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以後葉風回來了,第一個追究的就是他的責任!

沒有人想直面葉風的怒火!

所以他們才一直藉助段峰和左自建的手來動石頭村,自始至終,這些領導們都沒有露過面!

現在又怎麼可能答應呢!

「柳姑娘,你這是又何必呢!」

劉浩嘆了口氣,說道:「我知道你是想維護葉風的財產,但你一個女人,又怎麼可能照顧的過來呢,在別墅里好好的住著多好啊,這些事情,你就別管了,就算以後葉風回來了,他也不會追究你的,你這是在和我們所有人對著干啊!」

「哦?」

柳如煙聽完這話,忽然笑了笑,道:「我都不知道葉風會不會回來,你都能這麼肯定了?」

「但你既然知道葉風要回來了,那我又何必跟你合作?葉風一回來,那你還有活路嗎?」

額……

劉浩一陣苦笑,「柳姑娘,我只是打個比方而已,你是葉村長喜歡的人,不管你做什麼決定,他都不會怪罪,但我們只是某些領導的馬前卒,你不聽話,不按照遊戲規則來,那最後倒霉的可是你了!」

「是啊,柳姑娘,你就住在別墅里,什麼也不要管,這些事情交給我們多好啊,對不對?何必沖在第一線呢,不值得!」

陳志文也勸說著。

「既然你們是受了某些領導的指使,那就讓這個領導過來吧,我要親自見見他,我倒要看看,是哪個領導,膽子會這麼大!」

柳如煙冷冷的說道,「不見到這個領導,我是不可能答應把菜田交出去的,你自己看著辦吧!」

「柳姑娘,你……」

「好了,不用說了,要麼讓你背後的人自己來見我,要麼,你們都滾蛋吧,我這裡不歡迎你們!」

劉浩還想再說,但卻被柳如煙直接打斷,身後十幾個小夥子立馬嚴肅對待了起來,大有一言不合就打過來的樣子。

「行,行,我就看你這個女人,能撐到什麼時候!」

劉浩一陣煩躁,心裡對柳如煙恨的緊,老是擋在他前面,要是有機會,他要親手拔了這顆釘子。

勸說沒用,劉浩也只能暫時放棄了,帶著人走開了,又回到了大隊部里。

「老劉,這可怎麼辦,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只有兩天了,弄不到錢,咱倆可能都要完蛋!」

陳志文忍不住說道。

昨天剛把左自建和段峰給得罪了,三天後有人去縣城反映情況,他們倆這村長位置還沒坐穩,又要被人趕出去了。

這特么的……真蛋疼!

「讓我好好想想!」

劉浩現在也是一頭亂麻,頭疼著呢,背著手,走在路上,看著遠方,一時也有些躊躇了起來。

「你們幾個就守在這裡,誰來都不準進去!」

柳如煙在菜田裡吩咐了一聲,這才回到了別墅里。

「怎麼樣,劉浩那個老傢伙是不是威逼利誘了一番?」

葉風今天沒有出門,一看到柳如煙回來,便問了一句。

「都被你猜對了!」

柳如煙點點頭,「這老傢伙一個勁的說我一個女人何必沖在最前面,老老實實的享福就好了!」

「痴人說夢!」

葉風冷笑一聲,「他太高看自己的能力了,就他在石頭村什麼都沒有,一個支持者都沒有,憑什麼來裝逼?」

「等著吧,我覺得,也該吳玉秋登場了!」

葉風淡淡的說道。

「這麼快?」

柳如煙皺了皺眉,道:「你之前不是說,劉浩不控制住菜田的話,就沒有和吳玉秋談判的資本嗎?」

「那是因為我忽略了一個事情,時間問題,我看,吳玉秋肯定在籌備新的飯店開業,這一次開業,肯定需要大量的蔬菜,如果不早點解決石頭村的事情,那她就拿不到蔬菜,這麼一來,新店開業就意味著容易出現危機,她肯定要避免這種情況發生!」

葉風想了想,說道。

「那這一次,柳如煙會採取什麼方法呢?」

柳如煙又問道。

「很簡單,肯定是最直接的方法!」

葉風笑了笑,「這吳玉秋的背後說不定是擁有一個大財團支持,肯定想在晚上用武力解決,一次性將所有的蔬菜全都搬走,到時候,我們即便發現了,也沒有任何辦法了!」

「什麼?武力解決?」

柳如煙瞪大著眼睛,難以置信的說道:「那要動用多少的卡車,還有人力啊!」

「但你想想,這一次行動成功能得到多大的利益!」

葉風不以為意,「只要利益夠大,就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咱們菜田好幾公頃,一旦全部運走,估計能有十幾噸,能支持一個飯店幾乎半年多的食材消耗,你覺得,這不值得冒一次險嗎?」

這麼一說,柳如煙有點明白了。

八卦女王 有些時候,人們不想冒險,只是因為冒險成功獲得的利益不夠大,但有些人卻寧願冒著生命危險去劫運鈔車,就是因為,一旦成功,這利益實在是太大了。

……

劉浩一連抽了十根煙,也沒有想到一個可以解決的辦法,因為他太弱小了,手上除了十來個能用的人,其他的資源,他一個也沒有。

更何況還是在石頭村,這個村民異常團結的地方,他根本沒有任何的機會。

緩緩掏出手機,打給了吳玉秋。

「劉村長,你打電話過來,是解決了菜田的事情嗎?」

吳玉秋好整以暇,淡淡的問道。

「沒有!」

劉浩冷冷的說道。

「那你是什麼意思?」

吳玉秋笑了笑,道:「看樣子劉村長這村長當的不是很舒服啊!」

「廢話,你們承諾的一個都不給,我當的要是能舒服那就有鬼了!」

劉浩沒好氣的罵道,「吳老闆,我只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到底要不要出手幫我,你要是不幫,也沒關係,我現在就把村長位子重新轉給柳如煙,又或者陳松濤,到時候,你們想重新選舉,我也不幫你們了!」

額……

電話那頭的吳玉秋一愣!

她倒是沒有想到,這次的劉浩這麼偏激,不惜不當村長,也要威脅了。

「大不了我就是身敗名裂,但你也得不到任何的好處,老子受夠了!」

劉浩大聲的說道,「我給你十分鐘的考慮時間,考慮好了給我打電話,十分鐘到了,我沒有消息,我就去發通告,退位讓賢!」

「嘟嘟……」

劉浩說完,就直接掛掉了電話,吳玉秋也只聽到了一陣盲音。

重生好媳婦 撂挑子不幹了?

吳玉秋看著手機,很是無語。

她預測過不少的情況,倒也沒有想過,劉浩會願意放棄來之不易的村長位子。

錯過是最美的回憶 這可是一個需要不小的勇氣才能做出來的事情。

想了一陣子,在第八分鐘的時候,她還是打了一個電話給劉浩,說了足足十幾分鐘,才掛掉了。

劉浩也很滿意,嘴角泛起一股笑容,果然,這年頭,狠的怕不要命的,他越是表現的不要命,那對方也就不敢再硬來了。

劉浩又何嘗不是深思熟慮之後才打那個電話的,他難道真的不想做這個村長了嗎?

自然不是!

那是因為他沒有路可以走了,如果不拼一下,那他可能最後的機會都沒有了,這種破釜沉舟的做飯,不到最後一步,他也是不可能走的。

但今天,他不得不走,很慶幸,他賭對了!

「柳如煙,我這次看你還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劉浩想著剛剛吳玉秋說的方案,一陣激動,站了起來,走回了村大隊部。

「老劉,你……」

陳志文看著劉浩的樣子,好奇了起來。

「都回去好好睡個覺,明天晚上六點鐘過來上班,知道嗎?」

劉浩看著院子里十幾個人,開口說道。

晚上六點鐘?

聽到這個時間,在場的人都有點懵逼。

「什麼也不要問,聽我的就對了,兄弟們,咱們能不能發財就看明天的了!」

劉浩大笑著說道,眼睛里都是得意之色。

陳志文明白了什麼,肯定是吳玉秋願意出手了。

一連兩天,劉浩等人的安靜,也讓柳如煙等人看出了不尋常。

「該來的總會來的,我們耐心的等著就行了!」

葉風笑了笑,並不怎麼在意,他在空氣之中,都聞到了一點緊張的味道,不過他也不在意。

在神農大陸里,面對三大部落的人,他都可以殺個三進三出,在地球上,還真的沒有誰是放在他眼裡的!

神境之凝神境的強者,在地球上,怕是很難遇到對手了!

別說劉浩,就是吳玉秋背後的老闆親自過來,葉風也不會放在心上,來一個,死一個,來兩個,死一雙!

「那我們怎麼辦?」

柳如煙看向葉風,詢問道。

「有我在,這種問題還需要擔心嗎?」

葉風笑了笑,反問道。

額……

柳如煙微微一笑,忍不住白了一眼!

這傢伙,還真是自戀啊! 第731章

吳玉秋和劉浩通完電話之後,便起身走出了辦公室,開著車子,往野外而去。

這是一條極為偏僻的小道,一路開上了一個小山坡,在山坡之上,有幾間茅草屋,吳玉秋的車子剛停下,茅草屋裡一下子猛地衝出來二十來個人,一個個的手上都拿著棍棒。

每一個人的眼睛里都是兇悍之色!

「咔……」

車門打開,吳玉秋緩緩走了下去,站在人群中間,說道:「我是吳玉秋,是老魔讓我來的!」

貴圈真亂:影后不好惹 聽到這話,其中一名為首的人擺了擺手,示意旁邊的人都放下武器。

「沒想到,老魔讓一個女的來帶我們!」

為首的那名男子走向了吳玉秋,說道:「我是許強!」

「你好!」

吳玉秋點點頭,道:「明天凌晨三點有任務,你們現在就跟我走吧,今天晚上統一出發!」

「具體什麼任務?」

許強又問道,他是一個雇傭兵組織,雖然是雇傭兵,但在華夏這種地方,熱武器管制太嚴格了,他們也只能拿著棍棒,充當武器了,不過在華夏內陸里,棍棒武器都足夠了。

「就是對付一些村民,不讓他們衝擊我們就行了,具體的人數大概有十幾個人,很有可能有五六十,有沒有問題?」

吳玉秋隨口說道,除了石頭村的衛隊十二個人,也要考慮到萬一村子里的青壯都衝出來的情況。

「你不是在搞笑吧?」

許強噗嗤一聲,都笑了出來,他們可都是正規的雇傭兵,在國際社會上都闖出點名堂來的,足足有二十五個人,個個都有獨當一面的能力,平時過的是刀口上舔血的生活。

居然讓他們去對付十幾個村民?

這叫什麼?

殺雞焉用牛刀?

這不是在開玩笑嗎,別說有五六十村民,就是上百個來,他們二十五個人都能輕輕鬆鬆的制服,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殺過人和沒有殺過人,上過戰場和沒有上過戰場,都是有很大區別的。

一幫手無寸鐵的村民,平時血都沒有看到過點,怎麼和他們打?

他們這二十五個人,光站在這裡,用眼睛看著,對普通人都是很大的威懾。

畢竟,這種在戰場上經歷過生死的人,眼神都足以威懾住了。

「這次的任務很重要,我不是在和你開玩笑,老魔應該已經和你說清楚了!」

吳玉秋也懶得廢話,直接說道。

「只要是普通村民,一百個來都沒有問題!」

許強傲然說道,這是他作為雇傭兵首領的自信,也是對個人以及隊伍實力的自信。

「那就行!」

吳玉秋點點頭,又警告道:「我再說一次,這裡是華夏,不是你在國外的戰場,要聽從命令,出了什麼事情,我也保不住你們!」

「放心吧,我手下人都是老兵,會聽命令的!」

許強對這個話不屑一顧,就一個破村子,能有什麼牛逼的?

到時候可以趁亂衝進去,殺幾個人,也過過癮,回國之後,便一直沒什麼事情,太閑了,就會悶的慌。

只有聞到血腥味,許強才會覺得痛快,對於他以及他手下的人來說,殺人,是一種能緩解疲勞最有效的事情。

整頓了一番之後,吳玉秋便帶著這一幫人開往了江寧縣,看著路上的風景,一時有些心潮澎湃。

明天凌晨的行動一旦成功,那她就能真正的立下一番大的功績,大老闆也承諾了,只要這次成功,她就能成為整個華夏地區的代理人!

這短短几天的接觸,這位大老闆的實力,她也算是看到了一點,用四個字來形容,那便是:深不可測!

就比如她現在帶著的這支隊伍,就是大老闆從國際上抽調過來的,個個都是強悍兇狠角色,為的就是萬無一失!

搶了葉風的蔬菜,往後再找機會霸佔他的菜田,那就是真正的成功了。

……

白天一晃而過,九點鐘,當夜幕來臨的時候,整個石頭村都陷入了安靜之中,外面一片漆黑,而各家各戶有的已經熄燈睡覺了,有極少數的人家還亮著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