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它卻彷彿與人一般,有呼吸,有脈搏,有心跳……

有着人的一切體態特徵。

這一切,讓涼宮御忍不住地心慌起來。

他下意識地將手抽回來,卻發現對方身上的力量,竟然比自己更加強悍。

讓他完全擺脫不了控制。

這是……什麼鬼?

他可是半神!

涼宮御睜開了雙眼,感覺到了一種說不出來的詭異,以及不可思議,而與此同時,那木雕腳下的鮮血還在凝聚,隨後融入到了這木雕的身體裏去。

而它身後的甘十三,沒有氣息的甘十三,他的身體裏,似乎有某種氣息在涌動着。

這些氣息,最終流入到了木雕的身體裏去。

那破碎成了四五截的魯班尺,也被這氣息引導,最終懸於半空,也融入到了這木雕之中去……

那木雕彷彿一個帶有恐怖吸力的漩渦,將許多不相干的東西,吸入其中。

那些還有溫度的熱血。

魯班尺碎片。

甘十三身上還存留着的某些氣息。

那被破開之後,依舊瀰漫半空的青州鼎靈氣。

碎石。

今生與君若相惜 木頭泥土。

青草,以及一切植株……

死去的動物。

海水。

空氣。

以及所有……

無數之物,跨越空間,凝聚於此。

這個過程,從場面上看着並不壯觀,甚至都沒有先前拼鬥時那般波瀾壯闊,但內中蘊含的奧義,卻讓涼宮御都爲之流淚和感動。

此乃大道。

道。

什麼“道”?

“道可道,非常道”的“道”。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

玄之又玄,衆妙之門。

玄之又玄……

甘十三。

他……

回來了!

涼宮御的腦子裏,突然間浮現出了這麼一段來。

面對着眼前那個從木雕逐漸化作真人形態的傢伙,他感受到了恐懼。

害怕。

驚慌。

以及……

死亡。

涼宮御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這種恐懼,比之前他頗爲自得,感覺似乎能夠刺激自己,更上一層樓的那種恐懼,要強上一百倍,一千倍,甚至……

一萬倍!

這是真正的力量,也是對於死亡真正的恐懼。

豪門隱婚之寶貝太美 面對着這一幕,涼宮御唯一能夠做的,不再是抽回右手,而是五指張開。

他憑藉着自己一生所學,以及半神段位,去召喚那天之瓊矛。

天之瓊矛,這件傳說中日本父神伊邪那岐的神器,這件被涼宮御融練了整個海外仙山,甚至加上了南海陷空島的仙靈之氣,最終凝聚而成的頂尖法器,成爲了涼宮御心中最後的依仗。

這件根本不應該存在於世的法器,變成了他的救命稻草。

我有一個工業世界 涼宮御此時此刻,深刻地感覺到,如果自己沒有辦法用這天之瓊矛將眼前這異象阻止的話,恐怕就真的涼了。

然而當他拼盡全力地想要去重新掌控天之瓊矛時,這一件宛如自己身體一部分的神器,居然與他切斷了意識,再無關聯。

而就在此刻,那個早就沒有氣息的甘十三,突然間睜開了眼睛來。

唯一的右眼。

下一秒,甘十三的臉上煞氣畢露,屢屢惡念從身體裏浮現,升騰於天靈蓋之上。

惡念。

在不斷翻騰、凝聚着……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卻是開口說道:“有勞道友了!“ 小木匠的聲音虛弱、沙啞,甚至顯得有些遲緩,沒有任何的堅決果敢。

他給人的感覺,無比的孱弱。

然而他頭頂之上,卻有一個與他一般模樣,卻彷彿午時烈日一般耀眼灼目的小人兒。

此物氣勢驚人,彷彿汪洋大海一般洶涌,不斷有驚濤駭浪於其間翻卷,發出了震耳欲聾的聲響,並且還與周遭海域共鳴,引發出了最爲恐怖的滔天海浪,彷彿將整個島嶼都給填充了去一般……

與此同時,那身披金甲,手握一把黑色板斧的小人兒,如同烈日一般,照耀着整個島嶼。

每一處的角落,都彷彿被這光芒給照射透亮。

當小木匠說完這一句話的時候,那個滿臉兇惡的小人兒騰空而起,伸出手來,卻是將貫穿小木匠身體的那天之瓊矛吸了出來,隨後張開那小巧的嘴巴。

它一口、一口、一口地將那天之瓊矛,給吃進了肚子裏去。

瞧見這一幕,右手被擒住的涼宮御,臉上露出了絕望。

這是真的絕望。

天之瓊矛啊,此物雖然與傳說中的神器並非一物,但卻是他融練了伊邪那岐之後,依照原本的構造,一點一點兒地打造,最終融入一整個海外仙山,極盡恐怖之力,將其壓縮成了這麼一根長矛。

Www▪ ttκǎ n▪ ¢ o

那可是一整個海外仙山的重量啊。

更不用說它裏面蘊含的靈力……

此物,堪稱神祇。

但就是這麼不存在於世間的恐怖之物,居然被那看上去乖巧可愛、卻又兇相畢露的小東西,給一口一口吃掉了去。

老天啊,你眼瞎了麼?

這、這還有天理的麼?

不講理啊。

涼宮御感覺心痛如焚,怨念沖天而起。

而就在此時,頭頂的天空,那烏雲重疊之處,卻彷彿真的如同他祈願的一般,開始狂風大作,緊接着電閃雷鳴起來。

不知道有多少的狂雷於半空中翻騰着,恐怖的交叉閃電宛如一條條雷蛇在交疊。

整個一大片的海域上空,彷彿佈滿了密密麻麻的藍紫色電網。

瞧見這一幕,涼宮御心中驚駭的同時,忍不住瘋狂大笑起來。

狂雷之下,他以半神之軀,或許能夠倖免。

但眼前這奇怪之景,必然灰飛湮滅。

這就是天罰。

任何不能夠存在於這世間的東西,都會受到這天地規則的排斥。

此乃至理,也是大道。

上天不可能容忍一個超出自己控制能力之外的東西,存在於世。

當年他鍛造天之瓊矛,以及成就半神之體,不知道做了多少的隱匿佈置,使用了多少替身,耗費了多少的人命,方纔能夠存於今日。

眼前這傢伙,就算是提升了境界,但也太過於囂張了。

明目張膽。

天道不講正邪,不將道義。

誰出頭,打誰。

頭頂上的狂雷還在醞集,十幾平方公里的電網最終收縮於一處,卻直接造成了一方藍紫色的細密空間。

突然間,從裏面伸出了一隻巨大手掌來。

這手掌遮天蔽日,五指張開,彷彿比整個花鳥島還要龐大許多。

那是一隻巨手。

它出現在無數的位面,有過各種各樣的大小,擁有着不同的威能。

然而沒有一次,有此刻那般恐怖。

加載了狂雷疾電這等天劫之威的巨大黑手,出現的一瞬間,就彷彿發起了最終的號角一般,朝着下方陡然落了下來。

這是天劫,加黑手。

此乃……

終極天劫。

恍有滅世之威。

然而……

正如同無數人絕望之時,總有人願意站出來。

絕境之下,必有強者。

那個從小木匠頭頂上冒出來的小人兒,將天之瓊矛啃噬之後,朝着跌落在地的小木匠很是恭敬地行了一個禮。

你我本同體。

多謝。

且歇着吧,今後一切……

由我承擔。

它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恭謹、平靜與和善的表情來。

隨後它朝着那彷彿活物一般的木雕,猛然一躍。

小人兒消失不見了。

隨之出現的,是那個頭包藍布的高大男人,他突然間睜開了眼睛來。

面對着頭頂上即將落下來的、攜帶着狂雷疾電的恐怖巨手,他臉上毫無畏懼,只有那滿滿的怒氣,與煞意。

他衝着天,怒吼道:“去你個狗日的,這也插手,那也插手,你怎麼不上天呢?哦,你在天上好好待着便是,何必下來,自取其辱?我今日便在這裏了,從今往後,我以我身軀,鎮守這國土——有本事你便把我劈死,將這泱泱中華,給滅亡了去……”

黑手沒有任何的迴應,轟然而下。

冷漠而高傲。

砰!

一聲巨響,那黑手幾乎將整座島嶼都給覆蓋了去。

恐怖狂雷,一瞬間蔓延所有。

所有的一切,彷彿都結束了。

結束了……

嗎?

並沒有。

事實上,那恐怖天威僅僅持續了三秒鐘。

三秒鐘之後,那恐怖巨手居然被緩緩撐了起來。

它一點、一點地被擡高。

一點、一點……

到了後面,諸般狂雷皆已消散,唯有那巨手存留,只不過它與島嶼的空檔,越來越大……

在島嶼與巨手之間,卻有一個宛如山峯一般巨大的人存在。

到了這個時候,那巨手開始往回扯了。

它似乎想要離開這裏。

失敗了,那就走。

但是,那個高如山峯、滿臉惡相的男人,卻沒有想要將它放過的意思。

他雙手緊緊抓着那彷彿能遮蔽一切的巨手縫隙,張大了嘴巴,開始啃咬起了那巨手來。

巨手受痛,想要扯回。

巨大的力量彷彿能夠吞噬一切那般,但那個兇惡無比的男人雙腳踩在大地上,卻有源源不斷的力量傳遞到了他的身體裏來。

這力量,讓他越變越高,越變越大,到了最後,卻是直接將那巨掌的手指都給吞下了一截去。

直到此刻,那巨掌終於感覺到了不對勁兒。

如果纏戰更久,只怕整個兒都要栽在此處。

與其如此,還不如……

斷尾求生。

於是……

在涼宮御滿臉錯愕的注視下,那巨手卻是將宛如山峯一般大小的周遭肉塊直接截斷,落在了傢伙的手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