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自己也沒整明白,除了小侄女,竟然還有第二個人讓他身心受挫。

「後面的戲份是外景,」林導繼續跟秦修塵說話,「M洲這邊的治安我不太放心,希望不會出差錯,儘快拍完。」

秦修塵拿著筆記本,頷首。

對於M洲,他最近兩年跑的比林導多,自然知道林導的話不是空穴來風。

「最近這一塊不太平,您多讓人注意一下。」秦修塵想起了昨晚的事兒,略微沉吟了會兒,開口。

「確實不安分,不是說有個大學生失蹤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林導嘆息。

M洲中心不受任何國家管理,每天都有莫名失蹤的人,這一次那個大學生失蹤國內激起了無數水花,怕是幾個勢力之間的博弈。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秦修塵拿著劇本出去,繼續拍下一場戲。

出來的時候,何晨已經靠著藤椅上睡著了,她依舊穿著碎花裙,把他做了記錄的台本蓋在臉上。

穿著挺長的碎花裙,腳搭在踏板上,露出一截白皙清瘦的腳踝。

雖然是七月下旬,但M洲溫度要比國內低。

片場也沒有空調,只有冰塊跟風扇,偶爾一絲穿堂風,還有些涼颼颼的。

秦修塵示意徐宇去拿個毯子給她蓋上,他去了前方拍戲。

徐宇小心翼翼的給何晨蓋好毯子,發現何晨沒有小侄女那種前一秒睡著、一靠近她就醒的功能,鬆了一口氣。

蓋完毯子之後,徐宇才去片場找秦修塵,「那個瞿總跟何小姐之間怪怪的。」

秦修塵一手勾著劇本,半靠著身側的樹笑。

**

下一場戲直接拍到了晚上七點半。

何晨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

何晨坐起來,身上的毯子順勢滑下來,毯子是灰色的,很薄,有淡淡的薄荷氣味。

她拿著毯子想了會兒,還沒等想出什麼,手機的鈴聲又瘋狂響了起來。

她看了一眼,是一串國外號碼,沒署名。

直接無視了。

伸了個懶腰,去看拍戲現場。

這裡的景都是林導花大價錢搭的,這會兒劇組人員都圍著邊緣,大部分女工作人員臉都隱隱微紅。

何晨挑眉,她拿著手機走近。

工作人員立馬給她讓了一條路,眼下洗清了劇組裡她跟林導的謠言,秦影帝又這麼照顧她,大部分人看她的目光對她的態度就變了。

何晨走進去的時候,秦修塵跟宋青青的這一幕長鏡頭已經在尾聲了。

秦修塵只穿著一條白色的練功褲,上身裸著,傳說中的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身材,裸露的上半身精練,鎖骨清晰,線條好看,膚色細膩,黑色的假髮混著雨水搭在他的臉上跟身上。

正盤腿在搭出來的瀑布下,完全是實景,頭頂是巨大的噴水器,衝擊力很大。

一幕戲拍完,他起身,接過徐宇拿過來的毛巾披在身上。

動作舒緩優雅,他在太陽底下陪演了這麼久,膚色微微泛紅,臉上的神色卻是愈發顯得禁慾。

宋青青想跟秦修塵道歉。

但除了拍戲講戲,秦修塵幾乎不跟他們交流,即便是跟她講戲,也是十分疏離的態度。

秦修塵在圈子裡也是出了名的乾淨,沒有緋聞,不是沒有原因的。

她眼睜睜的看著秦修塵離開,唇抿了抿。

她的經紀人在她身邊,壓低聲音,「好好把握瞿總就行,秦影帝,你別想了。」

不說秦家,只說秦影帝在圈子裡的地位,只要他揮揮手,無數女人前赴後繼。

當初連璟影後跟超一線大花都在他這邊敗北,宋青青距離這些人還差了遠。

這一點,宋青青知道。

她沒再說話,只是卸了妝,收工后回酒店急忙去找瞿子簫,跟他說了今天聯繫她那位在M洲刑偵部師兄的事兒。

「師兄就在附近,等會也要來酒店一趟,」宋青青站在電梯口,跟瞿子簫說話,「馬上就到了,我們下去等等。」

幾個人下了樓,宋青青師兄還沒來。

宋青青開口,「我師兄在這裡查案子。」

「大學生失蹤那個?」瞿子簫的秘書看向宋青青。

宋青青點了點頭,想了下,又看向瞿子簫,壓低聲音,「不止,還有一樁大勢力洗黑錢的。」

瞿子簫抬了頭,秘書也驚訝的看向宋青青。

宋青青繼續低聲開口:「牽扯的勢力有些大……」

她還想說些什麼,轉眼看到何晨拿著攝影機不緊不慢的朝這邊走,她立馬停了聲音。

秘書也自然而然停下來,停止了討論的話語。

何晨不知道這幾個人防著她什麼,她沒在意,無視了這三個人,直接穿過他們走進大門,接了又響個不停的手機,用著粗鄙之語:「有屁放。」

那邊頓了下,才幽幽開口,「我只是聽說你營業了……」 商會的成立顯然是商人的一大利好消息。

雖然還沒有認識到商會的具體作用,但至少各地的商業開始逐步繁榮起來,因爲第一個非政府機構的成立,就表示出了長老院對這一行業的支持。

因此,各地的商業發展,在農業基本滿足人們需求,特別是遁甲人大量務農之後提高了族羣的糧食總量之後,開始步入高速發展階段。

不過,源自自然界三足鼎立的良好習慣,執行者商會、中間者政府,那麼,作爲監督者的民衆,也是不能缺少的。

因此,公元9年9月21日,緊鄰着商會成立的日期,由各地非商人的民衆組成的【商會監督會】就在朋城成立。

兩個組織的總部建築正好隔着大街相對,均是標準兩層行政大院。

以至於,經常有不知情的人走錯大門。

但對此,兩個組織顯然都沒有移動的想法。

【商會監督會】主要篩選的是,各地與商人無直接關係的工人、農民等民衆組成對商會的監督機構。

負責監督商會的運行以及定價,讓商會不至於爲了本會成員的利益而過度提價,造成市場混亂,當然,這是在商業理論暫時沒有什麼發展,人們只看得到眼前利益的時候。

等以後擁有更加長遠目光的商業理論出現之後,盲目提價的行爲在商會的自行監督下開始減少,而民衆和商人關係的逐步深入,也導致某些時候,商監會反而要求商會對某些商品進行提價,以免造成生產這些商品的工人的損失。

這些情況,這裏就不詳說了。

值得一提的是,商會和商監會,在成立之初的現在,都屬於非盈利機構。

其中的成員基本上屬於義務幫工,在人格上,除了某些目光長遠,有野心的人外,都是有較好追求的、有理想、有道德的個體。

“……”

因此,在兩會的選拔上,都要求被選人員的自願(初期還真有不少目光短淺的傢伙,拒絕爲兩會幫工而佔用自己的時間=。=)。

畢竟,在任何時代,目光長遠而又不怕麻煩的人,顯然並不多。

但在幕後組織起兩會的構成之後,對於其具體的發展,空幻就不怎麼了解,因此沒有再過多關注。

之後的他,只是負責不定時地檢查一下兩方,以確保兩會在發展初期不至於夭折即可。

“我在想,如果晨光會長知道你就是行商環空,或許就不會疑惑政府爲什麼會突然找到他了吧。”

長老院大院中,已經確認將在明年離職加入長老院的蝶舞族長,一面翻看着手中的文件,並將其交給一直恭候在一旁的木紋,一面和空幻交談着。

事實上,衆人都知道,蝶舞更想加入的是神庭,畢竟她這個還不忘女僕職責的固執傢伙,一門心思追隨的楚潔就在那裏。

但加入神庭的前提,就是要她成爲正神,這就顯得有些本末倒置了。

再加上她身爲第二任族長,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讓她跑到神庭去,加入長老院和靈雪一起鎮場子纔是正途。

所以,她也只能打消了那個念頭。

不過,每當想到進入長老院後,也可以獲得大量清閒的時間去找楚潔,她就覺得身輕如燕(幽神級還的確如此,都能飄起來了=。=)。

而現如今,在位的最後幾個月裏,她主要的任務,一是維持政府機構的穩定;二是確定各機構需要更換的人選;三,就是培養現任行政院院長,預備族長,木紋。

木紋原屬冥獄部落的成員,年齡在35到40歲之間的她,按照朋族中翼人的標準,也就是成年沒多久的年輕人而已。

不過此時的朋族因爲正處高速發展時期,需要的就是木紋這樣年輕又幹勁的領導者,至於確保穩定的職責則可以讓長老院代替。

這樣一來,朋族就能保持較爲長久的朝氣,以保證在面對強敵(蟲族等)的時候,能夠有強大的實力。

不過,這時候空幻在意的還是另一件事。

“我說,蝶舞,爲什麼我突然發現,咱們朋族的三人族長,好像都是女的?”這絕對不是男性的吶喊,只是空幻的好奇罷了。

朋族第一任(靈雪)、第二任(蝶舞)、第三任(預計木紋)都是女性,這不得不讓人好奇。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母系氏族麼?)擦了擦冷汗,空幻搖了搖頭將這種思想散去。

而聽到空幻的話,蝶舞意外地看了空幻一眼,然後說道:“三任族長的確是女的,但你這個幕後黑手不是男的嗎?”

“……額,好強力的吐槽。”

“而且,三個最高的管理組織中,負責各地神殿管理的【神庭】,五位正神之中,只有楚潔大人是女性,剩下什麼楚電、楚易、戰鐮、盟英四人都是男性,這怎麼算?”

很明顯,對於自己的老大成爲孤家寡人,蝶舞小女僕有些不滿。

“……”

“然後,負責監督、戰略力量儲存和最高決策的【長老院】中,倒是隻有空幻你和白農是男的,但空幻大人自己很清楚吧,只要你和白農提出點什麼,大家一般都不會反對不是嗎?”這時候,空幻似乎看到某些怨念在蝶舞的身後形成。

“……”

“至於負責具體的政府管理的【最高管理層】,雖說族長是女的,但三院一部一局的主要成員中,男女分佈不是很均勻嗎?你們男的也太敏感了吧,難不成空幻大人你想成立一個男權組織?”

“……男、男權組織,好違和的感覺……”囧

空幻完全沉默。

看着渾身上下都散發着莫名怨念的蝶舞,空幻不由地有些懷念起以前那位,在自己出現時,會乖乖地叫自己‘空幻大人’的單純小女僕了。

(時間果然是把殺豬刀。蝶舞啊,做了五年族長,你變壞了,但是,卻成長了啊。)空幻覺得此刻自己的心境蹭蹭地往上升,似乎在這一刻,自己達到了傳說中的頓悟啊、連接根源啊、破碎虛空啊神馬的境界了。

一種看破紅塵的氣息從空幻身上散發,這一刻,他認識到了時間的真諦……然後,蝶舞咕嚕的疑惑聲將空幻拉回現實:“空幻你難道在想什麼失禮的事情嗎?”

“木有,絕對木有!”

用真誠的雙眼盯着蝶舞,空幻小心地平復着自己腦海的精神波動。

就像人類時間久了,就會學會用表情撒謊一樣;老鼠時間久了也能學會欺騙人類一樣;朋人隨着這些年對精神力的研究,時間一久,學會用精神力撒謊,也不是什麼難事。

而空幻其實很清楚,蝶舞這是在隱性地,向自己發着抱怨,抱怨空幻平時對族長工作的干涉。

雖然空幻擁有現在的朋人所無法比擬的經驗優勢,而且還是朋族的創立者,但人畢竟不可能同時兼顧所有事。

所以在某些問題上,空幻對政府的主動干涉,反而會造成不小的麻煩。

即便之後發現問題,空幻也會承認錯誤並總結經驗進行修改,但期間所帶來的時間、資源消耗卻是不能收回的。

而在蝶舞看來,空幻這種‘什麼事都要摻上一腳的習慣’並不好,雖然空幻的功績無法磨滅,但現在空幻就應該乖乖地做自己的技術局局長兼長老。

即便有靈雪對自己善意的提醒,蝶舞依然固執己見,而現在她即將脫離族長的位置,出於對下一任的照顧,蝶舞覺得應該給空幻提個醒。

畢竟,自己本來工作的好好的,卻總有人在一旁指指點點,換了誰都會不滿吧。

蝶舞的行爲並沒有什麼錯誤,但空幻的行爲其實也沒錯,只是需要注意一下方式而已。

看着重新將注意力投向文件,並一點點向木紋傳授族長經驗的蝶舞,空幻在心中苦笑了一下,轉頭看向木紋。

(是我干涉的太多了嗎?)

回想着蝶舞的怨氣,空幻也在自我反思。

不過,反思的同時,他也對管理層的情況產生了一絲警惕。

空幻的直接干涉行爲的確開始讓管理者們產生牴觸情緒,但只需要注意一下方式,讓直接干涉變成間接提醒建議,在這方面,空幻覺得還是可以的,畢竟,擁有長老院支持的空幻,實際上還是掌控着整個朋族的。

但管理者對空幻產生牴觸這一現象,卻證明管理層成員們,正在逐步自主化。

這是否說明,朋人的野心正在漸漸顯現呢?

(這東西,到底是好是壞呢?)揉着額頭,在木紋感到不舒服之前,空幻將視線移開,望向屋外。

蝶舞顯然不用擔心,她有着長久以來,對空幻等人建立起來的信任和服從,所以這時候只是微微有些怨氣。

但成長於冥獄領地,與空幻等人關係並不深的木紋,上任之後會怎麼樣呢?

即便木紋不出問題,她的繼任者呢?她繼任者的繼任者呢?

(是不是想地太長遠了。)笑了笑,空幻搖頭思考着,(不管是不是長遠,劃分好各部門的職權,不能將我在放在一個明面上的超然地位,這事顯然還是需要開始進行了。)

搖搖頭,暫時只能想到這麼多的空幻,決定將其放到了一邊。

族長的權利並不大,上面又神庭和長老院壓着,也不會出現什麼問題,所以對於這些東西,空幻其實並不擔心。

時間跨入公元9年10月,在商會和商監會兩個民間組織的結構基本穩定,確保能夠穩定發展之後,空幻迅速從其中抽手而出,將之後的中間調控身份完全交給了政府的商部,而他,則開始着手下一件事。

【幻界研究完成】

幻界,這顯然會成爲促進朋族發展的又一個利器,而由神庭負責的【冥神】選拔,早在年初就已經開始,如今一年時間過去,選拔也趨於尾聲,從整個族羣按德行、能力、性格選出了六位冥神。

他們將在幻界成形之後,陷入幾乎是永久的沉睡,以支持幻界的出現。

這是他們事先就已經得知的,而這六位也都表示同意,不過,沉睡也只是相對外部世界而言的,在幻界之中,他們可就成了真正的神,對於他們的監督,將是神庭的一項重要工作。

畢竟,一個冥神要負責的亡魂只會越來越多。

而因爲幻界的重要性,在其研究成功之前,研究地點就已經被族羣全面封鎖。

在成功的同時,所有資料就被列入絕密級,幾位參與研究的研究員也將加入神庭,成爲專職研究員,接受監控的同時,等待下一個相關研究項目的啓動。

當然,深知堵不如疏的空幻,顯然不會幹出讓這些研究員產生逆反心理的行爲。

在保障穩定良好的生活的同時,神庭更是向他們許諾,只要進入靈魂級,他們將被允許形成幻界,並獲得冥神的備選資格。

隨後,長老院親自護送着《幻界技術》的資料,前往六位冥神處。

這一方面是長老院對冥神進行最後的確認;一方面也是確保資料的保密性。

畢竟,空幻之前在領地中遭遇不屬於資料庫記錄的史詩生物,同時遇上靈人羣的情況,已經引起了高層的注意,各地戰隊正在進行又一次的大面積領地清理。

公元9年15月3日,第一個依靠幻界技術形成的【冥界】,在嘎山山頂原夢神祭壇處成形,而第一批500名亡魂正式入住,開始適應冥界生活,並在其中試驗各種情況,爲之後的大面積入住做準備。

公元9年15月20日,第二個冥界在紅雲省形成……

接下來的兩個月內,六個冥界相繼成形,它們分別位於中心省、紅雲省、嚴虎省、臨海省、南邊省和浮雲省。

到公元10年1月1日,神庭接到六個冥界的檢查試驗報告,第一步試運行正常,相繼容納的亡魂總數已達4000名。

“這麼一來,各地的管理神殿,就完全變成了亡魂的中轉站了。”放下手中的報告,空幻拖着腦袋看着前方正和一隻小兔子玩的開心的靈韻。

“吶,小靈韻,大過年的,就不要一直陪着你的小兔子玩好麼?”

“好啊,空幻變成小兔子就可以了。”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