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二人跟着李小冉上了車,“花花,你這過的不錯啊,都穿上貂皮了,做的什麼工作啊?”

韓秀敏嘴角抽搐了一下,“啊哈哈,我現在啊,恩,啥都缺,但就是不缺錢啊,小波,你現在在哪高就啊,聽姐一句勸,男人啊,不混過個樣子,在這王八蛋的社會上就待不下去。”

韓秀敏顧左右而言他,沒回答劉波的問題,轉過來卻問了劉波,“就做了點小買賣,勉強夠花,我這人你也知道,沒太高要求,過得去就行。”

韓秀敏點着了根菸,一副看破紅塵的樣子,“小波啊,男人什麼最重要,有錢是這個,沒錢呢?就是這個。”李小冉比了個大拇指,又做了個小王八。

一路上韓秀敏談盡各種現在所謂的社會生活,不管是劉波還是李小冉二人都沒說什麼,只聽。

萬華大酒店是禹城的一家四星級酒店,裝修的不錯,菜品也不錯,深受一些小老闆喜歡,但劉波這種身份的人,來這種逼格的酒店的時候還真不多。

霍子輝特意定了個大包間,裏面已經坐了不少人,還沒進屋子,就聽見霍子輝高分貝的吹牛逼。

“不是我跟你們吹,這萬華大酒店知道吧,告訴你們啊,這是我姐夫的產業。”霍子輝爽朗的笑聲傳進劉波的耳朵裏。

怪不得呢,看吧,這就是霍子輝來吹牛逼來了,不過大家看在免費吃飯的份上,當然不會跟他計較了。

霍子輝見到李小冉,馬上站了起來,“小冉啊,請你來真是難啊?”霍子輝熱情的跑來,和李小冉擁抱了一下,全然忽視一邊的劉波和韓秀敏。

“呦,這不是我們大美女小冉嘛!”劉悅站起來問道,眼珠子賊溜溜的盯着李小冉轉悠。

李小冉笑笑,“剛剛從國外回來,還沒來得及跟大家見面,還請大家見諒呀。”李小冉落落大方。

韓秀敏插嘴道,“霍子輝,你小子現在發達了啊,這請客都來星級飯店了,什麼時候約上我家馮總,咱們也一起聚聚?”

霍子輝淡淡的笑道,“有時間再說,有時間再說哈。”霍子輝鄙夷的看了一眼韓秀敏。

原來這韓秀敏是當了馮峯的情婦,也就是人們說的小三,這馮峯是禹城一家電器行的老闆,身價值個幾千萬,對女人出手特別大方。

霍子輝一直圍着李小冉轉,“小冉,快坐快坐,大家既然來齊了咱們就上菜。”霍子輝走過去又回來,看着劉波驚訝道,“哎呀,你瞅瞅我,我這上了年紀啊,眼神就不行了。”

“劉波,你什麼時候來的?來來來,快坐,快坐。”霍子輝一臉假笑,其實他早就看見劉波了,就是想讓他難堪。

劉波笑笑,“是啊,霍子輝啊,我感覺你應該也得去醫看看了,咱們這纔多大,正直壯年了,你這就老眼昏花了,這還得了,你看看你腦袋上那幾根毛,該種種頭髮了,顯老。”

劉波說完還一臉痛心的拍了拍霍子輝的肩膀,李小冉嘴角直抽搐,劉波這小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伶牙俐齒了?

這時候幾個穿着旗袍的美女手裏面紛紛端着菜款款走了進來,菜看着還不錯,但對於劉波這種上午剛剛品位了上等佳餚的人來說,實在是有點不夠看。

“來來來,大家都嚐嚐,這都是好東西。”霍子輝笑着,給劉波夾了口菜,“劉波,嚐嚐,這魚,好吃,沒吃過吧,是不是見都沒見過?今哥讓你開開眼,也嚐嚐咱這四星級的東西。”

劉波夾起魚嚐了嚐,開始點評,“霍子輝啊,你這是不是被騙了?這魚不新鮮,味道實在是難吃,魚質軟軟的,味道也不行。”劉波搖了搖頭。

霍子輝臉色更難看了,說的他劉波更吃過什麼更好吃的東西一樣,裝逼犯。

韓秀敏冷笑道,“霍子輝,要我說你也就別裝了,咱們都是老同學了,誰不知道誰啊,沒吃過沒事,沒錢也沒事,但咱別裝行嗎?我韓秀敏最看不起裝逼犯了。”

大家紛紛附和道,“就是啊,你知道這裏的東西,一道菜多少錢嗎?這條魚,最少也得一千多了吧。”

劉波嘆了口氣,“但是這魚是真難吃啊,哦對了,這是四星級是吧,那這味道就行了,不好意思啊,我跟上午去的那家給弄混了。”

霍子輝冷哼一聲,“劉波,你他媽的就別裝了,要吃就吃,不吃就滾,今天勞資花錢,你他媽在這得瑟個毛線啊。”

這霍子輝一直都是個暴脾氣,今兒個在這設宴,爲的是個什麼?那就是炫耀自己啊,這劉波來了,反而給他添堵。

劉波也被激出幾分火氣,“這桌菜我買單,服務員,上你們這最好的酒,先來五瓶,不夠在上,”

霍子輝氣的指着劉波半天沒說出來話,李思思這時候打圓場道,“咱們好不容易在一起聚聚,幹嘛啊這是,劉波,聽我一句勸你給霍子輝道個歉這事我看就過去吧,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沒人笑話你。”

霍子輝獰笑,“咱麼那能博了我們劉打公子的面子啊,今個我看啊,就讓他買單,我回頭在單獨請各位一桌,我霍子輝說到做到,不吹這個牛逼,也不幹這丟人的事。”

“服務員,就聽咱們劉大少爺的話,上咱們這最好的酒五瓶。”服務員認識這霍子輝,配合道,“王少,咱們這最好的酒,有一瓶都得十萬八萬的呢。”

李小冉趕緊攔住服務員道,“霍子輝,大家一起吃飯聚餐,要的是個和氣,你這樣做是幹什麼呢?大家都是同學,你非得鬧得那麼難看嗎?”

李小冉看了一眼劉波,溫柔的笑了笑,“這樣好了,我出國的時候都沒請大家聚一聚,這頓飯我請了。”

劉波心裏面一暖,李小冉真是一點都沒變,爲人義氣,做事處處爲別人着想,明明是想幫劉波的忙,但嘴上卻不那麼說,這種人,絕對招人喜歡。

劉波拉了拉李小冉,小聲道,“小冉,謝謝你。”然後大聲道,“這頓飯我劉波既然說請了那絕對請定了,服務員,趕緊上酒,小冉,你也別跟我搶。”

服務員瞥了眼劉波諷刺道,“這位先生您能負的起嗎?到時候不會吃霸王餐吧,您可能不知道咱們王經理可不好惹啊。”

劉波語氣一冷,“讓你上,你就上,哪來的那麼多廢話,在廢話你就從這滾蛋。”

服務員冷笑,“你算什麼東西?還讓我從這滾蛋?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個什麼玩意,我看一會滾得人就是你吧,窮屌絲。”

劉波都給氣笑了,“哎,我就納悶了,你是哪隻眼睛看得出我窮的?”

服務員被問的一個啞口,霍子輝這時候徹底被劉波激怒了,“劉波,我看你趕緊滾吧,我這裏不歡迎你,不滿你說,我姐夫就是這家店的經理,我不想驚動他,這對誰都不好看。”

劉波平靜的說道。“讓這個經理給老子滾過來。”大家愕然發現,這劉波確實和原來不太一樣了。

“誰在老子場上鬧事?”一個略爲沙啞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來人就是這家店的經理,叫做王起。

“媽的,老子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王法。”王起這話還沒說完,就看見坐在那的劉波了。

“撲通”一聲跪那了,“劉劉少?您您怎麼在這?”然後轉身給了霍子輝一巴掌,“你他媽竟然敢得罪劉少,你他媽想死,別拉着老子,要死自己扎犄角旮旯死去,別他媽連累我們王家。”

霍子輝徹底驚着了,“劉波是劉少?你搞錯了吧,這小子就是個窮逼。”霍子輝一臉不敢相信的愣愣的說着。

劉波還沒說什麼呢,王起站起來朝着霍子輝就是一頓踹了,“你他媽才窮逼呢,敢說劉少窮逼我他媽打死你個sb,媽的媽的,,讓你再說劉少,讓你讓劉少不爽,我打死一個鱉孫兒。”

霍子輝被打的四腳朝天的躺在地上,王起趕緊滿臉堆笑,彎着腰低着頭,“劉少都是我的錯,是我不好,求求你放我一條生路吧,求求你了。” 劉波冷笑,“剛剛你不是還很厲害了嗎?現在來求我幹嘛?”劉波拿起桌子上的飲料慢悠悠的喝了起來,眉頭微微一簇,太難喝。

王起見狀急忙道,“快來拿我前幾天新弄來的,那個百分之百純果汁,無添加,超好喝的那個來。”

然後訕笑道,“劉少,您就大人不見小人量,把小的當個屁放了吧,求求您了,都是我有眼無珠,您就行行好,只要你放我一馬,我樂意給你當牛做馬。”

王起腦袋是越來越低,腰板也越來越不值,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頭?形勢比人大,能不夾着尾巴?王起在心裏把霍子輝的十八輩祖宗都罵了千百遍,這該死的。

李小冉雖不知道現在是個什麼情況,但李小冉心善,於是出言勸道。“那個,劉波,要不這事就算了吧,你看他麼也挺可憐的,要不就?”李小冉不太好意思接着說下去,畢竟剛剛那霍子輝確實夠過分,她也不是什麼聖母婊。

劉波大手一揮,“既然小冉都幫你求情了,那這事就算了,我也不怎麼追究了,省的顯得我也不近人情,畢竟大家都是同學嘛,呵呵。”劉波把同學倆字咬的特別重。

衆人全都含羞低下了頭,“今天這桌子飯,我劉波請大家了,大家想吃什麼儘量吃,想點什麼儘量點,吃好喝好玩好,我還有事就不奉陪了。”

衆人對劉波那是一致膜拜,帥,霸氣,有度量,“我就說嘛,這劉波以後絕對有出息,你看,果然人家現在是咱們這裏最有出息的。”

“呸,你小子什麼時候說過這話,就數你小子當時欺負人家欺負的狠,當時劉波跟我關係還不錯呢,還借過我作業抄呢。”……

劉波剛走出酒店,李小冉便追了出來,“劉波,有時間嗎?我請你吃飯,我們聊聊?”李小冉氣息有點急,明顯是跑着出來的。

“美女請我吃飯是我的榮幸,哪有拒絕的道理呢,請。”劉波做了個請了動作,二人隨便找了家裝修風格非常不錯的店吃飯。

到了飯店,李小冉率先開口,“劉波,實不相瞞我這次找你是想和你談一下合作,我能看出來你現在混得不錯,應該也有這個能力。”

劉波微微一愣,然後笑道,“那就請你給我介紹一下了。如果可以我也願意和你這樣的美女合作。”

劉波說的也是真心話,他欣賞李小冉身上的這股子豪放勁,豪放但不粗鄙,大方且不虛假,溫柔而不矯情,這是劉波對她的評價。


李小冉詳細的給劉波介紹了一下她的想法,和她現在的發展情況,李小冉現在正在自己家的銷售公司幫忙,最近打算入手一個工廠,可惜手頭上資金運轉不過來,這纔想着找個靠譜的合作伙伴合作一下。

李小冉也算地道,工廠需要三千萬,她家裏能出一千萬,希望劉波出資兩千萬,剩下的都交給她,管理也不用劉波操心,願意分給劉波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劉波聽着感覺可行,“我感覺這事可行,但既然談合作,咱倆都本着真誠的盡頭來,小冉,你得實話跟我說啊,李家我可是聽說過的,你能缺錢?”

李小冉面色一邊,嘆了口氣,“我們家的事情一言難盡,我在國外留學也是被逼無奈纔回來的。”

劉波微微一愣,但人家的家事他也不好過多詢問,“行,那你擬份合同吧,剩下的我們在談。”

“媽的,沒錢?沒錢就拿肉償。”一聲訓斥聲夾雜着一些盤子碎掉的聲音傳進了衆人耳朵裏。

只見一中年男人正指着一個十八九歲的小姑娘訓斥着,小姑娘嚇得揪着衣角不敢說話。

原來是小姑娘不小心把那中年男人的衣服給弄髒了,男人出口就要十萬,小姑娘是附近燕大勤儉學工的大學生,哪有錢賠給那男人,而且明顯那男人就是訛人。

劉波起身便走了過去,一把把小姑娘攔在身後,“你一大男人欺負這十幾歲的小姑娘丟不丟人?”

中年男人名叫陸虎,是一家小額催收公司的頭子,平常囂張跋扈慣了。

“你哪裏來的?管個屁的閒事?這事跟你有關係?哪涼快去哪待着去。”陸虎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劉波,又看見快步走過來的李小冉,賊眼珠子轉悠了一圈,心裏明白了。

這劉波應該就是個吃軟飯的小白臉,現在這些女白領不都愛幹這事嗎,於是說話便更加不客氣。

“別怪我陸虎沒提醒你,現在趕緊給老子滾蛋,要是在廢話,小心老子廢了你。”同陸虎一桌吃飯的突然站了起來,大概五六個。

“小子,我勸 你趕緊走吧,我們老大脾氣不是很好,讓你走都是給了你天大的面子了。”其中一個年紀稍微大點的出言勸道。

劉波笑笑,“謝謝你的好意了,不過我劉波最不喜歡別人威脅我,你跟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你這樣欺負一個女孩子。”

陸虎脾氣一下子上來了,“什麼事你他媽管得着嗎,你還真拿你自己當根蔥了?小白臉。”

剛剛的女孩趕緊站了出來,“哥哥,謝謝你,我弄髒了這位大哥的衣服,他讓我賠償十萬,我我,我現在沒錢。”女孩說着低下了頭。

劉波看看男人,得體的衣服上確實有着明顯的一塊污漬,但這衣服一身最多也就值三千塊,而且髒的只是裏面的襯衫,五百塊就能買個新的,這明顯欺負人嘛。

“哥們,你這窮瘋了吧,一件襯衫還只是髒了,你要人家姑娘十萬?”

陸虎也被問的一怔,面子上也不好看,“你懂個屁,勞資的衣服能是你們這些人能懂得嗎,別廢話了趕緊賠錢吧,要不你替她賠?要是不替趁早滾蛋。”

李小冉看了半天是明白了怎麼回事,出聲道,“這位大哥,人家女孩也挺不容易的,你這襯衫是髒了,你看這樣行嗎,我替她給你一千,你再買個新的行嗎?”

陸虎盯着李小冉賊眼珠子亂轉,劉波快步一步,把李小冉擋在了身後,“你也別難爲人家了,我們也不說什麼了,這樣好了,我給你五千,這事就算了。”

五千了,按理說也不少了,陸虎心裏也清楚,夠買二三十件襯衫的了,但陸虎不打算買這個情,他也不差這五千。

“行啊,美女,你既然想幫她,那你讓我親一口這事就算了。”陸虎滿臉淫笑。

李小冉面色一變,“流氓,真是無恥之徒。”說完拉着剛剛的女孩便站到了後面,她相信劉波解決這事不難。

劉波冷笑,“你還真是敬酒不吃非吃罰酒了,把給臉不要臉演繹的淋漓盡致。”劉波一個電話,短短二分鐘,屋內突然出現十幾個身穿黑色運動服的精壯男人。

***成兩排,把劉波圍在中間,“劉少,是誰惹着您了,交給我們就好了,您休息吧,讓您勞累是我們的不對。”

劉波玩味的看着陸虎,陸虎面色一變,“你以爲你是誰?還劉少,不就是有個有錢的金主包養的小白臉嘛,你這樣的人我見多了……”

“啪”陸虎話沒說完,劉波身邊的男人上去就是一個大嘴巴子,“嘴巴給我放乾淨點,劉少是你這種人能說的嗎?”

陸虎徹底蒙了,這時候一男人慌慌張張滿臉流汗的跑了過來,“哎呀,哎呀,哎呀。”男人先哎呀了三聲,看着劉波,略爲愧疚的笑了笑。

“劉少,沒想到劉少這種人物能屈尊來我這種小破店,實在抱歉,是我招待不週,還請見諒。”來的正是這家飯店的老闆。



老闆姓劉,大家都喜歡叫他劉老頭,劉老頭年輕的時候便禿了頂,這才得了那麼個稱呼,劉老頭是京都柳如煙柳家大小姐的師傅,這點劉波是知道的。 劉波笑笑,“劉老頭?”

“是是是,沒想到劉少竟然認識老朽,是老朽的榮幸啊,哈哈。”劉老頭爽朗一笑,摸着他那幾根山羊鬍子,揹着一隻手,劉老頭穿着身長袍,卻沒一點世外高人,高手的樣子。

“哈哈,真是巧了,沒想到您來能老在這。”


“我也是沒想到能在這裏遇到劉少呢,如煙一直想認識一下大名鼎鼎傳說中的劉少呢,奈何劉少是大忙人,一直預約不到呢。”

劉波大手一揮,笑道,“這是哪的話,我也特別想認識柳小姐呢。”柳家是京都的望門大族,而這柳如煙恰恰就是柳家嫡長女,說來也算得上是個奇女子。

柳如煙人長得漂亮,最主要的是,功夫一流,這劉老頭就是她的師傅,別看一副普通人的樣子,但這劉老頭拳法卻是數一數二的好。

劉波可以不在意陸虎這樣的小人,但柳家的面子他得給,他斜眼瞅了眼站在一邊,哆哆嗖嗖的陸虎和衆小弟。

劉老頭什麼人?能不懂劉波這是在給她臺階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