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別怕,我會救你出去的!”

看着維多利亞不住的抽泣,雲天也不想責怪她,畢竟這種生死瞬間經歷太多,正常人都會瘋掉。

“你自己都保不住了,還想救我,你們公司把我們都出賣了!”

維多利亞原本以爲,這件事情雲天也一定有所參與,沒想到他現在也被拘捕了。

冰冷的手銬烤着她得手,這讓她的心更疼了。

“你放心,我答應過你父親,一定會保護好你,我說到做到!”

雲天試圖想要掙脫那手銬,但他不是神仙,手裏連一根鐵絲都沒有,就憑蠻力是無法掙脫的。

“你認識我父親?”

雲天的話,讓維多利亞一愣。

她驚訝的看着雲天,自己很久很久都沒有見過父親了,他又怎麼知道的呢。

“當然了,其實我並不是這神盾公司的保鏢,我這次就是爲你而來,我想要帶你回我的國家,幫我找出隱藏的內鬼!”

原本雲天並不想要公開這件事情,但現在不說是不能得到對方的信任了。

“真的嗎?”

聽到這句話,維多利亞還是有些將信將疑。

“我還有一個不好的消息要告訴你,你父親已經被害死了!”

雲天長長的嘆了口氣,把事情的大概告訴給了維多利亞。

在聽到父親死訊的時候,維多利亞並沒有太大的反應。

“我父親之前就查處了癌症晚期,我也知道他活不久了!”

身爲女兒,在父親臨終都不能守在身邊,這對於她還是一種折磨。

“放心吧,我一定帶你離開這裏,回到我的國家之後,你就不必害怕了,我一定會保護好你的!”

雲天一邊說着話,一邊試圖想要脫身,但是如果有太大的動作,那個守衛一定會知道。

於是他不再說話,不斷的用眼神對着維多利亞比劃着。

看着不再言語的雲天,維多利亞可是非常聰明。

她立刻意識到了什麼,但是同樣被靠在椅子上,她雙手背在後

面,根本無法移動。

就在兩個人還在後面試圖掙脫手銬束縛的時候,幾臺車子已經停在了警察局的門口。

“我進去把人帶出來!”

劍魚第一個跳下車,他要將功補過。

“不用了!”

可是剛想走進去的劍魚,卻被那帶着面罩的女人攔住了去路。

同時一揮手,那些抱着自動步槍的傭兵,直接向着警察局衝了過去。

“不用鬧出這麼大動靜吧?”

看着這些傢伙,他們是準備硬搶啊,劍魚急忙開口說道。

“爲什麼不要?”

女子冷笑着端着手中的狙擊槍,那苗條的身材左搖右晃的向着警察局走去。

隨着兩個人破門而入,還不等坐在大廳裏的警察反應過來之時,自動步槍的轟鳴聲已經在大堂之中炸裂開來。

伴隨着子彈呼嘯,一時間整個大廳一片狼藉,毫無反應的警察們,紛紛的倒在血泊之中。

紙屑漫天飛舞下,他們很快就幹掉了大廳裏的五六個警察,躍過吧檯,他們向着裏面的走廊衝了過來。

“噠噠噠……”

而就在這時,走廊裏幾個倖存下來的警察,也急忙掏槍和對方互射。

原本守在兩個人房間裏的那個警察,也急忙掏槍向着外邊跑去。

“曲別針!”

原本還想偷偷摸摸進行,眼看着守衛出去了,雲天急忙對着維多利亞喊道。

“哦!”

雖然不知道雲天要做什麼,維多利亞還是傾着身子,用嘴巴咬住了桌子上的曲別針。

雙手雖然扣在椅子上,但好在這椅子下面還有滑輪,叼着曲別針的維多利亞,立刻向着雲天劃了過來。

同樣雙手被靠在身後,沒有手去接曲別針的雲天,急忙探出頭來。

從維多利亞的嘴巴里將曲別針接了過來,同時也碰到了那宣軟的小嘴。

不過現在可不是佔便宜的時候,把曲別針含在嘴裏的雲天,用舌頭一點點的把曲別針做成自己想要的形狀。

破除這手銬的形狀很容易完成,聽着外邊激烈的槍聲,雲天知道時間已經不多了。

“轉過來!”

當用舌尖把曲別針推出來的時候,曲別針已經變成了l形。

維多利亞急忙把身體轉過來,雲天用嘴叼着,將曲別針插入了鑰匙孔裏。

來回扭動腦袋,隨着一聲脆響,手銬脫落下來,從獲自由的維多利亞急忙站起身,從雲天嘴裏拿過了曲別針。

有了維多利亞的幫助,雲天順利的把曲別針拿在了自己的手裏,這種手銬他根本不需要看,也能打得開。

“咔嗒!”

手銬打開,雲天立刻站起身,拉起維多利亞的小手,他向着門口跑去。

此時走廊之中子彈橫飛,剛剛衝出門去的警察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

“我們必須衝出去!”

不能猶豫,雲天急忙拉過一個櫃子,扔在了走廊裏,同時身體一個虎躍,已經翻滾到了對面的房間。

藉着翻滾的機會,他拿起了那警察掉落在地上的手槍,有了槍的他,靠在門上,對着維多利亞比劃了一下。

“砰!砰!砰!”

三聲槍響,子彈飛出後,直接貫穿了一個傢伙的腦袋,雲天的射擊水平又怎麼能是那些警察可以比擬的呢。

“過來!”

屍體倒地,讓一路強攻的傭兵立刻縮了進去,雲天急忙對着對面的維多利亞揮了揮手。

維多利亞一咬牙,也衝到了這個房間,靠在雲天身後的她緊緊的抓着雲天的胳膊。 子彈不斷的在狹窄的走廊裏來回反彈,這時候的流彈可是沒長眼睛。

雲天靠在門上,聽着這邊的聲音的槍聲越來越小,這些警察不管是火力還是戰鬥素養,都比不上對方。

看着手中的手槍,子彈也所剩無幾了,而對方清一色的自動步槍,攻陷這裏也是早晚的事情。

“我說朋友,我們是不是應該談談了!”

就在這時,外邊的槍聲停了下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從外邊傳來。

“你覺得我們還有什麼好談的嗎?”

雲天靠在門上,子彈不多,他必須要儘快想到其他的辦法。

於是雙眼不斷的在房間裏左右尋找起來。

“當然有了,任何事情都有談判的機會,只要你想談!”

雲天的槍法精準,這走廊又太過狹窄,不知道對方還有多少子彈的女子,不想在衝了。

這突然出現的神祕高手,徹底打亂了他們所有的計劃。

強攻不行,那不如換個方法。

“好啊,那我很想聽聽你的條件!”

說話間,雲天快步跑到這間辦公室的角落,伸手拿起了一個滅火器。

同時又將辦公桌掀翻在地,這種辦公桌都是鋁合金材質的。

將一個桌子腿卸下來之後,他有來到一張椅子前。

將椅子拔出,從中間取出一個更小的圓環。

“我給你兩千萬,你把這個女人交給我!”

錢永遠是談判的最好籌碼,沒有人可以都抵擋得住錢的誘惑,只看着錢多錢少了。

“兩千萬,你當我是什麼人?”

一邊和對方周旋,雲天一邊拿來了角落裏打掃衛生的紅色桶。

絕情總裁的棄婦 從架子上找來了那幾種清潔用的化學劑倒在一起。

一旁的維多利亞一臉疑惑的看着雲天,將這本就毫無關係的東西全部組裝了起來。

“兩千萬足夠你瀟灑一輩子了,你給我銀行賬號,我立刻轉給你!”

女子這邊,也不是毫無準備,這種談話,只是想要分散對方的注意力。

隨着一個傭兵從外邊走了進來,一把榴彈槍已經端在了手中。

既然要強攻,自然需要大口徑的武器了。

所以這談判,不過是拖延時間的方法而已。

“好啊,那你給我點時間想一想!”

這種土製的武器已經準備好了,不過絕對不是大規模遠距離的爆炸物。

雲天拉着維多利亞,走到被他推翻的櫃子後,這裏距離門口,還有十多米。

“一會我讓你跑,你就往後面的房間跑,那裏應該是武器庫,你靠在門上就行!”

雲天壓低了聲音,對着維多利亞說道。

毫無戰鬥經驗的維多利亞,現在唯有不斷的點着頭了。

“好啊,想清楚告訴我!”

女子一揮手,幾個傭兵立刻壯着膽子向前緩緩走去。

走廊之中滿是屍體,那些警察早就被他們幹掉了。

“喂!”

突然,安靜的走廊之中傳來了雲天的一聲叫喊。

這讓走在前面的傭兵,本能的扣動扳機。

“砰!”

一聲巨響,在雲天他們藏身的門口炸裂,榴彈炮的威力比手雷大的太多了。

雙手捂着耳朵的維多利亞,只感覺心口一疼,好在這枚榴彈,並沒有落進來。

與此同時,雲天已經一躍而起,端着手中的滅火器,三步就跨到了門口的位置。

將自制的土炮直接對準了走廊,幾個傭兵驚訝的看和這奇怪的鋁合金管子,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

“跑!”

對着身後的維多利亞大喊一聲,雲天也壓下了滅火器的開關。

這被壓縮氣體灌滿的滅火器,立刻向着對面噴射而去。

突然而至的白色粉塵,讓他們本能的扣動扳機,可就在那子彈出膛的瞬間,周圍的一切頓時被點燃。

“砰!”

火焰頓時吞噬了整個走廊,三個傭兵也瞬間化爲了火人。

這就是那些化學清潔劑的功效,一時間整個走廊滿是烈火。

“砰!砰!砰!”

將手中的滅火器扔了出去,伴隨着紅色的滅火器在空中劃出弧線,雲天手中最後三發子彈也射了出去。

子彈瞬間擊碎了滅火器,一時間火勢更猛了。

趁此機會,維多利亞也跑了出去,按照雲天的要求,她快速來到了後面的房間。

還不等她明白,雲天也已經感到,一擡腳硬生生的將那扇門踢來,兩個人這才衝了進去。

“噠噠噠……”

而外邊的子彈透過火焰,不斷的對着裏面狂掃。

不過此時火焰正猛,沒有人有機會衝過來。

翻身而起的雲天,看着架子上的自動步槍以及自己的雙刺,這纔算是放心。

看起來自己剛纔觀察的沒錯,這些人把自己的雙刺放在了武器庫裏。

“好了,咱們準備逃跑吧,一會我掩護你,從對面的緊急通道跑出去!”

拿起自動步槍,雲天對着維多利亞說道,現在有了武器,他可不懼怕那些傢伙了。

“好!”

剛纔的談話,讓維多利亞又一次接受了雲天。

現在能不能活下來,也只有靠他了。

閃身來到門口,聽着外邊的慘叫聲,雲天蹲低了身體把槍口漏了出去。

“噠噠噠……”

子彈在膝蓋的位置射出,兩個被慫恿走進來的傭兵頓時倒在地上。

在他們的哀號聲中,維多利亞快速的衝到了對面,而云天也緊隨其後,兩個人走進了那逃生通道。

這裏堆放着很多雜物,一路向前,果然有一扇閉着的門。

手指粗細的鎖鏈將門牢牢的鎖住,不過雲天一擡手,魚腸劍輕易的就將其割斷了。

“有車!”

推門而出,這裏竟然是一個停車場。

維多利亞興奮的對着雲天說道。

“沒有鑰匙也沒用啊!”

雲天雖然可以弄開車,但從這過去最少也有五十米。

一旦對方追上來,用火力把他們壓住的話,雲天根本沒有機會開車。

“看我的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