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知道黃家算是完了!

他是在秦侯那投了錢,甚至還大掙了一筆,但卻得罪了整個商界,三千多個億,如果不償還,只怕會被商界那些人給活活困死,畢竟那些人可是大有來頭的。

但就是黃家也絕對拿不出三千多個億的賠償款,所以,這回正是應了聶冰河那句話,賠了兒媳折了錢,慘到家了。

要說關鍵時候,黃世基還是頂點事的,先是撫慰了父親一番,然後用最大的聲音叫道:“各位,聖少是不會輸的,大家要相信聖少,眼下還沒到分勝負的時候,都他媽急什麼急! 妖孽寶寶:爹爹離我媽咪遠點 衝我們嚷嚷,錢就能到手了嗎?”

“聖少要輸了,你們別說掙一成,連本錢都拿不回來!”

“所以,都給老子肅靜!聖少自有打算。”

黃世基這一嗓子吼的在理,衆人一聽確實是這麼個道理,眼下別說掙錢了,能把三千個億的本金套回來就是天大的萬幸了。

再者,確實尚未分出勝負,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

黃世基的話是說給大夥聽的,也是說給孫無忌聽的。

孫無忌原本被秦羿的話給套住了,又聽到何大中一家子反水了,徹底慌了神,心亂如麻正不知道是好,這一嗓子倒讓他明白了過來,他手底下可還有張王牌呢。 孫無忌暗罵了一句,怎麼把這張茬給忘記了呢?

想到這,他運用內勁,隱去額頭的冷汗,強作鎮定哈哈大笑了幾聲:“有句話叫做長江後浪推前浪,規矩都是前人定的,侯爺,你我都是新興人傑,既然是咱們來賭,就該咱們自己定規矩,何必拘泥於過去呢,你說是吧。”

“嗯,有理,不過規矩都是強者訂的,就看你有沒有這個資格了?”

秦羿贊同道。

“天底下沒有人比我更有資格了,不憑別的,就憑我手上有兩個人!”

“別忘了,你的母親和表哥在我手上!”

孫無忌湊到近前,探頭衝秦羿陰森冷笑道。

“嗯,確實是一張好牌,你想怎麼辦?”

秦羿平靜道。

“我很好奇,你就一點不擔心她們的安危嗎?”

“如果我沒記錯,你應該收到過宋傑的手指頭了。”

孫無忌不解問道。

“我根本不擔心,你不說了,她是你資格的底氣,所以,你應該把她們當祖宗一樣供着,不是嗎?”

秦羿淡淡道。

孫無忌雙眼半眯着,冷冷打量着這個對手,這是一個沒有弱點,可怕到無懈可擊的人。

“那我就直說了,我來這就是想與你過過招,賭桌上你我一人各勝一局,我跟你算打個平手,冤仇各解,你覺的如何?”

孫無忌想了想,還是決定不惹他,全身而退爲上。

“你若是單獨與我約賭,我掙了這三千個億,可以給你一個平手的機會,但你綁架了我的母親,便註定了沒有平手!”

“你想要離開這張賭桌,只有一條路,認輸,橫着出去。”

秦羿冷笑道。

“本少貴爲崑崙聖少之子,與你打成平手,是你的福氣,足夠你揚名立萬了,還可以放了你母親,你還不知足,莫非以爲本少不敢動你嗎?”

孫無忌從來沒見過這麼給臉不要臉的,他就不信了,秦羿連他乾道宗也不放在眼裏。

“侯爺,聖少說的對,這個賭局和是最好的結果,還望三思。”

秦日升少有的插了一句嘴。

他深知道崑崙山三聖的實力,那可是凌駕於武道界之上的恐怖存在,當今華夏也只有一個燕九天橫空出世,勉強夠與三聖論資格,秦羿雖然強,但眼下也絕非是三聖的對手。

“你怕了?”

“規矩都是強者定的,我現在就說這是大,你認也得認,不認也得認。”

秦羿絲毫不給情面道。

“好,姓秦的,你這是不見棺材不落淚,鐵了心要與我乾道宗爲敵呀!”

“三眼!”

孫無忌手指一揮,一道綠光沖天而起,在半空形成了一道黑色的八卦狀,與朗朗晴空格外的刺眼。

這是他跟三眼約定的信號!

然而,讓他失望的是,三眼並沒有出現!

“三眼?”

孫無忌額頭上再次滲出了冷汗,難道三眼也背叛了自己?不應該啊!

他再次怒吼,又發了一枚信號。

“別忙活了,他不會來了!”

“房先生!”

秦羿拍了拍手掌。

“房修在!”

隨着一聲清喝,一個修長的身影自人羣中走了出來,衆人見了他如畏鬼神,紛紛自覺讓出了一條道。

房修手裏提着一顆血淋淋的獸頭,大步而來,隔了幾步遠便把那顆頭甩在了賭桌上。

獸頭看起來像是一隻鳥,足足有斗大,眉心有一隻成人巴掌大的三角怪眼。

“區區一隻六千年的三眼雷鷹戰奴,也敢猖狂,孫聖少未免太不把我俗世衆生放在眼裏了。”

房修冷哼了一聲,拂袖傲然道。

旁人或許不知,還以爲是某個怪異野獸的頭顱,但孫無忌卻是如遭雷擊,心頭一陣絕望。

這正是三眼的頭顱!

三眼本是一頭六千年的蒼鷹,在乾道宗得道,並修成了人身、雷法,也算是較爲難得的戰奴了。

三眼死了,孫無忌倒沒有多心痛,畢竟乾道宗豢養的戰奴中,上萬年的也有。

但這代表着他拿宋茹君做籌碼的如意算盤崩了,他要想在秦羿這裏取得話語權,便唯有一戰!

戰?孫無忌沒有把握,甭說秦羿,就是這個房修,看起來也不像是好惹的。

正愁之際,黎芳道:“聖少,你可是天下頂尖的人傑,不能認輸啊。”

“沒錯,我等都堅信聖少蓋世無雙之能,不能輸啊。”

黃世基等人也急聲懇求道。

“秦侯,你既然知道你母親安然無恙,何必再較死理?當真半點面子也不給我父親和乾道宗嗎?”

“我乾道宗有三千六百弟子,最差的也是宗師級高手,合擊之力可破山河、星辰!”

“我只想要和局,爲了表示誠意,你可以開出任何條件,我乾道宗都給的起。”

孫無忌硬着頭皮,再次近乎懇求道。

他從沒有這麼害怕過誰,秦羿是第一個完全從心靈、意志上摧毀他的人,孫無忌沒有膽氣與他決一死戰。

這也是秦羿想要的效果,論修爲,孫無忌天賦極高,並擁有聖父,真實戰力是可以與他一戰的。

但孫無忌最大的缺點就是狂妄,一生不曾受過挫折,這種人順風時,高高在上,一旦逆風,心境就垮了。

一顆無畏、無敵的戰心,必須是生死之間磨礪出來的,絕非高深之法、高明的師父能夠改變的。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送上門 “我不要任何條件,我就要你的命!”秦羿不假思索的拒絕了孫無忌的最後一次請求。

“那你就是跟我乾道宗作對,在作死!”

“看招!”

“乾坤劍陣!”

孫無忌見秦羿冥頑不靈,知道再無機會,唯有一戰,索性當先出招。

乾道宗,歷來主以法爲主,武爲輔!

孫無忌修的是乾道宗最高深的乾坤訣神通,共有三十六重天,每九重爲一段,此法據說是廣成子所傳,修煉到了三十六重天可以鬥轉星辰,渡劫化凡,肉身成聖,魂魄成形。

此法歷來都是乾道宗宗主,極其傳人才能祕修,孫天罡據說已經快摸到了第三段,修爲在十八重天之上,而孫無忌縱使自幼經父親以各種淬鍊,服食天才地寶,修爲強提到了仙氣初期巔峯境界,爲仙氣道尊,也不過才修到第一段第七重天!

便是如此,在崑崙山武法冠絕之地,年輕一輩中,也是少有人匹敵,與段慕全並列爲崑崙二聖少,足見乾坤訣之霸道神妙。

PS:今日更新完畢,從明天起恢復每天三更,朋友們,晚安! 但見一道黑白分明的八卦遊離,一道道黑白利劍,隨着孫無忌手一託,自八卦陣中飛出,按照陣法,以數十丈的見方圍住了秦羿。

靠的近的,如秦日升、以及衆賓客,同時被劍陣力量給彈飛老遠,一時間,場中一片狼藉,生生空出了一大片決鬥場地。

“此劍陣可破鬼神,藉助天地陰陽之力,舉世無雙,秦侯,本少並非殺戮之輩,乾道宗更是以仁慈爲主,你現在放下執迷,還可求得一條生路。”

孫無忌於陣中負手而立,一身白色上品綢緞與劍陣黑白之光,襯的他仿若是天神下凡,威風凜凜。

他這話倒也不是託詞,孫無忌狂妄,貪財、好色,但這一生中還沒有真正親手殺過人。

無論是崑崙山、俗世,衆人無不是衆星捧月一般的敬着他,他嘴裏雖然有時候嚷嚷着要滅人滿門,但實則自幼修道,多少沾染了幾分道心,如今要與秦羿作生死之戰,仍是不免提醒一句。

“這種起手式,就別拿出來現了,直接上壓箱底的吧。”

秦羿踏入劍陣中,猛地一跺腳,原本還神威大作的八卦陣,頓時猛地一震,乾坤雙劍,紛紛碎裂,戛然破散。

他倒不是瞧不起孫無忌,只是不想在這浪費時間,他迫切的想要見到乾道宗的祕法精髓。

秦羿一擊便破掉了孫無忌的起手大陣,孫無忌愈發的驚了,他的修爲可是達到了仙氣初期巔峯,絕對是天才中的天才!

難道秦羿的修爲在他之上?

孫無忌意識到對手的厲害之處,不敢大意,直接使出了壓箱底的本事,但見他默唸咒法,以指向天,蒼穹雷動般豁然裂開了一道大口子,萬丈金光照射而來,沐浴周身。

那一刻的孫無忌就像是天帝之子,享受着上天的恩賜,一道道夾雜着古老符文的金光縈繞他的全身,竟然化作了一套金黃色的戰甲,裹在他的身上。

黃金冠、黃金甲、七彩祥雲靴、沖天紫菱翅,腰懸八寶劍,分明就是天兵天將下凡塵,驚的在場不少商人皆以爲神,連忙下跪祈拜。

我,中國隊長 “乾道天兵,坤道神斬,乾坤無極,大破四方!”

孫無忌手持八寶劍朗聲大喝道。

他用的是乾坤訣中的請仙術,不同於俗流中的神打,他請的是正兒八經的“神”,類似於西方世界的召喚之法,能夠在瞬間提升自己的實力,與神同力!

冥夫的祕密 當然這種大法算得上是禁咒,平素是不會輕易出手的,凡人強行使用天界之力,不是損耗陽壽便是本元,若非是被逼到了這步田地,孫無忌也不會使出殺招。

щшш▪ ttкan▪ c○

不過這種術法在秦羿看來,依然是入不了流的,所謂的神,其實就是天界、地獄那些宗門弟子,擁有些超乎俗世之流的神通罷了。

孫無忌修爲有限,借的應該是雜流門派,甚至天界散落修真之士的威力罷了,正統宗門弟子是不會穿這麼副花架子的,不過能夠引來天界的力量,也算是另闢蹊徑了,想來乾道宗先祖中,有人掌握了與天地溝通的法門。

“秦侯,大法在此,還不束手就擒?”

孫無忌一指秦羿,凜然大喝道。

“威力看起來不錯,我很好奇,是誰讓你來找我決鬥的?”

“你這點心機不像是幹這種事的人,要不然也不會被人當槍使了。”

秦羿依然是一副毫不走心的樣子,抱着胳膊,哂然笑問。

“哼,少廢話,有本事贏了我再說!”

“神斬!”

孫無忌集齊了全部的仙氣於長劍之中,大劍一展數丈,夾雜着萬道符光,斬向了秦羿。

此一劍,不僅僅聲勢浩蕩,威力也是相當驚人。

由於威力太過剛猛,空氣被強行牽扯,竟是燃燒了起來,廣場上的地磚更是如同波浪般,自劍身兩邊分開,形成了一道一米多深的溝壑!

衆人饒是躲離了上百米,仍然深受這股滔天殺意的支配,一陣窒息死亡感,體質稍弱一點的人,當場暈死了過去。

“蒼天,天下青年至尊二聖少果真名不虛傳,這絕非凡人之力,聖少這一擊,至少在一百八十萬斤的氣力之上,再加上神靈之威,怕是大道尊、大武尊也要避讓七分了。”

“乾道宗不愧是天下聖宗啊!”

秦日升喟然長嘆,已是被孫無忌這一擊爲之震懾。

房修面色凝重,他自問紫薇禁咒可以斬殺世間諸強,算是天下一大奇特,但看到孫無忌引來了天界之力後,亦感覺眼界太低,崑崙聖山上諸雄的能力,遠遠超出了凡人的想象。

孫無忌的修爲尚在估量之中,要是讓孫天罡來使這乾坤大法,威力足可地動山搖,怕是整個街區都得毀於一旦!

“難怪世人都說崑崙山上的都是活神仙,由此可見此話並不假。”

“武道無疆,終究還是我等見識淺薄啊。”

房修亦是仰天長嘆道。

“呵呵,如此看來,你也看好聖少嘍?”

“聶老大,連你們自己人都認爲要輸了,這筆橫財怕是還輪不到你發了。”

“還有何老闆,我要提醒你,有時候這人選錯了路,就再也回不了頭,今天這一局,你註定要輸!”

“賭場的規矩終究是強者訂的,誰也改變不了。”

黃志仁心裏那口惡氣總算是順了一些,抹掉嘴角的血水,強提起中氣,仰天忿然大叫。

何大中沒有再說話,臉色寒如冰霜,武道界的事他不懂,不過看孫聖少這神仙一般的模樣,心頭已是涼了八分,只能無奈的看着聶冰河與房修!

房修臉上神色一輸,淡然道:“我是說我見識淺薄,不知崑崙山的厲害,並未說侯爺會輸,黃老闆,你們未免高興的太早了。”

“什,什麼意思?難不成姓秦的,連神仙也能打過?”

黃世基扶住父親,皺眉問道。

“呵呵,且看吧。”

房修瞭然一笑,負手而觀,不再言語。

孫無忌這一招幾乎耗盡了他全部的仙氣,加上他身上諸多四品法器的加成,能達到可怕的兩百萬斤威力,這是神煉後期大武尊的爆發力,單純氣力來說,就算是仙氣後期的大道尊也未必能辦到,畢竟道不同於武,素來乏力,以困、輔、誅等妙法取勝。

這一劍不僅僅純力道驚人,劍身上的乾坤符,更有着震鎖魂魄之妙,此劍一出,對手魂魄被鎖死,神念僵滯,唯有待誅。

傳聞孫天罡入主乾道宗以來,至今未曾輸過一戰,正是因爲乾坤訣奪天地神妙,確實厲害無比。 秦羿半眯着雙眼,一絲不動,像是在思考着什麼。

孫無忌這一劍,算是使出了乾道宗的真髓,引來的氣力,相當於金丹中期天地修真者氣力,能讓他一個仙氣初期道尊,憑空擁有相當於後期大道尊的實力。

試想若是修煉到了第三段的孫天罡來使,最次也得引來元嬰期修真者氣力,至少在三百萬斤氣力以上,便是他也未必能擋。

如此想來,崑崙三聖的硬實力,是在他之上的。

“秦侯,嘿嘿,這會兒知道怕了?晚了,受死吧!”

孫無忌劍成,劍身上飛出萬道刺眼金光,牢牢鎖死了秦羿,強大的劍身如開天神斬,劈頭而下。

然而,讓孫無忌感覺到不可思議的是,秦羿笑了!

沒錯,在神斬的金芒中,那一絲詭詐的笑意被他捕捉到了,孫無忌不明白,都死到臨頭了,這個人爲什麼還能笑出來。

更讓他毛骨悚然的是,每一次秦羿笑的時候,總會有一些出其不意的事情發生。

這一次也不例外,秦羿的眉心陡然現出一道黑光!

黑光樸實無華,細如真芒!如同一根繡花針,迎向了孫無忌的乾坤劍!

乾坤劍威勢百丈,小小繡花針如同螞蟻撼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