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說不出手,自己還是個男人麼?

可是一出手,一大堆預想不到的事情,都會紛至沓來?

怎麼選擇?

先不管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如果說一味的糾結這些,就算面子上過的去,心裏也會不安的。想到這裏後,王南北沒有再做猶豫,上前一步走了出來。

正在和對方文斗的陳沖有些詫異的看着王南北,怎麼這一會兒就改變了性子。雖如此但是看到王南北再一次的和自己並肩戰鬥,心裏那是說不出的高興。

“這位朋友,我不管你在深海是什麼來路,但是今天在上海,你必須向她道歉。”王南北一走出來,就很是強勢的說道。

剛剛陳沖和對方打嘴仗的時候,大家已經驚訝不已,結果又是一個陌生的強勢人物出來,怎麼讓他們不再次詫異!

“你算個什麼東西…”那人兩眼一橫,可是話直說了一半就不得不嘎然而止,因爲當東西兩字說出口的時候,人已經倒飛出去。

“南哥,我的地盤我做主!”陳沖聳了聳肩,咧嘴對着王南北笑道。

王南北無奈的收回了踢空了右腳,看着幾米外趴在地上痛苦不已的那人,很是替他擔憂啊!陳沖的這一腳王南北是最清楚不過了,要是稍微那麼再重一點的話,估計起碼斷掉兩根肋骨。

“我是什麼東西,連我是個什麼東西你都不知道,你也敢在在這裏撒野,誰給你這個膽子的。”陳沖走了上去,將對方一把抓了起來,不斷的拍着對方的臉說道。

“啊…”那人用着一雙仇恨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陳沖,咬牙切齒着。

見對方不說話,陳沖一把推開了這人,站了起來在其他的幾人臉上掃過,冷聲說道:“既然你們是同行,他現在趴下了,那現在這個歉又你們來替他倒,直到我滿意爲止。”

幾人面面相覷,上前道歉不是,不上前道歉也不是,一個個都杵在原地,不知道怎麼辦好。

“陳沖,還是算了吧,畢竟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韓妃不想失態繼續擴大,趕緊勸住着陳沖。

“嫂子,你在上海待了三年我不知情,這個就不說什麼。但是現在南哥都在眼前看着,我要是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我陳沖怎麼還配得上兄弟二字。”陳沖說的情真意切,沒有一絲做作。

只是從這番話中,衆人更是清晰的理清了事情的脈絡。陳沖所稱的南哥,就是剛和陳沖一起動手之人,也就是傳聞中的韓妃的男人。

天啊!這是多麼驚爆的一個消息,傳聞中的韓妃男人居然現身了。只是沒想到此人和陳沖,還有如此深的交集。看來,又是一個深藏不露的傢伙啊!

於是,弄清楚三人之間的關係後,一陣陣目光紛紛朝王南北看來,想要看清楚這個能夠摘下韓妃的男人,到底是不是長着三頭六臂。

無可避免的,王南北已經漸漸的站到了事件的中心,也許不需半刻鐘王南北這個名字,就會傳遍江浙的公子圈。或許,令更多人好奇的是,這個男人到底是幹什麼的!

這種結果,其實王南北已經料到了,只是有些事情你沒有辦法控制,便不得不爲之。只是希望的是,這出現的變化,不會影響自己的計劃纔好。

眼前的陳沖,並沒有就此作罷的意思。在整個上海灘,敢絲毫不顧及對方身份就踩對方的人,半個手就能數過來,而恰恰,陳沖就是其中之一。

以陳沖的身份、家世、背景,應該是屬於那種手下跟班一堆,有什麼事情自會有人出頭辦事的。但陳沖恰恰相反,除了一個發小馬溫以外,真正玩的來的就那麼兩三個。或許說這也是上海公子圈中,一道奇特的風景線吧。

“喲!陳大少什麼時候來的,也不提前打個招呼!”正在現場陷入僵持的時候,一個略顯低沉的聲音順着讓開的人羣傳了過來。

看向來人,陳沖的眼睛冷了一下,做出一副親熱的樣子回着:“郭少,看來世界真是很小呀!沒想到這裏也能遇到你。”

“你看上海就這麼大一點地,擡頭不見低頭見嘛!陳少什麼時候有時間,我哪兒剛好有一瓶朋友從法國帶回來的年份酒,一起品嚐品嚐!”郭少笑着熱情的邀請道。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陳沖心裏冷笑了一下,臉色仍是不改的笑道:“郭少能捨得花這麼大的價錢,看來是有所圖啊!”

“陳少這麼說就見外了,只是不知道我堂弟的幾個朋友,不知道怎麼就惹到了陳少,就當賠罪嘛!”郭少笑着道出了目的之後,回過身對着身後的一人喊道,“來,給陳少打個招呼,免得有人說我們郭家家教不好。”

看着郭少身後走出之人,王南北再次吃驚不已,沒想到在這裏再次見到一個熟人——郭略!這看來真是應了一句話,其實世界真的很小。

“你好!陳少,我是郭略。如果說我的朋友有什麼得罪的地方,還請你大人大量不要給他們一般計較。”郭略上前一步,半低着頭很是誠懇的道着歉。


“陳少,大家都是朋友,你看如此可好?”郭少玩味的問到。

“郭譜,真不怎麼樣。”陳沖擺着頭說道,“你堂弟帶來的朋友不懂規矩,你覺得這事情就能這麼了結麼?要是傳出去,以後我陳沖怎麼在上海待下去。”

“陳沖,你今天真的要爲了一個人人追逐的交際花,要跟我翻臉?”郭譜眼皮跳動着,直視着陳沖說道。

“朋友,請你爲剛纔說的話道歉!”王南北一聽這話,心裏就是一陣不爽,冷眼說道。

“你又是誰?這裏什麼時候輪到你做主了?”郭譜用着高傲的眼神看着王南北,一副無視的神情說道。

“我,她男人!”王南北指着韓妃說道,“就是你口中交際花的男人!”說完後,王南北直接將韓妃拉到身旁。

郭略看着**味甚濃的郭譜和王南北,並沒有因爲之前因爲陳登先有過交集,就站出來勸和一下,而是靜靜的讓到了一邊,看着事情的發展。

“哦!”郭譜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接着說道,“跟着女人吃飯倒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只是聽說交際花豔冠江浙啊!”

“你全家女性纔是交際花!”聽到這三個字韓妃忽然火了,一手提前裙角,右腳飛起一腳就朝對方踢去。

郭譜臉色都未變,只是身體稍微側了一下,一手將韓妃的腳抄在了手裏,手指還順勢摩挲了幾下,嘴裏忍不住的讚歎着:“果然不虧是豔冠江浙的交際花,肌膚這可謂是吹彈可破啊!”

這已經不是挑釁,而是當衆調戲,已經是一種**裸的侮辱了。

王南北扶住了差點摔倒的韓妃,正要怒斥對方的時候,沒有想到韓妃直接單手按在王南北肩上,身體隨着一個翻滾,左腳在半空中劃出一到弧線,直接砸向對方。

郭譜沒有想到韓妃竟然能夠做出如此的攻擊來,只是愣了不到一秒,直接放開了韓妃後退了一步。一腳踢空的韓妃,順勢輕柔的落在地上,整個動作輕柔連貫一氣呵成。

“真是沒有想到今天看了一場大戲,真是讓人意外啊!沒想到韓妃長得這麼漂亮,身手還這麼好,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啊!”退後一步的郭譜鼓着掌,一臉戲謔的說道。 練家子?

王南北眼神冰冷的看着郭譜,看來對方今天有點故意找茬的呀!一看就是和陳沖,面和心不合的!

而在王南北驚訝郭譜的同時,整個大廳的人卻對韓妃驚訝起來。雖然說整個江浙道上,各種版本將韓妃傳的神乎其微,但總歸沒有親眼看見,自然可行度不高。可是今天看着韓妃露出的那一手,絕對不是一個纖纖女子能夠做得出來的,如此更是證明了之前的某些傳聞。

今天現場發生的事情,真的一件一件不斷的刺激着衆人的神經。陳沖動手打人,韓妃的神祕男人出現,韓妃的身手,上海兩大公子哥對撞,這些事情隨便拎出一件,都能夠讓整個江浙沸騰。

空氣中充滿了濃濃的**味,似乎一點就炸。陳沖見韓妃動起手來,更是趁幾人對視的空當,直接擋在了王南北兩人的面前。

“陳沖,看來你今天一定要幫着外人對付自己人咯?”郭譜眉毛一挑,盯着陳沖說道。

“自己人?”陳沖冷笑這說道,“郭譜,我們從來就不是一路人。剛纔我已經說的很清楚,我大哥、我嫂子在這裏,要是我陳沖還慫包了,還不如跳黃浦江算了。”

“好!非常好!看來我們是永遠談不到一起了,不如這樣今天剛好江浙有頭有臉的人都在這裏,我們就在這裏做過了斷怎麼樣?如果誰輸了,以後繞道而行!”郭譜雖然滿口贊同,但終究還是沒有敢把話說的太死,畢竟兩人的家族都在上海根深蒂固,牽一髮動全身,所以還是有些顧及的。

當然向小輩之間的爭鬥,那也是由來已久的,做長輩的總不能直接插手,只好聽之任之。所以在雙方長輩這種默許的態度下,兩大集團的公子爺才走到了今天的這種情況。或許,這也兩大集團另外一個戰場的爭鬥。

“好!”陳沖沒有絲毫的猶豫,一口答應。

看到陳沖一副急不可待的樣子,郭譜冷笑着頭往左偏了兩下。只見一個身高差不多一米九的大塊頭,從隨行之人中走了出來,似乎是要以此人進行武力爭鬥了。

此人只是這麼一站,就讓陳沖的瞳孔忍不住的收縮了兩下,不管是從對方身形和體魄,還是出場的站位,已經顯示對方練得是外家拳。

俗話說內練一口氣,外練筋骨皮。外練筋骨皮,就是要先強筋壯骨,不斷的增加打擊力度和抗擊打能力,而且它更講究以力量和速度克敵,以招式爲先。

如果但以招式來說,陳沖以前在部隊上練習的擒拿格鬥等這些招數,應該還是有得一拼的。只是有一點,陳沖已經轉業好幾年,而且經常參與各種應酬,一般的角色倒是無妨。如果說真是碰上硬角色,多少還是有點發怵的。

當王南北第一眼看見此人的時候,就覺得有些不對勁。像一般的保鏢,大多都是退役的特種軍人,是很難看到這種類型的保鏢的。當然,這也不是絕對的。只是兩人恰恰有矛盾,剛好就要用武力解決爭端,對方就出來一個難纏的打手。這一切是不是也太巧了!

如此說來,只能說明一點,對方早就計劃一切,只是在尋找合適的時機而已。而今天,恰恰就找到了這個時機。

原以爲對方做事還是年輕,有些衝動,可是現在這麼一想來,才發現對方就是故意掩蓋這一切,等着陳沖往前跳。或許,對方唯一算漏的就是自己吧!

正在陳沖有些的擔憂的時候,王南北伸手搭在了肩上,笑着說道:“陳沖,既然我們是兄弟,我總沒有袖手旁觀的道理!”

陳沖向王南北頭來感激的一眼,知道王南北也是顧及自己的面子沒有說穿,於是默默的退後了兩步。衆人見爭鬥將其,趕緊讓一大片空地出來。

王南北很是隨意的往前走了,一臉不屑的挑釁着對方。面對王南北的挑釁,精壯漢子臉部抽動幾下,右腳一蹬,噌噌噌的幾步上去,一個重重的直拳朝王南北的面門擊來。

雖然說王南北能夠看的出來對方是練外家拳的高手,也很清楚外家拳最爲注重速度和力量,但是卻看不出對方到底是練的哪一種路數,面對的對方招數也只能隨機應變。

面對對方重擊,王南北不敢絲毫的大意,右腳往前跨出半步,身子一扭恰恰讓過了對方衝拳。接着王南北沒有絲毫停滯,左手手肘借力劃出一到半圓,斜斜的擊向精壯漢子的臉部。

精壯男子也不含糊,左臂起手格擋很是輕易的擋住了王南北的這一擊,擊空的右手快速的繞了過來,想要勒住王南北的脖子。

當然王南北不能讓對方的打算得逞,腦袋用力的朝後一頂,身子快速的用力下墜,再往前撲了出去。在周圍之人的尖叫聲中,王南北已經轉過身來,再次面對精壯男子。只是一個照面的交鋒,王南北就讓對方付出了血的代價。

“媽的!”精壯男子用手抹着鼻子的鮮血,狠狠的罵着王南北。剛剛滿以爲能夠將王南北困住,結果沒想到狡猾的像條泥鰍不說,還被對方撞破了鼻子。這真是一種恥辱啊!

心中滿是憤怒的精壯男子,根本不管自己還在流血的鼻子,直接嗷嗷叫了兩聲,又朝王南北衝了過來。面對對方的來拳,王南北正準備左手一個格擋,在順勢一抓手腕,然後借對方前衝之力快速的撞到左邊,反剪左手。

結果左手剛以格擋,就發現自己好像擊打在石頭上一般,疼的王南北只抽了口冷氣。KAO!沒想到對方的對方的筋骨,練到了如此堅硬的程度。這時閃躲已經來不及了,王南北只得身體前傾,頭部從對方的腋下鑽過,右肩重重的頂在了對方胸膛之上。

兩人這麼勢大力沉對撞,王南北只感覺肩膀傳來一陣疼痛,然後自己就向後退着。不過王南北在後退的時候,仍不忘一腳招呼在對方胸膛之上。

噔噔噔!

王南北退了五步,精壯男人退了兩步。從力量上來來說,王南北沒有站到絲毫的優勢。而對於長期執行任務的王南北來說,再和對手交手的過程中,如果不能一擊斃敵,那最好的就是不要給對方反應和調整的時間,而是要趁着一口氣直接將對方擊倒。

於是王南北在對方根本沒有做出任何調整之時,兩步助跑之後,用力在地上一蹬,整個騰空朝精壯男子彈飛而去。在躍到空中的時候,王南北兩腿屈膝併攏,狠狠的朝對方胸膛撞去。而在雙腿撞向對方的同時,兩手握拳各自向對方耳門出擊打。

說實話,從力量體魄來說,精壯男子絕對比久經殺戮的王南北,還要勝一籌。但是差距還是太大,差的不是本身的實力,而是對整個戰場的把握,以及應敵時的瞬間變化,和稍縱即逝的機會。

因此,在精壯男人還沒有穩住身形的時候,王南北就已經擊中了對方。精壯男子只是來得及發出一陣慘叫,然後就向後倒了過去。

如果不是王南北及時的在對方倒下的時候,再次彈開自己,任憑自己一直頂着對方倒下去的話,在倒地的那一刻,膝蓋將完全擊斷對方的肋骨。斷掉的肋骨會再次插向心髒,精壯男子不消一分鐘就會變成一具沒有生命的屍體。

當然,只是因爲在這種場合之下,王南北纔會有所顧忌,畢竟搞出了人命也不是小事。

雖然說王南北最後關鍵的時候,刻意的收了一些力道,而且還做了緊急避讓。但是膝蓋的狠狠一撞,還是將對方的肋骨撞斷了。躺在地上精壯男子,臉如白紙,嘴角一絲順着臉龐滴了下來。


從交手到戰鬥結束,前後僅僅只是用了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對於觀衆來說,只是看了一場時間太短,但卻很精彩的打鬥。但是對郭譜來說,卻輸掉了所有的面子,當然還有驕傲。

看着倒在地上自己高價請來的大手,郭譜臉色一片蒼白,對方什麼樣的實力,自己是親眼見過的,可是在王南北手中竟然支撐不到兩分鐘。要是自己今天衝動的話,自己能夠撐多久?

悔啊!郭譜此時非常的後悔,爲什麼自己千算萬算就沒有算出來會冒出一個人來?可是結果已經如此,此時還能改變些什麼呢?


“郭少,承認!承認!”看着一臉蒼白的郭譜,陳沖笑着走了上去拱手說道。

“哼!”郭譜冷冷的哼出一句,死死的盯了陳沖一眼,轉身就走。而剛剛跟着郭譜一起的一羣人,趕緊的架起地上精壯男子,匆忙的跟了上去。

“郭少,好走不送!”陳沖滿臉笑意的衝着郭譜的背影喊道。

事情解決了,但是王南北臉上並沒有一份喜悅,反而是帶着深深的憂愁。

韓妃走了上去,手掌輕撫着王南北的後肩,柔聲說道:“南北,如果上海實在待不下去,我走就是!”

聞聽此話,王南北嘆了一口氣,反手過來在韓妃的手背上拍了兩下,安慰着說道:“凡事不要都往壞處想,只是我們以後要儘量注意,不可太過於招搖。”

有一點擔心王南北沒有說出來,如果要是有心人順着韓妃的經歷往前查的話,還是能夠查到一些過往,所以接下來的路有些難啊!

當然還有一點,今晚王南北將名動上海!! 滬杭高速,陳沖的那輛陸虎風馳電掣的向杭州開去。車上三人,王南北、韓妃、陳沖!

自昨晚世紀東方大酒店的事情發生後,王南北當然清楚自己這個名字已經名動上海,如果說不暫時避避風頭的話,說不定還會帶來多大的麻煩。如果一直再被這些事情困擾下去的話,自己這趟來上海可就白來呢!

“南哥,昨晚你那個動作真是帥呆了,真是沒有想到你能把泰拳這樣融合起來用。”開車的陳沖,此時依然掩飾不住內心的興奮。

泰拳這個被稱爲八條腿的運動,主要運用人體的拳、腿、膝、肘四肢八體作爲八種武器進行攻擊,出拳發腿、使膝用肘發力流暢順達,力量展現極爲充沛,攻擊力猛銳,素有立技最強格鬥技之稱。

在王南北對敵的時候,陳沖當然也看出了其中兩個招式,也太泰拳中的經典招式。但是陳沖沒有想到,王南北能夠在攻擊中融合進泰拳的招式,相互結合!

“陳沖,會不會因爲這次事情,對你們家產生影響?”王南北沒有和陳沖討論泰拳,而是擔心的問着他。

“影響?”陳沖笑了一下,繼續說道,“郭家和我們陳家,不管是在商業,還是其他領域已經明爭暗鬥很多年,仇恨也算是由來已久。像我們小輩之間的爭鬥,可以說雙方的長輩都是默許的態度,再爭鬥都會推到晚輩爭鬥上面來。說影響嘛,多多少少還是有得,只是這對現在的情況來說,已經沒什麼大不了的。”

王南北當然知道陳沖說的很是隨意,但還是能明白家族之間的爭鬥,有時候血腥起來不亞於一場戰鬥。所以說豪閥爭鬥,不止殘酷而且血腥無比。

一行人下了高速後,直接拐向了西湖的方向。

杭州西湖邊,一座不知名的小山。

小山向陽的山坡上是一片茶園,茶樹中一位穿着布衣的六旬老人,正在小心的摘着新鮮嫩綠的茶尖兒。只是現在已經是九月了,這個時候的茶到已經沒有什麼值得稀奇的!可是老人仍舊是樂此不疲,一點一點的將竹簍裝了大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