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傲雪沒出聲。

小幽又喊了聲:“傲雪?”

沒聽見傲雪回答,身後的冷氣越來越重,這人呢?

小幽轉身,看見一襲黑色龍袍,放大立在牀頭。

右肩上鎏金骷髏頭,眼眶猙獰對着小幽,性感的喉結,線條流暢的下巴,緊抿的血色薄脣,鼻若懸膽,狹長鳳目冷幽的盯着小幽。

小幽從牀上一下跳起來,大叫:“你,馬山給我出去。”

君無邪單手背後,站在她面前,俯身向下,放大的俊臉俯到小幽面前。

“娘子,玩離家出走一個月,玩夠了沒有。”

“你給我閉嘴,君無邪你來這裏幹什麼,我不是跟你說了?”

君無邪薄脣勾起陰陰的笑意。

“說了?說什麼了?”

“我要跟你離婚!”

一說到離婚,小幽從牀上站起來,比他高了一個頭,雙手叉腰,氣場不輸道。

“你看看你乾的那些好事,我問你君凌呢?我的兒子呢?不見了是不是?我就跟你說了,當初天界下嵐宜和君凌婚書,你就應該接,你自己不娶冰瑤,你來禍害君凌?啊……?”

“本尊確實沒接婚貼,當場也回絕了月老,卻沒想天帝根本不當回事。”

“孩子呢?現在怎麼辦?阿鼻地獄是什麼,還能出來嗎?”

君無邪擔心小幽太激動,摔着,伸手想扶她坐下來。

手一剛碰到她,卻被她甩開。

君無邪鳳眸,當場冷了。

“你別碰我,那什麼宣德皇后,你還沒跟我說清楚。”

“你當初跟我怎麼說的?你說後宮空懸,不立妃無後,你宣德皇后怎麼來的,還有你死之後,你無子嗣如何繼位?”

“還有司焰烈,到底跟你什麼關係?他是不是你兒子?”

君無邪走到窗臺上唯一一張椅子上,坐下,廣袖打開,鳳目陰寒凝視龍小幽。

口氣很冷,明顯的生氣了。

“龍小幽,你跟本尊聽好了,本尊只說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宣德皇后,是十三弟的正妃,十三弟君洪與本尊關係最好,當年六國紛爭,他跟着本尊征戰沙場,一統六國,最後淮水一役時,戰死在沙場上。”

“他娶了一個正妃,妃子年紀才十六,十七歲那年時,妃子懷孕一個月,他不得不跟着本尊走南闖北,一走就是幾年,孩子生下來,還沒來得及看一眼,就走了。”

“本尊登上帝位,由於無妃無立後,本尊將那母子接過來,養在宮裏,爲了闢謠,本尊並沒有說明,那是十三弟的妃子和孩子。”

“宮裏人都當成是本尊的孩子和妃,這是本尊欠十三弟的,本尊百年之後,帝位傳給了孩子,那孩子現在就是司焰烈,他的母親,是宣德皇后。宣德皇后葬在冥界,和十三弟葬在一起,只是沒有合棺,你只挖到了一頭,另外一頭並未打開。機關也是本尊設下的,鬼王之戒是打開的關鍵。” “她爲何尊稱宣德皇后,並不是本尊冊封,是本尊下一任皇帝,也就是司焰烈冊封的,本尊過世後,司焰烈即位,他生在帝位,大概沒有人提醒過他,他並不是本尊的親生兒子,真正的父親是十三弟。”

“本尊自認對他不差,而他現在恐怕覺得本尊有所偏袒,偏心君凌,將冥界的一切都給了君凌,對君凌加以培養,悉心教導,但本尊敢說,我從未有欠過他……”

君無邪說了這麼多,小幽坐在牀上,細緻梳理下了,關係確實如他所說般。

可是,心裏還是覺得有些不放心。

“你真的,後位空懸多年,不再立後?”

君無邪鳳目凌厲,冷冷的掃視小幽。

“你不相信本尊嗎?本尊愛你一千多年,跟你爲夫妻二十多年,本尊自始至終心裏只有你一個人,本尊包容你種種猜忌疑心,但不代表本尊沒脾氣,你和鳳子煜私下見面,本尊有說過什麼。”

小幽自覺理虧,低頭,看着牀褥,悶悶的說:“我和鳳子煜也沒什麼,都這麼大了,孩子都成年了,我還會跟他跑了不成,你也老是猜忌我和鳳子煜。”

шшш¤Tтkā n¤¢ Ο

“夠了,今日到此爲止吧。”

君無邪站起來,走到病牀頭,手摸了摸她的腹部,腹部還纏着繃帶。

“傷怎麼樣了?”

小幽將他的手挪開些:“別碰,養了一個月了,醫生說還要養半個月。”

君無邪坐下牀沿,手細緻探她的骨:“那就再養半個月。”

“這怎麼行,君凌和馨馨不是聽說落入阿鼻地獄裏了,我哪兒坐得住啊。”

君無邪雙手將小幽抱着,扶向牀裏面,被褥揭開,躺在牀上。

病牀本就小,只是單人牀,君無邪擠進來,兩人身體緊貼着。

“你別跟我擠着一張牀上,去,睡沙發。”

君無邪輕吻了下馨馨後腦勺:“本尊一個多月未曾見你,你居然趕本尊去睡沙發?”

“牀小,我還是病人。”

君無邪手心幻化靈氣,緩緩注入小幽身體內。^

她骨傷養了一個月,大部分接上了,只是還沒完全癒合,靈氣幫助她療傷,不消片刻,完全癒合。

君無邪將靈氣幻滅,把小幽身上的繃帶給拆掉。

小幽手阻擋他:“你幹什麼呢?這是在醫院,能不毛手毛腳的嗎?”

君無邪五十小幽,將繃帶全拆除,手探入她衣服內,上下其手。

“給我停下來……”

孩子都這樣了,她哪有心思。

君無邪像聽不見般,俯身而下,吻上她沁舒的肌膚。

君無邪太熟悉她身體,總能輕而易舉挑起她的身體。

不消片刻,小幽丟盔棄甲,在他懷裏喘息。

激情過後,小幽臉頰緋紅窩在他懷裏,他身體冰涼涼的,能將她身上熱氣炙燙感消退。

君無邪抱着她,在她臉頰上吻了一下:“一個月不見,你竟然不主動找本尊,還當真想拋棄本尊,嗯?”

小幽推了推他,嘟着嘴兒道:“誰讓你把你的弟媳婦埋葬在哪兒,我當時都氣瘋了,鬼才會找你。”

“那現在還生氣嘛?”

小幽轉過身,背對他。

君無邪把人轉過來,手指頭狠狠彈了下她額頭:“哼,夫妻二十多年,你竟然不相信我……”

“二十年怎麼了,凡間還有夫妻一輩子,滿頭白髮,還有離婚出軌的呢。”

“你竟然把本尊,跟那些凡夫俗子相比?”

君無邪橫眉冷眼,看小幽。

“行,你牛,你厲害……我也只是個凡夫俗子,當然難免會多想。”

君無邪眼眸看着懷裏的小女人,手指挑着她下巴,看着她眼睛,一字一句說:“本尊不會背棄你的。”

小幽把他手掰下來。

“我知道。”

“從今以後,你不可以不相信本尊。”

“不會了,這件事我知道錯了。”

“快說點好聽的哄本尊,本尊生氣了。”

小幽差點笑出聲,還生氣呢,剛纔折磨的她半死,這麼用力,不應該早些撒完氣了麼?

哪一種愛不疼 見小幽沒動,君無邪狠狠的吻上她的脣。

眼眸怒紅,看着真像生氣。

“給你三秒鐘的時間,哄本尊……”

小幽雙手攀上他的脖子,閉上眼,吻上他的薄脣,冰涼沁香,淡淡龍延香味蔓延。

黑夜無邊,病房裏曖昧呻~吟,一晚上不曾停止。

……

阿鼻地獄,幾人在油鍋內漂浮了三天三夜,都想不到有什麼方法可以躲避夢魘。

三天時間不短,長時間漂浮下去,船上物資遲早會被耗光,最後,幾人商議,先送一批人進去,這批人當實驗者。

元顥和魔皇,在上去的人身體裏,注入一絲自己的靈氣。

這一縷靈氣,只要他們活着,可以感知他們身上發生的一切,他們所看到的,所接觸,所遇的危險。

影帝,好久不見 通過靈力傳輸,下面魔皇元顥都能探到,在想出辦法,共同面對。

商量好之後,君凌提出跟第一批人同時上去。

馨馨聽他說要上去,也要跟着一起上。

魔皇和元顥原本不答應。

君凌說:“上面夢境或許對鬼修無用,先上去試試,再者,上去的魔修和仙族,遇到什麼危險,彼此間有個照應。”

魔皇擔憂道:“可是您的妻子,只是個凡人。”

元顥爽朗的笑說:“她肚裏孩子,可不是什麼凡人,比我們這些大乘修爲的還厲害,那兩隻上古神獸出來,誰與爭鋒?我看兄臺上去,倒也不是不可。”

魔皇被元顥說服,便答應下來。

還是按照此前上來的方法,下面幾十個大乘境界者,靈力打開地層,十個魔修,十個仙族,外加君凌和馨馨,被下面一衆高手,用結界快速送上來。

從光柱的離開之後,君凌和馨馨落到一個莫名空間裏。

這是一片原始深林,古木參天,鬱鬱蔥蔥。

天上甚至還有日光照射,原始深林內,到處是鳥語花香,清風拂面。

連日來,不是冰川就是火海,要麼是油鍋,這麼地方,簡直是世外桃源。

可是,讓人擔心的是,他們和其他二十個人分開了。

馨馨和君凌站在原地,環視一圈,沒能找到哪二十個人。 馨馨不安的問君凌:“那二十個人跟我們分開了,還能在找着不?”

君凌牽着她的手:“不用管了,他們修爲都很高,看自己造化了。只要我和你不分開就行。”

君凌拉着她走到前面一條小溪,溪水清澈,緩緩向山下流去。

馨馨問:“這溪水是假的?”

“不,是真的,這裏的一切都是真的,夢魔確實厲害,能用靈力虛幻出如此空間出來,空間內的每一物,都是真實,並非虛幻。”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先山上頂,看看四周環境,看能否找到什麼出路。”

“好!”

馨馨肚子大了些,並不好爬上,走了幾步就氣喘吁吁。

君凌心疼她,雙手抱住她,往山頂上飄行瞬移。

原本,山頂上青山遠黛,風林木秀,可是君凌雙腳落地隻手,山頂上的樹木,慢慢扁平,變成藍色,山頂瞬間變成了汪洋大海。

君凌眼看就要落如海中。

馨馨看着漫無邊際的大海,緊張的一下抱緊君凌,雙手攀着他的脖子。

“怎麼會變成這樣?原本是山頂,變成的海洋。沒有船,我們怎麼辦?”

她不會游泳啊!

君凌眼眸深沉,抱着馨馨懸在半空中停住,單手幻化出一張皮艇,拋入河水中,將馨馨放上去。

馨馨坐在皮艇上固定好,問君凌:“皮艇哪裏來的。”

“來找你之前,鍾毓幫忙整理了百寶袋,百寶袋幾百千米空間全部被他填滿,裏面什麼都裝上,包羅萬象,什麼都不缺,東西多的太佔空間。”

皮艇空間寬敞且大,兩邊放置划槳。

坐下去後,擡頭,日光爆嗮。^

君凌貼心,怕馨馨曬,在皮艇上面支起帳篷。

帳篷,皮艇,清風徐徐吹拂,碧海藍天很愜意。

要不是想阿鼻地獄幾個字,像是在馬爾代夫度假。

君凌將她平躺,頭枕在他雙腿上,笑着說:“你就當在馬爾代夫度假吧。”

爹地我們一起追媽咪 馨馨看君凌消瘦臉龐,冒着青色胡茬的下巴,手一摸,很扎手。

君凌雙手划槳,躲避她作亂的手。

馨馨心疼的說:“你都瘦了,在汪洋大海上漂泊流浪,何時纔是盡頭?”

“不會很久,漂泊個三五天,等到捉弄我們的神獸,累了,乏了,捆了,會變幻另一種花樣的,繼續捉弄,乖,這海上沒盡頭,我也不劃了。”

他將船槳的固定好,在船上覆蓋一層結界,和馨馨平躺在小皮船上。

馨馨頭枕着他手臂,轉身,窩在他懷裏。

嘴角微笑,半眯着眼眸,臉貼在他冰涼的懷裏,聽着他輕微的心跳聲。

她問道:“君凌,你的母親是凡人,那你是人還是鬼。”

君凌握着她的手,放在脣邊印上一吻。

“鬼胎,確切的說,是半人半鬼,既可以爲人,也可爲鬼,冥界和凡間,都能生存,我小時就到過陽間上學過,不過時間不長,才半年就不讀了。”

法塔林傳奇 “爲什麼?”

“陽間的課程太慢了,後來母親請的老師,來家裏教,我十二歲之前,把高中以下的課程全部學完。”

馨馨驚訝道:“譁,我已經算學霸了,小學跳過兩次級,你比我還厲害了,直接跨學區。”

君凌薄脣笑了笑,俯身在她額頭上吻了一下。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是不是在想我們的孩子,長大瞭如何教育?”

馨馨點頭:“我去過冥界,但是對冥界瞭解不深,想他或許能夠在陽間待上一段時間。”

“當初母親和父王,因爲我的教育問題,沒少吵架。”

馨馨好奇的問:“最後誰妥協了?”

“自然是我父親,父親寵她的緊,一向都讓着她,我去了凡間學習半年,發現並不適合我,母親後悔了,說浪費我半年時間。所以不用操心孩子教育問題,等他長大,順其自然,他不會落伍的,只會比同齡孩子更聰明。”

君凌解釋,馨馨就安心了。

君凌手覆在她腹部,問:“餓了麼?”

馨馨搖頭,抱着君凌打了個哈欠:“有點累……犯困,容我睡一會。”

“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