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小子可以啊,在這麼個鬼地方竟然都可以……”我笑着伸頭往裏看了一下,卻被蔡大力對了出來,什麼也沒有看到。

蔡大力笑着和我來到我的房間,關上門笑着說:“和我說說,是不是把莊欣然這個富二代搞定了。”

“搞定個屁啊,兄弟我是那樣的人嗎?”我踹了一腳蔡大力說:“聽說你是眼睜睜的看着瘦子和小師傅被帶走的,你太不夠兄弟了吧,怎麼沒有上前拉着啊!”

“這個可不能怪我,當時我想衝上去的,可是瘦子卻拉住我說。這是他自願的,還說是鬼州七子來請他們去做客。他奶奶的,不知道他是哪根筋搭錯了。有人這樣請人去做客的嗎?”蔡大力埋怨的說道。

“到底是咋回事啊,瘦子他們臨走的時候和你說了什麼?”我疑惑的問答。

“說起這個,我就想笑。來,我和你說說,你就知道莊欣然爲什麼要和你那個了。”蔡大力笑着和我說了事情的經過。

不過蔡大力說的這些根本就沒有什麼重要的信息,無非是瘦子有點不正常。至於瘦子和他說了什麼。他卻沒有說,而是直接說了小師傅要莊欣然和我那個才願意救她的母親。

之後他們就商量來嚇唬我,讓我以爲已經死了。這樣我就沒有心理負擔,然後就可以和她那個了,所以纔會出現我在走廊裏面看到的那一幕。

至於瘦子,和小師傅單獨找他談話的事情,蔡大力竟然一個字都沒有說。我提示他好幾次,他都當作沒有聽到。

異瞳臨世:穆少之霸寵甜妻 最後他索性嚴肅的說,有些事情現在還不方便說,等到時機成熟了,他自然會告訴我。對於這樣的話,我只能衝上去把他按在身體,威逼他說出來。

可是不管我怎麼威脅,他都很認真的說,現在不可以說。還說這是小師傅吩咐的,等到時機到了,他自然會告訴我。

我現在知道小師傅爲什麼會只告訴蔡大力了,因爲莊欣然有求於我,如果告訴她的話我很快就知道了。告訴蔡大力纔可以守住這個祕密,到該說的時候告訴我。

可是他越是不說我越是想要知道,最後苦戰無果之後。我只能放棄了,畢竟小師傅這樣做,一定有她的道理。

蔡大力見我放過他,他連忙爬起來向着房間跑去說,佳人還在等着呢,不可以讓美女獨守空房不是。

說到美女,我對蔡大力房間的那個女的還真的有點懷疑。這裏根本就沒有什麼人家,更不可能有站街女。蔡大力房間的女的是從哪裏來的呢?難不成是女鬼吧!

蔡大力笑着踹了我一腳說,我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這裏什麼會有女鬼呢?就算真的是女鬼,長得這麼漂亮,他也願意。

蔡大力離開之後,我就一個人躺在房間裏面。想到之前的蘿莉鬼,還是浴室裏面突然消失的蘿莉女,我就十分的害怕。

可是就算害怕,這麼晚了我也沒有地方去啊。莊欣然哪裏不能去,蔡大力又在做運動,我想了一下,只有蒙這頭,硬撐着睡了。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我就從牀上爬了起來。這一夜我是擔心害怕,直到下半夜才睡去。

我走出房間的時候,莊欣然也起來了。她看到我的時候,十分的尷尬,連招呼都沒有打就下了樓。我走到蔡大力的房間用力的敲了幾下,裏面才傳出蔡大力疲憊的聲音,可見昨晚沒少折騰。

等到蔡大力起來,和我下樓的時候。前臺的小姐說莊欣然讓她告訴我們,她回自己家了,有緣再見。

我知道莊欣然是不好意思見我了,既然自己回去,就讓她清淨一下吧。

我回到家中,老爹也沒有說什麼,更沒有問我任何東西。母親關心的說我瘦了,要做好吃的給我補補。

我的生活就這樣再次歸位平靜,新道村就像是一個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這裏沒有明爭暗鬥。沒有勾心鬥角。這裏的村民都十分的淳樸,來到這裏,心靈都可以得到淨化

這裏越是美好,我心裏越是不安。我不想那個黑影破壞這裏的寧靜,我要儘快的找到紅色的盒子,把未來要出現的災難扼殺在搖籃裏。

這段時間我找了蔡大力很多次,他都沒有告訴我小師傅他們和他說了什麼?我便向問他小師傅去了哪裏,他只是笑而不語。還笑着說那天的那個女子真的夠勁,這裏都找不到那麼夠勁的女子了。

知道在蔡大力哪裏問不出什麼來,我只有默默的回到家裏。當我走進房間的時候,卻看到小穎慌慌張張的藏着什麼。

自從莊欣然走了之後,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小穎自然還住在以前的那個房間,平時她很少來我的房間。這次來幹嘛?竟然還偷看我的東西。

我坐在小穎的旁邊,輕聲的說:“手裏拿着是什麼啊,給我看看!”

小穎像是一個做錯了事的孩子,楚楚可憐的看着我說:“你先答應我,不要兇我。”

“我什麼時候兇過你,拿出來吧。”看着小穎的樣子,我心裏有種莫名的傷感。她也算是我名義上的老婆,可是我卻從來沒有關心她。

小穎膽怯的從背後拿出一本書,我一看,原來是那本看不懂的書。

“你拿它幹嘛,你又看不懂。”我接過小穎手裏的書說道。

“小穎可以看懂的,小穎認識這上面的字!”小穎聽我說她看不懂,她立刻急了,認真的對我說道。

“你能看懂?那這上面都寫着什麼!”小穎竟然可以看懂這本書?她只是一個傻子,竟然可以看懂,我都看不懂的書。

小穎翻過一頁,認真的讀了起來。小穎讀書的樣子十分的認真,和正常人沒有任何區別。

“太好,你竟然真的可以認識!”我激動的握着小穎的手說道。

“只可惜這只是上冊,這本書的最後一頁說,這部書分爲上,中,下三冊。其他的兩冊不知道在哪裏。”小穎見我激動的樣子,她笑着說道。

“你都看完了?你什麼時候看的,怎麼沒有告訴我呢!”沒有想到小穎都看完了,我竟然都不知道。如果不死今天偶然發現,我都不知道有這麼一個活寶。

“你都不關係小穎,你自然不知道了。”小穎有些失落的說道。

看着小穎如此委屈的樣子,我感覺自己真的不是東西。既然她已經是我老婆了,就算我在不想承認這都是事實。

“對不起,以後我會好好的關心你!”我用力的摟住小穎,人這一輩子可以得到一個如此愛你的人足以。

(本章完) 接下來的時間裏,小穎讀那本書,而我就根據小穎讀的寫下來。這本書囊括了非常多,非常的全面。風水地利,山川走勢,捉鬼辦法,等等……

甚至可以說是一本百科全書一樣的東西,不過它只是初期。

雖然只是初期,在我的眼裏它已經很牛了。就像是一本絕頂的武功祕籍,只是一點,都要比普通的武功祕籍要厲害的多。

這本書裏面還介紹了很多法值高的法器,還有一些魂器。我那把光劍就是一個法值很高的法器。

接下來的幾個月裏面,我一直研究這本書。裏面的所有知識都學的差不多了,甚至還知道一些治療小穎的辦法。

其實小穎的情況十分的特殊,書中也介紹了一些。經過我的調理,她的傻竟然好了很多,平時基本上是看不錯來。特別是在家裏,她就是一個正常人。

有時候感覺人單純很好,就比如小穎,只要我稍微的讚美,她就高興的像個孩子。我的一個擁抱,她就可以開心好久。我都被她帶的心態年輕了許多,有時候感覺人就應該這樣,天真一點,活的多麼輕鬆。

我真的有點依戀這樣的生活了,可是平靜的生活或許就不屬於我。心才靜下來不久,蔡大力就跑來找我。

蔡大力帶來一個不好的消息,莊欣然的母親病情惡化了,之前只是像一個活死人一樣躺着,現在竟然變成間接性心跳停止。他們找了很多能人異士,這些人都束手無策。實在沒有辦法了,她纔打電話找我們幫忙。

莊欣然母親的情況那本書正好有記載,之前必須要找到小師傅纔可以。現在我已經學會了一些理論,現在就差實踐了。而且我對自己的能力信心滿滿,一定可以幫助莊欣然的忙。

我和家裏的人告別之後,就和蔡大力前往上海。走的時候,小穎給了我一個附身符。是她和母親去廟裏給我求的,對於如此關心我的老婆,我心裏十分的感激。

我們剛從火車站出來,就看到一個穿着黑色西裝,帶着墨鏡,打扮的像是保鏢一樣的人,舉着一個寫着我名字的牌子站在哪裏。

“我靠,莊欣然到底是什麼身份,竟然都有私人保鏢。”蔡大力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說:“哥們後悔了吧,當初要是把莊欣然給睡了,你現在就是小富豪了。”

“去吧你,我纔不稀罕什麼小富豪呢。”我走到那個穿的像保鏢的男子面前笑着說:“你好,我就是道軒!”

“您好,可以讓我

看一下你的身份證嗎?”保鏢男禮貌的看了我一眼說道。

“不愧是大戶人家啊,接個人都這麼正式!”蔡大力連忙走過來笑着說道。

我笑着拿出了身份證,遞給了保鏢男。

保鏢男認真的比對之後,禮貌的打開車門做一個請的姿勢說:“我沒有見過道先生,這樣做也是避免接錯人,請您諒解。”

“沒有關係,能理解!”我也禮貌性的回了一句,就上了車。

“哇!哇!”蔡大力坐在車上,這摸摸,那看看,嘴裏是不停的尖叫。

“好了,給我安靜一點!”我連忙把蔡大力按住,這次帶他來絕對是一個錯誤。

“哈哈,好車啊,多麼舒服!”蔡大力羨慕的趴在我的耳邊說:“你就是傻,要是莊欣然喜歡我,我做夢都能笑醒。”

我瞪了一眼蔡大力沒有說話,有些東西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強求也沒有用。我感覺現在的生活很好,夫妻恩愛,老婆孝順,家庭和睦,還要什麼呢!

“小軒我告訴你,你現在還有機會。只要你主動一點,莊欣然還是……”我一把捂住了蔡大力的嘴,如果在不捂住的話,指不定還會說出什麼呢?

車子開了一會就停了下來,下車一看,竟然是一個酒店。不是要去給莊欣然的母親看病嗎?爲什麼要來酒店呢!

我雖然不解,還是跟着保鏢男走向了酒店。客隨主便,來到這裏一切都要聽人家安排的不是。

走到大廳就看到了莊欣然,她一點都沒有變,還是那麼的美麗,那麼高貴。

“道軒這裏!”莊欣然笑着對我們揮了揮手說道。

“大美女還是這麼漂亮啊!”蔡大力微笑的走了出去。

“那是,我一直都這麼漂亮。”莊欣然笑着走到我的面前說:“幾個月不見,胖了!”

“哈哈,老婆照顧的好,就容易發胖。”我笑了一下說:“不是來給伯母看病的嗎?怎麼會來到這裏啊!”

“你不說這個我還不來氣,人家找來給母親看病的,都當作上賓供着。到了我這裏就要住酒店,竟然說家裏的房滿了,這不是明顯的欺負人嗎!”莊欣然對着我身後的保鏢男大聲的吼道。

莊欣然這麼一吼,弄得我滿頭霧水。倒是我身後的那個保鏢男嚇得,連忙退了出去。像是躲瘟神一樣,快速的跑開了。

“我的天,幾個月不見脾氣見長啊!”蔡大力看着被罵跑的保鏢男,轉

過臉目瞪口呆的看着莊欣然說道。

莊欣然無奈的笑了一下,想着樓上走去說:“我是故意的,剛纔那個是我哥的人,我那樣說就是讓他回去傳話。

我在家裏的地位很低,父親根本就不相信我。我哥找來的人,不管能不能看病,到了家裏就被供着,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我呢?找人來,父親就說家裏客房滿了,沒有地方住了。就讓我先安排在這裏,你說我心裏憋不憋屈!”

“這裏環境很好啊,還自由。讓我被人伺候着,我還真的不習慣呢!”我笑着推開房間門,這間房子太大了吧,都要比我整個家都大了,能不滿意嗎?

“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氣!” 神話原生種 莊欣然一把抓住我的手說:“道軒,這次你一定要幫我母親把病治好。我要在父親面前證明,女孩子一點都不比男人差!”

“放心吧,這件事情就包在道軒的身上了。”蔡大力笑着擠到莊欣然的面前說:“我的房間在哪裏啊!”

“隔壁的就是!”莊欣然笑着說:“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你也累了吧,休息一下,晚上請你吃飯!”

“好的,我現在就去休息,晚上一定要帶我吃大餐!”蔡大力開心的跑進了他的房間。

這次好像是蔡大力來看病的一樣,我還沒有說一句話,他倒是全部給答應了。

看着莊欣然轉身離開的樣子,我越感覺當初決定是正確的。莊欣然就是一隻高貴的天鵝,我最多算是一隻家禽。我們是兩個不同軌道的人,最後一定不會走到一起。

我衝了一把澡,就睡了。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我又看了一會自己翻譯的那本書,就要實踐了,我還真的有點緊張。

到了晚上七點,莊欣然把我們帶到一家高檔的酒店。這裏一個很普通的菜竟然都是三位數的,在外面最多幾塊錢一盤。有錢人的生活,真的是奢侈!

坐在高檔的沙發上,看着外面的夜景。半年前我也是這個城市的蟻族之一,那時候每次經過這個高檔的酒店,心裏都十分的羨慕。羨慕坐在裏面的人,多麼希望自己也可以走進這裏,坐在桌前豪氣的點菜。

就在我看的入神的時候,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我的視野裏。她穿着一件粉色可愛型的裙子,頭上還戴着一個粉色的裝飾。那天真可愛的臉龐,瞬間讓我失去了所以免疫力。

浴室裏消失的蘿莉女鬼!我們四目相對,她眼睛裏帶着一絲笑意,很開心的跑了過來。

(本章完) 她竟然向我跑來?她想要幹嘛,我要怎麼辦!看着蘿莉女推開酒店的大門,走了過來,我心裏十分的忐忑,不知道該怎麼辦!

“終於找到你了!”蘿莉女笑着坐在我的身邊,一雙粉嫩的手一把摟住我的手臂說道。

被蘿莉女這麼一摟,我一下子僵住了,身體坐着筆直。

“這位是?”莊欣然看到蘿莉女對我十分的親密,她臉色微變一下說道。

“你還沒有把人家介紹給你的朋友啊,難道你不想對人家負責!”蘿莉女一臉委屈的看着我,眼睛裏竟然已經有了淚花。

蘿莉女突然的舉動,讓我有些摸不着腦袋。她竟然怪我沒有把她介紹給我朋友?我爲什麼要介紹呢,我和她有關係嗎!

再說了我要怎麼介紹?難道說我在浴室裏面看到一個女孩,轉眼間就不見了。這樣說出來有人信嗎?

“負責?你爲什麼要他對你負責,難道他把你給……”蔡大力突然來了精神,一臉壞笑的看着我說道。

莊欣然聽到負責兩個字,也瞪了我一眼,臉色十分的難看,好像我真的是一個負心漢。

“那一晚在旅店,我在浴室裏。然後他就衝了進來,還……”蘿莉女一邊說着,一邊委屈的流着眼淚,好像我真的把她怎麼着了似的。

“沒有看出來,你竟然也有主動的時候啊!”蔡大力看着我猥瑣的說道。

“你們想歪了,不是你們想的那樣!那天晚上她的確是在浴室,我也的確是衝了進去。可……”我剛要說下去,被莊欣然猛地拍桌子給嚇住了。

“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人,我真的很失望!”莊欣然猛地一拍桌子,憤然的站起來,轉身就走。

“小軒啊小軒,你這次徹底的完了!”蔡大力連忙站起來追了出去。

“我……”看着莊欣然生氣的離開,我連忙站起來。不過下一刻我又坐了回去。我爲什麼要和她解釋呢?她生哪門子的氣啊!

“姐姐是不是誤會了,要不要我和她解釋一下啊!”蘿莉女抱着我的手臂,一臉天真的看着走遠的莊欣然說道。

“當然是誤會啦,你都把話說成那樣了,任誰都會誤會。”我用力的把手臂從蘿莉女的雙臂中掙脫出來說:“解釋到不用了,我和她不是那種關係。”

“真的啊,她真的不是你女朋友!”蘿莉女突然開心的說道。

“嗯,我們只是好朋友而已。”我點頭說道。

“太好了!”蘿莉女猛地站起來,用力的拉着我

說:“走,我們去吃飯。這裏的東西太貴了,我們去其他的地方吃!”

看着蘿莉女開心的樣子,我的心情瞬間好了很多。我對於蘿莉女天生就沒有免疫力,只要看到她們,我真的毫無戰鬥力。

我還以爲這麼可愛的女生一定是有錢人家的孩子,沒有想到她竟然拉着我來吃路邊攤。看着她肆無忌憚的吃着,活潑天真的笑着。我真的感覺她就是一個天使,只不過她到底是天使,還是女鬼呢?

我突然想到那本書裏面有一個可以看到鬼的辦法,叫做開陰眼。我藉故說有些事情,要出去一下。我就跑到了河邊,這裏有很多的柳樹。只要把柳樹的葉子放在眼上,念一下咒語,就可以打開陰眼,看到鬼了。

我摘下一片柳樹的葉子,放在左眼上開始唸咒語。唸完之後,我把柳樹葉子拿掉,睜開眼睛向着蘿莉女走去。

我故意只開一隻陰眼,就是讓自己有個心裏準備。畢竟看到蘿莉女的真實身份,我還是有些心理壓力的。

我擔心的向着蘿莉女走去,不知道一會兒會看到什麼?是女鬼,還是其他的鬼怪。

我來到了蘿莉女的身邊,她正在開心的吃着東西。我緊張的看着她,慢慢的睜開緊閉的左眼。真相就要出現在我面前,我卻十分的緊張,心跳的也很快。

當我完全睜開左眼的時候,我瞬間傻住了。我面前的這個蘿莉女一點都沒有變,她還是原來的樣子。

她不是鬼?她竟然不是鬼!如果不是鬼的話,那天爲什麼會突然消失,這不科學啊!

“怎麼了?爲什麼不吃啊!”蘿莉女見我心不在焉,夾一筷菜遞到我嘴邊說道。

我吃在嘴裏,看着蘿莉女開心的樣子說:“我能不能問你一件事情?”

“可以啊!”蘿莉女笑着說道。

“那天你怎麼突然消失了,我才退出去,就折了回來,你竟然就消失了!”我好奇的問道。

“你纔出去就回來了?看來你是賊心不死啊,還說對我沒有興趣,你說你回來想要幹嘛?是不是想要非禮我啊!”蘿莉女一臉得意的看着我說道。

“什麼跟什麼啊,我是看到房間號,證明那個房間就是我的。所以我纔回來,誰想非禮你啊!”我鬱悶的看着蘿莉女說:“不要轉移話題,你還沒有回答我的話呢?”

“我……”蘿莉女笑了一下,然後突然撲在我的懷裏。溫柔的嘴脣立刻印在我的嘴上。

蘿莉女吻我?她爲什麼突然吻我!幸福來的太突然了,讓我有

些摸不着頭腦。

蘿莉女眼睛快速看着一眼旁邊,然後緊緊的抱着我,吻得更深了。

我就這樣被吻了一會,蘿莉女突然鬆開。她看了一眼遠方,深吸了一口氣,粉嫩的手撫了撫胸前。

“你……”我看着蘿莉女,腦子裏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怎麼樣,還喜歡嗎?”蘿莉女笑着說道。

喜歡,當然喜歡啊,誰被這麼美麗可愛的女子吻,誰不喜歡。只是爲什麼要突然吻我呢?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大哥,這妞在這裏!”我還沒有來得及回答蘿莉女的話,一個黃頭髮的青年指着蘿莉女大聲的喊道。

“媽的,剛纔竟然被她騙了。”幾個小混混青年快速的轉過臉,一個紅頭髮的青年氣憤的喊了一句,快步的向着我們這邊跑來。

“快跑啊!”蘿莉女見他們跑來,連忙站起來拉住我就跑。

我滿頭霧水的就這樣被蘿莉女拉着跑,後面的幾個青年拼命的追着。

“你怎麼得罪他們了,怎麼都這麼玩命的追你啊!”我一邊跑,一邊回頭看着後面。

“你真的想知道?”蘿莉女一邊跑着,一邊還笑着看着我說道。

“你這不是廢話嗎?我們素昧平生,甚至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就這樣和你一起被小混混追着打,你不告訴我原因的話,我就不陪你跑了。”我怨恨的說道。

“好啊,你不陪我跑的話,你就站在這裏,看他們一會打不打你!”蘿莉女依舊微笑着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