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們稍微頓了會兒,全都應是。

我將趙小鈺抱回了她自己的房間,馬蘇蘇蜷曲在牀上。中邪般發抖,早就已經塞上了耳機,但是耳機依舊給不了她安全感。依舊在痛苦嘶號着。

我進來,她卻不敢看我。直接閉上了眼睛,斷斷續續說道:“小鈺姐說,她知道誰是兇手了,要去通知你,然後就……”

我將趙小鈺的屍體放在了椅子上,根本接受不了,就在幾個小時前還嬉戲打鬧的一個人,現在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沒想哭,但是那種壓抑卻讓自己忍不住落下了眼淚。

九爺此時進入了屋子,滿臉惋惜,只嘆了聲:“可惜了,多好的一個姑娘,將她安葬吧。”請,謝謝!

我恩了聲,讓趙小鈺不瞑的眼睛閉上了,恰巧這時趙銘撥打來了電話,我看了電話上的備註,竟然不敢接,電話連續撥了三次,我才接通了電話。

那邊傳來趙銘虛弱的聲音,說道:“陳浩兄弟啊,我最近老是做夢,夢見老有乞丐到我家門口,把破鞋子丟進來,我去找馬老先生解夢,他說鞋子就是邪氣,有人要往我家丟邪氣,說我家最近會有人有災禍,剛纔又做了這個夢,我纔想起來好久沒有跟小鈺打電話了,她睡了嗎?我現在打電話過去,會不會吵醒她。”

我沉默了好久,眼淚更忍不住了,說道:“不會吵醒她。”

趙銘鬆了口氣,說道:“你們抽時間回來一趟吧,這麼晚了,我也就不打擾她休息了。”

我說道:“小鈺死了。”

趙銘那邊久久不語,而後掛斷了電話,再緊接着就是趙小鈺的電話響了起來,卻無人接聽,我走過去,幫趙小鈺接聽了,說道:“趙叔叔,小鈺真的死了。”

趙銘卻異常的平靜,只是嘆了口氣說道:“好吧,我知道了。”

說完掛掉了電話,我對九爺說道:“幫我準備一副棺材,明天送她回奉川。”

九爺恩了聲,轉身出去了。

我走到了馬蘇蘇旁邊,伸手過去摘她的耳機,馬蘇蘇卻死死按住耳機,不讓我取下來,我用力一扯,耳機線斷掉了,她這纔將目光看向了我,然後轉向了趙小鈺的屍體上,眼神中漸漸失去了神采,呆若木雞。

我按在了她的肩膀上,說道:“我會保護你的,別怕。”

“但是小鈺姐,死了。”

我恩了聲,並指唸了法咒,馬蘇蘇隨後暈倒了過去,我將她安置好了之後,九爺也將棺材取來了,我將趙小鈺放入了棺材之中,說道:“將棺材運到陳家宗祠。”

陳家所有人正裝出席,聚集在宗祠之中。

上香,佈置靈堂,趙小鈺還會在陳家呆最後一個晚上,明早就要回奉川了,從此長眠地下,化作一抔黃土。

楊晟已過萬重山 “最後一夜,不要讓她孤單,所有人都在這裏陪着她。”

陳家的人點頭恩了聲。

九爺這會兒上前說道:“這事情怪我,我膝下無兒無女,李小青平時十分照顧,我就把她當成了我的孫女,前段時間要去了我的一些資料,我以爲有正事,沒想到是去做這件事情。”

“是我用人不當,這個仇恨,我會報的。”我說道。

張綿也來了靈堂,給趙小鈺上了香,上香之後轉身出了靈堂,在外面撐起了傘,突然天下大雨,淅淅瀝瀝淒涼得很。

次日一早,我運送着趙小鈺的屍體返回奉川,耗費了整整一天時間,棺材運下車,卻不見趙銘他們前來接趙小鈺,只有已經老態龍鍾的馬文生。

下了車,我上前問道:“馬爺爺,趙叔叔他們呢?”

馬文生老淚縱橫道:“小鈺這丫頭,跟我孫女一樣,我是看着她長大的,現在白髮人送黑髮人,果然是學道的人都要經歷人間悲劇嗎。”

趙銘他們沒來,或許是不願意看見這種場面,我們直接將棺材送往趙家。

馬文生問起了馬蘇蘇,馬蘇蘇跟趙小鈺兩人情同姐妹,她是最傷心的一個人,沒有讓她回來,看了這棺材,平添悲傷。

將棺材運到了趙家,卻見趙家別墅大門緊閉着,馬文生說道:“昨天趙銘讓我今天去接一下小鈺,說他不敢見那畫面,我早上給他打電話他也不接,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

我站在別墅門口看了看,心中卻有了不一樣的悸動,說道:“我去看看。”

妖王嗜寵:逆天狂妃不好追 上前敲門,卻無人迴應,好一陣後,猛然一腳將們踢開,直到找到別墅,見到那畫面,頓時便癱軟了。

趙銘和他的妻子兩人正齊齊懸掛在屋子之中,早已經氣絕身亡。

馬文生以及運送棺材的其他人全都進來,見了這畫面,全都說不出話來。

重生-幸運小小妻 一家三口,就這樣沒了,從此奉川再無趙家這個名字了。

趙小鈺的棺材已經被運進了趙家別墅的大廳,我跌跌撞撞出去,扶着扶欄,才免於讓自己摔下去。

而這時候,竟然接到了李小青的電話,接通後,李小青的聲音傳來,第一句話就說道:“對不起。”

“我要殺了你。”我說道。

李小青又說道:“當初在大宗交易商會的時候,張晏武就已經和蕭宏達成了共識,我被蕭宏派到了你們家,本來他們讓我殺了你,我卻實在下不去手。”

聽到這裏,我啪地掛掉了電話。

“蘭陵蕭家,江南張家。”唸了一句這兩個名字,而後對馬文生說道,“馬爺爺,您幫忙安排一下這裏,我有事情先離開。”

說完便直接以五心朝天的姿勢坐了下來,開始了神遊術。

既然蕭家想玩兒,那麼就好好陪他們玩玩。

神遊到了全真教,到了之後,取出了大印,全真教教徒見後紛紛行禮:“參見掌教。”

徑直進入全真教的呂祖宮之中,到後說道:“全真教所有教徒,前來見我。”

沒多久時間,全真教教徒全都來了。

全真教執事問道:“掌教真人,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我掃視了下面一圈,說道:“全真教徒聽令,即可前往蘭陵,將蘭陵蕭家連根拔除。”

全真教徒震驚不已,忙有道士上前說道:“掌教真人,蕭家可是所有世家之中排行第三的家族呀,怎麼突然就對蕭家動手了。”

我冷笑了兩聲:“因爲他們做錯了一個決定,無需多問,即可執行,若有違抗者,逐出全真教。”

“謹遵教旨。”

下達了命令,馬上離開了全真教,前往茅山。

不消多久時間,進入茅山,舉着茅山宗宗主法劍喊道:“茅山十二峯,各峯監院、執事、堂主、教徒,速速來見我。”

所有人匆匆忙忙到了茅山宗,見我渾身殺氣,全都不敢多言。

“茅山宗,無論黑巫術,白巫術,即刻前往龍虎宗,讓龍虎宗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我道。

茅山宗人十分詫異,發問道:“龍虎宗也是符籙三宗之一,我們出自同一宗門,這麼出手,是不是有些……”

“無需多言,我要讓這個世界上所有跟張晏武有關的勢力,全都消失。”說完看向他們,

“你們還愣着幹什麼?馬上執行命令。”

三少,復婚請排隊 “是。”

短短一日之間,全真教教徒全員出動,開往蘭陵。

蘭陵蕭家是所有世家排名第三的家族,但是在道門排行第一的全真教面前,根本算不得什麼,全真教前進的步伐如歷史車輪隆隆向前,不可阻擋。

一日之間,蘭陵蕭家被全真教摧毀,震驚整個玄術圈子。

緊接着便是茅山宗和龍虎宗之間開站。

符籙三宗,茅山宗排第一,龍虎宗排第二,實力誰強誰弱,一目瞭然。

也是在同日,龍虎宗徹底消失,從此更名茅山宗。最(醉)新樟節白度一下~籃、色書吧

書中之趣,在於分享–趣讀屋 ???道門法界、七殺總會、各個家族、各個世家、散居道士、方外人士,在這一天震驚了,沒有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屹立幾千年不倒,兩朝天子,九蕭宰相的蕭家。在短短一天的時間,就被摧毀了。

符籙三宗之一的龍虎宗,曾經壓得各大道派喘不過起來,也在短短一天時間裏面,垮掉了。

前些天陰魂之間的戰鬥驚動了世人,這一次。兩個旁人物倒下,卻沒有半點徵兆,他們都在調查到底是發生了什麼。

作爲始作俑者的我,卻已經回到了奉川,將趙小鈺、趙銘夫婦三人葬在了同一墓地。

沒有在奉川多做停留。我馬上返回了江南,到了江南之後,我將趙小鈺他們的靈位立在了陳家宗祠之中。

回到江南沒多久。張嘯天和張笑笑兩人進入陳家,前來上香。

張嘯天對我說道:“挺可惜的,當初我以爲你和趙小鈺都會死在我的手上。有點惋惜,她是個人才。”

我恩了聲。

張嘯天又說道:“跟張家有合作的蘭陵蕭家倒了。張家的老靠山龍虎宗也倒了,你的手段從來沒有這麼凌厲過,我竟然會有些怕你了。在奉川的時候,你是一個很有同情人的人,但是這短短一天之間,至少有數百人喪生在你的手下,你會覺得罪惡嗎?”heiyaп下一章節已更新

我回答說道:“我只是送他們去了該去的地方,他們還可以轉世投胎,重新做人,但是有些人,卻永遠沒有重新做人的機會了。”

張嘯天笑了笑:“接下來你怎麼辦?”

我看向外面,無論如何都難掩我心中的仇恨,說道:“我要讓張晏武接下來沒人陪伴,沒人和他說話,我要讓他成爲孤家寡人,不然,難消我心頭之恨。”

“看來,你真準備去陰司了。”張嘯天說道,“你去陰司的話,我就準備在陽間重新建立張家,但不是世家張家,而是奉川張家,希望我以後還有資格和你交手。”

“隨你。”我說道。

張嘯天隨後帶着張笑笑離開了。

他們走了之後,朱允炆和李盧萍兩人到了陳家,見他們兩人到來,我說道:“走吧,該去陰司了。”

朱允炆點點頭說道:“走吧,朕也讓你看看朕真正的實力。”

陳家的人和那上萬的陰魂正在滿世界尋找李小青,李小青此人,我已經非殺不可,不會給她任何投胎轉世的機會。

我已經讓茅山的人將馬蘇蘇和張綿先帶到茅山去,我就不信,還有人敢打上茅山。

與我的軍隊匯合,他們已經等待我很久了,到了之後,我說道:“這一次去陰司,我們這裏的人將有九成會魂飛魄散,你們怕不怕?”

陰兵只看兵權,他們不會有害怕的念頭。

我是在問陳家軍。

陳家軍根本沒有猶豫,齊聲喊道:“不怕。”

“那好,現在就去陰司,將陰司變成我們陳家軍的陰司。”說完轉身,喊道,“行動。”

將近十萬陰魂逼近江南這邊鬼門關,鬼門關把守有重兵,但是在大軍壓境之下,他們不值得一提,直接被滅了個乾淨。

“留下五百陰兵,鎮守鬼門關,除了我們自己的人,不要放任何人出去。”

鬼王馬上分化出了五百個陰兵,鎮守在了鬼門關之中。

再前方,見一小鎮的城隍,他似乎認識我,見我後戰戰兢兢道:“陳……陳浩,你還敢來陰司。”

我走上前,微微一笑:“爲什麼不敢來?將你手上的陰差全都交給我掌控,不答應的話,現在就殺掉你。”

僅這一句,就早已經將他嚇得屁滾尿流,忙將陰差冊子給了我,我翻看了會兒,一把抓住他,將他給丟了下去,說道:“看好他,要是敢亂動,直接殺死。”

這城隍被壓了下去。

我隨後指了指陳家軍中的一員,說道:“你,過來。”

“將軍。”他過來拱手。

我道:“今天開始,你就是這裏的城隍,掌控他旗下的陰差。”

他不驚不喜,道了聲:“是。”

我轉身看向霍禮,說道:“將陳家軍分散出去,替換掉江南這邊所有城隍,並掌控他們手中的陰差。”

“是。”

霍禮馬上將陳家軍全都分散開來,如病毒般在整個江南擴散。

陳家軍散掉之後,我將從清虛道人手中奪來的軍令丟給了蔣先之,說道:“蔣先之。”

“在。”

“你帶兩萬陰兵去收服這邊所有縣的司殿,並替換掉他們的位置,掌控他們手中的陰差。”

“是。”

蔣先之離去。

我看了看剩下的這些人,再說道:“鬼王,帶着你的人跟我一起去攻打江南判官府。”

一縣一司殿,一省一判官。

判官府就相當於一座城池,要想攻下來,就得用重兵,鬼王聽令後,馬上應是,帶着陰兵與我一起往這邊判官府趕去。

行走途中,我問道:“判官府一般有多少陰兵把手?”

鬼王說道:“三萬左右,我們這裏比他們稍微要多一些,但是我們是屬於攻城的一方,並佔不了數量的優勢,只有在戰術之上想辦法。”

我道:“要用最快的速度將江南這邊陰司變成我們的大本營,不然今後開站,我們沒有立足之地。先到判官府再說,我會立即通知楚江鬼帝趕來,有他在,這區區一個判官府,很容易攻下來。”

鬼王在陰司呆了這麼久,自然知道楚江鬼帝是何許人,聽後說道:“如果有楚江鬼帝助陣的話,這判官府攻下來確實不是很難,現在怕就是怕的,張晏武會在這種時候帶兵前來圍剿我們,到時候我們內外受敵,處境十分艱難。”

“所以,要快,儘快將這裏變成跟我們的地盤。”我說道,“就算他來也沒事,大不了我讓整個全真教和茅山宗走陰來陰司,也夠他喝一壺的了。”

“這……即便是千年之前的道門和陰司大戰,道門也沒這麼大規模走陰來陰司過。”鬼王有些吃驚。

我沒多做解釋,如果還是不行的話,再就是七殺總會。

我就不行,啃不動這個陰司。

行路不到半日,大軍便已經到了判官府之外。

判官府居江南都城之中,要想攻克判官府,就得先攻破這江南都城。

陰司都城仿照的是宋朝都城,我們到的時候,判官府已經收到了風聲,城門緊閉,上有數千陰兵等待着我們。

到了這裏,有一身着墨色盔甲的戰將向下喊道:“陳浩小兒,以你烏合之衆,就敢來冒犯陰司,現在交出兵權頭像,我們判官大人還可以饒你小命。”

這戰將發聲,上面陰兵開始揮舞劍戈長矛喝喝喊了起來,一時間聲勢浩蕩,有些迫人。

我看了看城門,喊道:“光在那裏喊話沒用,如果真是好漢,現在打開城門,跟我打上一場,殺了我,不就一切都解決了嗎?”

那戰將卻哈哈大小了起來:“黃毛小兒,竟然如此囂張,滿清進關之時,我帶領數十萬軍隊擊潰明朝大軍,豈會怕你?開城門,我與他大戰一場。”

他說完下了城樓,不多久,竟然騎着一頭花斑豹子出來,身後跟着數百陰兵,手持一把朴刀,氣勢恢弘。

鬼王說道:“陰司會將陽間死去的猛獸魂魄馴服,賞賜給這些戰將,陳將軍,您要不去搶了這頭豹子?”

我恩了聲,正要上前,朱允炆卻攔下了我,說道:“你剛纔沒聽見嗎?他說他帶着十萬軍隊擊潰我大明大軍,我爲大明君主,未曾見過此人,自然不依,讓朕去會會他。”

朱允炆說完召喚出了他的羽林軍團,對身後一個副將說道:“把你的刀和馬給朕。”

“陛下,您要……”

“下去就是,別廢話。”朱允炆斥了句。

那副將乖乖下馬,朱允炆翻身上馬,手拿大刀。

對面騎着花斑豹子的戰將見不是我應戰,有些不快,喊道:“你是何人?陳浩小兒不敢應戰嗎?”

“朕乃大明建文帝,讓朕來會會你。”朱允炆說完拍馬衝了過去。

那戰將也衝了過來,電光火石一剎那,那戰將揮刀劈砍,朱允炆卻驟然站了起來,騰身出去,刀鋒落下,那戰將被劃成了兩半,然後被朱允炆一掌,將魂魄拍了個稀碎。

身後那些陰兵見主將已死,快速進城,關上了城門。

朱允炆騎上豹子,返了回來,道:“這就是朕今後的坐騎了。”

書中之趣,在於分享–趣讀屋 ???那頭戰馬也跟着朱允炆一同返回,朱允炆到了我面前,耀武揚威般說道:“陳浩,如何?朕現在有幾分威風?”

李盧萍莞爾一笑,朱允炆看向李盧萍。說道:“放心,等什麼時候你想通,叫朕一聲皇上,再好好服侍朕一夜,朕再送你一頭。”

李盧萍眼神馬上就變了。

我們這裏不少人低聲笑了起來。

剛纔那戰將身死,城門緊閉不再打開。我們大軍在此處圍聚着,要是他們不開城門的話,還真不好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