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之所以變成現在這副模樣,因為,劉震讓歸他掌管的葯田中僅有的九株白玉靈參……

少了一株!

可是,事實是,他真的沒有監守自盜!

可不管他怎樣跟自己的師父解釋,師父就是不相信。

「師弟呀師弟,不是你偷的白玉靈參,那最起碼師弟你應該知道是誰偷的吧。」

花千生面前,一位白衣青年手中拿着一根長鞭,花千生身上的傷痕,便就是他的傑作。

白衣青年名叫趙偉,是花千生的師兄。

「師弟,葯田中可是裝滿了錄像靈石,如果有人偷走靈藥,定會被拍下來的。」

「只要你說出那個人的名字,師父肯定不會追究你的責任的。」

花千生吸了吸鼻子:「師兄,……」

「如果師弟我說出來了,你確定師父就這樣放過我了?」

趙偉笑着點點頭,拍了下花千生。

「放心,師弟,只要你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師父他老人家會相信你的。」

「可是,如果這個人師弟我說出來師父不相信怎麼辦?」

「呵呵」趙偉彈了彈衣袖處,「師弟,只要你說出來,不管這個偷靈藥之人是誰,師父定會公正處理,不會摻雜任何私人感情在裏面。」

「……」

沉默片刻,花千生開口:「那好吧……我說。」

得到師兄確定的回話,花千生緩緩開口。

「師父……」

「那個偷偷采走靈藥之人,正是師妹。」

「小師妹!」趙偉驚詫,說起師妹,他只有一個,那就是前不久師父剛收的新徒弟——明小雨小師妹。

可是,這個偷靈藥的人怎麼可能會是小師妹?

小師妹現在才僅僅是練氣境,想要採摘白玉靈參這等級別的靈藥,沒有入玄境及其以上的修為,是不可能採摘成功的。

自己的小師妹是兇手,想想都不太可能,自己的小師妹才是練氣境而已!

「咕!」

前方,坐在椅子上的劉震額頭上的青筋暴起。

「好!好!好!」

一口氣連說三個「好」,劉震目光突然變得犀利,死死盯着花千生,盯得後者心裏發毛。

劉震猛然站起身,來到花千生面前,奪過趙偉手中的長鞭:「膽子大了不說,居然還敢誣陷同門,我問你,誰給你的勇氣?!」

花千生頓時傻眼了。

哎呦我滴媽呀!師父你老人家怎麼親自過來了!

看着自己師父張牙舞爪的模樣,他只覺得寶寶好難受,自己下定決心說出真相,可是,師父你居然是這樣對說出真相的自己揮刀,不對,是揮鞭。

「師父,我說的是實話啊!」

花千生眼淚不禁在眼眶打轉。

「師父!我真的沒有騙你啊!」

回應花千生的是劉震的一聲冷笑。

「好啊!」

劉震揮動鞭子,鞭子抽動發出響亮聲音。

「居然還死不悔改,看來,需要為師讓你嘗嘗,什麼叫做『來自師父親切的關愛了』」

劉震此刻渾然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

此時,見到自己師父這般模樣的花千生,他那顆幼小的心靈已經沉入了水底。

緊接着,更加聽起來慘絕人寰的撕心裂肺的慘叫直衝九霄。

與此同時,另一個地方。

「那……好吧,我就收下小雨你的心意了。」

沐塵伸手接過了明小雨手中的白玉靈參。

見到沐塵收下自己送的白玉靈參,明小雨心中雀躍。

太好了!塵姐姐收下小雨的禮物了!

不過,這個白什麼參也太難採摘了,若不是有小楠姐的幫忙,恐怕自己還採摘不到這麼好的靈藥。

白玉靈參一入手,沐塵就感受到了靈參內那股驚人的藥力。

如果自己真的吞服下靈參,自己的傷勢估計兩天內足以痊癒,雖說可能搞不定體內饕餮留下的暗傷,但解決這次比賽時的傷勢,綽綽有餘了。

「這次多謝小雨了!」

沐塵像是誇獎似得摸摸明小雨的腦袋。

有時候,沐塵也會覺得摸明小雨小腦袋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小小的腦袋,摸著挺順手的,就像有些人特別喜歡摸小狗小貓身上的毛一樣。

後者很明顯一副很是享受的表情。

明小雨跟沐塵聊了許久,等到太陽快要落山之時,明小雨這才依依不捨的站起身。

「塵姐姐,那小雨就先回去了。」

「嗯。」

看着明小雨離去的背影,沐塵心中不由得一陣感慨,總覺得有種自家白菜終於長得水水靈靈的感覺。

對於小雨體內那個靈獸殘魂,當初自己來九玄宗再次見到小雨時便察覺到了它的存在。

看在它對小雨沒有任何威脅,而且,小雨貌似也察覺到了它的存在,既然小雨都放心了,自己也就無需多擔心了。

此次小雨之所以發生這樣變化,十有八九出自於它。

雖然此次自己的實力下降了不少,無法感知到它的存在,但是,自己可以確定,它肯定沒有離開小雨。

琢磨了片刻。

算了!

既然對方沒有惡意,留在小雨身邊也沒有什麼壞事。

接下來,該考慮一下自己的事情了。

始皇之劍嗎……

老爺子說自己即將命不久矣,只有這東西可以救自己,可是……

我怎麼覺得這件事有些古怪,總覺得自家爺爺有什麼瞞着自己。

莫非!

腦中,一個驚心的想法閃過。

自己不是即將要命不久矣,而是快要命不久矣了!

還有,想起當初老爺子那時略帶着急的語氣,平日裏對於任何事都抱着平平淡淡的老爺子居然會出現那種語氣和那種神情。

想到這裏,沐塵更加確定這個想法。

不行!

自己絕對不能坐以待斃!

不就是奪得第一名嘛,第一名的寶座,我沐塵拿定了!

。 朱溫派心腹張廷范前往揚州,向楊行密宣讀朝廷任命朱溫兼領淮南節度的公文;派大將郭言護送李璠(原鄭州刺史,鄭州被蔡賊所侵,逃歸汴州)借道徐州感化軍,赴任淮南留後。

楊行密初據揚州,勢單力孤,迫切需要政治合法化、軍事同盟化。

朱溫的敵人是蔡賊秦宗權,楊行密的敵人是剛剛脫離蔡賊的孫儒。從這個角度上看,楊行密與朱溫存在結盟的基礎。而孫儒把秦宗衡的人頭送給朱溫,要借朱溫的勢力壓迫楊行密。

所以朱溫此時的表態對楊行密來說尤為關鍵。

楊行密隆重接待了張廷范,將其奉為上賓。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張廷范轉達了朝廷的關懷和朱溫的慰問:「楊行密同志在維護地區穩定方面,做出了卓越的貢獻,勞苦而功高,關於您要當節度使的請求,組織上一定會充分考慮。經過認真的研討,組織決定:將淮南節度使授予——朱溫同志……」

不出所料,楊行密怒形於色,當場表示不接受這種任命,「恕難從命!」

張廷范也從揚州VIP貴賓跌落為楊行密的眼中釘。在揚州盤桓一段時間后,張廷范瞅准機會逃回。

張廷范將楊行密的虛實盡告朱溫,彙報說楊行密心思縝密、兵多將廣,懷有雄心壯志,不好對付,恐怕需要朱溫親率大軍才能領鎮淮南。

朱溫表面上裝出大怒的樣子,強烈譴責楊行密抗旨不遵的悖逆行為,演戲給身邊人看。

幾乎與此同時,郭言與李璠也逃了回來,帶來另一個「壞消息」:入淮途中,遭遇徐州感化軍突襲,損失殆盡。

朱溫表面上仍然要強烈譴責、嚴正抗議,心裡卻樂開了花,「正合我意!」

徐州時溥,通過兵變上位,佔據徐州,領「感化節度」,因獻黃巢首級,功居「掃黃割草」之首,獲封鉅鹿郡王。

然而時溥的「功居第一」受到了廣泛質疑,以朱溫為代表的長期與黃巢作戰的藩鎮紛紛表示不服,時溥與朱溫爭功結怨,由此生隙。

在接下來的「收菜」戰爭中,時溥被任命為「收菜」總司令,負責節制各鎮、指揮調度剿滅蔡賊秦宗權。

徐州,在今天的江蘇北部;蔡州,在今天的河南中南部。時溥要想出兵收菜,必須橫穿今天的整個安徽高官途奔襲,跨境作戰。

如前文所講,在整個「收菜」戰爭中,總司令時溥的作用幾乎是微乎其微,真正起作用的是朱溫。

因此,朝廷在給朱溫「淮南節度使」的同時,也給了朱溫總司令的頭銜。

朝廷對朱溫「收菜」的肯定,就是對時溥的不作為的無聲批評。此時無聲勝有聲,時溥有苦難言,憤懣不已。朱溫更是上疏論理,要求朝廷罷免時溥的總司令頭銜,由自己頂替之。以此進一步激怒時溥。

而朝廷把淮南——時溥的嘴邊肉送給了朱溫,更令時溥心理失衡。

恰逢此時,朱溫送來一封公文,要求借道徐州,赴任淮南。

得了便宜還賣乖,你要是悶聲發大財,悄悄赴任,也就罷了,你還偏要在我家門口招搖過市,誠心噁心我?時溥大怒,當即回絕了汴軍借道的請求。

朱溫卻不把時溥的憤怒當回事,仍然派出一千人的部隊,大張旗鼓地護送「淮南留後」途徑時溥的地盤走馬上任,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就是故意氣你、噁心你,你有脾氣嗎?

時溥當然有脾氣,點派兵馬,在泗州一帶截殺過境的汴軍。

汴軍慘敗,郭言、李璠狼狽逃回,報告遭遇徐州感化軍截殺的消息。

朱溫立刻將「泗州事變」上奏朝廷,控訴時溥的悖逆行徑,同時表奏楊行密為淮南留後。

時溥的挾私報復,讓朝廷的如意算盤化為泡影。於是,朝廷撤去了時溥總司令的頭銜,轉而任命朱溫為「收菜」總司令(蔡州四面行營都統),各藩鎮、各道均要聽從朱溫調遣;批准朱溫的奏請,任命楊行密為淮南留後。

與敬翔的謀划完全吻合。朱溫成了淮南亂局的最大贏家,拉攏了楊行密,安撫了淮南方面的威脅,而更重要的是,有了出兵徐州的正當理由。

計劃不如變化。

就在朱溫與敬翔謀划吞併徐州的時候,又一個機遇送上門來:魏博軍求援。

【魏博又雙叒叕兵變】

原魏博軍節度使韓簡,兼并天平軍未遂,遭河陽節度使諸葛爽背後偷襲,兵敗,誘發兵變,魏博軍將領樂彥禎取代韓簡,領鎮魏博。

樂彥禎與兒子樂從訓,刻薄寡恩、貪暴不仁。特別是樂從訓,這位少爺羔子,史評「天資悖逆」,天生的王八蛋,胎里壞。河北人民民怨沸騰,怨聲載道。

宰相王鐸途徑魏博軍轄境的時候,樂從訓覬覦其資財、妻妾,就埋伏兵馬,半路劫殺,將王鐸及其隨從殺死,把王鐸的妻妾女妓、全部財產據為己有。

河北人民素來敬仰王鐸名望,由此更加痛恨樂家父子。

樂從訓自知口碑欠佳,唯恐民眾暴動,於是精挑細選了五百地痞流氓,組成自己的保鏢隊伍,稱為「子將」。沒想到他的這個舉動引起了軍隊的不安,認為樂從訓培植親兵的行為是要對軍隊動手。於是軍中開始流傳樂從訓要清洗軍隊的謠言。

這種誤會是解釋不清楚的,越描越黑。長官猜忌軍隊,組建親兵衛隊、屠殺舊部,是那一時期的常見套路。

樂從訓擔心軍隊會先發制人,於是改換服裝,連夜逃出。

誤會已經生成,裂隙越來越大。

樂從訓派人到總部魏州搬運兵器鎧甲、金銀綢緞,運輸隊往來不停。魏博軍士卒更加緊張了,瞧,少公子新建親兵衛隊,這會兒又籌集軍需物資、軍餉糧草,還說自己沒別的意思?那您到底幾個意思?

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魏博軍發動兵變,將樂彥禎囚禁,推舉趙文弁為魏博軍代理留後(知留後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