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並沒有直接點菜,把菜單合起來放在桌上,說道:「不急,你們先給我做個介紹,不然我還不知道你們誰是誰,怎麼稱呼。」

「噢對對對,我叫廖宏兵,在成州這邊基本上是我說了算,我旁邊的這位是我手下的其中一個,名叫邱立修,專門輔助我來管理的。

我對面這兩位分別是郗業良和崔健燁,是來自不同級別的管理者,說白了也是在我的手下幹活,而這片地界正是由他們來掌管。

旁邊身穿警服的這兩位,我們當地赫赫有名的警局大隊長和姜文康他的徒弟康新,我們正在一同調查和處理眼下的案件。

不過我們能力欠佳,無奈就只能將此案件告知上層領導請求幫助,看來程先生一定是位能人,不然的話上頭也不會只派程先生一個人過來。

我們代表成州的人民向程先生道一聲謝,感謝程先生願意來幫助我們。」

廖宏兵說得義正言辭,不過程慕凡並沒有被他的這番話給打動,程慕凡知道這幾個傢伙並不是真正的相信自己,而是礙於上層領導的面子,所以才對程慕凡如此的恭維諂媚。

程慕凡一眼就能夠看出這些人是在拍自己的馬屁,把自己哄好了,回去之後也希望能幫他們說兩句好話。

程慕凡聽後點了一下頭:「好,既然你們介紹完了,那也該我自我介紹了。

我叫程慕凡,來自新城,是一個風水師,諸多靈異事件以及常人難破解的案子我都能夠將其破解。

我的身份並不是那麼的高高在上,只不過也是在為華夏辦事罷了,既然來到了這裏,那我就會儘力的幫助你們一起把這裏的事給解決,也希望你們能夠完全的配合我。」

神相風水師 「阿昔……」東方衍喚她,明落昔回過神來,步伐慢了一些。

「好好的幹嘛去慎刑司,還主動要求被打,你有受虐傾向吧!」明落昔真恨不得再打上他幾拳。

「犯了錯應該挨罰,沈淺是你交給我的任務,她自盡了,我該受罰。」東方衍平淡的說道。

「你……」明落昔真是氣也不是,恨也不是,小臉紅撲撲的,隨便找了間偏殿把他拽了進去。

「脫了。」明落昔從虛靈拿出一大瓶靈藥放在桌子上,見東方衍發愣,她自己上了手,一把解開他的腰帶。

觸碰到傷口,東方衍低低的悶哼了一聲,明落昔放緩動作,嘴裏還是嘰里咕嚕的埋怨。

東方衍突然也不覺得疼了,她這樣至少是因為在乎自己,心疼自己。

輕輕為他脫下上衣,這才知道他後背的傷有多重,這個死心眼的男人居然選了帶着倒刺的木棍,那是審重刑犯用的,他就這樣生生的受了五十棍……

背後何止是血肉模糊,有那深的地方已經隱約能看見白骨!

「你傻不傻,我什麼時候說怪你了!」明落昔眼裏酸酸的。

東方衍聽她聲音不對,忍着疼轉身看她,看見她眼眶紅紅,心底被狠狠一擊,他忽然有些後悔了,不是怕疼,只因為她紅了眼。

「阿昔,我沒事。」

明落昔撇開臉,才不想讓他看見自己眼睛紅了,好像自己多心疼他似的。

「轉過去!上藥了!」

嘴上雖兇惡,但手上動作明顯緩和下來,輕輕的撒著藥粉往他背上倒,這人倒也硬氣,忍着疼哼都不哼一聲。

「疼不疼?」明落昔手有點抖,這傷口實在是恐怖,一點都不愛惜自己!

「不疼……」東方衍咬着牙依舊一聲不吭。

明落昔的心到底不是鐵打的,見他如此也不忍心在訓他,放柔聲音:「如果我手重了和我說,別忍着,我不太會照顧人……」她忽然想到了王含毓,被她照顧的凄慘無比。

「嗯。」東方衍應了一聲,也不知是痛還是別的,他嘴角動了動。

很快,明落昔幫他上完了葯,貼心的幫他把衣服穿好,認真的對他說道:「我沒有責怪你,我只是有那麼一點點生氣。」又怕這死心眼的男人多想,重複,「只是有一點點生氣而已,沈淺畢竟是女孩子,長時間待在你府上也不是事,以後我會讓她跟在我身邊。」

「你不怕她還有異心?」東方衍眉頭緊皺。

「我相信她不會,若是這次還是我錯了,就當我被豬油蒙了心吧,自作自受。」明落昔苦笑,她相信是真,但人性她實在不敢琢磨。

明落昔強制性的要求東方衍回府休息,怕他拒絕,拉着他的手就往肅親王府走,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東方衍對於她的觸碰從來都不會抗拒,相反,他還希望時間能夠慢一些。

到了肅親王府,太醫傳來消息,沈淺已經清醒了。

明落昔將東方衍送回房:「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沈淺。」

「我陪你一同去。」

「你信不信我把你綁在床上?去休息!」明落昔吼他。

東方衍面不改色的轉身進了屋,彷彿知道是什麼結局一樣,只是想再看看她為自己着急。 第931章

蕭志忠一聲斷喝!嚇的蕭國源全身一個激靈!

他一邊哭著,一邊屈膝,緩緩跪在了蕭志忠的面前!

蕭志忠見狀,露出一副詭異的笑容,緩緩抬起自己的腳,踩在了她的腦袋上面!

蕭國源的腦袋被她踩在地上,用力摩擦著!沒過多久,蕭國源的臉上便全都是污漬!

「蕭國源,我要你親口說出來,你該死!你就是個垃圾!廢物!不配繼承蕭氏!」

「給我說!」

蕭國源哽咽著:「我……我該死!我就是個垃圾!我就是個廢物,不配……」

蕭志忠笑的癲狂:「繼續說!大聲說!給我說!」

蕭國源倒是想說,只不過她的叫踩的太用力!已經沒法說話了……

蕭志忠笑道:「你放心,弄死你之後,你女兒一定會下去陪你的!不過,我不下讓她就這麼死掉,太便宜她了。」

「別動我女兒!」

蕭國源再也聽不下去了!大叫著沖了過去!

只是還沒到蕭志忠身前,就已經被她身邊的幾個老外打倒在了地上!

只是簡單的一腳,蕭國源整個人就跪在地上,口吐鮮血!全身都在顫抖著……

「老廢物,你以為你是誰?」

蕭志忠拼了命的大叫:「別傷害我家人!蕭志忠你沖我來!我求求你了!」

此刻蕭國源的心裡是絕望的,他從未如此絕望過……

他現在就盼著,陳北冥能夠從天而降,緊緊的將她護在懷裡。

但他知道,這不可能了,一切都不可能了……

蕭志忠看到她絕望的表情,表情更加興奮,開口道:「陳北冥他們對我做的一切!我要在你身上十倍還回來!」

「給我拿把刀!」

蕭志忠大喝一聲,一旁的大兒子揮了揮手:「小克,給夏小姐一把刀。」

小克隨手從腰間摸出一把黑色匕首,遞給了蕭志忠。

「把蕭國源給我抬起來!」

幾名手下紛紛上前,把她硬是從地上給架了起來!架到了蕭志忠面前!

「我要在你的臉上划滿口子!然後在口子上抹上蜂蜜!最後把你埋在土裡,慢慢折磨死你!」

蕭國源拚命的掙扎,但依舊無濟於事,眼看著明晃晃的刀子離自己越來越近,卻無能為力。

「我跟你們拼了!」

蕭國源嘶吼著從地上站了起來!一頭撞向那幾名手下!手下一個趔趄沒站穩,栽倒了過去。

蕭國源也跟著倒在地上,算是躲過了一截!

「救命啊!救命啊!!誰來救救我!」

蕭國源趴在地上狂吼,可是這種情況,已然是天羅地網!蕭國源又怎麼跑得掉?

幾名手下也十分惱怒,衝上去對著蕭國源就是一頓拳腳!

蕭國源這身板根本經不起他們打,沒幾下就被打口吐鮮血,奄奄一息……

「求求你們……別……別傷害……」

「你們別傷害他!」

蕭國源無助的哀嚎,可惜沒人會同情她……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木葉忍者真是可惡呀,明明他們還沒做什麼,我們就要付出十二分努力去應對。」分隊長感嘆道。

永澤面露一絲怪異之色,附和道:「對呀,木葉忍者最可惡了。」

他心裏在想,如果這時候反手掏出一個木葉護額綁頭上,說一句「草忍是有極限的,所以我不做草忍了」,這個分隊長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吧。

不過可惜他還沒拿到任務的資料,這種想法是不能去實踐的。

樂子雖然重要,但這次任務可不是一次普通的任務,有特殊象徵意義的,不能為了找樂子而亂來。,卡

告別那個當着木葉忍者罵木葉忍者的草忍暗部分隊長之後,永澤回到了他的辦公室。

永澤將門反鎖,然後走向了離辦公桌最遠的一個柜子。

辦公室一共有三個放資料的柜子,辦公室右邊有一個,左邊有兩個。

由於看起來都一樣,沒什麼特殊的地方,所以永澤就準備由遠到進都看一邊,看能不能找到那和那三名草忍有關的資料。

………………

………………

離開酒館,卡卡西抱着好奇的心態去到了草忍醫院。

經過一路的觀察,卡卡西發現草忍醫院裏醫生和護士好像比木葉醫院少多了來來往往的多是病人,沒看到什麼醫生。

卡卡西裝出一副探望病人的樣子走進了病房,然後就看到了一個讓他皺眉的場面。

一個穿着白大褂的醫生抓着一名年輕紅髮女子的手臂放到一名躺在病床上的草忍道:「快咬吧,咬了就好了。」

那名草忍也沒有猶豫直接狠狠的一口咬在了紅髮女子潔白的手臂上。

紅髮女子明顯被這用力一咬給弄痛了,驚呼了一聲。

草忍醫生不滿道:「叫什麼叫,不知道這裏是醫院嗎,安靜一點,不過是被咬一口手臂而已,忍一忍不就行了。」

紅髮女子強忍着沒讓眼中淚花流出來,扯出一個難看的笑容說道:「井上大人,我知道了,下次我會忍住的。」

井上醫生冷哼一聲:「還有下次?沒有下次了,我告訴你,你不要不識好歹,村子可是在這戰亂的忍界給了你一個安生之所,你必須好好回報村子。」

紅髮女子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以後我每天都會來這裏的。」

卡卡西拳頭緊握,最終還是鬆開了,面無表情的離開了病房,走出了醫院。

他沒想到草忍所謂的醫院居然是這樣治療人的,沒有醫療忍術,而是吃人式的治療。

他覺得,如果他的師母玖辛奈看到這一幕,可能會暴走直接把草忍村都給拆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