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人影回頭,這哪裏是人,分明是一個白色布偶娃娃,樣貌詭異,兩條綠線自眼角垂落到嘴角,瞳孔深陷,看上去格外的陰森恐怖。

「嘎嘎~好久不見啊,宗婪!第八部待的怎麼樣,有沒有到千部長之位?嘎嘎!」布偶娃娃發出怪叫,陰森恐怖。

白古一愣,白色娃娃?「不好,是新人類聯盟的人!」白古突然想起,新人類有超強者,通過直接接觸人類發展紅背,暗子。

宗婪如果真是新人類聯盟的人發展的,那就不能說是暗子,而是紅背了!能將宗婪發展成為紅背的新人類聯盟,白古暗道不好,出大問題了。

與此同時,地面無數黑色線條拔地而起,組成一個巨大的牢籠,將包括前方白色詭異娃娃的所有人囊括,原寶殺機陡然出現,遍佈每一寸土地。

宗婪這時候卻已經衝到白色娃娃面前,一拳揮出,宇之印照者的氣息完全展現,想要一拳砸死這個看似很容易打碎的詭異娃娃。

十五他們更疑惑了,宗婪,不是暗子?那童執將他們騙來此地,是為了什麼?他們跟童執可沒有什麼仇值得童執這麼做,戰場終端都有記錄,如果他們因為這個死了,童執也難逃一死,可,到底是為什麼?宗婪到底是不是紅背,到底是不是暗子?

本來他們九成相信宗婪是暗子,但現在,不足四成,暗子怎麼會毫不猶豫直接殺向新人類聯盟強者。

「大膽!你膽敢對我出手~找死不成!!」白色詭異娃娃大喝,但是動也沒有動一下,隨後被一拳打碎。

「不對,堂堂巫靈神怎麼可能就這麼被打碎了。」宗婪警惕,這白色詭異娃娃正是新人類聯盟,七神天之一,巫靈神,但怎麼可能就這麼被自己一拳打碎了,這不可能。

啪啪啪~

黑暗走出人影,童執鼓著掌:「精彩啊,宗婪,要不是已經確認,還真不可能懷疑的到你是暗子,束手就擒吧,宗婪!」

宗婪大怒,腳下原寶陣法已經瞬間變幻,形成殺機,撕裂虛空,差點撕碎宗婪的雙腿。

籠內,原寶殺機瞬間沸騰,原本死寂的黑色大地,被白光覆蓋,白光之內,又是被撕裂的虛空。

童執冷笑,這種程度的原寶陣法,如果不清楚殺機方向和位置,不可能躲得過去,只能硬抗,而滿地都是原寶殺機,還在不斷迅速向上爬升,十個呼吸之內就可以覆蓋整片籠內,屆時將會面臨原寶殺機的不斷濃縮,直至無法承受。

十五一行人蜷縮在一角,這原本殺機非常恐怖,他們如果碰到就會被頃刻之間抹殺,但是他們好像被隔絕了,原寶殺機總是會差一點就撕碎他們,但就是沒有接觸。

童執給的千絲靈精,是真的,這是真的特製千絲靈精,足以抵擋這原寶陣法的無窮殺機。

「童執,你瘋了,為什麼要對我出手,你才是暗子!啊!!」宗婪瘋狂怒吼,剛才一道殺機刀鋒斬破了他的後背,鮮血淋漓,極度生氣。

「死到臨頭還不承認,你以為是我發現的嗎,你幾百年前進入黑暗邊境就被懷疑了,這次永恆族入侵唯獨對你第八部攻勢最小,你以為沒人看到你出去是嗎?你那寶貝徒弟,就是我們安插在你身邊的人!暗子,今日你可以死了!」童執大喝,籠內殺機已經覆蓋整個原寶陣法,黑色線條穩重如山,狂暴的原寶殺機都無法撼動。

「童執,我與你勢不兩立,不共戴天!石中玉萬部長不會放過你的!啊啊啊~」宗婪瘋狂,聽的十五於心不忍,童執,宗婪,到底誰說的是真話?

「別勢不兩立了,今天你要不是暗子,我死,要你是暗子,你必死,宗婪,認命吧你,背叛人類還能隱藏數百年,你不累嗎?」童執就在外面看着,原寶陣法他不會,就算會也進不去。

籠中殺機越來越密集,甚至開始了對撞,產生空間裂縫,宗婪的吼聲越來越小,被殺機的浩蕩聲勢覆蓋。 「陶團長在嗎?小老兒有事相商。」兩人盯着陶鈞的帳篷,猶豫了許久,這才由古墨出面,開口喊道。

沒過多久,帳簾被陶鈞掀開,把古墨父子請讓帳內。

雙方坐定之後,古墨父子兩人對視了一眼,而後默契的點點頭,臉色嚴肅的看着陶鈞。

「額!有什麼事,直說好了,你們這樣看着我,怪慎人的。」陶鈞被他們的眼神,看的心中直發毛,急忙開口說道。

「陶團長,我們想求您一件事,希望您能答應我們。」古墨開口說道。

「說吧!什麼事?只要我能辦到。」聽到古墨的話,陶鈞直接點頭答應下來,不過他並沒有把話說滿。

「我們想請您收留我們,古家我們是回不去了,目前最好的選擇,便是加入爆炎。」古墨雙眼緊盯陶鈞,一臉誠懇的說道。

「就這事?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什麼呢!」聽完古墨的話,陶鈞頓時吐出一口氣,臉上露出輕鬆的笑容。

「這麼說,您答應了?」聽到陶鈞的話語,古墨不確定的問道。

「當然答應!」陶鈞點點頭,肯定是說道,隨後舉起手中的茶杯,對古墨父子說道:「歡迎加入爆炎。」

「謝謝!」古墨父子急忙跟着舉起茶杯,感激的說道,而後便一飲而盡。

古墨父子,帶着十數位倖存下來的武者,加入爆炎的事情,並沒有引起林衛的關注,因為此刻,他正在吸納魔核。

蠻石鎮一戰,他得到了數量龐大的魔核,當然,雖然大部分都是低價魔核,但量變也是可以引起質變的。

沒錯,吸收了爆炎的存貨,跟獸潮之中得到的,加上他之前吸收的,再加上昨天特地讓人,在黑水城購買的,剛好讓他把骷髏復生術,和次元空間,同時升到了四級,代價嘛!自然是他跟陶鈞兩人,身上再難找出一個銅幣,真正的一貧如洗,臉比兜還乾淨,為此,林衛把林二幾人也收颳了一遍,說出去都沒臉見人了。

好在,他已經達到了想要的目的。

四級的骷髏復生術,比起前面幾級,變的十分不同,零級只是入門,一至三級,則是基礎,而從四級開始,骷髏復生術的恐怖,才真正展露出來。

原本骷髏復生術的提升,都要根據技能的等級,和精神力的強弱,決定可以召喚骷髏的數量,但從四級開始,這個規律,便被打破了,從四級開始,只要林衛的精神力夠強,想要召喚多少只骷髏,就能召喚多少,只不過,他所能召喚的骷髏,其等級卻還是要受到骷髏復生術的限制。

用冥老的話解釋,那就是,骷髏復生術是媒介,而精神力只是運作的能量,如果林衛強制召喚,比自身等級高的骷髏,那麼後果,就是不死也要變成白痴。

至於次元空間,到是沒有太大的變化,除了空間越發的穩定,可以容納更強的力量,並沒有出彩的地方,要說變化,到是多出一個十分遼闊的空間,如空間袋一般,可以用來儲存物品。

至於冥老,則好像永遠睡不夠一樣,在林衛晉級的時候,冒出來找點存在感,事後很快便又沉寂下來,不管林衛如何呼喚,一點回應也沒有。

骷髏復生術跟次元空間的等級提升之後,林衛出來溜達一圈之後,發現陶鈞把營地管理的井井有條,所以這貨對陶鈞交待幾句之後,再次進入帳篷之內,開口閉關。

已經達到三階巔峰的元力修鍊,隨着次元空間的提升,又可以提升了,雖然他在武者方面的戰鬥力,普普通通,並不像一些天才那樣,擁有各種各樣的血脈和體制,但武者的實力,卻是不可或缺的輔助,尤其是每提升一階,所帶來的壽命上的增加。

畢竟骷髏復生術,只是戰力上的提升,而自身修為的提升,才是永久的,萬一哪天骷髏復生術失效了,他還有自己這一身武者的修為。

就在人們漸漸安定下來,個大勢力,竭盡全力發展,坐等獸潮退去的時候,一則驚人的消息,瞬間便引爆了整個黑水城。

因為這次的獸潮,不但規模遠遠超過了往昔,並且,開始在被它們佔領的土地上,劃分領地,打算長久的生活下來。

至此以後,黑水城便完全處於魔獸的包圍之中,切斷了黑水城與其他城池之間的聯繫,讓黑水城,成為了一座孤城,不管是外面的人進來,還是裏面的人出去,都要經過重重的難關,而魔獸之中,不乏高階魔獸的身影。

不過這些事,並不是林衛他們應該考慮的,天塌下來,自有高個頂着,與他們無關。

人活着一天,日子就要照樣過,而過日子就得花錢,花錢自然得有錢,就得想辦法賺錢。

黑水城的生活水平,自然不是蠻石鎮可比,而且隨着人數的增加,需求增加,物價也跟着上漲,賺到的錢,自然也跟着增加,就比如說,在蠻石鎮,一個銀幣一顆的零階魔核,在這裏,最少也要五個銀幣,足足翻了五倍,而其它一些稀少的物資,更是翻了十倍百倍,就是這樣,都還有價無市。

這樣子搞法,以爆炎的底蘊,沒幾天便扛不住了,因為爆炎九成的物資,都被陶鈞換成魔核,讓林衛吸收了,剩下的,只能維持一段時間的運轉,所以,在眾人修養了幾天之後,陶鈞便組織人員,分成一支支傭兵小隊,開始外出做任務。

有這個想法的,並不是只有陶鈞他們,早在前兩天,便有大量的武者,外出歷練,幾座城門,每天進出的人流,都不止百萬,這主要還是因為,為了鼓勵武者外出獵殺魔獸,傭兵工會發佈了大量的任務,獎勵自然是比平時高了許多。

黃昏時分,林衛的營帳,其位處營地的中心,此處少了幾分嘈雜,多了幾分寧靜。

林衛盤膝坐於帳內,臉上帶着祥和的笑容,此時正緩緩的收功,在消耗九成的元石之後,他完成了突破,這到不是說,他的天賦卓絕,相反,他的武道天賦,十分普通。。 趙司令微微一怔,道:「陳閻王和陳判官,居然還有他們兩人聯手解決不了的事情?」

地情與地安部門是兩大安全網機構,否則國內外的安全工作,可是說權力很大。

趙司令接過何衛軍遞過來的資料,認真地翻閱下來。

啪!

趙司令一巴掌重重地拍在枱面上,厲聲道:「太囂張了!必須把他們這股囂張氣焰徹底壓下去!」

在趙司令和何衛軍討論事情的時候,在碧水廣場的一家高檔餐廳內,陳凌和林雪坐在一個靠近窗戶的優雅位置享受各種美食。

林雪突然盯着陳凌,道:「你確定真的沒事嗎?」

陳凌點頭,道:「你看我像有事的樣子嗎?」

「確實不像,不過,你總是把許多事情憋在自己的心裏,其中艱難苦辣,各種心酸,只有你自己一個人抗,你會很累的。」林雪輕聲道。

陳凌淡淡一笑,道:「我是個堅強的男人,鋼鐵做的。」

「鋼鐵直男是嗎?」林雪打趣道。

陳凌:「這個……你想說什麼就是什麼。」

林雪咯咯一笑,道:「算了,不逗你了,總之呢,不管什麼時候,你都要注意自己。」

自從上次分開后,兩人有三個多月沒見面了。

陳凌大山裏鑽了三個月,回來後進行研究,也就是有那段時間,通過信息聊一聊。

幾個月不見,陳凌發現林雪似乎比以前更漂亮了,身上的氣質更加的出眾。

林雪也是好好打量陳凌,還是那麼陽光帥氣,不同的是這傢伙的眼角還貼著一塊創可貼,有點不和諧。

陳凌肯定又執行危險的任務了,否則不會又被送到醫院。

關於這一點,林雪早就想開了,自然自己選擇準備跟他在一起,就要做好最壞的準備,至於會不會發生,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過好當下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時間不多了,快點吃飯吧。」陳凌突然說道。

林雪蹙眉,道:「拜託,你不會吃飯後就走吧,我們三個多月沒見面了。」

陳凌道:「我的意思是我還得趕緊回醫院,否則醫生查房。」

林雪咯咯笑了起來,道:「你就放心的在這裏吃飯吧,我還以為多大的事情,回頭我跟醫院的人電話,他們肯定不會找你麻煩。」

「等吃完飯,我們去買衣服,你身上這套衣服太土,太老氣,你這麼一個大帥哥,挑衣服一點眼光都沒有,等會兒,我會把你打扮成白馬王子,這麼說定了。」

陳凌:「……」

他有點無奈,不過也非常享受這樣的放鬆。

每次執行任務殺人後,雖然不會產生什麼心理負擔,但是感覺都不會很好,特別是這次一下子幹掉一百多人,就有一種不是特別自在的感覺。

只有跟林雪在一起的時候,那種不舒適的感覺才會漸漸消失。

吃飽之後,陳凌被林雪強行拉着去逛商店。

「這副暴龍眼鏡不錯,你戴着特別有氣質,就像是威武的教官,按照這款式來三副。」

「男人手上一定要有手錶,才能凸顯出他與眾不同氣質,你適合戴這款手錶,顯得特別的穩重。」

「人靠衣裝,只有合適的衣服穿在身上,才能讓更加的精神,這套淡藍色襯衫跟你的膚色最搭配。」

「還有皮鞋……」

這麼一來,陳凌從頭到腳都被林雪裝扮了一番。

眼鏡,領帶,襯衫,褲子,皮帶,手錶,皮鞋……全套下來,一套不夠,還得是三套!

關鍵林雪帶陳凌進去的商店都國際大品牌連鎖店!

一副眼鏡好幾萬,一塊手錶都是三十多萬,身上一套衣服又是十幾萬……這一身行頭下,沒有兩百萬下不來!

這錢燒的!

陳凌都不好意思了,開口拒絕,林雪直接頂了回來。

「你願意出來,就是給我面子了,你要拒絕,我哭給你看,我是認真的,不跟你開玩笑。」林雪一本正經的模樣。

「再說了,不就幾件衣服嗎,不算多少錢,定了啊,今天你必須聽我的。」

陳凌有點無語。

而這一幕都讓暗中跟蹤的保鏢有點看傻眼了。

「大小姐什麼時候當舔狗了?」

這名保鏢是退役軍人,跟在林天身邊很多年了,看着林雪長大的,對於林雪的脾氣非常清楚。

自從林雪成年後,從來沒見她對哪個男人這麼好過,別說主動送東西之類的事情了,一起逛街都不可能。

面對那些超級富二代的追求,他們一個個跪舔得像狗一樣,卻沒見林雪有任何錶達,根本不理會他們。

這次,林雪主動陪對方吃飯,還給對方買衣服,沒買手錶……還撒嬌!

這是直接跪舔這個男人的節奏啊!

「大小姐這是怎麼了?」

保鏢鎖緊了眉頭,注意觀察陳凌的一舉一動,發現對方面對林雪對他的好,竟然還不情願,甚至是拒絕。

對方除了長得陽光帥氣,身材矯健之外,並沒有發現對方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林雪不是花痴,追求她的男孩中,陽光帥氣的一大把,也沒見她對誰動心過。

「這裏面肯定有古怪!」

陳凌自然不知道這些情況,他和林雪從商場走出來,手裏提着一堆的大包小包,全部都是林雪特意買給他的。

「這次先買這麼多吧,等下次我們再出來逛的時候,我們去別的地方,那裏的衣服,各種修飾品款式更多一些。」

林雪一臉高興的樣子。

陳凌道:「這些衣服我一年都穿不了幾次,你知道我的身份,很少有機會出來閑逛,這是最後一次,以後不要了。」

林雪撇撇嘴,低聲道:「直男。」

從商場出來,陳凌心中突然一動,危機感應向周圍一掃,立刻發現問題了。

「好傢夥,跟蹤我好玩嗎?」

其實在對方出現在商場附近的時候,陳凌已經察覺到了,只不過對方似乎沒有什麼惡意,他才懶得理會。

沒想到對方竟然跟了那麼久,這令陳凌有點不爽了。

他不動聲色的對林雪道:「這次我來開車吧。」

林雪一怔,隨即甜甜一笑,道:「好啊。」鍾雄定親,馬釗確實沒搗亂,只是跟在費三嫂身後,請求費三嫂也給他找一個,要求就是家人必須是通情達理的,別的都不在乎。

費三嫂找到自家婆婆,「媽,你說咋辦?」

費媽媽挺看好自家大小女婿的,雖然年紀大了點,可是年紀大會疼人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