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們放心,本王只借一次,日後再不惦記着了……”

賈環頗爲解人意的講道理道。

法相老臉都快糾結到一起了,苦笑道:“王爺,大還丹……”

“大和尚,本王不是小氣的人。

除了那達摩洞的輪迴花外,其他還要什麼藥材,你只管開口。

本王十倍給你!

你若是能給幾顆輪迴花的種子,本王讓人好生培育,說不定就能得到輪迴花。

到時候,也還給你們。

本王不是小氣霸道之人……”

賈環拍着胸口保證道。

法相再無言以對,只能解釋道:“王爺,鄙寺上一甲子輪迴花因故丟失,不知去向。

щшш ▪тt kán ▪℃O

這一甲子所存大還丹,只餘二十三枚。

還要給達摩堂留下八枚,所以……”

“十五枚就十五枚吧。

本王爲人最是講道理,只要十五枚。

想來應該勉強夠用了……”

說罷,見三個老和尚都面帶苦澀,賈環表情誠懇了些,笑道:“你們只管放心,本王不白要你們的。

你們少林雖然家大業大,可想來銀子遠不如本王。

回頭本王派人送三十萬兩銀票給你們,再送給你們一批黑遼老參。

都是用銀子買不到的真品。

蜜嫁完美男神 這下不算賠本了吧?”

法相聞言,臉色總算舒緩過來。

倒不是他們貪銀子,而是練武着實太耗費銀子。

文僧還好,只茹素。

武僧卻要吃肉食,不然哪來的精氣。

那麼多武僧,一日裏吃掉的肉食,就是個天文數字。

再加上從武需要的補藥……

少林寺香火那樣旺盛,又有寺產良田,也不過是勉強能做到收支平衡。

有這三十萬兩銀子,卻能鬆快幾年。

性悲禪師道:“大還丹在藏經閣,老衲去取來吧。”

賈環燦爛笑道:“喲,那辛苦大和尚了!

對了……”

賈環又補充道:“本王聽蛇娘說,論開筋煉骨鍛皮的入門功法,少林寺絕對是個中翹楚!

咳咳!

這個……”

法相方丈有些忍無可忍道:“且不說王爺身上的《白蓮金身經》,還有那天下第一武學《寒山折梅手》,傳聞有鬼神莫測之威。

王爺又何必讓小王爺練少林武功?”

賈環尷尬的笑了笑,道:“不瞞方丈你說,那《白蓮金身經》,是前白蓮教主,我現在的一個岳父相傳。

人家願意傳給自己的外孫,未必願意傳給別人的外孫,對不對?

哎呀這家大了,事情就多,本王實不好意思拿這些紅塵事叨擾幾位大德高僧……

所以還請大和尚你幫幫忙,務必幫幫忙!”

法相方丈聽聞這強大的理由,抽了抽嘴角,無奈的看向另外兩位神僧。

性衡神僧想了想,道:“就老衲所知,《白蓮金身經》雖爲天下第一煉體寶典,但對根骨資質要求也極爲嚴苛。

而且,修行頗爲艱難,稍有不慎,就會落下殘疾之苦。

歷代白蓮教主,挑選傳人,都會一選七人。

最後能練成《白蓮金身經》者,不會超過兩人。

可見,此功法之艱難。

想來王爺亦有此顧忌……

如此……也罷。

不知王爺和那位苗疆聖女,想要本寺哪門功法?”

賈環乾笑了兩聲,眨了眨眼,道:“易……易筋經?還有洗髓經……”

此言一出,連性衡禪師這等功參造化的絕世大高手,都不禁晃了晃身體。

如果說《白蓮金身經》是白蓮教一脈的不傳絕學,那《易筋經》和《洗髓經》就是少林寺的千年鎮寺之寶。

他們不怕大還丹外傳,是因爲沒有輪迴花,別說得到大還丹,就是得到藥方,也沒用。

可若《易筋經》和《洗髓經》被傳了出去,那……

少林寺寺本動搖。

見三個大和尚爲難的差點落淚,賈環哈哈一笑,道:“罷了,你們忒過小氣!

本王不要了,瞧把你們難爲的。

這樣吧,你們看着什麼武功築基最善,就給什麼吧。

只要平穩妥當,是不是那種蓋世奇功都無所謂。

反正只是先築練武道根基,平和些最好。”

三個大和尚見賈環這般好說話,沒用強取,心裏總算平穩了些。

性衡禪師想了想,顫巍道:“王爺寬宏大量,老衲不勝感激。

若非《易筋經》和《洗髓經》二經實在干係太重,老衲等不可做少林寺千百年之罪人……

若王爺真想讓王子修習鄙寺《易筋經》和《洗髓經》,日後可送王子來寺中,由老衲親自教導。

兩部功法雖不似《白蓮金身經》霸道,也不似《寒山折梅手》可容入天下武學,進而剋制天下武學。

卻最能調理筋骨,療養弱體……

只要王爺應承,不將功法外泄就好。”

此言倒是讓法相方丈和性悲神僧都吃了一驚……

賈環卻並不大在意,雖不知這老的不像話的和尚爲何變了心思,但總歸是好事。

他笑道:“那可真謝過大和尚了,日後若有需要,一定叨擾大和尚!

看大和尚你年紀忒大了些,山上天冷,本王有一件上好的斗篷,是野鴨子毛做的,十分暖和。

還是當年我家老祖宗贈我的,今日本王高興,送你了!”

性衡神僧聞言,看着賈環的臉色,忽然一笑,白眉顫了顫,微微躬身道:“如此,老衲就謝過王爺了。”

活的通透的高僧,自然明白這個斗篷的意義。

甚至比先前十五枚大還丹的回禮更重,因爲這是一份人情。

對於賈環這個層次的人,極少欠人人情。

因爲對他們而言,金銀反倒輕賤,人情最貴。

不一會兒,性衡禪師歸來,一手拄着禪杖,一手捧着一個木盒,並兩本薄薄的冊子。

法相方丈先接過木盒和冊子,將木盒捧獻給賈環,道:“此木盒是由少林後山達摩洞外一株千年蒼松枯敗後所制,受數百年佛香薰制,可保藥效不失,亦爲一樁寶物。

盒內裝有十五顆大還丹,王爺王府內有苗疆聖女這般絕代高人,想來會用此丹。

以此丹輔以開筋,可免除大部分苦痛。

且不虞根基不壯。”

賈環接過木盒後,聞言面上笑容又盛幾分。

沒習練過武功,絕難想象當初賈環在城南莊子受的是什麼罪。

一年到頭,身上就沒一塊好肉。

夜裏睡覺都要小吉祥扶着,不捱到牀上睡才行。

幾年砸練下來,幾經生死,纔有了他後來的入門……

這也就是他體質異於常人,靈魂異於常人。

換個人,即使身體受得住,精神上也未必承受得住。

多少人因爲開筋鍛骨之骨,心智失常成爲瘋子。

不到萬不得已,賈環不願他的兒女們,再走那樣的路。

誰都知道梅花香自苦寒來,但沒有當父母的人,是絕難體會到“我願我兒愚且魯,無憂無難到百年”的心境。

說到底,賈環也是個尋常人,不會溺愛孩子,但也當不了狼爸……

當然,到底服用不服用大還丹來開筋鍛骨,他還是會徵求孩子自己的意見。

再根據蛇娘和幼娘對孩子根骨的判斷來定。

比如賈蒼,天生體質強悍。

又受其母蛇孃的影響,在他極小時,就常告訴他,他爹爹是大英雄。

所以賈蒼很早就立志要做大英雄,極有志氣,他是斷不願用丹藥來開筋的。

對於這樣的孩子,賈環不會勉強,心裏驕傲,但面上不會鼓勵。

因爲未必每個孩子都能有賈蒼那樣的體質……

萬一日後都效仿起他這個大哥來,強行修行,出了問題,到時賈環還不懊悔死。

這個時代的豪門,除了嫡子外,其他庶子的性命,並不多重要。

關鍵時候,故意犧牲掉,以求家族利益,也不算什麼新鮮事……

但賈環卻捨不得,他的子嗣,哪怕平平凡凡,資質不佳……

他也會教導他們,善良正直的長大成年。

一個都不能有事。

想起已經開始顯懷的家裏女人,賈環面色溫柔的讓人驚訝。

一旁處,看見賈環面色柔善,目光純和,法相與兩位高僧眼中都閃過一抹滿意和放心。

果然傳言不能當真,這位王爺,雖然有些不着調……

但心質到底還是善良的。

少林大還丹和武功,沒有所託非人……

念及此,法相低頭看了眼手中的冊子,道:“果不出貧僧所料,師叔所選者,便是這二門功法。

一爲《混元一氣功》,一爲少林長拳。

此二法雖無通天徹地之威能,卻最善開筋煉皮鍛骨。

尤其是《混元一氣功》,練至深處,可壯內腑。

常練則免病,可得長生。”

賈環聞言大喜,哈哈笑道:“好,好!

佛門多高壽僧人,想來都是因此二功。

沒說的,本王承你們的情了!

無論是日後出海,還是在大秦境內,只要少林僧人不作奸犯科,違背律法,任何人都動不得你們。”

“阿彌陀佛!”

三大高僧得到了這句承諾,終於欣慰的放下心來,唸了聲佛號。

而這時,一直沒有動靜的淨室,卻忽然從內部打開。

賈環霍然回首看去,看到隆正帝負手立於門前,眼睛登時圓睜,狂喜吶喊一聲:“陛下!!”

隆正帝揚起嘴角,輕輕頷首一笑。

……

:。: “陛下,您好了?!”

賈環真真是驚喜過望,原本只打算讓隆正帝輕快一些就好,他從後世來,是知道中風後遺症有多麻煩。

涉及到腦部血管,在後世都是近乎無解的醫學難題。

卻沒想到,隆正帝竟然這般快就能站起來了!

賈環三兩步走近前,激動的幾乎語無倫次,道:“太好了太好了!

了不得!真是了不得!

陛下您……誒誒!!”

賈環許是激動太過,腦子抽了,就想輕輕拍拍隆正帝的雲肩……

結果只輕輕一碰,隆正帝就往後倒去,唬的賈環登時變了臉色,忙攙扶住。

隆正帝造假被揭破,氣罵道:“混帳東西!大師是神僧,又非神人,豈能一日就全好?”

賈環低眉順目的任打任罵,等隆正帝出夠氣後,賈環道:“臣以爲,請這位性禪神僧陪駕比較妥當。

少林不是想要弘揚佛法嗎?

正好讓這位神僧給陛下和臣一起弘揚弘揚,陛下以爲如何?”

此言一出,法相等高僧都微微色變。

淨室內走出性禪神僧,相比於進去前,他的氣色差了許多……

隆正帝哼了聲,道:“大師年歲逾百,只能在少林靜修。

今日費大氣力爲朕療養,已經動了根本,焉能貪心不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