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真的可以將黑暗帶到世間,令T國變天嗎?”

“你不能!”

“你這個懦夫!”

“你這個聖母婊!”

李更新低着頭,默不作聲,沒錯,在被抓到死亡監獄前,他的計劃雖然完美,但沒有足夠狠心,是做不來的。

王妃真給力 ,能嗎?

“不如這樣…”

李更新擡起頭,疑惑的看着面具男。

“我來幫你一把。”

“你只需要犧牲一點東西,餘下的事情,我來幫你搞定。”

面具男忽然逼近李更新,那雙深邃的眼眶之內,綻放着皎潔的光芒,他…在等着李更新的回答!

(本來想一口氣寫完這一個荒蕪之內的鏡頭,但字數有限,只好分成兩章,下一章是兩千字左右的小章節,補尾這個故事。) “想必你已經猜到了,我就是那個一直提示你的‘系統’吧。”

面具貼近李更新的臉後,來回扭動,嘴巴的上下嘴脣碰撞着,宛如一個真人。

“其實,我依附於你,而你也離不開我,我們從一開始就相輔相生。”

“此刻的我之所以能夠與你溝通,倒不如說你已經具備某些資格,和我講話,我蘊藏在你體內的力量,絕不僅僅於此,伴隨着你能力的提升,你知道的事情就會越多,距離真相也就越近。”

“但是…”

那張面具打量着李更新,微微扭動,道:“你應該也清楚,我的力量被你愚昧所壓抑着,與其等着你慢慢變強,逐漸釋放我的所有力量,不如你現在就放棄這股操控權,提前放我出來怎樣?”

面具往前一挺,幾乎是貼到了李更新的臉上,一股寒氣撲面而來,凍的他不禁打了個冷顫。

李更新吞了口唾沫,平常足夠淡定的他,神智竟然有些慌亂。


面具哈哈大笑:“快,像上次得到我時一樣,把我扣在臉上,再次醒來時,你將會變成另外一個人。”

“那時,就由我…”

“來幫你顛覆整個世界!”

面具越講越興奮,李更新終於感覺了出來,這次的面具,比上次更加陰沉,更加可怖,或許是因爲他力量提升的原因,接觸到的系統真容也在改變。

李更新往後退了一步,他有種預感,面具的力量得到釋放後,世間會真的多出一個惡魔。

“你殺氣太重,獲得重生後我擔心…”

面具忽然獰笑起來,他沒有逼近,而是朝後退去,漂浮在了空中。

“殺氣?哈哈哈,殺氣!你住嘴!我現在就讓你看看,你這時候還擔心的世界,究竟是怎麼樣的存在!”


面具張開大嘴,吐出一口濁氣,在空中慢慢凝聚成了一個屏幕,看到當中的畫面,李更新逐漸握緊了拳頭。

……

‘真’孟達局長把李更新打倒在地後,又揍了幾拳,發現對方已經徹底昏死過去。

他抓着李更新的頭髮將其拎起,冷哼一聲。

“我還以爲能夠從死亡監獄逃出來的小丑多麼難對付,沒想到不過是一個廢物罷了,是我太高估他。”

‘假’孟達局長走上前,問:“要不要聯繫國王陛下,讓他派人前來把他抓走?”

‘真’孟達局長哈哈大笑:“讓國王陛下來抓人是肯定的,但不是現在,跟了我這麼久,你還是沒明白,讓一個人死去很容易,但讓一個人生不如死,卻很有挑戰性。”

很久以來,‘假’孟達局長都不明白‘真’孟達局長爲什麼讓他去幹那些連他自己看來都沒必要,或則說很殘忍的事情。

是的,他不會明白,孟達局長那種近乎於病態的心理,他喜歡掌控人們的感情,他讓別人喜,別人就要喜,他讓別人憂,別人就要憂。

他想凌駕於常人之上,把他們掌握在自己手中,因此,我從來不會讓一個落在自己手裏的人輕易死去,而是如他所說,要折磨那人的靈魂,令其生不如死!

“我不明白,對於小丑咱們瞭解不多,他又馬上要被處於極刑,並不像是李大柱那些犯人,長期觀察,或則知道進來原因後,有軟肋可以抓,卻該如何折磨?”

‘假’孟達局長聳了聳肩,困惑的問道。

這種問題自然難不倒‘真’孟達局長,他把李更新扔在地上,用腳踩住那張血糊糊的臉,冷笑道:“軟肋?”

“親人,就是他最大的軟肋,去我抽屜裏拿一個針管過來,我要抽小丑一管子血,悄悄讓人把他父母的信息查出來,然後…”

‘真’孟達局長露出了一臉獰笑,還有似乎看到自己臆想畫面時那種滿足的神態。

“你想象一下,當小丑父母,或則親戚,得知他被判處極刑的消息後,聲淚俱下與其見面,或則有的跪在地上求我的畫面,是多麼美麗?”

‘真’孟達局長伸開雙臂,閉上眼睛,深吸了口氣,彷彿已經陶醉在了那些情景之中。

“親人們肝腸寸斷的哭聲,冰冷的小丑終於露出了哀怨之色,或許,他也會跪下來求我,而我,可以玩弄他的感情,玩弄他的親情,玩弄他的rou體之外東西,你說,這是不是一種享受呢?”

老實講,他這種BT的世界觀哪怕是自己的‘影子’都很難接受,但他還是假裝讚許了真身的觀點。

‘假’孟達局長走到抽屜旁,拉開,找出針管,帶到真身旁邊。

‘真’孟達局長獰笑着將針頭刺入李更新身體裏,慢慢抽出一管子血,他彈了下針管,笑着說道:“放心吧小丑,我不會讓你死的太痛快,我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哈哈哈哈哈哈。”

……

這一切,都被李更新看在了眼裏。

哪怕是在被系統吞噬掉靈魂的最後一刻,他仍然在擔心外邊世界生靈塗炭,可外邊的世界,又怎樣?

在B國,他的父母因爲自己,竟向那個虛僞的警官下跪,爲了自己,竟被全世界人咒罵,爲了自己,受盡了侮辱,不公,欺凌!

此刻,他們還將會在不久後得知兒子於異國他鄉被抓捕,已經嘗受過一次失去兒子痛苦的兩位老人,會因得知兒子活着而短暫喜悅後,陷入更加絕望的痛苦之中!

李更新咬着牙齒,自己根本沒有做錯任何事情,莫名其妙被冤枉,父母又莫名其妙被牽扯!

這個令他恨到極點的世界,衝着他來便是,爲什麼要衝着他的父母來?爲什麼要一次又一次的挑戰他的底線?

爲什麼?


爲什麼!

李更新大口喘着粗氣,他已經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他的心裏,只有一個字,殺。

他要殺掉孟達局長,他要殺光那些對自己父母圖謀不軌的人,他要保護自己的父母,無論任何手段!

那張巨大的面具看到李更新這幅模樣,發出了瘋狂的笑聲,跟着,面具的臉上出現了許多裂痕,破碎開來,化爲一縷白煙,向着上空飄散而去,很快,便徹底消失在了這片荒蕪之地。

正處在憤怒當中的李更新,對於這些,渾然不知。

……

‘真’孟達局長站起身後,用一個塑料蓋子,把針管首段封住,然後裝入一個盒子裏,道:“不過講真的,這個小丑還令我蠻失望的,本以爲多麼能打,沒想到這麼弱,哎,必須要好好折磨他才行,否則太多遺憾。”

‘真’孟達局長把裝有針管的盒子遞給了‘假’孟達局長。

“拿去給資料庫,悄悄查一下小丑的身份,父母,以及其他親人,實施我的計劃。”

‘假’孟達局長站好後,很嚴肅的回答:“是!”

孟達局長滿意的點點頭,他轉過身,走到書櫃旁邊的花瓶處,兩手掰着,用力一擰,觸發了機關。

他要再次回到密室當中,運籌帷幄,去享受外邊‘影子’折磨小丑而帶給自己的那種快樂。

可是,在他們兩個人聊天的時候,那個被忽略掉,躺在地上,被認爲已經昏死過去,沒有任何意識的‘小丑’正發生着驚天動地變化!

他身體上的傷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癒合着,那些血跡,也在冒稱紅色的血霧,消失於身體皮膚之上,一股濃重的死亡氣息,由內而外的從他身體中散發出來,就連‘假’孟達局長盒子裏的針管,也無法留住那剛被抽出的血液。

凡是離開他身體的血液,都在極速蒸發着。

而這一切,都發生的很快。

只是七八秒的功夫,李更新身上的傷口,便已經全部癒合,他體外的血跡,也全部蒸發殆盡。

然後,李更新慢慢睜開了雙眼。

只是,和剛纔相比,他的那雙眼眸裏,充滿了濃郁的死寂之氣,冰冷,是唯一可以形容那種神色的詞語。

殺氣。

令人窒息的殺氣。

從那雙毫無感**彩的眼睛中,綻放而出!

李更新扶着地面,慢慢站了起來,兩個孟達局長還在背對着自己,而真的那個,已經走進了暗閣當中。

“看來,我醒的正是時候。”

一道冰冷的聲音在屋子裏響起。

兩個孟達局長都很吃驚,同時回過頭來,當看到剛纔還被打的體無完膚,昏死在血泊中的人,完好如初站立時,那種詫異,根本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你…你是怎麼做到的?”

‘假’孟達局長最先把慌張表現在臉上,而‘真’孟達局長則眯着眼睛,平靜看着李更新,短暫的錯愕後,他冷笑一聲。

“裝神弄鬼,你恢復一次,我便把你打回剛纔那樣一次,你恢復兩次,我便打回兩次,你恢復十次,我便打回十次。”

“一個弱者,不足爲懼。”

李更新沒有去爭口舌之強,他率先邁開步子,不緊不慢,一步,一步,朝着兩位孟達局長走去。

“正是時候。”

“真的正是時候。”

“若是再慢一秒鐘,或許你已經進那個暗閣。”

“一個一個把你們打趴下,哪裏有一併打趴下過癮?”

“還有幾個影子,或則…”

“你打電話叫上全公安局的警察,特警來幫忙,也沒有關係,相反…”

“那會令我更加興奮。”

李更新的每一句話,都那麼平淡。

卻又那麼的令人生畏!

(還是努力寫了個長篇,三千字,正規章節,畢竟兩千字怕你們看不過癮哈哈。) “裝腔作勢。”

‘真’孟達局長髮出一聲輕蔑的嘲諷後,猛踩地面,朝着李更新衝了過去,其速度比起剛纔,竟然更快!

雖然‘真’孟達局長嘴上說不在乎此刻的小丑,但他有種預感,這次甦醒的,和剛纔那個人截然不同。

‘真’孟達局長到達李更新面前後,擡起右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對方側面踢出,力量上,也比剛纔加大了不止一個檔次,他要一擊必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