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以為陸綰之這個舉動,不過是女孩子無趣的把戲而已。

……

從燒烤店走出來已經是11點半多了,溫惜跟許寧輕揮手告別,上了車,靠在椅背上,她合上眼睛休息。

喝了一點酒,車廂裡面帶著酒精瀰漫的味道,海哥開了一點兒車窗,看著坐在後座的陸綰之跟溫惜似乎都是淺睡了一樣,他放緩了車速,回到悅華棠園已經是半個小時之後了。

快要到零點了。

溫惜醒了,確切說她根本沒有怎麼睡,她喝的不多,此刻還能行走。

「佳佳,你扶著綰之上去吧。」

「好,溫惜姐,你稍等一下,我等會兒來扶你。」

「我不用,我很清醒,你不會真的以為我喝醉了吧,燒烤店的酒水是果酒,度數不大。」溫惜說著自己下了車,「海哥,那邊有個小陽台,那間房子靠近院子,是你的。如果你不喜歡這個,可以選其他的,別墅挺大的,空餘的房間也很多。」

「就這個就很好,這個方便,我住在一樓,你們住在二樓,有什麼事就喊我。」海哥憨厚的笑著。

溫惜回到了卧室,躺在床上,一下午的飛機,接著又去吃飯,忙了一天,此刻也累了,剛剛沾床,睡意襲來,她強撐著去洗了個澡,洗去了一身酒氣,就直接倒在床上了。

手機亮了一下。

是陸卿寒發來的一條微信。

陸卿寒通過陸綰之的朋友圈,知道她們幾個現在在喝酒吃飯。

他給溫惜發了一條消息。

但是此刻的溫惜,已經睡了。

……

陸綰之回到了房間裡面。

她其實沒有喝醉,果酒醉不了,她喝了好多杯,還很清醒。

她睡不著,很清醒,拿出手機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打開微信玩了一會兒,忽然看見了風沁雅的朋友圈,她的手指顫抖了一下,接著又緊緊的攥住了手。

風沁雅,這是在炫耀嗎?

她知道風珏對風沁雅很好,她拉黑了風珏,想要避開關於風珏的一切,還是避不開。從曾經年少時候的暗戀到說出口的喜歡被拒絕,陸綰之是陸家備受寵愛的小公主,只有這個男人,拒絕了自己很多。

她等了他很多次。

都沒有等到。

她等不到這個男人了,她放棄了。

她的朋友圈屏蔽了風珏,想了想,既然說不會再找他,會忘記他了,那麼就忘記的徹底些吧,她直接拉黑了風珏,然後刪除了風珏的聯繫方式。

來到了浴室裡面。

陸綰之放好水,躺在了浴缸裡面。

身體慢慢的下沉,往下墜。

溫熱的水流包裹著她,眼前的光影消失不見。

在她14歲那年她墜過湖,當時是一家人出去旅遊。

陸綰之並不是自己不小心踩空墜入荷花池的。

而是身後有人推了她。

當時只有風沁雅在她背後。

墜湖的一瞬間,有一個人衝下去,救了她,那是風珏。 楊玄正在隔壁偷聽。

一代宗師,又藉助了玻璃杯,隔壁林天成和萬嫵媚的話,楊玄聽的清清楚楚。

這種時候了,林天成還有心思和萬嫵媚玩這樣的遊戲,真是重傷都不下火線啊。

從兩人的對話當中,楊玄也能知道隔壁具體發生了什麼,聽到萬嫵媚說比胸部大的時候,楊玄認為林天成要栽。

只是,聽到林天成說要仔細品鑒,楊玄對林天成佩服的五體投地。

人才啊!

與此同時,他心中又猶如有一萬頭非洲野牛狂奔而過。

媽的。

他林天成倒好,在隔壁和女人玩的開心,自己堂堂龍虎山掌門,一代宗師,還要在這裡給他提供暗中保護。

隔壁房間。

萬嫵媚聽到林天成說要仔細品鑒,又羞又怒,「上次在郵輪上面,你還沒有品鑒夠嗎。」

林天成道,「上次我只是帶著欣賞的角度去品鑒的,並不在意真假。但這次事關勝負,我要從專業的角度重新品鑒。」

萬嫵媚氣急,「你……」

林天成道,「如果你不同意,比試到此結束。」

這也就是上次在公海兩個人之間已經發生了很多故事,否則的話,萬嫵媚可能要暴走。

她把臉扭在一邊,胸部一挺。

林天成立即開始品鑒。

他沉著冷靜,順序分明。

首先是看。

他通過近距離的仔細觀察外觀,來確定是否有過手術或者其他什麼的痕迹。

然後是觸摸。

有些東西,通過手感來確定裡面是不是有異物填充。

最後,林天成要通過味覺來進行最後的確認。

看見林天成把頭埋了過來,萬嫵媚嚇了一跳,一把擋住林天成的額頭,「你要幹什麼?」

林天成道,「當然是進一步的品鑒,我怎麼可以掉以輕心。」

萬嫵媚道,「你看也看了,摸也摸了,還不能品鑒嗎,你嘴唇湊過來是什麼意思?」

林天成解釋道,「你這種東西,能夠欺騙的了我的目光,欺騙的了我的觸感,但欺騙不了我的舌頭。」

萬嫵媚只感覺到喉嚨一甜。

想到林天成在品鑒之後,就要乖乖脫衣,她一咬牙一閉眼,忍了。

林天成立即對萬嫵媚進行最後品鑒。

整個品鑒的過程,讓林天成充到了2個電,總電量已經上升到11,就算現在結束比試,也算不虛此行了。

隔壁楊玄聽到林天成的話,對林天成已經不再是佩服,而是敬仰。

萬嫵媚問,「真還是假?」

林天成點了點頭,「是真的。我認輸。」

說完,林天成雙手放在自己的短褲上面。

萬嫵媚一把抓住林天成的手臂,「你幹什麼?」

林天成道,「我已經輸了,當然是要脫衣服。」

萬嫵媚道,「你上面的衣服不能脫嗎。」

林天成皺眉,「萬嫵媚,你這樣說話就不講道理了,脫哪件衣服是我的自由,我知道你希望我脫上面的,但我喜歡脫下面的。就好像我希望你脫下面的,但你脫上面的我提出半句異議了嗎?」

萬嫵媚用無語的眼神看著林天成,「共和國平均每天三百人死於車禍,怎麼沒有把你撞死?」

林天成不悅,「比試就比試,請不要人身攻擊。」

萬嫵媚深吸了口氣,「算你狠,你下面的衣服可以不要脫,不過等下你再輸了,下面的衣服就不算。」

林天成道,「我沒有問題,不過我要是贏了,我並不會禮尚往來。」

萬嫵媚道,「趕緊說你要比試什麼。」

隔壁包廂,楊玄的興趣也被充分調動起來。

聽到萬嫵媚在詢問林天成要比什麼,他下意識地開動腦筋,把自己代入到那個場景。

比身高?

這個太沒有新意了!

比皮膚黑?

好像也沒有什麼意思?

比胸小!

想到這個比試方法,楊玄都有些自得起來。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剛剛兩人已經驗證,萬嫵媚的比林天成的大,只要林天成說比胸小,萬嫵媚只能乖乖脫衣。

萬嫵媚好像只剩下最後一件了啊?

想到萬嫵媚的容貌身材,還有那種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小清高,楊玄宗師都不由微微一硬。

只是,接下來林天成的回答,讓楊玄差點跪拜。

「我要和你比親嘴,嘴對嘴,看我們兩個人誰堅持的時間長。」

楊玄聞言都忍不住輕輕擊掌為贊。

絕了!

自己剛剛想到的比胸小,在林天成提出的比試方法面前,真的是弱爆了。

比試的過程,就能光明正大和萬嫵媚親嘴啊!

聽到林天成提出來這樣的比試,萬嫵媚差點崩潰。

她道,「你這樣明顯是占我便宜。」

林天成道,「你和我比胸大,難道不是明顯占我便宜?」

萬嫵媚深吸了口氣,「比就比。」

不比她只能乖乖認輸,比的話還有一些希望。

更重要的是,如果林天成真的受傷嚴重,那麼肺活量肯定不強,她取勝便能側面證明林天成的身體狀況。

接下來,兩人開始比試。

萬嫵媚也是豁出去了。

兩人相互糾纏,你來我往,攻城略地。

五分鐘后,還是以萬嫵媚力竭而告敗。

這個過程,竟然又讓林天成充到1個電,總電量到了12個。

林天成道,「你輸了。」

楊玄在隔壁心想,要你說,她接受這個比試方法的時候就輸了。

萬嫵媚只剩下一件衣服。

不脫的話,她不僅僅沒有試探出林天成是否受傷,而且還白白給林天成玩了這麼久。

想到在郵輪上面也是精光,萬嫵媚一咬牙,繼續解衣。

看見萬嫵媚履行完賭注,林天成道,「好了,今天的比試到此為止,如果下次你還有興趣比試,我隨時奉陪。」

萬嫵媚道,「你說結束就結束嗎?我還要繼續。」

林天成道,「你誤會我了,我不是那種比不起的人,只是,你,你已經沒有衣服了。」

萬嫵媚這才回過神來。

看見林天成要走,她趕緊跑過去擋住林天成的去路,「我、我是沒有了。但是我們還可以繼續賭。如果你輸了,你就脫衣服,如果我輸了,我、我答應你一個不要太過分的要求。」

…… 濱海小鎮,永安小區B幢302

這是肖笑在濱海小鎮的住所,是前世所住那棟小樓的後面。

肖笑懷疑,要不是她以前所住的那棟小樓成為了危房,小師傅都可能將她安置在那裡

此時,肖笑已經回到了家,懶散地躺倒在沙發上,啃著靈果,卻是滿臉苦色,好像不是在吃著好吃的靈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