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是指妙老已經死了?”

“沒錯。在修羅國攪起風雲的妙老的確就是我本人,而我本人也正是因爲要感悟天地大道而變得衰老。當然,和玄武一戰也讓我受了一點傷。”

“哎!種善因得善果,種惡因得惡果。老妹,我們走吧!”乾飛揚從妙俊風的語氣中感受到了他的果決之意。

“不!他是我的兒子!就算他今天要殺了我,我也要留在這。”乾麗淚雨紛飛的嘶喊起來,卸去了應有的華貴。

“母后,他真的是我哥哥嗎?”皇甫珠鼓足勇氣,走上前來,向乾麗低聲問道。

“對!他是你哥哥,你趕緊喊他一聲哥哥。”乾麗雙手搭在皇甫珠的肩膀上,用出全身的力道,把她的身體轉向了妙俊風。

“別!你的這一聲哥哥我受不起!就算我想要一個妹妹,也希望要一個和我有感情的妹妹,而不是半路中殺出的妹妹。

我今天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師父授業和我努力的結果。假如我是一個卑微的螻蟻,還會有今天這樣感人淚下的一幕嗎?

落敗的妙家,我曾讓他興盛,這算還了父親。皇甫明屢次三番與我爲敵我都沒有殺他,這算還了母親。

所以,對於生父和生母,我不欠你們什麼。就算要欠,也是你們欠我的!” 蜀山之巔,寂靜無聲。只剩妙俊風的聲音在大家的腦海裏迴響。

“你真當我不知道你在這嗎?”妙俊風目光如劍,向左邊偏轉四十五度。

“啪啪啪”的鼓掌聲響起,一名看起來相當年輕的青年從隱藏的虛空中邁步而出。

“這可真是天大的新聞啊!原來大名鼎鼎的妙俊風不僅沒死,還是貴妃娘娘的親生兒子。如此一來,我們的神皇陛下,豈不是被人戴了綠帽子?

這事若是傳遍天下,一定能讓你們名聲大噪,甚至能流芳百世!”青年站在天空中,肆無忌憚的說着嘲諷之語。

謝謝你離開我 “林家的人是不是都愛幹這種偷雞摸狗之事呢?堂堂一個世家放着不做,偏愛當偷聽者。看來林家的覆滅是註定要在這一時代發生了。”

“哼!妙俊風,你別以爲自己有多麼了不起。你曾經開創的妙家輝煌,如今還不是被我們林家不廢一兵一卒的收歸於麾下?

你知道你這叫什麼嗎?呵呵,這就叫賠了夫人又折兵,爲他人作嫁衣裳!”

“不!你說錯了!我對你們這一次的做法沒有恨意,只有感謝。你們這樣一篩選,省的我再去動手清理妙家的人渣敗類了!”

“好氣魄!但誰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心話呢?說不定是打腫臉充胖子呢?”

“笑話!我沒必要這樣做!相對於我來說,你到是更顯風騷!不知閣下貴姓?是否敢報一下自己的名號?”

“這有何不敢?能讓你們記住我的名字,這可是一種殊榮。你們可要記住了,我叫林零。”

“不錯,好名字!一切都歸於零。今天就讓我幫你實現這個名字的寓意。”

“妙俊風,世人都把你吹的天花亂墜,但我偏不信這個邪!我這次出來老祖不知道,我就是要向老祖證明,我比你強!”

“多說無益,戰吧!”妙俊風雙手後背,踏步而上,一朵朵白雲自動的在他腳下形成一條通天的臺階。

“故弄玄虛!這種低級的障眼法我也會!”林零往下一坐,一張白雲組成的王座在他的身下形成。

“不錯!年紀輕輕能有如此水平也算是難能可貴。你離仙境只有一步之遙,若是潛心悟道,說不定能夠一步跨越,來到大能的世界。只可惜你今天遇見了我,我也只好做迴天才殺手,把你扼殺在搖籃中了。”

“大話誰都會說,我們手底下見真招。”林零做事絕不拖泥帶水,他從袖口中取出一張符籙,隨即,快速擲出。

“瞬發!不簡單吶!”妙俊風面對這一張迎面而來的瞬發符籙,給出了一聲讚譽。

“結界,困!”妙俊風擡手一點,在符籙釋放自身的威力前,把它困在了結界中,切斷了與外界的聯繫。

“風吼,給我咬死他!”林零酷酷的一擊被妙俊風輕描淡寫的化解後,他感到很憋屈。他立刻召喚出自己的式神,讓它給妙俊風致命的一擊。

“咦?沒想到你擁有的是這種式神。對它就用界禁吧!”妙俊風仍然是輕鬆的一指。

一指過後,被召喚而出的風吼不管如何努力,就是衝不破這看似脆弱的界禁。

“林零,年少輕狂每一個人都會經歷。想當年我也經歷過,也吃了慘痛的教訓。今天你知道的這件事,實際上在高層,尤其是你家老祖那一層面,他們哪一個不是心知肚明!

他們之所以沒有點破,是覺得這件事實在是太小了。在神皇在位時他們沒有點破,到如今神皇快要奄奄一息時,你覺得他們會點破嗎?

其實,我很想出手殺了你,但誰讓我惜才呢?我想請你幫我帶句話給你家老祖,就說我妙俊風會去林家走一趟的,讓他洗好脖子等着我。”

“我呸!就你也配和我家老祖交手!只要你敢邁入我們林家,我保證不到片刻的功夫,你就會變成一具死屍。”

“哎!誇你幾句你就上天了!好吧!就讓我代你家長輩,教教你如何謙遜做人吧!”

“滅!”

伴隨着這個字的吐出,不管是結界中的符籙還是界禁中的風吼,它們眨眼間就被強大的力道給捏爆了。

“你混蛋!你竟敢滅我式神!我要殺了你!”林零暴起,準備祭出老祖賜予他的護身之寶。

“掌嘴!”妙俊風雙眼一秉,隔空對着林零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聲響徹天空,林零在空中來了個三百六十度原地翻轉。

等他站穩,他右邊的臉頰高高腫起,嘴角還掛着殘留的鮮血。

之前的怒火未熄,現在又添新火。 超級學神 林零很想再爆一句粗口,但在看到妙俊風那懸起未放下的手掌後,他很不情願的把即將脫口而出的話給收了回來。

“走吧!從哪兒來回哪兒去!把我的那句話帶給你家老祖!若是見到妙文,代我向他問好,順便告訴他,有我在,妙家還輪不到他做主!”

林零雙眼一眯,深吸一口氣。他知道如今的自己不是妙俊風的對手,但下一次就未必了,自己一定會在下一次,把今天失去的加倍奪回來。

他走得很乾脆,“唰”的一下,身影便消失在了天空中。

“越是能隱忍的人,在未來越是會變得可怕,他就是其中之一。”妙俊風望着他遠去的身影,喃喃自語了一聲。

站在山巔上,目睹了這一戰的人們,對妙俊風的實力有了直接且清楚地認識。無疑,再次迴歸的他,變得更強了。放眼天下,能成爲他對手的人已經不多了。

“你們下山後,直接去合城的煉器師公會或者是制符師公會,由他們那的傳送陣直接傳送回去吧!再留在這,只會有更強的人出現。”

“俊風,能告訴舅舅你去哪兒嗎?萬一以後舅舅要是想你了,去哪兒找你呢?”在此刻也只有乾飛揚能問出這句話。

“妙城,想找我的話就來妙城吧!”說完,妙俊風便化作一抹流光,消失在了天空深處。

“哥? 總裁的腹黑女 你說他會認我這個母親嗎?”乾麗仰望天空,久久未能將思緒收回。

“這個答案我不知道。但我相信俊風這孩子不是一個絕情的人。若絕情,他今天就不會出手相救。”

“好吧!等回去後,我就嚮明兒辭別,我要去妙城。我要將他失去的補償給他。”

乾麗在此時做出了一個重要決定。她沒有想到,正因爲她的這個決定,不僅改變了她今後的命運,更是讓皇甫明和皇甫珠受到了福澤。 “玄武城,一個讓我充滿快樂回憶又無限傷感的地方。一別十年,你還是沒有太大的變化啊!”妙俊風站在玄武城的天空上,俯瞰着下方,發出了深情地感慨。

“你小子怎麼又來了?難不成又把軒轅君給拉來了?”玄武聖獸的聲音在妙俊風的腦海裏響起。

“老玄武,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軒轅大哥很忙的,這點小事不用驚動他的大駕!”

“哼!好大的口氣!別以爲修到仙境就可以目空一切了!想要讓我正眼看你,等你修到了聖鏡再說吧!”

“修到聖鏡對我來說,還不是和吃飯喝水一樣簡單。今天我來這並不是要對玄武學院怎樣,而是想和你再較量一次。

怎麼樣?敢不敢接下我的挑戰啊?當然,我不會傷着這裏的花花草草,我們戰鬥的地方仍然是在玄武城,不過是世界的另一面。”

“小子,激將法對我沒有用。但我很想揍你,別說是虛界,就算是去神界,我都要暴揍你!”玄武聖獸接下了妙俊風的挑戰。

空間一轉,一名魁梧的老者和妙俊風站在了玄武城的正中央。這裏的環境和真實世界的玄武城一模一樣,唯獨缺少了生氣。

“小子,你能把戰場選在這裏說明你已經做好準備了。在這裏就算我把你揍得體無完膚,也不會有人知道。”

“老玄武,這句話應該是我對你說纔對。我選在這裏,不僅是因爲想保存你的顏面,還因爲在這裏我可以主宰一切。”

“哈哈哈…,臭小子,牛皮吹大了吧!別以爲在這裏充斥着虛無法則就可以壓制我了,我是聖獸,不受你法則的壓制,懂嗎?”

“我懂!你都一大把年紀了,脾氣能別那麼衝嗎?其他的三位我還沒有見到過,但由於你帶給我的影響,讓我對他們或多或少產生了一些牴觸。”

“廢話少說,本座是來揍你的,不是來陪你聊天的。接招吧!看本座不打爆你!”老玄武揮拳而上,虎步生風,人未至聲勢已至。

“果然強悍,這是要肉搏啊!上一次我發揮失常,這一次我要讓你知道,什麼叫以柔克剛!”妙俊風擺起精神太極的架子,穩穩的等待着老玄武的出拳。

剛猛有力的直拳遇上了漫卷雲舒的柔勁,讓老玄武感覺這一拳像是打到了棉花上。

“哼!要說柔勁,本座強你數百倍!”老玄武鬍子一吹,水系法則噴涌而出,剛猛的拳勁轉眼間變得柔綿似水。

然而,涌來的柔水像是被引入了固定的渠道,傾瀉而下的力道雖能完美卸下,但卻一點也作用不到妙俊風的身上。

“嘩嘩譁”的水流聲隨着老玄武的出拳而衍生出了實態。彷彿一條河流被他拿捏在手,當成了攻擊的匹練。

朦朧的水霧越聚越多,老玄武走到哪,哪裏就會瀰漫厚重的水霧。

“哼!小樣,本座還收拾不了你!有水霧的地方就有水系法則。本座到要看看,你的虛無法則能否壓制本座的水系法則。”

妙俊風沒有回話,而是一臉認真的見招拆招。若是老玄武能細心點便可以發現,此時的妙俊風除了在與他過手外,實際上也是在借鑑學習水系法則。

大道萬千,每一種道都有自己的道韻,但殊途同歸,儘管道不同,但還是能從不同的道身上找到它們的共性,並由此及彼,來彌補自身之道的缺陷。

“嘩啦啦”的聲音響起,一條與老玄武手中對稱的河流在妙俊風的手上浮現。

若老玄武手中的河流爲陽河,妙俊風手中的河流則爲陰河。陰隨陽動,陽浮陰沉。

妙俊風的表現讓老玄武大吃一驚。天才他見得多了,但像他這樣的天才,自己還真是頭一次見到。

能夠一邊與敵對戰,一邊從敵人的招式中參悟敵人的道。縱觀歷史,這樣的人屈指可數。

“臭小子,你以爲模仿到了我的手段就能戰勝我嗎?笑話!看招!”老玄武是一部活歷史,雖然妙俊風的才能驚到了他,但還不足以讓他爲之欽佩。

“呲啦”一下,在陽水的周圍生出了數條冰河。每一條冰河都散發出酷寒的冷意。在冰河冷意的驅動下,已經形成規模的水霧,剎那間變成了凍霧。

一層薄冰在妙俊風的身上結起,使他的動作慢了下來。不等他震下這層薄冰,又一層薄冰是接踵而至,覆蓋在了第一層薄冰上。

之後,薄冰的的覆蓋速度變得越來越快,讓妙俊風在轉眼間穿上了一套厚重的冰甲。

“臭小子,本座玄武寒冰的滋味如何?它的溫度雖然不是極寒,但卻有堅韌。不管你的力氣有多大,它會像你天生的皮膚一樣粘着你,讓你怎麼也甩不開它。

慢慢的它會成爲你身體的一部分,再然後,你就會成爲它的一部分,最後,你到底是你還是寒冰呢?哈哈!很快你就會知道這個謎題的答案了。”

老玄武收手,雙眼放光,對眼前的這個藝術品他感到很滿意。縱然他是天之驕子,但還不是栽在了自己的手上。

“老玄武,看樣子你很高興啊!只是你覺得這手段對我有用嗎?”這邊妙俊風剛說完,那邊“轟嗤”一聲,熊熊的火焰自他身上衝天而起,把他襯托的猶如火神下凡。

“昂”的一聲龍吟,在熊熊大火中,充滿了威嚴氣息的火龍王在妙俊風的召喚下,從火海中騰躍而起。

只見它龍尾一擺,掃出一道紅芒。紅芒所過之處,凍霧隨之消融。

“呼呼呼”的一朵朵火雲在龍爪的揮動下,向四面八方分流而去。它們是火的使者,給這片凍結的地域帶來了溫暖和光明。

妙俊風單腳一點,凌空而起,坐到了火龍王的頭顱上。

“老玄武,好戲纔開場呢!你別拿對付小孩子的把戲來糊弄我。我知道這不是你的本事,倘若你只有這點本事,那咱們倆還真不知道誰揍誰!”

“黃口小兒,本座本想放你一馬,你可別不知天高地厚!”

“得!打住!沒想到聖獸玄武也有睜着眼睛說瞎話的時候。若不是我有真本事,指不定剛纔就魂歸九泉了!

來吧!讓我們互相傷害吧!你可千萬別留手!我不想在暴揍你一頓後,背上個欺負老年人的罪名。” 老玄武不喜歡被人俯視。向來都是他俯瞰他人,今兒怎麼可以打破這個慣例呢?

“玄武領域!”老玄武低喝一聲。

以他爲中心,方圓萬里之內的世界眨眼間就變成了一片汪洋。

構成這片汪洋的每一滴水都不是普通的水,而是重水,一滴重萬斤。

“去!”

“咻咻咻”的破空聲響起,密集的重水箭矢向高空中飛射飈去。本身的重量加上自身的速度,就算是座高山也能把它給射穿轟平。

“散”妙俊風輕喝一聲,讓火龍王潰散開來,化成了千萬朵火雲。

面對飆射而來的重水箭,火雲們分工明確,每一團火雲各自負責一小片區域,把臨近的重水箭包裹而起。

水火不相容,水能滅火,火也能將水蒸乾。此刻,重水與火雲開始了激烈的交鋒。它們的交鋒也間接的照射出妙俊風與老玄武之間的比拼。

“爆!”老玄武的戰鬥經驗何等老辣。他不等最後的結果出來,就自爆了重水箭。不過,自爆後的重水箭不是真的爆裂成水霧,而是衍變成了一道道重水冰錐。

密集的重水冰錐攜帶嚴冬之力,眨眼間就將千萬朵火雲化成了自己的力量。

森寒的酷風颳起,漫天的重水冰錐化成一道道白色的匹練,在空中交織成了一張密不透風的冰網。

它們要做的就是將妙俊風一網打盡,讓他沒有還手之力。

“好久沒有使出這招了,不知道效果如何?希望不要讓我失望啊!”妙俊風微微一笑,隨後,他張口唸道:“掌中雷劍,雷霆萬鈞!”

“轟隆隆”的雷鳴之聲響徹天際,“嚓嚓嚓”的銀龍騰躍於雲層之中。

“嘩嘩譁”的雷電如瀑布般,從九天之上傾瀉而下。它看似輕柔遲緩,實際上卻充滿了毀滅的霸道。這是上天才能施展的雷罰手段,但如今卻被妙俊風借用而來。

“嚓嚓嚓”的聲音接連不斷,密集的重水冰網哪裏抵擋得住雷霆的霹靂手段。嫋嫋的冰霧伴隨着冰網的毀滅在空中瀰漫,瞬間把這片區域裝扮成了人間仙境。

“還不錯,手藝沒生疏。” 買個爹地寵媽咪 妙俊風開心一笑,對這一招他感到很滿意。

老玄武在雷霆萬鈞這一招出現後,臉色變得凝重起來。 腹黑小冤家:扮豬吃虎黏上你 他不明白妙俊風爲何能借到天罰的手段,不到那個境界,即便想借,也會被上蒼轟成渣。

“臭小子,這一招你是怎麼學來的?”老玄武朝他大喊一聲。

“我師父教的。是不是感到很驚訝,放心啦!師父是不會爲了這點小事和你計較的。你我之間的恩怨需由我親自解決。”

“哼!想來臭小子的師父也不會強到哪裏去!你師父估計和你一樣,沒事的時候盡琢磨些投機取巧的鬼蜮伎倆,不幹正經事。這就叫有其師必有其徒。”老玄武的心裏很清楚,但嘴上和臉面上他是不會承認對方強大的。

“老玄武,你知道嗎?這話要是被我師父知道了,我估計他會把你拿去燉湯的。我師父的廚藝不比軒轅君差!”

“我呸!敢拿本座去燉湯,本座還拿他當藥參呢!有種他就站到我面前,不然,就別讓自己的徒弟站在那嘰嘰歪歪!”

“老玄武,你最好祈禱吧!或者把你的好兄弟們都叫來,不然,一會兒你會很慘的!”妙俊風的心神忽然一驚,潛意識告訴他,他的師父可能要出現了。

“哈哈哈…,就他也配!只要他敢來,本座就拿他的腦袋當凳子坐!哼哼!本座要讓他知道,服字怎麼寫!”

“區區聖獸也配教我識字?當我拿神獸當坐騎的時候,還不知道你在哪個海洋裏遊蕩呢?”一道虛無縹緲的聲音在空中迴響起來。

“師父!”妙俊風聽到這個聲音,立馬激動起來。他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過師父了。在他的心中師父的分量比父母還重。

“俊風,近來你表現的很好,但還欠缺了點火候。今天就讓爲師來教教你,什麼叫霸道!什麼叫唯我獨尊!”

一道身影自虛空中踏空而出,他長得很普通,身上透露着一股儒雅之氣。

“少在那裝神弄鬼!你們師徒倆演得雙簧很不錯,但本座不吃這一套!”老玄武雙臂環抱,用鄙視的眼神看向踏空而出的妙俊風。

“界禁永封!”帝明對他的話熟視無睹,擡手就是一點。

“嗡”的一聲響起,老玄武剎那間就被困在了界禁中。此時的他,感覺到了力量的流失,法則的缺失,時間的流逝。

“這不可能!你怎麼能自創一界,切斷了我與道和世界的聯繫!”老玄武在此刻慌神了。

“紫雷錘,給我揍他!揍到他爹媽都不認識他!”話畢,一柄通體紫色上面密佈銀色紋路的小錘,向着老玄武就衝了過去。

“乒乒乓乓”的聲音中參雜着老玄武不停地哀嚎。

開什麼玩笑,在紫雷錘的面前別說是他了,就算是神龍也得盤着,用雙爪把自己的龍頭抱緊。

“你服了嗎?”

“本座服了!還請大人手下留情!”

“什麼!不服!紫雷錘你的力量有點小啊!需不需要我出手幫你一把啊!”

“哎呦!大人,我服了,懇求您手下留情!”老玄武更改了措辭,向帝明求饒道。

“哦!那你知道服字怎麼寫了嗎?”

“知道,知道。是小的有眼不識泰山,嘴賤,驚辱了聖駕。小的在這給您賠罪了,小的願意給您做牛做馬,以此來贖罪。”

站在一旁的妙俊風,若是不親身經歷這一幕。他實在想不到,師父竟然有這麼酷的一面,聖獸玄武在他的面前怎麼跟個小雞仔似的。

“好徒兒,你學會了嗎?要是以後讓爲師知道你弱了爲師的名頭,今天他的經歷爲師也會讓你親身品嚐一下的。當然,那時就是爲師親自出手了。”

妙俊風苦笑一聲,乾巴巴的說道:“師父,您能不要這麼嚇人嗎?好不容易見上一面,您就不能給您的寶貝徒弟露點陽光嗎?”

“陽光雖好,但爲師擔心給你陽光你就燦爛。爲師要讓你警鐘高懸,只有這樣,你才能不斷變強,纔不會固步自封。

就到這吧!爲師走了,記住!若是再讓你的對手肆意詆譭你親愛的師父,下一次連你一塊收拾咯!”

華光一閃,帝明的身影消失在了妙俊風的眼前。他今天正好心情有點不暢,要不然,也不會藉着這件事,來排解一下自己的情緒了。 見到鼻青臉腫,衣衫襤褸,長髮凌亂,渾身淤腫的老玄武,妙俊風沒有去嘲笑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