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率先表明了自己的意思,如果帝玄胤想要借神宵盟鼎的話,那麼前提必須是要在他們的監視下觀賞著。

一是為了防止有人把神宵盟鼎給盜走,二是他們也想觀賞一下他究竟是怎麼煉製的。

兩位使者得了盟主的話之後,立即就動身去附近的客棧,尋找帝玄胤一行人的下落,將盟主的意思轉達給他。

同時離開煉造門當中的還有燕大師。

燕大師和大家散會之後,就獨自一人趕去通報帝四爺這個消息。

帝家的七小姐是走了,但是帝四爺跟五少爺帝豪華還在城裡,等待著參加明天的五級煉造大師考核。

四長老得到了燕大師的消息之後,眼神變得沉重起來。 只見陳志凡的臉上佈滿了壞笑,舌頭舔着自己的嘴脣,眼睛一眨一眨的挑釁着自己。

葉詩瑜是過來人,自然知道陳志凡的這個表情是什麼意思。

她紅着臉,低聲說了一句:“下流!”便向前走去。

陳志凡急忙追上去,賤兮兮的說道:“怎麼樣?考慮下唄!”

“想得美!”葉詩瑜傲嬌的說了一句。

“俗話說,飽暖思**,這都吃飽了,有這想法很正常啊。你看你,古人都這麼說,你卻來怪我,難道古人說的話,沒有道理麼?”陳志凡強詞奪理的說道。

葉詩瑜無奈的看着陳志凡,沒好氣的說道:“古人要是知道後輩之中有你這樣的壞蛋,歪解自己意思的話,指定不會說這樣的話!…”

陳志凡也葉詩瑜有說有笑,打鬧着在路上溜達。

葉詩瑜在紅酒的激發下,臉蛋紅突突的,煞是好看;陳志凡也是俊小子一個。

兩人肆無忌憚的在路上打鬧着,熱的路人一臉羨慕。

不知道爲什麼,陳志凡和葉詩瑜兩人就一起溜達到了葉詩瑜的家裏。

陳志凡擡頭看看,道:“到家嘍!”說着就向上走去,還真是不拿自己當外人。臉皮厚道陳志凡這裏,也真就沒辦法了。

葉詩瑜沒好氣的道:“你幹嘛,這是我家,你都不問我的意見,就想上去嗎?”

“咱們兩個,還用得着分你的我的嗎?太小氣!”陳志凡不以爲意的說道。

“不行!”葉詩瑜很爽快的說道。

“那要怎麼樣才能上去?”陳志凡裝作可憐巴巴的說道。

“尊重人是禮貌問題,你先開口問問我,看我願不願意邀請你上去坐坐!”葉詩瑜調皮的說道。

“好吧好吧!美麗的女士,你願意邀請帥氣的陳志凡同志去你的家裏做客嗎?不管他貧窮還是富有,健康或是疾病!”

陳志凡也真能瞎掰,愣是把婚禮上的臺詞,稍加改動之後搬到了這裏。

葉詩瑜噗嗤笑了一聲,道:“不願意!帥氣的陳志凡同志,你就在馬路上呆着吧!”

“收到!既然這樣,那我只能用點手段了!”話剛說完,陳志凡一下子就抱起了葉詩瑜,向着葉詩瑜的家走去。

葉詩瑜一個不小心,被陳志凡這樣抱起來,雖然嘴上喊道“放我下來放我下來”,其實心中甜甜的,想着如果一直這樣下去,該有多好啊!

路人詫異的看着陳志凡,彷彿再看一個神經病。但是陳志凡絲毫不在意別人的目光,依然我行我素的走着。

葉詩瑜沒陳志凡這麼厚的臉皮,嬌羞的道:“快點放我下來,你看這麼多人看着呢!”

陳志凡玩味的道:“這倒也不難,你說你改變注意了,要邀請我去家裏坐坐,我便放你下來!”

葉詩瑜嬌哼了一聲道:“還威脅我!那你就這樣抱着吧!”說完便把臉藏到了陳志凡的胸前。

陳志凡看一招不湊效,又想出了一個壞主意。

他的手抱着葉詩瑜的同時,手指卻在她的咯吱窩撓了起來。

葉詩瑜哪裏經受的住這個,立馬便咯咯的笑了起來,沒幾下,便笑的上氣不接下氣,結結巴巴的喘息着道:“我答應我答應,你放開…放開我,咯咯,放我下來,咯咯…咯咯咯。”

陳志凡看葉詩瑜笑的眼淚都流出來了,便放她下來。

葉詩瑜看四周的人不多,擦乾笑出來的淚水道:“無恥!”

陳志凡作勢又要去撓葉詩瑜,嚇得她花容失色,一溜煙的跑了。看陳志凡沒有追上來,便緩緩的走着,等着陳志凡。

陳志凡腳步大,沒多久便和葉詩瑜並排走到了一起。

葉詩瑜揹着手,恨恨的說道:“陳志凡同志,你知不知道,濫用私行是違法的行爲,就算是對付壞人,也不能輕易使用,對付自己的同志,你都能下得了手,你自己說說,你這人無恥不?”

陳志凡一副無賴的樣子,不以爲意的道:“我也沒說過我是什麼好人!”

葉詩瑜白了陳志凡一眼,實在是沒話說了。

兩人一起回到了葉詩瑜的家裏。正所謂久旱逢甘霖,陳志凡和葉詩瑜兩個人,一起開心的玩了個酣暢淋漓。

精疲力盡的時候,陳志凡和葉詩瑜躺在牀上,又聊起了那件案子。葉詩瑜最近魂牽夢繞的,就是這件案子。

葉詩瑜道:“你說說你是怎麼看的,這件案子!”

陳志凡懶懶的回到:“牀上聊什麼案子!案子那是在辦公室裏面聊的!”

“就說說嘛!我想聽聽你有什麼辦法,靠不靠譜!”葉詩瑜央求着說道。這會的葉詩瑜,哪裏還有冰山美人的影子,完全就是一個小鳥依人的小女孩。

所以說,一個女人強勢,那是因爲沒有遇到那個讓她變軟的男人,這句話真是一點錯都沒有。

陳志凡拗不過,便淡淡的道:“老實說,我沒有去過現場,也沒有看過那些被害者,我也不敢確定這件案子的調查方向。但是,我可以保證,絕對按時完成任務。”

爹地,今天結婚了嗎? 葉詩瑜非常相信陳志凡,覺得陳志凡現在說的,也有道理,便不再追問了。

陳志凡接着道:“明天花一天的時間,咱們去看看那些受害者的屍體,再去看看鄭齊,差不多我就有七八分把握了!”

“看把你能的!實話告訴你吧,那些受害者和鄭齊我都見過了,沒什麼特別的情況!依我看,就算是去查了,估計也是白費力氣!”葉詩瑜先是不屑的口氣對陳志凡說着,後面漸漸變成了無奈。

“一天時間而已,不管行不行,多看看總是沒錯!”陳志凡正色道。

葉詩瑜聽陳志凡這樣說,也不再說話了。

第二天,陳志凡和葉詩瑜吃完早飯,便來到了刑警隊辦公室。

回到辦公室,休息充足的同志們就神采飛揚的。

葉詩瑜開始安排,道:“廖漢,你和小王小劉跟着陳志凡,我和其他人繼續去鄭齊的家,查看錄像!”

不知道陳志凡這邊會發生什麼情況,葉詩瑜也不敢掉以輕心。畢竟鄭齊家裏的監控這裏面有多少線索誰也說不上來。 「帝玄胤?他還真的回來了。」

四長老冷冷的眯起眼睛,眼中閃過狠厲之色,隨即冷嗤一聲,「還九級煉造大師,他做夢吧,真是信口開河,當年他分明和五少爺一起參加的煉造大師考核,當年五少爺的天賦都在八級之上,其中兩項還有九級的,而帝玄胤連一級天賦都沒有,根本是一個煉造廢物。

這件事情帝家的長老們都是有目共睹的,如今他卻說自己有九級煉造大師的資格,他還能夠再誇張一點嗎?」

一旁的五少爺帝豪華聽著四長老的話,卻是皺著眉頭,沉默不語。

他一邊仔細想著當年那場考核天賦,確實好像有不對勁。

燕大師卻對四長老的話深信不疑,認為帝玄胤根本沒有什麼九級煉造大師的實力,他根本就是瞎吹牛的。

「呵呵呵,原來他都是假的,如此我就放心了,到時候我們就等著看他出醜,等著啪啪啪打臉吧。」

「可是既然他根本沒有這個實力,那麼他又為什麼要借煉造門的寶貝呢?

難道他身邊有強大的人達到了九級煉造大師的資格嗎?」

四長老疑惑道。

畢竟他相信,帝玄胤也沒那個膽子敢去搶煉造門的寶貝,或者欺騙煉造門的人,因為煉造門那是何等強大的地方,他敢出什麼歪招,除非他不想活了。

「難道是他的女人?據說那煉造天賦都是遺傳的,他的兒子聽說實力很是不錯,還有著強大的天賦,既然帝玄胤根本沒有煉造的能力,那麼不是他,那就是他的女人了。

他借那寶貝,難道是給他的女人借的?」燕大師分析道。

「他的女人,又是什麼人?」四長老眯了眯眼,冷冷的說道。

「他的女人據說姓夜,叫夜冰依,如今還是下一任彩翼學院的院長繼承人。」燕大師說道。

「什麼?姓夜?」四長老聽到這個姓氏,心中微微一震。

如果那個小雜種和夜家的人有了關係,那麼這件事情就很棘手了。

帝家雖然在大陸上的勢力過大,可是跟夜家相比,還是差了一大截。

「這個在下就不知道了。」燕大師搖頭說道。

「燕大師,明天我們五少爺也會參加煉造大師的考核,那他們該不會同時間出現吧。」帝四爺問。

他是受了三爺所託,一定要讓他兒子五少爺考核成功,並且還要拜青寓大師為師父,所以他不希望因為某些事情,而影響到了五少爺的正常發揮。

聽了這話,一直沉默不語,眉頭緊鎖的五少爺猛然抬頭道:「讓我跟他一起,我倒要見證一下,帝玄胤究竟有沒有九級煉造的資格,我要看看他是否隱藏了實力。」

帝豪華眯起眼睛,眼神堅定。

帝玄胤,你到底是故意隱藏實力,還是裝模作樣,就讓我來探究一下吧。

燕大師看向四長老,徵求他的意見。

四長老看著五少爺,看到他眼中的堅定,便也知道說不動他了,點了點頭,「那麼如此,便依了五少爺吧。」只有順著他的意,他才能正常發揮。

燕大師告別的時候,四長老突然從背後拍了拍他的肩膀。 燕大師回過身,就看到四長老從袖子里抖出來一件寶貝,交到他的手裡。

兩人頓時會心一笑,燕大師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四長老放心,我一定會將事情給你辦妥的。」

客棧里。

帝玄胤和夜冰依也得到了使者的消息。

帝玄胤點了點頭,表示答應了這個條件。

可是送走了使者之後,夜冰依卻有些擔憂的看向帝玄胤。

他的實力她自然是相信的,可是讓他在這麼多人的眼皮底下修復她的精魄,這是不是有些太危險了。

如果有人故意使壞,擾亂了他,一旦他的修復工作被打斷,會不會對他有什麼傷害?

夜冰依將自己的東西說了出來,帝玄胤卻淡淡一笑,根本不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安慰道,「你放心吧,作為一名煉造大師,他覺得最神聖的事情,就是觀摩比他們更高級的煉造大師來煉製東西的時刻了。

倘若到途中如果有人敢打斷我,根本不用我出手,那些人也會為我撐場子。

我倒是擔心你,那個時候,在這麼多人的眼皮底下見證,將精魄們召喚出來修復,如果有人發現了它們這些逆天的存在,會有人心懷不軌,到時候你要囑咐好它們,讓它們都掩蓋住自己的氣息,千萬不要露出馬腳。」

「可是如此一來,你的考核怎麼辦呢?如果別人看不出你在幹什麼,便會以為你是信口開河,滿口謊言,說你根本沒有什麼真本事。」夜冰依道。

帝玄胤更是不在乎的一笑,「我還會在乎這些徒有虛名的名利么?」

夜冰依也莞爾一笑,點了點頭道,「沒錯,只要我能明白你,你在我的心目中是最完美的,那就得啦。」

帝玄胤又笑了笑。

夜冰依說道,「明天要考核了,你現在先好好休息休息,做好準備,我去找一下院長大人。」

說著,夜冰依便離開了房間,去找院長去了。

她們之前從遺府里回來之後,直接來到了這裡,還沒有來得及跟院長大人說話。

找到了院長住的地方之後,夜冰依敲了敲門,得到同意,便走了進去。

院長此刻正在一個蒲團上打坐。

夜冰依走過去彙報道,「院長大人,我來是向你彙報遺府的事情。」

院長睜開眼睛,點了點頭道:「看到你們平安歸來,我很開心,比我預料之中的要好多了,上官呢?怎麼沒有看到他跟你們一起來?」

「上官哥哥找到了他的妹妹,但是凝兒妹妹現在還在昏迷當中,怎麼都沒辦法醒過來,上官哥哥便先去了學院,讓學院里的能人先瞧瞧。」

夜冰依說著,挑了挑眉,還以為院長會關心她們這次的收穫,沒想到院長是先擔心她們的人員安危,院長真是個好院長。

院長大人點了點頭,「那這麼說來,我要儘快趕回去了,至於你們這邊的事情,我也幫不上什麼忙了,對於將小澈兒看丟的事情,我深感抱歉。」

夜冰依搖了搖頭,「這件事情不怪院長您,還有我們從遺府里得來的寶貝……」

夜冰依又開口說道,其實寶貝到了她的口袋裡再讓她送出去,那真是為難她了。 安排妥當,葉詩瑜欺到陳志凡身邊悄聲道:“你現在是編外成員,一切小心,不要給人家落什麼口實!”

陳志凡知道,葉詩瑜這是害怕自己被有些別有用心的人盯上,心中感激的道:“嗯,你也注意自己,別太拼!”

葉詩瑜嬌羞的白了陳志凡一眼,便帶着大隊人馬離開了。

突然間,陳志凡想先去看看這些受害者的屍體,好做一個基本的判斷。屍體放置的時間越長,對於破案來說越不利。

陳志凡作爲這個小組絕對的組長,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廖漢以前跟着陳志凡的時間很久,對於陳志凡的主意,他無條件的遵從。小王和小劉是新來的,看廖漢都答應了,自然也沒有意見。

只是小王怕葉詩瑜知道他們改變了查案子的計劃後,怪罪他們,所以偷偷的給葉詩瑜發了一條短信。

寵婚霸愛:總裁老公,別玩火 在他們去停屍房的路上,葉詩瑜的電話打了過來:“怎麼回事?又要去看屍體,不是去看鄭齊的嗎?”

陳志凡不知道葉詩瑜怎麼這麼快就知道,不過,他這麼做,也是爲了查案子。

陳志凡爽快的迴應道:“我剛纔纔想到的,看你走了,就沒來得及跟你說。屍體放置的時間越久,對於查案來說,越是不利。鄭齊住在醫院,應當沒什麼問題!對了,你是怎麼知道的?”

葉詩瑜不知道是因爲和陳志凡太熟了,還是不懂人情世故的原因,直截了當的道:“小王給我發短信說的!好了,不管先去看屍體還是看鄭齊,只要能破案就好!”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陳志凡的電話聲音比較大,所以葉詩瑜的話小王是聽了個真真切切。

這時候,小王羞的差點找個地洞鑽進去。要知道,小王的這種行爲,就是打報告的小人行爲,非常叫人看不起。

剛開始的時候,小王只是以爲陳志凡和葉詩瑜關係好,如果陳志凡犯錯了,葉詩瑜一定也會批評他。可是他千算萬算,也沒算到葉詩瑜對陳志凡這樣的放縱。

還有其他一個原因,小王作爲一個富二代,非常喜歡葉詩瑜。只是葉詩瑜一直對別人不感冒,只有看到陳志凡的時候,才露出了笑容。

葉詩瑜這個樣子,讓小王很是不爽。所以,他剛纔這麼做,其實是想讓陳志凡出糗的。

只是他沒想到,葉詩瑜對陳志凡,是這樣的寬容。

陳志凡倒是很大度,掛斷短話之後,再也沒有提起過這件事。陳志凡一直和廖漢聊着案子,也沒理會身後的小王和小劉。

廖漢開着車,不久就到了停屍房。溝通之後,對方知道他們是警察,便打開門,讓陳志凡和廖漢他們進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