼,揚軍的衝鋒勢頭大大減弱。高高的城牆對於下面的揚軍有著決定性阻擊作用,直到原本待命的揚國弓箭手再次起到作用,雙方的對局情況才有所改變。

隔著幾十米的距離,那些經過正規訓練的揚國弓箭手有足夠的自信不會射到己方的人,反而城上那些正忙著扔石塊和滾木的夜軍只要露出部分身體就有生命之危。一支支利箭劃破空氣不斷奪走城上夜軍的生命,隨著城上的守城人員減少,下面的揚國士兵面臨的壓力大大減弱,很快許多地方揚軍的衝鋒勢頭大大增強。

早就在擔心揚軍會再次用弓箭手壓制己方的守城人員,此刻燕南天看著城上的夜軍不斷倒下當即下令用滾木阻擊,絕不能讓下面的揚國士兵輕易登城。

在城下的揚國弓箭手減弱攻勢,城上的夜軍抓緊時間,兩人合作抬起那一根根兩米多長,兩尺多寬的圓木直接從垛口上方扔下。那兩米多長的圓木極重,一旦落下影響到不止是一架雲梯上的所有揚國士兵,原本守在雲梯下的士兵都會受到牽連。

「啊……」一個個原本快要爬到城上的揚軍被圓木砸落下去,不僅先前的努力白費,他們墜落的身體還不斷影響著下方的其他士兵,只這一輪圓木阻擊,燕南天便為人員缺乏的夜軍緩解了形勢,同時也爭取到城下人員支援的時間。

那一會功夫四條長梯上又跑上來許多夜軍,一個個拿著兵器迅速填補城上的兵力空缺方位,在將一些攀至城上但還沒來得及發起攻擊的揚軍打下去后,很快城上的情況又恢復到原來那樣,只需用石塊便可阻止敵軍攀城。

「將軍,方才敵軍又用弓箭攻擊,似乎傷了我方不少士兵,」站在林玄仲旁邊,回想起剛才城上的一幕幕場景,張九天轉身對林玄仲說了一句。

「恩,」點點頭,林玄仲對張九天的推測不可置否,因為在敵方一輪射擊后,上面又即刻抽調援軍。

「將軍,你說敵軍能不能攻到城上?」得到林玄仲回應,張九天又接著問了一句。

「很有可能,」一想到聯軍的龐大陣勢,林玄仲很自然地做出推斷,根本不去想他們的地利優勢。

「希望將軍已經做好準備,」這一次輪到張九天點頭,對於林玄仲的推斷,張九天根據自己的觀點同樣不去質疑。

做為一等狼將,林玄仲已經被上面任命為城下第二方隊的領兵統領,在林玄仲身後有一萬步卒。只要等到上面的明確指示,林玄仲便要負責指揮一萬軍士參加戰鬥。 第661章對戰

做為一等狼將,林玄仲在步營的地位僅次於李劍然,如今的確具備了統領部分軍力的資格。當然林玄仲會當上第二方隊的統領還有一個原因,那便是李劍然有意要磨練林玄仲。

當下夜軍面對的是守城戰,幾萬騎兵毫無作用,弓箭手又沒有合適的攻擊機會,要在城下越過高高的城牆往外射擊很難對城外的敵軍造成有力打擊,因此步兵自然成為了阻擋敵方進攻的主力。

城下一共有六個方隊,左右各有三個,做為其中一個方隊的統領,此刻林玄仲只感覺肩上的壓力很大。由於看不清城上的情況,林玄仲也無從得知交戰情況如何,只能等著上面下達指示。

方才有不少從城外射來的箭支飛到城下,落在石板之上激起一片聲響。那些飛進城內的箭支讓林玄仲意識到趙旭為什麼要讓大部分人在距離城牆一百米外列隊,只留少部分人躲在城牆下方隨時支援城上。

雖說離近一點更有利於支援己方,但因為人多的關係,如果緊靠城牆列隊,他們會有一些人處於敵軍的射擊範圍之內。如果敵軍不斷往城*擊,一些夜軍會陷於不利的處境。另外,如果敵軍大量攻到城上,第一時間用城上的石塊、圓木攻擊躲在城下的夜軍,那他們同樣會受到影響,如此,還是乾脆在離城牆遠些的地方列隊更為妥當。

與以往不同,今日揚軍的攻城方式令林玄仲感到特別,而城上不停傳來的慘叫聲也讓林玄仲猜到雙方的戰鬥激烈。可能是因為太過難等,與張九天對話沒多久,林玄仲便感到一陣緊張。

「林將軍,敵軍用弓箭手壓制城上守軍,讓我方損傷極大,燕將軍命你做好準備,隨時領兵上去增援,」在林玄仲不安地觀察城上情況時,一名傳令官頂著從上方飛落下來的零散箭支匆匆過來。

「恩,」朝那傳令官點點頭,林玄仲內心無比意外,旁邊那第一方隊還有很多人沒上去,他們做為第二方隊理應在戰鬥最激烈的時候參戰,燕南天卻早早傳令讓其做好準備,在為此大為意外時,林玄仲更加緊張起來。

等那傳令官走後,林玄仲又看向了旁邊的第一方隊,還有將近一萬人員。按照守城方與攻城方以一抵五的比例來算,拋開正在攻城的那些敵軍不提,敵方還需加派五六萬人才能與第一方隊剩餘的人員匹配。

五六萬人的生死自然不會只在短時間,除非對方的攻勢遠比預想中猛烈,而且戰果突出到打破了通常的死亡比例,但還是需要很長時間,一轉眼林玄仲想到很多問題,只是在無人為其解答的情況下越發疑惑。

「林將軍,難道燕將軍想讓我們第二方隊提前出戰?」在林玄仲不斷思索眼下是什麼情況時,不遠處的一名將軍轉身提出疑問。

「可能燕將軍覺得敵軍的攻勢猛烈,而且會持續很長時間,所以才提前讓我們做好準備,」簡單考慮一下,林玄仲把剛想到的一個推測說給那將軍聽。

「難道敵軍真有破城的能力?」在林玄仲給出一個不確定的答案后,又有一名將軍出聲詢問。

「應該不是,按照元帥的說法,我們守城要用到的兵力只有他們用來攻城兵力的五分之一。敵軍並沒有五倍於我們的兵力,而且沒有大型攻城器械,他們應該沒有攻破樊城的可能。」

「林將軍的分析有些道理,的確是我們守城一方的優勢更大一些,畢竟城上兩邊的戰場只有那麼長,他們不可能讓全部士兵一同攻城,而且敵方也沒有那麼多的雲梯。既然如此,敵軍根本沒有破城的把握,」考慮到林玄仲現在的說法,一名將軍越想越覺得林玄仲分析有道理。

「恩,我也覺得林將軍的分析很有道理,」緊接著又有一名將軍對林玄仲的說法表示贊同。一轉眼,林玄仲周圍的幾名將軍都同意了林玄仲的觀點。

在幾人說話期間,原本候在兩條長梯旁的第一方隊人員又從長梯上去。前不久才上去一千士兵,現在又要一千士兵增援,城上的情況越發令林玄仲緊張。可惜還和之前一樣,林玄仲還是無從得知城上的具體情況,只能像之前一樣繼續等待指示。

與此同時,在城樓上,揚國的弓箭手已經多次攻擊,每次都能打擊城上守軍的士氣,現在要維持局面越發困難。而在過去的一段時間裡,許多位置出現防守空缺的情況,以至於不少揚軍攀爬到城上與夜軍正面對決。

好在夜軍有著地利優勢,因為後方人員補充及時,那些上來的揚軍都已經被擊殺,原本空缺的方位也及時得到人員補充。隨著援軍的再次湧入,城上的守軍人數已恢復到充足狀態。雖然還要面對敵方弓箭手的攻擊,但城上的守軍已完全可以阻擋敵方下一輪衝鋒。

「施元帥,你們揚國的士兵果然神采飛揚,各個勇猛無比,想必再過不久,夜軍的防線便要被你們全面突破,」聯軍陣列中央,鐵心在看到揚軍一次有一次發起衝鋒忍不住發出一聲感嘆。

「鐵元帥,恐怕沒你想的那麼簡單,我方雖有弓箭手壓制敵軍,但城下的士兵在多次衝鋒失利后士氣已經受到影響,即便有弓箭手繼續掩護,拖得時間越長,攻到城上的可能還是越小。如果夜軍的防線一直像現在這樣固不可摧,恐怕長久下去我軍會損失慘重,」施江川沒有鐵心那麼樂觀,已然將己方的問題看個透徹。

「施元帥此言未免太長他人志氣,我方有那麼多的弓箭手壓制,而且城下的士兵一次比一次沖的猛烈。夜軍雖然可以及時補充人員,但時間越長還是他們的士氣越低才對。」

「難道鐵元帥以為身經百戰的夜軍連守城的本事都沒有?」搖搖頭,施江川依舊不認同鐵心的說法,反而繼續說道:「當初阮啟靈率領三十萬大軍進攻無風城,帶著那麼多大型攻城器械最終都沒能攻下無風城。今日你我抱著試探夜軍戰力的目更大,而且沒有大型攻城器械,又怎麼能攻下這比無風城還堅固的樊城。」

不知道鐵心的想法為何如此拘泥於事物的表面,總之,施江川對目前的形勢並不看好。

「施元帥比鐵某想的更透徹一些,倒是鐵某無意說了拙見,」打量一眼城樓上方,趙旭自從走後一直未曾露面,只留一名主將指揮作戰。顯而易見,若不是趙旭狂妄到不把他們放在眼中,那便是趙旭已經看出他們今日並不會全力攻城。

基於夜軍以往的表現,鐵心自然更傾向於第二種可能,那便意味著形勢不會是看上去那麼簡單。說起來,此番聯軍提前攻城的真正目的正是趙旭與張大膽等人正在商議的問題。

經過一段時間的商討,趙旭他們得出幾種可能。第一、聯軍是迫於青元大國的壓力不得不來攻城,不過這種可能的反面例證是即便青元大國的命令再怎麼緊急,還是會給聯軍一些時間做好準備。

第二、聯軍有計策可用,但樊城固若金湯,聯軍的計策除非是阮四海暗中勾結,在交戰時可以前後夾擊夜軍。但在防範身後安全方面,趙旭已做了安排。另外,根據目前從城內傳回來的消息來看,阮四海並沒有與聯軍暗中勾結的可能,否則不會主動幫助夜軍安撫人心。

第三、基於以上兩點,此次聯軍提前攻城似乎只剩下一種可能,那便是特意來試探夜軍的戰力。只是夜軍佔據樊城一道重關,敵方若不打算全力攻城,那現在的行為無疑是讓下面士兵白白送死。出於對那兩名聯軍統帥能力的考量,趙旭與張大膽幾人還是無法斷定這種可能。

在未能得到一個準確答案的情況下,趙旭現在只能一邊關注戰況,一邊與其他人商量聯軍提前攻城的真正用意,至於何時才能得出正確結論,現在還尚未可知。當然要想把握兩軍對戰的局勢,趙旭必須儘早弄明白這個問題。

此刻雙方的統帥都在關注眼前的一場博弈,與此同時,樊城內部形勢更加緊張。急促的戰鼓聲令城內許多人躁動不安,有的早已做好隨時離城的準備,有的則和阮四海完全成為一條線上的螞蚱,還有的則把夜軍當成是生死仇敵,一個個悄悄武裝起來,等待時機向夜軍復仇。

城內目前的形勢就分為如今的三個方面,不管那些城民如何打算,從城關處傳去的鼓聲一直讓他們心神震顫。做為城內最弱小也是人數最多的群體,那些真正的平民他們無法自發地組成強大聯盟,所以只能聽從阮四海的安排。 第662章揚國戰歌

基於阮四海那些安撫民心的行為,現在不少平民都是向著入城之後對他們並無侵犯的夜軍。如果夜軍敗給聯軍,那麼他們的命運將會比現在更為凄慘,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道理,所以許多平民都期望是夜軍取得勝利。當然在戰爭還沒結束之前,他們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在遭遇夜軍強硬的阻擊后,揚軍的攻勢並無減弱。隨著城下弓箭手的作用增大,此刻越來越多的揚國士兵登上城牆。

城上的混戰區域越來越多,起初,雙方的將領不斷忙著擊殺著眼前的敵軍,但因為雙方人員補充都很及時的關係,很快他們便與敵將正面相遇,你來我往都很默契地只用兵器對抗,誰都不用大範圍的攻擊,以免傷到己方士兵。

隨著登城的敵軍不斷增多,城樓處,原本還想繼續增兵將敵軍擊打下的燕南天,不得不做新的考慮。城下敵軍的弓箭可以手肆無忌憚的攻擊,而且準度極高,之前有許多夜軍都是死在那些弓箭手的箭下。

剛才在考慮如何應付下面的敵軍弓箭手時,燕南天本想從城后調動一些弓箭手上來應付,可城上空間有限,即便讓弓箭手上來也無法起到明顯作用。最終因為要給步兵更多的移動空間,燕南天放棄了調動弓箭手增援的想法。

在那之後不久,燕南天接到趙旭的指示,不僅不派援軍上來,還要放鬆防守,以便讓更多的敵軍上來,從而令下面的敵軍弓箭手投鼠忌器無法繼續攻擊。

現在因為混戰區域增多,不少位置的敵軍弓箭手都已經停止攻擊,那些地方的夜軍要面對的只是他們面前的敵人。可是揚軍不斷登城,很快就有了人數優勢,城上剩下的夜軍在沒有增援的情況下,沒多久,一個個都感受到了壓力。

「傳令下去,速速清空城上敵人,」在敵軍的人數達到一定程度后,燕南天當機立斷當即下令執行趙旭的第二條指示,上來多少敵軍他們就要消滅多少敵軍。如果揚軍真以為他們可以輕易攻上城池,那就大錯特錯。

沒多久,等兩邊的傳令官把燕南天的命令傳達下去后,城上原本看似分佈散亂的夜軍,在一眾將軍的指揮下,一轉眼匯聚成一個個小隊伍,每個小隊又由具有兩種不同職責的人員組成,其中有專門對付長正在登城的人;有專門對付面前的敵人。

在上面軍官的指揮下,每個小隊互相靠近,一同將他們中間的敵軍全部斬殺。那些夜軍拿著的長兵器成為優勢,很容易相互配合將面前的敵人盡數斬殺。與之相反,那些一手拿著盾牌,一手拿著短劍的揚軍,剛跳到城牆上,許多人不僅無法和同伴組成陣型,甚至連接觸夜軍的機會都沒有,一個個接連死在動作十分有序的夜軍手下。

那長長的城牆上,數千夜軍不管是新兵,還是老兵都經歷過死亡的考驗,現在的對局情形,還在他們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他們能按照上面的指示對敵軍進行有力打擊。反觀那些揚軍,即便各個勇猛無比,在夜軍強烈的反擊下,一個個還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接連被夜軍刺殺,揚軍的屍體漸漸鋪滿城牆上的地面。

在那接連不斷的慘叫聲中,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越發濃烈,不斷地刺激著雙方士兵的神經,讓所有人都清楚地意識到他們處在戰場之中。那清醒的意識促使著更多的夜軍進入戰鬥狀態,反觀揚軍那邊,則有更多的士兵因為不敢直對夜軍的鋒芒,一個個越打越是害怕。

儘管揚軍那邊同樣有不少將領在負責指揮,但終究因為無法在氣勢上真正打壓夜軍的關係處境越發艱難,許多將軍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己方士兵倒在面前。

在局勢完全朝著對他們不利的方向發展后,一些身陷困境的揚軍將領有心突圍,卻在夜軍重重包圍下越陷越深,等到最後他們連自身性命都難以保住。

隨著城上的揚軍數量急劇減少,越來越多的夜軍把目標放在正登城的敵軍身上,沒多久,一個個剛要從垛口處跳下來的揚軍直接被夜軍用長矛刺殺下去。

一具具揚軍屍體不斷地落在地上,不停地震懾著城下揚軍的心,一轉眼揚軍的衝鋒又陷入困境。在夜軍相互配合默契,上面沒有任何指揮錯誤的情況下,那些順利登城的揚軍所面對的第一件事便是死亡。

一段時間后,連同登城的敵將,城上的揚軍都已被夜軍肅清,那一地屍體時刻在證明著剛才的一場較量有多殘酷。

「齊將軍,敵軍現在有意放任我軍登城,然後在將士處於城牆上不便移動的方位時攻擊我軍,這樣下去,恐怕我軍的士氣會大受打擊,」一名將軍匆匆從城下跑到指揮作戰的齊偉面前,將現在的對局情況告訴齊偉。

一直在城下關注兩軍的交戰情況,齊偉自己看的清清楚楚,那些飛落下來的屍體都是他們的士兵。顯然即便他們能攻至城上,還是無法佔據以夜軍為主的長長城牆。除非上去的己方士兵人數能達到可以控制或是改變對局形勢,他們才有可能真正突破夜軍的防禦。

情急之下,不想看到己方士兵白白送死的齊偉極力在想辦法。沒多久,齊偉已然想到要想改變對局形勢,他們唯一的辦法便是加大攻勢,否則永遠不會有攻破城池的希望。

「擂鼓,唱戰歌,」關於如何提升己方士兵鬥志,齊偉有自己的想法。

「是,」剛才那來彙報軍情的將軍,等待多時后終於得到齊偉的指示,當即答應一聲,隨後很快就把齊偉的指示傳達下去。

「旌旗飄動,戰鼓激昂,那渾渾戰場,無數兒郎,披著鎧甲,拿著長槍,不為高山,不為險川,只為守護著美好的家鄉……」

隨著戰鼓的敲打節奏變化,城下所有揚國士兵慢慢吟唱起一首歌來,聲音越來越大,沒多久,戰歌氣勢恢宏的特點表現出來。當那歌聲達到頂峰時,城上的一眾夜軍接連為之一滯,等他們再反應過來時,一個個耳邊只有敵軍唱響的歌聲。

「林將軍,怎麼回事?城外好像有很多人在唱歌啊?!」與林玄仲並肩立著,經過一段時間修養傷勢已無大礙的朱自在此刻聽到外面傳來的歌聲,隨即一臉疑惑地看向林玄仲。

「那是?」考慮半天,林玄仲並不能想清楚那歌聲是怎麼回事,只好反過來一臉疑惑地看向朱自在。

「兩位將軍,那就是歌聲啊!」還以為兩人沒聽清楚,另一個將軍當即說出其自身看法。

「那不是普通的歌聲!」雖然覺得身後將軍說的沒錯,但林玄仲還是強調了歌聲的特別。

「林將軍說的是,那歌聲聽起來很有氣勢!」見林玄仲說那歌聲特別,朱自在也跟著說出了自身感覺。

「恩,」點點頭,林玄仲越發覺得外面的歌聲很有氣勢。雖然不知道敵方為什麼要在戰時唱歌,但從那歌聲的節奏變化速度來看,林玄仲可以聽出來敵軍此刻一定正在加強攻勢。

事實上,正如林玄仲所想,此刻城牆外面那些揚國士兵因為戰歌唱響,一個個士氣大漲。因為歌聲與鼓聲的不斷衝擊,許多士兵漸漸放下內心的恐懼,在周圍軍官的指揮下加快速度攀爬。

值得一提的是那些負責攻破城門的人員,一邊推著那長長的「破門車」,一邊跟著戰鼓擂動的節奏高唱起來,越唱越是賣力。原本堅固的城門現在被他們衝擊地不斷震蕩,不停的有碎石從上方掉落,而城門本身已凹陷多處。原本用硬木加上鐵板製作城門在不斷承受衝擊下漸漸顯得承受不住。

當然今日無論如何趙旭都不會讓敵軍攻破城門,所以在那城門後方,還有許多加固措施,揚軍要想破開城門還得從裡面入手。不過下方城門不斷受到衝擊還是引起燕南天的注意,剛才戰歌一響,燕南天便發現敵軍的士氣明顯有所提升。

那一個個敵軍臉上顯露堅決之意令燕南天有種不好的感覺,似乎敵軍已經不再畏懼他們。在燕南天生出這種感覺時,那些雲梯上的揚軍動作變得整齊起來,在後方弓箭手的輔助下,大量的人同時從垛口處登上城牆。

起初,城上的夜軍在相互配合下還能抵擋敵軍的衝擊,但隨著敵軍登城的人數越來很多,很快許多位置又出現了混戰的局面。由於敵軍士氣高漲,隨著時間的推移,當敵軍在城上的人數達到一定程度時,敵軍已然可以真正的與夜軍正面抗衡。

在燕南天沒有及時抽調援軍的情況下,幾百米長的城牆完全變成一處戰場,夜軍目前尚有一定人數優勢,而揚軍則在氣勢上更加強盛一些。如此一來,雙方要分個勝負還要看各自戰力如何。 第663章改變計劃

叮叮噹噹,那氣勢恢宏的戰歌聲下,城上的打鬥聲響越發密集,慘叫聲此起彼伏,雙方的士兵不斷倒下,沒多久,幾百米長的城牆上到處都是濃濃的血腥味。隨著揚軍的人員不斷湧入,雙方在城上參戰人數漸漸持平,對戰情形已然達到白熱化的程度。

由於敵軍的人員不斷增多,即便在戰力上比不過夜軍,但完全可以憑藉人數彌補,在燕南天沒有下令調動援軍的情況下,形勢漸漸向揚軍傾斜。

「施元帥,你們揚國的戰歌好生威風,想必再過不久,揚軍的士氣便可完全提升上來,看來今日的攻城成效要比我們預期的高。」

「鐵元帥過獎,我們揚國戰歌的確有激勵人心的作用,但關鍵還是在攻城方法上。本帥派出那麼多弓箭手正是為了壓制敵方的防守力量,如果敵軍不能用石塊和圓木對我軍造成阻礙,正面對戰,以我軍將士擅長競技的優點與城上夜軍正面對抗自然不成問題。」

施江川一直在關住城上的情況,此刻對己方士兵的表現還算滿意,因此在鐵心的稱讚下,施江川有意謙虛應對。

「施元帥說的對,你們揚軍將士各個勇猛過人,面對連戰連勝的夜軍都毫無懼意,想必一定是元帥訓下有方。」

「鐵元帥說哪裡話,那些部下平日里喜愛競技,練的一身好本事與本帥並沒多大關係,本帥只是領導他們而已。」

「施元帥不必過謙,俗話說強將手下無弱兵,如果不是施元帥威武不凡,下面又怎麼會有那麼多勇氣可嘉的將士。」

見施江川被自己誇上兩句便自鳴得意,鐵心又接著奉承幾句,好讓施江川更加賣力。

一轉時間后,在鐵心的奉承下,施江川一時興起反而主動問道:「不知鐵元帥覺得今日一戰敵我雙方損失如何?」

「元帥起初便用弓箭手壓制城上的敵軍,不僅讓敵軍沒有多少防守時間,還讓己方士兵儘早攀到城上。雖然夜軍做為守城方,但我們並沒有吃太大的虧。眼下我軍氣勢正盛,想必今日一戰,敵軍的傷亡人數會遠遠超過我們的預期,」提到攻城結果,鐵心自是認真起來,畢竟此戰與他們同樣有關。

「鐵元帥的分析很有道理,若是我軍一直進攻,敵軍的傷亡勢必越來越大。只是今日你我二人並沒打算要一舉攻下樊城,所以按照計劃等我軍完全佔據上風時,本帥便會下令撤軍。」

「施元帥所言正是,只有在我方佔據上風時撤軍才能保證我方的士氣,」語氣一轉,鐵心又接著道:「一直以來,夜軍未曾有過敗績,軍隊士氣極高,加上統帥領導有方,今日我們破城的希望不大。當然以施元帥之能要單單以揚軍之力就有很大希望破城,可是那樣我方的損失很大,所以這難啃的骨頭還是讓我們慢慢來啃。」

見施江川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奉承失去理智,鐵心擔心繼續刺激施江川會影響到他們的整體計劃,當即用一種委婉的說詞接話。

「鐵元帥說的對,夜軍縱使兵力不如我們,可軍隊士氣一定比我們高,而且依本帥之見,僅憑一次攻城無法催毀夜軍的士氣,所以你我還是要執行先前的計劃。既然那骨頭難啃,那我們只好慢慢啃,反正越嚼越有味道。」

「憑他趙旭再有本事,還無法依靠不到我們一半的兵力擊敗我們,」簡單接了一句,下一時間,兩名元帥會意的笑了起來。

今日兩國提前攻城一方面是迫於青元大國的壓力,雙方都想拿出實際行動給青元大國看;另一方面,聯軍的確有試探夜軍戰力的意思。今日揚軍可以攻到城上,已經大大減弱夜軍做為守城一方會給聯軍造成的士氣打擊。現在的正面對決正是比較雙方戰力的階段,不過聯軍此番攻城的真正目的不是要削弱夜軍的士氣,而是要削弱夜軍的兵力。

正如兩位元帥先前所言,夜軍對於他們來說是一塊難啃的骨頭,但這樣一塊難啃的骨頭只要他們多啃幾次,等骨頭不再那麼硬時,他們便有一舉將骨頭咬碎的可能。今日的攻城只是一個開始而已,按照聯軍的計劃,接下來的每天他們都會來攻城,直到當他們覺得城內夜軍已經無法抵抗他們時,他們便會一舉攻破樊城。

按照聯軍的計劃,他們一邊可以讓青元大國看到他們的實際行動;一邊等待雙方軍械部隊的到來;以及一邊削弱夜軍的兵力,可謂是一舉三得。

從當前雙方的對局形勢來看,兩名元帥在短短几天之內考慮到攻城策略很有智慧,現在聯軍的作戰計劃正是趙旭等人當前考慮的問題。或許目前還得不到正確推斷,但隨著時間推移,趙旭他們遲早會明白聯軍攻城的用意何在。

「元帥,敵軍已經大量攻至城上,現在正與我軍正面對決,燕將軍讓我來請示元帥下一步該怎麼做,」一名傳令官匆匆走進大殿,將外面的戰況以及其自身來意說給趙旭聽。

大殿里的幾人其實已經注意到外面的情況,自從敵軍那邊的歌聲響起后,大殿外激斗的聲音逐漸變大,現在雖然歌聲還是清晰可聞,但還是雙方士兵激戰的聲音更加明顯。沒想到敵軍在遭遇己方強烈的阻擊下,隨著歌聲響起還能那麼快全面攻至城上,趙旭眼中閃過一抹驚色,轉而又平靜下來。

在趙旭考慮如何下達進一步指示時,不遠處的張大膽與李劍然兩人更是吃驚。方才在他們議論那歌聲時,兩人便已猜知道那是敵軍激勵士氣的手段,只是兩人都沒意識到那種手段的效果竟然如此之大。現在距離歌聲響起還沒多長時間,他們便已收到外面燕南天傳來的準確消息。為此,兩人不免大為驚訝起來。

「命燕將軍再等一等,暫時不要加派援軍,等敵軍的兵力超過我方兵力時直接讓林將軍帶兵上來速速擊潰敵軍。」

「是,」那名傳令官接到趙旭指示當即答應一聲,隨後匆匆轉身離去。

「元帥不打算繼續訓練新兵?」傳令官一走,李劍然便神色疑惑地看向趙旭。

「恩,」點點頭,趙旭對李劍然的疑惑表示肯定。此次駐守樊城對於夜軍來說是一個練兵的機會,所以先前守城的人員都是從雪國招募到的新兵,但現在看來,揚軍的戰力似乎比預期中要強。如果繼續讓新兵負責守城,趙旭擔心戰後己方的死傷結果難以接受,所以趙旭才決定派出夜軍的精銳,儘快清除城上的敵軍。

臨時改變作戰策略正是趙旭做為一名統帥的能力體現,對李劍然點點頭后,趙旭又看向張大膽道:「敵軍來意不明,我方還需謹慎一些,本帥不希望今日守城有太大的傷亡。」

「元帥,莫非今日敵軍想一舉攻破樊城?」在趙旭又提到尚不明確敵軍的攻城用意時,李劍然把之前商議敵軍今日前來攻城目的時已經否定的一個推測又說出來。

「沒有大型攻城器械,聯軍不會輕易冒險,」同先前一樣,趙旭還是用同樣的原因否定了李劍然的說法。

「難道元帥覺得敵軍是來試探我軍軍力的可能更大一些?」下一時間,李劍然又不解地提出一個疑問。

「敵軍此番攻城一定有試探我軍戰力的用意,所以本帥才要儘快讓他們見識一下夜軍的精銳比他們強多少。」

「元帥,你說會不會是因為青元大國敵軍才會提前攻城,」見趙旭十分肯定地對李劍然的說法做出回應時,經過一段時間的考慮,張大膽同樣提出一個之前的推測。

「青元大國的確有可能向聯軍施壓,但壓力不會過大,不然聯軍不會在翼國境內駐紮多日之後才不急不慢地向樊城出兵。」

「元帥說的很有道理,青元大國雖然一直都在利用一眾小國幫他們打壓各方反抗勢力,但又一直不像羅天大國那樣急於擴張,只是不斷地削弱參戰國家的軍力而已,」點點頭,張大膽其實已經可以確定自己的推測。

如果把以上兩個原因合到一起,今日聯軍提前攻城說的過去,但他們做為軍隊的高層不能不做全面的考慮,所以只要有任何疑點存在他們都要認真考慮。外面的戰鬥還在繼續,趙旭與幾名將軍也還在大殿里討論著今日敵軍攻城的目的。

城樓外,接到趙旭的指示后,燕南天對趙旭要改變原先訓練新兵轉而提前調動精銳上來的決定並不怎麼困惑。燕南天一直在關注兩軍交戰情況,對當前的局勢十分清楚,現在敵軍滾滾而來,人數越來越多,僅憑人多已經讓夜軍難以抵抗,而且敵軍的士氣還在不斷增長。 第664章精銳增援

不知道敵軍怎麼還有會唱戰歌這種把戲,現在城下很多揚軍還在繼續唱著,戰鼓聲時急時緩,偏偏飛國陣列那邊沒有一點動靜,所有士兵都在嚴陣待命,城下的情況始終讓燕南天覺得怪異,當然燕南天真正要注意的還是城樓兩邊雙方的交戰情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