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沒有理,低頭看我,“嗯。處理好了。”

“怎麼處理的?”我心裏一鬆。摸着他身上的西服,媽蛋,手感超好,也不知道是從哪裏弄來的。

“那個嬰兒身體受損,剛好有一個兩歲的小女孩離世,便將她的靈魂,渡到兩歲小女孩身上了。”鬱廷均在我的腰上捏了一把,“身上還疼不疼?”

我知道他所指,臉紅地搖了搖頭。

“你們在說誰?”潛龍奇怪地問。

我們都沒有做聲。那個名字,實在讓人心堵。

……

吃飯的時候,鬱廷均給我吹湯,看着我吃飯。

我小聲地提醒他,“如果你一直不吃東西,他們會懷疑你的。”

“沒事。”他給我夾菜,“你爸媽所有的注意力其實在你的身上,你吃飽了,他們就放心了。我嘛,只要拿着筷子,他們就不會注意了。”

正在這時,門外一陣門鈴。

重生后黑心蓮太子說要娶我 老媽開門,驚訝地叫了一聲:“芳芳?你怎麼來了?”

我一聽忙站了起來。

芳芳是我姨的女兒,我的表姐,住在城郊,剛結婚幾年,有一個人見人愛的漂亮寶寶玉兒。

“姨啊,今天可把我嚇死了!”芳芳姐一進門激動地說道:“我們家玉兒,今天喉嚨裏卡了個硬幣,怎麼也取不出來,送到醫院來的時候,臉都紫了!還好現在沒有事了。”

說着她對玉兒說道:“寶寶,乖,叫姨姥姥。”

我走過去,“玉兒!”

伸手就想抱她。

她長得太漂亮了,我一直愛抱她,她也愛要我抱。

可是今天她卻瞪着一對漂亮的大眼睛,一聲不吭地看着我,還往表姐身後躲了躲。土東圍號。

“她今天醒過來之後,就不愛說話了。”表姐摸了摸她的頭,愛憐地說道:“可能嚇怕了。我也嚇怕了。醫生說要等到過了今天晚上,身體沒有什麼不適,才能回去,就怕窒息時間過久會突然出現器官衰竭什麼的。所以我就帶着她過來在你們家住一晚上,明天一早再回去。”

我和老媽一聽,都有些後怕。我轉過身,想要給鬱廷均介紹一下,卻只見鬱廷均站在我的身後,定定地看着玉兒,一臉的詫異。

還不等我細想他爲什麼有此表情,玉兒擡頭看到了鬱廷均,小臉立即神彩飛揚起來,眨巴了一下大眼睛,邁着兩條小短腿向他走了過去。

“哦……哦……”她一隻手抓着他的褲腿,使勁地踮腳着腳,伸着另一隻小胖手,嗚嗚哇哇地說些什麼我們都沒有聽清楚,可是她要他抱,我們都看懂了。

老媽哈哈哈笑了,“芳芳,這是葦葦的男朋友,玉兒這小丫頭,竟然這麼小就開始親近帥哥了。”

表姐也哈哈大笑起來。

我卻是感覺心裏有點點涼意升起來,我看着鬱廷均的眼睛,他黑眸子閃了閃,對着我輕輕地點了點頭。

我立即炸毛,靠,要不要這麼玩啊?

一把將那小胖丫頭提起來,扔到表姐面前,惡狠狠地道“他是我的男朋友,不准你要他抱。”

表姐和老媽再次笑了起來。

我卻一把拉着鬱廷均回了房間。

“她又找到你了,怎麼辦?”我又氣又急地推着他。

鬱廷均一抱將我的手捉住:“她現在只是個普通孩童。兩歲的孩童。”

“不是她的記憶刪除了嗎?”我心裏想,兩歲的普通孩童,怎麼可能不要我抱要他抱?“爲什麼她卻認得你?”

他輕笑着抱住我,“這麼緊張做什麼?就算她認得我,多少年我都爲你守過來了,你還怕我跑掉?何況她並不是記得我,而只是因爲剛剛是我度的她,她對我有印象。”

“真的?”我鬆了一口氣。

“真的。”他摟着我走到窗前,“葦葦,我現在還要出去,因爲等下晚上可能有一場亂戰,要提前在這樓房四周佈置一下,你和爸媽都好好地躲在家裏面,不要向外看。 雲若塵 爸媽看不到什麼,主要是你。”

我看着外面的天空,天空從四面八方堆過來片片烏雲,黑沉沉地壓下來,似乎有一場巨大的暴雨,即將傾盆。

“你表姐說得沒有錯。”鬱廷均低聲說道:“冷清玉的靈魂只有過了今天晚上子時,纔會在新身上生得安穩。所以,知道她在這裏的那些冤家,一定會在子時以前來索命。”

我看了看越來越暗的天空,幾乎能感覺到空氣裏的沉悶與壓抑。

“你會不會有危險?”我知道我無法阻止他出手,只能是無力地重複問着這句話。因爲就是有危險,他也會去。

“不會有的。”他在我的背心裏輕輕地拍了拍,“就是厲鬼數量太多,而我身上的仙氣已經隱去,無法用身份去鎮住他們,只能通過交手。”

我擡頭看着他,“那你最遲會什麼時候回來?”

“我就在站在房頂,護到丑時就歸來。”

“好吧,”我轉身貼到他懷裏,擡手拉着他的衣領,“要準時回來。”停了停聲音細如蚊子哼地再說:“我等你一起睡覺。”

他渾身肌肉一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俯首在我的耳邊應道:“好。洗得香香的,乖乖躺牀上等我。”

我點點頭,正要擡腳親他一下,房間門突然被推開,我嚇得猛地回頭,只見胖丫頭小短腿連邁,奔了進來。

我上前一步,攔住她,“玉兒,不准你進來。快出去!”

誰知她向我翻了個白眼,然後就對着鬱廷均遠遠地伸出雙手,嘟着嘴要抱。

跟着趕來的表姐笑道:“傻丫頭,你表姐可傷心她男朋友了,不准你染指,下次媽媽給你找個更帥的。”

我對着表姐說:“明天一早你們回去後,沒事不要到我們家來了。有事也不要她來。”

表姐又好氣又好笑:“不就是沒有要你抱嗎?看你小氣的樣!”

我看着玉兒那胖乎乎卻美得異常可愛的臉蛋,心裏想,我是不是真的,想多了?

突然窗戶啪啪兩聲巨響,鬱廷均沉聲吩咐:“帶孩子去客廳裏待着,哪裏都不要去,暴雨來了,怕嚇着她。”

表姐慌忙抱着玉兒走開,而我一轉身,鬱廷均已經不見蹤影。

我追到窗戶邊,往外看去,卻被人一把提了起來,“不要對外面看,你怎麼不聽他的話。”

潛龍將我提到牀上坐下來,“剛剛那個孩子,是冷清玉!”他雙眼閃了閃,“雖然是新生的靈魂,但是卻還是有她的氣息。”

我沒有說話。他自己外面看了看,“奶奶的,這麼大的厲鬼軍團,真是嚇死人了,冷清玉倒底是作了多少孽才結下這麼大的冤仇。如果不是鬱廷均在此,她轉世只怕也是磨難重重。”

我怔怔地坐在牀上,聽着窗外嗚嗚嗚的淒厲的狂風怒吼,心亂如麻。他說子時回來,也就是半夜十二點,可是現在才中午時分!

一直到下午六點鐘過,傾盆大的暴雨,在猛烈而急促的電閃雷鳴裏,一瀉而下。整個城市裏,所有的車聲人聲,都淹埋在一片電閃雷鳴狂風暴雨裏,連樓房都在在一個個的驚雷裏,搖晃轟鳴。

整整一個下午,我都怔怔地坐着,連姿勢都沒有改變一下,我知道鬱廷均就在外面,在狂風暴雨裏,與那些接踵而來的厲鬼混戰。他的敵人,成千上萬,前撲後繼,而他……卻只有一個人,孤孤單單的一個人,在狂風暴雨裏隻身奮戰,

“這次他回來了,我以後再也不准他這樣冒險了。”我看着時針還只指到九點,心疼得直不起身來,“潛龍,我想出去看看他!”

“我不攔你,想他出事,你就去。”潛龍臉色也變得不好,對我說話的語氣顯得很煩躁。

我站起來,看看我的手掌,“我會制鬼,他曾經教過我畫符。”

潛龍瞥了我一眼,沒有說話。

我走到窗邊,又退回來。

我也知道,我出去會令他分心。但是就這樣傻傻地坐在這裏,我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想了想,我走出房間,去到客廳。爸媽和芳芳表姐正在客廳裏逗着玉兒。

“這麼大的暴雨,下這麼久,明天整個星城又變海了。”老爸見我出來,“聽說小鬱不在家,這麼晚了,還不回來有沒有危險啊。”

我沒有應聲,轉身準備再走回房間裏,擡眼卻看見門裏進來一個人,門明明關着的,他竟然就那麼從門裏走了進來,驚得我肉皮一麻,定睛仔細地向他看去,只見他一身黑色的長袍,披着長長的頭髮,慘白的臉上,一對空洞的眼睛,此時卻像有千萬道利光似的,看着表姐懷裏的玉兒。 “壞了。”潛龍在我的身後低聲說道:“鬱廷均封這座樓之前,這個厲鬼已經在這裏面了,或者說,他本來就一直在躲在這樓裏,卻又恰好跟冷清玉的仇?”

鳳家女 “反正我不相信他是從鬱廷均手裏闖進來的。”他緊緊地貼在我的背後,“因爲如果是。那麼說明鬱廷均已經力不從心了,在我心中,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聽了幾乎將牙?咬斷,只想奔出去看看鬱廷均,倒底怎麼樣了。

厲鬼發現了潛龍,轉頭惡狠狠地看瞪着他。潛龍上前擋在我的面前,喝道,“你是怎麼進來的?難道你不知道鬱廷均在這裏嗎?”

那厲鬼嗚嗚地低聲吐了兩口氣,擡手向着玉兒撲過去。

這是玉兒突然尖叫驚叫起來,嚇得表姐和爸媽將圍着她哄着,問着。

潛龍飛身上前攔在那個黑衣鬼的面前,亮出長長的爪子向着鬼擊了上去,在黑衣鬼蒼白的臉上,撓出了幾道黑色的長印。

黑衣鬼大怒,也揮着尖長的白指甲。向着潛龍抓了過去。

潛龍一邊小心地閃着,一邊伺機準備再向他下手。

我知道潛龍的功法不足,但是沒有想到竟然連一隻鬼也打不過。好歹他也是有百年的功力,所以現在只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這隻鬼不是平常的鬼,是煞氣很重極厲害的鬼。土協引劃。

“小心!”我看着潛龍,看着他一邊閃一邊躲還要一邊想着怎麼樣弄死對方,狀況十分兇險。他上百年的功力,對付一個鬼。就這樣的狼狽,那我的鬱廷均呢?他一個人,與成千上萬的厲鬼交手……萬一有個閃失呢?

我的心揪成一團,痛得無法形容。

在兩個手心裏都畫滿了記憶中那個唯一的符。想了想跑回書房用黑水筆畫了幾張在紙上。然後奔出來,趁亂悄悄地將紙貼在爸媽和表姐的背心上。

這時潛龍眼看着就躲不過那個黑衣鬼的凌厲進攻,幾乎要退到抱着孩子的表姐身邊,玉兒的驚叫聲更加的大聲了,像殺豬似的叫聲,將爸媽和表姐急得團團轉。

“想辦法將她的嘴堵上!被鬱廷均聽到了他會分心!”潛龍節節敗退卻還不忘記叮囑着我。

老爸老媽都擡起頭來,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對勁,四下裏看着。

我拿了根毛巾遞給表姐“快將她的嘴堵上,今天天氣不對,這樣會招來髒東西。”

表姐一把將毛巾扔掉,哭着吼道:“寶寶一定是哪裏不舒服才叫的,你要我將她捂死啊!快打120啊!”

我看着潛龍已經被鬼抓傷了肩膀,顧不得許多,飛身撲上去對着那個黑衣鬼雙手推過去。

“啊……嗚……”

它張着牙?吼着我。揮着手向我抓過來,但是卻在看到我的手心時,驚恐地叫起來,想要跑開,但是太遲了,我因爲想着不能讓鬱廷均分心,幾乎是拼盡了全力,想要一招弄死他。因爲如果一招弄不死,我這樣的笨拙,不可能還有機會來兩次。

所以我這一飛撲過去,又快又急,在它淒厲的慘叫聲中,我聽到啪的一聲爆響,鬼影消失不見,可是我卻收身不住,咚的一聲撞在了電視機下面的矮几上。疼得我眼冒金星,歪嘴呼痛。

潛龍上前看了看我的額頭,“不要叫了,還好沒有撞破,撞破了鬱廷均一定有感知。”

我立即咬着牙?忍痛不哼聲。

玉兒卻終於止住了叫聲,瞪着眼睛看着一屁股跌倒在地上的我,最後竟然呵呵笑了。

爸媽和表姐這才放心地舒了口氣,老媽瞪着眼睛看過來:“你冒冒失失地搞什麼鬼?”

我瞪回去:“你怎麼不關心摔得我痛不痛?”

媽呀,本來全身骨頭都痠痛未好,這一跤摔得……唉!

“站在屋裏都會摔一跤,該痛死你!”老媽嘴裏雖然罵着,卻還是上前拉我起來。

“寶寶今天晚上也是奇怪了,怎麼這麼晚了一點睡意都沒有。”表姐看了看牆上的時間,十點剛過。

外面的風聲雨聲一直不絕於耳。

當中時而夾雜的驚雷聲,令人心驚膽戰。

時間過得極慢,我靠坐在沙發上,揪着的心越來越疼。

“葦葦,你臉色怎麼那麼差?不舒服就去躺會兒!早上給你熬的薑湯你又不喝。”老媽走過來在我的額頭上摸了摸,“不對啊,頭怎麼冰涼的!”

老爸看着我,若有所思地皺皺眉,“小鬱到底去哪裏了?這麼壞的天氣,這麼晚不回來,也應該打個電話。你……如果擔心他,就打電話去問,不要一個人在屋裏瞎操心。”

我看他這個話題都說了兩次了,怕他對鬱廷均生疑,只好編了個謊:“他去機場送個朋友。可能人多天氣差,晚點還是什麼的,一時回不來。”

老爸哦了一聲,“這麼壞的天氣,飛機肯定要延誤了。”

我蜷縮在沙發裏,閉着眼睛不再說話。

老媽起身給表姐安排睡處:“小鬱看樣子今天晚上不回來,你們娘倆就睡這客房。”

想了想又說:“如果他回來了,就讓他睡沙發,自己家女婿,也不客氣了。”

然後她起身去忙。

接着表姐起身,帶着玉兒進房去了。

老爸嘆息了一聲,也踢踏着拖鞋,回房休息了。

“潛龍,幫我悄悄地將他們身上的符紙取下來。” 總裁追妻:搞定摳門助理 我睜了一下眼睛,看到潛龍大喇喇地坐在我的對面,手臂上被抓傷的傷口有些慎人,“傷口要不要緊?”

他沒有應聲,轉身去取符紙了。

我再閉上眼睛,抱着雙膝,用膝蓋頂着胸口。

房間裏寂靜得令人難受,牆上掛鐘裏的滴答聲,就像刀子一樣的,有節奏地切割着我的心臟。

“那個冷清玉有問題。”潛龍在我旁邊坐了下來。

我猛地睜眼,瞪着他:“是不是她還記得之前所有的東西?”

潛龍搖了搖頭,“這個我不知道,應該不會。她是新生的靈魂,但是這新生的靈魂太厲害,我一眼就能看出她的靈魂很強大。”

“什麼意思?”我沒有聽明白。

他深思了一下,說:“她的靈魂應該被賦予了強大的修煉能力,但畢竟是才新生,還很弱,但這激怒了她以前結下的那些冤孽兇魂,他們又嫉妒又怨恨,所以今天它們纔會來得如此的氣勢洶洶。因爲過了今天,他們復仇的機會會更少了。”

我哼了一聲,她是天師的女兒!怎麼能不被賦予強大的修煉能力。

這個世道,從天界到人界再到鬼界,不管哪個界,哪裏有真正的公平公正可言?

“等過了今天,她的靈魂得以安生。鬱廷均一定會在她的身上,制下護身符,加上她自身加大的修煉能力,很快就會超過一般的亡魂魍魎。”潛龍長長地嘆息了一聲,“她哪怕是新生的另一個靈魂,但主體畢竟是冷清玉的原魂,不過是洗過的,看她的眼神,強勢而果斷……”

我突然擡起頭極度不耐煩地打斷他:“不要囉嗦了!這些我不想聽。”

他看着我倏地住嘴。

我吼完又將臉埋進雙膝間,痛苦地數着秒針,牽掛着鬱廷均。

半天他突然像是自言自語地低聲說道:“我知道你擔心什麼。放心好了,她不會再纏着你家鬱廷均的,因爲,我決定,要跟她一起成長,我要守護着她長大……”

我沒動,也沒有說話。

因爲此時我的整顆心,整個人,都在鬱廷均的身上,除了他,現在什麼事都分不走我的一絲心神。

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終於,我的血液慢慢地開始恢復。心跳也開始慢慢地加速,因爲我有一種感覺,他應該快回來了!

突然一聲開門響,我猛地擡頭起身,卻看到老爸老媽穿着睡衣一起走了出來。

又怏怏地窩下去。

東北野仙錄 我的表情動作看在老媽的眼裏,她擡頭看了一眼時間,“都快十二點了,葦葦,你如果擔心他,就給他打個電話吧!他沒有電話嗎?”

我搖了搖頭。

老爸用硬邦邦的聲音命令着:“身體本來就不舒服,窩在這裏做什麼?回房去睡!他要回來自然就回來了!”

我沒有吭聲。

快十二點了,他應該……會像他說的那樣,平安的歸來吧?越是臨近他回來的時間,我發現我竟然越是心慌,心跳已經像跑馬一樣的,根本無法控制。

“葦葦,你就這麼喜歡他嗎?他不在你連覺都睡不安分?”老媽彎身撥了撥我臉上的髮絲,無奈地問道。

我點點頭,眼淚忍不住流了出來:“是,我好喜歡他,喜歡得想到他就心疼……他不在身邊,我很難受……”

老爸和老媽都沒有做聲,半天老爸低吼道:“只不過離開一下午,你看看你!就是去送個人,就是晚上不回來又怎麼樣?像你這樣離不得的,遲早會讓人厭倦,自己吃虧。”

“對啊,他或者今天晚上不回來呢!”老媽拉我的手,想將我拉起來:“女孩子要矜持一點,就是再離不得他,也要收着點……”

“他會回來的!”我將手縮回去,“你們睡去吧!”

正說着,門被輕輕敲響。

我猛地豎起身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