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進口的真的就安全嗎?如果是美帝國這種“超級心機婊”的國家真的在進口食物裏面做了手腳呢?

這可是根本看不出來的啊!這可以在無聲之中就毀滅一代人。

簡單的說,就在裏面編輯加入誘發戰士基因的東西,孩子吃了就會變得暴力,自私,貪婪……看看現在,越是每天吃進口東西的有錢人家的小孩,不就越是這樣的“霸道”嗎?

想想的確是一件值得懷疑的事情。

“陳博士,他說的這種情況真的有可能存在嗎?”王聰忍不住看了陳博士一眼。

陳博士點了點頭,他知道在這種事情上根本無需謊言:“沒錯,的確有這種可能。”

蜜糖深呼一口氣:“據我所知,美帝國嚴厲控制肉類進口他們國家。只聽說過美帝國的雞腳一船一船地運往我們華夏變成美味鳳爪,沒聽說過華夏的豬呀牛呀混進美帝國的市場。”

“這一點的確如此。”金鑫也點點頭:“在美帝國,只要是進入口中的東西,你絕對找不到從華夏進口的。”

這一點上,美帝國的傢伙們似乎比華夏人更懂“病從口入”的古訓!

用美帝國的話來說,華夏的食品安全觸目驚心,能敬而遠之就敬而遠之,反正人家自己國家生產的東西,是絕對不會添加那些亂七八糟會傷害自己國家人民健康安全的東西。

這一點不得不說,華夏某些沒有良心的生產廠家真應該給注入一個子子孫孫都沒菊花的全新基因。

美帝國對吃的東西很講究,即便是在美帝國的中餐館,都會掛一個“NO MSG”的聲明,就是告訴外國人,他們的菜裏面沒有味精。

在華夏可就不一樣了,飯店裏面都是整箱的味精用,當然,還有味精的兄弟雞精……

“沒有人會相信,一旦擁有了我的基因編輯技術!基因武器的使用方法就變的簡單多樣化了,只要把經過基因編輯過的細菌加入食物出口出去!把病毒基因編輯進入體內的病菌昆蟲,和帶有致病基因的微生物,通過飛機或者**,再或者人工投入敵對國家的河流,城市或交通要道,讓病毒自然擴散就能毀掉一個國家!”

朋致遠這絕非在天方夜譚的講一些不切實際的駭人聽聞的鬼話,這都是隨時都可以發生的事情。

可以說,一旦基因編輯技術用於戰爭,那人類真的是打開了潘多拉魔盒啊,後果根本就是不堪設想的!

爲什麼美帝國的食品安全如此正規?因爲他們的食品藥物管理局非常權威,食品藥物以及有關產品,甚至包括寵物食品,全部都會被認真對待。

美帝國人從來都不需要特供。爲確保每個公民食品安全的知情權,食品藥物管理局隨時公佈有問題而被召回的名單,有時候理由很簡單,比如一種貓食被召回,是因爲維生素B1低水平!

這都是事實。

相比華夏呢?負責監管食品和藥物安全的本身就是一個神祕的“有關部門”,別說召回貓食了,奶粉裏面的三聚氰胺都不知道讓孩子喝了多少年才曝光。

孩子用的疫苗都能是假的也沒人能夠阻止悲劇發生!

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的領導們,是不是應該好好的反省一下?

就這種國內卑鄙小人的小手段做的假疫苗都不能控制,那還進口什麼國外的食品啊,鬼知道美帝國的那些進口食物裏面究竟有什麼鬼東西呢。

“博士!我找到了!”寧一天終於是鬆了一口氣:“朋致遠現在位於上滬市松江區西郊的一個月亮島旅遊度假區裏!”

上滬?!

怪不得寧一天花費了那麼長的時間才找到了人,一千兩百多公里啊!

寧一天的精神追蹤範圍超過一千公里之後,每多一百公里都會消耗成倍的時間,這才導致了他用了這麼久的時間才搜索到了朋致遠的所在地。

朋致遠的位置終於曝光了,可這個距離風掣是絕對沒有瞬移過去的可能性的。

“我們不能再讓他說下去了。”陳博士道:“基因編輯技術的潛在威脅實在是太可怕了,朋致遠卻直言不諱。”

這種基因編輯技術絕對是需要全球範圍內達成禁止基因編輯技術濫用,必須要達成禁止基因武器研製的公約,以保護人類的共同利益,維護世界的和平。

對於這一問題,任何一個國家都應儘早採取措施,做好自己國家的基因保密工作,防範被一些不要臉的國家所利用。

但這基因技術也絕對是對人類有利的研究,因爲只要認真研究民族的基因密碼,及早查明其中的特異性和易感性基因,有針對性地採用基因編輯技術進行運用的話,就會提高和增強一個民族基因的抵抗力。

這樣也是可以確保在未來可能面臨的基因威懾與反威懾的鬥爭中不受制於人的一種超有利的手段! “博士,我們沒有當即阻止朋致遠這種行爲的能力。”夜鶯道:“我們還是聯繫神劍局吧,讓楊局長想辦法安排上滬方面有關部門的人去月亮島旅遊度假區阻止他。”

陳博士皺了皺眉頭,他對神劍局的做事效率顯然非常的不滿意,所以這個時候夜鶯讓他聯繫神劍局的時候,他有些不悅。

如果這事情能處理的話,陳博士絕對不想和神劍局多說半句廢話。

就在陳博士無可奈何拿起電話的時候,金鑫的話卻打斷了他。

“你能確定他是在月亮島旅遊度假區的具體房間嗎?”金鑫看着寧一天問道:“如果你能確定的話,我能用盡快的時間控制局面。”

陳博士也突然想到,金鑫就是上滬人,她的確可以幫助他們。

在上滬,青幫的勢力有多大就不用多說了,這月亮島旅遊度假區原本就是青幫麾下的一個產業,月亮島旅遊度假區的經理就是青幫的弟子。

金鑫若是打電話讓他辦點事兒,那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若是陳博士找到楊大錘,然後等楊大錘請示上級,然後通知上滬有關部門,然後讓上滬有關部門通知行動部門,行動部門再安排好行動小組,然後來到月光島旅遊度假區,再和人家度假區的領導溝通好……

這一系列的問題解決之後,估計朋致遠早已經把他想說的所有話都說完了吧!

“能,他就在度假區的A區別墅的6號房間。”寧一天雖然消耗了很長的時間,但是對於精神定位的準確性還是非常確定的。

王聰緊張的看向金鑫:“怎麼樣,能搞定嗎?”

“能搞定,當然能搞定。”金鑫說話的時候已經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以金鑫在青幫裏的地位,說句話還是非常好使的,即便是之前,一般人也是不敢違逆她的。

況且現在金鑫的身份更是不一樣了,上滬地區的事情,青幫麾下的產業,對於金鑫而言就是一個電話的事兒。沒有什麼是她不能解決的。

對方接到金鑫的電話,受寵若驚,畢竟在青幫只是負責看管一個月亮島旅遊度假村的人,身份地位並不能算高。

和金鑫直接接觸,他都已經是越過了“兩級”的概念。

“袁經理,我記得月亮島度假村那邊是你負責的吧?”金鑫直言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有件事情恐怕要麻煩你幫我去安排一下了。”

袁經理連忙道:“金鑫小姐您說,無論是什麼事情,無論是什麼安排,我都馬上照做!”

“好。”金鑫道:“但這事情我要求你不能夠外傳,明白嗎?”

“您是要我幫您接待什麼客人嗎?”袁經理心裏疑惑道:“您放心,不管什麼情況,我都當做今天您並沒有給我打這個電話。”

金鑫點點頭:“不是什麼接待。是你們A區6號別墅裏的客人,我要求你親自上門阻止那個瘋子胡言亂語。”

“啊?”袁經理傻眼了。

金鑫沒時間解釋太多:“那是一個做直播的傢伙,他正在胡言亂語,你也知道我們青幫剛剛投資了一個直播平臺的事情吧?”

袁經理點點頭:“知道知道!”

“現在一些亂七八糟的主播把網絡搞的烏七八糟,國家管控的非常嚴格。”金鑫直接編了一個理由:“6號別墅裏面的那個瘋子胡言亂語就是爲了博取關注,他說的東西會引起廣電的不滿,所以我命令你馬上把他給我控制住。”

袁經理當即就拔腿跑出了自己的辦公室:“金鑫小姐,我會第一時間解決問題!”

金鑫掛了電話,看了陳博士一眼:“我這樣說沒問題吧?”

“沒問題。”陳博士道:“金鑫,你真的很聰明。這次的事情多虧了你,若不是你的話,我們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博士,這只不過是我的舉手之勞,不足掛齒。”金鑫道。

蜜糖不解道:“陳博士,既然這個朋致遠說的一切都是真的,而且你們也懂得他的理想和抱負,爲什麼你們不重用他呢?”

“你們不知道,他朋致遠的確是非常的有才華,但是他的行事作風實在是偏執,有些時候甚至偏執的讓人覺得瘋癲。”陳博士道:“他這種性格的人根本沒有辦法和其他人共事的。尤其是給國家做事情的人,每一個都才華橫溢,能力不凡,但並非是只有他自己有才能,所以他根本無法融入進去。”

蜜糖皺了皺眉頭,這的確也是其中一個原因吧。

“他去過中科院,但是第二天就把裏面鬧了一個雞飛狗跳,過於高傲的性情和偏執的性格,讓其他人根本受不了他。”陳博士道:“這也是他最終只能淪落在大學裏面任職教課的原因。”

這時,電視畫面裏的朋致遠正在喝茶休息,安排自己的語言和邏輯。

突然,電視畫面閃動了幾下,朋致遠驚慌的回過頭去。

就見那袁經理氣勢洶洶的指着朋致遠就衝了過來:“你幹什麼呢!搞什麼違法犯紀的東西呢!傳播什麼污穢骯髒的網絡思想呢?給我關了!把這東西給我關掉!”

話音落下的時候,袁經理已經來到了朋致遠的身後。

朋致遠雖然聰明絕頂,但卻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傢伙,面對魁梧的袁經理,他根本無力反抗:“你幹什麼!別動我的東西!”

這就是電視裏面的最後一個畫面。

袁經理一把就將朋致遠筆記本電腦給蓋上了,爲了更好的完成金鑫的命令,袁經理甚至一拳將筆記本電腦給砸了個坑,估計打開也不能用了。

“你給我聽清楚,我這裏可是一個健康的地方,你若是想通過網絡做什麼非法的事情,那也絕對是沒門兒!”袁經理對朋致遠吼道:“給我走!”

“你簡直是無知!無知的可怕!”朋致遠指着袁經理吼道:“你知道我在做什麼嗎?你知道我是什麼身份嗎!”

袁經理呸了一聲:“你不就是個做主播的嗎!我也沒見你多出名啊,你若是人家那些會坑禮物會坑人的主播也行啊,年入千萬身價不菲,但你算個鳥啊?我都不認識你!最多是個不入流的小主播罷了。”

朋致遠簡直無語,主播?!

主播能跟他這個專業的尖端科技人員相提並論嗎!

雖然說很多沒什麼文化的主播賺錢比他賺的多,但是他覺得他對於社會的價值更值錢啊!

“你居然說我是主播?主播算什麼東西!”朋致遠這話顯然會引起很多做主播的人厭惡,但是他是有心而發的,因爲他並不知道有些主播也是非常好的綠色正能量主播,能給人們帶去輕鬆和心靈的慰藉,也是對社會有價值的。

一番爭執,朋致遠根本不可能擺脫袁經理的控制,被袁經理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你放開我!放開!你這樣對我是會遭報應的!”朋致遠吼道:“你阻止了我就等於是阻止了整個人類的發展!”

朋致遠的惱怒並沒有讓袁經理放鬆對他的治壓:“少浪費點口水吧,吼渴了可沒有人給你送水!跟我走!別廢話!”

“你會後悔的!”朋致遠惱怒道:“我警告你,現在一定有很多人想要找到我,任何一個找到我的人,你都惹不起,你若是想因此而喪命,那就儘管把我帶走。”

“我說你這傢伙是不是欠揍啊?我好好說話你不聽,非要惹我翻臉是吧?”袁經理已經對朋致遠的威脅感覺到了不耐煩:“那我也告訴你,這裏是上滬,是青幫的地盤,我管你是什麼人來,惹我們青幫試一試,我保證他有去無回。”

“無知的傢伙!”朋致遠顯得有些歇斯底里。

袁經理二話不說,一記手刀砍在了朋致遠的後頸上,朋致遠眼前一黑,直接昏迷趴在地上。

“這可是你逼我的。”袁經理皺眉道,他可沒那麼多的耐心,況且他們月亮島度假村是一個高檔的場所,尤其是A區的這些別墅,住的都是有錢人。

袁經理不希望自己得罪任何有錢人。

若不是因爲金鑫的吩咐,就算朋致遠在這裏做任何直播,他都不會來打擾的。畢竟朋致遠能捨得住A區的別墅,那也是有點積蓄的傢伙,社會關係也可能很厲害。

可是和金鑫比起來,袁經理就不在乎對方有多少社會關係了。

袁經理剛剛擊暈了朋致遠,金鑫的電話就撥了過來。

因爲信號直播源切斷了,陳博士他們在電視這一端完全看不到任何畫面了,陳博士才着急讓金鑫打電話。

陳博士非常懇請金鑫讓她手下的人善待朋致遠,因爲朋致遠在基因學方面是世界頂級的人才,他真的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

金鑫看得出陳博士的着急,第一時間就給袁經理打來了電話。

袁經理接起電話就準備邀功:“金鑫小姐,人我已經控制了,我已經把他給……”

“你必須要善待他,絕對不能讓他受到半根汗毛的傷害。”金鑫打斷了袁經理的話:“無論他有什麼樣子的要求都滿足他,但是絕對不能讓他再拿到電腦,還有,暫時不要讓他離開!儘可能的平息他的情緒。”

金鑫的安排非常到位。

袁經理額頭上的汗珠已經滾落在地上了:“是……是,金鑫小姐,我已經把他安頓好了,一定當上賓一樣的對待,您放心。”

袁經理完全搞不明白,這二小姐究竟是要做什麼啊,剛纔不是說這傢伙是主播裏的害羣之馬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