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作為當事人,段辰韜自然清楚自己那時候到底經歷了什麼。

他是在完全清醒的情況下,清醒的利用風系異能凝聚風刃砍斷自己的腿的!

他當時明明是準備殺掉段小溪的,為什麼結果卻是自殘?

要說這麼詭異的情形與段小溪一點關係沒有,打死段辰韜都不能接受。

封神輔助系統 想想看,段小溪在還是e級嚮導的時候,就能無聲無息控制一個b級哨兵自殘了,這樣的精神力控制異能,就問大家怕不怕!

在段辰韜的計劃中,用自己的傷痛引起大眾的恐慌,事情鬧大后他再以受害者的身份,要求廢除段小溪那詭異的精神力異能……呵呵,他們段家從來不放在眼裡的賤種廢物,只配躲藏在陰冷骯髒的水溝里戰戰兢兢的活著。

腦子裡醞釀的種種報復手段是酸爽的,只可惜,冷酷的現實是,站在世界之子對立面的,都註定要被打臉╮(╯▽╰)╭世界之子什麼的,反正中二少年是這樣給自己臉上貼金的。

段辰韜對未來大巫的手段還是了解的太少,或者說,整個星際都對『巫』這個字缺乏認知。整個自殘事件中起到至關重要作用的小草人,作為巫術媒介,大家更是理解不能。就連苦主段辰韜,都自動將其忽略了過去。

因此,針對段小溪的指控,在各式精密儀器層層檢測面前,顯得蒼白無力無理取鬧。

段辰韜的傷情鑒定報告中,明確顯示他的精神力並沒有任何外物入侵的痕迹。

要知道,精神力控制屬性的異能,也只是異能中的一種。但凡作用在人體上,哪怕只有一絲半點,有效時間內也不可能躲過儀器的檢測。

更何況段小溪當時還是個等級e的小弱雞,精神力凝聚體都還只是個銀色霧糰子,怎麼可能控制一個b級哨兵自殘?

有了段辰韜這個指控不成功的反面例子不斷刷存在感,反而讓大眾對段小溪的精神力異能危險評估,下調了好幾級,更加接受現目前最為普遍也最符合邏輯的推測——

段小溪在嚮導異能覺醒初期,先是接觸到精神力刺激藥物,然後又是星盜又是蟲潮的,普通人一輩子恐怕都沒他那一時半會兒的經歷刺激。種種不可預測的變數疊加在一起,從而導致段小溪尚未穩定的嚮導異能發生了異變。可憐孩子為了能夠在蟲潮中存活下來,異能的大部分作用都點在了蟲子身上……吧啦吧啦。

恍然大悟的圍觀群眾們:也難怪段小溪喜歡玩蟲子啊,誰讓他的異能對蟲子更有用呢。

至於對人的影響,沒看段辰韜斷了雙腿都要誣告嗎,若是真的辣么兇殘,段辰韜還犯得著拿不出證據只能誣告嗎?

異能再如何特殊,總還是要遵循等級限制的。而段小溪,還只是一個c級小嚮導。

這樣都要被栽贓陷害,段家人真是夠了!

是的,在段辰韜的不懈努力下,幫助段小溪洗白的同時,還順便又黑了一把遠在鳶尾星域的段家。

段小溪在生存試煉中,面對母蟲的勇往直前,最後關頭犧牲自己掩護其他參賽選手們撤退,種種表現都刷爆了星際民眾的好感度。那麼相對的,誣告他的段辰韜,還有在段小溪的故事裡總是會提到的很可怕很可怕的阿爹……

咳,藝術來源於生活嘛,雖然聽故事的時候大家都覺得段小溪少年腦子裡有坑,但依然有無數熱衷家長里短狗血劇的群眾相信,年幼的段小溪在段家的生活,肯定飽受虐待欺凌,具體腦補三天三夜都說不完!

如此這般,在凄風苦雨中成長起來的小可憐,一朝逆襲,打得了母蟲,泡得了少帥,贏得了試煉,這種一言不合就走上人生巔峰的劇情自然吸粉無數,即將舉行的慶祝晚宴,可謂萬眾矚目。

由學院主腦向全星網開放許可權直播晚宴,這是只有試煉冠軍才有的待遇。

「啊啊啊啊~是段小溪,快看快看,段小溪出來了!」

「瞧瞧這一步一步從台階上走下來的貴族少年范兒,以前在星網上造謠說段小溪是陰森森小怪物的那些人,就問你們臉疼不疼?」

「是啊是啊,古堡再如何富麗堂皇閃瞎我等勞苦大眾的狗眼,這一刻,都只是背景而已。大家有沒有注意到,段小溪從宴會台階上走下來的姿勢神態,和之前少帥出場的時候,幾乎一模一樣!要說這不是少帥私底下手把手調、教的,我全家一起直播吃、蟲、子!」

「別犯蠢了,都讓玩蟲子少年洗腦了嗎,那些蟲子是你想吃想吃就能吃的嗎~」

「滾,現在的關注點是蟲子嗎?」

「鑒定完畢,少帥對段小溪絕逼是真愛,蒼天可鑒日月為證此情不移海枯石爛愛江山更愛美人¥%#@&……好吧,我也不知道我在說些什麼,夭壽哦,快看快看快看他們交握那隻手上的戒子!」

由七明兩暗九顆星辰組成的蓮花形扳指佩戴在戚宿戚少帥的拇指上,而與之一模一樣圖案的另一枚尾戒,此刻正在段小溪的小拇指上熠熠生輝。

不止星網上炸開了鍋,參與宴會的賓客們在看到段小溪佩戴的尾戒時,被驚得管不住臉上表情的也不在少數。

要說光彩奪目動人心魄,這枚尾戒絕對比不上戚宿之前送給段小溪的星辰寶石。然而,大家在看到珍貴稀有的星辰寶石時,驚嘆的,是戚宿戚少帥對他的小嚮導的寵愛。但此時,這枚印刻著北斗軍團徽章的尾戒出現在段小溪尾指上,大家看向他的目光,其中蘊含的分量,比之前者沉重了許多許多。

星辰寶石是珍寶是財富,這枚尾戒,卻是權力。

少帥的嚮導可以有很多個,但是,能夠與他並肩,佩戴相同權戒的伴侶,只有一個。若是出現元帥和少帥無法理事的情況,這枚尾戒的主人,是可以調動北斗軍團的!

比起七嘴八舌表達震驚的星網大眾,宴會賓客們更加清楚,能夠調動北斗軍團,這究竟意味著什麼。即便是帝國皇帝,恐怕都做不到無動於衷。

而現在,送出權戒的戚宿戚少帥雲淡風輕,戴上權戒的段小溪也是一臉波瀾不驚。

這讓那些坐上了元帥夫人、少帥夫人的位置,許多卻終其一生,都沒能觸碰過這枚戒子的人情何以堪啊啊啊~

目睹這一幕的賓客們,內心五味陳雜。

也只有早已看穿一切的溫樞溫副官,默默捂住胸口,差點眼淚掉下來。有什麼悲傷比得上,發現自家無比英明神武天賦卓絕堪稱完美繼承人的少帥,卻總是能夠與中二少年的腦迴路無縫對接……更令人崩潰的嗎?!

將賓客們各色神態盡收眼底,溫樞溫副官真想用呵呵糊他們一臉。有必要大驚小怪嗎,擺在他們家少帥和小嚮導面前的是整片星辰大海,是無盡的宇宙,一枚小小的權戒算得了什麼!

果然,下一秒,溫樞溫副官就聽見關注點與大家完全不對的中二少年,對他家少帥認真許諾道:「戚宿爸爸,等我成了大巫,就煉製一枚可以號令群蟲的令牌送給你!」

很顯然,對於堅定奔走在蠱巫道路上不動搖的中二少年來說,一枚可以調動軍團的戒子,明顯沒有可以號令群蟲的令牌拉風……

作者有話要說:好吧,想當一條自在單身狗,結果去年被逼著相親今年被催著結婚的蠢作者,已經被碾成了渣,渣起來自己都害怕○| ̄|_ ?不枉圍觀群眾們早早打開了光屏在星網上蹲守,段小溪同學的慶祝晚宴,果然不負眾望,一開場,就秀了無辜大眾一臉。而那枚淪落為見證狗男男,咳,見證少帥與他家小嚮導情比金堅道具的蓮花形尾戒,更是將大家震得七葷八素目瞪狗呆。

緩過勁兒來,立即有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八卦黨在星網上振奮表示——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啊啊啊,拿本人專註娛樂小報三十年的敏銳嗅覺發誓,這註定是個精彩不容錯過廣告都不能走開的夜晚!」

「接樓上,以本人大賭小賭三百場未曾一敗的敏銳直覺打賭,今晚,我大星海帝國皇家學院最大的贏家,必定是——段、小、溪!」

「滾,前面那個別搗亂。拿本人專註氣象研究三十年的敏銳觸覺推斷,看似平靜和諧的宴會,實則已經山雨欲來風滿樓,來,大家跟我一起閉上眼睛深呼吸,感受到了嗎,宴會的空氣在躁動!今晚,必然電閃雷鳴,驚濤駭浪……」

「樓上兩個神經病一起滾,不要妨礙勞資醞釀對段小溪的羨慕嫉妒恨!臉無血色的單薄少年有什麼好的,瞧著就不實用,少帥少帥看我看我,結實健美才是真絕色!少帥快醒醒,不要為了棵病怏怏的豆芽菜放棄整片森林啊~」

「&×@%#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還能不能讓人好好膜拜段、小、溪、少、主、了,樓上三個神經病打包一起滾……」

星網上嘻嘻哈哈鬧騰開來,而參與宴會的賓客們,也不愧是各大學院的精英,在承受了近距離加強版衝擊,短暫懵逼過後,不僅迅速管理好了各自的表情,部分反應快心思多的,甚至趁機一心多用的觀察研究了一圈其他人這樣那樣的反應,收集揣摩著其中的信息量。

所以說,精英們扎堆,無形中的競爭壓力也是大啊~

宴會很快恢復到最開始的相談甚歡一派和樂。哪怕某些人已經在內心咆哮得死去活來了,這會兒依然該祝賀祝賀,該舉杯舉杯,該微笑微笑。

接下來,便是星海帝國遠征旗艦學院的領隊巴洛,攜帶巨款,嗯,準確的說,是攜帶巨額賭資閃亮登場了。

之前在生存試煉中,當著全星網直播,遠征旗艦的學員都敢攔路打劫,雖然最後的結果是他們錯誤的估算了小肥羊段小溪的戰鬥力,被他的紅色小蜘蛛咬得哭爹喊娘滿地打滾……不過,民眾們或多或少都見識到了遠征旗艦的執教風格,這名聲可想而知。

於是乎,當巴洛收斂了在皇太子布蘭德利聚會上拍桌子放狠話的渾身戾氣,一臉憨厚蠢萌的出境時,圍觀群眾們紛紛表示,真的很難接受,這個笑起來擠得眼睛都眯成了縫的大胖子,居然是遠征旗艦那群不安定份子的帶頭大哥。

當然,笑容親切熱情什麼的,巴洛領隊表示:這、特、么、都、是、強、撐、的!

這會兒他的心口在滴血,撐得很辛苦。

三口足夠把體型圓滾的巴洛裝進去當棺材用的大箱子,被小弟們抬上來一字排開放到身後,接著自帶進行某種非、法交易般的奇特畫風,齊刷刷打開箱子,供戚宿戚少帥驗貨。

「願賭服輸,這些是我此行參加學院慶典準備的全部物資,還沒來得及和其他人交易兌換,現在,就當送給少帥小嚮導的賀禮了!」

遠征旗艦與荒星域聯繫緊密,這三箱物資,基本都是出自荒星域的珍品,價值不菲。以往眾學院聚首,巴洛他們每每憑藉著這些物資大賺一筆,亦或是兌換其他心儀的物品。這回,卻是全軍覆沒血本無歸了。

目光艱難的從三個箱子上挪開,輸得當褲子的巴洛心裡苦啊,把自己的全部身家親手送給對手的滋味兒,太特么虐身虐心了。

誰能想到呢,一個弱不禁風的c級小嚮導,最終會贏得生存試煉的桂冠?

而他信心滿滿最為看好的s級哨兵科里,卻倒霉催的死在了母蟲手裡,還是在全星際直播的鏡頭下,死得何其憋屈!

回想當初,他豪情萬丈的提議『少帥,我們再來賭一次,這次賭大點……』

而戚宿戚少帥果然也沒讓他失望,一擲千金壕得朋友,上下嘴唇一碰,輕輕鬆鬆將賭注金額追加到了巴洛可承受的極限上。

那一刻,巴洛笑得意氣風發揮斥方遒,由衷覺得戚少帥肯定瘋了,北斗軍團吃棗藥丸。

而今,感覺自己吃棗藥丸,巴洛恨不得穿回去抽自己一百個大嘴巴。

簡直賠了夫人又折兵有木有,回去怎麼向他追隨的那位解釋啊,不僅給那位的對手送上了豪禮,並且,那位的表弟科里,跟著他出來見見世面刷刷經驗而已,結果還把自己給刷死了!

心疼的抱住胖胖的自己,巴洛望向溫情脈脈互動中的戚宿段小溪,眼睛分外濕潤。

「小溪喜歡這些禮物么。」

「喜歡!」

段小溪歡快的點頭,沖自家監護人笑得一臉春光燦爛。蒼白精緻的五官,配置上這樣的笑容,明亮得彷彿要發光。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失去這輩子記憶一覺醒來就被扔到了荒星域,堅信自己從此與荒星域結下了不解之緣(?!)的中二少年驚喜的表示,「戚宿爸爸,荒星域的東西真有趣,你看這個這個這個~」

圍觀群眾:……嘔,少年,快快快放下那瓶眼珠子!

荒星域出品,又經過遠征旗艦篩選出來的土特產,珍貴倒是個個珍貴,就是其中很大一部分,麻蛋完全不在正常人的三觀範圍內。

關於雙方的賭注,了解實情的畢竟只是少數,不知情的眾人此時看向巴洛的眼神,辣就相當微妙了。

誰不曉得遠征旗艦和皇家學院不對盤啊,那是見面就懟,年年懟,冤冤相報了不了,撕起來其他學院都害怕。

那麼,問題就來了,現在這究竟是神馬劇情?

不過一個試煉奪冠的慶祝晚宴而已,瞧瞧巴洛這賀禮送的,參加少帥的結婚典禮分量都夠了。這種毫無節操的跪舔,是瘋了呢瘋了呢還是不準備活著回遠征旗艦了呢~

又不能逮誰都解釋這筆巨款是自己打賭輸的,畢竟,打賭輸成這樣也夠傻逼的。眾目睽睽之下,巴洛猶如一個慘遭騙財騙色的小姑娘,羞臊悲憤又無助。

好吧,巴洛領隊還是有在開動腦筋努力自救的。他給追隨的那位丟了這麼大的人,再不想想辦法彌補,那真的藥丸。

呆在戚少帥和他的小嚮導身邊近距離圍觀,巴洛那張大胖臉上,眯成縫的眼睛閃過一絲精明。

也不是一點好消息沒有啊,至少他用慘痛的經驗教訓證明,戚宿的確非常重視他的小嚮導,放在心裡的那種。

嘖嘖,情深這種東西,從來不應該出現在王者身上。

作為有實力有機會踏足最強者至高聖殿的種子選手,聖殿的王座只有一個,他追隨的那位一直將戚宿視為勁敵,明裡暗裡沒少籌謀,費盡心思的尋找試探對手的弱點破綻。沒成想,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戚宿戚少帥的軟肋來得這麼突然這麼的毫不掩飾!

暫時還不知道自己淪落成他人眼中軟肋的未來大巫,正拉著自家監護人高高興興的拆著禮物。

圍觀群眾們也再次確定了——段小溪這孩子,腦子裡的確有坑。

只見病得不輕的美少年,對著一枚據說危險評定達到了七級、品種待定的異獸卵,先是拿起來搖晃,挑西瓜一樣左敲敲右拍拍,隨後,歪著腦袋發出蛇類的嘶嘶聲。

還別說,神經病美少年模仿的挺像那麼回事兒,聲音即輕緩又透著股子陰冷,一圈圈彷彿能直接纏繞到聆聽者身上,激起一堆雞皮疙瘩,令人感覺瘮的慌。

再然後,段小溪就一臉權威認證的得出結論:「這枚異獸卵,是蛇類的!」

唯一信他鬼話的戚宿戚少帥應和道:「小溪若是喜歡,這枚蛇卵就留在身邊玩玩。」

圍觀群眾們:……少年,玩呢,要不要這麼草率?少帥快醒醒,宴會上陪著玩這個,是不是太過兒戲了一點啊!

忽然,段小溪把玩蛇卵的手頓了頓。

就在剛剛,他煉製的腐屍藻娃娃動了。

緊接著,他的蠱,蝶翼雙胞胎之一的娜曼莎也動手了。

側身看向身後不遠處,以娜曼莎的模樣規規矩矩站在那裡裝壁花的娜曼妮,段小溪倒是回想起了宴會開始前,娜曼妮告訴他,要趁著宴會搞事情。

雙胞胎之間的心靈感應簡直是作弊般的實用,娜曼妮這會兒也明顯感知到娜曼莎動手了。

倒真應了星網上那位自稱擁有敏銳觸覺的氣象研究三十年的專家推斷,看似燕笑語兮樂聲悠揚的宴會,已經山雨欲來風滿樓。

就是不知道,一會兒序幕拉開,星網上的圍觀群眾們會不會受到驚嚇。

渾身都似乎冒著仙氣的美貌侍女,指尖卷了卷粉色長發,暈染著粉色花紋的潔白蝶翼輕輕顫動著,逐漸彎起唇角,按捺住眼中嗜血的嘲諷。

作者有話要說:啦啦啦,渣作者前段時間把日子過得亂七八糟,現在決定努力自救。第一愛吃好吃噠,第二愛的就是碼字,小夥伴們么么噠,手速還有點慢,暫定隔日更哈,星期六有事耽誤,下一章更新最晚星期天哈~ ?「啊啊啊啊啊~」

一聲明顯出自女性的凄厲慘叫,撕開了晚宴華麗美好掩映下的洶湧暗潮。

捂住胸口不敢大喘氣的綺麗兒公主殿下,老老實實躲在賓客中不冒頭。

不造為什麼,自從認識了段小溪,公主殿下那聞名全帝國的柔弱無害小白花形象就莫名其妙開始崩漏,真是一言難盡╮(╯▽╰)╭

而現在,綺麗兒有點方,如果條件允許,她真想蹲到無人角落裡靜靜的揪會兒頭髮。

她真傻,真的。

單知道段小溪兇殘,沒想到,他的兩個蝶翼雙胞胎侍女也不遑多讓!

要在宴會上趁機搞事情的計劃,是綺麗兒提出的。

只不過,綺麗兒許諾種種好處拉攏雙胞胎姐妹,讓她倆配合籌備的劇本,與眼前上演的驚悚場景比起來,兩者簡直就是軟妹子到黑寡婦的差距。

古堡宴會廳西側的休息區,某間房門緊閉的休息室突然『嘭』的一聲被從內部暴力撞開。緊接著,一位著裝典雅華貴的女士跌跌撞撞的跑了出來,伴隨著飽含疼痛驚恐的尖利呼救,嚇得靠近休息區的賓客們接連後退了好幾步。

而當女子抬起頭,別說現場了,即便是隔著星網的圍觀群眾,都不禁倒吸了口涼氣。

特么的誰讓控制直播的學院主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邪魅狷狂毫不顧忌凡人們心理承受力的給了一個超清放大特寫鏡頭呢!

在精分出了十多種人格,且每種人格隨機不定時出現的情況下,主腦今晚這人格,顯而易見,屬於病得不輕,嚇死人不償命的那種。

好吧,在看清女子的模樣,認出她的身份后,也沒有誰有空關注主腦的病情了。

「凱瑟琳公主殿下!」

「握草草草,什麼情況,凱瑟琳公主殿下這是怎麼了?!」

「天啊,公公公主殿下她的臉,還有皮膚,這這這是被潑了什麼強效腐蝕液嗎?哪個牌子的、哦不,我的意思是說,這太可怕了,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東西……」

「誰,是誰!這世上怎麼可能有人忍心傷害溫柔高貴的凱瑟琳公主殿下,這是在要我的命啊啊啊~」

凱瑟琳公主殿下現在的樣子,的確有夠嚇人的。

左側臉頰、下巴、脖頸,以及胸口裸、露在外的皮膚,都被噴濺上了一種深綠色的黏糊液體。與這種液體一接觸,原本白皙瑩潤的皮膚,立即冒起了密密麻麻的水泡。 租個美女當老婆 彷彿吸飽了那種噴濺在皮膚上的液體般,水泡迅速由小及大,從透明變成暗綠色,然後破裂開來……肉質腐爛的氣味,皮開肉綻的慘狀,撕心裂肺的哭叫,場面相當的喪心病狂。

目睹這一切的綺麗兒公主殿下,整個人都有些懵逼。

麻蛋,劇劇劇本不是這樣寫的啊,她又沒給雙胞胎姐妹倆加錢,要不要搞得這麼盡心儘力物超所值啊!凱瑟琳從來沒吃過這麼大的虧,要是事後察覺其中有她的手筆,以凱瑟琳的心狠手辣,後果很嚴重,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

本來呢,按照綺麗兒的設想,她要一點一點揭露凱瑟琳的真面目,什麼溫柔高貴公主典範啊,內心黑透了的毒婦還差不多。

當初的迎新宴會,凱瑟琳才是企圖借刀殺人的幕後黑手。段辰韜不過是個被輕易挑唆利用的蠢貨。要不是有凱瑟琳暗中示意,段辰韜能那麼順利在宴會上裝瘋砍人嗎?

不過,段辰韜沒腦子容易被人利用也是有好處的。只要有人告訴他,凱瑟琳才是始作俑者,為了雙腿都快瘋了的段辰韜,現在可是逮著誰都敢咬的。

趁著星網直播,段辰韜前些天剛鬧騰過幾場還有那麼點關注度,他要是在宴會上咬住凱瑟琳不放……眾目睽睽之下曝光凱瑟琳的惡毒,想想都很帶感。就算大眾最後不相信段辰韜,能噁心凱瑟琳也好啊。何況懷疑的種子總會在大家心裡生根發芽的,一次不行就兩次,兩次不行就三次,她總能成功的哈哈哈哈哈!

然而,此時此刻的綺麗兒公主殿下,只想捂臉。她真傻,真的,怎麼會想出以上這麼天真的劇情還自鳴得意呢~

不是自己不爭氣,而是隊友太給力,綺麗兒就想著給凱瑟琳找找不痛快,蝶翼雙胞胎直接就把凱瑟琳弄了個半死。

面對凱瑟琳這會兒跟腐屍差不多的視覺衝擊,綺麗兒在心虛慌亂之餘,也忽然意識到,原來,她這位心機手段樣樣比她出色的皇姐,也不是那麼難弄死的啊~

不得不說,綺麗兒之所以能平安活到這麼大,而不像她嫡親哥哥那樣早早夭折,這與她裝包子裝小白花的精湛演技是分不開的。只是呢,有時候偽裝得太久,潛移默化之下,難免也會有一部分成真。

真的勇士敢於直面真實的自己,此刻綺麗兒清楚的意識到,她一直活在皇兄皇姐的陰影下,所謂的反抗反擊不過是些暗搓搓的小打小鬧,她的內心,其實是害怕和他們正面對上的。

感謝雙胞胎姐妹倆當(不)頭(負)一(責)棒(任)的親身示範,還是很有宮斗天賦的綺麗兒公主殿下又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之前的她,果然還是對自己要求太低啊!

當然,娜曼莎娜曼妮答應綺麗兒幫她搞事情不過是順帶,她們的目標可不是凱瑟琳。

於是乎,當凱瑟琳公主殿下凄凄慘慘踉踉蹌蹌跑出休息室,嚇了大家一跳之後,更加刺激的還在繼續。

說起來,由雙胞胎姐妹倆編導的劇本,不管這劇中的主演,還是被牽連著順帶參與客串的配角,一個個都是愛慕者眾多的高人氣女神。可惜,劇情不是眾星捧月,而是辣手摧花。

大家還來不及從公主殿下的遭遇上回過神,星海帝國皇家學院又一位女神級別的美女粉墨登場了。

段雪菲的情況要比凱瑟琳好多了,不過推著累贅的段辰韜,還要躲避一個發狂的七年級海族大範圍無差別攻擊,狼狽也是夠狼狽的。

好在他們兩個最多算是正好撞上兇案發生的目擊者,受到的波及有限。因而段雪菲一邊往宴會廳內逃,一邊喘著氣向大家示警,「快,紫葵學姐追過來了!大家小心,紫葵學姐不知道為什麼忽然狂化了,凱瑟琳公主就是被她攻擊的,我們也是……」

話音未完,一道目測已經不能稱之為人的身影,隨之出現在了大眾面前。

劇本的主角,雙胞胎姐妹倆的目標——紫葵。

精分的學院主腦明顯選擇性遺忘掉了學院慶典期間,一切以積極祥和為主的指導方針,再次在第一時間,打了雞血般給出了一個超清放大特寫鏡頭,驚起星網上的吃瓜群眾無數。

畫面中,狂化狀態中的紫葵,周身遍布紫褐色細長的管狀觸手,只有行走的雙腿還維持著人類的模樣。那張美得勾魂攝魄的艷麗面龐,如今除了一雙眼睛,全部被長著一圈圈半透明觸手的口盤取而代之。

那噴濺在凱瑟琳公主殿下身上,具有可怕腐蝕性的深綠色粘液,現在一目了然,正是從那口盤中噴射而出的。

「握草草草,這個觸手怪是什麼鬼?!」

「天啦,難怪辣么多異能者平時都選擇繞著海族走呢。嘖嘖嘖,漲姿勢了,一個海族狂化,可真夠恐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