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道:“馬大哥,您的好意我清楚,可是我的本心還是想要把醫館好好經營,如果我把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放在這邊,那麼我不是違背了自己的本心麼?”

“馬大哥,想來你也不會希望你的合作伙伴是一個爲了利益連本心都丟了的人吧。”

馬仁禮聽了這話,搭在陳逸肩膀上的手滯了一下。

在觸及到陳逸那雙堅定的,沒有一絲雜質的眸子的時候,馬仁禮便清楚的知道了。

不管他說什麼,陳逸都不會改變心思了。

無奈,他深深的嘆了一口氣:“陳逸啊,你知道我最欣賞你的是什麼地方麼?”

“嗯?”

陳逸不明白馬仁禮爲什麼會突然這麼說。

馬仁禮無奈的笑笑:“不是你過人的醫術和種植藥材的本領,也不是你在經商方面展現出來的天賦,而是你無論在什麼情況之下,你都能夠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你都可以把握住自己的本心。”

“這就是我在你身上看到的,別人所沒有的品質。”

說完,馬仁禮大方的讓開了路:“陳老弟,你的選擇我不會干涉你,可是我這裏也隨時歡迎你。”

陳逸深深的點了點頭:“謝謝馬大哥,我先回醫館,等空下來的時候,一定過來。”

雖然時間緊,但是陳逸還是有這個自信他能夠完美的應付過來。

至於陳春蘭這邊。

經過了劉一濤堅持不懈的追求,兩個人也就理所當然的在一起了。

而這一切,陳逸看在眼裏卻沒有多說什麼。

畢竟談戀愛這種事情,只要自家姐姐高興,而那個劉一濤對自家姐姐還算不錯,他這個坐弟弟的又有什麼理由來反對。

因此當陳逸從醫館回了家之後,就看見劉一濤在院子裏和陳春蘭說話,手上還拿着噴壺,在給大棚裏面的蔬菜除草。

“姐,我回來了。”

陳逸順手接過陳春蘭手上的除草工具,道:“我不說了麼,你最近身體太虛弱了,應該多注意休息,不要總是出來。”

“小逸,你呀,就是太大驚小怪了。”

陳春蘭笑着從陳逸手裏把工具拿回來,笑着說道:“你天天讓我在牀上躺着,我躺到骨頭都軟了,你不讓我做點兒什麼,人都要待傻了不可。”

“你每天醫館公司兩頭跑,也沒有時間跟我說話,要不是一濤經常過來,我一個人在家裏不知道有多悶。”

“春蘭,我這都是應該做的。”劉一濤溫柔的道。

話音剛落,陳逸就敏銳的察覺到了不對勁。

知道自家姐姐和這個劉一濤談戀愛不假,可是看兩個人現在的這個關係,會不會發展的太過於迅速了?

“劉先生,我不在家的這段日子,我姐姐還真是麻煩你了。”

“說什麼麻煩不麻煩,以後沒準兒還是一家人了。”

劉一濤可是不放過一絲一毫的時間來宣示主權啊。

聞言,陳逸眯了眯眼睛,拉起陳春蘭的手腕:“姐,你跟我過來一下,我有事兒想和你說。”

“什麼事兒不能當着一濤說啊,他又不是外人。”

陳春蘭一臉莫名其妙的被陳逸給拉走了,還不忘安撫劉一濤兩句:“一濤,麻煩你在這裏等我一會兒,也不知道小逸今天是怎麼了…”

話還沒說完,陳逸就把陳春蘭給拉進了屋子裏。

“小逸,你這是咋了?”陳春蘭問道。

“姐,你是不是喜歡劉一濤?”陳逸開門見山。

“小孩子家家,問這些事情做什麼。”陳春蘭老臉一紅,但是態度已經足夠說明一切了。

陳逸無奈道:“姐,那你是已經打定了主意,要和他在一起了?”

陳春蘭誤以爲陳逸不同意,嘆了一口氣,拉起陳逸的手語重心長的道,“小逸,姐姐再過兩年就要三十歲了。”

“之前姐姐唯一的願望就是看到你能長大成人,然後娶個媳婦,可是你現在愛情,事業都很好,姐姐也就放心了。”

“一濤他不嫌棄我是一個沒讀過書的農村姑娘,還救過我的命,我想跟他嘗試一下。”

說着,眼淚自陳春蘭的眼中無聲的流下來,似乎要把這麼多年受的委屈和苦痛一盡流出來。

在陳逸面前,陳春蘭總是裝出一副無所不能的樣子,可是其實她不過就是一個想要人呵護的女人。

現在那個人出現了,她也想要爲自己活一回。

陳逸本意不過就是想問清楚陳春蘭的心思,可是現在見陳春蘭哭了,陳逸不由得就慌了:“姐,姐你先別哭啊。”

“你能找到一個懂你的人,疼你的人,我高興還來不及呢,你別多想。”

撿到一個帝國 ,劉一濤便推門進來,看見陳春蘭落淚,立馬緊張的跑過去:“春蘭,你怎麼哭了?”

“沒事兒。”

陳春蘭擦乾眼淚,破涕爲笑:“我是太高興了,我有理解我的弟弟,還有一個愛我,疼我,知我冷暖的人,我是太高興了,所以才哭的。”

聽了這話,劉一濤下意識看向陳逸,問道:“我和你姐姐的事情,你都已經知道了?”

陳逸聳聳肩:“大哥,就你那點兒小心思,從你第一次來我這兒找我姐的時候我就看出來了,既然我姐姐喜歡你,我這個當弟弟的只好祝福你們了。” “不過我有言在先啊,從今天開始,你可不能再讓我姐姐傷心難過了,不然的話,我有你好看。”

說完,陳逸極具有威脅性的晃了晃拳頭。

陳春蘭白了他一眼:“好了,你就不要再嚇唬一濤了。”

半月後。

馬仁禮把陳逸叫到了公司裏。

陳逸如約而至,卻在大門口看到了許久不見的齊恬。

看清兩個人身後的行李箱,陳逸不由得愣了一下:“馬大哥,齊姐,你們這是要出去旅遊?”

“不,我們是要離開這裏了。”

馬仁禮笑着接過話,“這裏說話不方便,我們還是進去再說吧。”

陳逸跟着兩個人走進公司,看着所有的人都在向他們這邊投來目光,陳逸更懵了:“馬大哥,你剛纔說的,離開這裏是什麼意思啊?度假麼?要離開多久?”

“確切的來說,我們夫婦兩個是準備做長期旅行。”

馬仁禮笑着道:“是再也不回來了。”

“什麼?”

“你先不要着急。”

馬仁禮笑着示意陳逸冷靜,繼續道:“我和你嫂子之前就約定好了,如果將來存夠了錢,就要一起旅行,環遊世界,之前是因爲你嫂子身體不好,現在好了,我們已經完全沒有後顧之憂了。”

“原來是這樣。”

陳逸恍然大悟,看着並肩而坐的兩個人,陳逸是說不出來的羨慕。

將來有一天,他也想要像馬老闆一樣,帶着自己最愛的女人,去實現她最想要過的生活。

不過很快,陳逸就注意到了一個新的問題。

馬仁禮是這家公司的創始人,也是最大的股東,他如果不在的話,那這家公司應該怎麼辦?

“馬大哥,你和嫂子都離開這裏的話,那這家公司?”

馬仁禮接道:“這就是我找你過來的第二件事。”

“這是股權轉讓合同,你看一下,字我已經簽好了,沒什麼問題的話,你就在上邊簽字吧。”

在陳逸一臉懵的看合同的功夫,馬仁禮已經說完了他的想法。

“陳老弟,我看的出來,你是一個有抱負,有正義感的年輕人。”

“所以我想要把公司轉讓給你,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陳逸從沙發上彈坐起來:“馬大哥,這怎麼可以,我……”

“這有什麼不可以。”

馬仁禮道:“該教你的,之前的日子我都已經教給你了,而且我還把王經理留下來幫你,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

“可是,馬大哥,這不是兒戲,這麼大的公司,您……”

“陳逸,你就聽我和你馬大哥的話吧。”齊恬道:“我們兩口子也沒個孩子,那這麼多年的心血我們也不可能隨便找一個人接手,你就是我們最好的選擇。”

“齊恬姐,這麼重的擔子交給我,我擔心……”

“不用擔心什麼,咱們做生意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能丟了自己的本心,只要不做傷天害理的事兒,沒什麼是做不成的,姐相信你。”

“你若是實在不願意的話,權當幫我們兩口子管理這公司,等我們什麼時候回來了,你在給我們也不遲。”

話雖如此,可是陳逸和齊恬他們心裏都清楚,他們是不會在回來了。

“小逸,我知道這個擔子很重,可是現在只有你纔是我最信任的人,現在藥材市場的生意做的這麼好,你也不希望我們之前的努力全部都白費對不對?”

“相信你,你可以的。”

陳逸想要在拒絕,可是拒絕的話卻像是堵住了他的喉嚨,讓他說不出話來。

“既然你不反對,那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馬仁禮趁熱打鐵,當即個公司的衆人宣佈:“從今天開始,陳逸就是公司的總裁和最大的股東。”

交代好一切,馬仁禮看了一眼時間後道:“陳老弟,我和你嫂子的飛機就要到時間了,你在這裏好好努力啊,有時間我們回回來看你的。”

說完,便帶着愛妻奔往機場了。

接下來,所有的事情都好像那麼的順理成章,被人簇擁着送到了平日裏馬仁禮坐的位置。

所有的人都在鼓掌歡迎,只有陳逸一個人,像是做了一場詭異的夢。

天知道馬仁禮留給他的可是別人幾輩子都奢望不來的財富和地位。

在一年之前,他還是一個爲了生計發愁的年輕人,半年之前,他還是一個因爲沒錢沒權不被蔣明永承認的人。

可是,現在的他,搖身一變,竟然成了掌管一個公司的總裁!

雖然上任倉促,好在陳逸反應的很快,僅僅用了幾天的時間就穩定住了公司的局面。

他自知自己經商方面是短板,所以便任用了幾個經理來處理日常的事情。

而這幾個經理雖然分工不同,但是卻也可以相互監督。

同時,陳逸還委任王經理爲代理總裁,在他不在的時候,負責處理公司的大小事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