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是所謂的運氣,到了現在也就戛然而止了。

之後我們四處搜尋,好像又陷入了之前一無所獲的死衚衕,並且中途還差點跟麗娜夫人撞到,險而又險的避過。

最後我們不得不得出結論,光靠搜尋,已經無濟於事了。

“時間都過去這麼久了,恐怕剩下七頁也都讓別的玩家拿到手了。”我說,“我們還是按照原計劃,去尋找玩家聚集的地方談談情報吧。”

南宮雲點點頭,他一般沒有意見,都不怎麼太願意說話。

與其說是清高,我看來還不如說是太懶,真是可惜他那張淡漠俊帥的臉孔了……

對了,看到南宮雲的臉,我突然又想起來之前的那個沒能繼續下去的話題:“你是不是曾經認識唐多多?”

南宮雲腳下踉蹌了一下:“你怎麼又問這個?”

“你老實告訴我。”我不依不饒。

不去逼問他是不是有點喜歡唐多多已經夠放過他了,但他是不是以前認識唐多多,這個問題怎麼也得回答我。

南宮雲看到我的架勢,大概知道不回答我是不會死心了,彆扭的轉過頭去:“不算認識,”他說,“只是聽說過名字。”

我眨了眨眼睛:“聽說過名字?從哪聽說的?”

“煩不煩,哪那麼多問題,已經回答你一個了。”

我撇了撇嘴。

其實就是他不想說,我也有點猜出來了。 重生之再嫁 問他問題,也只不過是爲了更加確定而已。

“南宮雲。”我突然叫他的名字。

“怎麼了?”

“沒事,”我笑眯眯地說,“只是覺得,南宮,可真是個好姓氏啊。” 南宮雲用警惕的目光看着我:“你想說什麼?”

“你知道的。”我說,“所以你就告訴我一句話,是不是你?”

南宮雲的臉上露出猶豫的神色,我加了一把勁說:“放心,我不會告訴唐多多的。”

南宮雲嘆了口氣:“大概不告訴你你也會瞎想不會善罷甘休吧?”

“沒錯。”我一點也不客氣的承認了。

他無語的看了我一眼:“那好吧……是我。”

我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居然真的是你?”

這可出乎了我的意料。

之前就感覺他找我們聯盟的時候,聽到唐多多名字就顯得有些不對,後來的相處,更是發現他好像格外注意唐多多。

再加上對方南宮這個姓氏,讓我想起了孫奶奶曾經跟我說過,唐多多是因爲和南宮家的少主有婚約,所以才被陳家下了蛛咒……

所以我才一直好奇,南宮雲……是不是就是那個和唐多多有婚約的傢伙。

“你居然就是南宮家的少主?”我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他,“真的假的?”

“你這是什麼表情?”我的驚奇似乎讓南宮雲感覺到了冒犯,“難道我不像嗎?”

看到他炸毛的樣子,我明智的中止了這個方向的話題:“沒有,只是有些驚訝。沒想到隨隨便便參加一個賭局,就能遇到這種大人物。”

我這可沒說錯,四大家族的家業可是富可敵國,很多程度上,他們甚至能左右許多人的命運和歷史進程。南宮雲如果真是南宮家的繼承人的話,那麼就以爲着整個南宮家將來都會在他的掌控下。

所以陳家纔會那麼千方百計的想要除掉唐多多。

但是據我跟孫奶奶還有唐多多生活這麼多來看,她們貌似對於嫁給南宮家完全不是很熱衷,甚至有些排斥四大家族的人。

孫奶奶想要我帶着唐多多進入本家的目的,也只是爲了驅除唐多多身上的蛛咒,而不是要求南宮家和唐家履行唐多多身上的婚約。

這就讓我有些開始好奇起來南宮雲是什麼想法了。

“你喜歡唐多多嗎?”我突然開口,詢問南宮雲。

“你之前不是說不問了嗎?”

“我不是爲了八卦,只是想知道你怎麼看待你和唐多多之間的婚約。”我瞪了他一眼,“之後你是打算繼續隱瞞自己的身份,還是亮出身份跟唐多多取消婚約?”

南宮雲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我:“那個……爲什麼我除了隱藏身份就只能解除婚約呢?”

“難不成你還想履行嗎?”我驚奇地看着他。

南宮雲竟然出乎意料的臉紅了一下,支支吾吾地說:“不是!但,但也不能說現在就解除……”

我靜靜地看着他那個糾結的樣子,眨了眨眼睛,搖了搖頭。

這實在是有些驚訝,看上去南宮雲倒像是並不怎麼討厭唐多多的樣子。

或許撮合撮合,他們兩個真的能成爲一對?

我不由得冒出這種想法。

於是我改變了注意,打斷了南宮雲的自我糾結:“我們先把這個遊戲通關,如果你有什麼想對唐多多說的,等之後再說。”

南宮雲聽見我這麼說,悄悄地鬆了口氣,同意的點了點頭。

我們各懷心思的繼續往前走,中途和或多或少的玩家們相遇。因爲現在大家都算有個共同的麗娜夫人當敵人,所以態度倒還好,甚至還相互交換了些情報。67.356

然後我們就從其中一個跟我們反方向行進的玩家口中,聽到了這麼一個消息。

“你們別再往前走了,”那個玩家說,“前面的大廳裏有個隊伍,現在到處集結合作的高手,然後在大肆捕捉落單玩家呢。”

“捕捉玩家?”我和南宮雲都很納悶,“捕捉玩家做什麼?”

“給他們打下手唄,”那個玩家冷笑,“他們把想捉到的玩家扔給厲鬼當誘餌,然後他們從後面偷襲推倒boss。”

南宮雲皺起眉頭:“先不說光靠人數能不能打倒麗娜夫人……他們這麼做,別的玩家就肯幹嗎?”

“因爲他們拿通關做口號啊,而且人多勢衆,”那個玩家很無奈,“再加上他們欺負的只有落單的實力差的……所以根本沒人阻止他們,看不慣的也頂多是離開這片區域了。”

他說:“我也要離開了,你們也別往前方去了。”

說着,他就繞過我和南宮雲離開了。

“怎麼樣?要不要繼續往前?”我問南宮雲。

“看上去前方很麻煩,”南宮雲說,“可是我們一路走來的方向基本上全都找過了,沒有日記的存在。不管是打聽消息還是要找新的日記頁,我們都得往前走才行。”

我也思忖了一下:“那就繼續往前走吧。”我說。

“前方的那幫麻煩呢,打算怎麼處理?”南宮雲問,“遊擊還是……”

“不用打打殺殺,”我微笑,“他們是襲擊落單玩家不錯,但那個玩家不也說了,同時在招募合作的高手嗎?我覺得我們應該完全稱得上是高手吧?”

“你想跟他們合作?”

“做人別那麼實在。”

“懂了。”南宮雲點點頭,“那我們就找過去吧。”

做出了決定,我們就繼續往前走,就像那個對我們做出警告的玩家所說的那樣,才往前走了一小段路,就突然從兩邊蹦出兩個人來。

“站住,什麼人!”

“除了玩家還能是什麼人,”我故意裝作不知道他們這裏的情況,賣傻說,“你們是幹什麼的?”

那兩個攔路的人對視一眼:“打劫的,把你們身上的道具還有卡牌都交……”

他們的話還沒說完,幾乎剛剛說出“打劫”這兩個人,我身旁的南宮雲就動了。

他猛地衝上前,然後直接用功夫就摞倒了其中一個人,然後剩下那個猛地轉身又是一腳,頓時將人直接踢到了牆壁上,然後軟軟的滑落在地。

“你們剛纔說什麼,我聽力不是太好,你們說,打劫?”南宮雲揍完了人,還站在原地,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們。

那兩個倒黴的劫匪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就聽見前方突然傳來“啪啪啪”的鼓掌聲。

“真是好身手。”

我和南宮雲同時向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從陰影處走了出來。

他的身後還跟着不少看着就不太好對付的人,個個趾高氣昂的模樣,像是不把所有人都放在眼裏。

我挑了挑眉看着那個鼓掌的男人:“你又是誰?”我問,“劫匪頭子?”

那個鼓掌的男人臉上的神情僵硬了一下,但馬上又恢復了正常,哈哈大笑着:“我怎麼可能是劫匪頭子呢,這一切都只是誤會。”

“什麼樣的誤會?”這回是南宮雲應道,“你可以說來聽聽。”

那個漢子對着身後的那幫人羣使了一個眼色,然後從中走出一個男的,走到那兩個倒黴的劫匪前,直接將他們綁了起來。

“是這樣的,我跟這兩個人沒有任何關係。”那個漢子說,“他們是逃跑出來的,我是來把人抓回去的。”

我和南宮雲對視了一眼。

而那兩個倒黴的劫匪聽到那個漢子說的話,頓時變得格外激動起來:“你什麼意思,你要放棄我們嗎,我們……唔唔唔!”

後面的話因爲嘴巴被人堵上,而再也說不出口了。

“我們沒興趣管你是不是和這兩個人有關係,”我厭煩了這種無聊的戲碼,直接說道,“你帶着這麼多人,應該不只是爲了跟我們道歉的吧?說吧,你有什麼目的。”

“很簡單,”那個漢子直接說道,“我和我的兄弟們想要通關,去打倒那個在古堡中四處遊蕩的厲鬼,所以我們需要更多的人手……你們願不願意加入我的隊伍?”

“加入你的隊伍?”我問。

“沒錯,”那個漢子說,“不過爲了保證隊伍的實力,所以雖然我想邀請你們直接加入,但還是需要你們跟我們的人比一場,只有勝利的人才能留下……”

“那樣的話,參加考覈對我們有什麼好處?”我皺起眉頭問,故意裝的一副在意金錢的市儈模樣,“畢竟是你來邀請我們加入,而不是我們求着你加入。”

“當然給好處,”那個漢子更爽快地說,“我會給你們發工資,並且贏得賭金你們也可以分一部分,並且不用你們來當誘餌,只用收割厲鬼就行。”

南宮雲不耐煩了,直接說道:“行了,別鼓吹了。反正我們也沒有隊伍,只有兩個人也沒法殺死麗娜夫人……我看我們就參加你們的考覈。”

說着,他看着那個漢子身後的那羣人,一個個的掃過去,眼睛中露出不屑的神情:“不過,你們到底想派誰出來?”

他的那種視線太過蔑視,頓時激的那羣看上去就十分心高氣傲的傢伙們忿忿難平,一個個爭先恐後的想要出來,但全被那個漢子攔了回去。

他剛想說什麼,但南宮雲又一次開口打斷了他的話:“算了,一個個來也太麻煩了。我看這樣吧,我跟我的同伴一起上,你們也都一起上,早打完早收工,你們覺得的怎麼樣?” 南宮雲此話一出,對面一瞬間就有些冷場。

他們大概是沒想到南宮雲居然能如此狂傲,所以一時之間全都反應不過來。

當他們回過神的時候,所有人都被南宮雲激的氣憤不已,而那個領頭的漢子則只是驚異的看了南宮雲一眼,神色中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就回過頭對着他身後的那羣不服氣的人說:“既然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

他說:“要是你們能贏,待遇好說。如果你們輸了……那也要做好這種狂傲的心理準備。”

“放心,”南宮雲說,“就你身後的那幫人,我還不放在眼裏。”

“臭小子,你別太狂了!”那個身後的那羣人終於按耐不住,一個人從隊伍裏走了出來,向着南宮雲襲擊了過去。

他的攻擊就像是一個信號,其他的人相互對視了一眼,然後也跟着衝了上來。

剛一交上手,我和南宮雲一邊打一邊在估計着這幫人的實力。

按照水平來說,他們驕傲的確是有理由的,手上的卡牌還有道具,大概經過搜刮,十分的強力和豐富。

如果一般的玩家遇上他們,可能真的會着了道。但是我和南宮雲不是一般的玩家,雖然卡牌什麼的比不上他們,人數也處於劣勢,但是我們打鬥的經驗卻很豐富。

有時候戰鬥的勝負往往取決於雙方的經驗意識,而這方面,我和南宮雲雖不敢自誇,但也能說得上是其中的佼佼者。

於是雖然羣鬥費了一番功夫,但還是在幾息之內將他們全都打趴下來了。

當我和南宮雲將腳踩在那羣倒在地上已經無法動彈的人身上的時候,那個站在一旁旁觀了所有經過的漢子,已經顯得驚呆了。

“怎麼樣?”南宮雲衝他冷笑。

“精彩!太精彩了!”

那個漢子只是愣了一會,當南宮雲向他問話的時候,他馬上就反應過來,然後諂媚地鼓起掌來。

“兩位裏邊請,我們的人都在那個大廳裏。”說着,他側過一邊身子,讓開了道路,示意我們上前。

他能屈能伸的作態倒是挺令我佩服的,我和南宮雲相互看了一眼,然後結伴向着那個漢子引領的方向走去。

總裁大人,別太壞 秒殺吧!絕版陰陽師 至於那些被我們打垮的人,就那麼被我們扔到了身後,就連那個漢子自己,也沒有說讓他們跟着回來。

到了對方口中所說的大本營,我才驚訝地發現這裏居然聚集了不少玩家。

重生之霸寵娛樂圈 只是神情明顯分成兩撥,一撥是如同之前的那羣男人,臉上的神情趾高氣昂,站在一起像是在談笑風生。

而另外一撥,則被捆綁着或者劃了束縛的符陣,關在大廳的牆角處,神情頹靡。

我粗略點了一遍大廳裏的人頭,發現竟然將近有一百多號人,差不多這個遊戲剩下的大半玩家,都被聚集到了這裏。

我和南宮雲交換了一個眼神,心中暗暗吃驚。

完全沒想到這個漢子居然這麼有本事,不聲不響的就完成了基本所有玩家的集結。估計剩下逃出去的那些玩家,也只是一羣散勇,根本沒法跟他們對抗。

難怪對方會這麼有底氣,覺得自己能打敗麗娜夫人。

不過……

我皺起眉頭,有些擔憂:“所有人都聚集在這……”

“怎麼了嗎?”那個漢子大概是很滿意在一開始我和南宮雲看到這麼多人而流露出來的震驚神色,於是此時臉上的神情重新恢復了得意洋洋的樣子。

聽到我開口,他還是擺出一副虛心傾聽的神情……對於他認爲足夠強的人,他倒是能付出足夠多的尊重。

難怪能聚集到這麼多的人。67.356

“這裏的玩家數量,該不會遊戲裏剩下的玩家都聚集在這裏了吧?”南宮雲接過我的話茬,問道。

“差不多,”那個漢子聽到這個問題,顯得十分驕傲,“就算是有剩下的,那也是少數,根本沒法跟我們對抗。”

• Tтkǎ n• c○

和我估計的差不多……

我暗想。然後又看了一眼南宮雲,果然在他眼睛裏看到了同樣的擔憂。

“你們就不擔心所有人都聚集在這,會把麗娜夫人引來嗎?”我終於還是問出口了。

“把麗娜夫人引來?”那個漢子愣了一下,然後又笑起來,“開什麼玩笑呢,我們的人都打探好了,麗娜夫人已經在城堡的北部停留了好久了,目前完全沒有活動的跡象。只有她動一動,我們的人就會收到情報,然後時間足夠我們轉移……而且這個大廳內也不是沒有設置結界,來做防禦……所以兩位完全不用擔心。”

漢子這麼說着,聽上去的確是做足了十全的準備,完全沒有擔心的必要。

但我和南宮雲都和麗娜夫人近距離接觸過,甚至麗娜夫人就是我們兩個加上唐多多一起放出來的,對她的恐怖和聰明深有體會。

漢子這麼說,完全沒法打消我心中的顧慮。

於是我思忖了一下,向着那個漢子問道:“那能讓我看一眼現在監視的麗娜夫人的方位圖嗎?”

漢子聽見我說的話,明顯猶豫和有些不爽起來。

我也理解,畢竟我對於他們來說,還只是剛加入的新人,一上來就要求看這種機密情報,他當然會猶豫。

但是這個時候,之前我和南宮雲打敗一羣人的示威效果就出來了。

那個漢子看了我和南宮雲一眼,最終咬了咬牙,點頭:“行,我給你們看一眼。”

說着,他衝一個人羣的方向招了招手,喊了一個人過來。

那個人是一個身材矮小的矮個子,他看到漢子喊他,急忙從人羣中擠了出來,然後跑到我們面前。

“老大,什麼事?”

“你把麗娜夫人現在的情況給這兩位看一眼。”

“他們?”那個矮個子先是疑惑地看了我們一眼,然後纔在漢子的催促下,將他手中的一張卡牌拿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