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爲了完成任務,讓老林先走!而老林堅決不同意,他不顧韓鈞烈的反對,一定要用手替韓鈞烈把引信固定住,拗不過老林的韓鈞烈只好同意!韓鈞烈是沒事了,但老林又被拴住了!

在老林以死相逼的情況下,韓鈞烈只好一步三回頭的撤到安全距離外,他現在還記得老林的聲音:“班長,你一定要完成任務!這樣我的死也值了——”

還好,那顆餌雷被成功的排除了,老林的危險也解除了,但是這份感謝卻是誰都不能代替的!

韓鈞烈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情景,還歷歷在目!此刻大家圍坐在一起,其樂融融的喝酒聊天,是多麼的難得!

席間,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這個玉樹臨風的韓俊對林子瑜頗爲照顧,因爲他總是不時的看向林子瑜,有時候還爲她夾菜。這可引起了隔在他們中間的林小舞的不滿:“韓俊,你隔着我給子瑜姐夾菜,爲什麼不給我也夾點?”

“……”林小舞的話,把韓俊噎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其實他們幾個同齡人是很熟的,因爲他們離的很近,韓俊也經常來林家玩,所以大家也都知道林小舞的性格,所以根本不介意!不然,林小舞也不會這麼說。

倒是林子瑜,被林小舞這麼一說,俏臉頓時紅了起來:“小舞,再亂說,看我不撕你的嘴!”

“哈哈,子瑜姐,你這也算是幫韓峯……啊,不對,是韓俊嗎?”林小舞當然知道林家的規矩,不會把林子瑜和韓峯交往的事情說出來。所以當她不自覺的說出韓峯的時候,馬上就意識到了,很快就改了過來!

雖然這小小的細節沒人注意,但是林子瑜是很敏感的,她偷偷的擰了一下林小舞。但同時她也發現了一個問題!

那就是,韓峯和韓俊居然那麼神似!雖然咋一看,他們沒有什麼長的一樣的地方,甚至一個是雙眼皮,一個是單眼皮,但是整體來看,尤其距離五米以上再看,簡直就想親兄弟似的?連舉手投足的動作,都是那麼相似,這難道是巧合嗎?

林子瑜的異樣,引起了林小舞的注意,她也很快發現了這個問題,她悄悄的對林子瑜說:“子瑜姐,你說他倆會不會是親兄弟啊?怎麼這麼像!”

“別胡說,怎麼可能!”林子瑜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心裏也一個勁的嘀咕:“這簡直是不可思議啊!難道真的有什麼關係?是不是什麼親戚?”

這時林小舞又說了:“子瑜姐,你看你乾爹,是不是也和你的韓峯很像?”

“臭小舞,看我不收拾你!”但是當她再看乾爹的時候,居然也發現,很像!!

這,這,難道真的是巧合那麼簡單嗎?

“韓伯伯,我想問個問題,不知行不行啊?”林小舞心裏有了疑問,她不說出來難受,何況在她看來,這也不是什麼大事,所以毫無顧忌的說。

“行啊,怎麼不行?你有什麼問題,儘管問!”韓鈞烈也特別喜歡林小舞,要是沒有林子瑜,他肯定就收林小舞爲乾女兒了。不過他可不像現在社會上那些,名義上是乾爹乾女兒的關係,實際上什麼夫什麼婦的關係。他這可是真正的,正當的純潔的乾爹乾女兒關係。

“我在南河省認識一個人,跟你長的差不多,跟韓俊也可像,所以,所以……”

“哈哈……,你個小舞啊,腦袋裏淨想些什麼呢?你看你韓伯伯就是那樣的人嗎?”韓鈞烈聽了小舞的話,哈哈大笑。

“不是,我不是覺的好玩嗎?那你在南河還有沒有兄弟姐妹什麼的,親戚也算!”林小舞不甘心,繼續追問。

“在南河啊,讓我想想!”韓鈞烈想了一會,搖了搖頭說:“我所有的親戚,還真沒有在南河的!不過要是遠房遠的不能再遠了,那我可就不知道了!”

“那……”林小舞還想再問什麼,被老林給打斷了:“小舞,你問的夠多了!再問可就涉密了啊!呵呵。”

林小舞雖然在別人面前很調皮,但是她唯獨害怕老林,這可能也是老林一向嚴格要求的結果。所以,老林一發話,林小舞吐了吐舌頭,不說話了!這個問題也就隨之被擱下了。

他們當然不會想到,韓峯就是韓鈞烈的親生兒子,你說能不像嗎?

什麼!韓峯的父親?他不是與歹徒搏鬥而犧牲了嗎?怎麼韓鈞烈又成了他的父親,不會是搞錯了吧?

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祕密?

韓峯的父親是個軍人不假,但並不像人們所知道的那樣,只是一個倉庫管理員。他的真實身份是,華夏特種部隊龍組特戰隊中的一員。那時,他還是龍組特戰隊的優秀組長,現在已經是龍組特戰隊的首席教練了。

那爲什麼說他死了呢?這期間經過了怎麼的變故,怎會讓他們父子分離,夫妻兩散?難道韓鈞烈是一個兩面三刀的當代陳世美?

可,可怎麼看也不像啊!各位看官不要着急,想要知道是怎麼回事,且聽我慢慢道來。 其實他們特戰隊,在外界看來是根本不存在的,只有少數高層才瞭解,而且他們是直屬中央軍委。之所以把他們歸爲後勤部門,是爲了隱藏他們的真實身份,這樣在一些行動中,纔會麻痹對方!

他們的紀律是非常嚴格的,即使如妻兒父母也只能說是倉庫管理員。當年之所以告訴韓母韓鈞烈犧牲了,是因爲他要和另外兩人去執行一項極其祕密的任務,必須絕對保密。而且時間也比較長,估計最少要兩年。爲了保證他們的安全和家屬的安全,部隊上只能這樣通知其家屬。

當兩年後,韓鈞烈任務完成回來找韓母的時候,正好見韓母抱着一個孩子和一個男人在一起親切的交談,他看着他們那親密的樣子,誤以爲韓母已經又結婚了呢,居然還生了孩子!韓鈞烈一氣之下,扭身就走,就此離去!

可是他不曾想到,這個小孩不是別人,正是他的親生骨肉韓峯,那個男人也不別人,而是他的鄰居公孫策。

那天正是韓峯週歲,按照當地的風俗,小孩週歲是要辦酒席款待來客的,這些都是公孫策跑前跑後的幫忙照應。韓鈞烈看到的那一幕,正是衆人散去,韓母向公孫策道謝的那一幕,這一下的誤會可大了!

但過了兩天,韓鈞烈不死心,他想去找韓母問個明白,可是他正在走到家門口的時候,正好碰上了他們村的大腳。

這個大腳可不是趙本山電視劇裏的謝大腳,不過是兩人都叫這個名字而已。不過這個女人的腳還真是特別大,叫他大腳也沒冤枉她。她的丈夫因受不了她整體鑽到男人堆裏的性格,與她離婚了。她也不在乎,很快就又看上了當兵的韓鈞烈!

韓鈞烈這樣的好男人,怎麼會看上大腳,但是她倒是鍥而不捨,只要韓鈞烈一回來,他就立馬跟到家裏去。直到韓鈞烈於韓母結了婚,她才稍微收斂了點,但是她一見到韓鈞烈還是兩眼放光。有一次,甚至跟韓鈞烈說:“看在我等你這麼長時間的份上,求求你,滿足我一下吧!我只想讓你要我一次,就一次!”

韓鈞烈一聽這話,嚇得趕緊跑了!

大腳卻在他的身後喊:“韓鈞烈,我會一直等着你!我這輩子都是你的了,我非你不嫁!”

韓鈞烈一聽這話,直冒冷汗,這要是讓別人聽見,還以爲他把她怎麼了呢!從此以後,韓鈞烈見了大腳都要躲着走,生怕她給他奸了!

韓鈞烈在家門口碰上了大腳,把大腳嚇的一激靈,隨後,她一把拉住韓鈞烈,說:“不是說你死了嗎?這到底是怎回事?”

韓鈞烈當然不可能把真相告訴她,只是含糊了幾句,便問起韓母的事情:“淑華過的怎麼樣?她是又結婚了嗎?”

大腳一愣,她聽韓鈞烈這麼問,知道他肯定誤會了李淑華,她本想把真相告訴給韓鈞烈,但是她的小心眼一活動,便計上心來!

“呦,你說你的淑華啊?她現在可幸福了呢!在知道你犧牲後,她連部隊去都沒去,不出一個月,就又結婚了,人家現在孩子都滿歲了!”

“這怎麼可能,淑華不是那樣的人!”韓鈞烈知道他的妻子李淑華,肯定不是這樣的人!

“你還不信呢吧?你算一算,你犧牲的時間,再算一算這孩子的時間!正好是你犧牲的那個月,她就懷上了!說不定,李淑華早就給你帶了綠帽子,你還不知道呢吧?”大腳無中生有,添油加醋的說道。

“你閉嘴!這不可能!”韓鈞烈雖然不相信,但是又不得不信,因爲他算了算時間,大腳說的沒錯。他卻是忘了,他在去執行任務前曾經回來過一個星期,韓峯的生命就是在那個星期開始的。

旁邊又有大腳煽風點火,火爆脾氣的韓鈞烈被氣的暴跳如雷,本想找韓母李淑華好好談談的,卻連家門也沒進!

他又在大腳的左勸右勸下,跟着她到鎮上的一個小飯店喝酒去了!

也許是心情不好,也許是酒太邪乎,平時能喝一斤的韓鈞烈,喝了沒有二兩就有點暈了,而且渾身燥熱!

他不知怎麼就來到了一個小旅館,恍惚間他見淑華來了,還幫他洗了澡,還爲他搓背!看着眼前赤.裸的美人,他再也抑制不住了,一把抱住了她……

在韓鈞烈進入她體內的時候,一雙大腳很得意的抖了幾下,她心裏在想:“我想得到的男人,哪有不乖乖就範的?就是這催.情.藥的威力,還真是蠻大的,那麼硬,都把我搞疼了!”


當第二天早晨韓鈞烈醒了時,發現身邊躺着赤.身.裸.體的大腳,她還躺在他的被窩,手裏還攥着他的JJ。韓鈞烈大驚,連忙叫醒了大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

誰知,大腳呵呵一笑說:“呵呵,老公,別急嘛!昨晚咱倆去喝酒,喝完了你就對我動手動腳,不過我喜歡你,我不會介意的!”

“這,這,這不可能!”韓鈞烈晃了晃他有些疼痛的頭,卻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大腳一聽這話,就不願意了。她朝韓鈞烈吼道:“韓鈞烈,我告訴你,不是我要訛你!你昨晚搞了五六盤,現在我連一動都疼,但是這些都是我願意的,我不會說什麼!但是,你是個男人,做過的事情,要敢於承認,別提上褲子不認賬!何況,你現在還沒提上褲子呢!”

“……”韓鈞烈被大腳一番義正言辭的樣子,給鎮住了!他想,這事不管怎麼說,也是他的不對,所以他現在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大腳見韓鈞烈信以爲真了,就有溫柔的說到:“鈞烈,你也別自責了,這些都是我自願的,何況你還喝了酒。酒能亂性,我知道的。所以,即使你不要我,我也無怨無悔,有了這一晚,我就算是死了,也知足了!”

這一番動情的話,恰恰擊中了韓鈞烈的軟肋!你說要是來硬的,就算是千軍萬馬他也敢闖,刀山火海他也敢下!但是,他就怕這一套。大腳恰恰是抓住了他的弱點,這叫欲擒故縱!

韓鈞烈聽大腳這麼一說,低頭說道:“對不起,這事是我不對,以後你有什麼事,只要我能辦的了,我肯定替你辦!算我欠你一個人情。但你要是想結婚什麼的,那就算了,我這輩子是不會再娶了!”

大腳鬼精鬼精的,見韓鈞烈這麼說,她的目的也就達到一半了。她把胸前的那兩坨肉,貼到了韓鈞烈身上,柔聲的說:“你說什麼呢!只要我能跟你在一起,就算給你當個小丫鬟,我也願意!只要能看到你!”

“我不需要什麼小丫鬟,我真的不會再娶!你的事情,我會考慮給你適當的補償!”韓鈞烈雖然對大腳歉意十足,但是在他的心裏,誰也不能代替李淑華! 大腳整天混在男人堆裏,當然知道怎麼對付男人,所以她沒有大哭大鬧,反而很理解的,很小鳥依人的說:“那,那我等你!等到你同意爲止!只要你不要忘了,金河還有一個大腳,我就心滿意足了!”

就這樣,韓鈞烈沒有見到李淑華,休假時間就到了,他也匆匆的返回了部隊!

從此,一個天大的誤會便產生了,這一過就是二十幾年,直到現在!

而且大腳自那以後也變了很多,還真就不往男人堆裏紮了,也沒有再嫁!後來,她就搬走了,也從來沒有再回來過!到後來人們聽說也是嫁個了一個軍人,那人還挺厲害的。

經過這一事件,韓鈞烈是不打算再娶的,因爲他的心裏一直放不下李淑華。爲此,大腳的算盤也爲此落空了。不過,她可能是真的喜歡韓鈞烈,她不僅改掉了願往男人堆裏扎的毛病,還搬到了韓鈞烈部隊駐地做起了小生意,爲的就是能看到韓鈞烈。

韓鈞烈不願意再娶,他母親可不願意了,爲此可沒少嘮叨他,但是韓鈞烈依然我行我素,他母親託人給他介紹了多少個,可是他要麼不去,要麼一去就給人嚇跑。到最後,一聽說是給他介紹對象,媒人的頭搖的比誰都快!

這種情況,一直維持到他母親病危。爲了讓母親安心的離去,他不得不結婚時,他又想起了在附近做生意的大腳!

從這以後,韓鈞烈纔算是結束了單身生活,大腳的願望也得以實現!大腳也一改以前的毛病,悉心的照顧韓鈞烈的生活起居,儼然是一個良妻賢母。

不過,在夜深人靜時,她也偶爾會想起李淑華。有時她覺得,自己現在的一切都應該是李淑華的,她愧對於天地,她真的有把這真相告訴韓鈞烈的衝動。但是,她又不敢把真相告訴韓鈞烈,她怕他知道了真相,會瘋掉!


所以,她到現在,還一直隱瞞着!

直到和大腳有了兒子韓俊,韓鈞烈才慢慢的融入了家庭的角色!現在他們一家三口,不知是多少人羨慕的對象!

這難道就是命嗎?真是造化弄人!

在二十幾年後,韓峯還會和他從未謀面的父親見面嗎?李淑華會知道真相嗎?韓鈞烈知道真相後,會有什麼表現?

這些現在都還沒有發生,姑且把他放一放,咱再來看看,韓峯現在幹什麼呢!

韓峯現在正在練功,最近幾天太忙了,都沒怎麼練功,所以今天和夢瑤平衡完後,便去買了幾根金條。他今晚打算最少要吸收兩根金條,也不準備睡覺了,他要把落下的給追回來!沒準到時候救夢援朝的時候,還用的上呢!

隨着韓峯的漸入佳境,他的頭上也開始熱氣騰騰的了。最近這一段時間,只要進入最佳境界,他的頭上就會這樣,他也感到身上暖哄哄的。現在,他的元氣團已經是金色的,偶爾還會有光芒出來,這就標誌着,他已經快進入元氣中級別了。

而且,韓峯現在可以比較熟練的控制元氣了,就算是元氣以極快的速度運轉,他也能及時的把元氣停住。韓峯爲了能達到這樣的效果,不知多花了多少工夫。他這樣做就爲了防止到時候打鬥激烈的時候,元氣控制不住,自己的頭疼病又犯了耽誤事。

不過,他花的時間也沒有白費,他控制元氣的能力大幅提高。現在他能把元氣柱壓縮到兩公分左右,而且能讓他衝出體外一公分左右!注意是衝出,而不是鑽出,也不是滲出,而是衝出!這樣,說明這個元氣柱是有一定的力度的!

雖然這樣離他預想的,以極細的元氣柱射出兩三米外擊中敵方的效果,還有不少的差距,但總算是進步了,而且現在他能隨心所欲的,控制元氣柱從身體的任何部位射出,這也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吧!

他還有一個新發現,就是最近他發現他的鼻子特別靈敏,就算是有一點氣味,他都能聞得到,他甚至能分辨出菜裏面都放了那些調料!哪怕是隻有一點點,也逃不過他的鼻子。

就在這時,他突然感到有一股元氣,順着他奇經八脈迅速的到達鼻腔處,然後“轟”的一下,沒有了!

這樣的過程持續了大概有十幾次,直到最後一次,他覺得鼻子一下被炸開了!鼻孔好像變粗了,呼吸都覺得通暢了,他如果留意的感覺,幾乎能感到空氣中的每個粒子!連氧細胞都感覺的到!

韓峯一驚,不會是自己的鼻子被炸飛了吧?

他連忙用手一摸,還好,鼻子還在!但既然沒被炸開,那怎麼會有如此舒暢,溫潤的感覺,難道我的鼻子被升級了!

韓峯爲了驗證一下,使勁的抽了兩下鼻子,他迅速的感到有大量的氧細胞,從空氣中進入到鼻子裏,隨後被吸進了身體中!但與此同時,他也感到這空氣中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像是煮雞蛋的味道!

韓峯起身,打開房門,走到廚房,見夢瑤正在裏面做飯!

“你怎麼進來了?快關上門,要不油煙都跑到客廳裏了!”夢瑤說着,關上了廚房的門。

“你是不是煮雞蛋了?我是聞着煮雞蛋的味道來的!”韓峯沒理夢瑤說什麼,直接就問。他想知道,自己的鼻子是不是變靈敏了。他剛纔在自己的房間就聞到了這味道,大家也是知道的,煮雞蛋可沒什麼味道,一般人根本就聞不出來,何況還隔着廚房門、臥室門呢!

夢瑤看了他一眼,邊推他邊說:“你是怎麼知道的?我剛放到水裏,還沒兩分鐘呢!你別搗亂了,快出去吧!這怎麼可能是聞到的呢?這又沒什麼味道!”

韓峯轉過身,把鍋蓋一掀,果然見兩個雞蛋在水裏泡着呢,那水都開始冒泡了!

夢瑤推了幾下沒推動,又見韓峯認真的樣子,不像是鬧着玩,便問:“韓峯哥哥,你不會真的變成狗鼻子了吧?怎麼這麼靈!要不,你就是還想吃我的豆腐,嗯?是不是,是不是!”

韓峯見夢瑤的樣子,忍不住把她抱在懷裏,手也按在了他該按的地方,來回揉搓着:“我就是來吃豆腐的,怎麼樣?你這豆腐我可是吃定了!你難道,還不讓我吃嗎?哈哈……”

鬧了一會兒,韓峯纔對夢瑤說:“瑤瑤,我的鼻子真的變靈了,剛纔我真的是聞着煮雞蛋的味道過來的,不信,咱還可以試試別的!”

“真的?不會是有在耍我呢吧!”夢瑤半信半疑的說,她知道她的韓峯哥哥最願意拿她開心了!

“要不,咱來試試,我也正好驗證一下!”韓峯提議。 韓峯發現了自己的鼻子變的超級靈敏,便想驗證一下,正好夢瑤也不信,兩人就準備開始驗證了。

方法是這樣的,夢瑤把掛在脖子上的那枚銅錢摘了下來,先讓韓峯聞了聞。然後,韓峯閉上眼睛轉過身去,只要在這屋裏,藏到哪裏都可以,看韓峯能不能找到!

夢瑤爲了能最大限度的考驗她的韓峯哥哥,所以找了好幾個地方,最終還是選擇了藏在樓上林子瑜房間的牀墊下面!

她本以爲韓峯根本就找不到,可是他連一點岔路都沒拐,直接進到林子瑜房間,把銅錢拿了出來,就像是他看到了一樣!

夢瑤根本就不信,她還以爲韓峯偷看了,或者韓峯利用了探測金屬物的異能!所以她又提出:“再重新來一次,這次藏一個不是金屬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