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人的壽命不長,我陪你幾十年。”白洗說道:“等你死了,我的人情就還完了。”

“這也太重了……”

“不重,就這樣吧。”夏恆倒是痛痛快快的說道:“你跟我的污穢住在一個骨灰罈裏好了。”

“我說你怎麼這麼自作主張……”

“那怎麼了,”夏恆目不斜視繼續往前走:“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

再回頭,白洗已經不見了:“這樣也行?”

“怎麼不行。”

“我不會放棄夏恆的。”忽然身後傳來了西施的聲音:“絕對不會。”

我看了夏恆一眼,夏恆假裝沒聽見。

那我也假裝沒聽見好了。

頭靠在了夏恆胸前,覺得空前安穩。

真好。

這會兒終於覺出了睏倦來,不知不覺,在夏恆身上的草木氣息之中,很快閉上眼睛就睡着了。

很久沒有睡的這麼香了。

下一站去哪兒,我們要走到什麼時候我全不知道,但是隻要在一起就好。

再睜開眼睛,天色早就亮了,又是在車上,外面是蔥綠蔥綠的麥田,景色意外的有點熟悉,我好像來過這裏。

我端詳了半天才端詳過來,這不是去我們家的路嗎?

夏恆……要帶我回家?

轉過頭看夏恆,他還沒有醒,厚重的睫毛還是蓋的嚴嚴實實的。

只有這個時候,他能卸下所有的防備,像是一個孩子一樣。

爲什麼……他能這麼好看?

爲了看看下一站到底是哪兒,我拉過了骨灰罈,掀開蓋子,想拿小冊子看看,誰知道里面又成了萍姐姐的骨灰,大概小冊子和生人鑰又被夏恆收起來了吧。

“你掀什麼蓋子,別讓我的骨灰受了潮!”忽然萍姐姐不滿的聲音響了起來。

“是是是……”畢竟公共場合,在別人看來,對着空氣自言自語肯定跟神經病一樣,我壓低了聲音:“你知不知道,這是要往哪裏走?”

萍姐姐不悅的說道:“那誰知道,夏恆領着去哪兒就去哪兒吧。”

聽上去她心情不太好,我偷偷的問道:“你……跟白洗相處的怎麼樣?”

寵妻有毒 “不怎麼樣。”白洗的聲音卻從我身後響了起來:“我更想住在你身上。”

“我身上沒什麼地方能讓你住。”

轉過頭去,白洗正坐在了我後面,大白天近距離觀賞,更是五官立體,清俊逼人,完全就跟一個活人一樣。

夏恆卻冷不丁開了口:“愛住不住,一個污穢還敢提要求。”

白洗擰了眉頭:“我不是你的污穢。”

“要不是我,你能留下?”夏恆還是閉着眼睛:“就算做污穢,也不要得寸進尺。”

白洗忽然笑了:“你的傷好的很快,如果這次更重一些,還會那麼容易好麼?”

“要不試試看?”夏恆倏然睜開了黑魆魆的眼睛。

苗頭有點不對!

總裁系列②:女人,投降吧 我趕緊說道:“白洗,我看骨灰罈挺寬敞的。”

白洗不太高興,沒跟我反駁,就消失了。

“我就說……我最討厭污穢。”

李小姐微博的1500天 我望向了夏恆:“這是要去我家?”

“嗯。”夏恆表情有點不自然。

“想不到蘇晗還去過我們家那裏,那就方便了,這裏我熟悉啊!”

順帶着看看我爸媽,看看大舅!

只是不知道,蘇晗去過哪裏。

“這倒不是。”

“啊?”我望着夏恆,一下子蒙了:“什麼意思?”

“你睡着了之後電話響起來,我接了。”夏恆理所當然的說道:“是你媽媽。”

我只覺得後背的汗毛一根一根的豎了起來:“所以?”

“她問我你在幹什麼。”夏恆微笑:“我說你睡了。”

“你是不是傻?”

“怎麼也比你強。”夏恆黑魆魆的大眼睛眯起來,得意非凡:“她說讓我告訴你,今天我們不回家,她就喝安眠藥。我想你一定會答應的,就買好了車票。”

夏恆……是故意的吧?

生活啊,就像是過山車,忽上忽下忽高忽低,就是爲了給你刺激。

我媽會打死我嗎?這樣的話,我也可以跟白洗和萍姐姐住在同一個骨灰罈裏了。

真是個皆大歡喜的結局。

“哎呀,這不薑茶嗎?你可算回來了,你媽前陣子說你跟你表哥學手藝啦?”

到了小區門口,先看見了鄰居馬大姨,馬大姨的女兒新離婚,所以她看見夏恆兩眼發亮:“這就是你表哥?長的還真是一表人才,別說,跟你姐(她女兒)挺相當,有對象了嗎?”

“大姨你好,”夏恆又裝成了個人畜無害的笑容:“我是她老公。”

“那可太可惜了……”馬大姨表現的十分遺憾。

真的那麼可惜嗎?再說老公什麼的,也太早了點吧。

上樓途中,我跟夏恆強調了好幾遍讓他放老實點,他是滿口答應,可是以我的經驗,他答應的越容易,翻臉也就越快。

事實也確實如此。

一開了門,只見我媽正襟危坐,我爸挺緊張的在後面走來走去,一見我們來了,想先開口,被我媽給一眼瞪回去了。

黑雲壓城城欲摧啊……

我咳嗽了一聲:“媽,這是我男朋友夏恆。”

“媽,這是一點禮物,”夏恆將名貴的禮盒擱在架子上笑:“怪不得薑茶這麼漂亮,原來從您這裏繼承來的。”

你管誰叫媽呢?

就算是我媽,看夏恆的眼睛也微微亮了一下,畢竟這年頭有顏值就是有外掛。

“還知道跟我喊聲媽?”不過我媽的臉色還是很難看,更沒有搭理夏恆,只瞪着我:“我以爲你要把我氣死了才痛快。”

“您看您這話說的。”我趕緊說道:“也是打算告訴您的,只是倆人剛交往時間不長……”

“交往時間不長,”我媽瞪着我:“你就已經跟他……”

她吸了一口氣,從大花瓶裏抽出了雞毛撣子就往我身上打:“你行啊,長大了有主意了……”

“媽,您要打就打我吧!”夏恆擋在了我前面,額頭故意正當在雞毛撣子前,一道淤痕醒目的出現在了他光潔的皮膚上,顯得特別觸目驚心,而他的話,比那道淤痕更觸目驚心:“孩子是無辜的!”

蒼天啊……孩子?

夏恆英挺的眉頭微微擰着,滿眼認真和心疼。

我媽的手抖了起來,滿眼的難以置信:“你說孩子?”

兩情若是腹黑時 “雖然還不知道是男孩兒女孩兒,”夏恆溫柔的說道:“我會負起責任對他們好的,我也很希望能儘快結婚。”

“這小子說的是真的麼?”我媽的嗓子也劈了:“是不是真的!”

我張大了嘴,這個計劃外的情況,我要怎麼辦?

誰來救我!

“哎呀,什麼年代了,這不是很常見麼?害什麼羞。”夏恆伸手摸了摸我的頭,笑的寵溺:“媽知道,她臉皮薄。”

我媽的臉色特精彩,我爸則不甘寂寞的衝上來攔住了我媽:“木已成舟了,還能怎麼樣……”

“降壓藥……”我媽一頭衝進了臥室裏:“我的降壓藥……”

我爸趕緊就跟上去了:“你躺下,我給你找!”

“夏恆……”我瞪着他:“你怎麼能……”

夏恆笑眯眯的:“我這演技怎麼樣?”

反正靠着夏恆的演技,他得到了留宿的資格——雜物間的舊沙發上。

我媽氣的一天沒吃飯,我爸拿出手機定了外賣。

我去看我媽,好說歹說我媽也不搭理我。

怏怏不樂的出來,我爸也對着我搖頭嘆氣。

明明是自己家裏,卻成了一個萬人嫌!

真想把白洗叫出來打夏恆一頓。

洗完澡,爸媽已經睡下了,我順勢就到夏恆睡的雜物間看了一眼。

他斜斜的倚在了沙發上已經睡着了,腿太長,曲着也伸出沙發一段距離,看着特別累。

夏恆這種人,從來沒受過這種委屈吧?

莫名其妙,有點心疼。

伸手將翻開的被子重新給他蓋好了,不知不覺就一直盯着他看。

因爲怎麼看也看不夠。

“我是不是……特別好看?”夏恆猛地睜開眼睛笑的得意:“看入迷了?”

我一愣,趕緊就站了起來,結果往後一退,差點撞到了舊櫃子上,夏恆眼疾手快的站起來,伸手護住了我的腦袋:“你怎麼這麼蠢……”

“我走了……”

心跳的通通的,說不出哪裏這麼心虛,轉身要出去,他卻伸出修長的胳膊,一把將我拖回來了,清越的聲音在我耳側曖昧響起:“澡都洗好了,總不能讓你無功而返……這個味道我喜歡。”

頭頂天旋地轉,他把我按在了舊沙發上,擰起了眉頭:“有點窄……”

“你放開,這裏不行……”我心頭一緊就掙扎起來:“爸媽聽到的話……”

“我幫你小點聲音……”說着,他壓下來,吻在我脣上。

“噠……”

客廳一陣腳步聲,我的心一下子又提到了嗓子眼,顯然是我爸出來了!

“薑茶,你媽睡着了,你跟夏恆去你的臥室吧……明天早點起牀,別讓你媽看見。”

他頓了頓:“還有,別說是我說的啊!”

這輩子,沒覺得臉這麼燒過……什麼叫羞愧,這就叫羞愧!

“謝謝爸爸。”

夏恆居然還理所當然的應了一聲,等我爸的聲音消失了,伸手就把我抱起來了:“真好……想不到還能睡你的牀……”

“我沒同意!”

“噓,你想讓媽聽到嗎?”

“你……”

被他抱上牀重重壓下來,他手探進去,卻愣了:“裏面不用穿?”

誰洗完澡睡覺還穿?

“就知道,你是特地來勾引我的……”

他吻上來,特別好聞的草木味道一籠罩,我只覺得腦袋裏一片空白,氧氣不夠用,好喘。

“我聽說這次會不太舒服,但好像以後就好了。”

草率嗎?沒關係,我喜歡他,爲他做什麼也可以……

我從來沒有,這麼喜歡過一個人。

“咱們的孩子,一定很好看。”纏綿過後,頭枕在夏恆胳膊上,已經睏倦的睜不開眼睛,他還在特別認真的自言自語:“最好長得像你多一些……”

怎麼都好……怎麼都好……

一覺香甜,夢都沒做,再睜開眼睛,天剛亮,耳邊是沙沙的雨聲。

太好啦,今天沒有光!

側過頭,夏恆已經不見了,身上的被子蓋的還是嚴絲合縫,一直忘了問他,他到底是不是處女座呢?

從牀上爬起來,頂着雀巢似的頭髮去洗漱,卻發現我居然是醒的最晚的一個,爸媽和夏恆早就穿戴整齊坐在沙發上,三雙眼睛貓頭鷹似的,全炯炯有神的盯着我。

像是被捉現行的賊一樣,我本來就痠軟的腿幾乎站不住了要跪,卻聽我媽率先大吼一聲:“給我快點收拾,今天去民政局領證!再晚一點,準生證都下不來了,你們想生個沒戶口的黑人麼?”

“媽……”我猶豫了一下:“可是他們家……”

“別廢話!他不是沒爸沒媽嗎?” 撩妻總裁365式獨寵霸愛 我媽咬牙切齒:“趁我沒後悔!”

“就是!”我爸趕緊也說道:“還不快謝謝你媽成全!”

夏恆偷偷的笑了。

就算坐上了車,我還是不敢相信,我要結婚了?

是跟夏恆認識的時間不長,可是我想,也許我以後,再也不會這麼喜歡一個人了吧。

夏恆在後座上握着我的手,我倒是發現坐在副駕駛上的我媽趁我不注意,偷偷抹了一把眼淚。

“我說……”我偷偷的問道:“你這種人,也有身份證戶口本?”

夏恆一擰眉頭:“‘我這種人’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

想想也是,他大表姐四處有關係,整點這個大概不難吧?

“不過爲什麼你會隨身攜帶戶口本?”

“因爲戶口本上,只有我一個人。”他補充了一句:“以後交給你。”

“好。”我偷偷的笑了,看着窗外的雨滴都那麼美。

很快,民政局到了,我爸停好車,撐開傘,捏着我家的文件夾給我媽開了車門:“小心點,地上滑。”

我爸呀,從來沒爲我這麼幹過。

夏恆先下了車,等我站穩了,打開大衣,特別利落的就把我卷懷裏了,擋住了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