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們……你們!你們在做什麼?”衝進來的人是澤斯·布拉克。他滿面震驚地看着房中的三人。赤着上身站在房間正中的伊恩,低頭跪在伊恩面前親密地親吻伊恩右手的俊秀青年,笑眯眯地立在一旁似乎在做見證的尹世紅。這個場景莫名地讓澤斯心底一陣恐慌。不要,千萬不要,千萬不要是所想的那樣!

“澤斯?你怎麼進來的?帕迪呢?不是交代過不許擅自闖入我的房間嗎?”伊恩皺起眉頭,十分不悅。

“啊……哦,我有急事,真的急事,所以他們就放我進來了……”澤斯被伊恩不悅地一瞪,急忙期期艾艾地想要解釋,話說到一半忽然想起眼前的情形,按捺不住地大叫起來:“伊恩,你們在做什麼?難道是求婚?伊恩你答應了?該死!難道伊恩你一直喜歡的就是他?他是誰?究竟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澤斯!”伊恩的不悅就快要上升成憤怒,“最好你真的有急事,不然我不敢保證你能活着走出這道門!”

伊恩的臉色不豫,蓮生卻像是聽見了這世上最好笑的笑話,站起身來笑得前俯後仰,這人簡直太好玩了,這都能聯想到求婚上去,哈哈哈哈哈……

聽見蓮生的笑聲,澤斯似乎也明白自己大概搞錯了,可是生性的高傲讓他拉不下這個臉來道歉,慌亂之中想起自己來這裏的真正目的,急忙定下心來,這纔是十萬火急的真正大事。

“伊恩殿下,出大事了。地球軍來襲,這回是前所未有的最大陣容。如果我們不出擊,恐怕尤爾金他們這回要完蛋。”

斬妖情劫:宿世不離 作者有話要說:伊恩和蘇華已經各自打怪升級了很久了

是時候該讓他們互動了

貓爪爪說要聯繫一下,光聯繫怎麼夠,我要讓他們面對面! 身體瞬間僵硬,青年感覺自己的魂兒都冒出來了。舉起的槍不自主掉落,心臟早已經停止跳動。

不用看也知道,周圍的夥伴已經倒下,沒有一個還活著……

這速度,讓人生不起任何抵抗的慾望!

吞咽著口水,青年苦澀一笑:「你,是真正的鬼……」

話沒說完,身體被迫往側面一動,子彈噗嗤穿透了他的胸膛。嘴角一抽,青年憋屈的慢慢倒下。到頭來,還是死在自己人的槍下……

「法克,他又不見……一號小心,他在你那邊……謝特!」

「撤退,全部撤退!媽的,我們有麻煩了。頭領頭領,馬上離開,他可能炸船……」

「小心,外圍有狙擊手,外圍有狙擊手……謝特,兩個狙擊手!」

轟!

爆炸聲,慘叫聲,命令聲,交織成一片。

混亂,原本井然有序的碼頭瞬間變得亂糟糟的,一批批的人抱著槍衝出去。然而,從頭到尾,他們連唐宋的人影都沒看到,就知道到處都有爆炸。

大白天,見鬼了!

再怎麼樣也是個人啊,能飛不成?

嘭!

唐宋還真從天上落下,正好砸在一艘輪船的甲板上。巨大的衝擊力,讓甲板瞬間凹陷,整個輪船跟著晃動起來。

沒等船隻平穩,唐宋已經快速朝著裡邊飛奔。正好裡邊衝出來一幫人,還沒等開槍,唐宋已經率扣動扳機。

啪啪……

「他在四號船上,四號!」

「包圍起來,包圍……」

唐宋可不知道外邊怎麼喊,一路往前飛奔,見到一個幹掉一個,沒有絲毫遲疑。

其實他也沒想到自己這麼牛逼,天象第六層全部散發,速度竟然可以到這種地步。而且,幾乎可以飛!

第一次展現第六層的實力,他自己都嚇了一跳。持久力驚人,爆發力強悍到沒有朋友,跟之前第五層完全不是一個檔次。可以說,第五層的十倍都沒這麼彪。

噗!

正飛奔著,右手忽然傳來一陣疼痛,唐宋快速躲避到拐角。側頭看了一下手臂,子彈剛好擦過。

確實很疼,不過僅僅是一秒之後就開始傳來痒痒的感覺。唐宋吐了口氣,也沒在意的繼續往前飛奔。

修復速度真不是一般的快,這身體,簡直就是不死不滅!

剛到駕駛艙通道,對面已經有三個人抱著衝鋒槍等著。他一出現,子彈不要錢的狂噴過來。

縮回拐角後邊,唐宋冷然大喊:「怎麼,你打算讓我殺光你的人才甘心?」

槍聲依舊,旁邊的鐵板叮叮作響。與此同時,外邊傳來頻繁的腳步聲,估計衝上來的人還不少。

心頭默默豎著數,數到十,唐宋忽然跳起來,卻是跟壁虎一樣掛在上邊,然後快速爬出去。對面三人依舊在開槍,可他們都是平直掃射。抓住空隙,唐宋抬起槍……

啪啪啪!

三人應聲倒下,唐宋趕緊落下,再次往前沖。等到駕駛艙門口,正好裡邊有人想要衝出來,唐宋一腳踹過去,愣是把人給踹得倒飛進去砸在牆上。

駕駛艙並不算很大,卻很奢華,裡邊有幾個人站著,都是拿著手槍。有一個還抱著小加特林,唐宋一冒頭,子彈就噴出來了。

叮叮叮……

鐵門被掃得凹陷,彈頭密密麻麻的反彈。唐宋嚇了一跳,趕緊轉身跑開。

這幫人的武器,真他媽豐富!

踹開船隻玻璃,從窗口跳出去。可他並不是往下落,而是往上甩到船頂上……

也就十秒鐘,出現在船的另一邊。果不其然,一艘飛艇在下邊準備,窗戶正好打開,一人剛從窗口冒出來。

那人倒是機警,忽然抬頭見到唐宋在上邊,心頭瞬間涼了一下。只是還沒等他來得及多做反應,唐宋已經落下抱住他的頭,硬生生把人給拉出,同時往下邊的飛艇落下。

還沒落到飛艇,唐宋已經沖著下邊的司機開槍。等觸碰飛艇之後,手槍按在懷中之人的腦袋上。

刷刷……

輪船窗戶一個接一個的打開,一隻只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下邊,卻沒有人直接開槍。

摟著那人的脖子,唐宋冷然輕哼:「怎麼,不想殺他?開槍啊,死一個頭領而已,算什麼!」

話雖如此,輪船上一幫人卻沒敢動手。

被唐宋摟住脖子的是個中年人,略顯消瘦,雙眸卻綳著精光。在唐宋說話的時候,忽然發力的想要翻轉。可還沒等他來得及發力,唐宋周身瞬間涌動強大的天象之氣將他鎖定。

丹田猛地一顫,中年人面色頓時發白,兩眼迸發著驚駭。

竟然是真氣外放,而且能把人鎖死!

拉著他站起來,唐宋冷笑道:「對我來說,殺你,真不難。」

中年人沒有動,臉色極為蒼白,跟個死人一樣。

也在此時,輪船上總算傳來聲音:「鬼,我們真可以好好談談。」

唐宋不屑冷笑:「這麼沒誠意?派一個小螞蟻跟我聊這麼久,你開心嗎?」

上邊出現一個身穿唐裝的中年人,留了一點鬍子,面色頗為平靜:「我承認,我低估了你。不,是全世界都低估了你。」

「殺了他!」唐宋懷裡的中年人忽然大聲喊著,「殺了他,否則此子必成大敵!」

上邊一幫人卻沒有動,那唐裝中年人皺著眉頭,嘆道:「師兄,你難道沒發現嗎,我們根本殺不了他。反倒是他,能把我們都殺了。」

「你倒是聰明。」唐宋微微撇嘴,「我要真想殺,你們都死了!」

不是他裝逼,如果從一開始就想大開殺戒,現在活著的人已經不多了。根本不需要跑來這裡,只要找到武器庫,整個碼頭都會毀掉……

只聽唐裝中年人繼續嘆道:「放過他們這些人吧,你放心,我可以向你保證,他們這輩子不會再進入這個國度。」

唐宋不以為然:「這要看你的籌碼夠不夠了。」

唐裝中年人苦澀一笑:「果然,你跟你師父一樣,喜歡交易。若不是你們實力都很強,想必都是很不錯的商人……」

唐宋瞳孔驟然緊縮,他竟然認識師父?! 空氣凝固了好一會,唐宋才冷笑:「看來,我低估了你。」

唐裝中年人微微一笑:「我不但知道你師父,還知道你一直在找的答案,關於你的身世。」

這下唐宋更是吃驚,死死凝視著對方,心中尤為吃驚。 豪門獨寵:總裁不要太過分 知道師父的人確實有不少,但如果說知道他身世,那可就不同尋常了。

很快唐宋鬆開懷裡的中年人,微微一笑:「看來,你的籌碼確實很雄厚,我很感興趣。」

唐裝中年人鬆了口氣,轉身走進去。唐宋跟前的中年人再次大喊:「開槍,殺了他……」

呼!

話沒說完,一陣寒風吹過,唐宋已經出現在輪船的窗戶裡邊。

這速度,真是一點反擊的餘地都沒有……

沒有理會其他人,唐宋跟著唐裝中年人走到輪船甲板上。此時整個碼頭還在沸騰之中,到處都是熊熊烈火燃燒。

威風吹拂,唐宋平靜的凝望著江面,並沒有詢問。輪船內其他人已經開始撤退,不過遠處還是有人把槍口對準唐宋。

沉默了好一會,唐裝中年人才嘆道:「十年前,我曾有幸見過你師父一面。你師父,似乎沒你這麼強。」

這一點倒是可以肯定,師父雖然也習武,但他因為無法修鍊天象,只是到真氣外放。不過,師父的醫術,遠在他之上……

只聽中年人繼續道:「這世界,比你想象的要複雜。烈風,烈焰,不過是附屬罷了。包括我們,也只是別人的工具而已。」

唐宋隱隱吃驚,意思是背後還有一個更加強大的組織掌控著他們?

搖著頭,中年人轉過頭來,上下打量了唐宋一眼,忽然露出笑容:「唐宋,你要的答案不在這座城市,在京都。去一趟京都,宋家,會有你想要的。」

宋家?

唐宋皺著眉頭剛要詢問,卻見中年人的嘴巴已經開始洋溢著鮮血。心頭一驚,趕忙抓住他的手。

中年人卻沒給他搶救的機會,靠著欄杆笑道:「解脫了,呵呵……這世界再怎麼黑暗,終究是年輕人的天下,呵呵……」

呢喃著,鮮血洶湧得更加厲害,兩眼忽然閉上,呼吸沒了。

媽的!

唐宋暗罵,著實無語。就說了一半,這丫太賊了!

叮叮叮……

還沒等多想,周圍忽然傳來子彈激射的聲音。唐宋快速閃身躲避,面色發黑。

對面是剛才被他控制的中年人,抱著衝鋒槍面目猙獰的狂掃。

一邊躲避,唐宋一邊大喝:「別逼我!」

「啊,去死吧!」中年人發瘋的大吼,子彈緊跟著唐宋身後。

這下唐宋還真有點火了,身影快速閃爍,卻是朝著輪船下方跳下去。如蜻蜓點水,順著江面往岸上飛奔。

中年人還以為他慫了,大聲嘶吼:「快,他沒體力……沃日!」

沒等說完,唐宋忽然回頭,卻是甩了一個東西過來。黑乎乎的,快速掠過天空。

是手雷!

他什麼時候拿了手雷?!

轟!

輪船炸起來,火焰順勢翻騰。上邊剛炸開,下邊油箱也跟著炸了,火氣衝天……

站在岸邊,唐宋冷冷輕哼:「給你生路你不要,哼!」

真當他沒脾氣呢,有槍了不起啊,老子速度快,剛才順手抓了個手雷,你能怎麼著!

嗷嗚……

警車的呼嘯聲傳來,碼頭更是混亂。一批批特警小分隊衝進來,遠處高樓到處都是狙擊槍。

碼頭上的人漸漸舉起手,放棄了抵抗。

看著一個個小嘍啰被帶走,唐宋莫名嘆息。其實好多人壓根就不知道什麼叫代價,只知道能賺錢。財迷心竅,利益驅使下總會做出一些非常規的事。

正準備離開,忽然想到還躲在倉庫里的劉心雨。這女記者也是膽大,一個人闖黑幫。要不是她的暴露,這會兒怎麼可能會鬧騰……

倉庫外邊還燃燒著,現場略顯慘烈。不過倉庫內完好無損,依舊奢華。

當唐宋走進去的時候,正好看到劉心雨牆角探頭出來。看到唐宋,劉心雨喜上眉梢的走出來:「外面,完了嗎?」

唐宋正要迎上去,忽然想到什麼,猛的停下腳步凝視著劉心雨。

不對勁!

劉心雨卻沒意識到不對,縮著脖子膽怯走過去,臉色略顯蒼白:「我剛才聽到好多爆炸聲,還有槍聲……」

「你是誰?」唐宋冷冷的打斷,右手落下手術刀。

劉心雨驚愕停下腳步,隔著大概有四米多,一臉的迷糊:「你怎麼了?不認識我了?」

唐宋冷然輕哼:「你很聰明,可惜你弄錯了。劉心雨不是一個安分的人,她一定不會安分在這等著。」

就是這麼肯定,劉心雨都敢一個人闖黑幫,會放過看外面的戰鬥?

來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不偷拍幾下,她一定會發瘋!

果不其然,對面那人臉色微變:「沒想到,你竟然敏銳到這種地步。」說話間慢慢抓住耳朵旁邊,卻是撕開一張人皮面具,露出了真面目。

一個女人,細眉很長,樣子跟劉心雨倒是有幾分相似。

只見女人扔掉人皮面具,雙眸閃爍著冷光:「鬼,聽說你身上有武功,我們大帝國對你很感興趣。」

這話一出,唐宋就知道她什麼來路了,不自覺冷笑起來:「果然,你們R國不管什麼事都想插手。我很好奇,什麼時候盯上我的?」

「現在!」女人驚叫一聲,右手迅速甩出,一道寒光飛射而來。

與此同時,對面書櫃冒出一個人,抱著槍扣動扳機。

是麻醉槍,不是真子彈……

唐宋都不帶動一下,冷冰冰的看著飛來的麻醉槍。很神奇,飛到他跟前半米開外,麻醉槍開始減速。到距離他二十厘米的時候,忽然停下來,硬生生漂浮在空中。

這讓對面的女人駭然,慌忙轉身往後飛奔。唐宋沒有趁機反擊,漫不經心的用手術刀輕輕一敲,跟前的麻醉槍掉落在地。隨後,一步步朝著裡邊走去。

不出所料,很快那女人和男子抓著真正的劉心雨出來。此時劉心雨被綁住,嘴巴也被堵住。

兩人都躲在劉心雨身後,女人用匕首按在她的脖子上,男子則是抱著麻醉槍對準唐宋,充滿了警惕。

往前走了幾步,唐宋不由笑起來:「看來,你們這一趟旅遊,很完美!」 澤斯帶來的消息讓伊恩沒有心思再去責罰他,雖然早就知道在自己閉關改造的這段時間,地球軍和螺旋塔之間的衝突不斷,可是他並沒有料到事情會發展得如此之快。

伊恩總覺得以目前的形勢,雙方也只具備互相騷擾的能力,全面大舉進攻,那是爲了徹底一分高下的時候纔會採取的行動,難道這幾次的勝仗讓地球軍有了錯覺,覺得螺旋塔不堪一擊了嗎?

伊恩暗自搖了搖頭,別人不知道,蘇華還會不知道嗎?這幾次戰役自己根本就沒有出現,更何況自己旗下的軍隊也只是旁觀,僅僅在危機時刻出來救一救場而已,這種情形,聰明如蘇華,肯定知道螺旋塔中有貓膩。按說蘇華不會讓自己的同胞同族白白來送死的,他一定會阻止,難道說地球軍又有了什麼祕密武器,已經自信可以和螺旋塔決一死戰了?

腦海中轉個不停,可是長期的軍事訓練讓伊恩的處置依然有條不紊,迅速立即地向自己麾下的各個部隊傳達了出戰的命令,順便讓澤斯去會會那個昆頓,軍隊的最高指揮權不能再落在這種飯桶的手裏,就算讓他繼續領導尤爾金的嫡系部隊,但也必須保證這些人不會再給自己的作戰計劃拖後腿。

“伊恩殿下,讓我們跟着出戰吧。”一旁的蓮生忍不住進言,實在是“蓮蓬”已經太久沒有正式上過戰場了,再熱的血,長久晾在寒風裏,也是要冷卻的;再利的刃,束之高閣,也是要生鏽的。

這邊伊恩胡思亂想,緊急備戰,而那邊的蘇華卻閉目養神,一副養精蓄銳的模樣。伊恩沒有猜錯,地球軍如此大規模進犯,的確是他們自以爲找到了可以與螺旋塔一較高下,甚至於拿下螺旋塔的祕密武器,這個武器就是蘇華。

失去了情感的蘇華很好控制,他沒有情緒,沒有抱怨,沒有質疑。給出的命令被完美地執行,完成率百分之百。甚至於在他失去情感功能之後,他的戰鬥水平和機甲操控技能一日千里,連卡羅爾博士也無法探明這些複雜的與機甲共鳴的反應究竟是因何而生。幸運的是,蘇華從不藏私,他悟出的東西總是很快在下一秒就被傳達到整個機甲戰隊。

蘇華的功績和蘇華的卓越實力,還有蘇華的無私教導,這些都讓他的威望在機甲戰隊裏達到了一個史無前例的高度。這些從各國精英部隊裏挑選出的機甲戰士們,原本就是自視甚高,剛來的時候幾乎毫無例外都是誰都不放在眼裏,心高氣傲的強者們雲集,這造成了機甲戰隊崇尚強者、實力爲尊的風氣。蘇華這樣的強者以他壓倒性的優勢傲視羣雄,更何況他還把自己悟到的東西慷慨的教給所有人,這顛覆了機甲戰士們的認知,也讓他們從心底裏開始尊敬這個原本被他們認爲一無是處的普通平民。

軍方高層本來對這種個人英雄主義的崇拜很是反感,這種帶有明顯個人主觀情感的判斷會影響高層對軍隊的徹底掌控,可是觀察之後發現,蘇華的情感缺失和卡羅爾博士在他身上植入的“完全服從”暗示,讓他徹底成了一個十分容易控制的戰爭機器,如果無法阻止軍隊中對強者的個人英雄主義崇拜,那麼蘇華無疑是一個成爲英雄的最佳人選。在這樣的判斷下,高層刻意的放縱造成了蘇華的形象越發地深入人心。

蘇華每出戰一次,每勝利一次,他的威望就更漲一層。就是在這樣的情形下,地球母塔的高官們覺得對螺旋塔大決戰的時機成熟了。

對於這一點,蘇華不置可否,甚至在卡羅爾博士和沈中上校詢問他關於螺旋塔實力的意見的時候,他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回答會盡力而爲,倒是埃蒙很有些擔憂的樣子,他總覺得最近遭遇的螺旋塔軍隊與之前的那些在戰鬥風格上相差太遠,還有那些在每次即將全滅敵人的時候神出鬼沒的救援部隊,這些都讓埃蒙覺得螺旋塔的實力藏在深處,還遠遠沒有暴露。

埃蒙把他的想法對卡羅爾博士說了,可惜的是沈中上校和卡羅爾博士迫於地球政府的壓力,還是決定傾盡全力搏上這一次。

沈中上校在聽完蘇華和埃蒙的意見之後,給出的答案是放手一搏。

“既然螺旋塔在我們屢次挑釁,次次敗仗的情況下都沒有出全力,那就說明他們並不是不想出,而是有什麼原因無法盡全力。既然如此,趁這個時候,我們全力一擊才更有勝算,如果等到螺旋塔解決了那個他們內部的問題,我們和他們又將是僵持的結局。甚至,我有種預感,也許到時候,他們會比以前更強也說不定。”

母塔基地中軍事才能最高,身經百戰的沈中上校既然做了如此決定,那麼其他人自然也沒有意見,於是這次大舉進攻螺旋塔就這麼定了下來。

總裁的專屬女人 蘇華躺在艦船休息室的上鋪上,身體隨着艦船搖搖晃晃,腦子裏在反覆琢磨自己的計劃,這次地球政府急着讓母塔基地對螺旋塔發起攻擊,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讓尤晨做的那件事情的影響,如果是的話,政府到底在打着什麼算盤。螺旋塔這幾次戰鬥明顯沒有顯出真正的實力,那個似乎很強的伊恩也沒有再看到影子。這些都是自己現在還無法掌控的東西,蘇華有些迷茫,缺失了情感讓他連焦躁的情緒都生不起來,可是看不清形勢,不知道怎樣才能達到自己的目標,這樣的情形又一次讓他認識到了自己缺乏足夠的實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