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是一個道士,你應該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我們無法想象得到的事情。”

“嗯,然後呢?”小八說着抱着被子丟到了自己身後,半躺在了上面。

“我已經是一個死人了,不妨告訴你。我和張珊還有校園裏那兩個死鬼,都是被惡魔綁架了的人!”

小八聽後眉頭一蹙,冷聲道:“什麼意思?”

冷宇長呼了一口氣,接着說:“呼~簡單來說,我們這些人被惡魔綁架到了一個地方。惡魔會指派我們到某個地方做某樣事,完成九次就可以解脫。一旦有一次失敗,結果就是死。”

聽到這話小八一下子驚住了。

心想,還有這種事?!那綁架他們的小鬼也是夠牛叉的啊,居然可以傷人!那至少得是千年以上的厲鬼了!

“所以說,你這次任務是失敗了的咯?”

冷宇點了點頭。

“是我想法太天真了,太急了。也許和張珊一樣,過些日子再進去,也許就能平安回去,但是已經沒有辦法了….”

聽到這話小八不知爲什麼忽然聯想到了張珊的委託,忽然他腦海裏一道閃電飄過,想明白了緣由。

“也許?!你是說就算完成了任務也不一定能平安回去是嗎?”

冷宇聽後點了點頭。

“因爲在任務中,鬼魂是無處不在的。回去的路上,有可能就是最危險的時間。”

小八聽後不禁感覺脊背一涼。

千年級別的老鬼,居然讓自己碰上了。

雖然小八不懼怕它,但是仍然不想和它正面交鋒。就算小八勉強贏了,那麼也一定也會是累的夠嗆。

“我擦!這娘們居然坑我!”小八不禁罵道。

冷宇聽後愣了一下,然後笑道:“呵呵,你說你上次在茅山上遇到了小道士,你自認爲你比他怎麼樣?”

小八聽後,一拍胸脯,道:“那還用說?!當然是我厲害!”

“那你不用怕了,他一個人可以打上百個我們任務中的鬼,你比他強,你大可放心了…”

… 第551章不懂主僕尊卑的老嫗奴

用過晚餐,陸司寒正在書房處理公務,姜南初抱著肉肉看綜藝節目。

「尊霍的綜藝節目,好好笑,哈哈哈。」

「我的肚子都要笑痛,想不到他的冷笑話這麼厲害。」

姜南初咬著薯片,烏黑的眸彎成月牙兒。

「少夫人。」

「少夫人。」

秋菊不知道什麼時候喪著張臉來到姜南初面前。

「嗯嗯。」

「你看過這期節目嗎?」

「特別特別搞笑,如果沒有事情,一起坐下看吧。」

姜南初建議道,她一向都是隨和從容,根本不在意地位高低。

但是秋菊從議長府出來,最看重的就是規矩。

偏偏姜南初的所作所為,毫無規矩可言。

「少夫人,即使看電視,你同樣不應該坐沒坐相,把腰挺直!」

「哦哦,好吧。」

誤入鬼門 姜南初拿起番茄味薯片,做好坐姿繼續開吃。

「少夫人,不要讓我一條一條糾正你。」

「首先,這種油炸食品,您還是少吃比較好,以免發胖。」

「其次,看毫無營養的節目,根本不能陶冶情操,請換到新聞頻道。」

「最後,不要讓肉肉趴在你的雙腿上面,以免細菌感染,危及少爺。」

秋菊說的頭頭是道,不愧是議長府出來的,那股子刻板和嚴肅與戰錚樺一模一樣。

「秋菊阿姨,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你似乎忘記一點。」

「這裡不是議長府,這裡是我家!」

「汪汪汪!」

姜南初懷裡的肉肉立刻給力附和道。

一人一狗倔強的表情,居然出奇的相似。

真是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惡犬!

秋菊一早聽說姜南初難馴服,開始她不當一回事,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姜南初,我同樣請你不要忘記,你現在是議長府的媳婦。」

「你未來的一言一行關乎到國家顏面,容不得慢點懈怠!」

「如果你非要和我爭論長短,我不介意聯繫議長閣下。」

秋菊露出看似慈善的笑容威脅道。

姜南初最討厭威脅,她氣的雙手牢牢握成拳,氣鼓鼓的瞪著秋菊。

最終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

「秋菊阿姨,現在已經九點,好端端的聯繫議長閣下做什麼,這不是打擾他休息嗎?」

「我保證以後坐有坐相,吃有吃相。」

「現在我先上樓休息,晚安。」

鄉村妖孽小村醫 姜南初選擇眼不見為凈,抱起肉肉就要往二樓走去。

「少夫人,惡犬不得上樓,把它放下。」

「沒問題,秋菊阿姨。」

「還有一點,不準去書房打擾先生。」

姜南初轉身露出咬牙切齒的表情。

沒有關係,未來她有的是機會磋磨她,看是誰不讓誰好過。

晚上十點鐘,陸司寒按按眉心,開始期待起來。

姜南初有送熱牛奶的習慣,應該馬上會過來。

只不過等到十點半,陸司寒連姜南初的影子都沒有看到。

陸司寒心頭湧出一陣不滿。

結婚後,姜南初的翅膀開始變硬,連基本的關心都沒有!

陸司寒帶著些許怒氣,進入主卧室。

姜南初看綜藝看的正起勁,手機卻被陸司寒一把抓走。

「你這是做什麼?把手機還給我!」

姜南初噌的坐起來,不滿的說道。

「我工作到十一點,你卻在看其他男人的電視節目。」

「姜南初,你很欠教訓知道嗎?」

陸司寒只需要一隻寬厚的大手,就可以輕而易舉的握住細白的手腕。

他對她的容忍也是有限度的。

小小的胡鬧撒嬌,他欣然接受。

但無視他,就是觸及他的底線。

「陸司寒,你放手,你弄疼我了!」

「答應我,把視頻刪除,以後每晚都要到書房陪我,我可以立刻放開你。」

陸司寒自認為提出的兩個條件並不算很過分。

但是姜南初不這樣認為。

她太難了。

當初說的好聽,她是別墅的女主人,結果呢?

她完全成為別墅人人可以欺負的對象。

在大廳的時候,姜南初抱著肉肉看電視看的好好的,被秋菊一頓訓斥。

回到主卧室,回到她的地盤,還要被陸司寒教訓。

姜南初心中的委屈感一下子就冒出來,偏偏又不是陸司寒的對手,只能任他搓圓捏扁。

「你放手,我不想在家中待著。」

「我寧願住外面,我現在就走!」

姜南初梗著脖子,死不屈服。

陸司寒挑挑眉,沒有注意到姜南初的委屈,他看到的是姜南初為區區不認識的男明星和他唱反調。

當即,大手一拉,姜南初整個人直接埋進他的腿旁,寬厚的大掌毫不留情的打在臀部。

「陸司寒,你住手!」

「混蛋,我討厭你!」

「停下來,痛死了!」

重生之小媳婦的幸福生活 「嘶~」

正在客廳通過簡訊方式和議長閣下彙報工作的秋菊,聽到二樓傳來的聲音皺皺眉。

雖然是年輕夫妻,也該懂節制二字,明天必須好好說說。

主卧室的大床上,姜南初連動彈的力氣都沒有,她哭的鼻子紅彤彤的,特別可憐。

「你委屈什麼?」

「為其他男人和我吵架,姜南初,越來越有本事!」

陸司寒喘著氣,倒不是打累,而是被氣的。

「你和秋菊一模一樣,你們兩才最般配!」

「秋菊說的不准我進書房打擾你,你有什麼不滿你沖著秋菊去,只知道打我!」

「干這個不行,做那個不行,你們想讓我怎麼樣?」

「難道我是你們的傀儡嗎?難道我不能操控自己的生活嗎?」

姜南初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果然結婚後,陸司寒的本性開始暴露的一乾二淨!

「秋菊不准你進我的書房?」陸司寒頓了頓問道,他完全沒有想到這方面。

「秋菊說不准我打擾到你,不然她立刻就去告訴議長閣下。」

姜南初哭的太狠,現在肩膀一抽一抽的,兩隻眼睛紅的像兔子。

「我現在就去讓她滾。」

「真以為從議長府出來的,就能把手伸長,就能管主人的事?」

「不懂的主僕尊卑的老嫗奴!」

陸司寒長腿邁下床,姜南初立刻上前圈住他的腰。

「你現在下樓找她的麻煩,秋菊說不定在議長閣下面前怎麼編排我,我——我還能有好日子過嗎?」 “我擦!你少蒙我了!那些也算鬼?!那都是些鬼僕小嘍囉!”

小八忽然想到着急大聲喊道。

聽到這話冷宇笑了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我們遇到的鬼大多數都是可以傷人的,但是他們都拿石頭沒有任何辦法。”

小八聽後朝着冷宇瞥了一個大大的白眼,顯然他還當冷宇在蒙他。畢竟在他印象裏,但凡可以傷人的鬼魂要麼是修行得道的千年厲鬼,要麼是人工製作的鬼僕。

但是能對人造成很大威脅的鬼僕幾乎是不存在的。

“好了好了,我就當幫你好了!這趟鏢,我接還不行嗎!不過,可事先說好了,你下陰間可得跟閻王爺多說我好話哈!畢竟到時候還得去他那上崗的。”

小八說着說着沒了聲,嘴嘟嘟囔囔的自言自語。

而冷宇在一旁聽得是一清二楚,豁然笑了,道:“呵呵,行!那就多謝了!”

“咚咚咚…”

一陣敲門聲。

“誰啊?”小八揚聲喊道。

“是我,張珊。”門外邊淡聲說道。

“哦,門沒鎖,進來吧。”

小八說完無意的瞥了冷宇方向一眼,發現冷宇已經隱匿了。

“吱~”門被輕輕推開,張珊從外面走了進來。

“怎麼了?還有什麼事兒嗎?”小八疑惑的看着張珊問。

這時,張珊臉色有些苦澀,猶猶豫豫還是說了出來。

“你,你剛纔在跟誰說話?哦,你別誤會,是你聲音太大,恰好我住你隔壁,所以….”

聽到這話小八在心裏無奈的笑了,張珊就是在明知故問,只不過不好意思直接問罷了。

小八想了想,說道:“他的時間可不多了,等把你送回去,我可就得超度他下陰間了。所以,你有什麼話還是早早說吧,我有辦法讓你見到他….”

張珊面色一沉,想了想,最終還是微笑着搖了搖頭。

“我是來告訴你,至於佣金的問題你不用去找村裏人,到時候把我送回去我給你。”

張珊說完轉身就要走。

小八見狀,眉頭一蹙,急道“以後你們可能再也見不到了,真的不想見一面了?別給自己留遺憾…”

張珊聽後腳步頓了頓,隨後還是急匆匆的走了…

小八見狀無奈的搖頭笑了笑。

“虐戀啊~虐戀啊~”

小八感嘆着躺了下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