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做主要的原因是姜柔會說,能說,還豁的出去,她跟隔壁的鄰居他們都成了好朋友。

每天都要上門去嘮兩句嗑的那種,姜柔不是很會做飯,但她知道菜譜啊,所以她就把做法告訴給人家,然後讓人家教她怎麼快速的做出一頓不錯的飯菜。

知道姜柔是陪著哥哥一起來考試的,馬上考試就要結束了,是得好好補一補。

而且姜柔還給他們帶了一些新的菜譜,他們試過了,都很好吃,而且也不是那麼難做,所以也就不吝嗇教姜柔怎麼做了。

沈文傑是被餓醒的,他剛一睜開眼,就問道了一股很濃郁的雞湯的香味。

眼睛都沒有怎麼睜開,他就直接順著氣味飄到了廚房。

當時就把姜柔給嚇了一跳。

她回過神來發現竟然是沈文傑,當時就想給他一腳的。

但想到這貨不是好惹的,她只能忍了。

「你走路都沒有聲的嗎?」

因為沈文傑其實還沒有醒,所以姜柔的聲音直接把沈文傑給震醒了。

「啊?」

姜柔:「……」什麼嘛,明明是他把她給嚇了一跳,現在搞得好像是她的錯了。

姜柔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張了張嘴,最後什麼都沒說,嘆了口氣轉身就走了。

沈文傑一臉的懵逼,不明白姜柔這是怎麼了,他沒有招惹她吧。

沈文傑把目光轉向慕言,希望他能給自己一個解釋,結果發現慕言正一臉不善的看著他。

沈文傑:「……」他剛才不會真的做了什麼吧。

他現在及想知道自己到底幹了什麼,又怕問了慕言一個沒有忍住揍他。

所以就陷入了這樣的糾結當中。

但慕言很快就移開了視線,但沈文傑還在自己的思緒中。

等他再次抬頭,就發現只有他一個人了。

「人呢?」

「你不去吃飯在這裡幹什麼?」

杏花進來拿東西就看見沈文傑站在原地傻傻的。

沈文傑瞥了杏花一眼,沒有跟她說話,高冷的走了。

「有病?」

杏花覺得沈文傑大概就是姜柔說的腦子有包的那類人吧。

沒有多管,杏花拿了東西就走了,到堂屋的時候,沈文傑已經坐在位置上開始喝雞湯了。

杏花:「……」

動作倒是夠快的。

府試的成績出來的要比縣試慢一點,但等了這麼久,也終於是出來了。

這一會,姜賢一早就跑去看成績了,但他快,還有人比他更快呢,所以他到的時候,人已經很多了。

姜賢:「……」又來晚了。

看了眼前面的人海,姜賢非常有自知之明,他是擠不進去的。

但……他也很想知道自己的名次啊。

這一回姜柔跟慕言並沒有去小攤吃東西,而是跟姜賢一起來看的。

見前面那麼多人,姜柔就讓姜賢不用擠了,老實待在外面吧,反正看完他們都會出來的,早看晚看結果都是一樣的。

。 跟隨着阿爆,徐錦到了一處獸人部落,他們居住的地方相當的原始,說白了就和動物一樣的居住在這個地方,周圍有很多死去的獸人,那些應該就是食物。

這個部落的獸人都十分瘦弱,顯然是食物完全不夠導致的這個原因,想想也是,獸人並不是真正的動物,他們的繁殖能力肯定是不如真正的動物強大。

而那些素食獸人也很瘦弱,估計是他們真的以為自己是食草動物,只吃草吧。

「這裏也太落後了……讓我感覺就像是回到了幾千年前。」

「沒有人開化的蠻夷之地,這裏的人,也不會擁有太高智慧,如果能夠統治這裏,你沒準能夠成為新的國主。」

「可我對這種事情並不感興趣。」

「想來也是,你不如把他全部收納了,好好訓練的話,這些獸人確實是不俗的戰鬥力。」

「好。」

徐錦聽從了藏鋒的建議,剛想先收服了這個部落,就聽到阿爆凄慘的叫聲。

不好,這小子被同族啃了!

徐錦提着劍就沖了上去,拳腳相加打飛阿爆身上的獸人,那些獸人非常抗揍,立刻爬了起來,還想撲向阿爆。

「無毛猴子,你不是他們的對手,快跑。」

「哦?你們明明有獸人這種概念,卻沒有普通人這種概念嗎?」

徐錦的話讓阿爆在腦袋之中產生風暴,他還真不知道人這種生物,他們這裏只有獸人,看着徐錦像猴子,但是沒有長毛,所以才叫他無毛猴子。

這個部落的獸人實在是太瘦弱了,他們雖然是抗揍,可惜,長時間的飢餓讓他們並沒有充足的力量。

很快,這些獸人就老老實實的趴在徐錦的面前了。

「你們除了吃其他的獸人,還吃過什麼嗎?」

「沒有,獸王說過,獸人只能吃獸人,不然就會暴斃。」

「你敢吃我給你的蘑菇,你不怕暴斃?」

「我看你吃也沒事,而且,我實在是太餓了。我們部落比較弱小,分到的食物就會都沒有多少,根本不夠吃。」

徐錦坐在石頭上,和阿爆聊著天,他已經大致了解到了獸人國的狀況了,這麼大的一個獸人國,分為數百個部落,這裏的部落都臣服於獸王。

食素的獸人也臣服於獸王,甘願被他們捕獵,說什麼是老祖宗留下來的規矩,不能違背,曾經也有過反抗,但是獸王太強大了,反抗被鎮壓了。

這裏的獸人既然其他的食物都沒有吃過,那事情就好辦多了,徐錦帶着阿爆來到了河邊,教導他如何抓魚。

不得不說,獸人比人類更擅長抓魚,徐錦不過是教導他一小會兒,這傢伙就已經會自己抓魚了。

不過,抓出來的與,阿爆並不知道什麼用,他小時候也抓過魚,不過都是用來曬乾做成武器,曬乾之後,魚鰭很鋒利,是很棒的武器。

「誒?我忘記帶小刀了。」

徐錦往自己屁股後面一摸,發現什麼都沒有,轉念才想起了,自己想着要來獸人國,錢財什麼的應該用不上了,就啥也沒帶,現在才發現,自己的小工具啥的也都沒拿。

「你要是敢用藏鋒處理魚,我現在就砍了你。」

看着徐錦渴求的眼神,藏鋒沒有慣着他,直接用十分嚴厲的語氣告誡他,這讓徐錦有些失落。

沒有刀子處理魚的話,自己總不能手撕吧。

他看到一旁昏迷的,像老虎一樣的獸人,頓時計從心生他果斷把那個昏迷的獸人拽了過來。

「你看好,跟着我做。」

獸人的爪子不是特別鋒利,但也夠用了,徐錦一點點處理著魚,他先將魚鱗颳去,阿爆也有樣學樣的學着,魚鱗颳得可以說是相當乾淨。

隨後徐錦就開始處理魚的內臟之類諸多不能吃,或者是口感不好的東西。

「哇!原來魚的內部是這樣的,竟然和那些食草獸人的差不多。」

「這種話,以後不要再說了,我不允許你們獸人相食,這不是什麼好的現象。」

「可是,不吃他們,我們吃什麼?」

「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徐錦將一部分魚穿上了樹枝,放上了烤架,四處找了找一些調香用的草葉,碾碎之後灑到了魚上。

不一會兒,炙烤的香味傳遍了整個部落,那些暈過去的獸人猛然驚醒,他們在四處尋找,這個香味是從哪裏放出來的。

當他們看到徐錦正架着火烤魚,而阿爆就在他們身邊的時候,他們猶豫了,徐錦的強大他們都見識過了,如果從他手中搶吃的,那簡直是比登天還難。

「你……你是不是擅自烤了我們的素食獸人!」

「你們的獸人?誰會吃死人,我給你們埋了就在那。」

「什麼!!」

那些獸人尖叫一聲,剛想要去挖出來,就被徐錦的藏鋒給擋住了。

「我看誰敢去!」

強大的威壓席捲整個獸人部落,有尾巴的獸人此刻竟然夾着自己的尾巴,絕對的實力,往往足夠壓制住這些蠻荒獸人,何況他們常年被獸王奴役,奴性早已根深蒂固。

在徐錦的威壓之下,這個部落的獸人,排著隊,有序的走過來,領取烤魚,不多不少,所有獸人都有一跳烤魚,阿爆也不例外。

「吃!」

這些獸人雖然害怕徐錦的威壓,但是他們第一次吃魚,還是烤魚,自然是不敢。

徐錦先咬了一口,給眾人看了看,魚是能吃的,隨後示意阿爆吃魚。

阿爆現在對徐錦是深信不疑,一口咬掉大半個魚,徐錦還想提醒他有刺,就看到他大口大口的咀嚼,就連刺也能研磨成渣。

「太好吃了!這簡直是那些獸人不能比擬的味道,為何我之前沒有發現,美食就放在我身邊,我卻視而不見!」

有了阿爆的開頭,其他的獸人雖然猶豫,但是也開始吃了起來,畢竟烤魚實在是太香了。

吃過烤魚后,很多獸人都哭了,他們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食物,他們一直吃的都是什麼東西啊!

這個部落的人為了感激徐錦,把他推為了部落長。同樣,徐錦也會給他們庇護,想要徹底統治所有的獸人,徐錦就要制定很好的規則,同時給這些獸人,上好的生活。

多虧徐錦是騰龍國人,而且從小學習的知識很多,現在倒是派上了用場。

他先是教會了這些獸人下水捕魚,同時還有生火烤魚,這些獸人的吃喝是不愁了,接下來就得考慮住的地方。

徐錦從不遠處的山上搬來了很多的巨石,將這些巨石斬成了十分完美的方形,教這些獸人建造房子,同時建造了一個不算特別高的圍牆。

徐錦猜測到,自己在這裏稱王稱霸,早晚會引來獸王,必須要佈置好防線。

文化方面知識,徐錦倒是沒有教給這些獸人,他覺得沒有必要,讓他們發展出自己的文化還是比較好的,徐錦來教他們如何生存,以及,服從自己。

「看來,你的本事不小啊。」

獸人在徐錦的手中,已經變得精神多了,甚至還很強壯,他們學會了穿衣服,使用工具。這讓藏鋒覺得欣慰,徐錦真的有當領導者的潛質。

「現在還差的遠呢,我能夠教會他們,不過是因為他們本來就有這樣的天賦,怎麼樣?他們真的沒有妖的血統了?」

「沒了,你如果說樣貌,他們真的很像妖,但實際上根本沒有妖氣,變成慕容鈴音那樣強大,根本不可能。」

「也好,這就說明,這個獸人國也沒有什麼大不了了。」

徐錦有些得意,自己只要穩紮穩打一點點滲透整個獸人國就好了,他相信以自己帶來的充足食物,安全住房,以及衣物之類的東西足以控制所有的獸人。

「首領,您這是在坐什麼?」

「練劍啊。」

徐錦在笙笙流水上的感悟已經越來越深了,現在他的笙笙流水不僅是速度快,而且變化多端,力量也很大,如果以後能夠和劍氣結合在一起,恐怕真的可以做到天下無敵。

「首領,我們也想練劍!」

「你們?還是算了,你們應該練拳。」

「練拳?」

「等著。」

徐錦又去了後山,這一切都按照他計劃中的進行着,他每天在獸人面前練劍,就是想激起一部分獸人想要變強的心理。

幾塊巨大的石頭從天而降,他們的高度有兩米,看起來很不規則。這是獸人訓練用的石樁,考慮到獸人的力量可能比較,徐錦在石頭上還纏了很多的藤曼。

藏鋒交給了徐錦一套拳法,徐錦又將這套拳法交給了這些獸人,當然他告訴獸人,如果可以,平常戰鬥的時候,他可以多依靠自己的本能,利爪和尖牙之類的東西。

經過一個月的時間,徐錦將這個部落的獸人全都訓練了出來,他們恢復了原本強壯的身體,這才是狩獵者該有的姿態。

「首領,看,我們抓來的小羊犢子!」

徐錦轉頭一看,那幾個老虎獸人,薅著一個長著羊角的獸人的脖子。

「嗯?這附近不是沒有素食獸人嗎?」

「這小羊犢子吃我們種菜,被我們逮著了。」

「撒手撒手,你們這群可惡的傢伙,不吃肉,吃什麼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