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但現在驟逢大變,荊州士卒的軍心早已受到了極其嚴重的影響。

在太史慈,蔣欽,陳武等勇將的親自指揮以及身先士卒下,袁軍士卒亦是長驅直入,連連擊破敵軍的阻隔。

鄧龍亦是因無法抵禦袁軍的猛進而無奈敗下陣去,只得引軍徐徐往後撤。

這一刻,主將黃祖眼神緊緊翹盼著前方戰事,不由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大驚之狀,心下竟是不約而同間產生了強烈的挫敗感。

此感覺縱然是在他面對曾經驍勇善戰,盛名在外的猛虎孫堅時都不曾有過的感覺。

可這一刻,卻是滋生了。

他竟然敗在了一介尚未及冠的黃口小兒之手。

恥辱,恥辱啊……

聯想於此,黃祖便不由感覺到胸間有一陣陣的恥辱感出沒。

前方無法抵禦住袁軍的高歌猛進,營間也由於風勢的影響實在難以控制住火勢的蔓延而令局面隱約間有些失控。

此刻,黃祖亦不由心生大急之色。

而正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就在此危機四伏的邊緣境地時,旱營敗兵也相繼逃來,並如實稟報了袁軍主力早已從陸路奔襲至旱營外圍四周潛藏,並趁夜出其不意的攻襲下,一舉侵佔了大營。

此消息剛一傳出,黃祖陡然之間便不由感受到天旋地晃一般,他此刻再也忍受不住起初的風度,不由悲憤交加的怒吼著:

「什麼?」

「旱營已經失陷了?」

此時此刻,他再也抑制不住心間的情緒。

旱營乃是他所設立的主營所在,其間儲存了諸多的後勤各類物資,可現在伴隨着旱營的失守,這些東西卻都紛紛化為了烏有,反是便宜了袁軍。

一聯想着如今的局面皆是因太史慈詐降而造成的,黃祖便不由一陣怒火橫亘心頭。

但怒火歸怒火。

此時的戰局繼續相持下去已然對荊州軍並未有太多的好處。

一念於此,諸將開始竭力勸說黃祖先行撤退,以保全實力,待後續整軍備戰以後,再行從頭再來血仇!

一席席勸說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

在主將黃祖沉吟半響以後,他亦是明白如今的局勢在繼續與袁軍斗下去除了損兵折將以外,已無絲毫的意義可言。

何況,若己方目前在此地損失慘重的話,那接下來恐怕袁軍還會繼而以氣勢如虹的得勝之師直取江夏時。

他將無有絲毫的餘力抵擋!

那才是真的遭了。

想着這些,他開始號令諸部撐著部分尚還未完全被焚毀的戰船沿江水迅速往上遊方向的江夏沙羨狂奔而逃。

待收到荊州軍倉促逃離的消息傳至袁耀處時,他一時也不由意氣風發般地高聲道:

「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一席無比激昂慷慨般的豪情,頓時令諸將明白了他的心思。

今夜,決計不可放任荊州軍的殘兵敗將安然逃離,誓要將其斬盡殺絕,畢其功於一役。

若能經此一戰而全殲黃祖所部,並趁勢奪取江夏郡,那袁耀亦是絕不會含糊的。

故而,指令一下,袁軍諸部開始迅速由水陸並進往江夏郡內追擊而去,懷有務必要一舉全殲荊州軍諸部的想法。

書閱屋 龍三在一片驚呼聲中落下,隨後拿出了一片美納斯的鱗片遞給精靈中心的領導。

「這是這隻幼年乘龍直系親屬的心鱗,你們可以拿去做下DNA比對,按照你們人類新編的保護區交流原則第三版擴展條例,持有這個鱗片的我應該可以作為這隻小乘龍的臨時監護人出庭作證,我能證明她的族群對她的出走完全知情並支持。」

龍三一板一眼的說道。

別看這個大塊頭平常看起來憨憨的,但要論起對這個時代的了解,他其實還要在陳牧之上。

起碼陳牧就完全不懂什麼保護區交流原則和擴展條例。

當然,他嚴重懷疑龍三其實也不懂這些,說不定只是臨行前現背的。

但外人顯然不知道龍三的真實性情,一時之間,面前這位精靈中心的領導看起來整個人都市懵的,接過鱗片的動作顫顫巍巍,像是生怕褻瀆了似的。

之後陳牧安撫住小乘龍,讓她配合著工作人員進行采血、化驗,印證完和龍三手上鱗片的關係后還要被帶去作體驗、測身體數據,以及打一些人類世界常見疾病的疫苗。

整套流程折騰下來,天都快黑了。

而龍三則在化驗結果出來,作為臨時監護人確認拍照、按完手印之後就先走了。

離開的時候再次引得街上一群人圍觀。

那時天色已經有些昏暗,地面上的閃光燈簡直如同星河一般綿延十里。

等到所有手續辦完,此前接到陳牧消息的林憶柔和劉家明也剛好趕到了。

林憶柔一來就打趣他道:「你小子現在可真是越來越當網紅的自覺了,這才剛回來就給我整了個大新聞。」

陳牧抓抓頭,表情無辜,「什麼大新聞?」

林憶柔白了他一眼,掏出手機。

隨手打開微丘朋友圈,全是一連串快龍降落在精靈中心門口的動圖。

「就這個啊,你才一著陸,這張圖就在我朋友圈裡刷屏了。」

「啊這……」

陳牧只能露出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容。

講真這並不是他的本意。

他來之前完全沒想到小乘龍的登記會比當初呱呱泡蛙繁瑣這麼多,還需要請到龍三過來幫忙作證。

畢竟一個一直在人類世界長大,從出生開始的所有過往全部清晰可查;

而另一個則是剛從保護區出來的,所有數據經歷皆是一片空白。

相比和林憶柔熟人之間的調侃打趣,一旁劉家明的反應則顯得鄭重許多。

「牧哥,你回來就好,我就知道你不會有事的!」

「啊,這些天也辛苦你了,乾的不錯。」

先前在海上陳牧已經聽那些救援隊的人說了,在他被雪拉比榨乾身子帶走之後劉家明就接過了他的節目,不再播探險,而是一直積極在參與後續的游輪救援工作,每天都奔波在大海和陸地之間。

這不光為了節目效果,更是為了尋找他的蹤跡。

今天陳牧借救援隊的電話給這孩子打電話時,他就正在送一個新救出的游輪乘客去陸上的醫院。

當然,陳牧叫他們過來也不光是為了敘舊和報平安。

「那個……你們誰幫我把兩枚精靈球的錢付一下,我沒錢了,回頭還你們……」

不久前才拯救了一船人的英雄混到如此落魄的境地,除了他之外想來也沒誰了。

林憶柔沒好氣的又白了他一眼。

「我來吧,也不用你還了,這次你這檔直播節目的熱度爆炸,我也因此拿了公司一筆可觀的季度獎金,這次就當姐姐請你了。」

林憶柔也沒想到當初只是碰運氣的去派出所門口撿了一個山裡出來無家可歸的小正太,結果轉眼這才半年,竟然真的讓她孵化出了一個頂流網紅。

如今陳牧甚至可以達成一個成就:那就是隨手點開一個視頻網站,三頁之內一定有他的梗圖……

某種程度上這也算是頂流的證明了。

買好精靈球把陸上行動不便的小乘龍收好,接著陳牧跟著兩人一起去吃飯。

路上林憶柔有問道。

「你接下來打算做什麼?要我說你乾脆還是退出青訓營專職做戶外主播吧,前些天已經有好幾個製作人來找我們公司,提出願意單獨為你開設一檔真人探險類節目,除此之外各種代言商單更是多如牛毛,夠你接到手軟的。」

她是真的覺得陳牧現在這樣做主播比做訓練師有前途多了。

可這回還沒等陳牧發表看法,一旁的劉家明就先急了。

「牧哥,你可千萬別走啊!

我這次節目的分紅全都不要了,求你留下來吧。最近我一直在按照你之前教的手法訓練比比鳥,真的感覺到她每天都在變強,牧哥求你了,再帶帶我吧,我想跟你一起打職業。」

林憶柔聽到這話一臉驚詫的看著陳牧。

她光知道陳牧在探險方面卓有天賦,一手魚叉使得爐火純青、功夫了得,卻不知道陳牧在青訓營里的精靈訓練也這麼厲害。

可她以前聽別人說進了青訓營之後精靈的大部分日常訓練不都是交給青訓營教官的嗎?

學員瞎搗鼓的訓練手法還能比專業教官教的更厲害?

而且旁邊那孩子甚至連「一起打職業」這種話都喊出來了,對陳牧教的東西真有這麼迷信?

她有些難以想象。

陳牧笑了笑,安撫了一下劉家明。

「放心,青訓營我肯定不會退的,以後一定有一起打職業的機會。分成該是你的也不用推辭,我只是一時有點困難罷了。」

美納斯一族走之前送他的禮物現在還被他提在手上呢,只是暫時沒來及找路子把它們賣掉。

另一邊節目組的工資和分紅也都還沒發放下來。

他不是窮,只是財富都在等著延遲到賬罷了。

不過隨後他話鋒一轉。

「不過近期我需要再請一段時間的長假,有些私事需要去處理。」

林憶柔率先表示不解。

「咦?你有什麼私事?我怎麼都不知道?」

當初陳牧剛從派出所出門就被她給提溜回家了,當時他還單純的連上網都不會,每一步都是林憶柔教的。

她有些難以置信陳牧竟然還有什麼私事是她不知道的。

這種感覺就好像她一直在玩一款正太養成遊戲,結果突然間發現自己的號里多出了一條連她這個玩家都不知道啥時候觸發的神秘支線。

這種感覺就……挺奇妙的呢。 他們不在乎多等一個時辰,反正在他們眼裡,柳無邪只是探路石,遲早都是死路一條。

黑色颶風幻化出一尊巨大的骷髏頭,恐怖無比。

仲樹就死在骷髏頭之下,柳無邪能否躲避的過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