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像現在尉官區域被認爲違禁品的東西太多了,首先火器是不能攜帶。然後是無線電對講機是不能攜帶的,硝基爆炸物不能攜帶,當然硫磺硝酸鈉這兩種物質在鋼鐵時代纔可以攜帶的。工業毒氣也不能帶。細菌武器?在校官區域進行這種實驗的,被演變戰場嚴厲禁止擴散給其他軍官。當然鈾礦之類的根本甭想。校官那裏,鈾礦別說可以帶入任務世界,整個校官區域據說連一個放射性重原子都找不到。所有的校官都爲如何踏入核子時代蛋疼。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演變戰場內有着正式軍官和預備役。任迪所在的這個區域是一個邊長爲一百公里六邊形平面,雖然地形足夠廣大,但是周圍六個邊練成的光壁無限向天空延伸,看着巨大的圍邊漸漸通往無盡的上方,不知多遠,讓人總感覺自己還是在一個巨大六邊形的井底中。

在這片廣場中每個人可以兌換物資,重傷到一定程度可以出現絕對光罩,然後進行穿越這些都是演變空間的基本服務。然而軍官們聚集在一起開始進行更進一步的安排。

高級別軍官決定要罩自己想罩的人。所以組織出現了。幫派那種稱兄道弟的小勢力在這個空間中有,他們有人造非常漂亮不適合戰鬥的人,所以紅燈區開啓了。

一個月五十紫金看起來很貴,但是任迪來看非常值得,在這個類似校區一樣的訓練場中,在周圍大約有上千位手持青銅劍或者拿着鋼鐵塔盾的士兵守護。這支軍隊模式的保安團,阻擋了外界任何小型外來勢力的窺探。上千名剛從新手任務中出來的試煉者在這裏參加訓練,大家都沒有加屬性,二十人一組氣氛和大學中一樣融洽。

沒有叢林法則,沒有在上尉們相互抱團組成團伙,至少任迪沒有遭到任何身邊的人排擠。似乎把持這個新手訓練營的高級軍官們有意識的將團結灌輸進剛進入空間軍官們的意識中,頒佈的任務少有個人任務,有着大量的需要團隊相互配合完成的任務。譬如說跑步訓練,這些智力達到聰明級別的教官,多次採用小組接力競賽。

除非特別惹人厭,絲毫沒有集體觀念,個人散漫的無可救藥。小組其他成員拋棄又拋棄不了,纔會產生所有人一起生厭看不起的情況。玄幻小說中,主角天生廢柴,所有師兄弟都看不起想踩的情況在這裏不可能發生。進入演變戰場,大家的數值都差不多,哪怕真的數值低了,保持努力的姿態,保持不想拖後腿的姿態,隊友就不會沒事過來打擊。任迪所在的小隊中,所有人都注意自己的口氣,避免喪氣話導致隊友更不努力。

數千名訓練者中有那麼幾位讓整個小隊感到非常惱火的存在。在一年後被全額退還紫金灰溜溜的趕出訓練校園。對於這種情況,任迪只能說:“可憐人必然有可恨之處。”

任迪所在的小隊屬於正常情況,沒人因爲任迪是預備役說什麼。當然任迪也覺得這裏相當不錯,在校園外每天晚上都有被打殘的軍官被演變戰場保護性光罩籠罩。

這些剛進入空間的軍官花費資金招兵,享受前擁後簇的排場,同時在外面的享樂地點各種吃喝嫖賭。當資金全部花完,做出一些搶劫出格的事情時,所有的召喚士兵被打死。自己被打殘。演變空間不會讓軍官死亡,但是也不會免費治療。其實治療也不貴。100克紫金可以包月任意治療。但是紫金花完了的這些軍官。傷殘只能靠着自己苟延殘喘了。如果一直不治療,也許會帶傷進入穿越行動中。

當然有些窮瘋了的軍官仗着自己已經加過點,在訓練學校門口徘徊試圖跟蹤學生實施暴力敲詐。那麼這更是一種悲劇,這些不懂規矩的新軍官。馬上認識到了什麼叫做演變空間中最強大的勢力。這些軍官被送到刑訊作爲教具,讓報這個學科的軍官學習怎麼用最小的傷害製造最強大的疼痛。不產生防護光罩又讓這些“友情”客串教具的倒黴孩子,吐出自己保守的祕密。教具如果能保守祕密就能獲得一克紫金,被審訊出來,就只能得到十分之一克紫金。這麼低廉的報仇,一般是沒有軍官願意來做的。

這個學校其實不怎麼賺紫晶,但是辦這個學校的勢力收穫的不只是這個,而是強大的後備力量。人都是抱團的,從一個學校出來的更是有了一個抱團的渠道。這個事情校園外面的那些小勢力明白這麼做的好處,但是無法插手。天子盟強行霸住了所有新生軍官出口點。這就相當於一個學校掌握了最好的生源。其他大大咧咧斤斤計較,或者沉不住氣自以爲老子天下第一的新軍官。讓這些小勢力處於無法超越天子盟的狀態。

演變戰場中不存在逆天的天才,大家都能加點。至於金手指造就超級天才之類什麼的,任迪問過有沒有這樣的穿越者存在。任迪的導航電子音,用一種傲然的語氣說道:“演變非常強大,絕不會出現這樣的漏洞。不要想找什麼漏洞,即使有漏洞,演變戰場的主程序完全能用懲罰性將這類入侵程序使用者削到死。”

任迪現在的生活非常緊湊,任迪從沒想過將體育當過畢業大考來訓練,百米短跑衝刺,五千米長跑,游泳,障礙物跨越,百米不規則攀巖。撐杆跳。投擲,跳遠,跳高。這對任迪這個曾花費十幾年坐在寫字檯上的宅男來是前所未有的挑戰。

以上的這幾項,就是天子盟承諾的基礎訓練。至於文化訓練則是復興數理化。一年的訓練這裏所有人看不到身上的贅肉了,都非常勻稱,當然要全是疙瘩凸起的肌肉,也不可能。

從泳池一邊遊了一圈,一旁踱步的召喚士兵教官,看了一下表,然後蹲下來對任迪說道:“這個月你七個項目有所進步,但是進步已經非常微弱的了。我建議你現在可以進行屬性加點了。”

任迪調開了光幕,敏捷1.34,力量綜合指標1.19,智力1.33。在一年前,這個任迪看到自己的敏捷爲0.92,力量爲0.87。經過一年鍛鍊,專心流汗,良好的作息習慣,健康的飲食。良好的治療。任迪一米八出頭的身子骨上的填滿了結實的肉。這個數值是算是擺脫了亞健康的狀態,敏捷這個屬性是東亞人種的優勢,最頂級的乒乓球運動員,按照演變戰場的估值,敏捷值在1.45到1.5之間,東亞人種力量上佔據劣勢,黑人區白人區據說那裏普遍力量在1.20以上,據說還有力量1.8的怪物。智力值,任迪身邊的軍官現在智力值普片在125以上。至於黑人區那裏這個數值慘不忍睹。差不多平均值在九十六。

目前這個身體狀態任迪非常滿意,畢竟穿越前很少跑步的自己,在這一年天天跑步游泳。能很明顯的發現身體變棒了。這個訓練場就象牙塔,人與人之間可以放心交流,一切誘惑被擋住。外界環境中的紅燈區,飲酒,迷幻藥等各種麻醉性物品都被牢牢地擋住了。這裏的召喚士兵教官不會講一點人情。 異次元紅警世界 影響訓練的有害產品說不能用就不能用。

可以加點,這個評價很好,在這一年中陸陸續續有人被宣佈可以加點。任迪現在獲得這個評價,並不靠前也不靠後,大約還有四分之三的人還沒有獲得這個評價,依然在訓練。

獲得評價的人有的直接加點了,但是任迪發現有的人要求繼續訓練一陣子。任迪曾問過其中的一位,那位給了任迪一個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回答:“現在似乎閒不下來了。”

作爲學費是人家五倍的任迪,在面對學院教官的評價,猶豫了幾秒鐘,因爲情感上想見識一下從小到大都沒有見過的高級夜店到底是什麼樣子。但是最終理智壓倒了自己。理智告訴任迪,外面那些享受不是什麼好東西。很可能辛辛苦苦鍛鍊的良好身體狀態,在外面混個一晚上,然後迷戀下來呆了一個月,就把身體從新變成亞健康狀態了。任迪從來不認爲自己是什麼意志強大的人,要是自己真的自制力強,早就當學霸去了。

任迪說道:“我選擇繼續訓練一會。”

聽到任迪的回答,教官說道:“你的身體機能已經恢復到極限,即使再有提高也是微乎其微。”

任迪說道:“這種有事做的狀態,我想保持。”

任迪從泳池中爬了出來後開始上其他課程,基礎自然科學複習,以上的基本運動鍛鍊是任迪一開始交錢後承諾的服務,但是一切其他課程就需要重新花費紫金了。

而任迪選修的諸多課程展現了任迪不同一般的土豪,軍體格鬥術,這門簡單以徒手致死爲目的的功夫,是有思維注入的召喚士兵專門真實對練的。三個月教導,需要正式軍官花費五百紫金。任迪學所有課程的費用都是正式軍官的五倍,當然任迪要簽訂個二十個任務的賣身契的話,這些教導應該是免費的。

正式軍體拳兩千五百紫金,學了。解刨知識,五百紫金。任迪吐了幾天,在兩個月內拆了七十具屍體,算是把人體肌肉組織認了個遍。克服了噁心,終於確認自己切屍體應該能有天葬師的資格。野外生存三千個紫金。辨認劇毒蛇,蜥蜴,處理加工這些偏門的食材,辨認草藥。

三個月前,秦向陽笑眯眯的過來問任迪,覺得這裏怎麼樣,紫金還夠花嗎。任迪不明白怎麼回事,笑臉相迎對付了過去。任迪其實想學的是鍊鋼,武器製造。但是這種事情,秦向陽表示這個不可能。金屬冶煉,武器製造,是每個人的獲得基地後,自己摸索演變的核心技能。雖然冶煉都能練出鋼鐵,但是總有差別,這些差別有的是勳章基地的差別,有的是自我學習後改造勳章基地生產,演變的過程。這個活只需要軍官一點一點按照自己的勳章摸索。而預備役軍官沒有勳章,只有在任務中和一個軍官合作,一項一項的學習,然後將一項學過的技能保存至高智力征召士兵的腦海中。保存在高智力征召士兵腦海中,就相當於記載。

這個記載可要比紙要厲害多了。我們的大腦屬於自動新城代謝的記憶系統,和電子移動硬盤不一樣。電子移動硬盤記憶精準,但是不能新城代謝,不能自動恢復,往往在電流信息記錄過程中電子硬盤是在不斷輕微損耗的,一旦那個扇區毀壞了,精準記錄的信息就受到不可挽回的丟失。然而人類的大腦不同人類的大腦是可以新城代謝的,並且是在持續運轉的。在記錄過程中用腦過度,損害了一些腦細胞,這些腦細胞損壞的信息在大腦持續運轉中大量被其他腦細胞記錄下。等到一覺睡醒,這些新生的腦細胞再重新記錄回去。我們的大腦不斷運轉聯想,即使腦細胞不停的壞。信息始終隨着神經電流的跳躍,在大腦中被不斷記錄,維持。

但是,正是由於記錄單元腦細胞再不斷新城代謝,總要有一點信息就是,如果自己不動腦子不停的聯想記憶這個信息。隨着新城代謝,這些知識會有可能生疏淡忘。而機器人就不會這樣,沒通電的硬盤不會損壞,繼續通電后里面該是什麼信息還應該是什麼信息,硬盤不會遺忘。

這也就是我們不做高考題後,很多年繼續摸卷子,卻沒信心考到當年的程度。因爲不用,所以不聯想至這一塊記憶,所以開始淡忘,想要不淡忘除非以這個謀生,經常使用這方面信息,保持這塊記憶的活躍性。

人腦有窮時。軍官的記憶不可能將現在的一塊知識經常活躍聯想,應爲軍官還要學習別的技能。這時候召喚士兵的作用就出來了。召喚士兵和軍官思維注入後,得到某項軍官的技能,會保持這項記憶的熟練度。十幾二十年後,學習了海量知識的軍官,也許對當初熟練的技能非常生疏了。但是這位召喚兵依然會非常熟練,因爲這位召喚士兵十幾二十年都在記住這項技能。

士兵爲你而戰,同時也是你記憶模塊。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任迪立刻選擇召喚士兵,趁着自己炮術還沒有生疏的時候,開始完成思維注入。20名正常智力士兵,一共耗費了任迪兩千克紫金。任迪展現了什麼叫做財大氣粗。

然而這一切都在有心人的觀察中。鋼鐵時代的新手任務不可能有這麼多紫金。至今也沒有和外界接觸。 任迪所在六邊形區域,北方邊緣地帶,一座小樓孤零零的出現在這裏,各個位面華夏的穿越者組建的天子盟在駐守尉官區域的高級機構就在這裏。一位中年男子嘴裏叼着煙抱着一本書優哉遊哉的看着。就像一個普通的大叔。不過他胸前的軍銜圖案是一尊火炮開火的圖案。

少校,天子盟駐守這個尉官區域的高級軍官,任迪所在的這個最低等級的尉官區域在演變戰場中不知道有多少個。天子盟據說掌握了三千個這樣的新手區域。這是一個龐大無比的組織。

王衝名字這個看似中年少校的名字,王衝作爲一個少校在尉官區域出現當然是需要付出一定的紫金。這個費用天子盟出了,王衝突然擡起頭來,四個三個敏捷點的加成帶上原本的基本屬性點,就代表每一個動作完成的時間是常人是四分之一。快四倍是什麼情況,我們逗三四歲的小孩,會發現可以不停躲在其後面,小朋友反應不過來。幼年人的神經系統發育不完全。成年人動作一快,幼年孩子的思維就跟不上。

王衝的加點約三個點智力,三個點敏捷,兩個點力量,記住是約,第八個階段需要128個獎勵點慢慢的加,具體精確到小數的數值,這裏不說了。空間中的智力評測非常簡單,只有三項,計算力,記憶力。思維知識串聯聯想能力。而智力加點只加兩項,計算力和記憶力,這兩項是涉及到承載思維運轉速度和思維總量的能力。記憶力提高計算力提高,相當於你自己的意識從一個小箱子中放到更加寬廣的箱子中。你的本質是不變的。你想吃飯,該怎麼走路到達餐廳腦海浮現路線,只不過思路清晰一點想的快一點。

但是聯想能力牽涉到思維結構,1到100,數的清的數字,但是隨即從中抽取三個數字,有多少種組合?抽取七十個數字呢,又能配對多少種組合?你算不清楚,你要能算的清楚,體彩幾十個號碼組合你就能抽大獎了。

人從小學到大學學習的知識點,可不是一百個,也不是一千個。就算一年兩百天上課,一天七個課時,我們一年就有一千多節課,不帶學前班小六,初三,高三,大四。一共十六年,一節課哪怕只算一個知識點,輕鬆過萬。大家學習一樣的知識點。但是確實有不同的知識運用方法。一個聯想就是一連串知識組合的存在,一個夢,一個發呆後看到的景象,就能讓一個知識點發散聯想,形成新的組合。所以聯想力,這玩意沒法加,意識對那方面知識有興趣,就會重點聯想那一塊知識點。對那方面沒興趣,知識點就丟記憶海中不產生串聯以緩慢的速度遺忘。

智力加點,一個點加下去,計算速度和記憶力翻倍。敏捷一個點加息去,身體感知信息翻倍。力量加下去,身軀各組織機械能輸出功率加倍。三方面加點必須平衡,人體需要平衡,三項屬性點,最高點不能大於最低點兩倍。否者一個耗能強大的大腦,由於力量不足,消化道平滑肌,不能提供足夠消化能力,心臟肌肉不能提供足夠血壓進入大腦。人體硬條件無法承受這種不平衡現象。

所以凡是到達少校級別的軍官,對尉官來說是強大的。當秦向陽剛剛到達小樓門口的時候,王衝就感覺到了,將嘴中的香菸拈滅在菸灰缸中。放下書。當書放在桌面上時可以看到這本厚厚的書裏的字是毫米級別的蠅頭小字,密密麻麻的印在這本磚頭厚實的書籍上。字體太小排版密集正常人一眼看上去眼花了。當然這對高敏捷導致眼睛耳朵感知力強大少校來說這個字體剛剛好。如果用放大鏡仔細看這個大部頭,裏面記錄了一系列的工業數據大全。

王衝的現在的任務時代是在火藥時代,筆記本電腦對王衝來說還是違禁品,一大串工業數據是記載本子上的。王衝沒事翻翻是在回憶。

幾分鐘后王衝的辦公室中,秦向陽站在一邊,王衝翻閱着秦向陽收集的資料。這上面的資料包括該區域中培訓學院中大量學生的資料。以及大致新手區域參與那個時代的任務。這點非常好判斷,不同時代的任務獎勵點數量是十倍差距。從消費點數上就能判斷出來。整個訓練場到目前爲止五千多人。從鋼鐵時代存活下來的大概有三四十人。

但是有一個特殊的存在非常顯眼。任迪在天子盟內消費記錄八千六百七二點紫金,個人從空間兌換的花費保守估計超過2000克購買了二十個正常級別的徵召兵。其他物資未知,貌似紫金尚未枯竭,12個小時前曾詢問刺刀白刃戰的技能是否可以學習。

王衝手指緩慢的敲着報告,說道:“目前爲止從其他區域傳來的報告,第一次任務從火藥時代存活下來的新軍官都相互確認了。這些新軍官都相互見面了,連一個預備役都沒有漏下來。”

王衝擡起頭說道:“他有聯繫隊友的意願嗎?”

秦向陽說道:“看起來沒有,貌似和現在的他都沒有主動提穿越時的話題。”

秦向陽說道:“有可能是亞洲聯盟的人?”

王衝用手指了指資料上的口音選項說道:“報告上寫,他是北方口音,摻加一些兩淮地區的音節。說明他長大的地方不可能是外國的唐人街,那裏閩南粵語佔據多數。不可能是亞洲北部半島區域,否則應該是山東口音。當然也不可能是北亞半島,和北亞四島,更不可能是南亞各島華僑!”

秦向陽說道:“他參加的新手任務是一個外國人爲主的人選的任務。”

王衝說道:“新手任務,演變戰場一般是避免國戰難度的。西方神話中上帝讓人類語言不通,通天塔就難以建成。爲了讓新手們能團結完成任務,通常地球上大區域的人都是分在一起的。出現這種情況,說明有人用成就兌換物干擾了。”

秦向陽問道:“什麼道具能這麼做?”

王衝揉了揉太陽穴說道:“據我所知,一種叫七彩海螺的道具可以完成。成就是種族平等,據說要在任務中組建一個不同種族不同膚色高的高層執政組織。”

秦向陽臉上露出驚訝:“這怎麼搞。”

在演變戰場中成就是成功的理由,只有評分超過百分之九十纔有成就。所以說種族平等這個成就,不是說簡單的整一個各個種族都有的內閣就行了,搞了這個東西還要走向勝利,才能獲得這個評價。

王衝說道:“成就道具,專門影響軍官,雖然有點難得到。校官手頭上都有幾個。”

王衝彈了一下任迪的專門報告:“這個人不用擔心了,他要學什麼,遞個清單給我。”

秦向陽急忙問道:“不繼續監視幾個任務嗎。萬一他的思想不對呢?我們這個區域招的新人有部分可是在混亂思潮中,在那個時代可是有逆向種族主義這種奇葩。我們現在對他可一點都沒了解,等到他參加一次任務後,就好確定了。”

王衝臉上笑了笑說道:“這個當然。”

突然間王衝臉上黯淡了一下說道:“這次本區域新兵入場已經差不多了,演變戰場中新兵的進入是因爲老兵的退場,上個紀元老兵們戰死,退役的空額已經被現在的新兵補全了。新的紀元就要來了。”

當秦向陽離開辦公室後。王衝在一旁的打字機上打出了一個傳真。傳真的電話,從小樓衍生向北,接觸到分界光幕。過了一會傳真電話線中傳來了回話。王衝就這樣用傳真機往往復復的傳送。

鏡頭切換。

十二位教官在任迪面前。任迪帶自己來這裏的秦向陽問道:“這裏是學刺刀的地方?”

秦向陽翻了一下白眼說道:“如你所願刺刀戰術就是這裏。”

任迪看了一下這是個教官,不高但是非常精悍。再次不確定的對秦向陽問道:“真的只要7000克紫金?”

秦向陽撇了一下嘴說道:“嫌少,不放心,你可以多交一點。”

任迪擺了擺手說道:“不是的,十二個教官就教我一個人?感覺待遇有點好。”

秦向陽頗有意味地說道:“刺刀戰術在冷兵器時代並不佔據優勢,長槍陣列和重甲步兵方陣密集戰鬥纔是近戰的作用。”

他話風一轉,說道:“我說任迪啊,即使是火力開始淘汰密集近戰隊列,也是有一個時代過程的,早期火槍還需要長矛方陣來搭配使用。如果你對火藥武器感興趣的話,應該從最基礎開始過度。超前有時候並不好!”

秦向陽離開了,但是任迪覺得秦向陽的話裏面似乎有別的東西。好像有點不對。

“金屬刺刀,分爲三代,第一代單功能刺刀,第二代雙功能刺刀,第三代多功能刺刀。是爲了彌補化學能武器,在手臂範圍內殺傷空白區域。隨着槍械的火力密度變大,刺刀的長度是變小的,同時也在往多功能變化。然而武器不同,使用方法也有微弱技巧性的變化。”

幾個教官在任迪面前擺了二十種型號的刺刀,最長的長大約三分之二米。

“56式刺刀(三棱結構):全長:38cm刃長:32cm刃厚:1.8cm刃寬:1.8材質:合金鋼。

八一式刺刀,全長:29.8cm,刃長:17cm,刃厚:6mm,刃材:合金鋼,柄材:電木+鋼。”

任迪地上這一排排明晃晃的刀刃,對報這些刀鋒數據的教官,問道:“這些都能學?”

這時候介紹軍刀數據的教官停止了報數據,露出白牙笑了一下,說道:“學會再收費。” 刺刀交錯,刀鋒入肉,鮮血帶出。在二十一世紀的訓練場上,口號是流血流汗不流淚,地球上的軍訓最多是擦破皮,然後滲血。胸口被歹毒的三棱,尖刺在胸口捅了一個大窟窿,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尖刺抽出來,親眼看到自己胸口噴血。然後全身力氣全無,保護光罩迅速覆蓋全身,連帶把自己的出血口給堵住,斷掉的血管用光罩接上。

但是身體破損的疼痛持續不斷的任迪攥緊拳頭攤在地下這是被今天被第三十次被戳到了,胸口一涼,然後感受到空氣灌進去,身上的力氣似乎隨傷口邪的乾乾淨淨。然後就是胸膛劇烈的疼痛。年輕人都抽過筋,長個子的時候,早上一伸懶腰,然後腿上的肌肉劇烈抽搐的疼痛,胸口被捅一刀後的感覺就像抽筋的疼痛聚集在胸口一樣。有的時候刺刀貫穿食道,大量血液通過食道反胃一樣涌上來。這就是戰場般吐血。然而這只是戳胸口的一種感受,還有戳喉嚨的餓,喉嚨被戳開,血液堵在氣管中,肺部吸不上氣來的感覺,直至缺氧到生命危險狀態,保護光膜纔會把你的喉嚨補上呼吸通透處理,那種感覺就像淹死的感覺。任迪後來看錄像,自己這樣是臉色血腥。

至於臉上雙眼一橫,鼻子一束T字形臉部死亡T區。也是這幾個幾個教官喜歡戳部位。戳這邊,由於演變戰場的保護作用,這個致命區域是絕對戳不進去的,但是會有重擊效果,眼前一片金星,宛如頭被劇烈點擊後就倒下了。即使全身恢復後,一種原地轉一百圈失去平衡的噁心感充斥。

任迪面前這些士兵手段老到,下手夠狠。在進行第一天訓練的時候,任迪被刺倒了九次。第一次的被刺倒,任迪對刺刀術的想法就沒有那麼積極了。第二次第三次被毫不留情的刺倒。任迪就開始有些膽怯,對下一輪的訓練要求放緩了一點了,被戳到第七次,任迪在考慮是不是過一段時間天再學習這個刺刀術。但是實在不好開口,是自己主動過來要練習的,灰溜溜的走面子上哪去。

直到第九次後任迪,覺得自己應當決斷了,於是試探性的問了一下:“手槍是否可以終結刺刀術。”

“停!”在一旁指刺刀隊形對抗的軍官叫了一聲停,隨後走了過來慢慢的。任迪不自覺的退了兩步。但是沒有預料中的耳光和訓斥。這位教官看到任迪被嚇退了兩步皺了一下眉頭說道:“別退,退是沒有用的。狹路相逢勇者勝,剛剛你氣勢泄了,在戰場中這種不自覺的習慣是致命的。”

聽完任迪點了點頭,將目光正對了這個教官。看到任迪正視,這位軍官似乎非常滿意。說道:“很好。”

圍着任迪轉了兩圈上下看看,然後說道:“你耐性非常好,被戳了九下,才問刺刀術是否必要。當然也可以說反應有點遲鈍。”

任迪盯着這個軍官,有些錯愕,自己原來以爲會被訓斥膽小,但是得到的評價卻是反應遲鈍。這位教官似乎看到任迪的表情,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說道:“如果你是士兵,這種堅韌忍耐是好的。我會訓斥你強制讓你服從。但是你是軍官。你的最高使命是運用你所學的知識讓士兵在戰場上活下來。所以疼了就應該問。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任迪腦袋一陣空明,自己似乎這段時間當小弟當糊塗了。 網游之強化系統 說到底以後的任務大多情況還是要自己來面對。自己也只是在爲自己做事,並不是爲其他人而努力。以後多數情況還是要自己決定自己生死。

這位教官說道:“刺刀術當然有用,火藥武器的性質決定其槍管二分之三以內長度範圍內,槍管上帶上一把刀要比直接開火要靈活。戰場上什麼事情都會發生。巷戰中和對手在一個房間內面對面都是有可能的。這時候端起搶準備開火,不如一槍快準狠的捅過去。”

“咔嚓,噌……”金屬長鳴的一聲,這位教官在說話瞬間,拔出手上長槍的槍刺,任迪條件反射中想格擋,發現寒光在任迪脖上掃過,脖子上似乎被一條線碰了一下。這時候眼前的教官將刺刀收回,任迪摸了一下,感覺到一點疼。剛剛這位在自己脖子上劃了一道痕跡。

太快,近乎神乎其生的刺刀術。對剛剛那速度的一劃過,任迪腦海裏突然冒出了這樣一句話:“十步之內人盡敵國……”。

教官看了看任迪眼睛露出的震撼之色。點了點頭說道:“刺刀術靜距離白刃戰只有兩種學習方法,第一種在戰場上時間,用大量的徵召士兵注入理解中的拼刺知識。徵召兵可以注入思維,但是在死後同樣會在固定時間內返回臨死前的感受記憶。當軍官當晚閉目睡覺的時候,徵召兵被最後刺倒所有記憶疼痛都會感受過來。一克紫金徵召兵臨死前前會傳送回來死前一分鐘的記憶。十克紫金的徵召兵會返回最後十分鐘的記憶。大量的正式軍官就是用這種、記憶黑匣子來完善自己的白刃戰技術。至於另一種方法就是你這種。”

任迪說道:“伸頭一刀縮頭一刀嗎。”

教官點了點頭說道:“到頭來都是要體驗疼痛的。”

任迪看了看眼前這位教官突然想到這位和自己說話的也是徵召兵,應當是價格再聰明級別的徵召兵。突然有點尷尬。自己體會的是疼痛,而對面面對的是死亡。

軍官說道:“下手要快,並不要軟,我看到你拼刺的時候心裏有一點不忍。你似乎從來都沒有往致死區域刺過。”

任迪攤開了手說道:“我是可以通過醫療恢復的,而你們……好像我真的刺下去,你們就要死亡了。”

軍官擺了擺手說道:“不,你用錯詞了,不是死亡是報廢。你不理解我們,我們並不是生命,我們只是道具。”

任迪臉上露出一絲不忍說道:“你能和我說話。”

軍官擺了擺手說道:“現在不是和你講關係的時候,繼續。”

第一天的刺刀訓練就這樣結束了。似乎察覺了任迪的下手受到心理影響,第二天拼刺的訓練的士兵一句話都沒有眼神呆滯。第三天後教官突然問道:“你穿越前位面,有沒有特別憤恨的一支軍隊。恨不得除之而後快的。”

當天下午,任迪對面拼刺的士兵就變成羅圈腿,黃皮帽子黃星的高喊沙吉吉的對手。任迪總算能夠下手了。頭部T區,喉嚨,頸部,胸部胸口動脈,可以瞬間降低對手全身血壓的死點。刺刀術沒有什麼難的,就圍繞這敵人這幾個部位突刺,圍繞自己這幾個部位格擋。下面就看誰熟練了。可是在地球上這個熟練可不能像這樣真實訓練。其次學到的是戰場迅速站位,和附近的隊友迅速聚集在一起,保持局部多打一的優勢。

兩個月的訓練任迪就這樣熬下去來了,任迪發現相對疼痛,自己還是更怕死一點,雖然每次疼痛依然疼的受不了,但是任迪咬着牙堅持下來了。因爲怕死,所以講有可能死亡的情況多次訓練熟練一下避免死亡。壓制了自己怕疼的阻力,同時又克服了自己下不了手的弱點。任迪的刺刀術算是在兩個月被調教出來了。

當這項技能熟悉後人,任迪立刻購買了五十個十克紫金一個的下等智力的士兵,將自己這部分記憶迅速記載在這裏面,當然任迪自己也絕對不會輕易忘記這段記憶,被戳了上百次,還不長記性,這是傻子。

當這段訓練結束後,第二天,秦向陽再次找到了任迪,開口帶着莫名的語氣說道:“學會了?”

任迪笑着說道:“學會了。”

秦向陽頓似乎是驚訝任迪學得快,又似乎又有些別的。笑了一下說道:“恭喜你。”

任迪心裏有些奇怪,怎麼笑的有點勉強。這也用不着嫉妒啊。

秦向陽繼續說道:“機槍掃射,火炮射擊下匍匐前進學不學。”

任迪問道:“熱武器不是在我們區域禁止嗎。”

秦向陽笑了笑說道:“紫金足夠一切都是可以的。你可以出區域辦事。”

任迪突然覺得有點蹊蹺,有時候突然容易得到的東西往往是香餌。但是任迪有點不明白,鉤子到底藏在哪裏。這些知識自己似乎是實實在在學到的。到底哪裏不對,任迪有點奇怪。

任迪皺眉思考了一下後,問道:“五千紫金,這個價格是不是太便宜了一點。據我所知,我這個軍銜要進入高級區域要花費一千紫金。子彈,炮彈就算高級軍官們從空間中兌換鋼鐵材料兌換這點錢也無法支撐訓練消耗。”

秦向陽在任迪極難察覺的情況下頓了一小會,說道:“你這一年沒到外面的街道逛過吧。”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據說外面很黑,我的屬性點還沒有加,保險起見我沒去那地方。”

秦向陽笑着說道:“其實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大花費。你沒發現你所在的空間是沒有污染的嗎。你扔掉紙屑,擊碎的盾牌,這些物質一旦脫離徵召兵和軍官四十米,二十個小時,會被空間自動判定爲無主物質,直接分解,然後變成單質歸類出現在廣場中央。所以你看不到這裏有垃圾,有污染。因爲都是完美的回收了。就算煤塊燒成二氧化碳,二十小時候,空氣中多餘的二氧化碳依然會變成碳單質。高級區域天子盟炮彈只要你願意造,資源會循環給你。”

任迪臉上露出驚色,這裏的科技,似乎已經超出了自己的理解範圍。驚訝過後,任迪周了一下眉頭說道:“學習拼刺,我是害怕有朝一日正面碰到敵人,被敵人的白刃下會不知所措。我馬上要面對的任務,應該是冷兵器時代,所以需要做一個心理準備,現在我已經刺刀見紅了。下面我想學長矛戰陣型,朴刀陣型,弓箭等較爲實用一點的技能。估計暫時沒有時間。”

秦向陽眼裏閃過一絲怪異之色,然後頓了,似乎猶豫了一下說道:“你下一次任務按照分配法則,應該是難度較低的青銅世界。”

任迪笑了笑說道:“第一次任務,點數纔剛開始加,難度低一點是應該的。火器時代的任務在二十次任務後纔會開啓。”

秦向陽嘆了一口氣說道:“聽我一句勸,現在越早熟悉熱兵器戰鬥越好。明天我等你一天。如果你要學,就過來。”

說完後秦向陽起身離開,留下滿面疑惑的任迪。

任迪看着秦向陽逐漸離去的背影,暗道:“我好想又陷入什麼陰謀詭計裏面去了。”

五十米外的,一個開着窗戶的暗室中,王衝看了看離去的秦向陽說道:“秦小子,似乎想告訴他真相。”

王衝背後一位三十歲的男子說道:“這個人等級太低了。”這位三十歲的男子胸口的軍銜符號赫然是一尊火炮,很明顯這位也是少校軍銜。這位少校名字叫趙衛國。

王衝笑一聲,然後說道:“你還想要預備役少校來幫你嗎?預備役少校可是比正式少校都要稀罕,都在幾個中校和上校共度十幾次任務培養的。你敢對他們用繁榮絲結。”

趙衛國說道:“預備役少校我不指望,但是應該預備役中尉要好一點。真的要是預備役少尉,至少要應當過幾次任務。這樣點數可以更高一點。”

王衝擺了擺手說道:“目前爲止就這個區域出現了新兵潮。新兵是什麼都不懂的,繁榮絲帶在這些尉官中名聲壞透了。你找不到有傻傻的學火器時代刺刀拼刺戰術的新兵。這傢伙的新手任務絕壁是從火器時代過來的。有射擊經驗,有拼刺經驗,有學習了刺刀見紅的膽量。已經不錯了,其他中尉就算多了幾個屬性點,他們害怕被你們這些人抓壯丁,故意不接觸火器時代的經驗。到你的任務中能做什麼?演變空間中學這東西快,但是在軍事行動中可是沒這個條件,幫這幫滿腦子裝着冷兵器時代騎馬砍殺的傢伙,適應火力時代。你有這個功夫嗎。”

趙衛國拋了拋手中像中國結一樣五彩絲帶結。然後收起來。 長嫡 王衝問道:“怎麼,不願意了。”

趙衛國說道:“晚一點,連接。被拉壯丁沒有負面情緒是不可能的。他要學習的時候,不進入這個連接。你給我看好了。”

王衝點頭說道:“放心放心,這個區域的小傢伙,我都和他們打過招呼了。不會出現和他簽訂任務契約的情況。” 噠噠,迎着機槍在你匍匐前進的時候對你射擊什麼鏡頭,這種畫面在任迪穿越前信息爆炸的時代,根本沒有記載,因爲沒有攝影師敢在戰場上隨着士兵一起在最嚴苛的火力掃射下前進。士兵這個工作就是在和死亡接觸,火力下短兵交鋒就是和死神坐在談判桌上,其他職業者無論給他多少錢,都不願意出現在這個場合上。

任迪的身體死死地貼在一個土溝中,身體如同壁虎一樣貼在土坑中爬行。左側一百五十米外,鞭炮一樣劇烈的連響聲,槍口的火焰發出的光照出的影子在任迪面前的泥土上一閃一閃,就如同壞了的日光燈閃爍一樣。

爬過一個凸起的部位,任迪的露出了一部分身體部位,近乎瞬間遠處的機槍射手似乎就看到了任迪。頓時任迪的側面被子彈激起的泥土就如同噴泉落在水池中建設的水花一樣。屁股上頓時一疼,就像被鐵鞭抽了一下。疼痛讓任迪哼一聲。但是不敢跳起來,身體反而貼在地面上更近了,恨不得有一個地縫把自己包裹起來。

演變戰場你不會死,無論遭到何種力量打擊,當力量足以殺死你的上限時,演變戰場的保護機制就會無限度提升你身體的強度,這就是光罩子制度。任迪體會過這種光罩子制度的強大,一旦被進入這種狀態,子彈射擊身體就像水滴滴在自己身上的感覺是一樣的。當然一旦進入這種光制也就說明你被打的半身不遂失去行動能力了。任迪被子彈爆頭過。正常爆頭基本上是無感覺就跪了。但是光罩子制度不會讓子彈輕而易舉的摧毀身軀,當強大的動能碰撞到腦袋的時候,被判定可以致死的情況下,多餘的動能就卸掉了,當然任迪體會了什麼叫做被一錘子砸成重度腦震盪的感覺。

在迫擊炮機槍,鐵絲網等火力專門對着你掃的情況下匍匐前進。這個課程在演變戰場校官區域叫做硝煙體會。任迪一臉土渣多處擦傷穿着破爛服爬到了軍事聚集點的時候,在這裏等待的一位男性校官蹲下來看着爬過來的任迪伸出了手將任迪拉了起來,笑着鼓勵說道:“小夥子不錯,比之前你之前那的記錄快樂1.34秒!”

這位看起來和任迪差不多大的校官是一位非常爽朗的男子,叫孫成,但是他胸口的軍銜卻是連着幾個金屬齒輪在軸承。中校蒸汽時代。

秦向陽似乎有所警示的話語,讓任迪有些坐立不安,感受到危機的人是有些慌亂的。感受到危機,卻保持安靜,只有兩種情況,一種情況是冷靜的思考,這種是天才,第二種是對未來危機自我催眠忽略走一步是一步。這種是蠢材。任迪不是天才也不是蠢材,任迪表現的情況和大多數人相同,在未知危機下忙起來,雖然不知道忙的方向對不對,但是隻要忙起來準備起來,哪怕在未知危機臨近的時刻心裏有底,坐下來什麼都不做等死的感覺太絕望了。

不知道下一次任務會出現什麼幺蛾子的情況下,任迪聽從了秦向陽的忠告,跟隨他到了到達校官區域。來體會了火力時代的模擬戰場。

孫成按了一下胸前的軸承齒輪符號,挑出了光幕系統說道:“對任迪預備少尉進行醫療。費用支出方,從3498號契約中支取。”

進入了校官區域,任迪發現似乎就有幾個校官對自己非常感興趣。經常有校官看任迪的進度,3498號契約式這個開辦這幾個訓練場的校官達成簽訂的契約,訓練場花費的賬單平分在這裏。在這個訓練場中訓練的不只是任迪,還有其他一些人,軍銜清一色的上尉。據說都是二十次任務已經滿了,下一次任務要進入火藥時代的上尉。

這些人的屬性點明顯要比裸點的任迪要強,作爲絕對的弱勢者,任迪一開始是躲着這波人,但是沒有想象中欺壓。反倒是上尉和聲和氣的和任迪打了招呼。態度非常良好,訓練後有主動邀請任迪去參加聚會放鬆。

和這波人關係熟悉一段時間後,也就是一個星期前,酒足飯飽,杯中果汁半盞,桌上菜餚狼藉過後。

任迪旁敲側擊的對一位名叫顧文明的上尉問道:“顧大哥,我剛從新手任務中出來,下一次任務大概會是什麼情況。”

顧文明剃了一下牙齒漫不經心地說道:“你是預備役,這取決於你跟隨軍官的任務。”

任迪問道:“這個,不選擇跟隨軍官,不是會被隨機分配嗎。”

顧文明立刻將嘴中的牙籤抽出來,扭頭有些驚訝的看了看任迪,說道:“你沒和其他軍官簽訂多次任務契約嗎?”

任迪說道:“沒有。”飯桌上的說話的其他上尉突然聲音突然都停了下來。

任迪看了看周圍的情況愣了一下解釋道:“我的新手任務難度較高,所以資金數量充足,這裏的訓練基本可以承受。”顧文明聽到了這個似乎愣了一下。

任迪繼續問道:“和我一起進入的新手軍官有很多,我被隨機分配的概率是不是差不多很大程度是和他們在一起?這大概會是什麼時代的任務。難度如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