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抬腳就要過來阻攔。

樂奶奶看都沒看他一眼,只朝四下一望,「拜託大家幫我攔著點他!」

眾人相互對視一眼,就把樂益民圍住了。有上了年紀的大爺大媽,有挺著大肚子的孕婦,還有身強體壯的成年男人。

大爺大媽笑眯眯的,「我有心臟病,不能受刺激,家裡兒女經濟條件不好,正好缺個給掏錢看病的。來吧,你過來吧。」

「我有高血壓,你還是從我這過吧。不要你推,我自己躺倒得了,你記得給我交住院費啊!」

「我是孕婦,八個多月了,看著肚子大吧?雙胞胎!我老公家五代單傳,我公公是紀檢委的,你自個掂量掂量吧。」

「瞪什麼瞪?你還想打我媳婦?」這是個臉上帶疤的凶男人。

樂益民無比憋屈,只能蹲在地上抱著頭當鴕鳥。眾人更加鄙夷了,真是一點擔當都沒有啊!

樂奶奶一馬當先找到病房。

之前在樓下鬧騰的動靜很大,所以醫生護士十分糾結,「大媽,這裡是醫院,她是病人——」

她們都知道這個女人不是個好東西,從內心深處來說,她們自然希望她倒霉。可是從職責上來說,卻又不能不攔著。

樂奶奶十分理解,「放心,我知道你們有規矩,不會讓你們為難的。我不動手,就說幾句話。」

醫生和護士相互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讓開了。只要不動手,那她們就不管了。幾句話而已,不痛不癢的,反正這女人臉皮厚。

做小三上位的,臉皮能薄嗎?

樂果橙從奶奶懷裡抬起頭朝病床上張望了一眼,正好對上程雅陰霾充滿恨意的眼睛,心裡哼了一聲,身子卻瑟縮了一下,有些害怕的又躲回奶奶懷裡,「奶,她瞪我!」

樂奶奶心疼壞了,輕撫著孫女的後背安慰,「乖哈,不怕!」然後惡狠狠的朝程雅瞪去,兇巴巴的說:「你還有臉瞪我乖橙,再瞪一個試試,看我不把你的眼珠子摳出來。」

程雅也是人才,瞬間眼淚就流了下來,一副小白花的樣子,「媽,我沒有,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沒了。」她的雙手相疊著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臉上眼裡都是哀戚,無聲的流淚。

樂奶奶卻不為所動,眼神更冷了,「別喊我媽,我活著一天就不會承認你是我們老樂家的兒媳婦,你說你也是當媽的,心腸怎麼這麼狠毒呢?我家乖橙還是個孩子,哪裡得罪你了?你不讓她上學到醫院來伺候你,你是老祖宗啊?」

「我沒有,是益民的意思。」程雅喊冤,表情委屈。

樂奶奶冷笑,「我生的兒子我知道,他那心粗的跟水泥管子似的,要是沒人攛掇他哪想的起來?我知道你的心思,不就是看快高考了,攔著我乖橙不讓她上學,不想她出息考個好大學。」樂奶奶恨得牙根痒痒,「你就這麼見不得我家好?什麼兒媳婦,禍害還差不多。我告訴你,人在做天在看,看吧,你可不就得到報應了?」

程雅眼底的寒意一閃而過,臉上的表情更加哀傷,「您,您怎麼能這麼說?那也是您的孫子啊!」

該死的老太婆,怎麼不去死?還有樂果橙這個小賤人,都是她,她要是早來一會,盧倩敢出現嗎?

盧倩被警察帶走了,這會程雅早把恨意轉移到樂果橙身上,覺得自己會小產都怨她來晚了。

今天早上,她去上廁所,三樓的廁所正在打掃,地面才拖過,她擔心滑倒了,就去二樓上廁所。

正下樓梯,誰知道盧倩這個瘋女人突然竄出來,把她推下去了。幸虧樓梯下到一半了,要是從上頭推下來,別說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就是她也保不住了。

這一切,都是樂果橙小賤人的錯。

樂奶奶的臉又是一冷,「我孫子好好的上幼兒園,你少咒他。程雅,你別覺得你把我兒子拿捏住了,我不能把你怎麼樣,哼,你別忘了我兒子還是個孝子,你說我要是以死相逼,他還敢要你嗎?」

見程雅的臉色一變,樂奶奶接著說:「以後你和你的閨女離我們家遠遠的,別出來噁心人。」

江雪開口,「程雅,我自認對得起你了,你搶了我老公,行,給你!」不過是個渣男,她不要了。

程雅才不承認搶了樂益民,「是你搶了我男人,我和益民認識在前,也是我先和他談戀愛的,是你橫插一杠子,是你搶了我的幸福。」被子下的手攥得緊緊的,你江雪比我強哪點?不就仗著是帝都戶口,仗著家裡條件好嗎?

江雪木著臉,「是樂益民追的我,我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存在。」要是知道,她怎麼也不能嫁給樂益民呀,「我的女兒是婚生女,你的女兒呢?她可只比我的果橙小三個多月。明知道樂益民結婚了,你還插足他的婚姻,你還有理了?」

程雅被當眾揭短,難堪極了,她垂下的眸子里全是仇恨,那明明該是她的婚姻。是江雪搶了她的位置,樂果橙這個小賤人搶了她女兒的位置。 「你也別忘了,你和樂益民設計我,讓我替你養女兒,我養大了你的女兒,哪裡對不起你了?」江雪臉上的表情變得憤怒,現在她都不能去想這件事情,是樂益民和程雅算計她不假,可何嘗不是她蠢?一想到她把自己的親骨肉丟在一邊,反而把仇人的女兒當心肝寶貝,她的心就疼得如針扎一般,無數次半夜醒來,她都忍不住用頭撞牆。

「程雅,我快要被你逼瘋了,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不要再出現在我孩子的面前,否則,我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江雪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臉上閃過瘋狂之色。她是個沒用的媽,程雅要是再傷害她的孩子,她不介意跟她同歸於盡。

程雅瞳孔緊縮,呼吸也急促起來,好像江雪的那雙手隨時能掐住她的脖子,那種透不過氣來的感覺讓她恐懼極了,塵封的記憶也被喚起。

總裁撩上癮:老婆,你真甜! 樂益民無情的和她分了手娶江雪,她傷心之下萬念俱灰,跳河尋死。那是秋天,冰冷的河水沒過她的頭頂,那種黑暗,那種無力,窒息的感覺讓她驚慌恐懼——幸虧有個人路過把她救了上來,她得救后再也沒了死的勇氣。

現在江雪的目光在她脖子上流連,那感覺和她沉在水底是一樣一樣的。

「走了,別跟她廢話了,乖橙受了驚嚇,得趕緊回去收收驚。」樂奶奶連多看程雅一眼都煩。

雖然樂果橙一再表示自己沒事,江雪和樂奶奶都不放心,瞧乖橙整個人都蔫蔫的,怎麼可能沒事呢?還有臉上清晰的巴掌印子,該死的老大這是用了多大的勁?

剛出了婦產科大樓,就見姜別往這邊跑,「橙橙!」他的目光緊緊籠罩在中間的樂果橙身上,看到她臉上的巴掌印,眼神一冷,「誰打你的?」

樂果橙扁了扁嘴,整個人看起來可憐巴巴的,一點往日的精神勁都沒有了,「姜別哥哥。」

姜別心疼極了,絲毫不顧忌樂奶奶和江雪也在,直接就把樂果橙的臉捧起來了,「疼不疼?誰打你的?」這一遍寒意更重了。

「除了她那個天殺的爸爸還能有誰?」樂奶奶的火氣又上來了,又問姜別,「小姜啊,你怎麼來了?」

姜別頓了一下,含糊說:「我聽說橙橙出事了——」至於聽誰說的,他自然不會說了。

樂奶奶欣慰的看著姜別,小姜這孩子還是很有心的。隨即又嘆氣,「造孽啊,攤上這麼個爹,我乖橙也是可憐呦!」摸著孫女的頭,愛憐無比。

姜別眼神閃了一下,沒有發表意見,心裡卻已經給他那未來岳父給記著了。

「奶,我送你們回去。橙橙的車我一會讓人給開回去。」姜別說著就把樂果橙抱了起來,率先大步朝前走去。

「這?」江雪傻了眼,還沒結婚呢,小姜怎麼就抱果橙了?她想追上去阻止,被樂奶奶拽住了,「人家小年輕的談戀愛,你去礙什麼眼?」

江雪分辯,「可是,他抱著果橙——」

樂奶奶送她一個大白眼,「他不抱,我抱還是你抱?你抱得動你閨女嗎?」恨鐵不成鋼的,「行了,現在都改革開放了,小年輕的抱一抱怎麼了?你別跟著瞎操心。」心裡很得意,看她,當奶奶的就十分開明。

站在人群里的徐安安看著小姜總抱著那個叫樂果橙的女孩子走遠了,長長嘆了一口氣,隨後又糾結:未來老闆娘走了,她還需要住院嗎?

得,打個電話問問趙助理吧。

姜別把樂果橙公主抱了起來,他看著乖巧靠在他懷裡的樂小橙,整顆心都要化了。要是以往,樂小橙怎麼可能這般安靜呆在他懷裡?早就對他呲牙伸爪子了。他高興樂小橙對他的依賴,卻仍希望她精神百倍,張牙舞爪。

這樣懨懨的,他的樂小橙是多傷心呀!

姜別低下頭用臉蹭了蹭樂果橙的發頂,「對不起,是我沒保護好你。」他看到樂小橙臉上的巴掌印,弄死樂益民的心都有了,反正帝都每年都有幾個跳樓跳江的老闆,樂益民經營不善破產了承受不住打擊自殺了,誰又能說什麼?

可是棘手的是樂益民又是樂小橙的爸爸,親的!

雖然不能弄死他,但不代表他不能收拾他,不過是麻煩一點罷了。為了樂小橙,這點麻煩算什麼?

「不關你的事,是我命不好,沒攤上個好爸爸。」樂果橙的聲音沙啞,鼻音還特別重。本來她是打算哭幾聲意思意思的,誰知道越哭越傷心,越哭越覺得委屈,尤其是奶奶和媽媽來了之後。

於是假哭變成了真哭,一發不可收拾了。

重生后,她根本就沒當那是她爸,樂果橙覺得,應該是上輩子的她自己在傷心,在難過,在委屈。

「樂小橙,以後不會了。」姜別抱緊樂果橙,鄭重許下承諾。他絕不允許任何人再傷害他的樂小橙,哪怕他自己都不行。

「嗯!」樂果橙的聲音悶悶的,她閉上眼睛靠在姜別懷裡,聽著他沉穩的心跳聲,只覺得異常安心。

腦子裡卻忍不住去想:程雅怎麼就小產了呢?上輩子她明明生下一個男孩的,叫童童,長得和果粒有兩分像。

上輩子程雅帶著兒子出現的時候,那孩子已經四歲了,聰明可愛。也正因為這個孩子,爸爸才下決心和媽媽離婚的。

程雅流掉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上輩子的童童呢?還是說她以後還會再生下個兒子?

姜別很想留下來陪樂果橙,但他公司還有一攤子的事,他也知道能讓他和樂果橙單獨相處這麼一會已經是樂奶奶的極限了,要是再不識趣,樂奶奶怕是都不會讓他見樂小橙了。

做人要知足,他一向深喑其中之道。

樂爺爺大吃一驚,「怎麼了這是?乖橙的臉怎麼了?和同學打架了?」以他孫女的身手還能吃這麼大虧,可見對方是多厲害了。老

太婆和兒媳不是去考察市場了嗎?怎麼和乖橙一塊回來了?

樂奶奶瞪了他一眼,「還不是你那好兒子打的?你兒子可真有能耐,乖橙都一個星期沒去學校了,去哪了? 王妃有毒:王爺請小心 被你兒子逼著去醫院伺候程雅了。今天要不是聽小區里的郭大姐提一嘴,我還被蒙鼓裡呢。我和果橙媽到醫院一瞧,你那好兒子正打果橙呢。因為什麼?能因為什麼?程雅被盧倩推小產了,你兒子怪到我乖橙身上——」

她一口一個「你那好兒子」,樂爺爺目瞪口呆,「不是,這……」老大惹的事跟他有什麼關係?

樂奶奶又瞪他,「誰讓他是你兒子的?養不教父之過,有學問的人都這樣說,你沒把他教好。」

樂爺爺很想說不也是你兒子嗎?對上老伴兒不善的目光,沒敢。他這是被老太婆給遷怒上了啊!那個癟犢子,干點啥事不好,非坑爹,好想揍他一頓。

「乖橙也是孝順,怕我知道了上火,硬是不敢告訴咱們,自己一個小人兒委屈求全,我可憐懂事的孫女哎。」樂奶奶說著摟著樂果橙又掉起了眼淚。

江雪一見她掉眼淚,也是悲從心來。

樂果橙有些方,委屈求全是什麼鬼?她沒有受委屈呀,反倒把程雅氣得不輕。至於今天這一巴掌,是她疏忽了沒料到她爸會突然動手,平時她爸哪能打到她?

可任她怎麼解釋,奶奶都不信,反而覺得這孩子太懂事太貼心了。

「你還站這幹什麼?沒見乖橙臉上的巴掌印?還不去煮倆雞蛋給乖橙滾滾臉?一點眼力勁都沒有。」樂奶奶十分嫌棄的對樂爺爺說。

樂爺爺,「……」他這是招誰惹誰了?算了,老太婆正在氣頭上,他還是忍忍吧。只是心裡不免大兒子這個坑爹貨念叨了一遍。 樂奶奶小心的拿著熱雞蛋幫孫女滾了臉,又按老家的習俗給她叫了魂,這才鬆了一口氣。和兒媳對視一眼,看著孫女的目光又為難又糾結,半天才小心翼翼的開口,「乖橙啊,你爸,嗯。」她頓住了,似乎在思考接下來的話該怎麼說。

「你爸不好,不幹人事,咱不理會他。」樂奶奶憋了半天才把話接上,「以後你就當他死了,別惦記他。」

樂果橙嘴角一抽,還是奶霸氣,一張嘴就給她爸定了性質。於是她乖巧的點頭,「嗯,奶,我沒惦記他。」她早就當他死了,死在上一輩子里了。

樂奶奶卻是不信,乖橙的脾氣她了解,只要她不願意誰也不能讓她屈服,她能答應去伺候程雅,肯定是還在乎她爸爸的,內心深處還是希望她爸疼愛的,只是這孩子都藏在了心底。

樂奶奶更加不知道怎麼說了,生怕傷了她孫女脆弱的心靈。

江雪接過話說:「果橙啊,你還有我們,我們都會愛你疼你的。」

「對,對,你還有爺爺奶奶,媽媽和弟弟,我們都疼你,都當你是手心上的寶,你不缺人疼,就別想你那個渣爹了。」樂奶奶猛點頭附合,她能說出這麼細膩的安慰人的話,也是不容易了。

「嗯,嗯,我都聽奶奶和媽媽的。」樂果橙從善如流的點頭。

看著孫女乖巧的樣子,樂奶奶大手一揮,「乖橙啊,你睡一會,別怕,奶奶守著你。」

「媽媽也守著你。」江雪趕緊說。

樂果橙,「——」她想說不用,她不怕,在自己家裡怕什麼?可看著媽媽和奶奶一臉的不放心,她就把話咽了回去。

「你這是怎麼了?」當樂益民出現在程雅面前時,她簡直震驚了,很快眼圈紅紅,十分心疼的說:「她們打的?她們怎麼能這樣呢?你可是她的親兒子。」這也太狠了吧。

樂益民卻不怎麼放在心上,「她是我媽,要教訓兒子我能怎麼辦?不讓她打幾下消消氣,要氣出病來怎麼辦?」反正他都被揍習慣了。

程雅,「——」看著樂益民的目光有些一言難盡,見過孝順的,沒見過這麼愚孝的。不過她心裡再不滿不贊同,也不會說出來的。

「益民,我們的孩子——」程雅幽幽的望著樂益民,淚水無聲的湧出。

樂益民的心都快碎了,又一個兒子沒了,難道他樂益民此生就沒兒子命嗎?樂益民痛苦極了,卻還得忍痛安慰程雅,「既然沒了,那就說明他和我們沒緣,雅雅,就別傷心了,你現在做小月子,要好好調養身體,等養好了身體,再給我生個大胖兒子。」

程雅卻捂著嘴嗚嗚搖頭,「益民,他在我的肚子里呆了七個多月了呀,都沒來及看一眼這個世界就沒了,這是挖我的心呀!」

樂益民抱著程雅,溫柔的給她擦眼淚,神情也是凄然。

「盧倩呢?是她害了我們的孩子,我要把她千刀萬剮,益民,她害了我的孩子呀,有什麼恨沖我來,為什麼要傷害我的孩子,他是無辜的,他還沒有出生——」程雅突然激動起來。她不知道她說的這些話,盧倩曾經也說過。

樂益民來不及多想,趕緊安撫,「好,好,好,你別激動,你還打著吊水呢。她被警察帶走了,蓄意傷人罪,肯定要判幾年。」

「幾年夠什麼?能抵我兒子的命嗎?」程雅咬牙切齒,抓著樂益民的手,「益民,我要讓她償命,對,槍斃她,益民,你一定要答應我。」她的臉上現出瘋狂之色。

樂益民心裡知道盧倩判不了死刑,此刻卻不敢刺激程雅,只能滿口答應。他抱著哭得死去活來的程雅,心底卻十分茫然,為什麼程雅肚子里的孩子也沒了?想到盧倩小產的那個兒子,難道真如媽說的是報應嗎?

程雅忽然又抬起頭,「益民,要是果橙今天沒晚來,說不定咱們的孩子就保住了。益民,我不是遷怒,我就是忍不住這樣去想。」她沒了孩子,那誰都別想好過,「果橙在的時候,我和孩子都好好的,怎麼她晚來一天,孩子就出事了呢?益民,我不能不多想啊!」

樂益民的表情僵了一下,也忍不住多想了一些,難道這個孩子真和大女兒有些淵源?大女兒鎮著,他就好好的呆在程雅肚子里,大女兒一不在,他就出事了。他也不想相信,可是就如程雅所說,他就是忍不住去這樣想。

都怪大女兒,她怎麼就不能早來一會?樂益民臉上陰沉著,眼底全是寒意。

程雅緊盯著樂益民的臉,自然看到了他的表情變化,眼神閃爍了一下,又哀戚的繼續流淚。

樂益民在醫院陪了程雅一整天,期間趁她睡著的時候打了兩個電話,又被護士喊到醫生辦公室一趟,時間不長,就十分鐘,只是出來的時候他的臉色很難看。

樂益民回來的時候程雅已經醒了,正盯著虛空發獃,眼神直愣愣的,樂益民進來她都沒有察覺。

樂益民心頭一陣發酸,走過去坐在她身邊,握住她的手,「不要想了,你現在需要需要休息。」

程雅這才回過神來,對著樂益民虛弱一笑,「你去哪了?」

樂益民說:「我能去哪?就是去上個廁所。你放心的睡吧,我看著你。」

程雅輕輕搖頭,「睡不著,我一閉上眼睛就夢見渾身是血的小人兒喊我媽媽,說他好冷——」她的眼淚又從眼睛里溢出來,「益民,我這心裡,疼啊!」

樂益民不由摟緊程雅,「看你,怎麼又瞎想了?」

程雅,「那是我的孩子,我能不想嗎?」

樂益民心情也很沉重,「回頭我找位有能耐的大師幫他超度超度,多給他燒點紙錢,希望他下輩子能投個好胎。」

「嗯。」程雅不住點頭,然後慢慢擦乾臉上的淚,體貼的說:「益民,你已經陪我一天了,公司還有事,你去忙吧。我這兒有護工,一會雨菲也該放學了。」

公司里還真有事,助理已經給他打了幾個電話了。聽程雅這麼說,樂益民遲疑了一下就站起身了,「好,我先去公司一趟,把事情處理好就回來,也就兩三個小時,很快就回來陪你。」

程雅輕點頭,溫柔的叮囑他,「路上開車小心。」

樂益民幫程雅掖了掖被子,這才離開。

「益民。」程雅突然喊。

走到門邊的樂益民轉身,「怎麼了?」眼底滿是詢問。

「益民,你實話告訴我,我以後是不是都不能做媽媽了?」程雅緊盯著樂益民的雙眼。

樂益民一怔,隨即笑了起來,「你瞎想什麼?你怎麼不能做媽媽了呢?沒有的事。好了,不要胡思亂想了,你現在的任務是休息,養好身體,咱們再要一個孩子。」

程雅卻執拗的望著他,「益民,你就別瞞著我了,我都聽到了,我傷到了子宮,以後都不能懷孕了。」

她聽到醫生和護士說話了。

我和二哈共系統 「這個女人也是倒霉,聽說是仗著懷孕了才擠走原配上位的,現在好了,不僅孩子小產了,她也傷及子宮,以後再也無法懷孕了。」

「要我說這就叫活該,誰讓她搶別人老公的?到頭來還不是一場空?報應!」

她們以為她睡著了,其實她只是閉著眼睛,都聽到了。

「益民,你不要騙我了,我知道的,沒有什麼以後,我不能再給你生兒子了。」 神樹領主 程雅的眼淚流的更凶了,「益民,對不起,咱們還是離婚吧。」 樂益民臉上的笑容終於掛不住了,「離什麼婚?快別胡思亂想了。誰說不能生了?現在的科技這麼發達,連白血病都能骨髓移植,你這點小毛病不算什麼,肯定能治好的。雅雅,你安心養著,回頭我陪你去M國治療。」

頓了下又說:「就算不能生了又怎麼樣?我們已經有雨菲了,現在兒子女兒都一樣,她又聰明又漂亮,我們好好培養她也是一樣的。」

程雅泣不成聲,淚眼朦朧望著樂益民,「對,我們還有雨菲!益民,你真好!」

程雅柔情蜜意的眼神讓樂益民心情好了一些,嘆了口氣折回來又安慰了她一通才離開。

樂益民一走,程雅就睜開了眼睛,她面無表情的看著頭頂的天花板,眼神一動不動。忽而她嘴角勾了起來,露出一個詭異而又猙獰的笑容。

樂果橙做了個奇怪的夢,她夢到了上輩子的事情,確切的說夢到了她死去之後的事情。

故事的主角是童童,程雅生的那個兒子。他病了,白血病,剃著光頭戴著口罩住在病房裡,程雅每天都陪著他,樂益民除了忙公司的事就是跑醫院,樂雨菲偶爾也會來醫院。

白血病的治療方案就是骨髓移植,程雅、樂益民和樂雨菲都驗了骨髓,和童童的並不相配。樂益民不死心,也不知怎麼說服的樂二叔和樂姑姑,還有樂英傑,甚至表妹小禾也驗了骨髓,結果自然是失望。

親人是最易配型成功的,現在童童的骨髓和所有親人的都不能配型成功,萬般無奈之下只能寄希望於骨髓庫,即使知道希望渺茫,但他們看著可愛的兒子,仍是不願意放棄。

好在樂益民有錢,消息很快傳來,找到了能和童童骨髓相配的人。

下堂妃不愁嫁 樂益民和程雅立刻就趕了過去,激動無比的抓住骨髓庫主任的手,「趙主任,無論對方提什麼要求,我們都答應。」

趙主任的臉色卻不大好看,「很抱歉,我們聯繫不上骨髓的主人。喊你們過來,是想著樂總的人脈廣,看有沒有辦法把人找到。」

「那還等什麼?對方叫什麼名字?留下什麼聯繫方式。」程雅急不可耐。

打開骨髓庫管理的資料庫,紅色標註的那一行,最後的姓名那一欄赫然寫著「樂果橙」三個字。

「怎麼是她?」程雅不敢置信的驚呼,樂益民的臉色也變得很難看。

趙主任詫異,「樂總難道認識這個樂果橙,哦對了,樂總姓樂,這位女士也姓樂,真巧。」

樂益民的臉色更加難看了,還有些複雜,艱難的說:「她是我和前妻生的大女兒,不過她已經出車禍過世了。」

趙主任一怔,隨即道歉,「抱歉,節哀順變。」

樂益民擺擺手,想到死去的大女兒和長子,心情更加複雜。他們和童童同父異母,要是還在,童童是不是就有救了?

程雅不甘心,「說不定是同名同姓的人呢?聯繫方式呢?我看看。」她搶過滑鼠把游標往後拉,「139——」她急切的按著手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