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可以去試試!”張唯不願意與李彭計較。

“你要是能讓加貝讓我們打。我就敢試試!”李彭撇嘴,李彭心想。很明顯麼。 我的卡哇依之旅 ,想讓人打就讓人打,是他傻還是你傻。

但是就在李彭話語落下的剎那,楊宇卻是說道“好吧,我去說,我到還真不信,讓我打還打不到,我還活吧!”楊宇的那倔脾氣又是上來了。

“就是,就是!我們聖使四兄弟也不是吹出來的!”劉伯明顯就是打醬油的,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神情。說來也是,以前都是在不斷的閉關之中度過,此次一出關就是有着如此好玩的事情,恐怕任誰都會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

“倒時候自取其辱可是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們!”張唯此時也是有些後悔,後悔自己說這樣的話,可是此時一切都已經晚了,因爲楊宇和李彭都已經向着天緣二人走去了!

此時在張唯身邊的只剩下聶海奇和劉伯了。

看着還在那裏一副看熱鬧的樣子的劉伯,張唯的氣可以說是不打一處來,斥道“走吧,你就笑吧,遲早有你笑不出來的時候!”

說着,也不管劉伯,徑直跟了上去! 本是蹲在那裏的聶海奇。看着衆人離去,心中也是有些詫異。但是僅此而已,繼續把頭埋在胳膊裏,但是當發現他們都是走向天緣那邊的時候,心裏卻是有一些不安,鬼使神差的站起身,隨着劉伯和張唯跟了上去。

“小傢伙,過來人了,這麼大個人還在哭鼻子,可是要讓人笑話的。”看見楊宇等人走來,加貝拍拍天緣的腦袋,如是說道。

“哼,誰敢笑話我!我就讓他吃不了兜着走。”天緣絲毫沒有察覺到身後楊宇等人的到來。其實要是在平常,天緣是決不可能放鬆自己的警惕的,可是無奈,對於加貝無論是來自於前世的記憶,還是這一世對於哥哥的依賴,導致了天緣只要加貝在自己的身邊,就會自動的放棄所有的防禦以及警戒系統。並且連最爲簡單的精神力也是會撤回。

這看起來是天緣的極度信任,但是在另外的一個方面卻是更加的凸顯出其自身的安全感的缺乏,曾經聶海奇曾經說過作爲華陽宗史上最爲年輕的天才。天緣近乎所有的修煉都是自己完成的,本就已經認定自己是孤兒的天緣在某種程度上,把自己武裝的好像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可是其內心卻是極度缺乏安全感,所以纔會那般的單純,卻是又極爲脆弱,枯燥的修煉生涯以及極度封閉的內心,在加貝出現之後終於打開了接受這個世界的窗戶,自認爲加貝就是自己的親人之後,這種感覺就是無限的放大了。

此時的天緣卻是像一個五六歲的孩子,感受着來自這個世界的親情,渴望那種失去的卻又並不存在的家人的保護。

楊宇等人卻是將這些話一字不落的聽了進去,楊宇微微搖頭心中暗道“還是像以前一樣的強勢呢!”

加貝則是摸了摸鼻子,“額,好吧,那你繼續哭吧!”

“誰哭了,你看見我哭了麼?”天緣從加貝的懷中掙出,兩個小手擦了擦眼角的淚。隨後嘟着小嘴問道。

“沒有,沒有。我的弟弟什麼時候哭了,我怎麼沒看見!”加貝忍不住笑道。

“這還差不多!”天緣說完,隨後轉身想要尋找聶海奇的身影,卻是發現了楊宇等人!

天緣的眼睛微微眨了眨,瞬間開啓全身的防禦系統,精神力無限的放大,冷眼注視着楊宇,冷聲道“好大的架子呀!把我師兄弟引到這裏,隨後自己玩消失!”

“你認識我?”楊宇有些不可置信,自己的樣子已經變化很大了,天緣怎麼會還能夠認出來呢?

“認識,何止認識,我還想揍你呢,竟然敢拋下我們自己跑,吃我一招!”天緣斥道,話語之中滿是憤怒,手中不自覺的浮現出靈冰匕!隨後整個人帶起一陣風沙衝向了楊宇!

誰也沒有想到此時的天緣竟然毫無緣故的率先發難,楊宇雖然有些詫異天緣心中的氣爲什麼那麼大,可是此時的天緣完全就是真的動手了。

楊宇見狀,僅僅只是憑空推出一掌,掌風旋轉着向着天緣撲去。隨着掌風出現,周遭的空氣都是有些扭曲,呼嘯的風聲伴隨着無盡的威壓狠狠的向着天緣壓去!

“楊宇,你還真是瞧得起我,以爲一掌就能夠壓制我麼?”天緣冷斥道。

隨着天緣聲音的落下,天緣本是飛跑的身軀,卻是腳下猛地發力,整個人的速度更是提升了一分。隨着天緣速度的加快,只見天緣的身後留下一道道殘影。

沒有什麼所謂的躲避,天緣直接衝向那掌風,嘭的一聲巨響,只見天緣直接破開了那所謂的掌風,看見這一幕楊宇都是有些呆住了,這是融氣境所能夠達到的力量麼?怎麼這麼輕易的就破開了自己的攻擊。

這簡直不可能,楊宇此時完全呆住了,但是天緣卻是露出一絲詭異的笑,隨着笑容的出現,天緣整個人散發出一種極爲冰冷的氣勢與威壓。


威壓的出現更是使得本是呆愣的楊宇陷入了一種迷茫的狀態。而天緣則是再一次瞬間提升自己的速度,直接衝向楊宇。

而在天緣身上散發出冰冷的氣勢的時候,加貝則是高呼道“器靈的雙重覺醒的反噬之力,你們阻止他!”說完加貝整個人則是消失在原地。

即便加貝不說,張唯等人也是看出了一樣,因爲此時的天緣雙眸之上所流露的是那種徹骨的冰冷,這種冰冷絕對不是區區融氣境的天緣所能夠展現出來的,在第一時間,張唯則是召喚出自己的仁王劍,高喝道“仁王劍之仁義之力!”

隨着張唯的一聲高喝,只見張唯整個人瞬間舞起了仁王劍,身隨劍動,劍隨身舞。一道道劍氣以最爲瘋狂的速度,在楊宇的面前集聚,只是爲了阻擋天緣前衝的身形。

李彭則是高喝一聲,“烈火焚天,媚龍天下之魅惑之術!”

李彭則是在第一時間召喚出自己的媚龍,但是奇怪的是媚龍竟是有些畏懼。可是自己的主人已經將自己召喚出來,它也是不能丟了自己主人的臉,硬着頭皮衝向天緣。值得一提的是,媚龍竟是擋在了劍氣的前面。

而劉伯則是啪的並起雙手,高喝道“神水無極!重水之術!”

這一次,劉伯並沒有召喚自己的神水劍,而是使用了神水之重水之術。所謂的重水就是無限度的壓縮水,使得水本身的密度和重量都增加到常人無法承受的地步,而重水之術則是世間最爲厲害的阻攔之術。

隨着劉伯聲音的落下,只見在媚龍的前面出現了五滴水,雖然僅僅只是有五滴,但是不得不說,這五滴水給人的感覺卻是極度的危險。

眼見着幾人都是做出了阻攔。聶海奇則是雙眼微眯,以最快的速度,將楊宇拉到自己的身後。僅此而已卻是沒有多餘的動作。

這一切說起來很多,但是一切僅僅只是在眨眼間。前行的身影看着面前的幾重防禦,冷笑道“莫不是以這些就想難倒我不成。”語落,天緣則是瞬間出現在五滴水的面前。 在天緣出現在五滴水滴面前的那一剎那,只見天緣嘴角扯出一絲詭異的笑,隨後只見匕首輕輕一劃,。那五滴水竟是直接碎裂,散落的水滴,在落在地面上的那一剎那,砸出了五個巨坑,由此可見,這五滴水絕對不像表面上看見的那麼簡單。

五滴水在被破開的剎那,在水滴後的媚龍明顯顫了顫。而天緣只是微微笑到,猛喝到,“還不給我滾!”

隨着天緣話語的落下,媚龍直接嚇得回到了李彭的身體之中。

“額!”李彭嚇得有些不知所措,暗罵一聲“真他、媽、的猛。”李彭話語落下的剎那,天緣已然出現在張唯的劍罩面前,天緣只是簡簡單單的劃了幾下,劍罩便是盡數碎裂。

看着自己苦心經營的一擊被天緣如此簡單的破開。張唯實在是難以置信。身子竟是後退了五步之多。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我看見的這不是事實!”張唯喃喃道。

隨着劍罩的破裂,聶海奇則是擋在了天緣的面前,“你讓開!”天緣冷聲道。

“不,我據對不能讓你貿然傷人!”聶海奇沉聲道。

“你不要讓我動怒,給我讓開!”此時的天緣已然被森冷的目光所代替。說話的時候,都是冷冰冰的。

“不可能!”聶海奇一如既往的決絕。

“那就別怪我!”天緣話語落下,手中的靈冰匕帶着無盡的威壓,向着聶海奇劃下。

聶海奇看見這一幕,已然是閉上了雙眼。

忽然,“叮叮噹噹”的金屬的交接聲響起。聶海奇下意識的睜開眼睛,卻是發現,天緣已然在前面五十米處,而與之交手的卻是加貝。原來,就在天緣即將傷害到聶海奇的時候,加貝卻是及時出現了,承受住了天緣的第一波攻擊,並且將天緣強行逼離了聶海奇的身邊,忽然發覺自己沒事了,聶海奇一屁股就要坐在地上。

但是,身體卻是在半空之中被人扶住了,扶住聶海奇的不是別人,正是楊宇四兄弟,此時的楊宇已然自那呆愣之中清醒了過來,而在清醒的那一剎那。楊宇看見的就是聶海奇單薄的身影。

但是確確實實就是這單薄的身形救了他。看着聶海奇,楊宇道“多謝了,雖然你與我的年紀相差甚大,但是,沒有關係。你這個兄弟。我認定了!”

本以爲聶海奇會因爲搭上楊宇這樣的強者而興奮,但是,誰知道,聶海奇卻僅僅只是輕聲應了一聲“哦!”

說着,腳底一軟,聶海奇整個人竟是昏倒在楊宇的懷裏,說來也是,任誰自鬼門關走了一趟,心裏或多或少都是會有一種虛弱和後怕的感覺,聶海奇此時的表現已然很不錯了。

“大哥,你們幾個看着他!我去看看,器靈的雙重覺醒,這種事情可不是簡單的事,我們之中唯有我的仁王劍能夠幫上些許的忙。我去看看!”張唯出聲道。

“嗯!去吧!”楊宇點頭應允。

得到允許,張唯提劍飛了過去。

誰也沒有想到,本來想要找加貝開個玩笑,卻遇上這樣的事,正是應了那句話,人算不如天算呀。

且說此時正在交手的加貝和天緣,加貝手執修羅匕,天緣手執靈冰匕。兩把紫色的匕首在不斷的交手中不斷的碰撞出火花。

“天緣,你瘋了麼?我是哥哥呀!你快點醒過來,不然你將永遠的沉睡其中!我的傻弟弟,你快醒來好不好,不要嚇哥哥!”加貝不斷的呼喊着。

但是此時的天緣周身都是被一種氣霧所包裹。整個人的眼睛都是緊緊的閉着,完全就是像一個機器一般,按照指示自行的做着攻擊。

而在天緣的身體之中,卻是另外的一種狀況,天緣整個人平躺在那裏。而在天緣的左右兩邊,則是站着兩個人,這二人不是別人,正是靈冰天帝和鼎聖何灰。

二人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相互對視。沉默許久。何灰道“我們必須承認,我們現在是三靈共侍一主。這是不能夠逃避的事實!”

“沒錯,可是修羅王現在不在這裏,我們二人根本就無法各歸其位,而我們現在又不能夠傳音,讓副盟主和修羅王回來,你說該怎麼辦。”靈冰天帝搖頭道。

“副盟主出現的真不是時候,剛剛好在我們覺醒的時候出去。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必然,這樣的話,在外界看來必定是雙器靈覺醒。,可是實際上我們只是三體佔位而已,導致了主人的身體不平衡。現在我希望有人能夠看出來異樣。副盟主和修羅王早點回來,不然的話,小主人的身體會因爲器靈佔位不均而導致爆體而亡。”鼎聖何灰說道。

“我們現在能做的就是竭盡全力收斂自身的氣息,使得修羅王的氣息壓過我們,才能夠讓外界的人察覺到異常!”靈冰天帝道。

“嗯!”二人對視一眼,卻是直接坐下來進入了冥想的狀態。

щщщ. тt kán. ¢Ο

外界,張唯手執仁王劍也是加入了對抗之中,但是隨着不斷的交手,加貝和張唯都是感覺到了天緣所傳出的力量越來越小,固然,在某種程度上,以一敵二固然會出現疲憊感。可是隨着時間越來越長,張唯卻是終於察覺出不同。

“副盟主,這不對,你有沒有感覺到,自小傢伙的身體上傳出的感覺太過單一了!”張唯說道。

張唯不說還好,說完之後,加貝仔細感覺了一下,也是察覺出不同。眉頭越皺越緊。隨後說道“不對,這是修羅匕的氣息。難道說……”

說道這裏,加貝暗呼不好“張唯你拖住天緣,這不是雙器靈覺醒,而是三靈佔位。缺少了一靈,導致了小傢伙身體之中的元氣不均!這樣下去。小傢伙會爆體而亡,你拖住,我尋找機會回到小傢伙的器靈世界之中!”

“好!”張唯應了一聲,劍招舞的越來越快,而因爲天緣身體之中,靈冰天帝和鼎聖何灰的存在,天緣終於在某一刻露出了破綻,而加貝則是趁機再一次的進入了天緣的身體之中! 就在加貝隱在天緣身體之中的那一剎那,天緣整個人都是陷入令人平靜之中,本是還在攻擊的他,卻是瞬間的停下了所有的攻擊的手段,在那一瞬間,似乎天緣被冰住了一般,像一個冰塑一般一動不動。

本是還在被動防禦的張唯險些因爲慣性的作用而傷到天緣,好在其自身的反應的速度比較快,以近乎不可能的角度使得劍尖閃過了天緣的身體,避免了一次不必要的傷害。

而遠在不遠處的楊宇等人則是以最快的速度跟了上來。

“四弟,怎麼樣?小傢伙怎麼突然頓住了身體。”楊宇問道。

“還用問麼。自然是四弟以非常手段困住了小傢伙唄!”李彭在不陷入危機狀況的情況下,一如既往的說話不經腦子。

“三哥,這真的不是我,再者說,你不感覺這裏少個人麼?那個人就是小傢伙頓住身體的原因。”張唯搖頭道。

“哦,你說的是副盟主呀!隨便他,他那麼強的實力,消失就消失吧,反正以他的修爲自是沒有什麼事情的,倒是你。沒事吧!”李彭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只是沒想到,想要找副盟主開個玩笑,卻是險些玩出火來!唉!”張唯如是說道。

而一直不言語的劉伯卻是走到了天緣的身邊,用精神力仔細的查看着天緣的情況,而剛剛醒來的聶海奇則是緊緊的跟在他身邊,似乎在等待着什麼。

“二師父,你發現了什麼?”聶海奇可謂是語不驚人死不休,在這麼短的時間竟是改變了稱呼,、竟然稱劉伯爲師父。在張唯和天緣以及加貝周旋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

原來在聶海奇昏迷醒來之後,劉伯竟是主動提出要當聶海奇的師父,聶海奇本就是一副學生的狀態,而且還是一副相當聽話的學生,在聶海奇的心裏向來是遵從強者爲尊,所以很是痛快的答應了下來,畢竟依照自己所想,勢必是要在這裏待很久。

但是奈何自己有着自己的師父,正所謂一日爲師,終身爲父,聶海奇不可能放棄也不可能不承認紫老,所以只能稱之爲二師父。而劉伯在這四人中也是排在第二,所以劉伯也是接受了這樣的稱呼。

雖然劉伯這樣做有着自己的私心,自己做不了天緣的師父,所以才退而其次,在別人沒有想到這裏的時候,將聶海奇搶到自己的手中,那麼日後天緣對他自是不能冷眼相待,畢竟聶海奇是他的師兄,這是必然的。

但是不得不說,今日劉伯之舉卻是爲未來天緣征戰一途培養一位絕世戰神,更因爲劉伯自身領悟的是水屬性之力,所以也是成就了聶海奇的似水柔情,傳承了一世的佳話。更是因爲劉伯自身的思維以及分析問題的能力,使得聶海奇在日後更能夠透過一些表面看清楚事情的本質,所以在日後天緣征戰之時,即便身邊沒有白面書生,也依舊能夠有着以爲軍師。

“所謂的三靈佔位竟是真的會出現,真的是不可思議,時間能夠承受三位器靈的,恐怕也只有小傢伙一個人了。

所謂的三靈佔位,是指一個人的身體之中同時容納三種法器的器靈,但是這器靈可不是簡簡單單的器靈,這三靈佔位的器靈是特指仙器的器靈,你知道,在器靈的世界之中只有當法器達到天靈法器的時候,器靈纔會真正的與你融爲一體。一般的情況下,所有的器靈只是在進行認主儀式之後,便是寄宿在人的身體之中。而不會真正的融合。

記住,是寄宿,而不是融合,但是當真正的達到了所謂天靈法器,你便是真真正正的擁有着兩條命。

而現在小傢伙的身體之中,卻是真真正正的有着三個仙器的器靈,雖然這時他的身體並不能真正承受這些器靈,但是因爲在他身體之中的三個器靈對着天緣都是有着極爲強烈的依賴性,所以在佔位的時候,必是會竭盡全力的去減少因爲佔位的時候對於其自身的傷害,再加上副盟主的強悍修爲的壓制,所以,即便是此時的天緣也是能夠吸收這一切的。

但是,想來你也知道副盟主在先前已經是寄宿在天緣的身體之中,而且還是寄宿在天緣法器的器靈世界中,而副盟主卻是在剛剛出來了。也就是說,在副盟主出來的時候,在天緣的身體之中僅僅只是有着兩個器靈。

又因爲本身就是天緣身體法器的修羅王也是出來了,所以導致了在三靈佔位的時候,缺少了修羅王,所以導致了三靈的佔位不均,那麼就會導致天緣會因此而爆體而亡。所以說,假使你在日後即將面對三靈佔位的時候,切不可讓任一一個器靈離體,否則,你將性命難保。知道麼?”劉伯語重心長的說道。隨後竟是閉上了眼睛,任由聶海奇自行消化其中的信息。

“二師父,你的話裏有話!”聶海奇眉頭微蹙,看着閉目養神的劉伯如是說道。

“哦?話裏有話?你倒是說說看,怎麼個話裏有話!”劉伯有些吃驚,聶海奇竟然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體會到自己話中的意思。


“你是在強調天靈法器能夠自行離體麼?你的意思是在告訴我千萬不要放任天靈法器是麼?”聶海奇如是說道,但是在說出口之後卻是依舊感覺有些不對,好像有什麼東西自己並沒有把握到一樣。

“你師父卻是有警告你的意思,但是更多的卻是讓你學會聯想,三靈佔位,缺少任一一靈都會使得自己的身體受到嚴重的傷害,輕則受傷,重則死亡。

而恰恰在這個時候,副盟主受到外界的幻術牽引出來了,而在真正的出現這種狀況的時候,我們卻是認爲這是雙重器靈覺醒,險些犯下不可彌補的錯誤。

所以你師父的真正的意思是在告訴你,一切看似不相關的事情,都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切不可大意。知道麼?”張唯插嘴道! 聽見張唯的話,聶海奇的第一感覺就是後怕,這也太不可思議了,怎麼會這樣,難道說加貝的出來不是偶然,而是必然麼?而真實的目的就是使得天緣自身的器靈不均而爆體而亡,並且還引發出所謂的雙器靈覺醒。使得衆人只想拼命的壓制,而不是尋求其他的解救方法。說的好聽一點,就是對方的計謀太高了,說的不好聽一點,根本就是人家把你賣了,你還在幫別人數錢。

如此思維,如此心機果真不是一般人所能達到的,“二師父,我們氣師一脈和武者聯盟到底有什麼糾葛,爲什麼小師弟,總是會受到莫名其妙的迫害!”聶海奇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緒。出聲問道。

聽見問話,劉伯下意識的望了望楊宇。楊宇微微搖了搖頭。卻是什麼都沒有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