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快速祭出一塊令牌,其上書寫着一個耀眼的“冥”字。正是冥府的十字玹殺令。

“轟隆……”

無窮力量轟砸而下,姚香羅直接倒飛出去,嘴角溢出血漬。大驚失色。

“你怎麼會有十字玹殺令?不可能,不可能……”

當十字玹殺令被打出時,她竟忘了抵抗,被令牌上的無上神威給震飛了。可見她是多麼震撼。一連說出數個不可能。

“你到底是誰?冥府和你有什麼關係?”她不敢相信戰天歌會是冥府的人。

因爲天下人皆知冥府十分神祕,從中走出的人,無不是強得離譜的大能。

同時她也不信,以戰天歌這樣的實力能有資格遭到冥府的點名追殺。

在遇到戰天歌前,她早就將其來歷以及經歷的事都打聽過了。得出的結論是處處詭譎,處處無解。

也就是說幾乎傾盡所有力量,都沒能得到戰天歌半點有用的訊息,好像是被人刻意隱藏了。

而今看到十字玹殺令後,似乎所有的謎團都完全解開了,但卻又一無所知。

“說了你也不信,我又何必多言呢?”戰天歌冷然道:“現在你已經受了傷,只要把我朋友放了,我可以讓你離開。”

“至於你讓我在百泉山找的續神砂,我沒有找到。而今百泉山也已經毀了,想來是隨着百泉山一同消亡了。”

“呵呵……實話跟你說,續神砂不是我姚族索要之物,我們只是幫人尋找而已。”姚香羅面帶嘲諷道:“沒有得到續神砂,你認爲我會放了你朋友嗎?”

“你我之間的約定,是你先爽約。現在來向我要人,想要空手套白狼,天下哪有那麼好的事?”

“我們之間從來沒有約定,這一切好像都是你們強加給我的。如果逼良爲娼也算是約定的話,那我把你送到煙花之地,也是一種協約嘍?”戰天歌脣語相激,不肯退讓。

“你我一直都沒站在平等的位置,如果當時你沒擄走我朋友,並且以對等的姿態與我合作,就不會有今日之事。”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三丈。你們只把我當做可利用的工具,假若我沒有了價值,可想而知我的命運是如何,你應該比我清楚。”

“哈哈……”姚香羅捂住心口,瘋狂大笑,俏容一陣紅一陣白:“天下皆可利用,你應該很慶幸,有資格被我利用。”

“那我豈不是要對你感恩戴德了?”戰天歌冷語相向。

“你以爲打傷了我,就能讓我束手就擒嗎?”姚香羅冷聲道:“別癡心妄想了,我布的局可沒那麼小。”

“我想現在你還不知道吧,當你走出百泉山的那一刻起,便已得罪天下人。我已經通過我姚族的情報網,將你擊毀百泉山的事公之於衆,想必已是人盡皆知。”

“你毀滅百泉山這個人族的聖地,整個中原的人,上至八大超級勢力、古族部落,下通販夫走卒,都會殺你,視你爲眼中釘,肉中刺,欲除之而後快。”

“你可知罪?”她好像上蒼派下的罪罰者,以無上之威鎮壓戰天歌:“如今你已是天下罪人。即便有冥府這道護身符,也在劫難逃。”

“你,只有死,這一條路可走……”

……

PS:下一章可能會很晚,我儘量更新。因爲今天一大早起來忙了一早上,中午又收拾寢室,畢竟新學期開始了,打掃一下衛生。晚上要與同學討論小組,會耽誤很長時間。這章都是抽時間寫的。

諒解一下,開學幾天都挺忙的。 百泉山乃是整個中原大地,無數人心中的聖地。聖女峯上降下神蹟,惠及百姓,福澤蒼生。

傳聞聖女峯與一代天驕聖女夢芷菡有些許微妙的關聯。據說在太古時代,異族進犯,聖女曾經獨自對戰太古遺種。大戰數日,一路碾壓,創造無數神話傳說。爲後世萬民敬仰。

一個時代,出現一位震爍古今,名傳寰宇的人物。是天下的大幸,即便時間流逝,悠悠萬載歲月過去,也不能抹去她在無數人心中的烙印。

百泉山的聖女峯可以說是整個中原大地無數人的信仰,而今信仰被徹底摧毀,半點無存。

這比殺了他們還令人憤恨,奪取一個人的性命很容易,但抹殺他不屈的意志很難。一個人只要信念不倒,意志便可長存。

聖女峯就像黑暗中的一盞明燈,指引許多人前進的方向。

而今山毀人亡,用不了多長時間,此地的事必會傳遍中原大地各個角落。

此刻再有人從中作梗,刻意傳播。其流走的速度可想而知,比平常快了無數倍。

姚香羅正因爲了解其中的厲害關係,才布了這個局。本以爲抓住了戰天歌,這個計劃的後續就可放棄了。

但她萬沒想到,現在的局勢完全逆轉,身爲獵人的她身份顛倒,成了獵物。

這也是她最不願面對的,可如今卻不得不開啓自己制定的最後計劃。

“我真沒想到你的進步如此巨大,出乎我的意料。”

“不過,百泉山的塌毀,註定你成爲天下的罪人,就算你跳進碧月心湖也洗不淨了。你的命運已經不可改變,死是你唯一的歸宿。”

戰天歌面容平靜,可心中卻澎湃如潮,他根本沒想到姚香羅爲了對付自己,使出這般極端手段。

“我真搞不明白,你我素昧平生,卻用如此陰毒的詭計陷害我。”他滿腹疑雲,彷彿所有人都針對他,一路走來皆是敵人:“難道我長得就那麼欠揍?”露出一副無辜的表情。

“我沒必要跟你說這些,因爲我不屑於和死人多費脣舌。”姚香羅怒目而視,當看到戰天歌無奈的眼神時,面上肌肉一直在抽搐,想笑又笑不出來。

“你的種種惡性,都已公佈天下。我不殺你自然有人會替我出手。”此時她只想趕快離開,因爲先前那聲慘叫,已經預示危機的來臨。

“今日之恥,他朝必定連本帶利如數奉還。”話剛說完立即展開身法,向雀城外飛馳而去。

“我們的事還沒結束,你那麼着急做什麼?”戰天歌冷笑一聲,施展神足通,快如流星般攔住姚香羅的去路。

“呵呵,我有什麼可急的。”姚香羅故作鎮定道,實則火急火燎,仿若沉寂太久的火山,隨時都可以噴發。她低聲吼道:“況且,我們也沒什麼好談的。”

“你朋友已經去了我姚族,有本事就到舜衢去要人吧。我在那恭候你的大駕……”

“恐怕沒那麼簡單吧?”戰天歌雙眸如鷹隼般盯着姚香羅,冷冽道:“你佈下的天羅地網好像沒起作用。”

“哼!少在我面前裝模作樣,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姚香羅怎不知道這是戰天歌的諷刺之言。一提及此時,她就火冒三丈,恨不得一掌拍死戰天歌和在一旁看好戲的石頭。

暉老如臨大敵的慘叫聲,給她敲了警鐘,這已經表明。戰天歌不是一個人隻身闖入。

還有一位連暉老都無法抵禦的強者跟隨,姚香羅必須逃走,多留一刻,就越對她不利。

起初與戰天歌在竹軒內,突然聽到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隨即傳來暉老的吼叫聲。待自己奔出來時。


只見以整個竹軒爲中心,方圓千丈之內,已然變爲一片廢墟,無數房屋在一瞬間全部崩毀,發出山崩地裂的響聲,驚天動地。放眼望去滿目瘡痍。


這樣震撼的場面,讓她心生退意。因爲就連暉老這樣的高手都沒能逃出來,以自己的實力,只有任人宰割了。

“你別血口噴人。”戰天歌聳了聳肩,徹底無言:“食物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講。”

“我什麼都不知道,都是這傢伙自己胡作非爲,跟我沒有半個銅子的關係。”把髒水破給石頭。

“混蛋,你不要胡言亂語,說出去誰會相信吶。所有的事都是他計劃好的,與我無關。”石頭跳出來惱怒道,只有它讓人背黑鍋,絕不可能自己去蹚渾水。

“你……”姚香羅看到戰天歌和石頭沆瀣一氣的模樣,恨得咬牙切齒,很想一巴掌拍死這兩個裝腔作勢的混蛋,在她面前無病**噁心人。

“今天先繞過你,有本事到我姚族要人吧。”實在看不下去這倆傢伙讓人氣不打一處來的樣子。

同時也必須抓緊時間逃出去,否則只能葬身於此。

“別急,還有人沒到。”戰天歌冷笑道:“我既然已成爲天下罪人,而剛纔你還對我聲討。怎麼不等那些所謂的正義之士前來,共同制裁我,反而是先逃跑。”

“這可不像你的作風,臨陣脫逃,真讓人大跌眼鏡吶。”

“對呀!留下來吧,我們都很歡迎你,只要暖牀就行。”這時石頭不合時宜的聲音又響起。

“死……”姚香羅早被戰天歌激起心中的滔天怒火,再加上現今石頭又火上澆油,更是讓她惱羞成怒。

心念電轉間直接撲殺向戰天歌,想要捉住他作爲要挾。因爲只有這樣才能逃出去。

直到現在暗中的高手都沒現身,一定是在某個角落蟄伏,正等着她逃出去。


“你是不是被氣瘋了?得罪你的是這惹是生非的傢伙,怎麼轟殺的卻是我?”戰天歌頭大如鬥,秋煙萻是如此,如今姚香羅也是這個德性。讓他捉摸不透。

“因爲你比它有價值。”姚香羅出奇的給出瞭解釋。殺來的速度絲毫不解,相反越發迅猛,如一道驚雷般轟擊而來。

“怎麼說話的?我哪點不比他值錢了?大爺我渾身上下都是寶,就連撒泡尿都有一大羣人瘋搶。”石頭十分不滿,覺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遭到不公平待遇,又蹦又跳地叫嚷着。

雖然氣得不行,但石頭卻沒有半點出手相救的意思。只見它在一旁愜意地看着戰天歌與姚香羅相鬥,逍遙自在。不時哼着小曲。

“你這傢伙,剛纔我冒死相救,此刻我有了危險,你卻在一旁怡然自得。”戰天歌腦門上冒黑線,迅速施展九牛二虎之力,猛力向姚香羅砸去。

“嘭!”

九頭夔牛和兩隻猛虎的虛影從他身後衝出,栩栩如生,張着血盆巨口,凶神惡煞地撲向姚香羅。

“踏破鐵鞋無覓處,原來是你。”姚香羅異常興奮,當看到這如山嶽般殺來的虛影,並無恐懼,反而眸中閃出熠熠之光。

“我怎麼了?你又發現什麼奇聞了?你……”戰天歌一頭霧水。

“轟隆……”

旋即一聲轟響,空間仿若被擊開一道大裂縫。

“嗷嗚……哞哞哞哞……”

九頭夔牛和兩隻猛虎的虛影在一剎那間消失,噼啪一聲,完全粉碎,其上覆蓋的無盡威壓也失去蹤跡。

“嗯?你破開了九牛二虎之力?”戰天歌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九牛二虎之力是天下間力之極盡,自身擁有無上神威,力壓八方。

只有在百泉山時,沒能破開九重關那道石壁。但經過那次之後,自己也從中體悟了許多。已算是把它的威力拔高一個階級。而且在界中界吃了神泉根,自身實力又增進一層。

這可是在自己全是時期,打出的九牛二虎之力。卻被姚香羅給破解了,很難讓他相信。

“我可沒那麼大的本事,這個方法是一個人交給我的。原來他早就知道了。”姚香羅冷然說道,趁勝追擊,又是反手一招拂香手拍向戰天歌的腦門。

“本不想殺你,但現在我已經沒得選了。”拂香手轟壓而下,一股淡雅的清香飄出,讓人頓生無力感。不能反抗。

“嘭嘭……”

然而就在拂香手離戰天歌只有半尺時,忽然自他身後迸發出一股勢如破竹的強大力量,擊打在姚香羅的胸口上。

“噗噗!”

姚香羅面色平靜,無波無瀾。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好像早就預料到了。

她撤回拂香手,快速轉變結印,阻擋那股強悍力量的斬殺。

“嘭!”

身子直接被震飛出去,口中不斷噴血,臉色蒼白。單手捂着心口。

“噼裏啪啦……”

骨頭斷了數根,傷勢慘重,血流不止。尤其是心口處出現一個血洞。

姚香羅眼神迷離,咬緊牙關,立刻拿出一顆丹藥,吞服下去,臉色纔有了血色。

“你終於出現了,等你很久了。”她笑着冷聲道,雖然遍體鱗傷,但意志卻堅韌不拔。

“想來我族人,除了我之外沒有一個活口了。”

“你可以這麼認爲。”二狗子尾巴一揮,旋即出現兩人,正是韓禹和葉孤雪。

“我很好奇,他是給了你什麼好處,才能請到你這麼強的高人。”姚香羅侃侃而談,沒有絲毫畏懼,即便面臨如此死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