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傲爽用匕首割了一塊烤肉,剛要放入嘴裡。外面輕微的響動聲卻讓傲爽耳朵一動,整個人也瞬間警覺起來,左手按在空間戒上,隨時準備取出青雲劍。

只見一名身穿粉色衣裙的少女打開門,翩翩的走了進來,傲爽看見來人:是她。

此人正是在驛站內一腳便把九級武師踢得昏死過去的粉衣少女。

只是此時卻略微有些狼狽,粉色衣裙已經濕了,緊緊的貼在少女的身上,勾勒出一副完美的身材。滿頭黑髮被雨水打濕,不時有水滴順著發梢處往下垂落,略微有些蒼白的俏臉看起來格外惹人憐惜。

少女見到見到面前正在烤肉的少年也是一愣,說到:「是你?今日小女子入山尋找一靈獸,傍晚時天色陰暗便知要下雨,沒想到下的如此之快,冒昧打擾到公子,還請見諒。」

傲爽笑了笑說道:「無妨,這件木屋也是偶然發現,暫作休息之地的。」

少女又說了一句:「打擾了。」便盤坐下來,運轉靈力,驅除衣裙中的水份,水蒸氣慢慢升騰。沒一會,少女的衣裙便被烘乾了。

傲爽看了看少女,沒有說話,只是不時的用匕首割下一塊烤肉,自顧的吃著。

少女看了看架上的烤肉,從空間戒內取出了一把金幣,俏臉微紅的說道:「公子和否割讓一些烤肉,我願意花金幣購買。」

傲爽擺了擺手,示意可以,但是沒有去拿少女的金幣。

少女俏臉又是一紅:「是小女子矯情了。」說完也自空間戒內拿出一把匕首,開始割起烤肉來。

兩人都沒有再說話,屋外的大雨嘩嘩的下個不停,屋內卻顯得極為寧靜。

傲爽前世是殺手,原來身體的主人更是只知道修鍊,兒女情長這方面的事情實在不太在行。而且明日絕對會有一場硬仗,傲爽必須時刻保持在巔峰狀態,實在沒那個時間和心思去和少女調侃。

而少女也是刺完烤肉后看了傲爽一眼,沒有說話,開始打坐修鍊了。

————————————

一夜無話,大雨下了整整一夜,直到黎明之時,終於是停了下來。天色漸漸放亮,一抹晨光,灑落在殘破不堪的木屋上。

正在打坐的少女也睜開了眼睛,發現對面的少年正在烤肉,而且烤了兩份。

傲爽發現少女從打坐中退了出來,便拿起其中一塊烤肉遞了過去。

「謝謝!」少女的臉紅撲撲的,煞是可愛。

少女接過傲爽遞來的烤肉便開始一點點的吃了起來,吃完烤肉后便站了起來,對傲爽說道:「多謝公子的款待,敢問公子姓名?」

「傲爽。」傲爽看了一眼女子,淡淡的說道。

「傲爽,看來你是青雲城傲家的咯?」少女想了想后說道。傲家,從傲家的資料上看,也沒有十五六歲便達到靈師之境的人啊?看來這是新晉崛起的天才了。

「正是。」傲爽答道。

「多謝傲公子的款待,小女子還有要事,便離去了。」少女打開門便欲離去。

「我都告訴你我的名字了,你不說下你的名字嗎?」傲爽看著少女笑了笑說道。

「我嘛,我叫劉歌!不要忘記哦。」少女略帶調皮的語氣傳來,說完之後便轉身翩翩的離去了,全然沒有發現此時的傲爽眉頭漸漸擰成了川字形。

「劉歌?劉家的人么?」傲爽劍眉一挑,喃喃自語的說道。 劉歌?從劉家的資料上看劉家小輩也沒有這等人物啊,十五六歲的少女,初級靈師巔峰之境。難道是騙我,沒說真正的姓名?可是聽她說話的語氣也不像啊。傲爽待少女走遠后心中暗想到。

傲家和劉家,同是青雲城內的大家族,對於對方家族成員的名單、修鍊情況可以說是了如指掌。

「難道說不是青雲城劉家之人?不管了,還是先去看看什麼情況了吧。」傲爽說完收回用來做烤肉架的人階低級靈器,向昨天晚上青狼和紫寡婦搭帳篷的地方趕了過去。

傲爽來到昨天紫寡婦眾人搭帳篷的地方,發現他們正在收拾東西,準備動身了。

下了一晚上的雨,叢林中起霧了,那是空氣中水分太大,地面也坑坑窪窪的,小水坑隨處可見。傲爽只能將靈力灌注雙腳,整個人變得輕盈了許多,雙腳踩到地上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傲爽還在自己的頭上綁了一些大號的葉子以作遮擋之用。

「寡婦,虎山走這路線,怎麼是朝青雲谷去的呢?」前面的青狼拿著地圖問道,說完還把地圖遞給了紫寡婦。

「不錯,確實是青雲谷,告訴大家小心點,青雲谷不比外圍,裡面也是兇險異常。」紫寡婦看了看手中的地圖說道。

青雲谷,連接青雲森林外圍與內部的橋樑,進入青雲谷,才算是真正的進入青雲森林。在青雲谷內便開始發現靈藥,但是數量不是太多,但是危險係數也不是青雲森林外圍能比的。

青雲谷到了,傲爽在一路之上依靠叢林的遮掩,沒有被紫寡婦和青狼發現。遠遠的看到了一個口狹肚大,呈寶葫蘆形的山谷入口,由於下了一晚上的大雨,山谷內的密林之間充滿了迷霧,顯得有些神秘。

走了一會後,紫寡婦擺了一下手說道:「停,所有人拿出武器,小心戒備。」

「都把武器拿出來,這裡不像外圍,雖說很多人都來過,但還是小心為上!」青狼喝到,隨即拿出自己的靈器,一把青色長槍,走到隊伍最前面,帶領著眾人往谷內走去。

傲爽緊隨其後,拿出匕首跟了過去,同時暗中也是小心戒備著。來到青雲谷之後,傲爽發現蟲鳴聲小了許多,也沒有了什麼靈獸的嘶吼聲,青雲谷內不像青雲森林外圍,不再是一些普通的一階靈獸了,這裡有很多強大的靈獸,領地異世大陸極強,根本不允許陌生的人類或靈獸出現在自己的領地內,發現之後便會瘋狂的襲擊入侵者。

「停!兄弟們打起精神來!前面虎山可能遭受靈獸襲擊了!」青狼走在最前面喊道。

傲爽聽到青狼如此之說,便從側面掏了過去,想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看清情況后,果然,虎山的手下對面立著一頭豹形的靈獸,二階靈獸,血斑豹。

顯然這裡應該是血斑豹的領地,發現陌生人後便視為入侵者。

血斑豹緩緩的在那裡踱著步子,雙目露出警惕的神色,一雙獠牙從豹口處露了出來,顯得猙獰可怕,血斑豹的身體是淺紅色的,深紅色的斑點在其身體上點綴著,血斑豹也因此而得名。

「哈哈,終於是給你引出來了,靈獸就是靈獸,一點腦子都沒有!」虎山的那名手下大笑著說道。

原來虎山等人剛進去谷內,便發現了血斑豹的蹤跡,但是靈獸也是有些靈性的,看到這麼多人會逃跑,所以虎山決定先讓一個身手敏捷的手下去作誘餌,引蛇出洞。到時再抓獲血斑豹,畢竟血斑豹的牙齒和豹皮還是很值錢的。

血斑豹也感覺到了自己的處境,一雙眼睛不停地大量這周圍,猛然轉身就要離開!但是血斑豹發現後面的路上也出現了幾名手拿武器的人類。

「想走?我白花那麼多時間作誘餌引誘你了?拿命來!」那名手下暴喝一聲,提起長劍刺向了血斑豹。

「吼!」血斑豹知道自己被包圍了,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一雙豹目兇狠的盯著面前的人類,嘶吼一聲,後退一蹬,矯健的身軀便躲過了長劍。

「反映很快啊。」傲爽在遠處看著血斑豹躲過一擊不禁讚歎道。

血斑豹躲過一擊后獸性大發,張開血后,一道紅色的逢人朝那名手下襲去,身軀也是緊隨其後的向著那名撲了過去,一雙陰森森的前爪也狠狠的抓了過去。

那名手下舉起長劍堪堪擋住了血斑豹外放的風刃,見血斑豹撲了過來,知道不能力敵,雙腳一蹬地面向後退去。一邊後退,一邊使用長劍虛空攻擊幾下,試圖阻擋血斑豹的前進。

但是血斑豹是靈獸,不是人類,獸性大發之後不管不顧的繼續撲向了那名手下,身上被劍芒颳了幾下也不為所動,血口大張,朝著那名手下的脖頸處咬了過去。

一股死亡的威脅襲來,那名手下全身汗毛豎起,大聲喊道:「團長救我!」

「孽畜拿命來!」站在不遠處的虎山抓住機會,全身靈力運轉,整個人變的黃燦燦的,雙腳一蹬,一記黃色的掌風向血斑豹襲去。

血斑豹感覺到了後面兇猛的掌風,頓時放棄了對那名手下的攻擊,轉過身軀,連吐兩道紅色的風刃朝著虎山撲了過去。

那名手下見血斑豹突然轉身,知道是自己的團長來援,手中長劍便對著血斑豹擲了過去。

「噗!」

長劍刺進血斑豹身體一寸深后便再也無法深入分毫。

「吼!」

血斑豹發出一聲怒吼,豹尾如同一條紅色長鞭一般向身後的那名手下抽了過去。

「啊,噗!」那名手下被豹尾狠狠地抽了一記,整個人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還吐出了一口鮮血。

「靈貓!」虎山一聲大喝,全身靈力瘋狂的灌注於雙掌處,對著血斑豹的頭部兇狠的拍了過去!

虎山的手下叫做靈貓,九級武師巔峰之境,一身靈技走的是輕靈飄逸的路子,所以虎山才決定讓靈貓作為誘餌。現在虎山的兩名得力幹將,刀疤和炎虎都死了。所以虎山決定好好培養一下靈貓,這要是在平時,虎山才不在乎靈貓的死活。

「蓬!」

虎山勢大的雙掌拍到血斑豹的頭部,血斑豹也發出了一聲哀鳴,推到一旁,頭部的鮮血狂流不止。

虎山從空間戒中拿出一把黃色長刀,身形沖向血斑豹,手中的長刀對著受傷的血斑豹揮砍過去。

血斑豹知道今日是難以逃脫了,但是靈獸的獸性還是趨勢它臨死反撲!

暴怒的虎山和臨死反撲的血斑豹在空中撞在了一起!

「嗤!」

黃色的長刀終究是砍在了血斑豹的頭頂處,激射而出的鮮血濺了虎山一身,血斑豹的血口也咬在了虎山的左臂處,但是血斑豹因為流血越來越多,已經快要死亡了,所以也沒對虎山造成太大的傷害。

「嘶!」虎山拿掉血斑豹的頭,重重的將血斑豹的軀體扔在了地上,血斑豹的獠牙還是咬進了虎山的左臂出,拿開血斑豹的頭時,虎山還是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氣。

「團長!」眾手下這時走了過來,給虎山包紮了一下左臂的傷口后,虎山又帶領著眾手下開始前進。

紫寡婦和青狼也沒有廢話,看了對方一眼后也帶領雙方的手下跟隨虎山眾人前進。

不管是虎山,還是紫寡婦和青狼都沒有發現,他們的一舉一動,一直都被一雙眼睛注視著…… 隨著虎山一眾人的深入,周圍的霧氣也是越來越濃郁,谷內已然是白茫茫的一片,彷彿被披上了一層白色的薄紗。四米以外的事物,幾乎什麼都看不見。

「兄弟們打起精神來,五個人為一個方陣前進,每個方陣的距離不要太遠!」紫寡婦的聲音從前面傳來,籠罩著整個山谷的大霧,紫寡婦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壓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遠處紫寡婦的聲音傳來,傲爽跟在後面也不禁緊了緊手中握著的匕首,濃濃的大霧,讓傲爽的心頭升起一絲不妙的感覺。

難道會有什麼在我預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么?呵呵,這樣才有挑戰性啊,傲爽跟在紫寡婦以眾人的後面不遠處心中想到。

「嘶嘶嘶!」

「二階靈獸,青藤蛇!」紫寡婦的手下驚叫道。

這一路上,由於虎山在前面開路,也是遭遇了不少魔獸的襲擊。剛開始的時候,虎山還能輕易的解決出現的靈獸,但是漸漸的,虎山的手下也開始有了一些損傷。

畢竟谷內霧氣很大,對傭兵團的前進造成了很大的阻礙。但是靈獸是不受大霧影響的,這些靈獸常年生活在青雲谷內,對谷內的情況瞭若指掌,絲毫不受大霧的影響。

紫寡婦和青狼的傭兵團因為是在虎山的後面,所以遭受靈獸襲擊的次數不多,而且靈獸的實力也不是太強,但是紫寡婦和青狼的傭兵團團員的整體實力不如虎山的手下,所以也是有了一些傷亡。

不對勁,虎山有些不對勁,這樣下去他的手下會損失越來越多,這樣就算是找到了凝魂草,對於最後的爭奪也是不利的。難道虎山還有什麼底牌嗎?傲爽用匕首一下挑斷一條二階靈獸紅砂蛇后想到。

「青狼,我覺得有些不對勁啊,虎山那麼老奸巨猾的人,甘願為你我二人開道?而且還損失很多手下,不正常啊。」紫寡婦疑惑對旁邊的青狼說道。

「是啊,而且現在又有著濃濃的霧氣,咱們也不能離他們太遠,這樣咱們就也有了一些損傷。沒事,根據地圖上顯示的位置,還有一會就到達目的地了!」青狼看了一眼手中的地圖說道。

「嗯,但是我總感覺有些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似的。」紫寡婦皺著眉頭說道。

「哈哈,你害怕了就直說,放心,哥的肩膀會借給你依靠的。」青狼哈哈一笑說道:「再說了,咱們長腿是幹什麼的?遇到危險不能逃跑么?」

「你去死吧!哎,我就怕到時跑都跑不了啊……」紫寡婦嘆了一口氣說道。

——————————————————————————

眾人又向前行進了一段距離,「到了!」青狼欣喜的道。

濃霧漸漸變淡,前面一汪水潭的邊上,一株三葉狀的黑色靈草直直而立,還有一小截嫩芽,詭異的色彩為它平添了一種說不出的神秘。

「三階靈草,凝魂草!」紫寡婦激動的說道。

「不對,看到那截嫩芽了嗎?這說明,假以時日,可能就會成為四階的靈草!」青狼大聲說道。

「哈哈,發了!有這截嫩芽,應該可以和僱主多索要一些金幣了!」紫寡婦再度激動的說道。

「你們高興的太早了吧?這株靈草上寫著你們二人的名字嘛?」救在紫寡婦和青狼二人興奮之時,虎山站在水潭的旁邊,看著紫寡婦和青狼冷冷的說道。

「虎山大哥這是什麼意思,靈藥是吸取天地靈氣的靈物,有緣者得之!」青狼笑了笑說道。

「那你是有緣者嗎?」虎山看著青狼輕蔑的說道。

「我當然不是有緣者了,但是寡婦是!」青狼說完看了紫寡婦一眼,示意可以動手了。

就在紫寡婦和青狼二人準備動手時,一道囂張的聲音從水潭的左側傳來:「哈哈,你們都不是有緣人,只有我虎山老弟是!」

「這是……?」紫寡婦看了青狼一眼,又看向聲音來源處。

二人只見從水潭左側走來一名身高八尺左右的大漢,身形高大魁梧,眼神目光炯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