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那麼激動做什麼?不就是一個陶大師嘛!比他厲害的能人我見得多了,有必要那麼大驚小怪嗎?再說了,那陶大師的水準也就那麼回事,有你那麼興奮嗎?”

“嘿嘿嘿……兄弟,走,我請你吃飯去。”

“吃飯?你請我?我可沒錢。”

見推銷員忽然一臉笑容,而且還那麼熱情的邀請我跟他去吃飯,我真的有些難以適應了,所以連忙跟他保持了一點距離,生怕這小子哪根筋不對。

“你別那麼見外,咱們兄弟誰跟誰啊,再說了,大家都是同行,這樣吧!你帶我去見陶大師,我今天賣的錢全部都給你,這個地盤以後也都是你的了,你看怎麼樣?”

“你幹嘛非要見他啊?他有什麼了不起的嗎?”

“兄弟,話可不能這麼說,陶大師那可是這個圈子最有名氣的大名人,可不是什麼人都能見的,而且我還聽說,前兩天他還幫恆盛企業的董事長大賺了一筆橫財呢,就他現在的名氣,平凡人也只能在電視上看看了。”

“可是,就算是你見了他又能怎樣?他又不是你什麼人,再說了,每個人都有發橫財的機會,只是看有沒有把握住運勢,你小子其實也有發橫財運機會的……”

“得得得,別跟我說這些,我就是想見見陶大師。”

見這小子認死理的樣子,我真恨不得那塊轉頭敲醒他,我可比那個陶大師厲害不知道多少倍,不過我也沒有再說什麼,有些人目不識珠,我也沒辦法。

“罷了,既然你那麼想見陶大師,那我帶你去見他,可是我現在纔剛到A城,還不知道陶大師在哪裏呢,這樣,你帶我到他的住處,我帶你去見他。”

“呦,這麼說的話,你連陶大師住在哪裏都還不知道啊,嘁,害我白激動一場,還以爲你真認識陶大師呢,原來也不過是個大忽悠。”

推銷員扣了扣鼻子,一臉不屑的樣子,這小子竟然拿我當成他了,不過我也沒有生氣,反而不屑的笑了笑。

“我說你小子還真不知好歹,來,給你瞧瞧這是什麼。”

好在我身上還有當年和師傅以及陶大師智和大師他們一起的合照,要不然今天還真沒辦法證明自己說的都是真的了,一掏出我們曾經的合照,那個推銷員立馬就拿在手上翻來覆去的看。

“行了行了,別給我弄壞了,這可是我現在唯一的一張了,唉!我師傅去世後,我就沒有怎麼下過山了,也許久沒有見過陶大師了,這次下山,我也是想看看他,受師傅所託,要不然我才懶得下山找他呢,只是沒有想到一晃三年,他竟然變得這麼出名。”

“這照片不像是合成的,看來你說的都是真的啊!哎呦兄弟,這樣,我帶你去陶大師住的別墅,只是我可進不去,我只能帶你到外圍,想進去還是得你才成。”

“放心吧!只要知道了大概的方位,我就能帶你見到他,到時候你可別太吃驚就行。”

跟推銷員又聊了幾句,我們簡單的吃過飯就去找陶大師了,因爲陶大師住的地方比較遠,所以車子行駛了一個多鐘頭纔到他所住的別墅外面。

這裏依山傍水的,是個不錯的地方,也虧他找到這麼一個地方,清淨而且靈氣還充足,是個修行的好地方,只是他如今被名利所侵蝕,還能清淨的修煉嗎?我有些懷疑了。

“喂,兄弟,你在想什麼呢?看你一臉呆滯的樣子。”

就在我想着陶大師的修行時,推銷員就撞了一下我,我也清醒了過來。

“哦,我只是在想,這麼多年都沒有見過他了,也不知道他的樣子有沒有太大的改變。”

“沒什麼改變,跟你照片裏面的一樣,你到時候見了陶大師,一定要幫我求一張符,好兄弟,你可答應過我的。”

“放心吧!我會幫你的,也算是答謝你帶我來找他的路費吧!”

“哎呀,那真的是太感謝你了。”

推銷員立馬樂呵呵的笑了起來,不多時,我們也到達了目的地,一下車後,那個的士司機就對着我們冷笑了一聲。

“我說你們兩個什麼都不帶還想去見陶大師,我還是第一次遇到你們這種人,人家陶大師連那些企業家都不見,能見你們兩個窮小子?嘁。”

“喂,你怎麼說話的,你……”

推銷員的話還沒有說完那個的士司機開着車就走了,見推銷員一臉生氣,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行了,跟那種勢利眼有什麼好生氣的,好了,我們去找陶大師吧!我的時間可是很寶貴的,浪費在這裏可不值。”

呆着推銷員來到了陶大師別墅的門口,結果直接就被保安給擋住了,看到那些訓練有素的保安,我心裏只想笑,這陶大師怎麼到哪裏都不忘自己的聲勢呢。

“對不起,沒有預約,這裏是不能隨便進入的。”

“保安大哥,陶大師跟我是老熟人了,你進去跟他說巫門有人來訪,他知道該怎麼辦的。”

“這……”

“你不用爲難,你進去把我的原話告訴陶英榮,他會出來親自接我進去,不過你要是敢糊弄我,小心到時候你飯碗不保。”

“那二位就先在這裏等等吧!”

那個保安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走進了別墅,兩分鐘不到,一個頭髮梳得油光,一身中山裝的中年男子風風火火的從別墅裏奔了出來,而他背後還跟着剛纔進去給我帶話的保安。

“哎喲,還真是陳庚兄弟你啊!剛纔保安說巫門來人,我還心裏納悶會是誰呢,原來是你啊!快點進來,招呼不周,還請見諒哈。”

出來的人自然是陶大師無疑,而那個保安和推銷員一看到陶大師對我這麼熱情,立馬就愣住了,顯然是沒有見過陶大師這麼對人熱情過。

“陶大師,最近混的可謂是風生水起啊!這次還多虧這位朋友給我帶路,否則我還真不知道你住在這樣環境優美的地方。”

“哪裏的話,我這裏再好,也比不上你們巫門,你們巫門那個地方,可真的算是仙境的。”

陶大師一臉恭維,其實我也清楚他爲什麼這麼熱情,因爲曾經師傅有恩與他,而且他曾經還被我一招給打敗了,所以看到我,他自然是心虛的。

“陶大師,養的美女不少嘛!這些年不見了,不知道你的功法怎麼樣了。”

“唉!我的功法怎麼可能跟陳兄弟你相比呢,我在你面前也只不過是個渣渣,你就別消遣我了。”

陶大師在我面前一直貶低自己,而推銷員和那個保安此刻更加的不敢相信了,看到他們兩人瞪大雙眼吃驚的樣子,我直接選擇了無視。

“陶大師,你也不能這麼說,畢竟三年過去了,你也是憑藉自己的實力有了今天的成就,所以我還是很敬重您的,畢竟您當初跟我師傅也算是合得來的朋友。”

“哪裏話,對了,你師傅怎麼沒跟你一同下山呢?”

“唉!我師傅三年前就去世了,如今我繼承了山門,這不,因爲沒事做,所以就下山四處走走,也看看師傅曾經走過的地方。”

“他怎麼那麼快就走了?曾經智和大師不是還給他算過一掛的嗎?不是說他能活到一百歲的嗎?”

“說來話長,而且每種卦象,其實都是會隨着時間的推移,還有身邊的事物而改變的,陶大師不會連這個都忘記了吧?”

我的話剛落下,陶大師就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子,我也不知道他怎麼出那麼多汗,今天天氣也不熱啊!難道他有什麼事情嗎?

“陶大師,你怎麼出了這麼多汗?”

“哦!也沒什麼,就是剛纔跑的有些快,所以出了點汗,走,我帶你先去休息,趕了一天路,你也應該累了。”

“還好吧!如果知道你住處的話,我一個念想就能到了,就是因爲不知道你住在哪裏,我也懶得用尋蹤術,所以才坐了那麼久的車子。”

“看來陳兄弟你現在功法大成啊!”

陶大師忽然變得狗腿子了起來,看到他這副模樣,我心裏忽然生出一股厭惡感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過敏感了,每次遇到心懷叵測的人,我都會對對方產生厭惡的心理。

“陶大師,你好歹也是一代宗師,你這個樣子讓別人以後怎麼看你,行了,適可而止吧!我這次來也只是看看你,沒有別的意思,住你這裏我也感覺不太方便,而且我這朋友晚上還要回去忙工作呢。”

我說着就把推銷員從我背後拉了出來,這小子一直夢想着看陶大師,現在也看到了,我想他應該知足了,而且我也真的不想留在這個地方。

“這樣啊!那我讓人送你們回去,以後歡迎你隨時來我這裏玩。”

“好說,對了,這個東西給你留着,這是我師傅的遺物,曾經他走的時候,讓我把一些東西送給他的朋友們。”

“謝謝你,我一定會好好珍藏這個東西的。”

師傅給陶大師留的是一張保命符,可是保護陶大師一命,陶大師縱然厲害,可是這種符他也是不能畫得出的,所以一看到這張符,他立刻眉開眼笑了起來,而且珍視的小心裝進了自己的上內衣口袋。

東西送出去後,我就帶着推銷員離開了陶大師的別墅,一出來後,推銷員這才緩過神來,他一清醒過來,立馬就激動的抱着我的胳膊亂叫。

“喂喂喂,你小子抽什麼瘋呢?”

“陶大師,我竟然真的見到陶大師了,嗚嗚……太激動了……”

推銷員又哭又笑的,弄的我還真認爲他瘋魔了,而那個送我們的司機一臉鄙視的看了一眼推銷員。

“行了,見好就收啊!你現在也見了他了,該滿足了,行了,我到這裏就行了,你送他回去吧!”

車子行駛了一半,我就下車了,示意司機送推銷員回去,因爲我並不跟推銷員一路,所以也沒有必要跟他一起下車。 看到我下車了,推銷員也停止了自己的哭鬧,他立馬拉開車門就奔跑了下來,一下來就跑到我跟前拉着我不讓我走。

“哎,你拉着我做什麼?陶大師你已經看到了,還想怎樣啊?”

“不,不是啊!我只是感覺這一切真的都太夢幻了,兄弟,你這次滿足了我人生的宏願,你說吧!你讓我做什麼,我都會幫你去做。”

“兄弟,我還真沒什麼事情需要你幫忙的,再說了,你能幫我什麼啊?”

我的問話讓推銷員的熱情也消退了不少,看到他逐漸恢復正常,我扭頭就離開了,只是沒有想到推銷員又跟了上來,完全就像是口香糖一樣粘人。

“別啊!你就這麼走了,我心裏還真不好受,我總不能欠着你的人情不還啊!”

“兄弟,你撒手,其實吧!我也沒有問你要什麼符,所以也不算是你欠我人情,而且你告訴了我去陶大師家裏的路,還付了車錢,所以引你見他也算是償還你的路費了。”

“可那怎麼夠啊?跟陶大師相比,我付出的微不足道,兄弟,你可不能就這麼算了啊?我老爸從小就教育我,受人恩惠,當涌泉相報,我還沒有報答你,你怎麼能一走了之呢?這讓我豈不是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覺了。”

推銷員越說越嚴肅,他滿嘴唾沫亂飛,我連忙跟他保持了一米間距的距離,生怕被他的口水給淹沒了。

“先打住,你只要不纏着我,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你就趕緊回去吧!唉!真是煩人。”

被推銷員這麼纏着,我心裏也煩躁了起來,好不容易變好的心情此時也沒了,而那個推銷員還依舊喋喋不休的在我耳旁囉嗦着。

“大哥,那我以後叫你大哥好不好?”

“雖然你了,只要你馬上走,你就算是改口叫我大爺,你隨便你了,趕緊走吧!難道你一天到晚都不忙是不是?”

“哎呀,今天可是難道的好日子,我也少開一天工,又賺不了幾個錢。”

推銷員又開始喋喋不休的說了起來,吵得我耳朵都生疼了,那個前來送我們的司機此時捂着嘴一直在偷笑,而我也終於忍受不了用瞬移術離開了他們的視線,對於他們的態度,那我就不知情了。

一到市區,我就找了一家賓館住了進去,休息了一個晚上,我身心的疲憊也都一掃而空,可是我也不清楚是不是跟那個推銷員有過節,我剛一出賓館大門,就看到推銷員笑嘻嘻的站在我面前。

“靠,你小子怎麼會在這裏?”

“這家賓館是我二姨媽開的,我昨天晚上剛好來找她,結果就被她安排在這裏登記客戶的資料,所以我就看到了你的入住資料,這不,我剛給你買早餐回來,我二姨媽這邊只有中飯和晚飯,沒有早飯。”

“唉!我是不是上輩子欠你的?算了,就算是老天爺睡着了吧!不過我可警告你,你再囉嗦,我沒事就走。”

“放心放心,我不會那麼囉嗦了,對了,你昨天怎麼突然從我們眼前消失不見了,害得我們找了你好久,你可不知道,你那一走,我們都嚇傻了,還以爲遇到那種東西了,後來一想你的身份,我們也就釋然了。”

推銷員一解釋我昨天走後他跟那個司機的反應後,我馬上就瞪了他一眼。

“你怎麼又開始囉嗦了,我不是都說了嘛!不要那麼囉嗦了,我真的受不了你了,也不知道你爲什麼那麼能說,是不是你這種行業做久了,都有這種毛病呢?”

“大哥,你可不能這麼說,我……”

“停,你今天趕緊忙你的事情去吧!我還有事情要忙,不送了,再見。”

我害怕那小子又跟上來,連忙一個閃身就到了百里之外,好在這個地方沒人過來,要不然我突然出現,還不得嚇死那些膽小的。

沒有推銷員的煩擾,我心情也好了許多,逛了半天街後,我也無所事事,索性就打算回賓館休息一下,然後晚上再出來,鬧市一般都是晚上的夜市熱鬧,好多年都沒有逛過夜市了,這次也算是給自己放一個小假。

回到賓館,我還沒有休息多時房門就被敲響了,打開房門後,原來又是那個狗皮膏藥推銷員,看到他,我任何心情都沒了。

“喂,我說你怎麼總是陰魂不散的?”

“不是啊大哥,是我真的有事找你,喏,這是陶大師剛派人來給你送的請柬,還說務必請你明天去參加,說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還說這封信你看了就會明白。”

接過推銷員手裏的信件後,我打開看了一遍,看完信我整個人都不好了,這陶大師也太胡鬧了吧!竟然想要開啓秦皇陵,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腦殘了。

“大哥,信裏都說什麼了啊?”

“沒什麼,你忙你的事情去吧!”

我說完就關上了房門,一直到晚上我纔開門走了出去,鬧市上人很多,很繁華,看到大街上熱鬧的人羣,我反而感覺自己有些格格不入。

在山上過了那麼多年日子,而且總是在山澗中奔跑,所以真的有些不太適應城市的生活了,我忽然有些懷念起曾經上學的日子。

“大哥,你在這裏看什麼呢?”

聽到推銷員的聲音,我馬上就感覺頭皮發麻了,這混蛋怎麼總是跟着我,我難道真的上輩子欠他錢了嗎?就在我轉頭準備訓斥他的時候,結果竟然看到他嘴脣發黑,眼睛也沒有神色。

“靠,你小子去哪裏了?怎麼中這麼大的邪氣?”

“大哥,我剛纔就去了古玩市場,沒去什麼特別的地方啊!”

“我說你小子是不是腦殘了,那種地方豈能什麼人都可以去?再說了,那裏的東西好多都是陰物,你本命又弱,一旦一點風吹草動,你都會半死不活的,說白了,你就是個衰命,我上次不都給你說了嘛!你怎麼還是不聽?”

“哎呀大哥,我也不想的,可是有人說讓我去那裏給他送幾個符牌過去,我也是爲了能多賺一點嘛!再說了,我怎麼知道自己會這麼倒黴。”

推銷員一臉憤怒,看得出,他一定是被人給騙了,錢沒有賺到不說,還惹了一身禍端,只是我就納悶了,他到底得罪了誰,爲什麼有人用那麼歹毒的手段對付他?

“你小子是不是得罪了什麼大人物?要不然人家怎麼會用這麼歹毒的手段對付你?”

“怎麼可能,我雖然嘴欠了一點,可是又沒有動過什麼壞心思,跟我玩過的朋友都知道我脾氣,不可能得罪人。”

“算了,先替你解除身上的煞氣再說,看看你現在這副鬼樣子,人不人鬼不鬼的,小心嚇壞了別人。”

白了一眼推銷員後,我立馬就用清明咒消除了推銷員體內的煞氣,然後用辟邪符化成灰讓他服了下去,看到他臉上逐漸恢復了正常,我這才掏出一張符遞給他。

“這張是驅鬼符,可是驅鬼辟邪的,你戴在身上不要拿掉,洗澡的時候也不用摘,這符是避水的,等過了七天,你在用火燒掉,然後把符灰撒在東邊的花壇裏就可以了。”

“謝謝大哥,這次多虧你了,要不然我真的就變成冤魂了。”

推銷員笑嘻嘻的接過了符,然後小心翼翼的裝進了自己的口袋,看了看時間,我在外面又轉悠了一圈纔回賓館,好在這次推銷員早睡了,沒有跟蹤我,要不然我真的會發飆。

第二天我還沒有起牀,就被推銷員給叫醒了,聽到他的聲音,我整個人都不太好了,從牀上掙扎着起來後,我一臉不悅的打開了房門。

“這麼早,你幹什麼啊?”

“不是啊大哥,我也不想這麼早吵醒你,是陶大師的人來了,他們說接你去陶大師那裏。”

“好了,讓他們先回去吧!我自己會過去。”

一想到坐那麼遠的車,我心裏就打了一個寒顫,並不是我暈車,而是我真心不想在車子裏呆那麼久,我一個瞬移術眨眼就到了的地方,何必又那麼麻煩呢?

“不行啊!他們說一定要跟你一起走,要不你跟他們說說去。”

推銷員一聽我把推卸的責任交給了他,他立馬就跳起來不幹了,這小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腦殘,竟然還那麼崇拜陶大師,難道我在他眼裏就那麼沒有地位嗎?

“算了,你個懶蛋,唉!真不知道你是聰明呢,還是愚蠢。”

嘆了口氣後,我最終還是收拾好了自己,然後這才走出賓館,陶大師派了三個人過來,一個是司機,另外兩個是保護人員,可是看到那三個人後,我感覺他的心真的好多餘。

如果我自己都保護不了自己了,那三個人怎麼可能保護得了我?而且比我厲害的人物,想必陶大師自己更加不可能去招惹。

“陳道長,我們陶大師請我們護送您過去。”

“算了,還是我護送你們過去吧!坐你們車子去,我屁股可又要受罪了。”

輕笑了一下後,我用術法送我們幾個人到了陶大師的別墅,那三人一看自己眨眼間就到了陶大師的別墅,立馬就驚恐的跟我保持了距離,似乎我就是他們的惡夢一樣,看到他們震驚的神色,我心裏更加的得意了。

“神仙,你是神仙……”

就在我剛轉身打算進別墅的時候,那個司機突然叫了兩聲,然後跪在了我面前。

“哎,別亂說,我可不是什麼神仙,剛纔的事情,不要隨便亂說出去。”

“是,神仙放心,我們絕對不會亂說。”

那個司機說完就捂住了自己的嘴,而另外兩名保鏢此時也紛紛點頭捂嘴,見他們一臉崇敬,我忽然感覺陶大師爲什麼會這麼享受了。

一走進別墅,陶大師連忙就端茶送水,看到他巴結的神色,我有些厭惡了起來:“我說陶大師,好歹你也是我長輩,你這麼做,到底什麼意思?”

“陳庚,不瞞你說,我信上也給你簡單的說了,秦皇陵可是如今多少人夢想的地方,而且你的實力我也有自信,如果我們再加上另外幾個大師合作的話,一定可以開啓秦皇陵的。”

見陶大師一臉貪婪,我也清楚他早不是以前的陶大師了,對此我冷笑了一下。 “陶大師,人還是要有自知自明的好,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陳庚,我也清楚你什麼意思,放心好了,到時候我們一定不會少了你的。”

“我說陶大師,你覺得我會在乎金錢名利嗎?如果不是我師傅曾經的遺願,我也不會一直堅守在巫門,巫門是我師傅的遺願,而我只是想做個普通人,過好我普通的生活,再多金錢,再多名利,那也要有那個福氣和命啊!”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陶大師一臉不悅的看着我,見他還沒有看出問題,我也直接把話給挑明白了。

“陶大師,難道你真不知道自己命里根本就不帶財嗎?如今你卻帶了財運,這可是拿你的壽命在做抵消。”

我的話剛落下,陶大師的臉色就變的慘白起來,看到他一臉不相信的樣子,我直接掏出了師傅給我法寶,那是一面鏡子,是可以照射到人壽命的靈力之鏡。

當陶大師看了鏡子後,他顫抖的手差點扔掉了鏡子,好在我伸手還算敏捷,要不然這個鏡子一定會被他失手給毀掉的。

“怎麼會這樣?爲什麼會這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