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還沒資格跟我說話。”羅山海一點不慣着他,轉而看向了林佑善道:“林佑善,國有國法,你應該知道,身爲天王犯了錯,我這個大將軍可以行使一些什麼職權吧?”

“知道。”林佑善攔住林德寶的同時,很平靜。

“那就好,馬上讓你的人退下,否則,我要動武了!”羅山海給與林佑善最後的警告。

林佑善看向書房,意味深長道:“這裏是我的書房,卻也是我辦公的地方,裏面有着許多的機密文件,你的人想要這麼進去搜,要是機密文件出現問題,到時候,這個責任,你擔當的起嗎?”

說完這話,林佑善似笑非笑。

這可是在變相威脅羅山海了!

只要羅山海敢進去,到時候他就要咬一口羅山海破壞機密,甚至是盜竊機密,給他定一個勾結外敵,出賣情報的罪名。

羅山海心中一沉,和林佑善比起算計來,他果然是差的太遠。

林家人一臉得意。

偏偏這時候,外面響起來一個有些深沉的聲音:“羅將軍,您儘管進去查,其他的不用怕,我來給您做見證人!” 這個聲音讓林佑善眉頭猛地皺了起來。

轉頭,看到來人是歐陽雄的一剎那,他的雙眼猛地瞪大起來。

在這個節骨眼,歐陽雄站在了羅山海那一邊,對於林佑善來說,簡直就是一刀紮在了心臟上面。

致命的一擊。

“歐陽雄,你什麼意思!”林德寶又一次穩不住了。

林佑善這一次沒有瞪林德寶了,因爲他感覺的出來,歐陽雄是來真的。

不論林德寶發不發怒,一切都已經是定局。

歐陽雄走道林佑善面前道:“我沒什麼意思,我只是秉公辦理而已。”

林佑善自然不會相信這種話了。

他冷笑道:“來的這麼快,看樣子,今天你也在西市了,被你逮到一個可以踩我的機會,你應該很開心吧?”

歐陽雄沒有立即回林佑善的話,而是看向羅山海道:“羅大將軍,趕緊進去查吧,重要的物證可一定都得帶走了。”

羅山海根本沒想到歐陽雄會突然出來來幫忙。

不過,他現在的確是需要有人幫忙。

而且,他能夠感覺的出來,歐陽雄就是想要趁機落井下石。

反正,他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對付天王林佑善,這個傢伙當初害死了他鐘愛的部下沈志義,必須爲此而付出代價。

羅山海立即帶着人往裏面走進去。

“等一下!”歐陽雄又一次開口了。

這一開口,讓羅山海和林佑善兩個人都是一愣。

原本天王府的局面是,林佑善和羅山海勢均力敵。

隨着歐陽雄的出現,他一下子控制住了全局,成爲了掌控者。

他現在的每一步,每一句話,都能夠改變天王府眼前的局勢。

“聽說當年天王是用火仙珠引出海怪,這麼說來,火仙珠也是當年的兇手之一了,這樣的東西,應該一併帶走調查纔是。”歐陽雄道。

林德寶當即兩步衝了過去,指着歐陽雄道:“歐陽雄,你有完沒完,這裏是天王府,你……”

歐陽雄身後的人馬上掏出槍指着林德寶。

林德寶馬上不敢動。

重生八零小嬌蠻 天王府的人剛要舉槍,林佑善舉手道:“都把槍放下來。”

他已經看出來了歐陽雄的目的。

歐陽雄是故意要讓羅山海帶走火仙珠,這個時候,他的人要是動槍了,他的罪名就更大了!

那可就是不服從國法了!

如果歐陽雄和羅山海聯手,再召集其他朝堂的大員,他們林家會一敗塗地!

p;?? 以林家如今的實力,還沒有強大到對坑整個朝堂的地步。

“讓他們去查!”林佑善道。

林德寶立即回頭。

但,林佑善並未有任何想要改變想法的意思。

“羅大將軍,這兩位是我請過來的江湖高手,他們很清楚火仙珠會被藏在哪裏。讓他們助你一臂之力吧。”歐陽雄溫和道。

羅山海同意了,帶着那兩個人走了進去。

其實這兩個人是仙嶽派的弟子,在江湖上沒有什麼名氣,可他們卻是仙嶽派派遣在京城,專門負責打探寶物的弟子。

在尋寶定位這一方面,他們很有一手。

用了大概半個小時,火仙珠從書桌下方的一個隔層裏面找到了。

不說尋常人了,就是高手都未必夠想到,火仙珠竟然會被放在那麼顯眼的地方。

真的是越危險的地方越安全。

且,火仙珠上面包着一張特製的符紙,將火仙珠的寶物特性完全掩蓋,所以,林天上一次過來的時候,這纔沒有發現。

長嫡 看着火仙珠被羅山海帶走,林佑善差點站不穩。

集齊五仙珠一直是他的心願,即便三十來年過去了,他纔有一顆火仙珠!

而今,這守了三十年的火仙珠就要這麼被帶走,他哪裏能夠接受的了!

只是,看着羅山海帶走火仙珠,他幾次想要下令攔住,卻因爲要考慮朝堂上的權勢,又不得不忍住。

“這種感覺是不是很難受?”歐陽雄走到了他的身旁。

林佑善猛地轉頭看向歐陽雄。

“呵呵,當初,你被林天爲難,對外宣佈林天殺害我歐陽家的人是正義的時候,你其實就應該想到會有這麼一天!”歐陽雄臉上浮起一抹邪笑。

“你不僅僅只是爲了這一件事過來報復我的吧?”林佑善多麼聰明啊,看的很通透。

“沒錯,自然不是爲了這一件事,但是,這一件事,你讓我把想要將你從天王位置拉下來的衝動提前了!”歐陽雄冷哼一聲。

他說完這話,也帶着人離開了。

天王府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林佑善獨自一人走進書房。

看着混亂的書房,他猛然間響起來了林天潛入天王府的那一個晚上。

從那一天開始,林天,他捨棄的林家人,就徹徹底底將他玩弄於鼓掌之間!

他彷彿看到了林天笑起來的模樣!

真的是像極了陸家的妖女陸香玉!

“林天,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要將你所有的親人好友碎屍萬段!”林佑善在心中怒吼,同時一掌轟出。

木葉神武 “轟隆”,竟然直接將牆

壁轟出了一個洞來。

林天已經走出了山林,正準備朝最近的一個城鎮走過去。

“林天!”突然間,響起來了葉婉清的聲音。

林天回頭看過去,葉婉清飄然落下。

“怎麼樣?沒事吧?”葉婉清快步衝到林天的面前,上下檢查了一番,擔心地問道。

林天搖了搖頭道:“我沒事,就是消耗太大,有些餓。”

葉婉清不禁莞爾,道:“我剛剛看到前面有小吃店,我們去吃點。”

二人便一起到了前面的鎮上。

林天的確是餓了,被魏一恆追着跑,消耗實在是太大了。

吃過東西后,葉婉清跟林天說了要離開一些天的事。

她自然沒有說是七殺門被玄蛇門給威脅了,只是找了一個藉口說要去處理門派裏的事。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去救人也是處理門派裏的事,所以,即便是在撒謊,她也沒有顯得太過慌亂。

林天想着,七殺門的弟子剛剛被救出來,也的確是需要來進行安撫,便沒有多想,只是溫柔地提醒道:“有事記得要通知我。”

葉婉清點了點頭。

在門外,林天和葉婉清分開。

原本,林天想要留住葉婉清,想要告訴葉婉清他想向她求婚的事,求婚這件事林天已經琢磨好一陣子了。

可話到了嘴邊,林天又咽了回去。

如今,他還沒有在京城站穩腳跟,等到他的下一個計劃成功後,再進行求婚不遲。

林天的下一個計劃是奪取神將!

軍火之王 神武團這樣強大的戰鬥兵團,要是能夠控制在手上,絕對能夠幫助到羅山海,而且,也一定能夠讓林天在京城徹底站穩。

打車,往羅家趕過去。

到了羅家後,林天洗了一個澡,恢復了一點靈氣後,羅山海這纔回到家。

一見面,林天便從羅山海那裏知道了在天王府發生的所有事。

“有意思了,歐陽雄也等不及地出手了!”林天道。

“歐陽雄已經失去了參與換選的資格,在陸飛龍被你削弱勢力後,就只剩下林佑善是大熱的人選了,歐陽雄想要有機會重新獲得換選的資格,自然就是把林佑善給拉下來。所以,這麼好的機會,他自然不會輕易錯過了。”在朝堂局勢這一塊,羅山海還是看的比較透徹。

林天道:“這麼看來,現在歐陽雄。林飛龍和林佑善全都失去了競爭力,也可以說,朝堂上的這幾大實力全部回到了同一起跑線上……不,不對,羅老,我怎麼覺得,你如今反而是最有機會的那個人了呢?”

林天看向羅山海,一個大膽而刺激的想法涌現心頭! 羅山海一怔。

他看向林天,眼神裏有些驚嚇。

林天的想法,他一下子就明白過來。

林天是想要讓他去參加換選,是想要讓他去爭奪天王啊!

年輕的時候,羅山海不是沒有這個想法過,可是後來,他進入朝堂,看着那些人爲了爭奪天王,虛與委蛇,八面玲瓏的模樣,直接嚇退了他。

他自認爲不是那一塊料,說不了場面話。

所以,即便有着很大的嚮往,也有心,可這麼些年過去了,他從來沒有參與過。

看着林天期待的眼神,他的心竟然有些激動起來了。

年老的心彷彿瞬間年輕了幾十歲。

的確,從眼前的局勢來看,這是他最好的時機了,三大勢力可以說已經都熄火了,他要是在這時候站出來,登高一呼,絕對能夠獲得衆多人的支持。

只是,想到他們三批勢力,羅山海突然間想到了一件有些可怕的事。

“我知道你要讓我做什麼,可要是陸家,林家和歐陽家,他們被我逼急了,大開殺戒,或者是採取更加陰謀的方式來毒害我身旁的人,甚至,殘害民衆,那該怎麼辦??”羅山海還是心繫蒼生。

林天有些被這個小老頭給感動到了,道:“所以,我想要拿下神武團!”

羅山海又吃了一驚。

林天繼續道:“再過幾天,就是神武團神將的選拔,我聽說了,只要沒有不良犯罪記錄的人,只要不是修魔之人都可以參與,我完全符合。神武團既然是最強的戰團,只要被我控制了,對您來說,便是如虎添翼,很多問題,你都不用再擔心。”

羅山海看着林天眼神裏的認真和熱血,心也跟着滾燙起來,他暢快一笑,朗聲道:“好,你都這麼拼了,我拼上這一條老命又如何,我參加換選!”

“好!”林天舉起身前的茶杯道:“羅老,以茶代酒,先乾爲敬!”

羅山海也大笑着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神武團神將的選拔在四天之後。

原本,神武團的神將都只在內部宣堡,可因爲這一次的選拔,林家和歐陽家甚至包括陸家都想要安排自家人進去,所以,一個月之前,他們在朝堂大會上研究了這一件事。

最終的決定便是,進行一次公開的選拔。

四天的時間,能夠做不少事了。

林天休息了一個晚上後,清晨便前往山林之中。

林天前往的地方是那一個瀑布附近。

也就是林天被魏一恆追擊,無奈之下,跳了下去的瀑布附近。

昨天在被追擊的時候,青龍印記在不斷地提醒林天找個地方靈氣充裕。

爲了能夠進入突破,林天便回到了這裏。

神將的選拔,肯定是一場惡戰,必須儘快提升實力纔是硬道理。

只是,剩下的四天時間,想要得到極大的提升,只怕是難度不小。

林天先是修煉了一會兒《玄天訣》,然而,縱然這裏靈氣再濃郁,一個上午過去,也還是停留在築基期第七層。

林天決定煉製凝氣丹。

從七煞門那裏拿走的藥材,夠林天煉製起碼三顆凝氣丹了。

可惜的是,拿走的藥材都是成品,而不鮮活的植物,否則可以在小葫蘆裏面進行一番培育了。

成品的藥材,一旦用掉,可就不會再有了。

雖然是從七煞門那裏拿過來的,可是想一想,還是有些小小的心痛。

不過,林天還是決定用了再說。

地球這麼大,想要其他的藥材,慢慢再找就是了。

畢竟,眼下,提升一層,到時候再選拔的時候都有可能壓死一批人。

沒有了二階的

魔晶,又捨不得用掉那兩顆龍獅的魔晶,林天只能是把目光放在了唯一的那一個玄鷹身上獲得的三階魔晶上面。

?醫卜星相》裏面有記載,一個三階魔晶可以煉製出來最多六顆的凝氣丹,最少也有三顆。

豪門有孕:老婆你出來 咬了咬牙,將魔劍扔進了丹爐之中。

用了大概半個小時的時間,丹藥總算是煉製成功。

讓林天有些意外的事,煉製出來了五顆凝氣丹。

雖然不是極限的六顆,可是五顆也已經算是中大獎了。

只是,這五顆凝氣丹,一顆比一顆的效果要差一些。

這其實和丹爐有關係,雖然這個丹爐在地球上已經算好的了,可仙界裏的一些丹爐,能夠煉製出來最完美比例的凝氣丹。

林天還真的是有些嚮往仙界了,那裏的寶貝可真的都是好東西。

沒有任何的等待,林天拿起其中較好的兩顆凝氣丹吃了下來。

爲什麼不是最好的兩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