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在極短的時間內想到一個節目效果爆炸的計劃,不是想玩情感大戲么?我陪你玩啊!

怪異姬,這次啊你玩犢子了!

江白接過陌陌手裡的相機,進度劃到怪異姬一字一頓說的那句話。

「……情感大戲。」

「嗯?」眾人有點疑惑,不懂江白在幹什麼。

「情感大戲,哼哼。」江白冷哼兩聲。

「既然他想要情感大戲,那我就演給他看!」江白獰笑道。

敢整我!?五十塊一斤,你還差一點!

「讓他看看什麼叫真正的情感大戲。」

「具體怎麼說?」道爺迫不及待的問道。

「主要沒有群演的戲份,你們只要裝作不知道就好,具體是我,雪怡跟呂顧同學的戲份。」江白說道。

「我?」呂顧指了指自己,她全程沒有發言,一直在憋笑。

她怕她一張口就笑出聲來!江白還在意她身體有沒有事,叫她回去休息來著……

呵,女人!

「對,自信點,就是你。」江白道。

但防道少女團一聽沒有群演的戲份就炸毛了,你信不信我們直接拉閘?然後再當個牆頭草?!

「你是不是看不起咱?」

「沒有群演的戲份?!」

「狗帶風看不起我們,姐妹們上!」

「不至於不至於。」江白聽到這話有點惶恐,連忙擺手。

江白好說好歹,才讓防道少女們把加戲的念頭打消。

他說真的,他很怕《情感大戲》又被防道少女搞砸,一群拉垮少女!

「具體說說我們的戲份是什麼?」雪姨問道。

「你們先配合怪異姬把他的戲份演完,然後就到我們了!……」江白細細道來。

……

「嗯……你是真的狠!」呂顧心慌道,不會把人家真的整自閉了吧?

「怪異姬不會有心理陰影吧?」雪姨也擔憂道。

「既然他要整我,就要有整我的後果!」江白笑道。

一切為了節目效果!

一旁的道爺跟防道少女團全程在場,聽完了江白的計劃……

直呼內行!

「鈴鈴鈴~」酒店的門鈴聲響起。

「我懷疑外面絕對是怪異姬,但他怎麼知道我們在這個房間?」江白壓低聲音問道。

「我剛剛發消息給他了……」陌陌也壓低聲音,揮了揮手機。

剛剛摔門出去的泡芙和追出去的怪異姬萬萬想不到……他們都沒帶房卡。

在外面等了好久,才接到了陌陌發過去的消息。

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

「OK,諸位,一切照常進行!回復原來的狀態!」江白吩咐道。

「ok,看我們的操作!」防道少女們拍了拍胸前的旺仔小饅頭說道。

說是旺仔小饅頭,其實還真不算小。

雪怡同學很快回復了那種委屈屈的表情,坐在窗台上用窗帘擋住自己的半個身體。

猶抱琵琶半遮面!

江白前去開門,一開門看到一隻落魄的怪異姬站在門口。

演,你還演!

媽的,要不是防道拉垮團,我還真被你這迫真的演技騙過去了。

「先進來吧。」江白語氣很冷,他開始演了!

心裡不停冷笑,你玩犢子了!

「先坐下來吧。」陌陌看怪異姬的樣子,眼睛里有血絲出現,擔憂道。

實則是怪異姬剛剛用水洗了眼睛……好細節!

他一聽,順理成章的坐在了床上。

「把門先關了吧。」道爺對著江白說道。

江白點點頭,把門關上了,很用力。

這都是小細節,他現在很生氣!

「你怎麼回事啊?」怪異姬一坐下來雪怡就開始演戲了。

「你還記得在上滬那次嗎?」怪異姬抬頭,疲憊的問道。

「什麼那次?哪次!你把話說清楚。」雪怡氣急道。

「她一直以為咱倆有關係,然後別讓我們來往。」怪異姬有點驚訝,雪姨居然自己加戲了。

不錯啊,有點東西的。

「我就跟她說我們倆是朋友。」

「我們沒怎麼來往啊!」雪怡急切的說道。

「對啊!」怪異姬無奈道。

「怎麼什麼事都到我身上了?就你這妹兒之父都特么什麼事情啊?」雪怡罵道。

妹兒之父可還行,江白憋的肚子有點疼嘴角微微抽搐。

「唉……我先下去弄房卡吧。」怪異姬說道。

他還沒有發現異常,他被演了!

然後走到門前把門打開,出去後用力的把門關上。

「砰!」一聲巨響,比剛剛江白摔門的聲音還要大。

可見怪異姬也想用摔門表達生氣的情緒。

英雄所見略同啊!哦不,只有我是英雄!

怪異姬花了十分鐘把房卡補上了,期間江白補全了自己的劇本。

保證不會穿幫之後就開始演戲!

怪異姬領著江白他們回到了原來的房間,也好。

原來的房間比較大,適合發揮。

一進去怪異姬就坐在最中間的椅子上,等待他們的發問。

「說說吧。」雪怡此刻心平氣和的問道。

怪異姬喝了一口酒店的水,喉結上下滾動。

「我們倆在談戀愛。」怪異姬喝完了水,緩了一下情緒說道。

一行人坐在床上圍著怪異姬看著他的表演,有點憋不住了……

努力咬住嘴唇不讓自己笑出來。

我們是專業的,一般不會笑,除非忍不住。

「上次PML不是也跟這次的陣容差不多?我跟你們一直在一塊,她那會也在鬧。」怪異姬懊惱的說道。

此刻的「防道少女團」聊天群里消息風起雲湧。

陌陌:駝子哥,我有點想笑怎麼辦。

駝駝:憋著!

陌陌:憋不住啊!我要笑出來了。

芽芽:你別說了,你再說我也要憋不住了。

穆穆:別聊了,怪異姬看過來了。

怪異姬注意到身體不停抖動的防道少女們,心裡在暗暗祈禱著什麼。

「千萬別露餡啊!快演完了!」怪異姬心裡禱告著。

他不知道的是,防道拉垮團早就露餡了,現在作為牆頭草叛逃到另一邊準備整他了!

「上次拍那個,壁咚的那次,就一直在說這件事。」怪異姬看全體沉默,繼續說道。

其實防道少女也不想沉默,但是她們怕啊!

他們怕一不小心就笑出來聲,前功盡棄! 「本世子根本不喜歡你做的腰帶,你費這心機做什麼?別以為你這樣本世子就會感動。如風、連翹,好生看著公主,以後不要讓她再碰針線,別讓她再做這些東西,做得又丑又難看,讓人看了心煩!」

蘇七少說著,作勢要把腰帶拿到那燭燈上燒了。

「不要!」長公主趕緊衝上前,她一把搶過腰帶,突然,她的手被腰帶上的針扎中了,她痛得尖叫一聲,一把丟掉腰帶,「啊,好痛!」

「怎麼了?」蘇七少趕緊看著長公主,發現長公主的手指又被那針扎出血來。

「你不要動,快,快給我看看!」蘇七少說著,突然一把執起長公主的手,他看到她指尖又多了好幾個血珠,鬼使神差的,他突然低下頭,一把含住了她的手指,輕輕的吸吮了起來。

「你……」長公主被他的舉動驚呆了,她不敢相信的站在那裡,其他人也震驚不已。

此時萬籟俱寂,屋子裡靜得落針可聞,只有蘇七少輕輕吸吮她手指的聲音。

他的唇很柔軟,被他那麼一吸,她的手指竟然不痛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