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什麼地方?”曹滄問道。

“教堂。”

曹滄和伊萬輪換背簡博士到了海岬上的教堂。果然所有人都來參加聚會了,甚至包括了被關押在小島上的三四十個不同意見者。現在他們還在被控制中,被關押在教堂裏,其中就有約書亞。

“你們投降吧!你們投降吧!”那些被關押的人,對着柵欄外的人喊,“讓米勒回去,完成我們的任務,你們是有功勞的,我們可以一起在這裏共同生存!”

柵欄外的不少人臉上都露出了猶豫的神色。曹滄明白,有人已經開始動搖了!

“我們來這裏的目的是什麼?”約書亞開始大聲說起來,所有人都默默地聽着他說下去,“地球走向終點的時間已經快到了!這一點你們都知道,爲什麼不讓更多人進入這裏?我們不能這麼自私!”

“可是你們的船票,並不公平!”麥克立即反脣相譏。

“能夠進入異海的人類,一定是要對人類文明的延續負責的精英。”約書亞接着說道,“我們不能讓異海變成第二個地球!”

“好了!”懷特大聲喊道,“不要爲這個話題再爭執了!我們永遠不會在這件事情上達成共識!”

“那就等着米勒回來,打敗你們!”約書亞旁邊的一個人喊道,“你們早晚會明白,你們是錯誤的!但是想讓我們勸說米勒停止努力,你們想都別想!即使我們同意,他也不會答應!”

“看樣子是無法達成一致了。”簡博士小聲在曹滄耳邊說道,“我們已經就這個問題,開了無數次會。”

“每次戰鬥後,都這樣嗎?”曹滄問。

“是的。”簡博士說道,“在異海,最重要的資源就是我們人類本身。我們不能無限制地損失個體數量。”

“難道你們要和米勒妥協?”曹滄冷冷地說道,“你們有沒有想過,米勒是能夠在異海利用懷錶,製造空間扭曲,從地球把人類帶入異海,可那些被帶入的人類,根本就沒有做好進入異海的準備!”

卡林說道:“他們進入異海的環境之後,脫離了地球上的道德約束,會在異海變得肆無忌憚。這樣的人類種羣,還能稱之爲人類嗎?如果異海由這種人統治,情況會變得比地球更糟!更何況,還有些人類因爲空間的扭曲,會產生生理上的基因突變,變成我們都無法接受的模樣,比如那個能長時間潛入海底的訓魚人,他還是人類嗎?”

會議在爭論聲中不歡而散。

衆人又回到海島的村落裏。

“既然他們繼續堅持,我們就不能再束手待斃。”麥克說道,“趁着米勒找到他的追隨者之前,我們一定要把他消滅。”

“跑道已經修好了。”懷特說道,“我們隨時可以起飛,找到米勒就不再對他手下留情!”

“跑道?”曹滄吃驚地問道。

“你忘了我們進入的時候,帶來了兩架戰鬥機嗎?”簡博士微笑着說道,“我就是駕駛員之一。” 第3753章

但是幻陣對她沒用,進去后還要配合藥王尊者等人演戲,墨九狸想想就頭皮發麻!

最後墨九狸還是決定用最簡單直接的辦法,裝傻!

於是墨九狸假裝自己什麼都沒發現的,跟著藥王尊者和木老繼續往前走!

木老昨晚布好陣法的時候,就提前告訴了藥王尊者怎麼走,所以兩人故意微微放慢腳步,跟墨九狸保持一致,免得墨九狸踩著他們的腳步,沒有走到陣法裡面去!

墨九狸看到藥王尊者和木老的舉動心中好笑,這麼簡單的陣法,她閉著眼睛都有一百種方法走出去的啊!

於是當木老神識注意到墨九狸的步伐,跟自己不一樣的時候,給了藥王尊者一個成功了的眼神!

兩個人還是繼續給墨九狸介紹的說著話,走著走著墨九狸的身影就在兩人眼前消失了!

「木老,我們快點走過去,然後帶他們三個進來考驗丫頭!」藥王尊者對著木老道。

「行了,我知道的,你跟著我的腳步走,這樣比較快!」木老聞言說道。

藥王尊者點點頭,跟在木老身後向陣法對面走去,昨晚木老為了布置這個陣法一.夜沒睡,為了擔心墨九狸可能精通一點陣法,所以木老這個迷陣故意布置的距離很長,剛好中心幻陣的位置,是幾塊葯田交界處的空地,他們就是想在那裡考驗墨九狸的!

不過司老和崔老,還有榮老三人在陣法的另一邊等著他們去接,將三人一起帶進陣法內才行!

所以,藥王尊者和木老都覺得此刻墨九狸應該在迷陣中打轉,然後會走進幻陣,現在他們兩個人只要順著邊緣的迷陣,走到陣法對面,把司老三人帶進去幻陣的地帶就可以了!

木老的幻陣,只是布置在中心的位置,兩側是沒有幻陣的,這樣也是為了他們進出方便,而中間的幻陣,木老布置的時候故意只針對女子,因此對他們五個人是無效的,所以他們到時候可以在幻陣中考驗墨九狸!

一切,木老和藥王尊者等人都設想的十分完美,前提是他們需要一個配合他們演出的墨九狸啊!

可是,陣法對面的司老三人,正在聊天等著谷主和木老從陣法內出來接他們三人的時候,就發現不遠處走過來一道人影!

仔細一看,司老三人頓時不好了!

為毛先出來的是這個丫頭啊?不用問三人也猜到向著他們走過來的女子是墨九狸啊!

三個人看著很快來到他們面前的墨九狸,再看看他們身後一點影子都沒看到的藥王尊者和木老,司老三人徹底傻眼了!

到底谷主和木老在搞什麼鬼啊?不說把這個丫頭困在陣法內,讓他們進去考驗的么?這怎麼對方沒困在陣法內,他們是把自己困在陣法內了么?

司老,崔老,榮老三人對視一眼,心裡都是如此想著,並且他們覺得谷主和木老簡直就是不靠譜啊!

「咳咳……墨丫頭,谷主和木老怎麼沒跟你在一起啊?」 看到“大西洲”三個字,我想大家的內心總是有那麼點好奇的。

我和大家一樣,在筆記本上看到“大西洲”,不僅好奇,心裏還震動了一下。筆記本里,關於另一個空間“異海”的一些描述,都是出自一個老兵之手。那個在筆記裏自稱“曹滄”的老兵,在上世紀90年代,就寫出了平行空間的理論,還有這個異度空間世界的地理和環境。他僅僅是個接受了高中教育的軍人,還是特殊時期的高中。

如果這是他百無聊賴的胡思亂想,我想,他一定是個很熱衷於神祕事件的人。當然,我能暫且相信他所記載的東西,則是建立在事實存在的基礎上。

在我看到他的筆記本上的“大西洲”三個字後,頓時無法分辨他的記載的真僞!

因爲,他寫的是“大西洲”,而不是“亞特蘭蒂斯”。

“大西洲”是根據蘇格拉底的文稿流傳下來的一個傳說。蘇格拉底堅信在大西洋之中有一個大陸。這個大陸也被世人稱作“亞特蘭蒂斯”。

不過提到“亞特蘭蒂斯”的記載,多出現於小說和影視作品。而“大西洲”就不一樣了,蘇格拉底列舉了很多證據,證明大西洲的存在。蘇格拉底的論據,也是來源於古老的文獻——現在已經完全消失的文獻。

白天我在辦公室抽空看這個部分的時候,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我看見顯示屏上是一串數字,並不是我儲存的聯繫人。

“我看到你寫到他們進入異海了。”電話裏傳出聲音。

我不禁愣了愣神。我工作和生活中的人,很少跟我提及我寫《異海》的事情。我寫帖子,都是給網上的陌生人看的。身邊的人,雖然有很多知道我在業餘時間在網上發帖,但真正看我帖子的人非常少。

我對着電話說道:“你是……”

“我現在很難有機會和你聯繫。”電話那頭說出這句話,我就聽出來了,這是馬甲的聲音。

“你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我問道。

“你呢?”馬甲說道,“有沒有陌生人跟你聯繫?或者是有不明底細的人跟你提起這件事情?”

“沒有,從來沒有。”我答道。

“那就好。”馬甲說道,“那你一定要繼續寫下去。”

“你爲什麼要這麼說?”我問道。

“你會知道的。”馬甲說道,“過一段時間,我會在網上發一個文檔給你。”

“你父親記載的東西,你不是已經寄給我了嗎?”

“到時候,你看了就明白了。”馬甲說道,“是我這段時間調查出來的一些東西。”

然後馬甲就掛了電話。

我當時工作很忙,沒有太仔細思考馬甲對我說的這些話到底蘊含了什麼信息。

可是當我晚上下班,回到宿舍慢慢回想,就明白了,馬甲現在一定有麻煩!他一定遇到什麼困難了,所以才擔心我和他一樣!

可是我一如既往地過着平淡的生活,並沒有遇到什麼困難。無論是在工作上,還是生活上,完全沒有人跟我提起任何關於異海事件的話題。

我忽然明白一點,如果馬甲父親的記載是真實的話,那就很容易解釋馬甲的話了!

馬甲父親的記載,映射了世界上某些強大的勢力。從屬於這種勢力的人,當然也有中國人。他們如果偶然在網上看到我寫的內容,就一定會根據我寫的線索去尋找馬甲。每每想到這裏,我總會不寒而慄,既擔心繼續寫下去會威脅到馬甲的安全,又擔心突然終止帖子會正中這股勢力陰謀論的下懷!

以上寫的這些題外話,僅僅是我漫無邊際的推想。

我還是根據那個記載內容真僞不詳的筆記本,繼續述說這個故事吧。

衆人開了一個毫無結果的大會。

唯一的作用就是,讓曹滄看到了小島上所有的人。人數不少,但大部分是第一次實驗的德國人,他們當年一定是在意見上產生了分歧,分爲了兩派:一派認同了第二批進入異海的人員,就是簡博士等美國人的觀點;另一派,仍然追隨着米勒。

曹滄想到這裏,問簡博士:“當初米勒逃離的時候,帶走了多少人?”

簡博士一臉的尷尬,懷特說道:“就他一個人,他一個人跑掉了。”

曹滄不免在心裏苦笑一下自己的邏輯思考能力。還用問嗎?這個教堂就是他們關押意見相左人員的地方。當年大部分美國人和德國人的意見一定達成了統一,把那些堅持要回到地球的頑固分子給關押了。

米勒一定不甘於被扣押,找到辦法逃了出去,順便帶走了懷錶。

“趁着異海的冬季還沒有結束,冰層沒有融化,我們儘快去找米勒吧。”懷特說道。

“如果找到他,是不是就該……”麥克問道。

“嗯,不要再猶豫了!”懷特答道。

麥克向簡博士說道:“你的傷怎麼樣?能駕駛飛機嗎?”

“讓我休息兩天,應該就沒問題了。”簡博士說道。

“沒有這麼急。”懷特說道,“距離冰層完全融化的時間還早,我們還有時間。現在正好把跑道再修整一下。”

曹滄現在已經完全自由,去了他們所說的跑道去看了一下,是小島上的實驗人員用原始工具在海邊的一塊空地上勉強開闢出的一塊狹長的平地,目測有兩公里長。上面鋪的都是碎石子。跑道的盡頭停着兩架F4系列裏的某種型號的戰機,上面竟然還配備了空對地導彈。

看來美國人當年進入異海,也不是出於和平的目的。

簡博士的“皮肉傷”好得很快,可是曹滄擔心傷口在戰機高速飛行的時候會再度裂開。於是一再追問簡博士的傷口癒合到什麼程度,是否確認沒事。

簡博士自信地說:“沒必要達到臨界速度,米勒的船走不遠。”

曹滄這才放心,可是隨即曹滄又想到一個問題:“爲什麼你們到現在才決定用戰機攻擊米勒?你們已經戰鬥過很多次了。”

“因爲我們必須要把懷錶留在小島上。”簡博士說道,“如果懷錶在界限範圍之外遺失,我們就會被永遠困在這座小島上。”

曹滄這才明白,原來那個界限,不僅對海面上的船隻起作用,對空中的機械物體也會產生影響。這一定是他們研究出來的結果。

“看來你們當初和米勒有過合作。”曹滄說道。

“是的。”簡博士苦笑道,“我們產生分歧是後來的事情。”

“還有一個飛行員呢?”曹滄問道。

“已經在和米勒的交戰中死掉。”簡博士說道,“死在海上。”

現在曹滄明白簡博士等人的意圖了,就是簡博士駕駛飛機,曹滄帶着懷錶隨行,在空中攻擊米勒,然後再回來。如果遇到意外情況,飛機就在冰層上着陸。所以現在時間緊迫,考慮到各種因素,必須得在冰層融化之前,追擊米勒。

十天之後,簡博士的腿傷終於好得差不多了,已經能夠獨自走路,只是微微有點瘸。

懷特、麥克、伊萬、卡林等人,和曹滄、簡博士一起走到戰機旁。

“你確定不需要再瞭解一下發射導彈的操作流程嗎?”麥克不放心地問曹滄。

“我已經上去看過了。”曹滄答道,“我能操作。”

“你到底是什麼身份?”懷特說道,“你對武器操作這麼有信心,這不符合你的身份。”

“我當然接受過軍事培訓。”曹滄知道不能再完全隱瞞自己的身份,折中地說道,“難道你們進入異海之前,沒有接受過軍事培訓嗎?”

懷特和麥克看了曹滄一會兒,說不出什麼話來,暫且算是相信了曹滄。

他們現在別無選擇,如果沒有曹滄的懷錶,他們絕對不敢把手中一的懷錶用來追擊米勒,那是他們最後的希望。他們也不能強迫曹滄把懷錶交出來,如果他們這麼做了,勢必引起島上新一輪的爭鬥。島上居民的情緒已經開始動搖,經不起這種內耗,他們不願意冒險,況且曹滄的立場,從現在看來,是支持他們的。

幾個德國人正在對戰機進行檢查,他們應該是機械師,正在做飛行前的檢修,戰機正常。

不過,儘管從另一架戰機的燃油箱裏勻過來了一部分燃料,但是燃油仍然不充足,勉強能支持一次飛行任務。

“很有可能你們要走回來。”麥克對曹滄和簡博士說道,“你們要有這個心理準備。”

曹滄明白他的潛臺詞。很有可能,他和簡博士就回不來了。

一夜緋色:追捕不良小寵妻 曹滄和簡博士進入戰機,曹滄坐在副駕駛位置。

兩人在座位上佩戴好一切裝置。

“能聽清嗎?”簡博士的聲音從耳麥傳來,她在調試通訊設備。

“能。”

“那我們起飛。”

跑道的盡頭,一個人在搖晃旗幟。

戰機慢慢前行,然後加速。

曹滄感到巨大的重力加速度把自己緊緊地壓在座位的後背上。戰機起飛了!

戰機在空中快速飛行,簡博士的操作非常熟練。曹滄看到下方都是銀白色的冰原,無邊無際,小島很快就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

簡博士純熟地操作戰機,經過緩慢上升後戰機逐漸進入平穩飛行狀態。

“懷錶起作用了,如果順利的話,一個小時,最多兩個小時,我們就能發現米勒的蹤跡。”簡博士通過耳麥對曹滄說道。

“你飛這麼快,對傷口有沒有影響?”曹滄問道。

“你一定是個軍人!”簡博士說道,“對不對?”

“因爲我對戰機的熟悉程度嗎?”

“不是。”簡博士說道,“你和米勒對峙,我看到了。你的氣勢,軍人的氣勢出賣了你。一個平民是不可能具備這種氣勢的,你一定在戰場上經歷過出生入死的戰鬥,並且不止一次。”

曹滄沒有回答。

“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第三次試驗的領導者。”曹滄回答。

簡博士不再追問。兩人開始沉默。

戰機沿着米勒逃離的那個冰層裂縫飛行。曹滄看到冰原和他當初在上面行走的時候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冰層融化得很厲害,很多裂縫已經非常寬,寬得像地球上的海峽一樣。又飛行了半個小時,冰層和海面的面積幾乎各佔一半。

異海的季節已經開始變化,馬上就要進入夏季,沒有冰層的夏季。

曹滄在腦海裏胡思亂想,人類放棄環境優越的地球,進入這麼惡劣的異海,到底爲什麼?與其釜底抽薪,還不如在地球亡羊補牢!也許,簡博士他們的選擇是有道理的,可是自己……

“我們飛不回去了。”簡博士說道,“米勒的速度比我們想象的要快,剩下的燃油不足以支持我們飛回去了。”

“你準備往回飛嗎?”

“不。”簡博士堅定地說道,“我們一定要找到米勒。”

大約又過了半個小時。“準備啓動導彈發射程序。”簡博士激動地說道,“我看到他了,就在我們前方。”

曹滄在武器操作系統上熟練地操作了一遍。

“你根本不像第一次操作這個系統。” 超神長階 簡博士說道,“你太熟練了!”

曹滄已經鎖定了前方海面上的一艘船,毫無疑問,那就是米勒的船。

“攻擊!攻擊!”簡博士喊道。

曹滄把手放在導彈的攻擊按鍵上,但是卻沒有按下去。

“你到底怎麼啦?!”簡博士嘴裏一邊說着,一邊準備利用主駕駛的操作系統代替曹滄發動攻擊。

曹滄發現後,馬上調整操作系統,解除了簡博士的“發射”指令。

神明改造計劃 戰機在米勒的戰船上方飛過。

簡博士馬上掉轉戰機,又一次飛了回來。

“你爲什麼要放過他?”簡博士說道,“我們還有機會,快攻擊,我們燃油馬上要耗盡了!”

曹滄把導彈發射系統的“攻擊準備”指令全部解除,然後在耳麥裏說道:“對不起,我要回家!”

葬靈禁地 簡博士無話可說,戰機已經無法繼續飛行,只能迫降在冰原上。

曹滄和簡博士分別從戰機上跳下來後,簡博士狠狠地抽了曹滄一記耳光:“我們真不該相信你這個中國人!”

“我的任務就是要回到地球。”曹滄答道,“並且我妻子懷孕了,我不能讓我的孩子沒有父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